母婿情 (续 1) 作者: 六角鱼

.

母婿情

作者:六角鱼 2021-3-30发表于SIS

(续)

12岁的女儿面临小升初,身为教师的妻子非常关注,每晚都辅导功课。

5岁儿子很调皮,总要人陪着玩,岳母自然承担责任,每晚给他读书讲故事,直到他香甜睡去。

我也非常忙,公司全力投入到游戏研发中,我和同事多次讨论,确定总体架构后,不断地开发内容,面临各种问题,很多是业内难题,烦恼和困难不言自喻,心里总有压力,难免焦虑和疲惫,唯一的安慰来自家庭,妻子和岳母很支持,尤其在岳母的怀里,心灵总能得到理解和放松。

作为公司的老总,我是公司的主事人,更要坚定信心,不断给团队鼓气,带领团队克服重重困难,在茫茫大海上朝正确方向前进,

没完没了的开会和讨论,经历一次次失败,信心一次次受打击,我的心备受折磨,各种滋味无法言表,市场是冰冷的,竞争是残酷的,唯有顽强的努力和坚持,

这天和同事讨论很晚,回到家已经十点多,儿子已经熟睡。

客厅的灯光明亮,女儿在埋头复习,妻子给她讲解要点,

看到我疲惫的神色,妻子挥挥手,让我和岳母回到三楼的房子。

一进门,岳母为我脱去外套。

“看把你累的,赶快睡吧。”

她心疼的端来牛奶,让我安神助眠,

我喝过后,脱衣上床,躺在被窝里。

很快,岳母把我搂进怀里。

“今天太累了,好好歇歇。”

我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边揉弄着她的乳房,一边喃喃诉说着今天工作的事情,发泄著内心的情绪,

没过多久,我安心睡去。

在岳母的怀抱里,我只觉得心灵安宁,尽情的和她交流。

岳母静静地听着,有时问几句,有时提个问题。

她不懂专业知识,通晓人情事理,我受到启发,进而想到办法。

心情兴奋,自然欲望涌起,但是岳母说这段时间我太累,让我多睡觉,对休息,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遵照去做,在她的怀里进入梦乡。

除了让我多休息,她精心烹制我爱吃的饭菜,还不断熬汤为我补养。

生活一天天继续,精心打造的产品终于上线,我每天到办公室,马上打开电脑看玩家数量,最开始数量平平,我和同事心里忐忑,感觉是不是设计不够好,我们非常多看评价,各种说法都有,有的让人无法理解,一时没有别的办法,只好默默的坚持。

老家亲戚的孩子结婚,给岳母打电话发出邀请,岳母非常高兴,虽然离开家乡已经三十多年了,可依然保持着和亲戚、同学的联系,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热心的她满口答应,顺便和中学同学聚会。

妻子很支持,我也点头同意,岳母马上买机票,飞回千里之外的老家。

开始的几天没什么,我和妻子上班下班,接送孩子,生活一切照常,

虽然有微信联系,可是一周后,我就有点受不了了,莫名空虚烦躁,上班也无精打采,妻子笑说是不是想岳母了,我嘴上不承认,心里不得不认可,尤其到了夜晚,一个人孤枕难眠,辗转反侧。

岳母来电话说多住一周,妻子点头同意,我也不好说什么。

岳母不在家,仿佛失去温馨的气息,

我忙着上班,妻子更辛苦,下班回来辅导女儿,还要照顾儿子。

晚饭时,女儿和儿子都说想姥姥,妻子也说忙不过来了,我笑着说去接岳母回来,这个提议马上得到一致赞同。

第二天上午,我把工作安排好,坐车赶往机场。

四个小时后,我急切的拨通岳母的手机。

“妈,你干啥呢?”

“和同学吃饭呢,大家在聊天。”

那头有说有笑,非常热闹。

“我想你了!”

“我知道……”

“我到长春了!”

岳母愣一下,笑着说:“好吧,你直接去二姨家。”

“不,我想住宾馆。”

“为啥呀……”

“我怕自己会忍不住……”

“嗯,保持联系。”

在市区找家宾馆,办理入住后,手机响了。

“你在哪里?”

听我说了位置,岳母说马上到。

半个小时后,听到敲门声。

我急忙打开门,看到她的笑脸。

我一下把她拉进来,紧紧关上门,转身把她搂在怀里,不由分说的吻上嘴。

两条舌头紧紧交缠,我们如痴如醉的热吻,不知过了多久才唇分。

岳母呼呼喘气,笑着看我。

“坏蛋,你可真急,人家连大衣也没脱。”

“老婆,想死我了!”

我解开她的衣扣,把大衣脱下来扔到沙发上。

撩起她贴身的羊绒衫,两手摸进去,沿着温热肌肤上行,熟练解开乳罩的扣搭,转而抓住两个乳房揉弄。

“啊……轻点……”岳母笑着说:“不是说好后天来接我?”

“我等不了。”我开心的说:“老婆,今晚好好疼你!”

“今晚不行!”

“为啥……”

看到我满脸不高兴,她在我脸上亲一口,不好意思的说:“月事没完,要到后天……”

我懊恼的叹口气,“今晚搂着你睡。”

“我不回去,你大姨肯定问,我咋说呀。”

“我不管,我不管!”我气哼哼的说:“老公老婆睡一起,天经地义!”

“小坏蛋……”岳母扑哧一声笑了,凝眉仔细思索。

几秒钟后,我急切的问:“你想好了吗?”

“也没别的办法,”岳母沉吟的说:“只能说住同学家,方便叙旧。”

“嗯,快打电话。”

“你别出声……”岳母从包里拿出手机。

很快,她笑着说:“姐,我今晚住在同学家,她老公去上海看女儿,我们好好聊聊。”

大姨说声知道了,明天早点回来。

挂断电话,她回到我怀里,

我脱去她的羊绒衫和乳罩,笑着说:“老婆,你的奶子变挺了。”

看到我惊喜的目光,岳母满脸得意。

“做美容,就是有效果。”

“美容院只会吹牛,我才不信呢。”

“怎么回事……”

“我去了美容院,吹得天花落坠,可会说不如会听。”岳母笑着说:“有个同学是医生,我打电话问她,她让我去看中医。”

“我去市中医院挂专家号,是个老太太,都是女人,她懂得我心思,开了两个方子,让我按时服用,坚持半个月,果然有效果!”

“你同学,男的女的?”

“我同学好几个当医生,有男有女。”

“快说,是男是女?”

“这个是女的,高中同学。”

我心里一动,笑着说:“有没有男同学追求你?”

“没有……”

“我不信,说实话!”

“好吧,我说……”

“快说……”

“有两个男同学追我,一个我看不上,另一个彼此有好感。”

“你们交往了吗?”

“都是高中生,半懂不懂,就是聊聊天,话题多。”“再说双方父母管的严,不许早恋。”

“后来呢,你们有来往吗?”

“后来,他上了北京的大学,我参军去了上海。”

“现在他做什么。”

“他当了医生,现在是市人民医院副院长。”

“你们见面了吗?”

“嗯,见面了。”

我只觉得心中火起,愤怒的说:“哼,你居然出来约会老情人?”

看着我生气的样子,她开心的笑了。

“小坏蛋,吃醋啦。”

“哼,我不理你!”

“几个同学一起吃饭,他和老婆都在,两人都是我同学。”

“他说了什么?”

“大家说说生活情况,他说我气色好,显然生活幸福。”

“除了吃饭,你们单独见面吗?”

“没有……”

“哼,我不信。”

“没有,肯定没有。”岳母笑着说:“过去三十多年,已经物是人非。”

我放心的舒口气,在她脸上亲一口。

“小坏蛋,我夜夜陪你睡,为你生孩子,你还怀疑我的心?”

“老婆,对不起。”我笑着说:“一想到你和别的男人亲密,我忍不住生气!”

“小醋坛子,别想歪了。”岳母抚摸着我的脸颊,深情的说:“我是你的女人,心是你的,身子是女的,今生不会有别的男人,心里只有你,只有这个家。”

我满意的笑了,哪知她一把拧住我耳朵,嗔道:“我还要怀疑你呢,出差找女人寻欢,说是陪客户应酬,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实交代!”

“哎呀,轻点,我说,我说……”

“快说……”

“要说一次都没有,也不是实话。”

“说,有几次……”

“也就两三次。”

“哼,你找野女人!”

岳母哇的一声哭了,我不由发慌,赶忙耐心抚慰。

过了几分钟,她抬头望着我,气呼呼的说:“母女都给了你,为你生孩子,你有良心吗?”

“你俩都把我榨干了,哪有力气找野女人。”

“嗯,这个办法好。”岳母破涕为笑,抓住我的肉棒,开心的说:“今后要榨干你,不能出去找野女人。”

“我都忍了6天啦,今晚榨干我吧!”

岳母笑着说:“咋不去找你老婆?”

“哼,你不是我老婆?”

见我满脸不高兴,岳母赶忙说:“别生气,我是你的大老婆。”

我叹了口气,无奈地说:“玉娟又上班又辅导女儿,再说两个孩子总在眼前,哪有机会?”

“你就为这事来长春?”

“对,忍不住了。”

“老公,我更想你!”岳母羞答答的说:“尤其到晚上,内裤里湿乎乎。”

“那你还不早些回来?”、“出发那晚给你好几次,还不满足。”岳母扑哧笑了,在我脸上亲一口,

仿佛想到了当时的情景,我开心的说:“大屁股撅在眼前,总让我热血沸腾。”

“坏蛋,我都要散架了,早晨起床的力气都没有,差点误了飞机。”

我嘿嘿笑着,心里充满得意。

“我那个后天就完了……” 岳母声音如蚊蚋般的说完,埋头在我怀里。

我当然明白她话语中的含义,月经刚完,也就意味着下面的生理周期都处于安全期,可以没有任何顾虑的欢爱,这一句话也足以暴露出她内心对我的渴望。

夜色深沉,岳母轻轻抚摸着我的胸膛。

“我把你给的一万块交给爷爷奶奶,老人很高兴,夸你们孝顺。”

“他们怎么样,身体好吗?”

“大姐两口子都退休,孩子也结婚了,又买个房子,和你姥姥姥爷在一个小区,方便照顾老人。”“二姐两口子还在上班,经常来照顾老人,孩子在深圳工作了,。”“你小舅在大连工作,只有节假日才能回来,”

“我不在身边,只能麻烦两个姐姐。”岳母叹口气,“我各给一万块钱,表示感激之心。”

我笑着说:“今后多给岳父岳母发红包,多尽女婿心意。”

岳母愣一下,嗔道:“讨厌,不许占我便宜。”

“我说错了吗,你是我老婆,你爸妈自然是岳父岳母。”

“你姥姥和大姨二姨都夸我气色好,肯定有了男人。”

我拂弄着她的乳头,开心的说:“你怎么说……”

“我当然说没有,她们都不信。”她笑着说:“都是女人,能看出来的。”

“她们都劝我再找个男人,反正女儿都成家了,自己也别一个人。”

“你告诉她们,已经嫁给我了!”

“哼,要说你去说!”

“没问题,明天我就去……”

“小祖宗,别,求你了,给我留点脸面吧。”

揉捏着她光溜溜的屁股,我开心的说:“你好好保养,我要操到70岁。”

“讨厌,知道啦。”

岳母脸上笑开花,伸手关上屋灯。

“太晚了,睡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岳母轻轻下床,似乎在寻找著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的内裤。

“老婆,你不睡了?”

“你赶快订票,咱们今天回去。”

“这么急,明天回去吧……”

“女儿在家带两个孩子,我不放心,咱们不能只想自己。”

“嗯,好吧。”

我拿出手机,登陆12306。

只剩几张票,迅速下单。

岳母穿好衣服,笑着说:“你抓紧点,咱们火车站见。”

“嗯,好吧。”

两个小时后,我来到站前广场。

没过多久,岳母下了计程车,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拎着两个袋子,气喘吁吁的来到我身边。

“鼎丰真好多人,结账排大队,急死人了。”

“看你累的,快休息一下。”我笑着说:“对了,你去鼎丰真干啥?”

“你爱吃红肠,我去买了两盒。”

我无声的笑了,紧紧握住她的手。

岳母赶忙看一眼周围,红著脸的催我进站。

高铁飞快的疾驶,车厢里人很多。

岳母望着窗外,任我紧紧握住她的手。

“老婆,你真美!”

我拿出手机,发了一条微信。

她看着手机,微微一笑。

“那当然了,人家是大美女!”

我从天猫上找出肚兜和T裤的图片发过去。

“穿上这个更美……”

“我可不穿,羞死了。”

“不怕家法伺候?”

“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

“居然敢翻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哼,看我怎么榨干你!”

我只觉得斗志昂扬,笑着下单付款。

------------------------------------

晚上11点,我和岳母出了东站。

“姥姥……”

儿子和女儿一起扑上来,岳母赶忙抱住他们,眼里闪著喜悦的泪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