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至尊剑仙母亲居然被下贱的黑鬼…… (1-2) 作者:洛书

.

【我的至尊剑仙母亲居然被下贱的黑鬼体修折断飞剑变成他的鸡巴套子】

作者:洛书2021/05/08发表于:

PS:帮群RBQ洛书代发文,就酱----------------------------------

1、母亲

东荒群山之中,一处罕有人迹的石洞之中忽然散发出五彩光华,光芒万丈,穿云而上,直冲九霄。一时间天下震动,各方势力调兵遣将分派高手前往查探。

忽的一个巨大的金钵将这漫天光华摄入钵内,不见半分散溢,又有神人顶天立地,长戟一划将那金钵打的粉碎,五色光华似有灵性,一分为五,四散而去。

有佛光自西方现,高呼佛号,五色之中的褐色竟然掉头直奔西方,落于一尊巨佛面前,那佛双手合十一声“阿弥陀佛!”伸出手指一点那褐光,那光竟然化成一个小小童子,双手合十样貌虔诚。那巨佛顺手一招,金钵碎片立刻向他飞去,随即连带着童儿消失无踪。

又有清圣自九霄天上垂下一道拂尘,那青色的光芒便顺着拂尘登云而上,无影无踪。

再有归墟巨鱼,出水承涛,踏浪而来,张开大嘴一吸,那蓝色的光芒便被吸入口中,巨鱼一扭身子潜入归墟,掀起阵阵浪涛。

那神人眼见五道光芒已然没了三道,也是急了,大吼一声,冲向那道金色光芒,可这是天空又有一道飞剑劈下,将东荒群山分成两段,空前锋利如同实质一般,那顶天立地的神人仅仅是被那剑风碰触一下便被磨成血沫,神血如同雨水滴落,所过之处人畜皆杀,有盖世妖王腾云驾雾而来,被这神血一浇当即被压成肉泥,坠落凡尘。

而这最后一道赤色光华则落入极东之地一株神树的枝丫之上,有妖龙布云施雨欲捉赤光,呼听一声高亢,百禽巡天,遮天蔽日,从那漫天禽鸟之中飞出一只金翅大鹏,轻轻一啄便将那妖龙吞吃下去,随后回归禽鸟之列。不多时,那东方似又有一轮大日升空,随即大日散去显出凰兽真身,那兽也不去捉那赤光,反而在赤光一旁的枝丫停下,随后禽鸟四散,一阵神火自神树根部燃起,直至点燃整颗神树,火光冲天,便是星辰也被点燃,整个东天盛燃三天三夜!

自此,诸圣藏形,神圣不见,方有下层修士敢来探索。

十八年后。

“可恶,你,居然用这种卑鄙手段!”我倚在洞口的一颗大树上,大口喘气。

“哈哈哈,还不赶紧把五行之源交出来!这九年一出的神物哪里是你这样的穷酸小子能拿到宝物?”一个身穿锦缎袍子的贵公子手拿折扇哈哈大笑,对着身边的修士说道:“杀他了,几十块上品灵石就是你的了!”说着,这贵公子就从怀里排出一袋灵石,其中散发的灵韵波动,只要是个修士就能看出这灵石品质不凡。

“多谢公子,您放心,我只手翻天穆东戈向来最恨这种卑鄙小人!马上就宰了这个混蛋,免得污了您的眼!”那名叫穆东戈的修士,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如若不是背后偷袭,就是你们两个绑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我朝着那个贵公子啐了一口血沫,大声骂道。

“你这小子倒是奇怪,明明是你见利弃义想要霸占我们公子的五行之源,偷袭我们公子被我发现,仗义相助公子将你这贼厮打杀!”

“你,你!含血喷人!”我本就身受重伤,听到穆东戈的无耻说辞当即吐出一口献血,跪倒在地。

“小子,下辈子托生一个好人家,免得再落到如此境地,哥哥我也是为了修行。记好了!”说着,穆东戈扬起手掌,一股气旋在他掌心汇聚,随后一道雷光轰向我的天灵。

可就在那雷光与我的天灵接触刹那,只听一声轻灵脆响,一道玉符应声破碎。旋即一阵白濛如雾的剑意从我周身升起,那穆东升还来不及反应便被这白虹色的剑意斩成血沫,临消散前,他的脸上还带着凝固的杀意和几分茫然,随后杀死一个修士的剑意冲天而去,九霄之上风云变幻,在我所处的遗迹附近,所有的修士都被这一道贯天彻地的恐怖剑意震慑住了。

那道剑意完全打破了人们心中对剑意的映像,他们第一次意识到,竟然还有人的剑意能让天地变色!

“这,这剑意,哪怕是我剑阁天师只怕也比不上万一!”一个身穿剑阁服饰的男弟子面色惊异。

“退!快退!”一个穿着仆人衣服的老人猛地起身,冲入遗迹拉起自家晚辈夺路狂奔。

“你,你你,你这小子,怎么会有这等重宝!你你你!!” 那个贵公子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哪怕是他的境界也能体会到这剑意究竟有多么不凡,那些仓皇逃离的人们可能心里还在猜测著是这方天地的哪位绝世剑修,可只有他才知道,发出这般可怖剑意的竟只是一柄古朴的神剑!

哪怕是他身后的势力,遇到能发出这等剑意的高人只怕也只能跪地求饶才能求取一线生机。

一柄神剑就有如此威势,那神剑的主人呢?

就在此时,南天之上一道遥相呼应的剑意传空而至,沿途的界域壁障如同泡沫一般被摧毁殆尽,顷刻之间那剑意便贯穿整片天地,在我的面前直插而下,刹那间天地变色,云走风停,而后只见一道超世身影从天而降。

“武道争雄几多虚名?剑归鞘,出世藏锋!”清冷声音伴随超脱身影,绝世剑修双足染尘之际,登时剑气四溢,十里方圆花草树木无不折腰,砂石土丘削顶拜服。恐怖气息笼罩整个天地,强大的灵力压得众人抬不起头来。

剑气收拢,天地寂静,一位素白纱衣美妇俏立原地。

这人生的绝美,一张俏脸如同造化宠儿完美无暇,那双乌白分明的丹凤眼一下子点活了五官神韵,微微勾勒起的眼角,昂起的修长脖颈为本就仙气十足的她增添了几分高傲。

乌黑长发随意的盘成发髻,用一根木簪束著,免得散开,颇有几分成熟的韵味。

青丝散落在香肩上,本就贴身的白色纱衣完全遮不住她前凸后翘的丰腴身材,一对完美硕乳以完全不符合其大小的方式挺立,却又在重力牵引下微微下垂,更显其丰满沉甸,一手就能环绕的纤细腰肢却担负着重任,从后面观看,那衣裙也无法遮盖的肉臀透出形状,肥美如桃,圆润如月的完美臀型只需要一眼就能让所有男人垂涎不已,从肉臀延伸的一双匀称美腿被天蚕白丝袜包裹,再套上白凤长鞋,原本那朦胧的美感都被这般丰腴熟美的身材冲淡。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丰腴色气的美妇,那柄神剑却仿佛欢快的孩童一般围绕着她滴溜打转,为本就美若画中仙的美妇增添了几分肃杀之意。

一想到她刚刚不知跨了多少天地御剑便能让此界战栗,这样恐怖的实力让那些男人战战栗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更别说是欣赏意淫了。他们俯首骇然间,只有我一人露出了安心的神情。

因为这位超然于凡尘的剑仙美妇正是我的亲生母亲,南天藏锋境之主,妙手藏锋——南向晚!

自从十八年前母亲获得那一道五行至锐之光,便将它融入自己的本命飞剑之中,于是剑道通神,九天十地无物不斩。

眨眼间,母亲已经来到我的身边,蹲下身子看着身受重伤的我目露哀伤,母亲一声叹息问道:“天儿,没事吧?这群虫豕,竟敢伤你!”言毕一扬剑指,一道真元打入我的体内,我的伤势肉眼可见的回复起来。我缓缓站起身子,只听我的母亲说道:“一刻钟时间,十里方圆,人畜皆杀!”

清冷声音伴随雄厚真元扩散而去,众人眼见如此绝世剑修哪里还敢停留,尽作鸟兽而散,那贵公子手脚并用,也想要离开,却被我三两步追了上去,一脚踩住。

“你这婆娘,凭什么如此霸道,这遗迹乃是天赠之物,十八年前九大至尊都未曾如此霸道,你又算老几?”我本想一掌了解这个卑鄙小人,却被一道粗鲁的声音打断了动作。我心头好笑,到底是那个不长眼的居然跟这样跟我母亲说话,要知道我母亲自从登上剑尊之位后深居简出修心养性,几乎不杀生,若是往日他这般说了,还不至死,可今日我受了伤她以下了杀令,堂堂至尊哪容得被他人质疑?

我寻声看去,释然一笑。

原来是个黑人体修,这天下有修法无数,据说都可通大道,可几千年来,成就至尊之位的修士终究是少数,而这天下修法也因此有了三六九等,这体修便是最下等的修法。通常是没有天资根骨的散修才会去选择这种方式,体修十分辛苦,需要日夜搬运气血打熬筋骨,横练一身血肉刀枪不入。可再厉害的血肉能挡得住法宝吗?任你横练数十载,我且一剑过去,你便有了两个窟窿,费尽周折不低其他修士一剑,可见其是多么废物的一众修法。更何况体修不修神识,不修元炁,就连叩开仙门对他们来说都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更别提攀登仙路,成就至尊了,基本选择了体修就注定是这世界底层的蝼蚁了。不提母亲的修为,单单是剑修便是远超过其他修法的高深法门,母亲更是其中的集大成者,就算母亲没有至尊修为也可以轻易用飞剑将这个狂徒枭首。

想到这,我笑了笑,他能发出这种狂言想来也怪不得他,一届体修自然是没有神识的,不晓得母亲这一身通天绝地的修为,加上只有求仙无门的人才会选择体修,自然也没什么见识,不懂得草木俯首代表着什么。就算以我的修为,都能看出,他就算再体修里也是极为低下的层次,周身气血甚至还没完全调动,只怕是刚刚修行了数月的水平罢了。

在我的眼里,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我没注意到的是,母亲在见到那个黑鬼的样貌的时候,股间不自觉的摩擦了几下,一丝淫靡的液体悄悄顺着母亲的大腿流下。

母亲的双眼神光一闪,已然将那黑鬼里里外外看了个通透,在扫过那黑鬼胯下时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低声道:“这黑厮长得倒是壮实。我也寂寞了许久,想来他也没什么势力,带回去也算是个玩具。”虽然心头有饶他一命的想法,可母亲嘴里缺不饶人,低喝一声:“聒噪!死!”

只见母亲剑指一提,那名为惊鸿的本命飞剑应声而出,天地为之颤动,鬼神为之哀嚎,十里之外,那群逃出遗迹的修士看着这恐怖的飞剑无不两股战战,吓得浑身瘫软。

可那黑鬼还不以为意,继续呛声道:“你这婆娘,莫以为学了几手飞剑便不知天高地厚!在这挺胸扭屁股的卖骚,让大爷我教教你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随后那黑人一跺脚,掀起一阵烟尘。

我双手抱在胸前,面带笑容的等待烟尘散去看这个黑鬼难以置信的模样,为了保持期待我甚至没用神识去探查,我要亲眼见证著有趣的一幕!

不多时,烟尘散去。

“齁哦哦哦哦哦,太大了,不行了,要被操死了!噢噢噢噢!!!”

“你这婆娘的骚逼真肥呀,一操居然流出这么多水来!”

眼前的一切完全超出我的想像,我那举世无敌的至尊母亲居然赤身裸体的被那个黑鬼体修压在身下,一根黝黑的大鸡巴不断抽查着我母亲的小穴,大鸡巴每一次出入都从母亲的小穴里带出许多淫水,母亲那浑圆丰腴的屁股已经因为黑鬼猛烈的撞击弄的通红。那名为惊鸿的飞剑剑刃已经碎成了数块,剑柄则插在母亲的屁眼里。此时的母亲前身趴在地上,大屁股高高崛起,那个粗鲁的黑鬼就在母亲身后不断的挺动腰肢,每一次撞击都能听到啪啪啪啪的撞击声。

“怎,怎么可能,母亲怎么会败给一个刚修行了几个月的体修!这!这不可能!”我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摔在地上。

“哦哦哦齁哦哦!!要被,要被大鸡巴干死了!哦哦哦!!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被被一个黑鬼体修!噢噢噢噢齁哦哦!!”母亲的双眼向上翻起了白眼,舌头长长的吐了出来,口水不断从嘴角淌到了地上。我那高贵的至尊母亲,居然被一个体修的黑鬼操成这个样子。

那黑人操了一会,似乎不够过瘾,便直接把母亲抱起,双手绕过母亲的双手和双腿在母亲的后脖颈处合十将母亲整个人箍在怀里,随后大鸡巴对着母亲已经被操的骚水之流的小穴,双手向下一用力,母亲整个人便如同一个飞机杯一样被套在了黑人的大黑鸡巴上,母亲的一对美乳因为操逼的动作一跳一跳的。

“哦!哦!!!大鸡巴大鸡巴!要被大鸡巴打败了!哦哦哦!!”

“大屁股婆娘,拿着把破剑就冲到我怀里,是不是就是为了来让我操的!”

“哦哦哦!!大鸡巴,操死了,哦哦哦!我,我哦哦哦!!”

“说话呀你这个大屁股母猪!”说着,那黑人再一次将母亲高高举起你随后重重落下,那一对大卵蛋啪的一声打到了母亲的屁股上。

“哦哦哦!!母猪,我是母猪嗷嗷嗷嗷!我就是为了被你操才冲过来的噢噢噢噢!!操死我了!操死偶了!!嗷嗷嗷嗷!!齁哦哦哦!!!”

“我看你男人也不会管教你,居然随便对男人发骚,不如以后就跟我吧,让我用大鸡巴教教你怎么做一个婆娘!”那黑人一边说着一边把母亲换了姿势,让母亲的奶子紧贴自己的胸膛,双手抱住母亲的腰肢,这一系列变换动作居然还能保持鸡巴在母亲的小穴里继续抽查而不用拔出来。

“操死了!!哦哦哦齁哦哦!!!夫君,好夫君,好老公,哦哦哦!!操死母猪老婆了!哦哦哦!以后,以后我就是你就是我的大鸡巴夫君了噢噢噢噢!!!”母亲被操的双眼翻白,双腿不自觉的夹紧黑人的粗腰,一张俏脸已经几乎扭曲成了母猪的样子,不断的伸出舌头舔弄著黑人的嘴唇想要索吻。这真的是我的母亲吗?我看着眼前的一切陷入深深的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耳光让我清醒了过来,只见那个黑人挺著大鸡巴站在我的面前,我的母亲如同一个小媳妇一样跟在他的身后。

“我听这个兄弟说,你半路抢了他的机缘,还趁机偷袭他?”那黑人指了指身边的贵公子对我说道。

“怎么可能,明明是他偷袭我!你!”说着我抬掌就要向那个贵公子杀去,可以一阵巨力猛地命中我的小腹把我打飞老远。

“妈,妈妈为什么,我,我是你最爱的,天儿呀!呜!”我倒在地上捂著小腹,嘴角溢出鲜血。

没错,刚刚出手的正是我的母亲,她一拳猛击在我的小腹把我打飞出去老远。

“你看,你这婆娘怎么这么暴力?就这么对待咱儿子?”那黑人说着一巴掌打在了母亲的俏脸上,母亲不仅没还手反而跪下对那个黑人说道:“对不起大鸡巴老公,奴家一时激动,请老公责罚。”

“暂且记下吧,先让咱们儿子把人家的机缘还给人家,听你说的,咱家也是大户,怎么能强占别人的机缘呢?”

“是是,老公说的对。”母亲说着站起身来,扭过头来看着我,冰冷的目光令我通体生寒。

“还不赶紧滚过来给你父亲的朋友道歉!”

“我!”我刚要说话,母亲一招手我便被母亲抓到手上,母亲的修为使得我根本无法抗争,之的跪在地上给那个贵公子磕头道:“对不起,我不该偷袭你,抢你的机缘。”说着我把五行之源双手捧著高高举起。

“看吧兄弟,我儿子还是很讲道理的。”黑人看着我的样子,乐呵呵的跟那个贵公子说道。

“是极,是极。今天我也算和哥哥不打不相识,不如我们结为异性兄弟如何?”那贵公子当然认识母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如同小媳妇一样跟在那个低贱黑鬼的身边,但却不耽误他做出最符合他利益的判断。

“好好好,乖儿子你在一边见证,我和这位朋友结为异性兄弟!”

一阵礼仪过后,母亲一踢我的屁股对我说道:“还不赶紧拜见叔父大人!”

我无奈跪在地上对着那个贵公子说道:“小侄见过叔父大人!”

“哈哈哈乖侄子,叔叔也没什么见面礼,既然你想要这机缘,就把它送给你吧!”那贵公子自然知道这东西对于母亲来说不过是唾手可得,如今丢给我反倒显得他大度,更能骗取我这个便宜父亲的信任。

“乖儿子,你看看你叔叔多大度,以后不要再做强抢他人机缘的事了。”

“婆娘,你说你在什么南天有个大宅子?带夫君我去看看,才好决定到底是娶你做妻还是纳你做妾,在我们村里嫁妆少了可是不能嫁人的!”

“相公说笑了,向晚生是相公得人,死是相公的鬼。便是相公不娶向晚,向晚就算当个通房丫鬟也是成的。”

--------------------------

2、女友

南天藏锋境内。

“雪儿,你来了。”我紧握住面前少女的双手,神色激动的说道:“快快随我前往藏锋台,母亲就在那边。”说着我拉起少女的手便要向藏锋台走去。

“天哥,到底是怎么了?阿姨她?”

“来不及解释了,你到了之后会见到一个黑人,莫管三七二十一一道符咒镇死他便是!”

这名少女正是我的未婚妻陆雪儿,雪儿乃是北方大荒天四大豪族之一的陆氏嫡女,与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家传符术正宗,一张符咒既可焚天煮海,逆转阴阳。

说起雪儿,便只能感叹天地造化的神奇,在诞生出我母亲这样倾倒众生的美妇之后,依旧能造就雪儿这样的浊世精灵。今天的雪儿穿着一身青色长衫,一头长发简单的束了一下就垂在身后,一张俏脸倾城绝世,与母亲不同,她的美更像是自然山水那样的恬静美好。

雪儿的双乳没有母亲那么丰满,却也是不小的,被我拉着跑动的时候一颤一颤像是一对熟透的桃子,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掉下来了。虽说雪儿还是少女,可臀型却是和母亲一样的蜜桃形状,当初母亲只是一眼看到了女友的屁股,便定下了我俩的婚约。

少女的双腿比之母亲的丰腴,显得有些青涩,可依旧是人间少有的优美曲线,本就完美的腿型配上素白的丝袜和青色的靴子,若是外人见了只怕是以为是山水通灵才能诞生出的绝色精灵。

不多时,我便带着女友来到了藏锋台,藏锋台上,母亲双头抱头,扎著马步一下一下的快速的进行深蹲,本来是正常的练武动作,可因为这一身情趣装束变得淫乱非常。

母亲的上身只有一个紧身的丝质内衣,内衣的双乳处被裁出了两个心形的窟窿,母亲的乳头正好从这两个窟窿中穿了出来。下身也是类似的紧身塑形的白色练功裤,可在小穴的部分同样被掏出了一个心形的空档,把母亲的小穴正好暴露在外。

在接近一下,我和雪儿才看清母亲到底在做什么。那黑人赫然躺在母亲的身下,身旁还放着一个果盘,装满了仙珍佳酿,而他胯下的那一条大黑鸡巴就在那支棱著,母亲每一次下蹲都会将那黑人的鸡巴完全吃进自己的小穴,随后起身将鸡巴完全吐出来,二人的性器哪怕已经分开依旧会有淫靡的丝线将二人相连,那是母亲的淫水!

“哦哦哦齁哦哦!!鸡巴鸡巴鸡巴鸡巴鸡巴鸡巴鸡巴鸡巴!大鸡巴!!!哦哦哦哦哦!!!”母亲每说一次鸡巴便下蹲一次,每当蹲到最深处的时候舌头都会长长的伸出来,双眼向上翻起白眼,而站起身的时候又恢复成那个冷漠高贵的至尊剑修。

而母亲身下的那个黑人随手从一旁的果盘里抄出一颗仙果啃一口了,砸了咂嘴便丢掉了。

我看着被丢掉的果子,心里生疼。那果子若是被寻常修士得了只怕要沐浴焚香斋戒三天才能食用,而后炼化其中的灵力对修为大有增益,那可是母亲珍藏的宝物,只有至尊饮宴时才会拿出来招待,平时就算是我也不能食用的绝世珍宝。

可这对于黑人来说,如同是家常果子一样,牛嚼牡丹一般的扫荡著身边的仙果,每个都是啃了几口边丢掉了。他的修法让他根本感受不到这果子里蕴含的灵力,自然不能明白这果子有多么珍贵。

“就是他,雪儿,动手!”雪儿显然被眼前母亲的所作所为搞得呆住了,那黑人已经扭头看到我们了,我不由得一拍雪儿的屁股将她唤醒。可我没想到的是雪儿的裤裆居然有些潮湿,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催促雪儿出手。

雪儿看着那黑人的大黑鸡巴,吞了吞口水,一张俏丽羞的通红,一抬手一张符咒出现,真是封魔乾坤引!

这道符咒十分不凡,能够凭借天地之力将盖世天魔封禁在须臾之中,随后是施咒者更是能选择一个目标将魔头的力量全数转移给那个人,无论是多厉害的魔头,哪怕是滴血重生的棘手大魔,遇到这个符咒也只能饮恨。我没想到雪儿居然有这么高等级的符咒,当即大喜,就算母亲想要阻拦短时间也没办法突破这个符咒,只要雪儿用这个符咒困住母亲,再用随便一道符咒就能将这黑人打杀,之后再放出母亲,母亲一定可以恢复正常!

在我心里坚定的认定一定是这个黑人用了某种邪术才让母亲变成了这幅模样,只要杀了这黑人,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那黑人扭头看见了我和雪儿,嘿嘿一笑,站起身子,把母亲抱在怀里猛操了几下。

“哦哦哦哦哦!!齁哦!!”母亲被操的怪叫了几声便四肢痉挛舌头伸的老长。

“真是不耐操的废物,乖儿子知道爸爸一个女人不够又给我送女人了吗?别说,这婆娘长得也不错,就是嫩了点,不够味!”说着那黑人把怀里已经高潮道失神的而母亲丢到地上挺著一根大鸡巴大步向我和雪儿走来。

“你这邪修,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雪儿,出手!”我大呼一声,雪儿却丝毫没有动静。我在看雪儿,只见一道水流从她的胯下不断流淌,连丝袜都被流下了印记。

“雪儿!”我再次大叫,雪儿这才回过神来,催动真元随后雪儿手中的符咒破碎变换成漫天符文将整个藏锋台包裹在内。

“哈哈哈,就算母亲给我下了咒术,不能对你动武,我也能找来其他人杀你!受死吧!你这个下贱黑人!”我恶狠狠的冲那黑人吼道。

随后漫天符文开始收缩,随后空间被扭曲,时间被压缩,恐怖异动甚至涤荡整个藏锋境,花草触之有的疯狂生长,有的枯萎死去。这正是借用天地伟力的符咒发挥作用的前兆!

而后一道剧烈的白光充斥我的视野。

“哼哼,到时候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生世世,永不超生!”我怪笑着等待咒术的结束。

顷刻之间,白光散去。

“哦哦哦哦哦!!!齁嗷嗷嗷!!”眼前的一切再次令我的脑袋一阵剧痛。

只见雪儿被黑人抱在怀里,上衣已经被那黑人撕开,一对白玉般的奶子就这么漏在外面任由那个黑人随意揉捏,雪儿的裤裆也被撕开了,内裤被随意的丢带地上,那根曾经将我母亲征服的大黑鸡巴正不断在雪儿的小穴中不断抽插,每一次抽查还要带出许多混著血液的淫水。

“雪儿,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哦哦哦!嗷嗷啊!天,天哥,嗷嗷,救我,好疼,好大,嗷嗷嗷嗷齁噢噢噢!!”雪儿未经人事的小穴哪里经得住黑人这么暴力的操弄,我怒极攻心,全然忘了不能对黑人出手的限制,拔出腰间的宝剑便向黑人冲去。

“我要你死!!”那黑人也不看我,一边操著雪儿,一边伸手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把我扇飞老远。

“噢噢噢噢!天哥!嗷嗷嗷雪儿,齁哦啊哦哦!要成为大鸡巴的俘虏了!噢噢噢噢!快救我哦哦哦!!!”

“妈了巴子,你这个龟儿子居然找人想要杀我,就凭你也配?”那黑人一边操著雪儿一边来到我的身边,头顶啪啪啪啪的交合声不绝于耳,淫水与血液的混合物伴随着黑人的抽查不断滴落到我的脸上。

“你还指望这个小废物救你?像你这样的美人一定要是我这种真男人才能拥有的!”

“噢噢噢噢齁哦哦哦!!天哥,你怎么,哦哦哦被一巴掌打飞这么远嗷嗷嗷嗷!!!小逼好爽啊哦哦哦哦!太大了,齁哦哦!!天哥快站起来哦哦哦,杀了他,杀了他啊哦哦啊哦啊哦!!”雪儿已经被操的双眼翻白神志不清。

我倒在地上只感觉周身的真元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抽走了,源源不断的流向正在和雪儿做爱的那个黑鬼。

“难道,是封魔乾坤引,怎么会,这个符咒怎么会把我的功力转给那个黑鬼,难道雪儿已经被操的连目标都分不清了吗!”不过顷刻我一身真元已经被那黑鬼吸得一干二净。

“小废物,今天我宰了你,免得你再找人偷袭老子!”那黑人一抬大脚便要给我一脚,此时的我已经没了修为,这一脚踩实了只怕就要踩爆我的脑袋,这一下我吓得赶紧跪下不断对黑人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道:“爸爸,爹爹,大鸡巴爹爹,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我还有用,别杀我,求你了。”

“哦哦哦!要被大鸡巴操死了!噢噢噢噢!!天,天哥你,你怎么能给他下跪哦哦哦!!!!”

眼看黑人不为所动,我赶紧继续说道:“雪儿你就从了大鸡巴爹爹吧,像你这样的骚逼是我这种小鸡巴废物永远都不能操的,与其守活寡,嫁给大鸡巴爹爹做妾不是更好?”我一边说着一边向那个黑人谄媚的笑道。

“乖儿子,还挺会说话的嘛!”这黑人果然好糊弄,听了我的话立刻笑了出来。

“哦哦哦,天哥,你怎么,哦哦齁哦哦哦!要来了,尿了,尿了嗷嗷嗷嗷嗷哦啊!!!!!你个废物哦哦哦!!就看着我被别人操,还让我哦哦哦,还让我嫁给他做妾,哦哦哦我堂,哦哦齁哦哦,堂堂陆氏嫡女怎么可能,啊啊,嫁给一个黑人做妾哦嗷嗷!尿了!!齁哦!!”雪儿耷拉的双腿忽然紧绷起来,随后一股水流从雪儿和黑人的交合处喷了出来,滋了我一脸。我的未婚妻雪儿居然被这个黑人操的潮吹了?

“雪儿,你就从了大鸡巴爹爹,你看你被操的多爽呀!”我一边说着,一边大著胆子伸出舌头舔向雪儿和黑人的交合之处。

“哦!乖儿子,真会舔!小姑娘,老子的大鸡巴操的你不舒服吗?让你做妾还委屈了不成!”说着双手抓住雪儿的奶头狠狠的拉扯起来。

“嗷嗷嗷啊!!别啦了,好疼啊,嗷嗷嗷嗷!齁哦哦哦,小逼好爽,好,好哦,我,我嫁给你做妾,嗷嗷嗷,我嫁给你做妾嗷嗷嗷哦啊!天哥你的未婚妻要嫁给你的继父做小妾了,你开心了吗!嗷嗷嗷哦,你个大王八!嗷嗷嗷哦啊!!”雪儿一个处子哪里经得住黑人的操弄,本来就处于崩溃边缘的她看到了我如此窝囊居然主动舔弄她们交合的部位,当即大脑一抽,同意了黑人的要求。

“这就对嘛,雪儿跟大鸡巴爹爹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祝爹爹和雪儿百年好合!”眼看黑人逐渐开心,没了杀我的心思,我向后爬了几步对着正在交合的二人磕了个响头。

“还哦哦哦!还叫雪儿哦哦哦,哦齁哦哦哦!要,要叫二娘了!嗷嗷嗷嗷!你,你这个不孝的绿王八儿子,怎么能,嗷,齁哦哦哦,怎么能知乎二娘的姓名呢!”雪儿已经完全带入黑人小妾的角色里了,我也只能点头称是。

“是是,二娘。”

“哈哈哈,你这龟儿子。”

那黑人不再管我,抱着雪儿一边操著一边向母亲的位置走去,而母亲这时也从高潮中恢复了意识,看了看黑人怀里的雪儿,先是一愣,而后满脸堆满谄媚的笑容,走到黑人的身后伸出舌头舔起黑人恶臭的屁眼。

这时那黑人似乎觉得有些不舒服,拔出操进雪儿体内的大鸡巴对着对面喷出一阵水柱。这水柱不是别的,正是刚刚因为从我体内吸收走的真元,因为这黑鬼是个体修,哪怕是封魔引将我的真元导入他的体内他也没办法吸收,最终高浓度的真元凝成灵液这黑鬼却又没有气海承接,最终只能将它排出体外。

眼看我一身苦修得来的修为就要被这个黑鬼如同尿尿一样排个干净,我干净冲上去张大嘴巴接住从黑鬼鸡巴里尿出的灵液。我跪在地上,一边喝着带着尿骚味的灵液一边在心里恶狠狠的吼道:“狗东西,你等著,我南问天必定杀你!千刀万剐!掏肝挖心!!”

我甚至不敢发出声音,生怕那黑鬼回过神来就要杀我,那黑鬼尿完我的修为便继续操弄起雪儿来了,我看着正在和黑鬼操逼的雪儿和舔著黑鬼屁眼的母亲,默默攥紧了拳头,与此同时,我裤裆里的小鸡巴硬的生疼。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