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至尊劍仙母親居然被下賤的黑鬼…… (1-2) 作者:洛書

簡體

. book18.org

【我的至尊劍仙母親居然被下賤的黑鬼體修折斷飛劍變成他的雞巴套子】 book18.org

作者:洛書2021/05/08發表於: book18.org

PS:幫群RBQ洛書代發文,就醬---------------------------------- book18.org

1、母親 book18.org

東荒群山之中,一處罕有人跡的石洞之中忽然散發出五彩光華,光芒萬丈,穿雲而上,直衝九霄。一時間天下震動,各方勢力調兵遣將分派高手前往查探。 book18.org

忽的一個巨大的金缽將這漫天光華攝入缽內,不見半分散溢,又有神人頂天立地,長戟一划將那金缽打的粉碎,五色光華似有靈性,一分為五,四散而去。 book18.org

有佛光自西方現,高呼佛號,五色之中的褐色竟然掉頭直奔西方,落於一尊巨佛面前,那佛雙手合十一聲「阿彌陀佛!」伸出手指一點那褐光,那光竟然化成一個小小童子,雙手合十樣貌虔誠。那巨佛順手一招,金缽碎片立刻向他飛去,隨即連帶著童兒消失無蹤。 book18.org

又有清聖自九霄天上垂下一道拂塵,那青色的光芒便順著拂塵登雲而上,無影無蹤。 book18.org

再有歸墟巨魚,出水承濤,踏浪而來,張開大嘴一吸,那藍色的光芒便被吸入口中,巨魚一扭身子潛入歸墟,掀起陣陣浪濤。 book18.org

那神人眼見五道光芒已然沒了三道,也是急了,大吼一聲,沖向那道金色光芒,可這是天空又有一道飛劍劈下,將東荒群山分成兩段,空前鋒利如同實質一般,那頂天立地的神人僅僅是被那劍風碰觸一下便被磨成血沫,神血如同雨水滴落,所過之處人畜皆殺,有蓋世妖王騰雲駕霧而來,被這神血一澆當即被壓成肉泥,墜落凡塵。 book18.org

而這最後一道赤色光華則落入極東之地一株神樹的枝丫之上,有妖龍布雲施雨欲捉赤光,呼聽一聲高亢,百禽巡天,遮天蔽日,從那漫天禽鳥之中飛出一隻金翅大鵬,輕輕一啄便將那妖龍吞吃下去,隨後回歸禽鳥之列。不多時,那東方似又有一輪大日升空,隨即大日散去顯出凰獸真身,那獸也不去捉那赤光,反而在赤光一旁的枝丫停下,隨後禽鳥四散,一陣神火自神樹根部燃起,直至點燃整顆神樹,火光沖天,便是星辰也被點燃,整個東天盛燃三天三夜! book18.org

自此,諸聖藏形,神聖不見,方有下層修士敢來探索。 book18.org

十八年後。 book18.org

「可惡,你,居然用這種卑鄙手段!」我倚在洞口的一顆大樹上,大口喘氣。 book18.org

「哈哈哈,還不趕緊把五行之源交出來!這九年一出的神物哪裡是你這樣的窮酸小子能拿到寶物?」一個身穿錦緞袍子的貴公子手拿摺扇哈哈大笑,對著身邊的修士說道:「殺他了,幾十塊上品靈石就是你的了!」說著,這貴公子就從懷裡排出一袋靈石,其中散發的靈韻波動,只要是個修士就能看出這靈石品質不凡。 book18.org

「多謝公子,您放心,我只手翻天穆東戈向來最恨這種卑鄙小人!馬上就宰了這個混蛋,免得污了您的眼!」那名叫穆東戈的修士,一步一步向我走來。 book18.org

「如若不是背後偷襲,就是你們兩個綁起來也不是我的對手!」我朝著那個貴公子啐了一口血沫,大聲罵道。 book18.org

「你這小子倒是奇怪,明明是你見利棄義想要霸占我們公子的五行之源,偷襲我們公子被我發現,仗義相助公子將你這賊廝打殺!」 book18.org

「你,你!含血噴人!」我本就身受重傷,聽到穆東戈的無恥說辭當即吐出一口獻血,跪倒在地。 book18.org

「小子,下輩子托生一個好人家,免得再落到如此境地,哥哥我也是為了修行。記好了!」說著,穆東戈揚起手掌,一股氣旋在他掌心匯聚,隨後一道雷光轟向我的天靈。 book18.org

可就在那雷光與我的天靈接觸剎那,只聽一聲輕靈脆響,一道玉符應聲破碎。旋即一陣白濛如霧的劍意從我周身升起,那穆東升還來不及反應便被這白虹色的劍意斬成血沫,臨消散前,他的臉上還帶著凝固的殺意和幾分茫然,隨後殺死一個修士的劍意沖天而去,九霄之上風雲變幻,在我所處的遺蹟附近,所有的修士都被這一道貫天徹地的恐怖劍意震懾住了。 book18.org

那道劍意完全打破了人們心中對劍意的映像,他們第一次意識到,竟然還有人的劍意能讓天地變色! book18.org

「這,這劍意,哪怕是我劍閣天師只怕也比不上萬一!」一個身穿劍閣服飾的男弟子面色驚異。 book18.org

「退!快退!」一個穿著僕人衣服的老人猛地起身,沖入遺蹟拉起自家晚輩奪路狂奔。 book18.org

「你,你你,你這小子,怎麼會有這等重寶!你你你!!」 那個貴公子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哪怕是他的境界也能體會到這劍意究竟有多麼不凡,那些倉皇逃離的人們可能心裡還在猜測著是這方天地的哪位絕世劍修,可只有他才知道,發出這般可怖劍意的竟只是一柄古樸的神劍! book18.org

哪怕是他身後的勢力,遇到能發出這等劍意的高人只怕也只能跪地求饒才能求取一線生機。 book18.org

一柄神劍就有如此威勢,那神劍的主人呢? book18.org

就在此時,南天之上一道遙相呼應的劍意傳空而至,沿途的界域壁障如同泡沫一般被摧毀殆盡,頃刻之間那劍意便貫穿整片天地,在我的面前直插而下,剎那間天地變色,雲走風停,而後只見一道超世身影從天而降。 book18.org

「武道爭雄幾多虛名?劍歸鞘,出世藏鋒!」清冷聲音伴隨超脫身影,絕世劍修雙足染塵之際,登時劍氣四溢,十里方圓花草樹木無不折腰,砂石土丘削頂拜服。恐怖氣息籠罩整個天地,強大的靈力壓得眾人抬不起頭來。 book18.org

劍氣收攏,天地寂靜,一位素白紗衣美婦俏立原地。 book18.org

這人生的絕美,一張俏臉如同造化寵兒完美無暇,那雙烏白分明的丹鳳眼一下子點活了五官神韻,微微勾勒起的眼角,昂起的修長脖頸為本就仙氣十足的她增添了幾分高傲。 book18.org

烏黑長發隨意的盤成髮髻,用一根木簪束著,免得散開,頗有幾分成熟的韻味。 book18.org

青絲散落在香肩上,本就貼身的白色紗衣完全遮不住她前凸後翹的豐腴身材,一對完美碩乳以完全不符合其大小的方式挺立,卻又在重力牽引下微微下垂,更顯其豐滿沉甸,一手就能環繞的纖細腰肢卻擔負著重任,從後面觀看,那衣裙也無法遮蓋的肉臀透出形狀,肥美如桃,圓潤如月的完美臀型只需要一眼就能讓所有男人垂涎不已,從肉臀延伸的一雙勻稱美腿被天蠶白絲襪包裹,再套上白鳳長鞋,原本那朦朧的美感都被這般豐腴熟美的身材沖淡。 book18.org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豐腴色氣的美婦,那柄神劍卻仿佛歡快的孩童一般圍繞著她滴溜打轉,為本就美若畫中仙的美婦增添了幾分肅殺之意。 book18.org

一想到她剛剛不知跨了多少天地御劍便能讓此界戰慄,這樣恐怖的實力讓那些男人戰戰慄栗,連頭都不敢抬起來,更別說是欣賞意淫了。他們俯首駭然間,只有我一人露出了安心的神情。 book18.org

因為這位超然於凡塵的劍仙美婦正是我的親生母親,南天藏鋒境之主,妙手藏鋒——南向晚! book18.org

自從十八年前母親獲得那一道五行至銳之光,便將它融入自己的本命飛劍之中,於是劍道通神,九天十地無物不斬。 book18.org

眨眼間,母親已經來到我的身邊,蹲下身子看著身受重傷的我目露哀傷,母親一聲嘆息問道:「天兒,沒事吧?這群蟲豕,竟敢傷你!」言畢一揚劍指,一道真元打入我的體內,我的傷勢肉眼可見的回覆起來。我緩緩站起身子,只聽我的母親說道:「一刻鐘時間,十里方圓,人畜皆殺!」 book18.org

清冷聲音伴隨雄厚真元擴散而去,眾人眼見如此絕世劍修哪裡還敢停留,盡作鳥獸而散,那貴公子手腳並用,也想要離開,卻被我三兩步追了上去,一腳踩住。 book18.org

「你這婆娘,憑什麼如此霸道,這遺蹟乃是天贈之物,十八年前九大至尊都未曾如此霸道,你又算老幾?」我本想一掌了解這個卑鄙小人,卻被一道粗魯的聲音打斷了動作。我心頭好笑,到底是那個不長眼的居然跟這樣跟我母親說話,要知道我母親自從登上劍尊之位後深居簡出修心養性,幾乎不殺生,若是往日他這般說了,還不至死,可今日我受了傷她以下了殺令,堂堂至尊哪容得被他人質疑? book18.org

我尋聲看去,釋然一笑。 book18.org

原來是個黑人體修,這天下有修法無數,據說都可通大道,可幾千年來,成就至尊之位的修士終究是少數,而這天下修法也因此有了三六九等,這體修便是最下等的修法。通常是沒有天資根骨的散修才會去選擇這種方式,體修十分辛苦,需要日夜搬運氣血打熬筋骨,橫練一身血肉刀槍不入。可再厲害的血肉能擋得住法寶嗎?任你橫練數十載,我且一劍過去,你便有了兩個窟窿,費盡周折不低其他修士一劍,可見其是多麼廢物的一眾修法。更何況體修不修神識,不修元炁,就連叩開仙門對他們來說都是十分困難的事情,更別提攀登仙路,成就至尊了,基本選擇了體修就註定是這世界底層的螻蟻了。不提母親的修為,單單是劍修便是遠超過其他修法的高深法門,母親更是其中的集大成者,就算母親沒有至尊修為也可以輕易用飛劍將這個狂徒梟首。 book18.org

想到這,我笑了笑,他能發出這種狂言想來也怪不得他,一屆體修自然是沒有神識的,不曉得母親這一身通天絕地的修為,加上只有求仙無門的人才會選擇體修,自然也沒什麼見識,不懂得草木俯首代表著什麼。就算以我的修為,都能看出,他就算再體修里也是極為低下的層次,周身氣血甚至還沒完全調動,只怕是剛剛修行了數月的水平罷了。 book18.org

在我的眼裡,他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book18.org

我沒注意到的是,母親在見到那個黑鬼的樣貌的時候,股間不自覺的摩擦了幾下,一絲淫靡的液體悄悄順著母親的大腿流下。 book18.org

母親的雙眼神光一閃,已然將那黑鬼里里外外看了個通透,在掃過那黑鬼胯下時不自覺的舔了舔嘴唇低聲道:「這黑廝長得倒是壯實。我也寂寞了許久,想來他也沒什麼勢力,帶回去也算是個玩具。」雖然心頭有饒他一命的想法,可母親嘴裡缺不饒人,低喝一聲:「聒噪!死!」 book18.org

只見母親劍指一提,那名為驚鴻的本命飛劍應聲而出,天地為之顫動,鬼神為之哀嚎,十里之外,那群逃出遺蹟的修士看著這恐怖的飛劍無不兩股戰戰,嚇得渾身癱軟。 book18.org

可那黑鬼還不以為意,繼續嗆聲道:「你這婆娘,莫以為學了幾手飛劍便不知天高地厚!在這挺胸扭屁股的賣騷,讓大爺我教教你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隨後那黑人一跺腳,掀起一陣煙塵。 book18.org

我雙手抱在胸前,面帶笑容的等待煙塵散去看這個黑鬼難以置信的模樣,為了保持期待我甚至沒用神識去探查,我要親眼見證著有趣的一幕! book18.org

不多時,煙塵散去。 book18.org

「齁哦哦哦哦哦,太大了,不行了,要被操死了!噢噢噢噢!!!」 book18.org

「你這婆娘的騷逼真肥呀,一操居然流出這麼多水來!」 book18.org

眼前的一切完全超出我的想像,我那舉世無敵的至尊母親居然赤身裸體的被那個黑鬼體修壓在身下,一根黝黑的大雞巴不斷抽查著我母親的小穴,大雞巴每一次出入都從母親的小穴裡帶出許多淫水,母親那渾圓豐腴的屁股已經因為黑鬼猛烈的撞擊弄的通紅。那名為驚鴻的飛劍劍刃已經碎成了數塊,劍柄則插在母親的屁眼裡。此時的母親前身趴在地上,大屁股高高崛起,那個粗魯的黑鬼就在母親身後不斷的挺動腰肢,每一次撞擊都能聽到啪啪啪啪的撞擊聲。 book18.org

「怎,怎麼可能,母親怎麼會敗給一個剛修行了幾個月的體修!這!這不可能!」我踉踉蹌蹌的後退幾步,摔在地上。 book18.org

「哦哦哦齁哦哦!!要被,要被大雞巴乾死了!哦哦哦!!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被被一個黑鬼體修!噢噢噢噢齁哦哦!!」母親的雙眼向上翻起了白眼,舌頭長長的吐了出來,口水不斷從嘴角淌到了地上。我那高貴的至尊母親,居然被一個體修的黑鬼操成這個樣子。 book18.org

那黑人操了一會,似乎不夠過癮,便直接把母親抱起,雙手繞過母親的雙手和雙腿在母親的後脖頸處合十將母親整個人箍在懷裡,隨後大雞巴對著母親已經被操的騷水之流的小穴,雙手向下一用力,母親整個人便如同一個飛機杯一樣被套在了黑人的大黑雞巴上,母親的一對美乳因為操逼的動作一跳一跳的。 book18.org

「哦!哦!!!大雞巴大雞巴!要被大雞巴打敗了!哦哦哦!!」 book18.org

「大屁股婆娘,拿著把破劍就衝到我懷裡,是不是就是為了來讓我操的!」 book18.org

「哦哦哦!!大雞巴,操死了,哦哦哦!我,我哦哦哦!!」 book18.org

「說話呀你這個大屁股母豬!」說著,那黑人再一次將母親高高舉起你隨後重重落下,那一對大卵蛋啪的一聲打到了母親的屁股上。 book18.org

「哦哦哦!!母豬,我是母豬嗷嗷嗷嗷!我就是為了被你操才衝過來的噢噢噢噢!!操死我了!操死偶了!!嗷嗷嗷嗷!!齁哦哦哦!!!」 book18.org

「我看你男人也不會管教你,居然隨便對男人發騷,不如以後就跟我吧,讓我用大雞巴教教你怎麼做一個婆娘!」那黑人一邊說著一邊把母親換了姿勢,讓母親的奶子緊貼自己的胸膛,雙手抱住母親的腰肢,這一系列變換動作居然還能保持雞巴在母親的小穴里繼續抽查而不用拔出來。 book18.org

「操死了!!哦哦哦齁哦哦!!!夫君,好夫君,好老公,哦哦哦!!操死母豬老婆了!哦哦哦!以後,以後我就是你就是我的大雞巴夫君了噢噢噢噢!!!」母親被操的雙眼翻白,雙腿不自覺的夾緊黑人的粗腰,一張俏臉已經幾乎扭曲成了母豬的樣子,不斷的伸出舌頭舔弄著黑人的嘴唇想要索吻。這真的是我的母親嗎?我看著眼前的一切陷入深深的沉思。 book18.org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耳光讓我清醒了過來,只見那個黑人挺著大雞巴站在我的面前,我的母親如同一個小媳婦一樣跟在他的身後。 book18.org

「我聽這個兄弟說,你半路搶了他的機緣,還趁機偷襲他?」那黑人指了指身邊的貴公子對我說道。 book18.org

「怎麼可能,明明是他偷襲我!你!」說著我抬掌就要向那個貴公子殺去,可以一陣巨力猛地命中我的小腹把我打飛老遠。 book18.org

「媽,媽媽為什麼,我,我是你最愛的,天兒呀!嗚!」我倒在地上捂著小腹,嘴角溢出鮮血。 book18.org

沒錯,剛剛出手的正是我的母親,她一拳猛擊在我的小腹把我打飛出去老遠。 book18.org

「你看,你這婆娘怎麼這麼暴力?就這麼對待咱兒子?」那黑人說著一巴掌打在了母親的俏臉上,母親不僅沒還手反而跪下對那個黑人說道:「對不起大雞巴老公,奴家一時激動,請老公責罰。」 book18.org

「暫且記下吧,先讓咱們兒子把人家的機緣還給人家,聽你說的,咱家也是大戶,怎麼能強占別人的機緣呢?」 book18.org

「是是,老公說的對。」母親說著站起身來,扭過頭來看著我,冰冷的目光令我通體生寒。 book18.org

「還不趕緊滾過來給你父親的朋友道歉!」 book18.org

「我!」我剛要說話,母親一招手我便被母親抓到手上,母親的修為使得我根本無法抗爭,之的跪在地上給那個貴公子磕頭道:「對不起,我不該偷襲你,搶你的機緣。」說著我把五行之源雙手捧著高高舉起。 book18.org

「看吧兄弟,我兒子還是很講道理的。」黑人看著我的樣子,樂呵呵的跟那個貴公子說道。 book18.org

「是極,是極。今天我也算和哥哥不打不相識,不如我們結為異性兄弟如何?」那貴公子當然認識母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母親如同小媳婦一樣跟在那個低賤黑鬼的身邊,但卻不耽誤他做出最符合他利益的判斷。 book18.org

「好好好,乖兒子你在一邊見證,我和這位朋友結為異性兄弟!」 book18.org

一陣禮儀過後,母親一踢我的屁股對我說道:「還不趕緊拜見叔父大人!」 book18.org

我無奈跪在地上對著那個貴公子說道:「小侄見過叔父大人!」 book18.org

「哈哈哈乖侄子,叔叔也沒什麼見面禮,既然你想要這機緣,就把它送給你吧!」那貴公子自然知道這東西對於母親來說不過是唾手可得,如今丟給我反倒顯得他大度,更能騙取我這個便宜父親的信任。 book18.org

「乖兒子,你看看你叔叔多大度,以後不要再做強搶他人機緣的事了。」 book18.org

「婆娘,你說你在什麼南天有個大宅子?帶夫君我去看看,才好決定到底是娶你做妻還是納你做妾,在我們村裡嫁妝少了可是不能嫁人的!」 book18.org

「相公說笑了,向晚生是相公得人,死是相公的鬼。便是相公不娶向晚,向晚就算當個通房丫鬟也是成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2、女友 book18.org

南天藏鋒境內。 book18.org

「雪兒,你來了。」我緊握住面前少女的雙手,神色激動的說道:「快快隨我前往藏鋒台,母親就在那邊。」說著我拉起少女的手便要向藏鋒台走去。 book18.org

「天哥,到底是怎麼了?阿姨她?」 book18.org

「來不及解釋了,你到了之後會見到一個黑人,莫管三七二十一一道符咒鎮死他便是!」 book18.org

這名少女正是我的未婚妻陸雪兒,雪兒乃是北方大荒天四大豪族之一的陸氏嫡女,與我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家傳符術正宗,一張符咒既可焚天煮海,逆轉陰陽。 book18.org

說起雪兒,便只能感嘆天地造化的神奇,在誕生出我母親這樣傾倒眾生的美婦之後,依舊能造就雪兒這樣的濁世精靈。今天的雪兒穿著一身青色長衫,一頭長發簡單的束了一下就垂在身後,一張俏臉傾城絕世,與母親不同,她的美更像是自然山水那樣的恬靜美好。 book18.org

雪兒的雙乳沒有母親那麼豐滿,卻也是不小的,被我拉著跑動的時候一顫一顫像是一對熟透的桃子,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要掉下來了。雖說雪兒還是少女,可臀型卻是和母親一樣的蜜桃形狀,當初母親只是一眼看到了女友的屁股,便定下了我倆的婚約。 book18.org

少女的雙腿比之母親的豐腴,顯得有些青澀,可依舊是人間少有的優美曲線,本就完美的腿型配上素白的絲襪和青色的靴子,若是外人見了只怕是以為是山水通靈才能誕生出的絕色精靈。 book18.org

不多時,我便帶著女友來到了藏鋒台,藏鋒台上,母親雙頭抱頭,扎著馬步一下一下的快速的進行深蹲,本來是正常的練武動作,可因為這一身情趣裝束變得淫亂非常。 book18.org

母親的上身只有一個緊身的絲質內衣,內衣的雙乳處被裁出了兩個心形的窟窿,母親的乳頭正好從這兩個窟窿中穿了出來。下身也是類似的緊身塑形的白色練功褲,可在小穴的部分同樣被掏出了一個心形的空檔,把母親的小穴正好暴露在外。 book18.org

在接近一下,我和雪兒才看清母親到底在做什麼。那黑人赫然躺在母親的身下,身旁還放著一個果盤,裝滿了仙珍佳釀,而他胯下的那一條大黑雞巴就在那支棱著,母親每一次下蹲都會將那黑人的雞巴完全吃進自己的小穴,隨後起身將雞巴完全吐出來,二人的性器哪怕已經分開依舊會有淫靡的絲線將二人相連,那是母親的淫水! book18.org

「哦哦哦齁哦哦!!雞巴雞巴雞巴雞巴雞巴雞巴雞巴雞巴!大雞巴!!!哦哦哦哦哦!!!」母親每說一次雞巴便下蹲一次,每當蹲到最深處的時候舌頭都會長長的伸出來,雙眼向上翻起白眼,而站起身的時候又恢復成那個冷漠高貴的至尊劍修。 book18.org

而母親身下的那個黑人隨手從一旁的果盤裡抄出一顆仙果啃一口了,砸了咂嘴便丟掉了。 book18.org

我看著被丟掉的果子,心裡生疼。那果子若是被尋常修士得了只怕要沐浴焚香齋戒三天才能食用,而後煉化其中的靈力對修為大有增益,那可是母親珍藏的寶物,只有至尊飲宴時才會拿出來招待,平時就算是我也不能食用的絕世珍寶。 book18.org

可這對於黑人來說,如同是家常果子一樣,牛嚼牡丹一般的掃蕩著身邊的仙果,每個都是啃了幾口邊丟掉了。他的修法讓他根本感受不到這果子裡蘊含的靈力,自然不能明白這果子有多麼珍貴。 book18.org

「就是他,雪兒,動手!」雪兒顯然被眼前母親的所作所為搞得呆住了,那黑人已經扭頭看到我們了,我不由得一拍雪兒的屁股將她喚醒。可我沒想到的是雪兒的褲襠居然有些潮濕,可我管不了那麼多了,趕緊催促雪兒出手。 book18.org

雪兒看著那黑人的大黑雞巴,吞了吞口水,一張俏麗羞的通紅,一抬手一張符咒出現,真是封魔乾坤引! book18.org

這道符咒十分不凡,能夠憑藉天地之力將蓋世天魔封禁在須臾之中,隨後是施咒者更是能選擇一個目標將魔頭的力量全數轉移給那個人,無論是多厲害的魔頭,哪怕是滴血重生的棘手大魔,遇到這個符咒也只能飲恨。我沒想到雪兒居然有這麼高等級的符咒,當即大喜,就算母親想要阻攔短時間也沒辦法突破這個符咒,只要雪兒用這個符咒困住母親,再用隨便一道符咒就能將這黑人打殺,之後再放出母親,母親一定可以恢復正常! book18.org

在我心裡堅定的認定一定是這個黑人用了某種邪術才讓母親變成了這幅模樣,只要殺了這黑人,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 book18.org

那黑人扭頭看見了我和雪兒,嘿嘿一笑,站起身子,把母親抱在懷裡猛操了幾下。 book18.org

「哦哦哦哦哦!!齁哦!!」母親被操的怪叫了幾聲便四肢痙攣舌頭伸的老長。 book18.org

「真是不耐操的廢物,乖兒子知道爸爸一個女人不夠又給我送女人了嗎?別說,這婆娘長得也不錯,就是嫩了點,不夠味!」說著那黑人把懷裡已經高潮道失神的而母親丟到地上挺著一根大雞巴大步向我和雪兒走來。 book18.org

「你這邪修,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雪兒,出手!」我大呼一聲,雪兒卻絲毫沒有動靜。我在看雪兒,只見一道水流從她的胯下不斷流淌,連絲襪都被流下了印記。 book18.org

「雪兒!」我再次大叫,雪兒這才回過神來,催動真元隨後雪兒手中的符咒破碎變換成漫天符文將整個藏鋒台包裹在內。 book18.org

「哈哈哈,就算母親給我下了咒術,不能對你動武,我也能找來其他人殺你!受死吧!你這個下賤黑人!」我惡狠狠的沖那黑人吼道。 book18.org

隨後漫天符文開始收縮,隨後空間被扭曲,時間被壓縮,恐怖異動甚至滌盪整個藏鋒境,花草觸之有的瘋狂生長,有的枯萎死去。這正是借用天地偉力的符咒發揮作用的前兆! book18.org

而後一道劇烈的白光充斥我的視野。 book18.org

「哼哼,到時候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生世世,永不超生!」我怪笑著等待咒術的結束。 book18.org

頃刻之間,白光散去。 book18.org

「哦哦哦哦哦!!!齁嗷嗷嗷!!」眼前的一切再次令我的腦袋一陣劇痛。 book18.org

只見雪兒被黑人抱在懷裡,上衣已經被那黑人撕開,一對白玉般的奶子就這麼漏在外面任由那個黑人隨意揉捏,雪兒的褲襠也被撕開了,內褲被隨意的丟帶地上,那根曾經將我母親征服的大黑雞巴正不斷在雪兒的小穴中不斷抽插,每一次抽查還要帶出許多混著血液的淫水。 book18.org

「雪兒,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book18.org

「哦哦哦!嗷嗷啊!天,天哥,嗷嗷,救我,好疼,好大,嗷嗷嗷嗷齁噢噢噢!!」雪兒未經人事的小穴哪裡經得住黑人這麼暴力的操弄,我怒極攻心,全然忘了不能對黑人出手的限制,拔出腰間的寶劍便向黑人衝去。 book18.org

「我要你死!!」那黑人也不看我,一邊操著雪兒,一邊伸手啪的一聲,一個耳光把我扇飛老遠。 book18.org

「噢噢噢噢!天哥!嗷嗷嗷雪兒,齁哦啊哦哦!要成為大雞巴的俘虜了!噢噢噢噢!快救我哦哦哦!!!」 book18.org

「媽了巴子,你這個龜兒子居然找人想要殺我,就憑你也配?」那黑人一邊操著雪兒一邊來到我的身邊,頭頂啪啪啪啪的交合聲不絕於耳,淫水與血液的混合物伴隨著黑人的抽查不斷滴落到我的臉上。 book18.org

「你還指望這個小廢物救你?像你這樣的美人一定要是我這種真男人才能擁有的!」 book18.org

「噢噢噢噢齁哦哦哦!!天哥,你怎麼,哦哦哦被一巴掌打飛這麼遠嗷嗷嗷嗷!!!小逼好爽啊哦哦哦哦!太大了,齁哦哦!!天哥快站起來哦哦哦,殺了他,殺了他啊哦哦啊哦啊哦!!」雪兒已經被操的雙眼翻白神志不清。 book18.org

我倒在地上只感覺周身的真元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抽走了,源源不斷的流向正在和雪兒做愛的那個黑鬼。 book18.org

「難道,是封魔乾坤引,怎麼會,這個符咒怎麼會把我的功力轉給那個黑鬼,難道雪兒已經被操的連目標都分不清了嗎!」不過頃刻我一身真元已經被那黑鬼吸得一乾二淨。 book18.org

「小廢物,今天我宰了你,免得你再找人偷襲老子!」那黑人一抬大腳便要給我一腳,此時的我已經沒了修為,這一腳踩實了只怕就要踩爆我的腦袋,這一下我嚇得趕緊跪下不斷對黑人磕頭,一邊磕頭一邊說道:「爸爸,爹爹,大雞巴爹爹,求求你,別殺我,求求你,我還有用,別殺我,求你了。」 book18.org

「哦哦哦!要被大雞巴操死了!噢噢噢噢!!天,天哥你,你怎麼能給他下跪哦哦哦!!!!」 book18.org

眼看黑人不為所動,我趕緊繼續說道:「雪兒你就從了大雞巴爹爹吧,像你這樣的騷逼是我這種小雞巴廢物永遠都不能操的,與其守活寡,嫁給大雞巴爹爹做妾不是更好?」我一邊說著一邊向那個黑人諂媚的笑道。 book18.org

「乖兒子,還挺會說話的嘛!」這黑人果然好糊弄,聽了我的話立刻笑了出來。 book18.org

「哦哦哦,天哥,你怎麼,哦哦齁哦哦哦!要來了,尿了,尿了嗷嗷嗷嗷嗷哦啊!!!!!你個廢物哦哦哦!!就看著我被別人操,還讓我哦哦哦,還讓我嫁給他做妾,哦哦哦我堂,哦哦齁哦哦,堂堂陸氏嫡女怎麼可能,啊啊,嫁給一個黑人做妾哦嗷嗷!尿了!!齁哦!!」雪兒耷拉的雙腿忽然緊繃起來,隨後一股水流從雪兒和黑人的交合處噴了出來,滋了我一臉。我的未婚妻雪兒居然被這個黑人操的潮吹了? book18.org

「雪兒,你就從了大雞巴爹爹,你看你被操的多爽呀!」我一邊說著,一邊大著膽子伸出舌頭舔向雪兒和黑人的交合之處。 book18.org

「哦!乖兒子,真會舔!小姑娘,老子的大雞巴操的你不舒服嗎?讓你做妾還委屈了不成!」說著雙手抓住雪兒的奶頭狠狠的拉扯起來。 book18.org

「嗷嗷嗷啊!!別啦了,好疼啊,嗷嗷嗷嗷!齁哦哦哦,小逼好爽,好,好哦,我,我嫁給你做妾,嗷嗷嗷,我嫁給你做妾嗷嗷嗷哦啊!天哥你的未婚妻要嫁給你的繼父做小妾了,你開心了嗎!嗷嗷嗷哦,你個大王八!嗷嗷嗷哦啊!!」雪兒一個處子哪裡經得住黑人的操弄,本來就處於崩潰邊緣的她看到了我如此窩囊居然主動舔弄她們交合的部位,當即大腦一抽,同意了黑人的要求。 book18.org

「這就對嘛,雪兒跟大雞巴爹爹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我祝爹爹和雪兒百年好合!」眼看黑人逐漸開心,沒了殺我的心思,我向後爬了幾步對著正在交合的二人磕了個響頭。 book18.org

「還哦哦哦!還叫雪兒哦哦哦,哦齁哦哦哦!要,要叫二娘了!嗷嗷嗷嗷!你,你這個不孝的綠王八兒子,怎麼能,嗷,齁哦哦哦,怎麼能知乎二娘的姓名呢!」雪兒已經完全帶入黑人小妾的角色里了,我也只能點頭稱是。 book18.org

「是是,二娘。」 book18.org

「哈哈哈,你這龜兒子。」 book18.org

那黑人不再管我,抱著雪兒一邊操著一邊向母親的位置走去,而母親這時也從高潮中恢復了意識,看了看黑人懷裡的雪兒,先是一愣,而後滿臉堆滿諂媚的笑容,走到黑人的身後伸出舌頭舔起黑人惡臭的屁眼。 book18.org

這時那黑人似乎覺得有些不舒服,拔出操進雪兒體內的大雞巴對著對面噴出一陣水柱。這水柱不是別的,正是剛剛因為從我體內吸收走的真元,因為這黑鬼是個體修,哪怕是封魔引將我的真元導入他的體內他也沒辦法吸收,最終高濃度的真元凝成靈液這黑鬼卻又沒有氣海承接,最終只能將它排出體外。 book18.org

眼看我一身苦修得來的修為就要被這個黑鬼如同尿尿一樣排個乾淨,我乾淨衝上去張大嘴巴接住從黑鬼雞巴里尿出的靈液。我跪在地上,一邊喝著帶著尿騷味的靈液一邊在心裡惡狠狠的吼道:「狗東西,你等著,我南問天必定殺你!千刀萬剮!掏肝挖心!!」 book18.org

我甚至不敢發出聲音,生怕那黑鬼回過神來就要殺我,那黑鬼尿完我的修為便繼續操弄起雪兒來了,我看著正在和黑鬼操逼的雪兒和舔著黑鬼屁眼的母親,默默攥緊了拳頭,與此同時,我褲襠里的小雞巴硬的生疼。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我的劍仙母親黑鬼胯下的劍仙母親至尊黑鬼胯下我的劍仙母親的尊嚴仙劍黑鬼至尊劍仙我的至尊劍修黑鬼的母狗母親的密事2至尊劍仙母親1至至尊母親仙路至尊至尊仙道我的至尊劍仙作者 洛書作者 仙劍尊者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