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譜 (原名:啟) (中篇 9) 作者:好色真人

簡體

【虞夏群芳譜】(原名:啟) (中篇 9) book18.org

作者:好色真人book18.org

2021年5月10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中九) book18.org

註:1、過年後很多事情,所以更新有點慢,接下來應該更新會快一點。 book18.org

2、關於各國仙子的名單給寫一下,接下來每一章介紹一個。 book18.org

五族聖女 book18.org

金族聖女:雲華仙子 book18.org

木族聖女:青蘿仙子 book18.org

水族聖女:冰魄仙子 book18.org

火族聖女:絳霞仙子 book18.org

土族聖女:卿雲仙子 book18.org

十二國聖女 book18.org

玄枵:江離仙子 book18.org

降婁:蘭佩仙子 book18.org

星紀:雲陽仙子 book18.org

析木:米蘭仙子 book18.org

大梁:空桑仙子 book18.org

壽星:武羅仙子 book18.org

鶉尾:薛茘仙子 book18.org

鶉火:聽雨仙子 book18.org

諏訾:玄冥仙子 book18.org

鶉首:紫蘇仙子 book18.org

實沈:留夷仙子 book18.org

大火:蓀筌仙子 book18.org

啟沒有繼續感嘆下去,他早就知道,阿夏和自己不是一路人,無論阿夏是美是丑,都和自己無關。 book18.org

啟見無支祁已經離開,蘭佩仙子這裡已經沒有多少要幫忙的,於是詢問蘭佩仙子是否有什麼需要他們幫忙的,自己可以幫蘭佩仙子。 book18.org

蘭佩仙子告訴啟:「我這裡的事情我自己來處理就可以了,如今夏伯的大業最為重要,你們還是趕緊去祥山,讓那人早點離開吧。」 book18.org

啟再三感謝之後,就和蕙芷公主離開這裡,在到了祥山附近的時候,啟告訴蕙芷公主,自己要一個人上山,蕙芷公主還請留下來,在這裡等著自己。 book18.org

蕙芷公主疑惑地看著啟,詢問啟說:「夫君,為什麼妾身要留在這裡。」 book18.org

啟告訴蕙芷公主,在竹山的時候,蕙芷公主和不孝鳥交手,這上山之後,難免會發生衝突。不孝鳥很明顯是鬼國公主的屬下,到時候他們想要這位公主幫忙就難了。 book18.org

蕙芷公主嘆氣一聲,神情複雜地說:「夫君,你的心思我猜不透,但是妾身知道,理由不會這麼簡單,但是竟然你都這麼說了,那麼妾身只好在下面等你了。」 book18.org

啟謝過蕙芷公主,獨自走在山中,他孤零零走著, 不願意回頭看那還站在路口看著他的蕙芷公主。 book18.org

啟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獨自上來,這鬼國公主想必也不會搭理中原人士,所以自己這一次也要卑躬屈膝。不知道為何,啟不願意蕙芷公主看到這個場景。 book18.org

這到了山中,見到的動物,全都是黑色的,黑狐,黑犬,黑雞,這一片黑,讓人感受到一種壓抑。 book18.org

到了半山腰,啟聽到了風聲,啟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說:「小的阿牛,奉夏伯之命前來拜訪公主殿下。」 book18.org

不孝鳥雄性鳥頭嘰嘰喳喳說:「凡人,滾下山去,殿下不願意見任何人。」 book18.org

雌性這時候也叫著說:「凡人,既然你上來了,那麼就留下吧,好久沒有吃過兩腳羊了。」 book18.org

啟聽到這嚇人的話,還是一動不動,恭敬地說:「還請尊使稟告殿下一聲,無論殿下是否願意見小的,小的都願意讓尊使享用。」 book18.org

不孝鳥兩個鳥頭看了看對方,雌性的頭伸出舌頭舔舐了一下嘴唇,笑著說:「沒有那麼麻煩,你現在就給我們吃吃就好了。」 book18.org

說著,不孝鳥飛了過來,撲向啟的時候,又響起了一聲磬聲,聽到這磬聲,不孝鳥停下來了,雄頭看著山上說:「算你命大,殿下要見你了。」 book18.org

不孝鳥讓啟站起身來,在前面給啟帶路,到了山頂之上,啟看到了一個簡陋的茅屋,四個柱子,沒有牆壁,屋子裡面只有一張茵席,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book18.org

一個女子坐在茵席上面,全身籠罩在黑色的罩衣之中,讓人看不清其容貌。 book18.org

啟恭敬向這個女子行禮說:「小的阿牛,見過公主殿下。」 book18.org

「無需多禮,夏伯讓你所謂何事?」 book18.org

「夏伯希望小的能夠陪伴殿下左右,聽候殿下差遣。」 book18.org

聽到啟這麼說,鬼國公主看著啟,輕聲說:「本宮雖然在這祥山修行,但是也聽聞,夏伯是有德之人,怎麼會派遣你來這裡伺候我。」 book18.org

啟聽到這話,心念急轉,很快就回答出來:「小的是自願的,小的爛命一條,死不足惜,只是希望殿下能夠念在小的伺候你一段時間的份上,出山協助夏伯。」 book18.org

「其實夏伯並不知道這件事,是的小的得到消息之後,擅自做主,才來到這裡。」 book18.org

啟說完就不在說了,他在看到不孝鳥的時候,隱約就察覺到了這位公主有古怪,畢竟能收不孝鳥這種妖禽的,說是一個好人,怎麼也是說不通的。 book18.org

見到這位公主沒有僕人在旁,啟就想到了蕙芷公主的舊事,所以先繞一個圈子,試探一下。 book18.org

聽到公主這麼說,啟就明白,自己若是真的當這位公主的僕人,那麼就有生命危險。但他從來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自然是繼續當這位公主的僕人,找機會讓這位公主出山。 book18.org

鬼國公主也在沉默,雙方就這麼沉默下來,在一刻鐘之後,啟恭敬地說:「殿下,小的知道自己性命不足以讓公主勞駕,但是小的只抱著萬一的心思,還請殿下成全。」 book18.org

「夏伯要本宮辦何事?」 book18.org

「夏伯如今奉命討伐孔壬,但是相柳作亂,夏伯如今唯一希望就是得到玄靈曲,擊敗孔壬。」 book18.org

「夏伯治水之事,雖是無上功德,但是這事父王等人卻認為是壞了他們的好事,本宮雖然因為這件事,離開了鬼國,但卻不會因此幫助夏伯,你還是先回去吧。」 book18.org

啟跪在地上,誠懇地說:「殿下,此事關係天下萬民性命安危,小的還請殿下出山,協助夏伯。」 book18.org

鬼國公主沒有在說話了,而啟就跪在那裡,在太陽落下的時候,他還是一動不動。鬼國公主再次開口說:「你還是走吧,無論你跪多久,本宮都不會幫助夏伯的。」 book18.org

「小的這一次所求,就是那萬中之一。」 book18.org

兩人再次沉默下來,啟就這麼跪著,看著日升月落,沒有改變。 book18.org

在第三天,天空被烏雲遮蔽,電閃雷鳴之中,萬獸驚恐的逃跑著,如同到了末日。 book18.org

瓢潑的大雨嘩啦嘩啦落下來,大雨急速,打在身上有些許痛楚,而啟似乎沒有絲毫感覺,鬼國公主沒有說話,四周只剩下電閃雷鳴之聲。 book18.org

這一場無聲的較量之中,終究是鬼國公主失敗了,她對著啟說:「你進來吧。」 book18.org

啟聽到這話,抬起頭來,對著鬼國公主說:「殿下,你是答應了?」 book18.org

鬼國公主看著啟,輕輕點頭說:「你若是能夠在這裡待滿三個月的話,本宮就出山,為夏伯對付相柳。」 book18.org

啟先謝過之後,才到了房子的屋檐下面,繼續淋著雨。 book18.org

「你為什麼不進來,莫非是怕了我?」 book18.org

「小的是殿下的僕人,不能隨便靠近殿下。」 book18.org

「既然這樣,本宮就要給你第一個考驗。你先走過來。」 book18.org

啟聽到這話,說了一聲冒犯,然後才走了過去。在啟走進的時候,鬼國公主將自己的罩衣取下來。 book18.org

這時候恰好一道電光閃耀,照亮了這個小小的茅房。 book18.org

啟只看到了一張鬼臉,招風耳,朝天鼻,厚下唇,臉色發黃,蓬頭散發。 book18.org

這樣一張臉,就算平時在城中遇見,都會讓人產生厭惡,更別說在荒山野嶺,烏雲蔽日的時候了。 book18.org

鬼國公主原本以為啟會有驚訝,但是出乎她預料的是,啟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甚至眼神沒有絲毫閃躲。 book18.org

「你不怕我?」 book18.org

「殿下,你是小的主人,小的為什麼要怕主人。」 book18.org

啟神情誠懇,鬼國公主看到這個情況,忍不住追問說:「你難道不覺得我的面容很嚇人嗎?」 book18.org

「殿下,請恕小的斗膽說一句,想必殿下為自己的容貌傷心過。但是小的認為殿下不應該為這種小事而傷心,這容貌是父母所給,非是殿下所求,這非殿下之錯。」 book18.org

「小的經過這幾天的相處,知道殿下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子,這一點已經十分難得了,小的愚昧,只知道美德比美容更可貴,有一些人空有一身好皮囊,行事卻如豬狗,這樣的人才是最嚇人的。」 book18.org

啟說完之後,看著鬼國公主,總結地說:「小的不太會說話,還請殿下見諒,小的希望殿下不要因為這件事而傷心,最後傷了身子。」 book18.org

「你是真的不在乎嗎?」鬼國公主聲音有一些縹緲了,啟告訴這位公主:「殿下,小的知道說不如做,小的會在這三個月之中,告訴殿下,小的是說的實話。」 book18.org

鬼國公主雖然知道這人心難測,也聽說過人間很多人習慣說謊,但是她看著啟那真摯的神情,堅定的眼神,她心中一個聲音響起:「他是真的不在乎嗎?」 book18.org

為了試探啟,接下來的日子,鬼國公主也沒有在穿著罩衣,啟也看到了這位公主的身材,這位公主的身材已經不能用豐滿來形容了,接近三個啟這麼壯實。 book18.org

啟儘自己當一個僕人的本分,照顧好鬼國公主的生活。他每和鬼國公主待上一段時間,就會感覺到不舒服,他也察覺到了,不孝鳥基本都是呆在鬼國公主三丈外,就算鬼國公主要交代什麼,不孝鳥也不會靠近。 book18.org

待上一個月,啟原本不算健壯的身子更加消瘦了。 book18.org

鬼國公主自然注意到了這個情況,對啟說:「一般有修為的在我身邊都很難待滿三個月,以你的身子骨,最多兩個月熬不住了,若是你現在離開,本宮也會讓不孝鳥給你準備一些補品,到時候你調養過三四年,也就會恢復了。」 book18.org

啟搖搖頭,告訴鬼國公主:「殿下,小的來這裡的時候已經說過了,小的一個人的生死並沒有什麼,如今不能幫助夏伯除去相柳,肥土、並土之民飽受其苦,死者不可勝數,小的能夠用自己的一條命,換來他們一條活路,小的也死而無憾了。」 book18.org

聽到這話,鬼國公主看著啟,她的手一揮,手上出現了一塊鏡子。 book18.org

這塊鏡子橫徑八寸,鏡鼻是一隻蹲著的麒麟,在麒麟四周,是龍虎鳥龜,按照四方位置放置,在外一圈就是啟看到伏羲洞看到的八卦了,最外面又是雕刻了十二種動物,啟不知道含義,最外圈寫了二十四字,啟也沒有看懂是什麼字。 book18.org

鬼國公主告訴啟:「當初帝軒轅製造了這十五枚鏡子,用來查探萬物,如今你看著這鏡子,告訴本宮,你真的還是這麼想的嗎?」 book18.org

啟接過了軒轅鏡,照著這一枚圓鏡,將剛才那一番話說了出來。 book18.org

這軒轅鏡突然出現了光芒,照在了啟的身上,啟神情不變,金光消失之後,軒轅鏡也被鬼國公主收回去了。 book18.org

在外面看熱鬧的不孝鳥這時候說:「殿下,看來這小子沒有說謊。既然這樣,那件事可以告訴他了。」 book18.org

鬼國公主看著啟,對著啟說:「你也不用陪著本宮三個月,最遲後天,有一個人會來到這裡,到時候本宮會和他交手,你不用理會。等到本宮放出萬鬼的時候,你就將軒轅鏡照向本宮。」 book18.org

啟聽到這話,疑惑地看著鬼國公主,鬼國公主對著啟說:「你心中疑惑,為什麼本宮會這麼做,既然你是要死之人,本宮也可以告訴你。」 book18.org

「本宮父母都是鬼修,所以本宮出生來,體內陰陽失衡。也是因為這樣,修煉攝鬼大法,雖事半功倍。」 book18.org

鬼國公主說到這裡,看著啟說:「陰陽失衡終究不是正道,所以父王找來這軒轅鏡,將本宮體內的鬼氣轉成太陰氣存在鏡子中。這樣本宮才不會因為陰氣太重,而走火入魔,喪失修為。」 book18.org

啟想了想,恭敬地說:「所以到時候小的要做的就是將這軒轅鏡中的太陰之氣還給殿下?」 book18.org

鬼國公主點點頭,告訴啟:「到時候那人一定會用開陽真火來對付本宮,本宮到時候攝入這真火,你將太陰之氣還來,到時候陰陽交融,本宮也就可以步入太仙位了。」 book18.org

「小的知道了,小的一定不會讓殿下失望的。」 book18.org

「只要你辦成了這件事,本宮自然會去幫助夏伯的。」 book18.org

鬼國公主說到這裡,然後看了看啟,思考了一下,這才開口說:「啟,當你使用軒轅鏡照在本宮身上的時候,本宮的護身鬼就會沖向你,到了那時候,萬鬼噬魂,你不止會死,甚至還會十分痛苦,你若是現在離開,還來得及。」 book18.org

「殿下,小的來到這裡之後,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小的只是希望殿下能夠信守承諾,協助夏伯,除去相柳。」 book18.org

鬼國公主點點頭,交代了一下那天作戰的細節。 book18.org

三天之後,這一天陽光普照,萬里無雲,一向陰氣沉沉的祥山也多了幾分生氣。 book18.org

正在修煉的鬼國公主突然睜開了雙眼,幽昌鳴叫了一聲,鬼國公主揮揮手,幽昌飛了過來,鬼國公主騎在幽昌的身上,幽昌停在茅屋上空三丈的地方,也不在行動。 book18.org

啟等了一會兒,就看到了一個大人,這人身長丈余,頭廣三尺,那鬍鬚看上去都有三尺長,而且還是赤色的,而臉龐卻是藍色的,說不出的嚇人。 book18.org

這人頭戴束髮金冠,身穿赤色戰袍,左手拿著一枚玉印,右手拿著一把方天畫戟。 book18.org

看到這人,鬼國公主冷漠地說:「方相氏,本宮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上這祥山,找本宮麻煩。」 book18.org

方相氏高聲說:「殿下,當初你祖父帝高陽曾經將你父親等三人分封,自古以來,諸侯不得擅自離開封地,如今殿下不在鬼國修煉,到了這祥山,本仙只好請殿下你離開。」 book18.org

聽到這話,鬼國公主冷漠地說:「這泰山蒿里本是我父封地,如今祥山離泰山不過數里之遙,本宮呆在此地有何不妥。」 book18.org

「殿下,是否不妥,你心中明白,本仙這一次不是和你來理論的,若是殿下心中有怨氣,那請去找我族聖女說明吧,殿下,本仙得罪了。」 book18.org

「那本宮今天就要領教一下你的本事了。」 book18.org

雙方本來就沒有打算和談,鬼國公主雙手如同鳥翼一樣展開,從她衣袖之中,冒出了一團黑氣,這黑氣化作一道網,籠罩方相氏。 book18.org

方相氏見到見到這個情況,不慌不忙,舉起左手的玉印,只見玉印放出了赤光,這赤光如同陽光一般,黑氣碰到,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book18.org

方相氏對著鬼國公主說:「殿下,此乃嫫母所賜玉印,你的噬魂羅網就算在厲害,也奈何不了本仙。」 book18.org

「方相氏,那可不一定。」 book18.org

鬼國公主說完,袖子裡面出現了兩條黑氣所形成的黑龍,這些黑龍沒有攻擊方相氏,而是在行雲。 book18.org

這兩條黑龍所行之雲全是烏雲,這不到十息的功夫,天空被烏雲遮蔽。 book18.org

啟也發現了,這和天陰要下雨不同,而是如同天黑之後一樣,沒有半點光芒。 book18.org

在這黑暗之中,啟感覺到了壓抑,甚至還有一些寒意,這時候四周颳起了陰風,在陰風之中,不時出現鬼哭的聲音。 book18.org

「殺,殺,殺!統統殺光。」 book18.org

「好痛,好痛,救救我。」 book18.org

「冷,冷,誰來救救我。」 book18.org

這些呻吟帶著強烈的情緒,啟低著頭,一臉冷漠,這些已經不能動搖他了。 book18.org

至於方相氏,聽到這些聲音,眉頭緊蹙,臉上出現了怒氣,對著鬼國公主說:「這些人死都不能得到安寧,殿下你真的好毒辣的心腸。」 book18.org

方相氏說到這裡,將玉印掛在腰間,他雙手緊握方天畫戟,方天畫戟上面出現了紅光,在紅光之中,方天畫戟出現了火焰。 book18.org

方相氏握著長戟,刺向了鬼國公主,鬼國公主身邊的萬鬼沖向了方相氏,這些惡鬼組成一道盾牌,擋在鬼國公主身前。 book18.org

在雙方接觸的時候,方相氏的長戟沒有刺破這盾牌,而是上面的火沿著戟頭向外面蔓延。這火沿著黑氣燃燒,越燒越旺,不一會兒,鬼國公主就被火海包圍,。 book18.org

這火海如同一個火球,又好似一個太陽,照亮四方。 book18.org

若是有不知道情況,看到情況,還以為正中間的鬼國公主是火中金烏,散發光芒,照耀大地。 book18.org

方相氏看到這個情況,有一些不忍,低下頭。 book18.org

這時候鬼國公主身邊再次出現了七個骷髏頭,這七個骷顱頭放出了綠光,形成一道綠色屏障,保護著鬼國公主。 book18.org

看到這個情況,啟將藏好的軒轅鏡給拿出來,照向鬼國公主,只見一道玄光從鏡子裡面飛出,照向了鬼國公主。 book18.org

在玄光照向鬼國公主的時候,四周的萬鬼化作黑煙沖向啟。 book18.org

這些沒有神識的魂體,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對付鬼國公主的敵人,方相氏有玉印保護,他們無法靠近,這沒有什麼修為的啟自然是最好對付的。 book18.org

魂體沖入啟的體內,進入啟的識海,啟原本平靜的識海如今化作了血海了。 book18.org

這些魂體興風作浪,讓血海波濤洶湧。 book18.org

血海的浪潮不斷拍打著最中間啟的靈魂,不止如此,啟的身邊看到出現了各種血色的字體,這些字形成了一道道鎖鏈,穿刺啟的靈魂。 book18.org

拍打、穿刺,這樣的痛苦是來自靈魂。劇痛讓啟無法閃躲,比起當初他承受太陽真氣如體還要疼。 book18.org

啟的靈魂逐漸變暗淡,這樣的劇痛不是人能夠忍受的,他情願自己能夠早點死去,也比這樣好。 book18.org

但是那殘存的太陽之氣,保護著啟,讓啟不至於那麼快魂飛魄散。 book18.org

在啟絕望的時候,一道光照在了血海上,頓時血海平靜下來,那些鎖鏈也煙消雲散了,識海也恢復了正常的模樣。 book18.org

啟只覺得金光暖洋洋的,讓他意識沉睡下去。 book18.org

等啟醒來,睜開眼,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背影,啟恭敬地行禮說:「小人畢方,見過大人。」 book18.org

燭九陰冷漠地說:「畢方呀畢方,你真是不要命了嗎?」 book18.org

「小的只是想完成我族大業,至於小的生死,小的從來沒有在乎過。」 book18.org

燭九陰聽到這話,看著啟,對著啟說:「你的命早就死了,如今你的命是我用不死草給的,不過這樣也好,如今芙蓉這個丫頭,陰陽合體,進入太仙位也不難了。」 book18.org

燭九陰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思索說:「她的想法是好,但若是這麼容易就陰陽調和,那麼太仙位也就太多了。本王如今傳授你三天子心法,你到時候傳授給她。」 book18.org

聽到這話,啟心中好奇,燭九陰應該學的是三皇心法,而不是三天子心法才是,這三天子心法就狐燕知道才是。 book18.org

不過啟沒有說出來,這種事情,燭九陰肯定不會告訴自己的。 book18.org

燭九陰將三天子心法念了三次,啟才算記住。當然,只是記住,裡面說的什麼,啟一點都沒有明白。 book18.org

「芙蓉這人長年獨居,沒有接觸過外人,你是一個聰明人,想要獲得她的芳心,不是難事。但是這心法只需要她一個人知道就可以了,免得到時候,你又給本王惹出什麼麻煩來。」 book18.org

啟恭敬地回答:「大人放心,大人只讓芙蓉殿下修行,小的就絕不告訴第二個人,就算小人也不會修這三天子心法。」 book18.org

「畢方,你是一個聰明人,本王自然不會虧待,你如今既然元陽之氣還沒有散去,那麼就好好保持吧,到時候,你可能比我們還先成就後天五德之身。」 book18.org

「小的不敢痴想五德之身,小的想的是如何報答大人你的兩次救命之恩。」 book18.org

「畢方,句芒那個老傢伙整天無所事事,我們早就有所不滿了,只是你年齡尚小,若是成為木王,恐怕眾人不服。」 book18.org

燭九陰許下這個承諾,然後直接了當地說:「畢方,你好好做事吧,有些時候,你只需要聽本王的就是了,至於其他四人,左耳朵進去,右耳朵出也是很好的。」 book18.org

啟說明白了,燭九陰對著啟說:「接下來,你就去無晵國吧。」 book18.org

啟恭敬地目送著燭九陰離開,等燭九陰離開之後,啟看到了一道青光向這邊飛來,沒有一會兒,蕙芷公主就到了啟的身邊。 book18.org

蕙芷公主擔心地看著啟,對啟說:「夫君,你沒有出什麼事吧。」啟搖搖頭,告訴蕙芷公主,自己沒事,已經說服了鬼國公主,讓她出手協助夏伯。 book18.org

啟說話的時候,也注意到了蕙芷公主的臉有些消瘦,啟心中一疼,但是這種感覺他很快就壓下去了,如今的他不需要這種情感。 book18.org

「夫君,那人是誰,修為好高。」 book18.org

啟想了想了,蕙芷公主能有幾分可以相信的了,於是告訴蕙芷公主剛才的事情,希望蕙芷公主能夠幫助自己「嗯,三天子心法。」蕙芷公主饒有趣味看著啟,啟搖搖頭,對著蕙芷公主說;「殿下,這個不能告訴你,燭九陰已經這般交代了,我實在沒有辦法。」 book18.org

蕙芷公主失望的看著啟,嘆氣說;「你真是好運氣,為什麼我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呢?若是有這些人傳授我這些,我也不會只有如今這般成就了。」 book18.org

啟安慰蕙芷公主,五王能夠傳授他這些,其實也是因為啟修為淺薄,無法威脅到五王,若是啟修為高,天分高的話,五王肯定各種提防了。 book18.org

「算了,不說這些傷心的,既然你說三天子心法是狐燕要送給夏伯的,那麼是不是夏伯送給燭九陰呢?」 book18.org

啟想了想,的確有這個可能,他又想起了,在伏羲洞裡面,似乎那個機關,只有夏伯能夠解開。 book18.org

但是這裡就有問題了,夏伯應該在城中等候才是,怎麼會去青丘國,專門去拿一個三天子心法呢? book18.org

「夏伯可以寫信給燭九陰,燭九陰憑藉信就可以了。」蕙芷公主說完,看了看啟,仔細思索了一番,再次說:「但是狐燕應該沒有那麼容易就把三天子心法給燭九陰。」 book18.org

啟也想了想,補充說:「這一點我倒是想明白了,狐燕知道夏伯和燭九陰的關係。」 book18.org

啟心中雖然明白,但是沒有準備告訴蕙芷公主,關於這件事,啟暫時不準備告訴任何一個人。 book18.org

啟轉移了話題,對著蕙芷公主說:「殿下,我們接下來就應該去無晵國了。」 book18.org

蕙芷公主點點頭,啟和蕙芷公主先去了祥山,祥山這時候已經恢復了往日的陰沉。 book18.org

到了山間的茅屋,啟看到了一旁為鬼國公主護法的不孝鳥,不孝鳥看到啟靠近,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是也沒有驅逐啟離開。 book18.org

啟見鬼國公主閉著眼睛在那裡修煉,也就沒有打擾。 book18.org

在啟到來半刻鐘之後,鬼國公主開始旋轉起來,身上出現了金光,但是這金光黯淡,比起蠟燭之光都要暗淡。 book18.org

等到光芒消失之後,鬼國公主突然噴出一口血,不孝鳥連忙上前說:「殿下,你沒事吧。」 book18.org

鬼國公主將嘴角的血跡給擦去,對著不孝鳥說:「沒事,這陰陽融匯怎麼會那麼簡單。」 book18.org

鬼國公主也注意到了啟,看了看啟,詢問說:「你沒死?」 book18.org

「上天憐憫,讓小的勉強撿回一條命來,殿下,不知道能讓小的和你單獨說上幾句。」 book18.org

不孝鳥聽到這話,看了看蕙芷公主,蕙芷公主於是先離開,接下來,不孝鳥也離開了這裡。 book18.org

在他們離開之後,啟對著鬼國公主說:「其實小的能不死,完全是因為殿下你的緣故。」 book18.org

啟看著鬼國公主好奇的樣子,告訴鬼國公主,自己被救活之後,遇到了一個老人,這個老人告訴啟,這一次他本來是找鬼國公主,讓鬼國公主用浮瀛磬來幫助夏伯的。 book18.org

但是因為和方相氏交好,所以不好直接出面,於是暗中出手,幫了鬼國公主。 book18.org

啟說這話的時候,看了看鬼國公主,這是他的猜測,啟知道燭九陰既然救了自己,鬼國公主還在祥山,那麼肯定是出手了。 book18.org

果然如啟所料,鬼國公主點點頭,看著啟說:「原來是他,怪不得方相氏那個老東西會就這麼離開。」 book18.org

啟繼續說,那個老人不願意見啟死去,於是出手相救了,順便讓自己帶一個口訣給鬼國公主,讓鬼國公主能夠融合陰陽,不在飽受這先天之苦。 book18.org

鬼國公主聽到這話,詢問啟是什麼心法。 book18.org

「老人說這是三天子心法,不知道殿下是否知道?」 book18.org

聽到這話,鬼國公主臉色一變,對著啟說:「三天子心法,真的是三天子心法嗎?」 book18.org

啟點點頭,說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這個老人沒有必要騙自己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啟說自己可以將這個心法念出啦,讓鬼國公主自己來判斷。 book18.org

鬼國公主點點頭,啟將心法給念出來,鬼國公主天賦比啟高很多,不止一遍都記下來了,還理解了不少,在那裡喃喃自語說著什麼。 book18.org

一個時辰之後,鬼國公主真是春風滿面,對著啟說:「這應該不會錯,看來是務成子來幫本宮了。」 book18.org

「可喜可賀,小的在這裡恭喜殿下了。」 book18.org

「這天下有兩大心法,這三天子心法專門調和陰陽,而五帝德鼎鼐五行。不過這兩種心法都需要先天稟賦,如同三天子心法,若是沒有太陽太陰之身,也是沒有用。」 book18.org

鬼國公主這話顯然別有用心,啟自然聽的明白,告訴鬼國公主,自己都不明白這心法說什麼,自然也不會去修煉。 book18.org

「可惜,我只是太陰之身,若是能找到一個太陽之體,那麼陰陽調和,成就太極之體,那麼比起五德之身,也差不了多少。」 book18.org

啟看著鬼國公主,心中本想將歸墟的事情說出來,但是他還是忍住了,畢竟鬼國公主如今還不是自己這邊的人,自己說出來,只是給自己增加一個強敵而已。 book18.org

鬼國公主對著啟說:「本宮已經答應你出手幫助相柳了,你可以回去稟告夏伯了。」 book18.org

啟感謝了鬼國公主,說自己想要完成三個月的誓言,在鬼國公主身邊待上三個月。 book18.org

鬼國公主疑惑地看著啟,詢問啟為什麼要這麼做,啟告訴鬼國公主,這是自己答應鬼國公主的,這人不可言而無信。 book18.org

聽到這話,鬼國公主看著啟,想了想說:「不用了,你為本宮承受那萬鬼噬魂就已經足夠了,你還是去夏伯那裡等著吧。還有玄靈曲的曲譜,若是夏伯找到了,到時候你送過來就是了。」 book18.org

啟見到鬼國公主堅毅的眼神,恭敬地行禮道別:「那麼小的就先告辭了,如今殿下有了這三天子心法,再也不用一個人在荒山野嶺修煉了。」 book18.org

啟說完,抬起頭來的時候,看見了鬼國公主眼中的淚花,啟沒有說什麼,恭敬地退下了。 book18.org

在回去的路上,蕙芷公主對著啟說:「事情已經辦好了,我們走吧。」 book18.org

啟點點頭,接下來他們一路向西,在路上的時候,啟和蕙芷公主看到一群人正在平原之中修建一座高塔,啟仔細看了看,對著蕙芷公主說:「他們這是準備祭奠上天嗎?還是準備修建天梯呢?」 book18.org

「應該是修建天梯吧,不過他們真是傻,要想要修建一個登上天的塔,是多麼不可能。」 book18.org

啟沒有說什麼,繼續和蕙芷公主趕路,兩人在天黑的時候,總算到了無晵國。 book18.org

在進入無晵國的時候,啟看到附近有幾個建築,這個建築是啟沒有看到過的,下層是方的,然後最上面是尖的。 book18.org

啟進入到城中,隨便找了一個民家,休息了一晚上。 book18.org

第二天,啟和蕙芷公主到了宮殿面前,對著護衛說明自己的來意,沒有一會兒,護衛就讓他們進去。 book18.org

啟看著這些人穿著打扮都和中原不同,覺得倒是有趣。 book18.org

到了大殿之中,無晵國的國王接見了他們,一見面詢問啟說:「你們就是東邊來的客人嗎?本王倒是早就聽說東邊有一個大國,只是因為路途遙遠不能一見。」 book18.org

啟和國王寒暄了幾句,就回到了正題,詢問員山瑟是否在無晵國中。 book18.org

「這實在不湊巧,這員山瑟本王已經賣給了宛渠人了,前不久,也有一個人到這裡,想要員山瑟,如今還在國中,你們是否要見一面。」 book18.org

啟點點頭,心中倒是好奇,希望國王能夠引薦一番。 book18.org

國王點點頭,讓一個護衛前去告訴那人,過了一會兒,護衛回來說:「那位貴客願意見你們,你們就去她房中吧。」 book18.org

啟點點頭,對著國王說了一聲告辭,然後跟著護衛到了一處房間。 book18.org

「夏伯麾下阿牛,見過個閣下。」啟沒有推門進入,在門外恭敬行禮說。 book18.org

「進來吧。」如同黃鳴鳴叫地清脆聲音說道,啟恭敬說了一聲是,才和蕙芷公主一起推門進入。 book18.org

進入到屋中,蕙芷公主看著屋裡這個穿著黃裳的女子吃驚說:「江離仙子,怎麼是你?」 book18.org

「蕙芷公主,沒有想到你也來這裡了。」江離仙子高興地說著,兩個女子擁抱了一下,然後才介紹起來。 book18.org

「這是我夫君阿牛,這是玄枵國的江離仙子。」 book18.org

江離仙子看了看啟,小聲詢問說:「蕙芷,你的夫君不是叫做啟嗎?」 book18.org

蕙芷公主小聲地說:「不是,啟只是我那個大哥嫌棄不好聽改的,他原本的名字就叫阿牛,對了,江離仙子,你到這裡所謂何事?」 book18.org

「是為了員山瑟,我師尊無意中得知員山瑟在這裡,於是讓我前來這裡,取回這件中原至寶,只是我沒有想到,這裡的國王會將員山瑟給賣了。」 book18.org

啟聽江離仙子說這個的時候,眼中有著很不滿,啟開口解釋說:「我見城裡似乎沒有什麼修煉之人,這件至寶自然對於他們沒有什麼用。」 book18.org

江離仙子點點頭,詢問他們來這裡為了什麼事情,啟也據實說了,江離仙子聽完說:「原來是這樣,其實你們何必捨近求遠呢?只要十二岳十二牧同時出手的話,那麼相柳也只好逃了。」 book18.org

啟倒是沒有想過這件事,不過蕙芷公主開口解釋說:「不行的,這一次夏伯替天子征伐,已經讓很多人不滿了,更不用說讓他們出手了。」 book18.org

江離仙子聽了之後,也覺得在理,想了想說:「我這幾天和宛渠國的人,說破嘴唇,都沒有用,他們倒是識貨,希望我能用相同貴重的物品交換。」 book18.org

啟說若是江離仙子有空的話,他們不如前去再見一下宛渠國的人,看看他們到底想要什麼。 book18.org

江離仙子點點頭,帶著兩人到了驛館,啟看到了宛渠國的人,這些人和中原人沒有什麼區別,就是矮了一點。 book18.org

他們看到江離仙子到來,為首地搖搖頭說:「小姑娘,我們說過了,你除非拿來相同貴重的物品,否則的話,這個員山瑟我們不能給你。」 book18.org

啟恭敬對著他們說:「諸位,不知道你們想要什麼,若是我們能夠拿出來,我們一定不會吝嗇。」 book18.org

為首那人看著啟,看了看啟的佩劍,笑著說:「那麼就用你這把劍來換,你看如何?」 book18.org

啟也沒有猶豫,將玉衡劍取下來,遞給他們說:「這劍給諸位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我們若是沒有裡面的雙雙,無法回到中原。」 book18.org

【待續】 book18.org

後註:伏羲考 book18.org

因為涉及到伏羲,所以我這段時間查了一些論文,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當然不是我最先發現的,但是絕對不算主流說法。 book18.org

先說論點吧,伏羲非是華夏神靈,而是苗人神靈。這裡的苗人不是指現在的苗族,指上古三苗那個苗。 book18.org

論據一,關於伏羲的記載很晚,最早的一本書是周易的易傳,十翼非孔子所作,應該是戰國時代晚出的。當時諸子百家很少提到伏羲,而大規模提到伏羲已經是漢代了。 book18.org

而至於女媧的,就要早上很多,周代的山海經就有提到了。 book18.org

論據二,就是德不配位,關於伏羲的傳說和女媧比起來,這一對夫妻神是失衡的。除了畫八卦之外,伏羲基本沒有什麼功績了,當然還有什麼結網和製造琴,這都是比較晚出的。而華夏古神話的聖王都是人文之王,且讓我暫且用人文和天文指代,人文就是指使用的,如同黃帝,製造車子還有衣裳,都是日用,而伏羲八卦是天文,以哲學玄思為主。 book18.org

當然論據二很有主觀性,接下來就是用一些證據說話。 book18.org

論據三,在苗族的留下的三個版本創世神話之中,其中一個明顯是說伏羲和女媧,後面一個按照發音為bo i 根據上古發音推斷為包羲,也是伏羲。 book18.org

因為很這裡涉及到很多上古音的問題,我這裡就不多闡述了。 book18.org

所以伏羲什麼時候變成中原神,我認為是楚國擴展,將苗人的神靈給引進了,至於那位女神,就變成了女媧,而女媧是大禹的妻子。 book18.org

關於這一點,下一章女媧考會說。 book18.org

當然還有兩個小點,包羲的引進,融合了兩個神,一個是燧人氏,因為bo被當做了庖,所以和燧人氏有了關係,關於這點,也是涉及到了上古音的問題,當然我現在還在查閱,到時候有新發現在寫下下來。 book18.org

第二就是太皓,太皓也寫作太昊、太浩,這幾個是通用的,至於太昊本尊應該是帝高陽才是,至於為什麼變成太昊伏羲,也是因為那個bo的原因。 book18.org

當然歡迎大家討論,大家討論越激勵,我動力也足,笑。 book18.org

最後太監不可能太監的,我某本書單機了四百萬字,還沒有太監的。只要有人看,我就會更新,只不過是更新快慢而已。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原名虞姬明星真人蠱真人虞夏群芳譜好色真人秀真人仙俠群芳譜群芳叢中群芳譜神鵰群芳譜中篇小說群芳真人版無限群芳譜作者 雲中仙大虞作者 火焰9好色真人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