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生情 (6) 作者:戚少

【日久生情】(6)

作者:戚少2021年5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与白姐姐又一番云雨过后,我整个身体都酥了起来,体内的血气更加充盈,看来那个老家伙没有骗我,这《合欢经》修炼秘籍真的有效果,尤其是跟女人一起修炼,绝对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不过,我又仔细思考了一番,之前跟那个女尸云雨之后,效果并没有跟白姐更加明显。

于是,我一边用手捏着白姐的相思红豆,一边好奇的问道“白姐,我感觉跟你做爱之后,实力又提升了不少,照这样下去修炼,岂不是白日飞升了吗?”

白姐那双俏丽的脸蛋上,依旧浮现出做爱后的红晕,就连雪白的玉体都是如此,她也似乎十分享受这样的快乐。

听到我的询问之后,白姐不禁一笑,说道“宗主,您有所不知,修炼讲究寻寻渐进,尤其是到了后面,简直就是逆水行舟,稍稍不努力就会倒退,最终会因为寿命枯竭而死!”

“哦?竟然是这样!看来小说上写的并不都是忽悠人的,多少像那么回事啊!”我又陷入了沉思,自从一脚踏入修炼之路,似乎已经脱离了平凡人生,但是,这条路并非自己想像的那么顺昌。

白姐听完我的感叹,又不禁被逗笑了,于是抚摸着我的胸口安慰道“宗主不必担心,既然您得到合欢宗的传承,以后修炼必成大道,那些小说虽然说了有关修炼界的事情,不过是失败者的哀怨罢了,其实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白姐,虽然我得到了合欢宗的传承,但是有关修炼上的事情还有些不懂,希望日后可以多多教导我啊?”我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小腹中似乎有一团邪火燃起,肉棒直接顶在白姐的小腹上,尤其是说日后的日字,更加着重的强调了一下。

白姐脸色一红,娇羞道“宗主说的哪里话,您是我们的宗主,能为宗主效劳是奴婢们的本分,只要宗主随时吩咐便是!”

“白姐,别叫我宗主了,感觉怪怪的,你还是叫我阿牛吧!”我揉捏着白姐的奶子,直接说道。

白姐眼睛转了转,迟疑道“可是,不叫您宗主那叫这个名字,是不是太土了一些?毕竟,合欢宗也是在修炼界叱咤风云过,没有一个称呼怎么能行呢?不过,这里是世俗,叫您宗主确实不妥,不如称呼您为公子如何?”

“公子?温文尔雅的公子,这个称呼老子喜欢,以后公子身旁,怎么可能少的了美女如云呢?哈哈哈哈……”我紧紧抱着白姐,开始新的一波冲刺。

“啊啊啊啊啊…公子轻点,奴婢受不了,您的太大了…啊啊啊奴婢又来了!”白姐满脸红霞,被我干得连连娇喘,哪里还有之前的霸气模样。

就在我们颠龙倒凤的关键时刻,突然,房间的门被暴力破开,从门外走进来三个绝美的女子,个个都是人间绝品。

“你这只骚狐狸,大白天就开始玩男人,每次都故意跟我们抢人,是不是太过分了?”其中,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怒喝道。

另一个女子也附和著“就是,我看某人就根本没有把我们之前的约定当回事,现在才过多久啊?就开始搞小动作了,以后这天上人间还怎么管理?”

……

我意犹未尽的把肉棒从白姐的美穴里拔出来,就像是刚刚打开的酒瓶塞,发出啵的一声,同时,白姐也发出娇羞的声音,并且怒瞪面前的几女,似乎是搅了她的好事。

“你们这几个臭婆娘,真当我白月是好欺负的吗?”说完,只见她裸体一抖,两只大奶子挺翘直立,开始对另外三女展开强势的攻击。

我顿时傻了眼,这几个女人太凶悍了,寻常的男人如何能够驾驭的了她们呢?

“砰砰砰!”

几声空气爆炸开来,强烈的冲击波将我震到一边,几个女人打得天昏地暗,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意思。

“咦?几天不见,这个骚狐狸实力又强了不少,竟然能够在我们三人联手下硬撑了几十招,看来她平时没少偷吃!”那旗袍女子疑惑道。

“好了,几位姐姐消消气别打了,有什么事咱们坐下来慢慢谈,何必舞刀弄枪的呢?”我站在一旁,赶紧劝解道。

此时,由于我还是光着身子,可以说是一览无余的暴露在她们几人的目光中,尤其是我的粗大肉棍,上面还沾染著与白姐欢好时留下的印记,湿淋淋的昂首挺翘,展现出了强大的本钱。

“哟!这小帅哥说的好听,莫不是想跟姐姐们一起舞刀弄枪吗?”身穿旗袍的女子两眼冒着绿光,就像是一只恶狼紧紧盯着猎物。

我尴尬的摸摸头,笑着回道“姐姐说笑了,以我的实力,怎么可能在姐姐们面前献丑呢?”

“哼!贱男人!等我们先收拾完这只骚狐狸,再来收拾你!”旗袍女子舔了舔猩红的舌头,然后不再理我。

白姐一看形势不对,看来自己所做的事情,确实是惹怒了这几只母老虎,如果不给她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今天是不死不休了。

“等一等!”白姐喊道。

另外三女皱起眉头,其中一个女子疑惑道“怎么?投降了?”

“你们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发现他是合欢宗的传人,恐怕我们永远都在世俗中等死,永远都没有翻身的机会!”白姐本来还想隐瞒我的身份,现在既然都被发现了,那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

“合欢宗的传人?哈哈,白月,这是老娘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合欢宗都被正派剿灭了,连一个弟子都没有活下来,就凭你一句话就让我们相信吗?”旗袍女子忍不住发笑问道。

白姐冷哼一声,指着我说道“合欢宗修炼功法特殊,外表是看不出什么的,我们也是与合欢宗同属一脉,只有真正交合过后才能明白其中的妙处!”

“哦?当真如此?”旗袍女子半信半疑,又朝我打量一番,对另外两女嘀咕说了些什么。

这是修炼者的秘法传音,外人根本听不到说些什么!

这就好像是录音被加密了一样,只有拿到解密的钥匙,才能知道录音的内容。

过了一会儿,那三女似乎达成了一致,于是,旗袍女子说道“好,既然你说他是合欢宗传人,那老娘就亲自试一试,如果你说谎的话,不光你要受到惩罚,就连他的小命都不保!”

听了这话,我不禁吓得菊花一紧,心里暗暗苦笑,幸好老子是合欢宗传人,要不然今天非得死在这几个女人手里不可。

如果说没有修炼《合欢经》之前,恐怕还真不是这几个女人的对手,毕竟,她们可是专吸男人精元修炼,一次两次还好,多了的话恐怕真的精尽人亡。

“公子别怕,您只需要运转合欢宗功法即刻,她们加起来也不是您的对手!”白姐走到我面前,温柔的说道。

我轻轻点头,算是与她们达成一致协议了,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旗袍女子似乎是第一个与我交战的对手,只见她褪去多余的衣物,一个晶莹剔透,全身雪白的女人,就赤裸裸的站在我的面前。

要怎么形容这个绝世美女呢?可以说是多一分则嫌肥,少一分则嫌瘦,乌黑的秀发披在胸前,两只奶子如同害羞的小姑娘,躲在乌黑的长发中若隐若现,看得我口舌干燥,肉棒更是硬的不行。

“你给老娘躺下!”旗袍女子指着我,然后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命令道。

我看了白姐一眼,她给我默认的眼神,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叫人家是女王呢?

现在,老子叫你们神气,一会儿床上看你们还神不神气了。

我直接躺在床上,肉棒如同一根长枪,有种刺破苍穹的感觉。

旗袍女子也上了床,她用洁白的玉腿直接分开,然后双腿微微弯曲,一只玉手扶着我的坚硬肉棒,准备开始发起进攻。

“嘶!”我如同吸了一口凉气,这女子的玉手好生冰凉,就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棍,震得我抖了一下。

然后,在我愣神的时候,肉棒似乎插进了温泉之中,暖洋洋的别提有多舒服了,并且,我的肉棒上似乎有许多小嘴在吸附一样,整个肉棒都被按摩了一样,这难道就是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吗?

旗袍女子露出鬼魅般的笑容,紧接着,如同一位女骑士一样,快速的在我肉棒上奔驰,就像是疾驰的火车进山洞,又像是发动机的活塞运动,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她的美穴越来越紧,死死的咬住我的肉棒,那美穴就像一个无底洞,仿佛被吞噬进入了深渊一样,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恐怕根本就撑不住一秒钟吧?

还好,我赶紧运转《合欢经》功法,我的肉棒仿佛被一股力量加持,它如同拥有了灵魂一般,如我心意的在她美穴内驰骋,不搅个天昏地暗又怎么能行呢?

我的肉棒不断增粗增长,直接插入了她的宫房,她的雪白小腹瞬间凸起一根棍形印记,随着她不停地摆动,棍形印记也在不停地变幻其模样。

刚开始的时候,旗袍女子还有占了上风,不过,没到几个回合,便被我的肉棒彻底征服,很快,她便来了一次高潮。

或许,是太过舒服了,也许是脱力了,旗袍女子竟然直接瘫软在我的怀里。

另外两女格外惊讶,要不是时时刻刻的盯着我们,还以为是我动了什么手脚一般。

还好这个床够大,能够容纳六七个人不在话下,我将她放在一旁,然后笑眯眯的问道“你们还是不用一个一个来了,一起上吧!”

另外两女虽然震惊中带个恼怒,但是也有种跃跃欲试的样子。

她们两个也快速脱去衣物,两个洁白如玉的身体,瞬间呈现在我的面前,这等人间绝色,还一次就给拿下,可谓是不枉此生了。

这两女虽然刚开始是战意满满,不过,就在交战的过程中连连败退,很快就倒在了我的怀里。

“你们快快运功巩固,公子的东西都是精华,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公子,人家也想要了……”白姐看到三女败下阵来,自然没有任何的担心,反而关心道。

三女赶紧盘腿而坐,开始运转起功法,巩固刚才交战的成果。

“白姐,既然你想要了,那就快点来吧!”我摸了摸依旧坚硬如铁的肉棒,笑着说道。

白姐早就如饥似渴了,看到三女与我盘肠大战,就像是行走荒漠的人,终于找到水源一样。

同样,白姐也不是我的对手,在几番交手以后,也很快败下阵来。

我也盘腿而坐,开始巩固几女送来的好东西,经过《合欢经》的运转之后,全部都变成了我的力量了。

几个时辰之后,几女的脸上依旧红晕未散,那一副副娇羞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的霸气女王模样,我这时才明白《合欢经》的强大之处,这简直就是女人的克星啊!

难怪,当年老家伙和合欢宗会弄得修炼界天怒人怨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哪里会容得下这等恐怖的存在,简直就男人女人的噩梦。

这其实也怪老家伙太高调了,有如此强大的功法,低调的吃肉它不香吗?

所以,事实也证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错啊!

“怎么样?几位姐姐舒服吗?”我在一旁忍不住发问道。

那旗袍女子说话也温柔了几分,不过还得征服调教一番才能彻底臣服我的胯下。

“哼!瞧你那得意的样子,老娘很不爽,再来大战三百回合!”旗袍女子冷哼道。

白姐赶紧劝解道“好了,合欢宗的功法十分霸道,我们与公子修炼虽然好处多多,但也不能盲目去做,否则伤害的还是我们自己!”

“哼!妹妹说的即是,那老娘今天就饶了他吧!不过,妹妹也是够自私的,这么好的东西也不早点拿出来分享,非得逼我们动手不可吗?”旗袍女子有些不爽道。

白姐露出一丝苦笑,赶紧解释道“姐姐真是误会妹妹了,公子也是今天被送来,妹妹也就刚刚品尝而已!”

不过,很快几女陷入了沉思,似乎在商讨什么事情,明显是故意背着我呢!

我也有些纳闷了,反正都是一起干过炮一起爽过的人,还有什么秘密不能当面说不来的吗?

“喂!几位姐姐实在不够意思,你们说悄悄话也要背着我啊?难道我们不是自己人吗?”我忍不住问道。

白姐笑了笑,直接说道“公子误会了,我们四个姐妹原来是幻月宗弟子,因为没有完成宗主交代的任务,于是被贬到世俗来管理凡尘琐事,这辈子算是与仙缘断绝了,没有想到天不绝路,让公子出现在我们眼前!”

“公子有所不知,如今的幻月宗已经不是当初的幻月宗了,我们虽然修行双修之术,但是不可能在修炼界随意与其他男修修炼,否则会踏入合欢宗的后尘。”旗袍女子解释道。

另一个女子也赶紧说道“当初,合欢宗不拿我们幻月宗当人看,只是他们手中的修炼工具而已,我们也是各取所需罢了,也就只能由合欢宗胡作非为,自从合欢宗被灭以后,我们幻月宗实力大不如前,只能以联姻方式在各大宗门前,博一个安身之所罢了!”

“是呀!其实,我们也是有私心的,如果将公子送回幻月宗,恐怕永远都会成为宗门的工具,不如公子与我们欢好,等以后实力傲视群雄的时候,再高调行事也不是不可以!”另外一个女子也说道。

我听完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说的很有道理,想想当年的合欢宗,肯定是仇人满地都是,我现在就高调的踏入修炼界,恐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我还没有活够呢,再者说了,有你们这些漂亮姐姐在,我还是觉得这里最好了!”

几女一听我的意思,不禁满心的欢喜,这是她们唯一翻身的手段,既然是踏入了修炼界,面对所有的资源和手段,就算是亲朋好友都不算什么,更何况是一个被流放的宗门弟子呢?

“既然是幻月宗的弟子都来世俗了,那恐怕其他宗门大派也有势力盘锯在世俗吧?”我不禁好奇的问道。

白姐点点头,为我解释道“公子问的不错,这世俗看似平凡,但也是各大宗门大派的根源所在,不可能彻底斩断灭绝,还会有一些联系在其中,每四年的时候,修炼界的各大宗门弟子,就会来世俗选拔一些有修炼资质的弟子,才能保证宗门人丁兴旺不败。”

“是啊!哪像我们幻月宗,派人常年驻守在世俗,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更多的天赋弟子,然后送去幻月宗总部,就是保证宗门不会衰败。”旗袍女子叹了一口气道。

“真是苦了姐姐们了!不过,你们也不用这么沮丧,人生就要尽兴,天天的苦修多没意思,我觉得合欢宗的精髓不错,这才是人生啊!”我忍不住感叹道。

众女看到我的样子,不禁乐的咯咯直笑,她们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尽头,不再是阴暗无光,而是多了一条光明的道路,而我便是她们的引路者。

“对了,姐姐们,这么多修炼者在世俗中行走,岂不是会破坏世俗的秩序吗?”我想到了什么,好奇的问道。

白姐直接说道“公子算是问对人了,世俗有世俗的规则,身为修炼者,早就超过了世俗所能承受的力量,别看这世俗平淡无奇,却有强大的守护者守护,若有修炼者胡作非为,定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哦?世俗竟然还有守护者,那这守护者的实力如何?”我的好奇似乎被勾起来了,追问道。

四女摇摇头,白姐小声的说道“这守护者极为神秘,具体实力并不清楚,传闻他们能够勾动天地规则力量,然后将敌人斩杀,也有人说他们是被天道选中的人,自然能够运用这等力量了!”

“我靠,那岂不是守护者们在世俗中就无敌了吗?”我震惊的问道。

白姐笑了笑,解释道“公子有所不知,天道与守护者之间也有平衡制约,一旦他们借用天道力量为非作歹,肯定也会受到天道力量的惩罚!”

“那被选中为守护者,是不是也有好处?”我有些激动的问道。

由于是刚刚踏入修炼界的菜鸟,自然对修炼界的奇奇怪怪事情比较感兴趣。

旗袍女子解释道“公子,自然是有好处的了,他们能够亲近天道法则,修炼可是事半功倍,据说飞升的前辈在世俗就占好多。”

“难怪,看来世俗的力量,要远远比我想的更加复杂啊!哎,我还是老老实实的修炼,千万别惹这些家伙,否则真的就是小命不保了!”我喃喃自语道。

突然,我又想到了什么,于是问道“你们这天上人间主要经营什么?有没有强大的人脉?”

白姐听完我的问题,顿时就笑了,骄傲的回道“公子,别的不敢保证,就说人脉关系,还真的跟我们天上人间脱不了关系,不知道您要做些什么?”

“是这样的,我之所以来帝京,主要原因是来寻亲,只是关于亲人的线索,恐怕也就只有身上的这块玉佩了!”我认真的说道。

我将玉佩取下来,放在几女面前,希望她们有办法找到这个有关玉佩的消息,然后找到有关自己的身世了。

白姐仔细打量了这块玉佩,说道“这块玉佩十分贵重,里面还有一个保护阵法,一旦玉佩主人遇到危险,还能自主激活阵法保命,看来公子的身份不简单。”

我听到这个消息,不禁笑容满面,赶紧问道“那就是有办法找到我的身世了吗?”

旗袍女子摇摇头“公子,这玉佩对普通人来说确实珍贵,但是对修炼者来说,也就是一个小物件而已,所以,以它来当做线索,可谓是大海捞针啊!”

“哎,那就是没办法了?”我听完之后有些泄气道。

白姐安慰道“公子不要太过伤心,您既然知道亲人在帝京,以我们天上人间的人脉,挖地三尺也要找到,您把具体消息说出来,我会派人去打探!”

“嗯!那就麻烦白姐了!”我心里稍稍有了安慰,紧接着问道“对了,你们知道京西商城集团吗?”

“京西商城集团吗?自然听说过,是最近几年发展起来的集团,公子怎么提到它了?莫非是得罪了您?”白姐好奇的问道。

我将刚来帝京遇到的事情,原委通通说给几个女人听,她们听到我被京西商城集团的董事长,派保镖直接给扔进护城河,顿时气的直咬银牙,恨不得马上为我报仇雪恨呢!

我也深受感动,毕竟,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能被如此关心的人简直太少了。

“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恐怕今生都不可能报仇了,只能说刘弱西的运气太差,他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我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你们就等著瞧吧!”我似乎想到了一个复仇计划,兴奋的说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