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 (原名:启) (中篇 9) 作者:好色真人

【虞夏群芳谱】(原名:启) (中篇 9)

作者:好色真人2021年5月1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中九)

注:1、过年后很多事情,所以更新有点慢,接下来应该更新会快一点。

2、关于各国仙子的名单给写一下,接下来每一章介绍一个。

五族圣女

金族圣女:云华仙子

木族圣女:青萝仙子

水族圣女:冰魄仙子

火族圣女:绛霞仙子

土族圣女:卿云仙子

十二国圣女

玄枵:江离仙子

降娄:兰佩仙子

星纪:云阳仙子

析木:米兰仙子

大梁:空桑仙子

寿星:武罗仙子

鹑尾:薛荔仙子

鹑火:听雨仙子

诹訾:玄冥仙子

鹑首:紫苏仙子

实沈:留夷仙子

大火:荪筌仙子

启没有继续感叹下去,他早就知道,阿夏和自己不是一路人,无论阿夏是美是丑,都和自己无关。

启见无支祁已经离开,兰佩仙子这里已经没有多少要帮忙的,于是询问兰佩仙子是否有什么需要他们帮忙的,自己可以帮兰佩仙子。

兰佩仙子告诉启:“我这里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就可以了,如今夏伯的大业最为重要,你们还是赶紧去祥山,让那人早点离开吧。”

启再三感谢之后,就和蕙芷公主离开这里,在到了祥山附近的时候,启告诉蕙芷公主,自己要一个人上山,蕙芷公主还请留下来,在这里等著自己。

蕙芷公主疑惑地看着启,询问启说:“夫君,为什么妾身要留在这里。”

启告诉蕙芷公主,在竹山的时候,蕙芷公主和不孝鸟交手,这上山之后,难免会发生冲突。不孝鸟很明显是鬼国公主的属下,到时候他们想要这位公主帮忙就难了。

蕙芷公主叹气一声,神情复杂地说:“夫君,你的心思我猜不透,但是妾身知道,理由不会这么简单,但是竟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妾身只好在下面等你了。”

启谢过蕙芷公主,独自走在山中,他孤零零走着, 不愿意回头看那还站在路口看着他的蕙芷公主。

启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独自上来,这鬼国公主想必也不会搭理中原人士,所以自己这一次也要卑躬屈膝。不知道为何,启不愿意蕙芷公主看到这个场景。

这到了山中,见到的动物,全都是黑色的,黑狐,黑犬,黑鸡,这一片黑,让人感受到一种压抑。

到了半山腰,启听到了风声,启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说:“小的阿牛,奉夏伯之命前来拜访公主殿下。”

不孝鸟雄性鸟头叽叽喳喳说:“凡人,滚下山去,殿下不愿意见任何人。”

雌性这时候也叫着说:“凡人,既然你上来了,那么就留下吧,好久没有吃过两脚羊了。”

启听到这吓人的话,还是一动不动,恭敬地说:“还请尊使禀告殿下一声,无论殿下是否愿意见小的,小的都愿意让尊使享用。”

不孝鸟两个鸟头看了看对方,雌性的头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笑着说:“没有那么麻烦,你现在就给我们吃吃就好了。”

说着,不孝鸟飞了过来,扑向启的时候,又响起了一声磬声,听到这磬声,不孝鸟停下来了,雄头看着山上说:“算你命大,殿下要见你了。”

不孝鸟让启站起身来,在前面给启带路,到了山顶之上,启看到了一个简陋的茅屋,四个柱子,没有墙壁,屋子里面只有一张茵席,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一个女子坐在茵席上面,全身笼罩在黑色的罩衣之中,让人看不清其容貌。

启恭敬向这个女子行礼说:“小的阿牛,见过公主殿下。”

“无需多礼,夏伯让你所谓何事?”

“夏伯希望小的能够陪伴殿下左右,听候殿下差遣。”

听到启这么说,鬼国公主看着启,轻声说:“本宫虽然在这祥山修行,但是也听闻,夏伯是有德之人,怎么会派遣你来这里伺候我。”

启听到这话,心念急转,很快就回答出来:“小的是自愿的,小的烂命一条,死不足惜,只是希望殿下能够念在小的伺候你一段时间的份上,出山协助夏伯。”

“其实夏伯并不知道这件事,是的小的得到消息之后,擅自做主,才来到这里。”

启说完就不在说了,他在看到不孝鸟的时候,隐约就察觉到了这位公主有古怪,毕竟能收不孝鸟这种妖禽的,说是一个好人,怎么也是说不通的。

见到这位公主没有仆人在旁,启就想到了蕙芷公主的旧事,所以先绕一个圈子,试探一下。

听到公主这么说,启就明白,自己若是真的当这位公主的仆人,那么就有生命危险。但他从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自然是继续当这位公主的仆人,找机会让这位公主出山。

鬼国公主也在沉默,双方就这么沉默下来,在一刻钟之后,启恭敬地说:“殿下,小的知道自己性命不足以让公主劳驾,但是小的只抱着万一的心思,还请殿下成全。”

“夏伯要本宫办何事?”

“夏伯如今奉命讨伐孔壬,但是相柳作乱,夏伯如今唯一希望就是得到玄灵曲,击败孔壬。”

“夏伯治水之事,虽是无上功德,但是这事父王等人却认为是坏了他们的好事,本宫虽然因为这件事,离开了鬼国,但却不会因此帮助夏伯,你还是先回去吧。”

启跪在地上,诚恳地说:“殿下,此事关系天下万民性命安危,小的还请殿下出山,协助夏伯。”

鬼国公主没有在说话了,而启就跪在那里,在太阳落下的时候,他还是一动不动。鬼国公主再次开口说:“你还是走吧,无论你跪多久,本宫都不会帮助夏伯的。”

“小的这一次所求,就是那万中之一。”

两人再次沉默下来,启就这么跪着,看着日升月落,没有改变。

在第三天,天空被乌云遮蔽,电闪雷鸣之中,万兽惊恐的逃跑着,如同到了末日。

瓢泼的大雨哗啦哗啦落下来,大雨急速,打在身上有些许痛楚,而启似乎没有丝毫感觉,鬼国公主没有说话,四周只剩下电闪雷鸣之声。

这一场无声的较量之中,终究是鬼国公主失败了,她对着启说:“你进来吧。”

启听到这话,抬起头来,对着鬼国公主说:“殿下,你是答应了?”

鬼国公主看着启,轻轻点头说:“你若是能够在这里待满三个月的话,本宫就出山,为夏伯对付相柳。”

启先谢过之后,才到了房子的屋檐下面,继续淋著雨。

“你为什么不进来,莫非是怕了我?”

“小的是殿下的仆人,不能随便靠近殿下。”

“既然这样,本宫就要给你第一个考验。你先走过来。”

启听到这话,说了一声冒犯,然后才走了过去。在启走进的时候,鬼国公主将自己的罩衣取下来。

这时候恰好一道电光闪耀,照亮了这个小小的茅房。

启只看到了一张鬼脸,招风耳,朝天鼻,厚下唇,脸色发黄,蓬头散发。

这样一张脸,就算平时在城中遇见,都会让人产生厌恶,更别说在荒山野岭,乌云蔽日的时候了。

鬼国公主原本以为启会有惊讶,但是出乎她预料的是,启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甚至眼神没有丝毫闪躲。

“你不怕我?”

“殿下,你是小的主人,小的为什么要怕主人。”

启神情诚恳,鬼国公主看到这个情况,忍不住追问说:“你难道不觉得我的面容很吓人吗?”

“殿下,请恕小的斗胆说一句,想必殿下为自己的容貌伤心过。但是小的认为殿下不应该为这种小事而伤心,这容貌是父母所给,非是殿下所求,这非殿下之错。”

“小的经过这几天的相处,知道殿下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这一点已经十分难得了,小的愚昧,只知道美德比美容更可贵,有一些人空有一身好皮囊,行事却如猪狗,这样的人才是最吓人的。”

启说完之后,看着鬼国公主,总结地说:“小的不太会说话,还请殿下见谅,小的希望殿下不要因为这件事而伤心,最后伤了身子。”

“你是真的不在乎吗?”鬼国公主声音有一些缥缈了,启告诉这位公主:“殿下,小的知道说不如做,小的会在这三个月之中,告诉殿下,小的是说的实话。”

鬼国公主虽然知道这人心难测,也听说过人间很多人习惯说谎,但是她看着启那真挚的神情,坚定的眼神,她心中一个声音响起:“他是真的不在乎吗?”

为了试探启,接下来的日子,鬼国公主也没有在穿着罩衣,启也看到了这位公主的身材,这位公主的身材已经不能用丰满来形容了,接近三个启这么壮实。

启尽自己当一个仆人的本分,照顾好鬼国公主的生活。他每和鬼国公主待上一段时间,就会感觉到不舒服,他也察觉到了,不孝鸟基本都是呆在鬼国公主三丈外,就算鬼国公主要交代什么,不孝鸟也不会靠近。

待上一个月,启原本不算健壮的身子更加消瘦了。

鬼国公主自然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对启说:“一般有修为的在我身边都很难待满三个月,以你的身子骨,最多两个月熬不住了,若是你现在离开,本宫也会让不孝鸟给你准备一些补品,到时候你调养过三四年,也就会恢复了。”

启摇摇头,告诉鬼国公主:“殿下,小的来这里的时候已经说过了,小的一个人的生死并没有什么,如今不能帮助夏伯除去相柳,肥土、并土之民饱受其苦,死者不可胜数,小的能够用自己的一条命,换来他们一条活路,小的也死而无憾了。”

听到这话,鬼国公主看着启,她的手一挥,手上出现了一块镜子。

这块镜子横径八寸,镜鼻是一只蹲著的麒麟,在麒麟四周,是龙虎鸟龟,按照四方位置放置,在外一圈就是启看到伏羲洞看到的八卦了,最外面又是雕刻了十二种动物,启不知道含义,最外圈写了二十四字,启也没有看懂是什么字。

鬼国公主告诉启:“当初帝轩辕制造了这十五枚镜子,用来查探万物,如今你看着这镜子,告诉本宫,你真的还是这么想的吗?”

启接过了轩辕镜,照着这一枚圆镜,将刚才那一番话说了出来。

这轩辕镜突然出现了光芒,照在了启的身上,启神情不变,金光消失之后,轩辕镜也被鬼国公主收回去了。

在外面看热闹的不孝鸟这时候说:“殿下,看来这小子没有说谎。既然这样,那件事可以告诉他了。”

鬼国公主看着启,对着启说:“你也不用陪着本宫三个月,最迟后天,有一个人会来到这里,到时候本宫会和他交手,你不用理会。等到本宫放出万鬼的时候,你就将轩辕镜照向本宫。”

启听到这话,疑惑地看着鬼国公主,鬼国公主对着启说:“你心中疑惑,为什么本宫会这么做,既然你是要死之人,本宫也可以告诉你。”

“本宫父母都是鬼修,所以本宫出生来,体内阴阳失衡。也是因为这样,修炼摄鬼大法,虽事半功倍。”

鬼国公主说到这里,看着启说:“阴阳失衡终究不是正道,所以父王找来这轩辕镜,将本宫体内的鬼气转成太阴气存在镜子中。这样本宫才不会因为阴气太重,而走火入魔,丧失修为。”

启想了想,恭敬地说:“所以到时候小的要做的就是将这轩辕镜中的太阴之气还给殿下?”

鬼国公主点点头,告诉启:“到时候那人一定会用开阳真火来对付本宫,本宫到时候摄入这真火,你将太阴之气还来,到时候阴阳交融,本宫也就可以步入太仙位了。”

“小的知道了,小的一定不会让殿下失望的。”

“只要你办成了这件事,本宫自然会去帮助夏伯的。”

鬼国公主说到这里,然后看了看启,思考了一下,这才开口说:“启,当你使用轩辕镜照在本宫身上的时候,本宫的护身鬼就会冲向你,到了那时候,万鬼噬魂,你不止会死,甚至还会十分痛苦,你若是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殿下,小的来到这里之后,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小的只是希望殿下能够信守承诺,协助夏伯,除去相柳。”

鬼国公主点点头,交代了一下那天作战的细节。

三天之后,这一天阳光普照,万里无云,一向阴气沉沉的祥山也多了几分生气。

正在修炼的鬼国公主突然睁开了双眼,幽昌鸣叫了一声,鬼国公主挥挥手,幽昌飞了过来,鬼国公主骑在幽昌的身上,幽昌停在茅屋上空三丈的地方,也不在行动。

启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个大人,这人身长丈余,头广三尺,那胡须看上去都有三尺长,而且还是赤色的,而脸庞却是蓝色的,说不出的吓人。

这人头戴束发金冠,身穿赤色战袍,左手拿着一枚玉印,右手拿着一把方天画戟。

看到这人,鬼国公主冷漠地说:“方相氏,本宫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上这祥山,找本宫麻烦。”

方相氏高声说:“殿下,当初你祖父帝高阳曾经将你父亲等三人分封,自古以来,诸侯不得擅自离开封地,如今殿下不在鬼国修炼,到了这祥山,本仙只好请殿下你离开。”

听到这话,鬼国公主冷漠地说:“这泰山蒿里本是我父封地,如今祥山离泰山不过数里之遥,本宫呆在此地有何不妥。”

“殿下,是否不妥,你心中明白,本仙这一次不是和你来理论的,若是殿下心中有怨气,那请去找我族圣女说明吧,殿下,本仙得罪了。”

“那本宫今天就要领教一下你的本事了。”

双方本来就没有打算和谈,鬼国公主双手如同鸟翼一样展开,从她衣袖之中,冒出了一团黑气,这黑气化作一道网,笼罩方相氏。

方相氏见到见到这个情况,不慌不忙,举起左手的玉印,只见玉印放出了赤光,这赤光如同阳光一般,黑气碰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方相氏对着鬼国公主说:“殿下,此乃嫫母所赐玉印,你的噬魂罗网就算在厉害,也奈何不了本仙。”

“方相氏,那可不一定。”

鬼国公主说完,袖子里面出现了两条黑气所形成的黑龙,这些黑龙没有攻击方相氏,而是在行云。

这两条黑龙所行之云全是乌云,这不到十息的功夫,天空被乌云遮蔽。

启也发现了,这和天阴要下雨不同,而是如同天黑之后一样,没有半点光芒。

在这黑暗之中,启感觉到了压抑,甚至还有一些寒意,这时候四周刮起了阴风,在阴风之中,不时出现鬼哭的声音。

“杀,杀,杀!统统杀光。”

“好痛,好痛,救救我。”

“冷,冷,谁来救救我。”

这些呻吟带着强烈的情绪,启低着头,一脸冷漠,这些已经不能动摇他了。

至于方相氏,听到这些声音,眉头紧蹙,脸上出现了怒气,对着鬼国公主说:“这些人死都不能得到安宁,殿下你真的好毒辣的心肠。”

方相氏说到这里,将玉印挂在腰间,他双手紧握方天画戟,方天画戟上面出现了红光,在红光之中,方天画戟出现了火焰。

方相氏握著长戟,刺向了鬼国公主,鬼国公主身边的万鬼冲向了方相氏,这些恶鬼组成一道盾牌,挡在鬼国公主身前。

在双方接触的时候,方相氏的长戟没有刺破这盾牌,而是上面的火沿着戟头向外面蔓延。这火沿着黑气燃烧,越烧越旺,不一会儿,鬼国公主就被火海包围,。

这火海如同一个火球,又好似一个太阳,照亮四方。

若是有不知道情况,看到情况,还以为正中间的鬼国公主是火中金乌,散发光芒,照耀大地。

方相氏看到这个情况,有一些不忍,低下头。

这时候鬼国公主身边再次出现了七个骷髅头,这七个骷颅头放出了绿光,形成一道绿色屏障,保护着鬼国公主。

看到这个情况,启将藏好的轩辕镜给拿出来,照向鬼国公主,只见一道玄光从镜子里面飞出,照向了鬼国公主。

在玄光照向鬼国公主的时候,四周的万鬼化作黑烟冲向启。

这些没有神识的魂体,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对付鬼国公主的敌人,方相氏有玉印保护,他们无法靠近,这没有什么修为的启自然是最好对付的。

魂体冲入启的体内,进入启的识海,启原本平静的识海如今化作了血海了。

这些魂体兴风作浪,让血海波涛汹涌。

血海的浪潮不断拍打着最中间启的灵魂,不止如此,启的身边看到出现了各种血色的字体,这些字形成了一道道锁链,穿刺启的灵魂。

拍打、穿刺,这样的痛苦是来自灵魂。剧痛让启无法闪躲,比起当初他承受太阳真气如体还要疼。

启的灵魂逐渐变暗淡,这样的剧痛不是人能够忍受的,他情愿自己能够早点死去,也比这样好。

但是那残存的太阳之气,保护着启,让启不至于那么快魂飞魄散。

在启绝望的时候,一道光照在了血海上,顿时血海平静下来,那些锁链也烟消云散了,识海也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启只觉得金光暖洋洋的,让他意识沉睡下去。

等启醒来,睁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启恭敬地行礼说:“小人毕方,见过大人。”

烛九阴冷漠地说:“毕方呀毕方,你真是不要命了吗?”

“小的只是想完成我族大业,至于小的生死,小的从来没有在乎过。”

烛九阴听到这话,看着启,对着启说:“你的命早就死了,如今你的命是我用不死草给的,不过这样也好,如今芙蓉这个丫头,阴阳合体,进入太仙位也不难了。”

烛九阴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思索说:“她的想法是好,但若是这么容易就阴阳调和,那么太仙位也就太多了。本王如今传授你三天子心法,你到时候传授给她。”

听到这话,启心中好奇,烛九阴应该学的是三皇心法,而不是三天子心法才是,这三天子心法就狐燕知道才是。

不过启没有说出来,这种事情,烛九阴肯定不会告诉自己的。

烛九阴将三天子心法念了三次,启才算记住。当然,只是记住,里面说的什么,启一点都没有明白。

“芙蓉这人长年独居,没有接触过外人,你是一个聪明人,想要获得她的芳心,不是难事。但是这心法只需要她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免得到时候,你又给本王惹出什么麻烦来。”

启恭敬地回答:“大人放心,大人只让芙蓉殿下修行,小的就绝不告诉第二个人,就算小人也不会修这三天子心法。”

“毕方,你是一个聪明人,本王自然不会亏待,你如今既然元阳之气还没有散去,那么就好好保持吧,到时候,你可能比我们还先成就后天五德之身。”

“小的不敢痴想五德之身,小的想的是如何报答大人你的两次救命之恩。”

“毕方,句芒那个老家伙整天无所事事,我们早就有所不满了,只是你年龄尚小,若是成为木王,恐怕众人不服。”

烛九阴许下这个承诺,然后直接了当地说:“毕方,你好好做事吧,有些时候,你只需要听本王的就是了,至于其他四人,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出也是很好的。”

启说明白了,烛九阴对着启说:“接下来,你就去无晵国吧。”

启恭敬地目送著烛九阴离开,等烛九阴离开之后,启看到了一道青光向这边飞来,没有一会儿,蕙芷公主就到了启的身边。

蕙芷公主担心地看着启,对启说:“夫君,你没有出什么事吧。”启摇摇头,告诉蕙芷公主,自己没事,已经说服了鬼国公主,让她出手协助夏伯。

启说话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蕙芷公主的脸有些消瘦,启心中一疼,但是这种感觉他很快就压下去了,如今的他不需要这种情感。

“夫君,那人是谁,修为好高。”

启想了想了,蕙芷公主能有几分可以相信的了,于是告诉蕙芷公主刚才的事情,希望蕙芷公主能够帮助自己“嗯,三天子心法。”蕙芷公主饶有趣味看着启,启摇摇头,对着蕙芷公主说;“殿下,这个不能告诉你,烛九阴已经这般交代了,我实在没有办法。”

蕙芷公主失望的看着启,叹气说;“你真是好运气,为什么我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若是有这些人传授我这些,我也不会只有如今这般成就了。”

启安慰蕙芷公主,五王能够传授他这些,其实也是因为启修为浅薄,无法威胁到五王,若是启修为高,天分高的话,五王肯定各种提防了。

“算了,不说这些伤心的,既然你说三天子心法是狐燕要送给夏伯的,那么是不是夏伯送给烛九阴呢?”

启想了想,的确有这个可能,他又想起了,在伏羲洞里面,似乎那个机关,只有夏伯能够解开。

但是这里就有问题了,夏伯应该在城中等候才是,怎么会去青丘国,专门去拿一个三天子心法呢?

“夏伯可以写信给烛九阴,烛九阴凭借信就可以了。”蕙芷公主说完,看了看启,仔细思索了一番,再次说:“但是狐燕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就把三天子心法给烛九阴。”

启也想了想,补充说:“这一点我倒是想明白了,狐燕知道夏伯和烛九阴的关系。”

启心中虽然明白,但是没有准备告诉蕙芷公主,关于这件事,启暂时不准备告诉任何一个人。

启转移了话题,对着蕙芷公主说:“殿下,我们接下来就应该去无晵国了。”

蕙芷公主点点头,启和蕙芷公主先去了祥山,祥山这时候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阴沉。

到了山间的茅屋,启看到了一旁为鬼国公主护法的不孝鸟,不孝鸟看到启靠近,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是也没有驱逐启离开。

启见鬼国公主闭着眼睛在那里修炼,也就没有打扰。

在启到来半刻钟之后,鬼国公主开始旋转起来,身上出现了金光,但是这金光黯淡,比起蜡烛之光都要暗淡。

等到光芒消失之后,鬼国公主突然喷出一口血,不孝鸟连忙上前说:“殿下,你没事吧。”

鬼国公主将嘴角的血迹给擦去,对着不孝鸟说:“没事,这阴阳融汇怎么会那么简单。”

鬼国公主也注意到了启,看了看启,询问说:“你没死?”

“上天怜悯,让小的勉强捡回一条命来,殿下,不知道能让小的和你单独说上几句。”

不孝鸟听到这话,看了看蕙芷公主,蕙芷公主于是先离开,接下来,不孝鸟也离开了这里。

在他们离开之后,启对着鬼国公主说:“其实小的能不死,完全是因为殿下你的缘故。”

启看着鬼国公主好奇的样子,告诉鬼国公主,自己被救活之后,遇到了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告诉启,这一次他本来是找鬼国公主,让鬼国公主用浮瀛磬来帮助夏伯的。

但是因为和方相氏交好,所以不好直接出面,于是暗中出手,帮了鬼国公主。

启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看鬼国公主,这是他的猜测,启知道烛九阴既然救了自己,鬼国公主还在祥山,那么肯定是出手了。

果然如启所料,鬼国公主点点头,看着启说:“原来是他,怪不得方相氏那个老东西会就这么离开。”

启继续说,那个老人不愿意见启死去,于是出手相救了,顺便让自己带一个口诀给鬼国公主,让鬼国公主能够融合阴阳,不在饱受这先天之苦。

鬼国公主听到这话,询问启是什么心法。

“老人说这是三天子心法,不知道殿下是否知道?”

听到这话,鬼国公主脸色一变,对着启说:“三天子心法,真的是三天子心法吗?”

启点点头,说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这个老人没有必要骗自己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启说自己可以将这个心法念出啦,让鬼国公主自己来判断。

鬼国公主点点头,启将心法给念出来,鬼国公主天赋比启高很多,不止一遍都记下来了,还理解了不少,在那里喃喃自语说着什么。

一个时辰之后,鬼国公主真是春风满面,对着启说:“这应该不会错,看来是务成子来帮本宫了。”

“可喜可贺,小的在这里恭喜殿下了。”

“这天下有两大心法,这三天子心法专门调和阴阳,而五帝德鼎鼐五行。不过这两种心法都需要先天禀赋,如同三天子心法,若是没有太阳太阴之身,也是没有用。”

鬼国公主这话显然别有用心,启自然听的明白,告诉鬼国公主,自己都不明白这心法说什么,自然也不会去修炼。

“可惜,我只是太阴之身,若是能找到一个太阳之体,那么阴阳调和,成就太极之体,那么比起五德之身,也差不了多少。”

启看着鬼国公主,心中本想将归墟的事情说出来,但是他还是忍住了,毕竟鬼国公主如今还不是自己这边的人,自己说出来,只是给自己增加一个强敌而已。

鬼国公主对着启说:“本宫已经答应你出手帮助相柳了,你可以回去禀告夏伯了。”

启感谢了鬼国公主,说自己想要完成三个月的誓言,在鬼国公主身边待上三个月。

鬼国公主疑惑地看着启,询问启为什么要这么做,启告诉鬼国公主,这是自己答应鬼国公主的,这人不可言而无信。

听到这话,鬼国公主看着启,想了想说:“不用了,你为本宫承受那万鬼噬魂就已经足够了,你还是去夏伯那里等著吧。还有玄灵曲的曲谱,若是夏伯找到了,到时候你送过来就是了。”

启见到鬼国公主坚毅的眼神,恭敬地行礼道别:“那么小的就先告辞了,如今殿下有了这三天子心法,再也不用一个人在荒山野岭修炼了。”

启说完,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了鬼国公主眼中的泪花,启没有说什么,恭敬地退下了。

在回去的路上,蕙芷公主对着启说:“事情已经办好了,我们走吧。”

启点点头,接下来他们一路向西,在路上的时候,启和蕙芷公主看到一群人正在平原之中修建一座高塔,启仔细看了看,对着蕙芷公主说:“他们这是准备祭奠上天吗?还是准备修建天梯呢?”

“应该是修建天梯吧,不过他们真是傻,要想要修建一个登上天的塔,是多么不可能。”

启没有说什么,继续和蕙芷公主赶路,两人在天黑的时候,总算到了无晵国。

在进入无晵国的时候,启看到附近有几个建筑,这个建筑是启没有看到过的,下层是方的,然后最上面是尖的。

启进入到城中,随便找了一个民家,休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启和蕙芷公主到了宫殿面前,对着护卫说明自己的来意,没有一会儿,护卫就让他们进去。

启看着这些人穿着打扮都和中原不同,觉得倒是有趣。

到了大殿之中,无晵国的国王接见了他们,一见面询问启说:“你们就是东边来的客人吗?本王倒是早就听说东边有一个大国,只是因为路途遥远不能一见。”

启和国王寒暄了几句,就回到了正题,询问员山瑟是否在无晵国中。

“这实在不凑巧,这员山瑟本王已经卖给了宛渠人了,前不久,也有一个人到这里,想要员山瑟,如今还在国中,你们是否要见一面。”

启点点头,心中倒是好奇,希望国王能够引荐一番。

国王点点头,让一个护卫前去告诉那人,过了一会儿,护卫回来说:“那位贵客愿意见你们,你们就去她房中吧。”

启点点头,对着国王说了一声告辞,然后跟着护卫到了一处房间。

“夏伯麾下阿牛,见过个阁下。”启没有推门进入,在门外恭敬行礼说。

“进来吧。”如同黄鸣鸣叫地清脆声音说道,启恭敬说了一声是,才和蕙芷公主一起推门进入。

进入到屋中,蕙芷公主看着屋里这个穿着黄裳的女子吃惊说:“江离仙子,怎么是你?”

“蕙芷公主,没有想到你也来这里了。”江离仙子高兴地说着,两个女子拥抱了一下,然后才介绍起来。

“这是我夫君阿牛,这是玄枵国的江离仙子。”

江离仙子看了看启,小声询问说:“蕙芷,你的夫君不是叫做启吗?”

蕙芷公主小声地说:“不是,启只是我那个大哥嫌弃不好听改的,他原本的名字就叫阿牛,对了,江离仙子,你到这里所谓何事?”

“是为了员山瑟,我师尊无意中得知员山瑟在这里,于是让我前来这里,取回这件中原至宝,只是我没有想到,这里的国王会将员山瑟给卖了。”

启听江离仙子说这个的时候,眼中有着很不满,启开口解释说:“我见城里似乎没有什么修炼之人,这件至宝自然对于他们没有什么用。”

江离仙子点点头,询问他们来这里为了什么事情,启也据实说了,江离仙子听完说:“原来是这样,其实你们何必舍近求远呢?只要十二岳十二牧同时出手的话,那么相柳也只好逃了。”

启倒是没有想过这件事,不过蕙芷公主开口解释说:“不行的,这一次夏伯替天子征伐,已经让很多人不满了,更不用说让他们出手了。”

江离仙子听了之后,也觉得在理,想了想说:“我这几天和宛渠国的人,说破嘴唇,都没有用,他们倒是识货,希望我能用相同贵重的物品交换。”

启说若是江离仙子有空的话,他们不如前去再见一下宛渠国的人,看看他们到底想要什么。

江离仙子点点头,带着两人到了驿馆,启看到了宛渠国的人,这些人和中原人没有什么区别,就是矮了一点。

他们看到江离仙子到来,为首地摇摇头说:“小姑娘,我们说过了,你除非拿来相同贵重的物品,否则的话,这个员山瑟我们不能给你。”

启恭敬对着他们说:“诸位,不知道你们想要什么,若是我们能够拿出来,我们一定不会吝啬。”

为首那人看着启,看了看启的佩剑,笑着说:“那么就用你这把剑来换,你看如何?”

启也没有犹豫,将玉衡剑取下来,递给他们说:“这剑给诸位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只是我们若是没有里面的双双,无法回到中原。”

【待续】

后注:伏羲考

因为涉及到伏羲,所以我这段时间查了一些论文,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当然不是我最先发现的,但是绝对不算主流说法。

先说论点吧,伏羲非是华夏神灵,而是苗人神灵。这里的苗人不是指现在的苗族,指上古三苗那个苗。

论据一,关于伏羲的记载很晚,最早的一本书是周易的易传,十翼非孔子所作,应该是战国时代晚出的。当时诸子百家很少提到伏羲,而大规模提到伏羲已经是汉代了。

而至于女娲的,就要早上很多,周代的山海经就有提到了。

论据二,就是德不配位,关于伏羲的传说和女娲比起来,这一对夫妻神是失衡的。除了画八卦之外,伏羲基本没有什么功绩了,当然还有什么结网和制造琴,这都是比较晚出的。而华夏古神话的圣王都是人文之王,且让我暂且用人文和天文指代,人文就是指使用的,如同黄帝,制造车子还有衣裳,都是日用,而伏羲八卦是天文,以哲学玄思为主。

当然论据二很有主观性,接下来就是用一些证据说话。

论据三,在苗族的留下的三个版本创世神话之中,其中一个明显是说伏羲和女娲,后面一个按照发音为bo i 根据上古发音推断为包羲,也是伏羲。

因为很这里涉及到很多上古音的问题,我这里就不多阐述了。

所以伏羲什么时候变成中原神,我认为是楚国扩展,将苗人的神灵给引进了,至于那位女神,就变成了女娲,而女娲是大禹的妻子。

关于这一点,下一章女娲考会说。

当然还有两个小点,包羲的引进,融合了两个神,一个是燧人氏,因为bo被当做了庖,所以和燧人氏有了关系,关于这点,也是涉及到了上古音的问题,当然我现在还在查阅,到时候有新发现在写下下来。

第二就是太皓,太皓也写作太昊、太浩,这几个是通用的,至于太昊本尊应该是帝高阳才是,至于为什么变成太昊伏羲,也是因为那个bo的原因。

当然欢迎大家讨论,大家讨论越激励,我动力也足,笑。

最后太监不可能太监的,我某本书单机了四百万字,还没有太监的。只要有人看,我就会更新,只不过是更新快慢而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