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妻詩雯 (1) 作者:hhkdesu

.

【警妻詩雯】

作者:hhkdesu2021/05/11發表於:SexInSex

第01章

下午六點,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我準點下班離開單位,開車回家了。到家的時候剛好六點半,妻子這時候還沒回來,我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歇息了一會兒,接著就進廚房準備晚餐了。

忙活一陣之後,我也燒好了幾個菜端上餐桌,看看時間都晚上七點多了,我也不等了,就自顧自地盛了一碗飯開始吃起來。

等我吃完了,外面的天也完全暗了下來,餐桌上的菜都涼得差不多了,我又把菜端進廚房熱了熱,這時,終於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

我把菜重新端上餐桌,看著門口走進來一個靚麗的身影,我一邊放下菜一邊笑著道:「快來吃飯吧,菜都涼了,又拿進去給你熱了一遍,剛端出來。」

此時門口那身材高挑的輕熟少婦,便是我的妻子,何詩雯。

妻子今天穿著便裝,一襲秀麗的長髮盤在腦後,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緊身背心,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皮外套,一進家門,妻子就脫下外套,隨手掛在客廳的衣帽架上。

妻子下身穿了一條黑色的緊身褲,剛脫下腳上的靴子,換上拖鞋。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妻子的臉上雖有些疲憊,但卻仍然掩蓋不住她一臉精緻的五官所散發出的韻味。

「讓我看看今天做了什麼好吃的?」

妻子興沖沖地來到餐桌,還不等坐下,就伸長了脖子看著一桌子的菜。

我上前去按著妻子的肩膀,讓她在椅子上坐下,笑著道:「老婆,累了吧,今天咱們吃糖醋魚,怎麼樣,合不合你胃口?」

妻子手拿筷子,小臉對著我:「嗯……還不錯,算你有心了,嘻嘻。」

說完,妻子就給我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由於妻子的感染,我也不由自主地對她笑起來。

「怎麼?今天心情不錯哦?」我也在妻子對面坐下,兩根手臂交疊放在桌上,饒有興致地看著妻子吃飯的樣子。

「還行,蹲守一周之後終於有收穫了,也不枉費我這段時間每天早出晚歸的……「妻子一邊吃飯,一邊跟我交談起來。

「哦?這個案子忙完了?」我問妻子道,「對了,你們這是什麼案子來著?郭局說也不是什麼大案子,也沒讓我參與。」

妻子咽下口中的菜,擺了擺手,道:「也不是什麼大案子,就是協助反貪部門抓人而已。咱們濱海市濱城區前任副區長,貪了不少,準備捲款跑路。我們在機場蹲了一周,今晚終於蹲到了,他弄了個假身份想飛去香港,我們當場就把他按住了,就這麼點事。」

「哦,這樣啊……」我點點頭,「你說這貪官怎麼就抓不完呢……」

妻子云淡風輕地道:「為了錢唄,當了官,有了權,就想著用這權力斂財,本來大好的前途就廢了。」

我一邊搖頭,一邊感嘆道:「是啊,錢掙多少才算多啊,一年工資獎金夠用就行了唄。都干到副區長了,地位也有,錢也不缺,反正我是想不通,我要是他,肯定不貪財。」

妻子看著我,輕蔑地笑道:「切,你是還沒到那個位置,沒那個機會而已,要是你有一天升上去了,保不准呢。」

我笑道:「喲,詩雯大警官,你連你老公都信不過了,覺得我會在這上面犯錯誤?」

「那難說。你也別說那個副區長了,當官的不想貪,下面的人有的是辦法送禮,逼著你貪呢。就算過了金錢這一關,別人也有的是辦法,除了錢,還要變著法兒的給你送美女,到時候你覺得你能堅持得住?」

我連忙起身,無可奈何地搖搖頭:「怎麼說到我身上了,我一輩子不可能。」

「不可能最好。」妻子淡定地笑道。

我背對妻子,摸出一支煙,向陽台走去:「快吃吧,吃了我去洗碗,我們詩雯大警官剛剛完成任務,讓你好好休息一下。」

我叫王平,今年28歲,我的妻子何詩雯比我小一歲,我們倆從大學開始就是情侶,當初讀書的時候,還沒從濱海警察學院畢業,就由於我們成績優異,通過了定向招錄,雙雙考入了濱海市公安局。

干我們警察這行,從來都是男多女少,狼多肉少,所以女的不管到哪兒,都是個寶。像那種熬夜蹲守、現場抓人之類的髒活累活,從來都是男士優先,對於女的呵護還來不及,怎麼可能讓她們出去冒險呢?所以女警一般都是做做文職工作,按時上下班——這是一般人的印象。

然而在我們家不同,我跟妻子雖然都是警察,但我們家卻經常被同事們戲稱是「男主內,女主外」。

我大學學的專業是情報學,由於我本身體能素質也只是剛剛達標而已,又不喜歡天天在外面風吹日曬的,所以現在也理所當然地幹著情報的工作。

在這方面我是一把好手,監視監聽、偶爾客串一下黑客獲取必要資料,實在不行尾隨跟蹤我也從來沒有暴露過。可以說在情報這方面,雖然我也不是什麼經驗豐富的老警察,但有我這水平的,在濱海市公安局應該找不出第二個。

而我的妻子何詩雯就不一樣了,她可能是從小受到電視上警匪片的影響,一心想當那種電視上瀟灑的女警,再加上她又看了不少美國大片,所以她特別崇拜那種從天而降、聲張正義的女俠式的人物。

大學的時候她就學的刑偵,當時不論是體能測試還是實戰演練,我老婆可以說從來都是第一名。畢業之後,本來單位安排她去做文職工作,結果上班第一個月,她就跑到我們郭局長辦公室,強烈要求更換部門,要搞刑偵,要出任務。

這件事瞬間就讓我老婆在單位出名了,其一是我老婆是有史以來主動跑到局長辦公室要求干髒活累活的女警,其二是我老婆的外表也異常漂亮,剛一進單位,就引來不少餓狼的追求。

於是我們郭局稍微徵求了家屬,也就是我的意見,然後就把我老婆調去刑偵了。

還別說,我老婆一過去就參與了一場大案子,是一起性質非常惡劣的入室殺人案,經過幾個月的艱苦奮戰,我老婆不負眾望,完美地完成了任務。

這之後,我們警局就沒人敢說我老婆不行了,此前他們討論的關於我老婆能力的評價,也變成了關於我老婆外貌的評價。一個個紛紛把我老婆評為警花,還調侃說是帶刺的玫瑰花,關係比較好的同事見了我老婆也是一口一個詩雯詩雯的,我老婆倒也沒說什麼,畢竟這也算是同事對她的肯定,便也欣然接受了。

我在陽台一支煙抽完,便聽到妻子的聲音:「我吃完啦!」

我把菸頭在陽台的菸灰缸碾滅,轉身向裡面走,妻子起身來到沙發上坐下。

「老婆你先休息,我去洗碗。」我端起餐桌上的盤子就往廚房去。

由於妻子本來回來得就晚,再加上吃飯洗碗這麼一折騰,時候也不早了,我把廚房收拾完出來,客廳里已經沒有了妻子的身影,她已經鑽進臥室去了。

推開臥室門,我看到妻子這時候已經換上了一條她常穿的墨綠色弔帶睡裙,剛洗完澡吹完頭身上還熱,妻子也沒蓋被子,就靠坐在床頭,伸直了她的兩條大白腿,拿著手機擺弄起來。

我走過去坐在床邊,一邊脫身上的衣服,一邊碎碎念道:「天天回家喊累,洗完澡又不休息,還在那兒玩手機。」

妻子抬起頭看了我一眼:「這不等你嘛?」

我將脫下的衣服掛在衣帽架上,起身往裡面廁所走去準備洗個澡:「等我?等我幹什麼?」

妻子對我眉頭一挑:「你說呢?」

我一攤手,裝傻道:「什麼啊,等我洗完澡再說吧。」

我知道妻子想說什麼,準是又想要了。畢竟這段時間妻子為了任務,天天蹲守,我們的確是有些日子沒有性生活了。

說實話結婚以來,尤其是最近,我對這方面的興趣的確是不怎麼高了。

一來我每天工作也比較繁忙,雖說不需要常常外出,但腦力勞動也比較消耗精力;二來也許是我對妻子有些厭倦了吧,畢竟在大學裡經過幾年時間的愛情長跑,該做的該體驗的都幹完了,雖然我老婆在別人眼裡是高不可攀的警花,但俗話說再好的山珍海味也會吃膩,估計我現在已經是處於這個階段了。

洗完澡出來,我看到妻子並沒有躺下,仍像剛才那樣坐在床頭,看來今晚不來一發,妻子肯定是不讓我睡覺了。

我鑽上床,來到妻子身邊,伸手一拍她的大腿:「詩雯,大爺我來了,還不好好伺候?」

「公子,小女子一定好好伺候……」

妻子白了我一眼,嘴角一笑,隨手把手機放在床頭,摟著我的脖子,身子向下一躺,我就被妻子帶動著,壓倒在了她的身上。

聞著妻子身上剛洗完澡散發出的芳香,感受著妻子身體的柔軟,伸手撫摸著妻子渾身上下那緊緻的肌膚,妻子身體那細膩的手感一下子就將我的情慾勾上來了。

我的手在妻子身上遊走了一會兒,最後還是雙手捧住了她的臉龐,嘴對嘴跟妻子吻在了一起。

而妻子也是相當熱情,兩手勾住我的脖子,二話不說就將渾身的熱情聚集在了她的小嘴上,這才幾天沒做愛啊,妻子就這樣熱情,這以後還得了?

妻子肯定不知道我跟她接吻的時候在想些什麼,跟妻子嘴唇分開,我看著她的臉,她的臉已經開始慢慢變得粉紅,看來是慾望上來了。

我的手慢慢向妻子下面探去,感受著妻子大腿光滑細膩的嫩肉,慢慢地我摸到了她裙底的雙腿之間。

看來妻子早有準備,睡裙之下根本就沒有穿內褲,而且這時候也已經慢慢變得濕潤起來了。

我伸出一根手指探進妻子小穴,在裡面攪動了一下,於是妻子立即渾身一顫,兩隻手順勢就摟住了我的背部。

「嗯……別弄了,快來吧。」

妻子眉頭一皺,一副艱難忍受的表情,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我滿是怨念。

我伸出另一隻手撥弄了一下妻子的秀髮,接著便掌控著自己的雞巴,龜頭對准妻子的小穴,慢慢地插了進去。

進入妻子體內之後,妻子剛才緊皺的眉頭終於是放鬆下來,同時嘴唇微張,慢慢地呼出一口香氣:「嗯……」

我緩緩開始在老婆的小穴里抽插起來。

一直以來,我老婆在工作上本來就比較強勢,而生活上,她也算是一個性慾比較旺盛的人,尤其是結婚以來,我們倆大部分的做愛,都是她主動向我求愛。

也許是因為她生命中只有我一個男人的緣故,她的小穴保養得也是非常好,陰毛既不算濃密也不算稀疏,小穴外是一片粉嫩,插入妻子的身體,她那仿佛會說話的肉穴就將我的雞巴整個全部包裹,再加上她身體里愛液的滋潤,我抽插起來也是特別的舒服。

隨著我的抽插,這個時候妻子也逐漸進入了狀態,她慢慢閉上了眼睛,兩隻手臂緊緊地將我的身體纏住,用心去感受身體的快感。

一陣抽插過後,我們倆的情慾都漸漸上來了。這時候妻子的兩顆奶子也是慢慢變得堅挺,我胸口上不斷地感受到兩顆肉球的摩擦,於是我便騰出手來,下面一邊在妻子身體里進進出出,上面也沒忘了揉捏起妻子的奶子。

就這樣,我不緊不慢地抽插了一會兒,隨後速度也慢慢提高。就在我感覺我快射了的時候,身下的妻子先是小穴一緊,更加用力地將我摟住了。

「啊啊啊……老公……」

妻子本來做愛的時候不喜歡說話,但高潮的快感讓妻子瞬間爆發出來了,她張開了嘴,發出一聲嬌媚的喘息,同時我感到妻子纏在我身上的雙手,手上的指甲好像都嵌進了我的肉里……

於是我也在這個時候盡情將身體里的快感爆發出來,我提前抽出雞巴,將精液全射在了妻子的小腹之上。

畢竟我們現在還沒考慮要孩子,萬事還是小心一點好……

這時候的妻子整個人癱在床上,閉著眼睛,大口喘息,還沒來得及說話。

做完之後,簡單收拾了一下殘局,我便也躺在妻子身旁,側身將她摟住了。而妻子也乖巧地湊近了我,將她的臉埋在我的胸口,我們倆很有默契,都默默不說話,靜靜地享受著這做愛過後的溫存。

過了一會兒,我先開口了。

看著妻子蜷縮在我的懷中,我伸手撫摸著她的秀髮,調侃妻子道:「本來回來得就晚,你還要。這下好了,明天上班起來晚了,看郭局怎麼罵我們……」

妻子抬頭看我,笑道:「嘻嘻,我剛結完這個案子,反正也沒事,明天大不了睡個懶覺。」

「好啊,原來你早就想好了。」我語氣中帶著寵愛,伸手捏了捏妻子的臉頰。

這時,妻子好像突然想起什麼,翻身拿過剛才放在床頭的手機,對我道:「對了老公,給你看樣好玩兒的東西。」

「什麼?」

只見妻子解鎖手機,將螢幕衝著我讓我看。

我看到螢幕上是一個人給妻子發過去的消息:「詩雯前輩,我發現我好像喜歡上你了,可以做我女朋友嗎?」

我看著妻子,疑惑地道:「這是誰啊?」

妻子收起手機,道:「我們這邊今年新分過來的一個小伙子,一上來就要追求我呢。」

妻子語氣中似乎帶著點洋洋得意。

「哦?他不知道你結婚了?」

妻子白了我一眼:「我不是說了嘛,新來的,再說了,我又沒把我結婚了寫在臉上,別人怎麼知道。」

「那你準備怎麼回復?」

「還能怎麼回復?肯定是拒絕咯,只是他們這批人剛來的時候我過去給他們上了一堂課而已,平時工作也不在一起,這小年青還不知道我已經名花有主了,嘻嘻。」

「哦……這樣啊。」

我隨意附和了一句,心裡卻慢慢地感覺一股莫名的興奮感湧上心頭,這是怎麼回事?

妻子還在我耳旁喋喋不休:「所以啊,對你老婆我好點,人家魅力還是在的呢。」

「嗯嗯嗯,好了好了,先睡覺吧,時候也不早了。」我隨手關了床頭的燈,準備入睡了。

一夜過後,雖然昨晚我調侃妻子的時候說今天可能會遲到,不過長期的生物鍾已經養成了習慣,我們倆都一同在早上六點半醒來了。

我又在床上眯了一會兒,妻子起身去弄了點早餐。畢竟平時我們都很忙,今天妻子剛結案,才有空閒時間在家裡吃早餐。

之後,我們一同出門,妻子開車,向濱海市公安局而去。

從我們家到單位的距離並不遠,然而不出所料,即使是這麼短一截距離,一大早我們仍然又堵在了半路上。

妻子手握方向盤,百無聊賴地看著前面的堵車長龍,這時我手機響了,拿起一看,居然是我們郭局打來的。我不敢怠慢,連忙接通了。

「喂,郭局?」

電話那頭傳來郭局那不緊不慢的聲音:「王平啊,你在哪兒呢?小何跟你在一起嗎?」

我看一眼旁邊的妻子,對著電話道:「在呢在呢,詩雯在我旁邊開車,我們堵在半路上了。怎麼了郭局,有事兒?」

「是,我這邊有一個案子可能要你們來辦了,你老婆昨晚不剛忙完嗎,待會兒到了你們一起來我辦公室說吧。」

「好好好,好的郭局。」

我剛一掛斷電話,前面的車流終於開始動了。

「郭局跟你說什麼事?」妻子看我一眼,問道。

「昨晚還說你可以休息呢,估計又有的忙咯。」我回答妻子道,「我也不知道什麼事,他說有個案子,讓我們待會兒到了一起去他辦公室。」

到了濱海市公安局,我們把車停好之後,便直奔郭局的辦公室而去了。

進了郭局的辦公室,他已經坐在那兒等我們了。

「什麼事兒啊郭局,這麼急?」

郭局熄滅了手上的香菸,示意妻子先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然後對我道:「王平啊,是這樣。昨晚我們這邊抓了個人,開車撞人了,現在還關在審訊室的。」

我語氣輕鬆地道:「開車撞人?這也不是多大個事兒嘛,還需要我跟我老婆同時出馬?」

「你小子先別急,聽我說完。」郭局伸手指了指我,故意拉下臉對我說道。

畢竟我能力比較強,所以在郭局面前也不太注重這些,經常開些玩笑,郭局也不怎麼在意。

於是郭局繼續道:「這個案子不簡單,撞人的是濱海市龍頭企業許氏集團的公子許勝,昨晚凌晨兩點,許勝在海濱大道駕駛一輛橙色邁凱倫跑車衝上人行道撞到了人,被撞的那個人當場身亡。」

「然後呢,這個許勝駕車逃逸跑了?」

郭局搖了搖頭:「沒有。」

我看著郭局,等他繼續說。

「當時有目擊者說看到許勝一個人剛從酒吧出來,撞人之後他也沒有跑,反而主動報警,同時檢測他的血液里酒精含量為0,排除酒駕毒駕。」

我疑惑地道:「該怎樣就怎樣唄,該抓人抓人,該賠錢賠錢,該判刑判刑,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郭局搖搖頭:「你小子就是急性子,事情沒你想的這麼簡單,這樣吧,你跟小何先去問問許勝的情況,回來我們再說,人就在一號審訊室。」

郭局這番話把我說得也是一頭霧水,我覺得明明挺簡單個事兒啊?

於是我轉身示意妻子一同去,妻子從沙發上起身,我們便一同往一號審訊室走了。

路上,我還沒開口,妻子小聲嘟囔道:「準是那富二代家裡在想辦法撈人呢,要不就是郭局拿了他的好處。」

「什麼意思?」

妻子撇撇嘴:「你還不明白嗎?這人是許氏集團的公子,許氏集團你不知道?濱海市最大的購物廣場就是他們家開的,還有幾個公園也是許氏集團的,還有幾個別墅小區也是。開車撞人,還是從酒吧出來,酒精含量可能會為0?這不明擺著郭局想讓我們假裝查一查,然後找個藉口把人放了嘛……」

一路上有不少同事,我轉過頭小聲對妻子道:「別這麼說,什麼事都不知道呢,萬一真有隱情呢?」

「哪來這麼多隱情,我碰到的這種案子多啦,被抓的貪官有一半都是收了這些商人的好處,這個許氏集團肯定也是啦……」

我們到了審訊室門口,我小聲提醒妻子:「進去之後你先別說話,我問問情況再說。」

我跟妻子一同進了審訊室,在椅子上坐下。

對面的椅子坐著的人想必就是許勝了,這個許勝看起來年齡也不大,很年輕,瘦瘦高高的,看到我們也沒什麼過激反應,很平靜。

坐下之後,我先開口道:「我姓王,這位是何警官,我們來了解一下你這個案子的情況。說說吧,怎麼撞人了?」

許勝並沒有像其他嫌疑人那樣,要麼沉默著一言不發,要麼就是發瘋似的大喊大叫。

這個許勝緩緩開口,語氣平靜地說道:「警官,事情你們應該知道了,就是撞死了人,這個我認了,但是我要求你們好好調查,我很可能是被人陷害了。」

「陷害?」

「是。」許勝點點頭,繼續說,「有人在我的剎車上動了手腳,我一開,車子就失控了,直接撞上了人行道,還好我人沒事……」

「你人倒是沒事,別人被你撞死了。」妻子語氣冰冷,言語略帶諷刺。

我連忙用手肘捅了捅妻子,示意她別這麼說。

許勝臉上似乎浮現出一絲略帶歉意的神色:「是,這個我承認。但更應該抓的不是陷害我的人嗎?我也是無辜的。」

「車子有沒有被動手腳,這個後期我們自然會去了解情況。不過我有一個問題,目擊者說你從酒吧出來,還是凌晨兩點,你的血液酒精含量卻是0,你真沒喝酒?」

許勝點點頭:「我真沒喝,警官,我昨晚就是去那兒見見朋友,聊了兩句而已。酒吧那地方本來就吵,我也沒想多呆,坐了一會兒就出來了。本來說開車回家,沒想到就遇到這事兒。」

妻子開口問許勝:「那你現在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昨晚也沒喝酒,再說了我跟那個人無冤無仇怎麼可能撞他?我就想你們好好調查,我肯定也全力配合。」

許勝語氣平靜,看起來的確是抱著解決問題的態度。

我覺得問得也差不多了,便起身道:「知道了,先就這樣,後面有問題再來問你。」

我跟妻子走出審訊室,往郭局的辦公室而去,再去問問郭局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還有他想讓我跟妻子幹什麼。

「這一看就是個不學無術的富二代啊,還能幹什麼?估計材料什麼的都準備好了,我們就是走個過場,然後就把那個富二代放了唄。」

從審訊室出來,妻子還不忘吐槽兩句,好像她就認定了這個許氏集團的公子哥肯定是不學無術,郭局肯定收了好處之類的……

唉,也沒辦法。我老婆畢竟一直以來正義感就比較強,而且經常接觸的都是貪官污吏,所以一碰到這種富二代,自然不會高看一眼。

走進郭局的辦公室,妻子又是一屁股在沙發上坐下,讓我去跟郭局談。

郭局看著我,道:「怎麼,情況都了解清楚了?」

我搖搖頭:「還沒。他就說他被人陷害了。」

「是,這個很有可能,這個許勝是許氏集團的公子,許氏集團在濱海市產業很多,各行各業競爭對手都不少,說他被人陷害,的確也是有可能的。」

我也有些急性子,直接問郭局道:「郭局,你直說吧,需要我們做什麼?」

郭局笑了笑,說:「其實我們昨晚連夜就開會了,只是你們小夫妻倆都睡了,就想著今早再說。目前打算,讓小何犧牲一下,去貼身保護許勝一段時間,一來可以暗中調查許勝是不是有什麼違法犯罪的蛛絲馬跡,二來要是真有人陷害他,小何的身手也可以保護許勝的。」

「好的郭局。」

「我不去。」

我跟妻子幾乎是同時說出口的,不過我說的是答應,妻子說的卻是不答應。

我立刻用眼神示意坐在沙發上的妻子,讓她閉嘴。

郭局知道我們夫妻倆內部出了分歧,卻也跟個老狐狸似的,裝作沒有聽見,繼續說道:「王平你嘛,還是發揮你的老本行,通過各種手段監視許勝,順便在背後幫小何一把。」

「好的郭局,那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我已經叫人去準備了,很快就把資料發給你們,估計明天就可以行動了。」郭局說著,身子往前探了探,小聲道,「我知道小何有意見,但是這個案子必須好好查,許氏集團在濱海市你也知道,占多少GDP,一年又繳多少稅,這個是市委要求好好調查的。」

「我明白了郭局,那沒什麼事我們先走了,等通知。」

於是我連忙拉著妻子就走出了郭局辦公室,畢竟她可是上班第一個月就敢闖進郭局辦公室要求調到刑偵的,我怕呆久了,妻子又在郭局面前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走出來後,我拉著妻子:「老婆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呢,人郭局下的命令,還能拒絕的嗎?還好當時只有我們三個人,要是開會,你不是直接讓郭局下不來台?」

妻子見我這麼說,氣呼呼地胸脯一挺:「那我該怎麼說,要不然直接把那個富二代放了吧?還要我去貼身保護他?乾脆直接結案唄。」

我知道妻子心裡有點不舒服,畢竟許勝當場撞死人不說,還要我們把他放了,然後貼身保護他,確實有點說不過去了。

但郭局剛才也說得很清楚了,許氏集團的公子不能亂動,很可能搞垮一個許勝,我們市今年的GDP目標就完不成了,所以市委才會下命令給郭局,讓好好調查。

我給妻子講道理:「老婆,你要想想,郭局把這個案子交給我們,還不是給我們機會?讓我們趁著年輕,往上爬一爬?咱們那套房子,你爸媽我爸媽湊的首付,現在每個月還在還貸款,靠咱們倆這點工資,何年何月才還得完呀?我們還不趁年輕,追求進步?想什麼呢?」

妻子嘟嘟嘴,雖然想反駁,但也知道我說的有道理,於是道:「那你說,怎麼辦吧?」

「就按郭局說的辦,到時候你去保護許勝一段時間,我會在背後調查,反正以你的身手,還不是小事一樁?」

妻子白了我一眼:「好吧,本小姐就聽你的了。」

我殷勤地在妻子身後給她捏捏肩:「嘿嘿,那就這樣,咱們還是各回各的地方吧。」

我是情報,妻子是刑偵,我們並不在一個地方,所以在路口的時候,我們就分開了。

第二天上午,郭局就把資料發給我了,安排了行動下午開始。

許勝人已經放回去了,晚上安排妻子跟許勝吃個飯見面,現在主要是讓我先了解一下許勝的資料,提前做好布局。

我抓緊上午的時間,看著許勝的資料,細細地研究起來。

這個許勝還真不是第一次被抓了。去年的時候,我們市有一起比較轟動的入室殺人案,雖然那個案子我沒有參與,不過因為鬧得比較大,所以當時我也是有所了解。

具體就是一名單身女子在出租公寓里被殺,案發現場留下了一把匕首,從匕首的血液上能檢測出那名女子的DNA,也就是說這把匕首就是殺害那名女子的兇器。

而有趣的是,整間公寓里,只檢測出了兩個人的指紋,一個是那名女子,一個就是許勝,而且許勝的指紋就出現在那把匕首上。

而更有趣的是,最後調查的結果,許勝居然不是殺人兇手,真正的殺人兇手也被捉拿歸案了。

看了這個案子,再結合現在這個案子,我也開始對許勝這個人感興趣了。

許勝要麼就是樹大招風,不愧是許氏集團的公子,去年被人陷害一回,今年又被人陷害一回;要麼這個許勝就是高智商犯罪,不僅殺了人,還能偽造現場,全身而退。反正我是越發地感興趣了。

而具體的行動計劃我也了解清楚了,簡單來說就是讓妻子下午跟許勝見個面,吃個飯,然後以保護許勝的名義去他家裡住。

而為了方便我的調查,許勝家裡的別墅早已被我們的人里里外外安裝上了監控,同時因為這個案子的保密屬性,監控只有我才有調用權限。

當然,他們吃飯的那家西餐廳也已經提前訂好,那家店的監控權限自然也已經讓我獲得了。

了解完這些,我開始給妻子打電話,問她的意思。

「喂,老婆,準備得怎麼樣?」

妻子無可奈何地道:「還能怎麼樣?該怎麼樣怎麼樣唄。」

我調笑道:「要去富家公子家裡住,你就不緊張?」

「我緊張什麼?我還懶得去呢,我就想趕緊搜集證據,趕緊結案,反正我覺得挺沒勁的。」

「別這麼說,你名義上可是去保護他的,別讓別人對你有意見了,不然到時候你還怎麼搜集證據?」

「哎呀,我知道,我只對你說嘛。」

「放心老婆,我會在後面支持你的。」

我明白,妻子雖然嘴上這樣說,但肯定會好好完成任務的,所以我其實一點也不擔心。但另一方面,妻子要去許勝家裡住,我總感覺心裡莫名地湧上一股興奮的情緒,好像期待著發生點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呢?

中午的時候我跟妻子也沒見面,畢竟時間緊迫,下午妻子就要行動了。

下午快要下班的時候,妻子發來消息,說她要行動了,於是我也趕緊在我的辦公室里調試好設備,展開了我的監控行動。

監控定位在一家西餐廳的包間,這也是許勝提前安排跟妻子見面的。雖然西餐廳自己有監控,但為了我的監控方便,我們的人提前也去西餐廳的包間裡裝上了我們自己的監控,不僅畫面清晰,收音效果也更好。

這時候的許勝正坐在包間裡,長方形的餐桌,中間擺滿了菜,許勝坐在一端,等待我老婆的到來。

不一會兒,包間的門被推開,妻子款款走了進去。

我一看到妻子,眼前瞬間一亮,沒想到妻子竟然特意打扮了一番。

妻子臉上化了淡妝,塗上了口紅,頭髮也是特意去做過,一頭亮麗的秀髮,發梢染成了淡淡的黃色,顯得極其成熟優雅。

而妻子的身上穿的也不再是平日裡的警服或是出任務的便裝,此時她居然穿了一條黑色的薄紗長裙。裙子上有細細的亮片點綴,下面是紗網裝飾。

再往下看,妻子的一雙長腿裹上了黑色的絲襪,腳上踩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妻子身高本來就比較高,這時候再加上絲襪高跟鞋的點綴,妻子身上瞬間就充滿了一股高貴氣質,仿佛讓人不敢直視。

妻子走進包間之後,那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場,即使是監控背後的我,也被妻子所震撼了。

而許勝自然也被妻子這樣的打扮所驚艷到,不過他臉上失態的表情僅持續了幾秒鐘,接著他很快便調整好,起身抬手指著長方形餐桌的另一邊,對妻子道:「何警官,請坐。」

妻子點點頭,也不說話,踩著高跟鞋,一步步地走到了餐桌的另一端,接著便坐下了。

妻子跟許勝面前都提前放好了高腳杯,裡面也倒上了紅酒。

許勝舉杯道:「何警官,感謝你特意前來調查,後面的事情還要麻煩你了。」

妻子看著許勝舉杯的動作,搖搖頭,淡淡地道:「我不喝酒,這些就算了吧。」

「您隨意。」許勝嘴角淡淡一笑,杯子一抬,自己喝了一口。

「還有,西餐我不大吃得慣,這些菜我看也都浪費了。不過你有錢,倒也不算什麼。」

「哦?何警官不愛吃西餐嗎?是我怠慢了,不好意思。」許勝笑道,「何警官一年不見,您變得更有氣質了呢。」

妻子看著許勝,問道:「一年不見?我們以前見過?」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