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久生情 (6) 作者:戚少

簡體

【日久生情】(6) book18.org

作者:戚少book18.org

2021年5月1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與白姐姐又一番雲雨過後,我整個身體都酥了起來,體內的血氣更加充盈,看來那個老傢伙沒有騙我,這《合歡經》修煉秘籍真的有效果,尤其是跟女人一起修煉,絕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book18.org

不過,我又仔細思考了一番,之前跟那個女屍雲雨之後,效果並沒有跟白姐更加明顯。 book18.org

於是,我一邊用手捏著白姐的相思紅豆,一邊好奇的問道「白姐,我感覺跟你做愛之後,實力又提升了不少,照這樣下去修煉,豈不是白日飛升了嗎?」 白姐那雙俏麗的臉蛋上,依舊浮現出做愛後的紅暈,就連雪白的玉體都是如此,她也似乎十分享受這樣的快樂。 book18.org

聽到我的詢問之後,白姐不禁一笑,說道「宗主,您有所不知,修煉講究尋尋漸進,尤其是到了後面,簡直就是逆水行舟,稍稍不努力就會倒退,最終會因為壽命枯竭而死!」 book18.org

「哦?竟然是這樣!看來小說上寫的並不都是忽悠人的,多少像那麼回事啊!」我又陷入了沉思,自從一腳踏入修煉之路,似乎已經脫離了平凡人生,但是,這條路並非自己想像的那麼順昌。 book18.org

白姐聽完我的感嘆,又不禁被逗笑了,於是撫摸著我的胸口安慰道「宗主不必擔心,既然您得到合歡宗的傳承,以後修煉必成大道,那些小說雖然說了有關修煉界的事情,不過是失敗者的哀怨罷了,其實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白姐,雖然我得到了合歡宗的傳承,但是有關修煉上的事情還有些不懂,希望日後可以多多教導我啊?」我的手又開始不老實了,小腹中似乎有一團邪火燃起,肉棒直接頂在白姐的小腹上,尤其是說日後的日字,更加著重的強調了一下。 book18.org

白姐臉色一紅,嬌羞道「宗主說的哪裡話,您是我們的宗主,能為宗主效勞是奴婢們的本分,只要宗主隨時吩咐便是!」 book18.org

「白姐,別叫我宗主了,感覺怪怪的,你還是叫我阿牛吧!」我揉捏著白姐的奶子,直接說道。 book18.org

白姐眼睛轉了轉,遲疑道「可是,不叫您宗主那叫這個名字,是不是太土了一些?畢竟,合歡宗也是在修煉界叱吒風雲過,沒有一個稱呼怎麼能行呢?不過,這裡是世俗,叫您宗主確實不妥,不如稱呼您為公子如何?」 book18.org

「公子?溫文爾雅的公子,這個稱呼老子喜歡,以後公子身旁,怎麼可能少的了美女如雲呢?哈哈哈哈……」我緊緊抱著白姐,開始新的一波衝刺。 「啊啊啊啊啊…公子輕點,奴婢受不了,您的太大了…啊啊啊奴婢又來了!」白姐滿臉紅霞,被我乾得連連嬌喘,哪裡還有之前的霸氣模樣。 book18.org

就在我們顛龍倒鳳的關鍵時刻,突然,房間的門被暴力破開,從門外走進來三個絕美的女子,個個都是人間絕品。 book18.org

「你這隻騷狐狸,大白天就開始玩男人,每次都故意跟我們搶人,是不是太過分了?」其中,一個穿著旗袍的女子怒喝道。 book18.org

另一個女子也附和著「就是,我看某人就根本沒有把我們之前的約定當回事,現在才過多久啊?就開始搞小動作了,以後這天上人間還怎麼管理?」 …… book18.org

我意猶未盡的把肉棒從白姐的美穴里拔出來,就像是剛剛打開的酒瓶塞,發出啵的一聲,同時,白姐也發出嬌羞的聲音,並且怒瞪面前的幾女,似乎是攪了她的好事。 book18.org

「你們這幾個臭婆娘,真當我白月是好欺負的嗎?」說完,只見她裸體一抖,兩隻大奶子挺翹直立,開始對另外三女展開強勢的攻擊。 book18.org

我頓時傻了眼,這幾個女人太兇悍了,尋常的男人如何能夠駕馭的了她們呢? book18.org

「砰砰砰!」 book18.org

幾聲空氣爆炸開來,強烈的衝擊波將我震到一邊,幾個女人打得天昏地暗,根本就沒有停手的意思。 book18.org

「咦?幾天不見,這個騷狐狸實力又強了不少,竟然能夠在我們三人聯手下硬撐了幾十招,看來她平時沒少偷吃!」那旗袍女子疑惑道。 book18.org

「好了,幾位姐姐消消氣別打了,有什麼事咱們坐下來慢慢談,何必舞刀弄槍的呢?」我站在一旁,趕緊勸解道。 book18.org

此時,由於我還是光著身子,可以說是一覽無餘的暴露在她們幾人的目光中,尤其是我的粗大肉棍,上面還沾染著與白姐歡好時留下的印記,濕淋淋的昂首挺翹,展現出了強大的本錢。 book18.org

「喲!這小帥哥說的好聽,莫不是想跟姐姐們一起舞刀弄槍嗎?」身穿旗袍的女子兩眼冒著綠光,就像是一隻惡狼緊緊盯著獵物。 book18.org

我尷尬的摸摸頭,笑著回道「姐姐說笑了,以我的實力,怎麼可能在姐姐們面前獻醜呢?」 book18.org

「哼!賤男人!等我們先收拾完這隻騷狐狸,再來收拾你!」旗袍女子舔了舔猩紅的舌頭,然後不再理我。 book18.org

白姐一看形勢不對,看來自己所做的事情,確實是惹怒了這幾隻母老虎,如果不給她們一個合理的解釋,恐怕今天是不死不休了。 book18.org

「等一等!」白姐喊道。 book18.org

另外三女皺起眉頭,其中一個女子疑惑道「怎麼?投降了?」 book18.org

「你們應該感謝我,要不是我發現他是合歡宗的傳人,恐怕我們永遠都在世俗中等死,永遠都沒有翻身的機會!」白姐本來還想隱瞞我的身份,現在既然都被發現了,那也就沒有隱瞞的必要。 book18.org

「合歡宗的傳人?哈哈,白月,這是老娘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合歡宗都被正派剿滅了,連一個弟子都沒有活下來,就憑你一句話就讓我們相信嗎?」旗袍女子忍不住發笑問道。 book18.org

白姐冷哼一聲,指著我說道「合歡宗修煉功法特殊,外表是看不出什麼的,我們也是與合歡宗同屬一脈,只有真正交合過後才能明白其中的妙處!」 「哦?當真如此?」旗袍女子半信半疑,又朝我打量一番,對另外兩女嘀咕說了些什麼。 book18.org

這是修煉者的秘法傳音,外人根本聽不到說些什麼! book18.org

這就好像是錄音被加密了一樣,只有拿到解密的鑰匙,才能知道錄音的內容。 book18.org

過了一會兒,那三女似乎達成了一致,於是,旗袍女子說道「好,既然你說他是合歡宗傳人,那老娘就親自試一試,如果你說謊的話,不光你要受到懲罰,就連他的小命都不保!」 book18.org

聽了這話,我不禁嚇得菊花一緊,心裡暗暗苦笑,幸好老子是合歡宗傳人,要不然今天非得死在這幾個女人手裡不可。 book18.org

如果說沒有修煉《合歡經》之前,恐怕還真不是這幾個女人的對手,畢竟,她們可是專吸男人精元修煉,一次兩次還好,多了的話恐怕真的精盡人亡。 「公子別怕,您只需要運轉合歡宗功法即刻,她們加起來也不是您的對手!」白姐走到我面前,溫柔的說道。 book18.org

我輕輕點頭,算是與她們達成一致協議了,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旗袍女子似乎是第一個與我交戰的對手,只見她褪去多餘的衣物,一個晶瑩剔透,全身雪白的女人,就赤裸裸的站在我的面前。 book18.org

要怎麼形容這個絕世美女呢?可以說是多一分則嫌肥,少一分則嫌瘦,烏黑的秀髮披在胸前,兩隻奶子如同害羞的小姑娘,躲在烏黑的長髮中若隱若現,看得我口舌乾燥,肉棒更是硬的不行。 book18.org

「你給老娘躺下!」旗袍女子指著我,然後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命令道。 我看了白姐一眼,她給我默認的眼神,畢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誰叫人家是女王呢? book18.org

現在,老子叫你們神氣,一會兒床上看你們還神不神氣了。 book18.org

我直接躺在床上,肉棒如同一根長槍,有種刺破蒼穹的感覺。 book18.org

旗袍女子也上了床,她用潔白的玉腿直接分開,然後雙腿微微彎曲,一隻玉手扶著我的堅硬肉棒,準備開始發起進攻。 book18.org

「嘶!」我如同吸了一口涼氣,這女子的玉手好生冰涼,就像是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冰棍,震得我抖了一下。 book18.org

然後,在我愣神的時候,肉棒似乎插進了溫泉之中,暖洋洋的別提有多舒服了,並且,我的肉棒上似乎有許多小嘴在吸附一樣,整個肉棒都被按摩了一樣,這難道就是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嗎? book18.org

旗袍女子露出鬼魅般的笑容,緊接著,如同一位女騎士一樣,快速的在我肉棒上奔馳,就像是疾馳的火車進山洞,又像是發動機的活塞運動,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氣。 book18.org

她的美穴越來越緊,死死的咬住我的肉棒,那美穴就像一個無底洞,仿佛被吞噬進入了深淵一樣,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恐怕根本就撐不住一秒鐘吧? 還好,我趕緊運轉《合歡經》功法,我的肉棒仿佛被一股力量加持,它如同擁有了靈魂一般,如我心意的在她美穴內馳騁,不攪個天昏地暗又怎麼能行呢? 我的肉棒不斷增粗增長,直接插入了她的宮房,她的雪白小腹瞬間凸起一根棍形印記,隨著她不停地擺動,棍形印記也在不停地變幻其模樣。 book18.org

剛開始的時候,旗袍女子還有占了上風,不過,沒到幾個回合,便被我的肉棒徹底征服,很快,她便來了一次高潮。 book18.org

或許,是太過舒服了,也許是脫力了,旗袍女子竟然直接癱軟在我的懷裡。 另外兩女格外驚訝,要不是時時刻刻的盯著我們,還以為是我動了什麼手腳一般。 book18.org

還好這個床夠大,能夠容納六七個人不在話下,我將她放在一旁,然後笑眯眯的問道「你們還是不用一個一個來了,一起上吧!」 book18.org

另外兩女雖然震驚中帶個惱怒,但是也有種躍躍欲試的樣子。 book18.org

她們兩個也快速脫去衣物,兩個潔白如玉的身體,瞬間呈現在我的面前,這等人間絕色,還一次就給拿下,可謂是不枉此生了。 book18.org

這兩女雖然剛開始是戰意滿滿,不過,就在交戰的過程中連連敗退,很快就倒在了我的懷裡。 book18.org

「你們快快運功鞏固,公子的東西都是精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公子,人家也想要了……」白姐看到三女敗下陣來,自然沒有任何的擔心,反而關心道。 三女趕緊盤腿而坐,開始運轉起功法,鞏固剛才交戰的成果。 book18.org

「白姐,既然你想要了,那就快點來吧!」我摸了摸依舊堅硬如鐵的肉棒,笑著說道。 book18.org

白姐早就如饑似渴了,看到三女與我盤腸大戰,就像是行走荒漠的人,終於找到水源一樣。 book18.org

同樣,白姐也不是我的對手,在幾番交手以後,也很快敗下陣來。 book18.org

我也盤腿而坐,開始鞏固幾女送來的好東西,經過《合歡經》的運轉之後,全部都變成了我的力量了。 book18.org

幾個時辰之後,幾女的臉上依舊紅暈未散,那一副副嬌羞的模樣,哪裡還有剛才的霸氣女王模樣,我這時才明白《合歡經》的強大之處,這簡直就是女人的剋星啊! book18.org

難怪,當年老傢伙和合歡宗會弄得修煉界天怒人怨了,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哪裡會容得下這等恐怖的存在,簡直就男人女人的噩夢。 book18.org

這其實也怪老傢伙太高調了,有如此強大的功法,低調的吃肉它不香嗎? 所以,事實也證明,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句話說的一點也不錯啊! 「怎麼樣?幾位姐姐舒服嗎?」我在一旁忍不住發問道。 book18.org

那旗袍女子說話也溫柔了幾分,不過還得征服調教一番才能徹底臣服我的胯下。 book18.org

「哼!瞧你那得意的樣子,老娘很不爽,再來大戰三百回合!」旗袍女子冷哼道。 book18.org

白姐趕緊勸解道「好了,合歡宗的功法十分霸道,我們與公子修煉雖然好處多多,但也不能盲目去做,否則傷害的還是我們自己!」 book18.org

「哼!妹妹說的即是,那老娘今天就饒了他吧!不過,妹妹也是夠自私的,這麼好的東西也不早點拿出來分享,非得逼我們動手不可嗎?」旗袍女子有些不爽道。 book18.org

白姐露出一絲苦笑,趕緊解釋道「姐姐真是誤會妹妹了,公子也是今天被送來,妹妹也就剛剛品嘗而已!」 book18.org

不過,很快幾女陷入了沉思,似乎在商討什麼事情,明顯是故意背著我呢! 我也有些納悶了,反正都是一起干過炮一起爽過的人,還有什麼秘密不能當面說不來的嗎? book18.org

「喂!幾位姐姐實在不夠意思,你們說悄悄話也要背著我啊?難道我們不是自己人嗎?」我忍不住問道。 book18.org

白姐笑了笑,直接說道「公子誤會了,我們四個姐妹原來是幻月宗弟子,因為沒有完成宗主交代的任務,於是被貶到世俗來管理凡塵瑣事,這輩子算是與仙緣斷絕了,沒有想到天不絕路,讓公子出現在我們眼前!」 book18.org

「公子有所不知,如今的幻月宗已經不是當初的幻月宗了,我們雖然修行雙修之術,但是不可能在修煉界隨意與其他男修修煉,否則會踏入合歡宗的後塵。」旗袍女子解釋道。 book18.org

另一個女子也趕緊說道「當初,合歡宗不拿我們幻月宗當人看,只是他們手中的修煉工具而已,我們也是各取所需罷了,也就只能由合歡宗胡作非為,自從合歡宗被滅以後,我們幻月宗實力大不如前,只能以聯姻方式在各大宗門前,博一個安身之所罷了!」 book18.org

「是呀!其實,我們也是有私心的,如果將公子送回幻月宗,恐怕永遠都會成為宗門的工具,不如公子與我們歡好,等以後實力傲視群雄的時候,再高調行事也不是不可以!」另外一個女子也說道。 book18.org

我聽完之後點了點頭,說道「你們說的很有道理,想想當年的合歡宗,肯定是仇人滿地都是,我現在就高調的踏入修煉界,恐怕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我還沒有活夠呢,再者說了,有你們這些漂亮姐姐在,我還是覺得這裡最好了!」 幾女一聽我的意思,不禁滿心的歡喜,這是她們唯一翻身的手段,既然是踏入了修煉界,面對所有的資源和手段,就算是親朋好友都不算什麼,更何況是一個被流放的宗門弟子呢? book18.org

「既然是幻月宗的弟子都來世俗了,那恐怕其他宗門大派也有勢力盤鋸在世俗吧?」我不禁好奇的問道。 book18.org

白姐點點頭,為我解釋道「公子問的不錯,這世俗看似平凡,但也是各大宗門大派的根源所在,不可能徹底斬斷滅絕,還會有一些聯繫在其中,每四年的時候,修煉界的各大宗門弟子,就會來世俗選拔一些有修煉資質的弟子,才能保證宗門人丁興旺不敗。」 book18.org

「是啊!哪像我們幻月宗,派人常年駐守在世俗,目的就是為了尋找更多的天賦弟子,然後送去幻月宗總部,就是保證宗門不會衰敗。」旗袍女子嘆了一口氣道。 book18.org

「真是苦了姐姐們了!不過,你們也不用這麼沮喪,人生就要盡興,天天的苦修多沒意思,我覺得合歡宗的精髓不錯,這才是人生啊!」我忍不住感嘆道。 眾女看到我的樣子,不禁樂的咯咯直笑,她們仿佛看到了人生的盡頭,不再是陰暗無光,而是多了一條光明的道路,而我便是她們的引路者。 book18.org

「對了,姐姐們,這麼多修煉者在世俗中行走,豈不是會破壞世俗的秩序嗎?」我想到了什麼,好奇的問道。 book18.org

白姐直接說道「公子算是問對人了,世俗有世俗的規則,身為修煉者,早就超過了世俗所能承受的力量,別看這世俗平淡無奇,卻有強大的守護者守護,若有修煉者胡作非為,定然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book18.org

「哦?世俗竟然還有守護者,那這守護者的實力如何?」我的好奇似乎被勾起來了,追問道。 book18.org

四女搖搖頭,白姐小聲的說道「這守護者極為神秘,具體實力並不清楚,傳聞他們能夠勾動天地規則力量,然後將敵人斬殺,也有人說他們是被天道選中的人,自然能夠運用這等力量了!」 book18.org

「我靠,那豈不是守護者們在世俗中就無敵了嗎?」我震驚的問道。 白姐笑了笑,解釋道「公子有所不知,天道與守護者之間也有平衡制約,一旦他們借用天道力量為非作歹,肯定也會受到天道力量的懲罰!」 book18.org

「那被選中為守護者,是不是也有好處?」我有些激動的問道。 book18.org

由於是剛剛踏入修煉界的菜鳥,自然對修煉界的奇奇怪怪事情比較感興趣。 旗袍女子解釋道「公子,自然是有好處的了,他們能夠親近天道法則,修煉可是事半功倍,據說飛升的前輩在世俗就占好多。」 book18.org

「難怪,看來世俗的力量,要遠遠比我想的更加複雜啊!哎,我還是老老實實的修煉,千萬別惹這些傢伙,否則真的就是小命不保了!」我喃喃自語道。 突然,我又想到了什麼,於是問道「你們這天上人間主要經營什麼?有沒有強大的人脈?」 book18.org

白姐聽完我的問題,頓時就笑了,驕傲的回道「公子,別的不敢保證,就說人脈關係,還真的跟我們天上人間脫不了關係,不知道您要做些什麼?」 「是這樣的,我之所以來帝京,主要原因是來尋親,只是關於親人的線索,恐怕也就只有身上的這塊玉佩了!」我認真的說道。 book18.org

我將玉佩取下來,放在幾女面前,希望她們有辦法找到這個有關玉佩的消息,然後找到有關自己的身世了。 book18.org

白姐仔細打量了這塊玉佩,說道「這塊玉佩十分貴重,裡面還有一個保護陣法,一旦玉佩主人遇到危險,還能自主激活陣法保命,看來公子的身份不簡單。」 book18.org

我聽到這個消息,不禁笑容滿面,趕緊問道「那就是有辦法找到我的身世了嗎?」 book18.org

旗袍女子搖搖頭「公子,這玉佩對普通人來說確實珍貴,但是對修煉者來說,也就是一個小物件而已,所以,以它來當做線索,可謂是大海撈針啊!」 「哎,那就是沒辦法了?」我聽完之後有些泄氣道。 book18.org

白姐安慰道「公子不要太過傷心,您既然知道親人在帝京,以我們天上人間的人脈,挖地三尺也要找到,您把具體消息說出來,我會派人去打探!」 「嗯!那就麻煩白姐了!」我心裡稍稍有了安慰,緊接著問道「對了,你們知道京西商城集團嗎?」 book18.org

「京西商城集團嗎?自然聽說過,是最近幾年發展起來的集團,公子怎麼提到它了?莫非是得罪了您?」白姐好奇的問道。 book18.org

我將剛來帝京遇到的事情,原委通通說給幾個女人聽,她們聽到我被京西商城集團的董事長,派保鏢直接給扔進護城河,頓時氣的直咬銀牙,恨不得馬上為我報仇雪恨呢! book18.org

我也深受感動,畢竟,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裡,能被如此關心的人簡直太少了。 book18.org

「如果我是一個普通人,恐怕今生都不可能報仇了,只能說劉弱西的運氣太差,他得罪了一個不該得罪的人,我會讓他付出應有的代價,你們就等著瞧吧!」我似乎想到了一個復仇計劃,興奮的說道。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親戚純情少婦戚薇情色日記師生情久石邪情花少分享6母子6作者 性與情日久生情久嵐親與情1 6少婦豔情甜久重生少少婦情緣久山未日母子6戚芳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