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榨汁同人定制 (1)作者: 威斯康星

【妖女榨汁同人定制】(1)

作者: 威斯康星2021-5-12 发表于SIS

第1章

“这几天已经连连续续失踪了好几个同学,学校也不放假,回去可要小心点,听说都是在回家的路上出事的。”

“嗯,陆瑶你也要小心哦,虽然是女生,凶手这次要是对女生出手就不好了。”萧雨收拾完书本,背著书包一脸慎重地说道。

“我知道,谢谢关心。”陆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两人一同离开教室,又因为陆瑶的家与萧雨不同路,两人彼此分了开来。萧雨这时正走在路上,旁边是幽静的公园,一般上学萧雨会从公园穿过,路程较近,但在这个傍晚,公园里静悄悄的,自从失踪案频发,已经很少有人来锻炼,不过为了快点回家,萧雨决定还是走近路,远离人多的地方。

这座公园有个大湖,围绕堤岸上建造的柏油路常常有人健身慢跑,湖心还有一个一万多平方的人工岛,要划天鹅船才能上去,人工岛萧雨在去年六一儿童节的时候上去过,上面有一座上个世纪建造的教堂,也早已荒废杂草丛生。

正当萧雨抓紧书包肩带,一路边走边跑的时候,突然在前方看见了一名坐在长椅上的美貌女子,她正揉着右足踝。

“能帮帮老师吗?”

秦雪蛛在学校中布下了大量的蛛丝,每一根蛛丝就跟真的蛛丝那般纤细,萧雨的鞋底就沾染的许多蛛丝,每当萧雨走动的时候,秦雪蛛右足踝的皮肤上就会有数根蛛丝发生颤动。

“老师?”萧雨目光打量面前长椅上伸著一双黑丝长腿的女子,眼光在透著紫色丹蔻的脚上停留了一会,才把视线抬起,正看到一个莫明的笑容。

“你是那边小学的学生吗?”秦雪蛛朝萧雨身后的位置轻轻一指,面带恬静笑容地说道。

“嗯。老师是新来的秦老师吗?”萧雨想到和陆瑶谈起过,三年级来了一位非常好看的老师,面前的老师似乎就是那个老师。

“是的呢。”长椅下,近十多公分的高跟鞋让萧雨眼光再次停留了一会,不用说,公园环路一公里的路,老师崴到脚了,做为三好学生,况且还是同校老师,得要帮帮秦老师。

萧雨心中虽然这样想,眼神不敢看秦老师略带紫意的眼瞳,弱弱的低着头,视线却放在那一双黑丝美足上,不断打量著。

“帮老师揉揉脚可以吗?不小心崴到了~~”诱惑的话语随着秦雪蛛抬起黑丝玉足的动作而影响到了萧雨,眼瞳浮现出痴迷的眼神,不过却只存留了一会,萧雨能嗅到随风飘散而来夹带汗味的酸香,直到那黑丝足伸到距离眼前三寸,差点接触到萧雨的脸,萧雨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浓而不烈的母性香味,自从爸爸和妈妈离婚后,萧雨就再也没有从女性身上嗅到过了,却在这一刻,萧雨在短暂踌躇间,对秦老师有了一种妈妈的感觉。

“可以的,秦老师。”萧雨说着伸出手,柔软的触感与趾骨分明的感觉让他压抑不住心中开始燥动的心,下体也不知何时的胀大,萧雨只好忍着下体不适,在秦老师的眼神下揉捏着她的美足。

“咯咯!~~真是个乖孩子呢~~”媚惑的声线让萧雨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样甜,待橙黄色的夕阳逐渐变得更加赤红,湖水荡漾金色涟漪之时,黑丝美足已然穿上高跟,而萧雨正牵着秦雪蛛的手,露出一个期盼、请求的神色。

“秦老师,今天能来我家辅导我做作业吗,我想要秦老师教教我。”

手心上温热与丝滑的感觉随着夕阳落下而消逝,而逐渐从黄昏走向深蓝的天空让萧雨不忍手上的美妙就此消失,想要秦老师来自己家家教。

“咯咯,还是个很用功的好学生呢,可以,带路吧。”秦雪蛛轻笑道,今晚又能饱餐一顿。

……

“真坏,原来是想要老师用脚来辅导,真不知道你们男生成天在想什么,上课不用心听讲,总盯着老师的腿看。”

萧雨的房间,秦雪蛛没有教导他,而是坐在床尾伸著一对丝滑无比的黑丝美腿,两只玉足正搭在萧雨肉棒两侧,满脸媚笑的看着他,他就像是自动飞入蛛网中,还不会挣扎的虫子一样。

“唔!我......我喜欢老师的脚!”萧雨仿佛是在告白一样,吞吞吐吐脸红不已。

“咯咯!这么喜欢老师的脚吗?那么~~开始吧!~~”

两条纤细的黑丝美腿就像蜘蛛嘴下的两颗獠牙,透出紫色媚惑的丹蔻如沾染毒液放出寒光的匕刃,稍稍接触棒身,足趾包裹龟头,躺在床上的萧雨顿时身子一颤,感觉如过了电一样,心也略略加快速度。

“好爽,这就是瑶瑶说的足交吗?怎么会这么舒服。”萧雨只感觉命根子被包裹在窄小温热的空间内,意识都仿佛要被这空间吸纳进去。

“才这么一会,就忍不住了?”秦雪蛛轻笑地张开双足,声音透著一股子的嘲笑,刚刚他可是说慌,瞒着萧父把自己带进来动手动脚,上来就想亲吻,一脚把他踢开后他就露出可怜兮兮的目光。虽然病毒会散发香气自动勾引猎物,秦雪蛛还是很难得看见一名小男孩能这么大胆的,一般的孩子基因只要是趋于完美的,就能在媚惑的香甜中发现自己不同,不过以秦雪蛛玩弄数百个小男孩的眼光来看,他似乎知道自己是什么,只不过心中对性充满未知,就像渺小的虫子所走的路,所见识的事物都是未知。

“啊!老师,不要停下!那感觉好爽,像是要射出什么,不会是尿尿吧。”一想到被这么美的老师足交弄出什么,甚至萧雨把她看成是爸爸找的后妈,萧雨的心中就有一种羞耻感,有一种想要钻入床缝的冲动。

“嗯哼哼~~乖孩子,这么想要老师的足交啊,可是老师已经不算是人类呢,你的那些同学,嗯哼哼~~都是私抓走的,今晚你也逃不过,连你那军人爸爸一起被私榨干,你还想要私的足交吗!”紫黑色的眼瞳泛著光亮,秦雪蛛黑色的丝袜开始大片大片的出现蛛网纹路,神秘的引人探究,玉足再次盖住萧雨的肉棒。

一只玉足足趾碾压着萧雨的卵袋,另一只美足足趾则娴熟的包裹住龟头,压住卵袋的玉足也无比灵巧地厮弄著蛋卵,强烈的快感从肉棒上传来,尿道口在黑丝地绞拧摩擦下流出大量的透明液体,小男孩舒服的四肢发软,感到那股尿尿的冲动愈来愈烈。

“要!老师我要,让我尿尿,啊啊啊!我喜欢老师的美足,第一次在公园见到老师揉着脚时,就......感到好美......唔啊啊!老师即使是吃人的怪物,我也要!!!啊啊啊!————”如海潮般的快感迅速在黑丝下马眼囗绽放开来,玉趾仿佛像是手一样,隔着黑丝紧紧捏住龟头,随着另一只玉足挤压还未发育成熟的精子袋,迫使萧雨在话还未说完之时,一股股男童初精如水枪一般击在秦雪蛛的趾下,直到沾满大量奶白,秦雪蛛也没有放开。毒牙似刺入猎物,开始吸收猎物体液。

门外,萧剑听到小雨大喊,顿感不妙,那身着职业ol的女子虽说是自己儿子的老师,但不管从哪里看,都有从实验室研究所跑出来的妖女感觉。萧剑一想到这,小雨正被妖女骑乘,坚毅的心也出现慌乱,部队人手配的一把手枪也被他忘在桌子上。

“不!妖女!快放开小雨!”萧剑健壮的身躯一下就将房门撞开,以为妖女正骑乘在小雨身上,可看到的画面......出现在眼前的强烈反差让他也忍不住的下体抬起头来,正看见一个妈妈喂孩子奶的画面......

这时候的萧雨被秦雪蛛紧紧夹住,四肢像蛛足一样缠住,好似要将他捆成人茧。萧雨的嘴吮吸著被秦雪蛛从下掀起来的职业OL白衬衣露出的巨乳,她一脸媚笑的挺动身子,那柔若无骨的细腰露出的肉色和淫荡的扭动让萧剑大瞪眼目,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

而萧雨感觉面前秦老师的奶水又香又甜,每喝下一口,身体迅速温暖一些,随后这股温暖又会化为强烈的快感从下体放射出来。

“咯咯!~~爸爸来了呢,小雨射得更加汹涌了!~~咯咯!~~很刺激吧!~~被爸爸看见了!~~”秦雪蛛媚笑着,朝萧剑抛去了一个媚惑的眼神,萧剑只觉得自己身体无法动弹,仿佛不是自己的,就这样瞪着眼,静静地看着儿子在自己面前与妖女发生淫乱。

“唔唔!......”萧雨在秦雪蛛的怀中发出“唔唔”的呻吟,他想要让爸爸离开这里,却无法说出口,那甜腻的奶水仿佛是在大脑上涂了一层蜂蜜,萧雨感到自己不能再继续下去,开始用力挣扎起来,却始终感觉自己四肢力量空无,无法挣脱秦老师的香躯怀抱。

“啊啊!~~看啊!~~你的儿子快被私这个妖女榨干了哦!~~看样子你也想要私的身体吧!~~嗯哼哼!~~现在还不能给你!~~”一米八左右长的榻榻米儿童床上,秦雪蛛换了个姿势,不再喂奶,紫意的眼瞳微笑地看着面前一身腱子肉的男人,神色带上莫名的嘲弄。

“小雨,来给你爸爸看下你成为小男人的成果!”萧雨从秦雪蛛雪白的巨乳解脱出来,面向他爸爸的方向。本来无比小巧的肉棒此刻胀得通红无比,又粗又长,萧剑心中感到一阵愤怒,却对她有了一种新的看法,无力感,深深的无力感。

她的能力恐怕已经达到了资深者层次,那诡异绝艳的蛛网纹路丝袜仿佛是画上去的油料,让男子感到绝望,自己与小雨都会死在她身下,萧剑明白她们小穴的恐怖。而这个妖女的消息却不知能不能传出去,萧剑的手碰到口袋里的军用手机。

秦雪蛛坐到萧雨的背后,丰满的身躯贴在他身后,一双黑丝玉腿从萧雨腰间缓缓绕过,红唇含咬著萧雨耳朵,一对本来就完美的白嫩玉足裹在蛛网黑丝之中,像一个渔夫撒网捕鱼一样,黑丝足瞬间在萧剑愤怒的眼神中合上,一阵阵艳美的扭动摩擦起来。

“看到吗?你儿子很舒服呢,他的精液很香,私的病毒感到很兴奋,它们在颤抖,它们想要私吃掉你们!哼哼!”秦雪蛛在萧雨的耳边舔舐,嫩红的舌尖在他耳阔内留下晶莹的涎水。而那包裹着浓韵黑丝的玉足则不停的来回摩擦,不到一分钟,萧剑就看见自己的儿子一脸痛苦的颤抖起来。而他小弟弟却格外精神的吐出大量的浊白,全射在那黑丝脚的足趾上,不一会被病毒黑丝吸收,而秦雪蛛本就白皙的美靥再添几分粉红,她亦是感觉到一丝快乐,魅力十足。

萧雨没有被榨死,身体却好像中了某种毒,皮肤呈现暗紫色,血管脉络的颜色更深,看上去很像恐怖片中的僵尸,而这一幕让萧剑看得更加愤怒。

“妖女!你这个恶魔,你一定会被我们杀死的!你们这些!......”

——咻!

几团闪烁著光泽的小东西突然从秦雪蛛的方向射了过来,击中男子时迅速朝两侧虚空绽放,形成几面无比粘连的蛛网。

“嗯哼哼!~~”秦雪蛛轻笑出声,黑丝玉足放开萧雨,从床边落在地面上,露出一个格外妩媚的神色,微张著红唇,好似做着某个动作,“等不及了吧,想怎么玩玩呢?”

萧剑此时感觉空气中传来的那股媚香开始分外香甜起来,看到那秦老师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早已抛去的情欲不知为何又重新燃起,下体隔着裤子在她手中很是舒服,被灵活的玉指不断挤压。

“很大呢!~~在部队尊守纪律,没有放松过吧,嗯哼哼~~今天私的心情好,就委身一下为你做个全套服务,你看怎么样!~~”秦雪蛛朝男子脸上吐出一口香甜的气息,那烈艳红唇细细的一点点地嘬着他颈部皮肤,像刚结婚的妻子一样,露着格外妩媚的神色。

红唇吻著萧剑的同时,秦雪蛛的双手则为他宽衣,随后轻轻蹲了下来。她打开胸前的白衬衣,露出硕大饱胀的雪白巨乳,那雪腻腻的乳肉如同冬雪,把萧剑的眼神紧紧吸引住。

“很大是不是,马上就让肉棒侵犯私的双乳,感受私的胸给予的快乐!嗯哼哼~~”

秦雪蛛微仰著上半身,挺起雪白的巨乳,张开鲜红的嘴唇,淡紫色半透明的粘液从嘴中滴落,滴入双乳间,她赶忙用双手按住双乳来回的揉搓了两下,微笑着抓住那突出胸廓边缘的巨乳,将巨乳稍稍打开,露出变得十分淫靡粘稠的内部。身体朝前,顺势把巨乳伸向萧剑肉棒,将他肉棒夹住,然后按入那雪白柔软的巨球间开始上上下下的摩擦起来。

肉棒像是被两个大馒头夹起来的香肠,看上去格外诱人,雪白的巨乳就像海绵一样柔软,被挤压变形,而这带来的力度全作用到萧剑的肉棒上,他咬著牙忍耐著,学了十几年军武的他有很强的忍耐力,即使是蛛毛扎人的狼蛛爬上脸,他都不会动一下,就像现在这样,他被固定在蛛网上,无法动弹的看着她淫荡地挤动雪白巨乳。

“嗯哼哼!~~很顽强呢,肉棒内血液的流动比刚刚更快了,要忍不住了吧!~~”略略嘲笑的声音让萧剑很心慌,因为他感觉自己下体传来的快感如同数万只蚂蚁爬过的感觉,很恐怖,对即将要崩溃的精关感到惊慌,那会是无比剧烈的射精,他前未所有的对面前的妖女感到恐惧。

“已经十分钟了呢!比他们都要强,那么还能忍多久呢?”

刚开始微凉的乳肉已经变得温热,秦雪蛛淫艳的扭动巨乳,时不时上下摩擦,时不前后交迭紧夹揉搓,肉棒如同裹在乳肉囚笼中,萧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忍耐这种感觉,但她轻笑的神情让萧剑心中一慌,秦雪蛛缓缓地揉搓,不急不徐,她每一下动作都十分的巧妙,把那柔腻的乳肉触感叠加在男子的肉棒上,快感处在浪尖,随时都有一种蠢蠢欲射的冲动,迷糊的感觉传来,他知道这并不是个好消息,这种状态下会令人的警惕很快消散,渐渐的沉浸在这无边的快乐中,而他只能被秦雪蛛强制把这份快乐传递给他。

秦雪蛛媚笑一声,头低下去张开小嘴含住龟头,双乳将棒身夹住快速揉搓。她的速度越来越快,肉棒开始颤抖,萧剑愈加感觉不妙,秦雪蛛轻笑地将双乳狠狠的一夹,同时小嘴一阵猛吸,精液从马眼喷薄而出,射入她的嘴里,秦雪蛛白皙的皮肤升起几缕红晕。

“私的胸很舒服吧!~~那么!~~”秦雪蛛再次揉搓双乳,这次她的眼瞳绽放紫意,快感迅速叠加,萧剑忍不住地发出几声呻吟就被再次榨出了浓浓精液,射在秦雪蛛雪白的巨乳上,缓缓被巨乳吸收,随后那嫩白的肌肤浮现淡淡光泽,仿佛羊脂玉一般。

“咯咯!~~真多呢,还有很多,这次是黑丝......”秦雪蛛眼眸一亮,眼瞳瞟到窗边,那里似乎有一个人影。

她站了起来,褪下OL制服,露出身穿黑丝连裤袜的诱惑胴体。

“私好久没有解放双脚,你是幸运的,今天私的心情好,就让你体验~~体验~~裸足的快乐!~~”

秦雪蛛的双手捻住腰间黑丝,很轻松的如同脱皮一样剥开黑丝袜,那仿佛吸收所有光线的黑丝被她一点点褪下,好似在给另一个人看。她媚笑一声,将黑丝袜叠好放在一边,整个人躺在床上,一双极是葱白的玉足吸足了萧剑的目光,他自己也感到这双美足是那样的完美,仿佛自己看上一眼,就是玷污,就是莫大的恩惠。

“你!......”萧剑挣扎了一下,发现四肢传来酸痛感,像是负重前行十几公里,下体却是红肿的要命,他只能看着面前的妖女将一对如仙若妖的玉足搁在自己下体处。

“私也喜欢玩足交哦,很多小鬼死在私的脚上,不过私不会杀你,会奴役你,提供给私更多进化的精液!~~”秦雪蛛的双脚夹住肉棒,那趾骨分明的触感迅速地传递脊髓神经,仿佛触碰了某个开关,精液再次放射了出来,萧剑感觉精关被快感电流击穿短路一样,完全无法控制射精,趾白如玉的脚趾在几秒钟就被白色的液体染得更加的白。

裸足的欢逾仍在继续。

紫色的丹蔻,不大不小的脚趾,趾缝粉嫩,大拇趾与二趾夹住棒身,或是二趾、三趾、四趾间压住肉棒底部,朝上推动,每次推动都会让萧剑虚弱一分,一团团的白浊如奶油般的挤出,糊在脚趾上顷刻间消失无踪,令人刻入灵魂的快感如罂粟一般侵蚀著身体,萧剑的眼瞳渐渐失去光芒。

“被榨干了?哼哼哼!~~”

房间中响起妖女恐怖的笑声,灯光也暗了下来。

而在房间窗外,一个小男孩捂著嘴悄悄地往后退步,却发现好像撞到某个柔软的物体上。

小男孩回过头,黑色的眼瞳倒映出高大的身影,她似乎有两三米之高,身形也无比巨大,小男孩感觉自己看到了妖怪,她就和蜘蛛精一样,下半身是蜘蛛,上半身是个美貌的女子,而人身与蛛身的结合部,却是一个如饕鬄般的大嘴。

“咯咯!~~邻居家的孩子吗?既然看到私,那么只能进私的肚子中了。”

小男孩被秦雪蛛抓在怀中,此刻的秦雪蛛再次穿上黑丝,并变换成半人半蜘蛛的可怕形态。

螓首额头上,似乎出现八颗如红宝石的光芒,又好似蜘蛛的眼睛一样。

“妖!......妖怪!”小男孩惊恐大叫,秦雪蛛捏住他颈部,让他发不出声,眼瞳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秦雪蛛跳入一个黑暗的地方,她的眼神变得别样嗜虐起来。

“恐惧很浓烈呢~~小宝贝~~别害怕~~咯咯咯~~”黑暗中传来女性淫荡的笑声,在黑夜下尤显恐怖。

秦雪蛛伸出玉手将少年脸颊勾起,在她的视野中,充满恐惧的双眼让眼前的猎物散发出极致的美味。甚至比房间中的小男孩散发出食物的香味还要香甜。

恐惧越来越剧烈,小男孩奋力的挣扎,却绝望的发现自己幼小的身子根本无发触碰到她。

望着眼前半人半蛛的女性,小男孩脆弱的心灵被一点点瓦解,崩溃的他哭又哭不出,绝望的看着女性扒下自己的衣服,用那黑紫色的蕾丝手套揉捏自己的小弟弟。

秦雪蛛舔著娇唇,看到小男孩的肉棒缓缓变大,发出性感妩媚的娇笑声。

一口巨大的嘴在蛛身下张开大口,无数由黑丝组成的蜜肉发出了水液胶黏的声音,颗颗凸起的粒状蜜肉与肉壁还能看见黑丝下的诱人粉红。

秦雪蛛抱着小男孩,八条黑丝组成的蛛足从两边将小男孩紧紧夹在中央,黑色的蛛足互相交叉,牢牢将小男孩困住。

而肉棒则被秦雪蛛压入那如恶魔的大嘴中,快感迅速传来,精液喷射而出,肉棒被那淫穴巨口夹吸舔舐。

小男孩的身上裹着数层白色的蛛丝,像是半透的轻纱,他感到全身都在传来快感,精液再次射入那张大口。

秦雪蛛的脸上出现淡淡的温柔,弯著腰将巨乳送到小男孩的嘴边,给他喂奶,这样一幕母子般的画面却是诡异万分,八条黑丝蛛足从小男孩的肩膀到脚部封闭住,完全无法逃脱。而他的嘴喝到香甜乳汁的同时,下体深深的没入由无数蜜肉组成的蜜壶中,粉色的大嘴紧紧吸住肉棒,精液又是一顿猛射。

“呜呜呜......呜呜呜......”淡淡的呜鸣声从小男孩喉咙发出,大口含住肉棒忽然张开,秦雪蛛媚笑一声,蛛足抓住小男孩四肢,压着他的身体压入那饕鬄大口,从脚开始,一点点吞噬他的双腿,而他正面朝向秦雪蛛,她不时的用紫黑色蕾丝手套的手揉捏着肉棒,或是一手捏弄蛋卵,另一只温柔的抚摸龟头,精液喷出,小男孩无法忍耐射精的冲动。

面前的女性即是恐怖又是色情的。

如恶魔大嘴的蜜壶内布满黑丝,蜜肉紧裹小男孩的双腿,传来阵阵快感,随着蜜肉的蠕动小男孩的身体缓缓沉入,就像跌入泥沼中,被厚重又柔腻的蜜肉不断吞噬。很快,小男孩就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快完全进入她身体中了!。

此时的小男孩下半身完全没入秦雪蛛的淫穴内,八根蛛足如一座炼狱牢笼,快感达到巅峰,精液在蜜肉的缝隙间放射出来,却在顷刻间消失在凸起的蜜肉间,同时蜜壶中覆蓋了一层黑丝的蜜肉分泌出消化液,将小男孩的双腿腐蚀消化,吸收他的营养,再继续吞噬收缩,把小男孩的上半身也拉入进去,最后只剩一个头部露在外面,那如黑木耳般的黑丝蜜唇紧紧夹住他颈部,露出他一张快乐、惊恐,无数情感参杂的小脸,小男孩又感到身体传来一阵快感,随之又感觉身体少了一些什么,无比绝望的看着外面带有一丝光芒的黑暗世界。

地狱的大门随后完整地关上,八条黑丝蛛腿轻轻抚摸隆起来的腹部,秦雪蛛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很不错呢!~~真希望还有几个能这么顽强活着!~~”

从外面能看到,在秦雪蛛的腹部,子宫的位置高高隆起,不时还能看见胎儿踢动的凸起,腐蚀肉体的消化液像是秦雪蛛高潮了一样被大量分泌出来,小男孩感到自己像是进入温暖的海洋里,在这快乐的海洋漂流,直到意识再也无法感受到温暖。

......

第二天,萧雨从虚脱的感觉中醒来,发现空气中充满香甜,家里到处布满了一层白色蛛丝,不时还有几个怪异的蜘蛛在地上爬来爬去。

他有些害怕,他不知道爸爸去哪了。

萧雨挣扎地从床上爬起,脑袋还晕乎乎的,他摇摇头使自己清醒点,忽然一个媚叫声让他准备下床的动作一停。

萧雨似乎还听到经常来自己家玩的王源的声音。

他悄悄地下床,发现自己的拖鞋也不见了,于是光脚踏地悄悄地来到房间门口,客厅里没什么异样,他听到声音是从放杂物的房间内传出来的,视线转到另一处,看到爸爸的房间是打开着,似乎还在睡觉?

“昨天发生了什么,我是怎么回家的......是那个秦老师!”萧雨再次摇了摇头,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醒来什么也不记得了。他悄悄地推开一直传来媚声的杂物间。

眼瞳惊恐地放大,杂物间内就像恐怖片中的蜘蛛巢穴,白色的蛛丝铺满一层又一层,萧雨光脚接触到蛛丝时,丝滑凉爽的快感顺着他脚心传递到他交感神经线,一瞬间他感到自己的小弟弟硬了起来。

“咯咯!......私的洞察力很强的,没有人能逃过蛛丝,昨晚能在私的媚惑中逃跑,足以证明你的精液对私佷重要,咯咯!成为私的一部分吧!”

萧雨望着面前距离自己不足三米的女性,心中无法冷静下来,他仿佛忘记了危险,驻足在杂物间,秦雪蛛像是没看到他一样,骑乘在名为王源的小男孩的口鼻上,把异常香甜的紫色媚液灌入他口中,时不时抚著巨乳,淫艳的扭动蛇腰。

“唔!......”王源无法反抗,只能做吞咽反应,他下体却因此变得无比肿大,身体也在紫色媚液中变成紫色,而他整个身体则被白丝一样的蛛丝束缚裹住,只留他的头和肉棒在外面。

“咯咯!......私的蜜液很好喝吧,特地为你们调制口味呢,咯咯!......”秦雪蛛媚笑道,用阴唇不断涂沫他的口鼻,粉色的软肉让王源情迷的伸出舌头,去舔弄秦雪蛛蜜壶内更软的粉肉。

秦雪蛛是背对着王源骑乘着,一对好似用了黑色颜料涂抹的蛛网纹路的玉腿正把柔软绝美的嫩足搁在他紫红色肿起来的肉棒两边。秦雪蛛双腿上标配的黑丝在双脚上出现了某种变化,本来完全裹住玉足的黑丝从足尖开始褪下,露出牛奶般白嫩散发一股媚香的玉足,黑丝褪到足踝上,那嫩白的肤色在黑丝的衬托下更加诱人,萧雨目不转睛,张著小口,呆呆地看着那撩人美艳的旖旎画面。

“小可爱~~私会很温柔的~~不会很痛苦~~先用脚榨干~~再用私的蜜壶来吃掉你~~咯咯!~~会感到很幸福!~~咯咯!~~”媚笑声妩媚撩人,温柔的像少妇像母亲,充斥着关怀的语色,萧雨看到那对美足夹住小伙伴肉棒的时候,心更是像被一只手捏住了一样,无法呼吸。

不,更像是被蛛丝一层层裹住,无法动弹,只能瞪着眼望着眼前这诱人的一幕。

秦雪蛛柔情的笑着,深粉的阴唇贴住王源口鼻磨动,玉足则夹住他肉棒,一只玉足用足趾勾着他肉棒背面,另一只玉足五趾盖着他龟头,一紧一放地夹弄著,王源无法忍耐,精液随着两只美足的动作而喷射出来,随之又是一阵快感紧随其后,白浊的精液再次放射,射在秦雪蛛的足下却没有让她停止,她的笑声更加媚了。

纤细白嫩的十趾如优雅的钢琴师,舞起绝美的弧度,动人心弦,十颗紫宝石的嫩趾点点摩擦著王源龟头,时不时用大拇趾交迭摩擦,时不用二趾紧夹棒根,一阵推动,另人晕厥的快感如洪水猛兽,无情地将他纯洁的白精榨出,随后又是一阵碾动。

白浊的精液再次从王源窄小马眼口喷出,快感仿佛被温暖的海水包围,身体就像飘浮在海面上的小船,随着玉足的动作而在浪涛中翻滚,高潮再次从足趾缝隙中放射,而这次射精却是射出大量透明的液体,王源的身子更是瘦弱了一大圈,反观秦雪蛛的玉足在没有黑丝的遮挡下,被滋润得如同在牛奶中侵泡过一样,无比嫩白,侵犯著萧雨的眼睛让他在毫无动作中射出了精液,他的呼吸也别样汹涌。

秦雪蛛咯咯娇笑,那对雪白的美足终于放开了王源的肉棒,她的蜜穴难舍般地亲吻王源口鼻,拉出晶莹的液丝,在秦雪蛛轻柔的动作中断裂开来,而秦雪蛛媚笑的正对着王源在他下体上方跨站,随后便双膝弯曲,落在蛛丝软榻上,以骑乘的方式蜜穴缓缓吞入王源肉棒。

“咯咯~~既然用脚榨不出来了~~那么就用骑乘的方式~也是最舒服的方式~~将小可爱吃掉!~~”红唇微微勾起诱人的孤度,说的话却是恐怖万分,而那美丽与罪恶同在的粉红蜜穴,则发出阵阵“咕咕”饥饿般的淫叫,王源只感觉身体中的温暖进入那片会蠕动的温穴中,快感让他使不上力挣扎,口鼻还布满着大量的淫液,蛛毒入髓,蚕食着他五脏,转变成浓白的精液。

秦雪蛛扭动着蛇腰,媚惑动人,玉手抓住王源的双手,抬起丰臀奋力上下地抽插,传来阵阵如嘴的深吸快感,淫穴抽取着他身体里面的液体。粒粒蜜肉在蜜壶内像是色欲地狱一样,惩罚进入其中的深紫巨物,仿佛化成无数婴儿的小手揉摸捏弄著王源肉棒。他毫无抵抗之力,被无情的蜜穴榨出一股白精,随后雪腻如乳的丰臀再次上下交合,精液随之一顿猛射,王源感觉自己的下体就像插入吸尘器中一样,快感沿着尿道贯穿整个体内,精液高速流动的摩擦让他在高潮快感中感受到了痛苦,接着又是身体中传来诡异的流水声。

蛇腰扭动弧度无比侵犯人类男性的视觉器官,萧雨无法闭眼,望着眼前女性小巧的脐眼,在纤细腰肢的扭动下所带来的奇艳,仿佛是雕刻在基因上的生理片断,他感到自己下体想要面前女性爱抚,想要她檀口、想要她雪白的巨乳、想要她精致的玉手,想要她绝美白嫩的玉足,更是想要插入她已经完全吞入小伙伴肉棒的美穴。

她所有的一切,包括蛇腰扭动的动作,都时刻侵蚀萧雨的意识,让他的脑海中渐渐充满秦雪蛛娇笑的身影。

这个时候秦雪蛛将子宫口套在王源的龟头上,发出恐怖的吸力,只听清脆的骨折声伴随着射精时的流水声,王源的髋部萎缩坍塌,双腿干瘪下去,秦雪蛛的淫穴就像蜘蛛的口器,嚼食着他的肉棒食髓知味般的向他上半身吞食。

恐怖的画面毫无血惺感,只有艳媚地扭腰摆臀,蜜肉摩擦吞噬王源的血肉,在秦雪蛛的扭腰,吸取他的精液,血肉被转化成白精,没有丁点浪费,秦雪蛛就像是用下体吮吸著牛奶罐头一般,将他吸得干瘪,再连同皮肉一起完全吞噬。

最后,萧雨看见了一个更加恐怖的画面,在秦雪蛛妖女的媚笑中,王源的身体完全被她那粉嫩的蜜穴吞噬,大张著的圆口大概有碗口粗细,现在只剩他一个头颅还露在外面没有吞入。

而王源感觉不到身体了,头脑像是进入一汪泉水中,眼前的光明变得黑暗,快乐从四面八方涌来,眼、鼻、口、耳,传来无比强烈的快感,意识就在这快感中逐渐无法思绪,无法回想。他的脑浆也在蛛毒的侵蚀下变成精液,连同他整个头颅被那淫穴大张著吞入,隆起来的小腹不一会儿恢复平坦,反观秦雪蛛的娇躯,雪白中透著淡粉,淡粉中透著雪白,皮肤变得从先前无光绽出如天使神灵般的神辉,就好像成为蜘蛛女神一样。

萧雨这样站着持续了很长时间,就在面前看着,像是中了定身魔法,直到秦雪蛛站起身都没有清醒过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