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妻诗雯 (1) 作者:hhkdesu

.

【警妻诗雯】

作者:hhkdesu2021/05/11发表于:SexInSex

第01章

下午六点,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我准点下班离开单位,开车回家了。到家的时候刚好六点半,妻子这时候还没回来,我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歇息了一会儿,接着就进厨房准备晚餐了。

忙活一阵之后,我也烧好了几个菜端上餐桌,看看时间都晚上七点多了,我也不等了,就自顾自地盛了一碗饭开始吃起来。

等我吃完了,外面的天也完全暗了下来,餐桌上的菜都凉得差不多了,我又把菜端进厨房热了热,这时,终于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我把菜重新端上餐桌,看着门口走进来一个靓丽的身影,我一边放下菜一边笑着道:“快来吃饭吧,菜都凉了,又拿进去给你热了一遍,刚端出来。”

此时门口那身材高挑的轻熟少妇,便是我的妻子,何诗雯。

妻子今天穿着便装,一袭秀丽的长发盘在脑后,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紧身背心,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皮外套,一进家门,妻子就脱下外套,随手挂在客厅的衣帽架上。

妻子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裤,刚脱下脚上的靴子,换上拖鞋。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妻子的脸上虽有些疲惫,但却仍然掩盖不住她一脸精致的五官所散发出的韵味。

“让我看看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

妻子兴冲冲地来到餐桌,还不等坐下,就伸长了脖子看着一桌子的菜。

我上前去按著妻子的肩膀,让她在椅子上坐下,笑着道:“老婆,累了吧,今天咱们吃糖醋鱼,怎么样,合不合你胃口?”

妻子手拿筷子,小脸对着我:“嗯……还不错,算你有心了,嘻嘻。”

说完,妻子就给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由于妻子的感染,我也不由自主地对她笑起来。

“怎么?今天心情不错哦?”我也在妻子对面坐下,两根手臂交叠放在桌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妻子吃饭的样子。

“还行,蹲守一周之后终于有收获了,也不枉费我这段时间每天早出晚归的……“妻子一边吃饭,一边跟我交谈起来。

“哦?这个案子忙完了?”我问妻子道,“对了,你们这是什么案子来着?郭局说也不是什么大案子,也没让我参与。”

妻子咽下口中的菜,摆了摆手,道:“也不是什么大案子,就是协助反贪部门抓人而已。咱们滨海市滨城区前任副区长,贪了不少,准备卷款跑路。我们在机场蹲了一周,今晚终于蹲到了,他弄了个假身份想飞去香港,我们当场就把他按住了,就这么点事。”

“哦,这样啊……”我点点头,“你说这贪官怎么就抓不完呢……”

妻子云淡风轻地道:“为了钱呗,当了官,有了权,就想着用这权力敛财,本来大好的前途就废了。”

我一边摇头,一边感叹道:“是啊,钱挣多少才算多啊,一年工资奖金够用就行了呗。都干到副区长了,地位也有,钱也不缺,反正我是想不通,我要是他,肯定不贪财。”

妻子看着我,轻蔑地笑道:“切,你是还没到那个位置,没那个机会而已,要是你有一天升上去了,保不准呢。”

我笑道:“哟,诗雯大警官,你连你老公都信不过了,觉得我会在这上面犯错误?”

“那难说。你也别说那个副区长了,当官的不想贪,下面的人有的是办法送礼,逼着你贪呢。就算过了金钱这一关,别人也有的是办法,除了钱,还要变着法儿的给你送美女,到时候你觉得你能坚持得住?”

我连忙起身,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怎么说到我身上了,我一辈子不可能。”

“不可能最好。”妻子淡定地笑道。

我背对妻子,摸出一支烟,向阳台走去:“快吃吧,吃了我去洗碗,我们诗雯大警官刚刚完成任务,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我叫王平,今年28岁,我的妻子何诗雯比我小一岁,我们俩从大学开始就是情侣,当初读书的时候,还没从滨海警察学院毕业,就由于我们成绩优异,通过了定向招录,双双考入了滨海市公安局。

干我们警察这行,从来都是男多女少,狼多肉少,所以女的不管到哪儿,都是个宝。像那种熬夜蹲守、现场抓人之类的脏活累活,从来都是男士优先,对于女的呵护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让她们出去冒险呢?所以女警一般都是做做文职工作,按时上下班——这是一般人的印象。

然而在我们家不同,我跟妻子虽然都是警察,但我们家却经常被同事们戏称是“男主内,女主外”。

我大学学的专业是情报学,由于我本身体能素质也只是刚刚达标而已,又不喜欢天天在外面风吹日晒的,所以现在也理所当然地干着情报的工作。

在这方面我是一把好手,监视监听、偶尔客串一下黑客获取必要资料,实在不行尾随跟踪我也从来没有暴露过。可以说在情报这方面,虽然我也不是什么经验丰富的老警察,但有我这水平的,在滨海市公安局应该找不出第二个。

而我的妻子何诗雯就不一样了,她可能是从小受到电视上警匪片的影响,一心想当那种电视上潇洒的女警,再加上她又看了不少美国大片,所以她特别崇拜那种从天而降、声张正义的女侠式的人物。

大学的时候她就学的刑侦,当时不论是体能测试还是实战演练,我老婆可以说从来都是第一名。毕业之后,本来单位安排她去做文职工作,结果上班第一个月,她就跑到我们郭局长办公室,强烈要求更换部门,要搞刑侦,要出任务。

这件事瞬间就让我老婆在单位出名了,其一是我老婆是有史以来主动跑到局长办公室要求干脏活累活的女警,其二是我老婆的外表也异常漂亮,刚一进单位,就引来不少饿狼的追求。

于是我们郭局稍微征求了家属,也就是我的意见,然后就把我老婆调去刑侦了。

还别说,我老婆一过去就参与了一场大案子,是一起性质非常恶劣的入室杀人案,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奋战,我老婆不负众望,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这之后,我们警局就没人敢说我老婆不行了,此前他们讨论的关于我老婆能力的评价,也变成了关于我老婆外貌的评价。一个个纷纷把我老婆评为警花,还调侃说是带刺的玫瑰花,关系比较好的同事见了我老婆也是一口一个诗雯诗雯的,我老婆倒也没说什么,毕竟这也算是同事对她的肯定,便也欣然接受了。

我在阳台一支烟抽完,便听到妻子的声音:“我吃完啦!”

我把烟头在阳台的烟灰缸碾灭,转身向里面走,妻子起身来到沙发上坐下。

“老婆你先休息,我去洗碗。”我端起餐桌上的盘子就往厨房去。

由于妻子本来回来得就晚,再加上吃饭洗碗这么一折腾,时候也不早了,我把厨房收拾完出来,客厅里已经没有了妻子的身影,她已经钻进卧室去了。

推开卧室门,我看到妻子这时候已经换上了一条她常穿的墨绿色吊带睡裙,刚洗完澡吹完头身上还热,妻子也没盖被子,就靠坐在床头,伸直了她的两条大白腿,拿着手机摆弄起来。

我走过去坐在床边,一边脱身上的衣服,一边碎碎念道:“天天回家喊累,洗完澡又不休息,还在那儿玩手机。”

妻子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这不等你嘛?”

我将脱下的衣服挂在衣帽架上,起身往里面厕所走去准备洗个澡:“等我?等我干什么?”

妻子对我眉头一挑:“你说呢?”

我一摊手,装傻道:“什么啊,等我洗完澡再说吧。”

我知道妻子想说什么,准是又想要了。毕竟这段时间妻子为了任务,天天蹲守,我们的确是有些日子没有性生活了。

说实话结婚以来,尤其是最近,我对这方面的兴趣的确是不怎么高了。

一来我每天工作也比较繁忙,虽说不需要常常外出,但脑力劳动也比较消耗精力;二来也许是我对妻子有些厌倦了吧,毕竟在大学里经过几年时间的爱情长跑,该做的该体验的都干完了,虽然我老婆在别人眼里是高不可攀的警花,但俗话说再好的山珍海味也会吃腻,估计我现在已经是处于这个阶段了。

洗完澡出来,我看到妻子并没有躺下,仍像刚才那样坐在床头,看来今晚不来一发,妻子肯定是不让我睡觉了。

我钻上床,来到妻子身边,伸手一拍她的大腿:“诗雯,大爷我来了,还不好好伺候?”

“公子,小女子一定好好伺候……”

妻子白了我一眼,嘴角一笑,随手把手机放在床头,搂着我的脖子,身子向下一躺,我就被妻子带动着,压倒在了她的身上。

闻着妻子身上刚洗完澡散发出的芳香,感受着妻子身体的柔软,伸手抚摸著妻子浑身上下那紧致的肌肤,妻子身体那细腻的手感一下子就将我的情欲勾上来了。

我的手在妻子身上游走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双手捧住了她的脸庞,嘴对嘴跟妻子吻在了一起。

而妻子也是相当热情,两手勾住我的脖子,二话不说就将浑身的热情聚集在了她的小嘴上,这才几天没做爱啊,妻子就这样热情,这以后还得了?

妻子肯定不知道我跟她接吻的时候在想些什么,跟妻子嘴唇分开,我看着她的脸,她的脸已经开始慢慢变得粉红,看来是欲望上来了。

我的手慢慢向妻子下面探去,感受着妻子大腿光滑细腻的嫩肉,慢慢地我摸到了她裙底的双腿之间。

看来妻子早有准备,睡裙之下根本就没有穿内裤,而且这时候也已经慢慢变得湿润起来了。

我伸出一根手指探进妻子小穴,在里面搅动了一下,于是妻子立即浑身一颤,两只手顺势就搂住了我的背部。

“嗯……别弄了,快来吧。”

妻子眉头一皱,一副艰难忍受的表情,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我满是怨念。

我伸出另一只手拨弄了一下妻子的秀发,接着便掌控著自己的鸡巴,龟头对准妻子的小穴,慢慢地插了进去。

进入妻子体内之后,妻子刚才紧皱的眉头终于是放松下来,同时嘴唇微张,慢慢地呼出一口香气:“嗯……”

我缓缓开始在老婆的小穴里抽插起来。

一直以来,我老婆在工作上本来就比较强势,而生活上,她也算是一个性欲比较旺盛的人,尤其是结婚以来,我们俩大部分的做爱,都是她主动向我求爱。

也许是因为她生命中只有我一个男人的缘故,她的小穴保养得也是非常好,阴毛既不算浓密也不算稀疏,小穴外是一片粉嫩,插入妻子的身体,她那仿佛会说话的肉穴就将我的鸡巴整个全部包裹,再加上她身体里爱液的滋润,我抽插起来也是特别的舒服。

随着我的抽插,这个时候妻子也逐渐进入了状态,她慢慢闭上了眼睛,两只手臂紧紧地将我的身体缠住,用心去感受身体的快感。

一阵抽插过后,我们俩的情欲都渐渐上来了。这时候妻子的两颗奶子也是慢慢变得坚挺,我胸口上不断地感受到两颗肉球的摩擦,于是我便腾出手来,下面一边在妻子身体里进进出出,上面也没忘了揉捏起妻子的奶子。

就这样,我不紧不慢地抽插了一会儿,随后速度也慢慢提高。就在我感觉我快射了的时候,身下的妻子先是小穴一紧,更加用力地将我搂住了。

“啊啊啊……老公……”

妻子本来做爱的时候不喜欢说话,但高潮的快感让妻子瞬间爆发出来了,她张开了嘴,发出一声娇媚的喘息,同时我感到妻子缠在我身上的双手,手上的指甲好像都嵌进了我的肉里……

于是我也在这个时候尽情将身体里的快感爆发出来,我提前抽出鸡巴,将精液全射在了妻子的小腹之上。

毕竟我们现在还没考虑要孩子,万事还是小心一点好……

这时候的妻子整个人瘫在床上,闭着眼睛,大口喘息,还没来得及说话。

做完之后,简单收拾了一下残局,我便也躺在妻子身旁,侧身将她搂住了。而妻子也乖巧地凑近了我,将她的脸埋在我的胸口,我们俩很有默契,都默默不说话,静静地享受着这做爱过后的温存。

过了一会儿,我先开口了。

看着妻子蜷缩在我的怀中,我伸手抚摸着她的秀发,调侃妻子道:“本来回来得就晚,你还要。这下好了,明天上班起来晚了,看郭局怎么骂我们……”

妻子抬头看我,笑道:“嘻嘻,我刚结完这个案子,反正也没事,明天大不了睡个懒觉。”

“好啊,原来你早就想好了。”我语气中带着宠爱,伸手捏了捏妻子的脸颊。

这时,妻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翻身拿过刚才放在床头的手机,对我道:“对了老公,给你看样好玩儿的东西。”

“什么?”

只见妻子解锁手机,将屏幕冲着我让我看。

我看到屏幕上是一个人给妻子发过去的消息:“诗雯前辈,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我看着妻子,疑惑地道:“这是谁啊?”

妻子收起手机,道:“我们这边今年新分过来的一个小伙子,一上来就要追求我呢。”

妻子语气中似乎带着点洋洋得意。

“哦?他不知道你结婚了?”

妻子白了我一眼:“我不是说了嘛,新来的,再说了,我又没把我结婚了写在脸上,别人怎么知道。”

“那你准备怎么回复?”

“还能怎么回复?肯定是拒绝咯,只是他们这批人刚来的时候我过去给他们上了一堂课而已,平时工作也不在一起,这小年青还不知道我已经名花有主了,嘻嘻。”

“哦……这样啊。”

我随意附和了一句,心里却慢慢地感觉一股莫名的兴奋感涌上心头,这是怎么回事?

妻子还在我耳旁喋喋不休:“所以啊,对你老婆我好点,人家魅力还是在的呢。”

“嗯嗯嗯,好了好了,先睡觉吧,时候也不早了。”我随手关了床头的灯,准备入睡了。

一夜过后,虽然昨晚我调侃妻子的时候说今天可能会迟到,不过长期的生物钟已经养成了习惯,我们俩都一同在早上六点半醒来了。

我又在床上眯了一会儿,妻子起身去弄了点早餐。毕竟平时我们都很忙,今天妻子刚结案,才有空闲时间在家里吃早餐。

之后,我们一同出门,妻子开车,向滨海市公安局而去。

从我们家到单位的距离并不远,然而不出所料,即使是这么短一截距离,一大早我们仍然又堵在了半路上。

妻子手握方向盘,百无聊赖地看着前面的堵车长龙,这时我手机响了,拿起一看,居然是我们郭局打来的。我不敢怠慢,连忙接通了。

“喂,郭局?”

电话那头传来郭局那不紧不慢的声音:“王平啊,你在哪儿呢?小何跟你在一起吗?”

我看一眼旁边的妻子,对着电话道:“在呢在呢,诗雯在我旁边开车,我们堵在半路上了。怎么了郭局,有事儿?”

“是,我这边有一个案子可能要你们来办了,你老婆昨晚不刚忙完吗,待会儿到了你们一起来我办公室说吧。”

“好好好,好的郭局。”

我刚一挂断电话,前面的车流终于开始动了。

“郭局跟你说什么事?”妻子看我一眼,问道。

“昨晚还说你可以休息呢,估计又有的忙咯。”我回答妻子道,“我也不知道什么事,他说有个案子,让我们待会儿到了一起去他办公室。”

到了滨海市公安局,我们把车停好之后,便直奔郭局的办公室而去了。

进了郭局的办公室,他已经坐在那儿等我们了。

“什么事儿啊郭局,这么急?”

郭局熄灭了手上的香烟,示意妻子先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对我道:“王平啊,是这样。昨晚我们这边抓了个人,开车撞人了,现在还关在审讯室的。”

我语气轻松地道:“开车撞人?这也不是多大个事儿嘛,还需要我跟我老婆同时出马?”

“你小子先别急,听我说完。”郭局伸手指了指我,故意拉下脸对我说道。

毕竟我能力比较强,所以在郭局面前也不太注重这些,经常开些玩笑,郭局也不怎么在意。

于是郭局继续道:“这个案子不简单,撞人的是滨海市龙头企业许氏集团的公子许胜,昨晚凌晨两点,许胜在海滨大道驾驶一辆橙色迈凯伦跑车冲上人行道撞到了人,被撞的那个人当场身亡。”

“然后呢,这个许胜驾车逃逸跑了?”

郭局摇了摇头:“没有。”

我看着郭局,等他继续说。

“当时有目击者说看到许胜一个人刚从酒吧出来,撞人之后他也没有跑,反而主动报警,同时检测他的血液里酒精含量为0,排除酒驾毒驾。”

我疑惑地道:“该怎样就怎样呗,该抓人抓人,该赔钱赔钱,该判刑判刑,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郭局摇摇头:“你小子就是急性子,事情没你想的这么简单,这样吧,你跟小何先去问问许胜的情况,回来我们再说,人就在一号审讯室。”

郭局这番话把我说得也是一头雾水,我觉得明明挺简单个事儿啊?

于是我转身示意妻子一同去,妻子从沙发上起身,我们便一同往一号审讯室走了。

路上,我还没开口,妻子小声嘟囔道:“准是那富二代家里在想办法捞人呢,要不就是郭局拿了他的好处。”

“什么意思?”

妻子撇撇嘴:“你还不明白吗?这人是许氏集团的公子,许氏集团你不知道?滨海市最大的购物广场就是他们家开的,还有几个公园也是许氏集团的,还有几个别墅小区也是。开车撞人,还是从酒吧出来,酒精含量可能会为0?这不明摆着郭局想让我们假装查一查,然后找个借口把人放了嘛……”

一路上有不少同事,我转过头小声对妻子道:“别这么说,什么事都不知道呢,万一真有隐情呢?”

“哪来这么多隐情,我碰到的这种案子多啦,被抓的贪官有一半都是收了这些商人的好处,这个许氏集团肯定也是啦……”

我们到了审讯室门口,我小声提醒妻子:“进去之后你先别说话,我问问情况再说。”

我跟妻子一同进了审讯室,在椅子上坐下。

对面的椅子坐着的人想必就是许胜了,这个许胜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很年轻,瘦瘦高高的,看到我们也没什么过激反应,很平静。

坐下之后,我先开口道:“我姓王,这位是何警官,我们来了解一下你这个案子的情况。说说吧,怎么撞人了?”

许胜并没有像其他嫌疑人那样,要么沉默著一言不发,要么就是发疯似的大喊大叫。

这个许胜缓缓开口,语气平静地说道:“警官,事情你们应该知道了,就是撞死了人,这个我认了,但是我要求你们好好调查,我很可能是被人陷害了。”

“陷害?”

“是。”许胜点点头,继续说,“有人在我的刹车上动了手脚,我一开,车子就失控了,直接撞上了人行道,还好我人没事……”

“你人倒是没事,别人被你撞死了。”妻子语气冰冷,言语略带讽刺。

我连忙用手肘捅了捅妻子,示意她别这么说。

许胜脸上似乎浮现出一丝略带歉意的神色:“是,这个我承认。但更应该抓的不是陷害我的人吗?我也是无辜的。”

“车子有没有被动手脚,这个后期我们自然会去了解情况。不过我有一个问题,目击者说你从酒吧出来,还是凌晨两点,你的血液酒精含量却是0,你真没喝酒?”

许胜点点头:“我真没喝,警官,我昨晚就是去那儿见见朋友,聊了两句而已。酒吧那地方本来就吵,我也没想多呆,坐了一会儿就出来了。本来说开车回家,没想到就遇到这事儿。”

妻子开口问许胜:“那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昨晚也没喝酒,再说了我跟那个人无冤无仇怎么可能撞他?我就想你们好好调查,我肯定也全力配合。”

许胜语气平静,看起来的确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

我觉得问得也差不多了,便起身道:“知道了,先就这样,后面有问题再来问你。”

我跟妻子走出审讯室,往郭局的办公室而去,再去问问郭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有他想让我跟妻子干什么。

“这一看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啊,还能干什么?估计材料什么的都准备好了,我们就是走个过场,然后就把那个富二代放了呗。”

从审讯室出来,妻子还不忘吐槽两句,好像她就认定了这个许氏集团的公子哥肯定是不学无术,郭局肯定收了好处之类的……

唉,也没办法。我老婆毕竟一直以来正义感就比较强,而且经常接触的都是贪官污吏,所以一碰到这种富二代,自然不会高看一眼。

走进郭局的办公室,妻子又是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让我去跟郭局谈。

郭局看着我,道:“怎么,情况都了解清楚了?”

我摇摇头:“还没。他就说他被人陷害了。”

“是,这个很有可能,这个许胜是许氏集团的公子,许氏集团在滨海市产业很多,各行各业竞争对手都不少,说他被人陷害,的确也是有可能的。”

我也有些急性子,直接问郭局道:“郭局,你直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

郭局笑了笑,说:“其实我们昨晚连夜就开会了,只是你们小夫妻俩都睡了,就想着今早再说。目前打算,让小何牺牲一下,去贴身保护许胜一段时间,一来可以暗中调查许胜是不是有什么违法犯罪的蛛丝马迹,二来要是真有人陷害他,小何的身手也可以保护许胜的。”

“好的郭局。”

“我不去。”

我跟妻子几乎是同时说出口的,不过我说的是答应,妻子说的却是不答应。

我立刻用眼神示意坐在沙发上的妻子,让她闭嘴。

郭局知道我们夫妻俩内部出了分歧,却也跟个老狐狸似的,装作没有听见,继续说道:“王平你嘛,还是发挥你的老本行,通过各种手段监视许胜,顺便在背后帮小何一把。”

“好的郭局,那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我已经叫人去准备了,很快就把资料发给你们,估计明天就可以行动了。”郭局说着,身子往前探了探,小声道,“我知道小何有意见,但是这个案子必须好好查,许氏集团在滨海市你也知道,占多少GDP,一年又缴多少税,这个是市委要求好好调查的。”

“我明白了郭局,那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等通知。”

于是我连忙拉着妻子就走出了郭局办公室,毕竟她可是上班第一个月就敢闯进郭局办公室要求调到刑侦的,我怕呆久了,妻子又在郭局面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走出来后,我拉着妻子:“老婆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人郭局下的命令,还能拒绝的吗?还好当时只有我们三个人,要是开会,你不是直接让郭局下不来台?”

妻子见我这么说,气呼呼地胸脯一挺:“那我该怎么说,要不然直接把那个富二代放了吧?还要我去贴身保护他?干脆直接结案呗。”

我知道妻子心里有点不舒服,毕竟许胜当场撞死人不说,还要我们把他放了,然后贴身保护他,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了。

但郭局刚才也说得很清楚了,许氏集团的公子不能乱动,很可能搞垮一个许胜,我们市今年的GDP目标就完不成了,所以市委才会下命令给郭局,让好好调查。

我给妻子讲道理:“老婆,你要想想,郭局把这个案子交给我们,还不是给我们机会?让我们趁著年轻,往上爬一爬?咱们那套房子,你爸妈我爸妈凑的首付,现在每个月还在还贷款,靠咱们俩这点工资,何年何月才还得完呀?我们还不趁年轻,追求进步?想什么呢?”

妻子嘟嘟嘴,虽然想反驳,但也知道我说的有道理,于是道:“那你说,怎么办吧?”

“就按郭局说的办,到时候你去保护许胜一段时间,我会在背后调查,反正以你的身手,还不是小事一桩?”

妻子白了我一眼:“好吧,本小姐就听你的了。”

我殷勤地在妻子身后给她捏捏肩:“嘿嘿,那就这样,咱们还是各回各的地方吧。”

我是情报,妻子是刑侦,我们并不在一个地方,所以在路口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了。

第二天上午,郭局就把资料发给我了,安排了行动下午开始。

许胜人已经放回去了,晚上安排妻子跟许胜吃个饭见面,现在主要是让我先了解一下许胜的资料,提前做好布局。

我抓紧上午的时间,看着许胜的资料,细细地研究起来。

这个许胜还真不是第一次被抓了。去年的时候,我们市有一起比较轰动的入室杀人案,虽然那个案子我没有参与,不过因为闹得比较大,所以当时我也是有所了解。

具体就是一名单身女子在出租公寓里被杀,案发现场留下了一把匕首,从匕首的血液上能检测出那名女子的DNA,也就是说这把匕首就是杀害那名女子的凶器。

而有趣的是,整间公寓里,只检测出了两个人的指纹,一个是那名女子,一个就是许胜,而且许胜的指纹就出现在那把匕首上。

而更有趣的是,最后调查的结果,许胜居然不是杀人凶手,真正的杀人凶手也被捉拿归案了。

看了这个案子,再结合现在这个案子,我也开始对许胜这个人感兴趣了。

许胜要么就是树大招风,不愧是许氏集团的公子,去年被人陷害一回,今年又被人陷害一回;要么这个许胜就是高智商犯罪,不仅杀了人,还能伪造现场,全身而退。反正我是越发地感兴趣了。

而具体的行动计划我也了解清楚了,简单来说就是让妻子下午跟许胜见个面,吃个饭,然后以保护许胜的名义去他家里住。

而为了方便我的调查,许胜家里的别墅早已被我们的人里里外外安装上了监控,同时因为这个案子的保密属性,监控只有我才有调用权限。

当然,他们吃饭的那家西餐厅也已经提前订好,那家店的监控权限自然也已经让我获得了。

了解完这些,我开始给妻子打电话,问她的意思。

“喂,老婆,准备得怎么样?”

妻子无可奈何地道:“还能怎么样?该怎么样怎么样呗。”

我调笑道:“要去富家公子家里住,你就不紧张?”

“我紧张什么?我还懒得去呢,我就想赶紧搜集证据,赶紧结案,反正我觉得挺没劲的。”

“别这么说,你名义上可是去保护他的,别让别人对你有意见了,不然到时候你还怎么搜集证据?”

“哎呀,我知道,我只对你说嘛。”

“放心老婆,我会在后面支持你的。”

我明白,妻子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肯定会好好完成任务的,所以我其实一点也不担心。但另一方面,妻子要去许胜家里住,我总感觉心里莫名地涌上一股兴奋的情绪,好像期待着发生点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中午的时候我跟妻子也没见面,毕竟时间紧迫,下午妻子就要行动了。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妻子发来消息,说她要行动了,于是我也赶紧在我的办公室里调试好设备,展开了我的监控行动。

监控定位在一家西餐厅的包间,这也是许胜提前安排跟妻子见面的。虽然西餐厅自己有监控,但为了我的监控方便,我们的人提前也去西餐厅的包间里装上了我们自己的监控,不仅画面清晰,收音效果也更好。

这时候的许胜正坐在包间里,长方形的餐桌,中间摆满了菜,许胜坐在一端,等待我老婆的到来。

不一会儿,包间的门被推开,妻子款款走了进去。

我一看到妻子,眼前瞬间一亮,没想到妻子竟然特意打扮了一番。

妻子脸上化了淡妆,涂上了口红,头发也是特意去做过,一头亮丽的秀发,发梢染成了淡淡的黄色,显得极其成熟优雅。

而妻子的身上穿的也不再是平日里的警服或是出任务的便装,此时她居然穿了一条黑色的薄纱长裙。裙子上有细细的亮片点缀,下面是纱网装饰。

再往下看,妻子的一双长腿裹上了黑色的丝袜,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妻子身高本来就比较高,这时候再加上丝袜高跟鞋的点缀,妻子身上瞬间就充满了一股高贵气质,仿佛让人不敢直视。

妻子走进包间之后,那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即使是监控背后的我,也被妻子所震撼了。

而许胜自然也被妻子这样的打扮所惊艳到,不过他脸上失态的表情仅持续了几秒钟,接着他很快便调整好,起身抬手指著长方形餐桌的另一边,对妻子道:“何警官,请坐。”

妻子点点头,也不说话,踩着高跟鞋,一步步地走到了餐桌的另一端,接着便坐下了。

妻子跟许胜面前都提前放好了高脚杯,里面也倒上了红酒。

许胜举杯道:“何警官,感谢你特意前来调查,后面的事情还要麻烦你了。”

妻子看着许胜举杯的动作,摇摇头,淡淡地道:“我不喝酒,这些就算了吧。”

“您随意。”许胜嘴角淡淡一笑,杯子一抬,自己喝了一口。

“还有,西餐我不大吃得惯,这些菜我看也都浪费了。不过你有钱,倒也不算什么。”

“哦?何警官不爱吃西餐吗?是我怠慢了,不好意思。”许胜笑道,“何警官一年不见,您变得更有气质了呢。”

妻子看着许胜,问道:“一年不见?我们以前见过?”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