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婿情 (續 1) 作者: 六角魚

.

母婿情

作者:六角魚 2021-3-30發表於SIS

(續)

12歲的女兒面臨小升初,身為教師的妻子非常關注,每晚都輔導功課。

5歲兒子很調皮,總要人陪著玩,岳母自然承擔責任,每晚給他讀書講故事,直到他香甜睡去。

我也非常忙,公司全力投入到遊戲研發中,我和同事多次討論,確定總體架構後,不斷地開發內容,面臨各種問題,很多是業內難題,煩惱和困難不言自喻,心裡總有壓力,難免焦慮和疲憊,唯一的安慰來自家庭,妻子和岳母很支持,尤其在岳母的懷裡,心靈總能得到理解和放鬆。

作為公司的老總,我是公司的主事人,更要堅定信心,不斷給團隊鼓氣,帶領團隊克服重重困難,在茫茫大海上朝正確方向前進,

沒完沒了的開會和討論,經歷一次次失敗,信心一次次受打擊,我的心備受折磨,各種滋味無法言表,市場是冰冷的,競爭是殘酷的,唯有頑強的努力和堅持,

這天和同事討論很晚,回到家已經十點多,兒子已經熟睡。

客廳的燈光明亮,女兒在埋頭複習,妻子給她講解要點,

看到我疲憊的神色,妻子揮揮手,讓我和岳母回到三樓的房子。

一進門,岳母為我脫去外套。

「看把你累的,趕快睡吧。」

她心疼的端來牛奶,讓我安神助眠,

我喝過後,脫衣上床,躺在被窩裡。

很快,岳母把我摟進懷裡。

「今天太累了,好好歇歇。」

我像個沒長大的孩子,一邊揉弄著她的乳房,一邊喃喃訴說著今天工作的事情,發泄著內心的情緒,

沒過多久,我安心睡去。

在岳母的懷抱里,我只覺得心靈安寧,盡情的和她交流。

岳母靜靜地聽著,有時問幾句,有時提個問題。

她不懂專業知識,通曉人情事理,我受到啟發,進而想到辦法。

心情興奮,自然慾望湧起,但是岳母說這段時間我太累,讓我多睡覺,對休息,雖然不情願,但我還是遵照去做,在她的懷裡進入夢鄉。

除了讓我多休息,她精心烹制我愛吃的飯菜,還不斷熬湯為我補養。

生活一天天繼續,精心打造的產品終於上線,我每天到辦公室,馬上打開電腦看玩家數量,最開始數量平平,我和同事心裡忐忑,感覺是不是設計不夠好,我們非常多看評價,各種說法都有,有的讓人無法理解,一時沒有別的辦法,只好默默的堅持。

老家親戚的孩子結婚,給岳母打電話發出邀請,岳母非常高興,雖然離開家鄉已經三十多年了,可依然保持著和親戚、同學的聯繫,肯定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熱心的她滿口答應,順便和中學同學聚會。

妻子很支持,我也點頭同意,岳母馬上買機票,飛回千里之外的老家。

開始的幾天沒什麼,我和妻子上班下班,接送孩子,生活一切照常,

雖然有微信聯繫,可是一周後,我就有點受不了了,莫名空虛煩躁,上班也無精打采,妻子笑說是不是想岳母了,我嘴上不承認,心裡不得不認可,尤其到了夜晚,一個人孤枕難眠,輾轉反側。

岳母來電話說多住一周,妻子點頭同意,我也不好說什麼。

岳母不在家,仿佛失去溫馨的氣息,

我忙著上班,妻子更辛苦,下班回來輔導女兒,還要照顧兒子。

晚飯時,女兒和兒子都說想姥姥,妻子也說忙不過來了,我笑著說去接岳母回來,這個提議馬上得到一致贊同。

第二天上午,我把工作安排好,坐車趕往機場。

四個小時後,我急切的撥通岳母的手機。

「媽,你幹啥呢?」

「和同學吃飯呢,大家在聊天。」

那頭有說有笑,非常熱鬧。

「我想你了!」

「我知道……」

「我到長春了!」

岳母愣一下,笑著說:「好吧,你直接去二姨家。」

「不,我想住賓館。」

「為啥呀……」

「我怕自己會忍不住……」

「嗯,保持聯繫。」

在市區找家賓館,辦理入住後,手機響了。

「你在哪裡?」

聽我說了位置,岳母說馬上到。

半個小時後,聽到敲門聲。

我急忙打開門,看到她的笑臉。

我一下把她拉進來,緊緊關上門,轉身把她摟在懷裡,不由分說的吻上嘴。

兩條舌頭緊緊交纏,我們如痴如醉的熱吻,不知過了多久才唇分。

岳母呼呼喘氣,笑著看我。

「壞蛋,你可真急,人家連大衣也沒脫。」

「老婆,想死我了!」

我解開她的衣扣,把大衣脫下來扔到沙發上。

撩起她貼身的羊絨衫,兩手摸進去,沿著溫熱肌膚上行,熟練解開乳罩的扣搭,轉而抓住兩個乳房揉弄。

「啊……輕點……」岳母笑著說:「不是說好後天來接我?」

「我等不了。」我開心的說:「老婆,今晚好好疼你!」

「今晚不行!」

「為啥……」

看到我滿臉不高興,她在我臉上親一口,不好意思的說:「月事沒完,要到後天……」

我懊惱的嘆口氣,「今晚摟著你睡。」

「我不回去,你大姨肯定問,我咋說呀。」

「我不管,我不管!」我氣哼哼的說:「老公老婆睡一起,天經地義!」

「小壞蛋……」岳母撲哧一聲笑了,凝眉仔細思索。

幾秒鐘後,我急切的問:「你想好了嗎?」

「也沒別的辦法,」岳母沉吟的說:「只能說住同學家,方便敘舊。」

「嗯,快打電話。」

「你別出聲……」岳母從包里拿出手機。

很快,她笑著說:「姐,我今晚住在同學家,她老公去上海看女兒,我們好好聊聊。」

大姨說聲知道了,明天早點回來。

掛斷電話,她回到我懷裡,

我脫去她的羊絨衫和乳罩,笑著說:「老婆,你的奶子變挺了。」

看到我驚喜的目光,岳母滿臉得意。

「做美容,就是有效果。」

「美容院只會吹牛,我才不信呢。」

「怎麼回事……」

「我去了美容院,吹得天花落墜,可會說不如會聽。」岳母笑著說:「有個同學是醫生,我打電話問她,她讓我去看中醫。」

「我去市中醫院掛專家號,是個老太太,都是女人,她懂得我心思,開了兩個方子,讓我按時服用,堅持半個月,果然有效果!」

「你同學,男的女的?」

「我同學好幾個當醫生,有男有女。」

「快說,是男是女?」

「這個是女的,高中同學。」

我心裡一動,笑著說:「有沒有男同學追求你?」

「沒有……」

「我不信,說實話!」

「好吧,我說……」

「快說……」

「有兩個男同學追我,一個我看不上,另一個彼此有好感。」

「你們交往了嗎?」

「都是高中生,半懂不懂,就是聊聊天,話題多。」「再說雙方父母管的嚴,不許早戀。」

「後來呢,你們有來往嗎?」

「後來,他上了北京的大學,我參軍去了上海。」

「現在他做什麼。」

「他當了醫生,現在是市人民醫院副院長。」

「你們見面了嗎?」

「嗯,見面了。」

我只覺得心中火起,憤怒的說:「哼,你居然出來約會老情人?」

看著我生氣的樣子,她開心的笑了。

「小壞蛋,吃醋啦。」

「哼,我不理你!」

「幾個同學一起吃飯,他和老婆都在,兩人都是我同學。」

「他說了什麼?」

「大家說說生活情況,他說我氣色好,顯然生活幸福。」

「除了吃飯,你們單獨見面嗎?」

「沒有……」

「哼,我不信。」

「沒有,肯定沒有。」岳母笑著說:「過去三十多年,已經物是人非。」

我放心的舒口氣,在她臉上親一口。

「小壞蛋,我夜夜陪你睡,為你生孩子,你還懷疑我的心?」

「老婆,對不起。」我笑著說:「一想到你和別的男人親密,我忍不住生氣!」

「小醋罈子,別想歪了。」岳母撫摸著我的臉頰,深情的說:「我是你的女人,心是你的,身子是女的,今生不會有別的男人,心裡只有你,只有這個家。」

我滿意的笑了,哪知她一把擰住我耳朵,嗔道:「我還要懷疑你呢,出差找女人尋歡,說是陪客戶應酬,別以為我不知道,老實交代!」

「哎呀,輕點,我說,我說……」

「快說……」

「要說一次都沒有,也不是實話。」

「說,有幾次……」

「也就兩三次。」

「哼,你找野女人!」

岳母哇的一聲哭了,我不由發慌,趕忙耐心撫慰。

過了幾分鐘,她抬頭望著我,氣呼呼的說:「母女都給了你,為你生孩子,你有良心嗎?」

「你倆都把我榨乾了,哪有力氣找野女人。」

「嗯,這個辦法好。」岳母破涕為笑,抓住我的肉棒,開心的說:「今後要榨乾你,不能出去找野女人。」

「我都忍了6天啦,今晚榨乾我吧!」

岳母笑著說:「咋不去找你老婆?」

「哼,你不是我老婆?」

見我滿臉不高興,岳母趕忙說:「別生氣,我是你的大老婆。」

我嘆了口氣,無奈地說:「玉娟又上班又輔導女兒,再說兩個孩子總在眼前,哪有機會?」

「你就為這事來長春?」

「對,忍不住了。」

「老公,我更想你!」岳母羞答答的說:「尤其到晚上,內褲里濕乎乎。」

「那你還不早些回來?」、「出發那晚給你好幾次,還不滿足。」岳母撲哧笑了,在我臉上親一口,

仿佛想到了當時的情景,我開心的說:「大屁股撅在眼前,總讓我熱血沸騰。」

「壞蛋,我都要散架了,早晨起床的力氣都沒有,差點誤了飛機。」

我嘿嘿笑著,心裡充滿得意。

「我那個後天就完了……」 岳母聲音如蚊蚋般的說完,埋頭在我懷裡。

我當然明白她話語中的含義,月經剛完,也就意味著下面的生理周期都處於安全期,可以沒有任何顧慮的歡愛,這一句話也足以暴露出她內心對我的渴望。

夜色深沉,岳母輕輕撫摸著我的胸膛。

「我把你給的一萬塊交給爺爺奶奶,老人很高興,誇你們孝順。」

「他們怎麼樣,身體好嗎?」

「大姐兩口子都退休,孩子也結婚了,又買個房子,和你姥姥姥爺在一個小區,方便照顧老人。」「二姐兩口子還在上班,經常來照顧老人,孩子在深圳工作了,。」「你小舅在大連工作,只有節假日才能回來,」

「我不在身邊,只能麻煩兩個姐姐。」岳母嘆口氣,「我各給一萬塊錢,表示感激之心。」

我笑著說:「今後多給岳父岳母發紅包,多盡女婿心意。」

岳母愣一下,嗔道:「討厭,不許占我便宜。」

「我說錯了嗎,你是我老婆,你爸媽自然是岳父岳母。」

「你姥姥和大姨二姨都誇我氣色好,肯定有了男人。」

我拂弄著她的乳頭,開心的說:「你怎麼說……」

「我當然說沒有,她們都不信。」她笑著說:「都是女人,能看出來的。」

「她們都勸我再找個男人,反正女兒都成家了,自己也別一個人。」

「你告訴她們,已經嫁給我了!」

「哼,要說你去說!」

「沒問題,明天我就去……」

「小祖宗,別,求你了,給我留點臉面吧。」

揉捏著她光溜溜的屁股,我開心的說:「你好好保養,我要操到70歲。」

「討厭,知道啦。」

岳母臉上笑開花,伸手關上屋燈。

「太晚了,睡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到岳母輕輕下床,似乎在尋找著不知道扔到哪兒去了的內褲。

「老婆,你不睡了?」

「你趕快訂票,咱們今天回去。」

「這麼急,明天回去吧……」

「女兒在家帶兩個孩子,我不放心,咱們不能只想自己。」

「嗯,好吧。」

我拿出手機,登陸12306。

只剩幾張票,迅速下單。

岳母穿好衣服,笑著說:「你抓緊點,咱們火車站見。」

「嗯,好吧。」

兩個小時後,我來到站前廣場。

沒過多久,岳母下了計程車,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拎著兩個袋子,氣喘吁吁的來到我身邊。

「鼎豐真好多人,結帳排大隊,急死人了。」

「看你累的,快休息一下。」我笑著說:「對了,你去鼎豐真幹啥?」

「你愛吃紅腸,我去買了兩盒。」

我無聲的笑了,緊緊握住她的手。

岳母趕忙看一眼周圍,紅著臉的催我進站。

高鐵飛快的疾駛,車廂里人很多。

岳母望著窗外,任我緊緊握住她的手。

「老婆,你真美!」

我拿出手機,發了一條微信。

她看著手機,微微一笑。

「那當然了,人家是大美女!」

我從天貓上找出肚兜和T褲的圖片發過去。

「穿上這個更美……」

「我可不穿,羞死了。」

「不怕家法伺候?」

「哪裡有壓迫,哪裡有反抗!」

「居然敢翻天,看我怎麼收拾你!」

「哼,看我怎麼榨乾你!」

我只覺得鬥志昂揚,笑著下單付款。

------------------------------------

晚上11點,我和岳母出了東站。

「姥姥……」

兒子和女兒一起撲上來,岳母趕忙抱住他們,眼裡閃著喜悅的淚花。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