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榨汁同人定製 (1)作者: 威斯康星

【妖女榨汁同人定製】(1)

作者: 威斯康星2021-5-12 發表於SIS

第1章

「這幾天已經連連續續失蹤了好幾個同學,學校也不放假,回去可要小心點,聽說都是在回家的路上出事的。」

「嗯,陸瑤你也要小心哦,雖然是女生,兇手這次要是對女生出手就不好了。」蕭雨收拾完書本,背著書包一臉慎重地說道。

「我知道,謝謝關心。」陸瑤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兩人一同離開教室,又因為陸瑤的家與蕭雨不同路,兩人彼此分了開來。蕭雨這時正走在路上,旁邊是幽靜的公園,一般上學蕭雨會從公園穿過,路程較近,但在這個傍晚,公園裡靜悄悄的,自從失蹤案頻發,已經很少有人來鍛鍊,不過為了快點回家,蕭雨決定還是走近路,遠離人多的地方。

這座公園有個大湖,圍繞堤岸上建造的柏油路常常有人健身慢跑,湖心還有一個一萬多平方的人工島,要劃天鵝船才能上去,人工島蕭雨在去年六一兒童節的時候上去過,上面有一座上個世紀建造的教堂,也早已荒廢雜草叢生。

正當蕭雨抓緊書包肩帶,一路邊走邊跑的時候,突然在前方看見了一名坐在長椅上的美貌女子,她正揉著右足踝。

「能幫幫老師嗎?」

秦雪蛛在學校中布下了大量的蛛絲,每一根蛛絲就跟真的蛛絲那般纖細,蕭雨的鞋底就沾染的許多蛛絲,每當蕭雨走動的時候,秦雪蛛右足踝的皮膚上就會有數根蛛絲髮生顫動。

「老師?」蕭雨目光打量面前長椅上伸著一雙黑絲長腿的女子,眼光在透著紫色丹蔻的腳上停留了一會,才把視線抬起,正看到一個莫明的笑容。

「你是那邊小學的學生嗎?」秦雪蛛朝蕭雨身後的位置輕輕一指,面帶恬靜笑容地說道。

「嗯。老師是新來的秦老師嗎?」蕭雨想到和陸瑤談起過,三年級來了一位非常好看的老師,面前的老師似乎就是那個老師。

「是的呢。」長椅下,近十多公分的高跟鞋讓蕭雨眼光再次停留了一會,不用說,公園環路一公里的路,老師崴到腳了,做為三好學生,況且還是同校老師,得要幫幫秦老師。

蕭雨心中雖然這樣想,眼神不敢看秦老師略帶紫意的眼瞳,弱弱的低著頭,視線卻放在那一雙黑絲美足上,不斷打量著。

「幫老師揉揉腳可以嗎?不小心崴到了~~」誘惑的話語隨著秦雪蛛抬起黑絲玉足的動作而影響到了蕭雨,眼瞳浮現出痴迷的眼神,不過卻只存留了一會,蕭雨能嗅到隨風飄散而來夾帶汗味的酸香,直到那黑絲足伸到距離眼前三寸,差點接觸到蕭雨的臉,蕭雨才從恍惚中回過神來。

濃而不烈的母性香味,自從爸爸和媽媽離婚後,蕭雨就再也沒有從女性身上嗅到過了,卻在這一刻,蕭雨在短暫躊躇間,對秦老師有了一種媽媽的感覺。

「可以的,秦老師。」蕭雨說著伸出手,柔軟的觸感與趾骨分明的感覺讓他壓抑不住心中開始燥動的心,下體也不知何時的脹大,蕭雨只好忍著下體不適,在秦老師的眼神下揉捏著她的美足。

「咯咯!~~真是個乖孩子呢~~」媚惑的聲線讓蕭雨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樣甜,待橙黃色的夕陽逐漸變得更加赤紅,湖水蕩漾金色漣漪之時,黑絲美足已然穿上高跟,而蕭雨正牽著秦雪蛛的手,露出一個期盼、請求的神色。

「秦老師,今天能來我家輔導我做作業嗎,我想要秦老師教教我。」

手心上溫熱與絲滑的感覺隨著夕陽落下而消逝,而逐漸從黃昏走向深藍的天空讓蕭雨不忍手上的美妙就此消失,想要秦老師來自己家家教。

「咯咯,還是個很用功的好學生呢,可以,帶路吧。」秦雪蛛輕笑道,今晚又能飽餐一頓。

……

「真壞,原來是想要老師用腳來輔導,真不知道你們男生成天在想什麼,上課不用心聽講,總盯著老師的腿看。」

蕭雨的房間,秦雪蛛沒有教導他,而是坐在床尾伸著一對絲滑無比的黑絲美腿,兩隻玉足正搭在蕭雨肉棒兩側,滿臉媚笑的看著他,他就像是自動飛入蛛網中,還不會掙扎的蟲子一樣。

「唔!我......我喜歡老師的腳!」蕭雨仿佛是在告白一樣,吞吞吐吐臉紅不已。

「咯咯!這麼喜歡老師的腳嗎?那麼~~開始吧!~~」

兩條纖細的黑絲美腿就像蜘蛛嘴下的兩顆獠牙,透出紫色媚惑的丹蔻如沾染毒液放出寒光的匕刃,稍稍接觸棒身,足趾包裹龜頭,躺在床上的蕭雨頓時身子一顫,感覺如過了電一樣,心也略略加快速度。

「好爽,這就是瑤瑤說的足交嗎?怎麼會這麼舒服。」蕭雨只感覺命根子被包裹在窄小溫熱的空間內,意識都仿佛要被這空間吸納進去。

「才這麼一會,就忍不住了?」秦雪蛛輕笑地張開雙足,聲音透著一股子的嘲笑,剛剛他可是說慌,瞞著蕭父把自己帶進來動手動腳,上來就想親吻,一腳把他踢開後他就露出可憐兮兮的目光。雖然病毒會散發香氣自動勾引獵物,秦雪蛛還是很難得看見一名小男孩能這麼大膽的,一般的孩子基因只要是趨於完美的,就能在媚惑的香甜中發現自己不同,不過以秦雪蛛玩弄數百個小男孩的眼光來看,他似乎知道自己是什麼,只不過心中對性充滿未知,就像渺小的蟲子所走的路,所見識的事物都是未知。

「啊!老師,不要停下!那感覺好爽,像是要射出什麼,不會是尿尿吧。」一想到被這麼美的老師足交弄出什麼,甚至蕭雨把她看成是爸爸找的後媽,蕭雨的心中就有一種羞恥感,有一種想要鑽入床縫的衝動。

「嗯哼哼~~乖孩子,這麼想要老師的足交啊,可是老師已經不算是人類呢,你的那些同學,嗯哼哼~~都是私抓走的,今晚你也逃不過,連你那軍人爸爸一起被私榨乾,你還想要私的足交嗎!」紫黑色的眼瞳泛著光亮,秦雪蛛黑色的絲襪開始大片大片的出現蛛網紋路,神秘的引人探究,玉足再次蓋住蕭雨的肉棒。

一隻玉足足趾碾壓著蕭雨的卵袋,另一隻美足足趾則嫻熟的包裹住龜頭,壓住卵袋的玉足也無比靈巧地廝弄著蛋卵,強烈的快感從肉棒上傳來,尿道口在黑絲地絞擰摩擦下流出大量的透明液體,小男孩舒服的四肢發軟,感到那股尿尿的衝動愈來愈烈。

「要!老師我要,讓我尿尿,啊啊啊!我喜歡老師的美足,第一次在公園見到老師揉著腳時,就......感到好美......唔啊啊!老師即使是吃人的怪物,我也要!!!啊啊啊!————」如海潮般的快感迅速在黑絲下馬眼囗綻放開來,玉趾仿佛像是手一樣,隔著黑絲緊緊捏住龜頭,隨著另一隻玉足擠壓還未發育成熟的精子袋,迫使蕭雨在話還未說完之時,一股股男童初精如水槍一般擊在秦雪蛛的趾下,直到沾滿大量奶白,秦雪蛛也沒有放開。毒牙似刺入獵物,開始吸收獵物體液。

門外,蕭劍聽到小雨大喊,頓感不妙,那身著職業ol的女子雖說是自己兒子的老師,但不管從哪裡看,都有從實驗室研究所跑出來的妖女感覺。蕭劍一想到這,小雨正被妖女騎乘,堅毅的心也出現慌亂,部隊人手配的一把手槍也被他忘在桌子上。

「不!妖女!快放開小雨!」蕭劍健壯的身軀一下就將房門撞開,以為妖女正騎乘在小雨身上,可看到的畫面......出現在眼前的強烈反差讓他也忍不住的下體抬起頭來,正看見一個媽媽喂孩子奶的畫面......

這時候的蕭雨被秦雪蛛緊緊夾住,四肢像蛛足一樣纏住,好似要將他捆成人繭。蕭雨的嘴吮吸著被秦雪蛛從下掀起來的職業OL白襯衣露出的巨乳,她一臉媚笑的挺動身子,那柔若無骨的細腰露出的肉色和淫蕩的扭動讓蕭劍大瞪眼目,他已經很久沒有做過了。

而蕭雨感覺面前秦老師的奶水又香又甜,每喝下一口,身體迅速溫暖一些,隨後這股溫暖又會化為強烈的快感從下體放射出來。

「咯咯!~~爸爸來了呢,小雨射得更加洶湧了!~~咯咯!~~很刺激吧!~~被爸爸看見了!~~」秦雪蛛媚笑著,朝蕭劍拋去了一個媚惑的眼神,蕭劍只覺得自己身體無法動彈,仿佛不是自己的,就這樣瞪著眼,靜靜地看著兒子在自己面前與妖女發生淫亂。

「唔唔!......」蕭雨在秦雪蛛的懷中發出「唔唔」的呻吟,他想要讓爸爸離開這裡,卻無法說出口,那甜膩的奶水仿佛是在大腦上塗了一層蜂蜜,蕭雨感到自己不能再繼續下去,開始用力掙紮起來,卻始終感覺自己四肢力量空無,無法掙脫秦老師的香軀懷抱。

「啊啊!~~看啊!~~你的兒子快被私這個妖女榨乾了哦!~~看樣子你也想要私的身體吧!~~嗯哼哼!~~現在還不能給你!~~」一米八左右長的榻榻米兒童床上,秦雪蛛換了個姿勢,不再喂奶,紫意的眼瞳微笑地看著面前一身腱子肉的男人,神色帶上莫名的嘲弄。

「小雨,來給你爸爸看下你成為小男人的成果!」蕭雨從秦雪蛛雪白的巨乳解脫出來,面向他爸爸的方向。本來無比小巧的肉棒此刻脹得通紅無比,又粗又長,蕭劍心中感到一陣憤怒,卻對她有了一種新的看法,無力感,深深的無力感。

她的能力恐怕已經達到了資深者層次,那詭異絕艷的蛛網紋路絲襪仿佛是畫上去的油料,讓男子感到絕望,自己與小雨都會死在她身下,蕭劍明白她們小穴的恐怖。而這個妖女的消息卻不知能不能傳出去,蕭劍的手碰到口袋裡的軍用手機。

秦雪蛛坐到蕭雨的背後,豐滿的身軀貼在他身後,一雙黑絲玉腿從蕭雨腰間緩緩繞過,紅唇含咬著蕭雨耳朵,一對本來就完美的白嫩玉足裹在蛛網黑絲之中,像一個漁夫撒網捕魚一樣,黑絲足瞬間在蕭劍憤怒的眼神中合上,一陣陣艷美的扭動摩擦起來。

「看到嗎?你兒子很舒服呢,他的精液很香,私的病毒感到很興奮,它們在顫抖,它們想要私吃掉你們!哼哼!」秦雪蛛在蕭雨的耳邊舔舐,嫩紅的舌尖在他耳闊內留下晶瑩的涎水。而那包裹著濃韻黑絲的玉足則不停的來回摩擦,不到一分鐘,蕭劍就看見自己的兒子一臉痛苦的顫抖起來。而他小弟弟卻格外精神的吐出大量的濁白,全射在那黑絲腳的足趾上,不一會被病毒黑絲吸收,而秦雪蛛本就白皙的美靨再添幾分粉紅,她亦是感覺到一絲快樂,魅力十足。

蕭雨沒有被榨死,身體卻好像中了某種毒,皮膚呈現暗紫色,血管脈絡的顏色更深,看上去很像恐怖片中的殭屍,而這一幕讓蕭劍看得更加憤怒。

「妖女!你這個惡魔,你一定會被我們殺死的!你們這些!......」

——咻!

幾團閃爍著光澤的小東西突然從秦雪蛛的方向射了過來,擊中男子時迅速朝兩側虛空綻放,形成幾面無比粘連的蛛網。

「嗯哼哼!~~」秦雪蛛輕笑出聲,黑絲玉足放開蕭雨,從床邊落在地面上,露出一個格外嫵媚的神色,微張著紅唇,好似做著某個動作,「等不及了吧,想怎麼玩玩呢?」

蕭劍此時感覺空氣中傳來的那股媚香開始分外香甜起來,看到那秦老師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的時候,早已拋去的情慾不知為何又重新燃起,下體隔著褲子在她手中很是舒服,被靈活的玉指不斷擠壓。

「很大呢!~~在部隊尊守紀律,沒有放鬆過吧,嗯哼哼~~今天私的心情好,就委身一下為你做個全套服務,你看怎麼樣!~~」秦雪蛛朝男子臉上吐出一口香甜的氣息,那烈艷紅唇細細的一點點地嘬著他頸部皮膚,像剛結婚的妻子一樣,露著格外嫵媚的神色。

紅唇吻著蕭劍的同時,秦雪蛛的雙手則為他寬衣,隨後輕輕蹲了下來。她打開胸前的白襯衣,露出碩大飽脹的雪白巨乳,那雪膩膩的乳肉如同冬雪,把蕭劍的眼神緊緊吸引住。

「很大是不是,馬上就讓肉棒侵犯私的雙乳,感受私的胸給予的快樂!嗯哼哼~~」

秦雪蛛微仰著上半身,挺起雪白的巨乳,張開鮮紅的嘴唇,淡紫色半透明的粘液從嘴中滴落,滴入雙乳間,她趕忙用雙手按住雙乳來回的揉搓了兩下,微笑著抓住那突出胸廓邊緣的巨乳,將巨乳稍稍打開,露出變得十分淫靡粘稠的內部。身體朝前,順勢把巨乳伸向蕭劍肉棒,將他肉棒夾住,然後按入那雪白柔軟的巨球間開始上上下下的摩擦起來。

肉棒像是被兩個大饅頭夾起來的香腸,看上去格外誘人,雪白的巨乳就像海綿一樣柔軟,被擠壓變形,而這帶來的力度全作用到蕭劍的肉棒上,他咬著牙忍耐著,學了十幾年軍武的他有很強的忍耐力,即使是蛛毛扎人的狼蛛爬上臉,他都不會動一下,就像現在這樣,他被固定在蛛網上,無法動彈的看著她淫蕩地擠動雪白巨乳。

「嗯哼哼!~~很頑強呢,肉棒內血液的流動比剛剛更快了,要忍不住了吧!~~」略略嘲笑的聲音讓蕭劍很心慌,因為他感覺自己下體傳來的快感如同數萬隻螞蟻爬過的感覺,很恐怖,對即將要崩潰的精關感到驚慌,那會是無比劇烈的射精,他前未所有的對面前的妖女感到恐懼。

「已經十分鐘了呢!比他們都要強,那麼還能忍多久呢?」

剛開始微涼的乳肉已經變得溫熱,秦雪蛛淫艷的扭動巨乳,時不時上下摩擦,時不前後交迭緊夾揉搓,肉棒如同裹在乳肉囚籠中,蕭劍深吸了一口氣,準備忍耐這種感覺,但她輕笑的神情讓蕭劍心中一慌,秦雪蛛緩緩地揉搓,不急不徐,她每一下動作都十分的巧妙,把那柔膩的乳肉觸感疊加在男子的肉棒上,快感處在浪尖,隨時都有一種蠢蠢欲射的衝動,迷糊的感覺傳來,他知道這並不是個好消息,這種狀態下會令人的警惕很快消散,漸漸的沉浸在這無邊的快樂中,而他只能被秦雪蛛強制把這份快樂傳遞給他。

秦雪蛛媚笑一聲,頭低下去張開小嘴含住龜頭,雙乳將棒身夾住快速揉搓。她的速度越來越快,肉棒開始顫抖,蕭劍愈加感覺不妙,秦雪蛛輕笑地將雙乳狠狠的一夾,同時小嘴一陣猛吸,精液從馬眼噴薄而出,射入她的嘴裡,秦雪蛛白皙的皮膚升起幾縷紅暈。

「私的胸很舒服吧!~~那麼!~~」秦雪蛛再次揉搓雙乳,這次她的眼瞳綻放紫意,快感迅速疊加,蕭劍忍不住地發出幾聲呻吟就被再次榨出了濃濃精液,射在秦雪蛛雪白的巨乳上,緩緩被巨乳吸收,隨後那嫩白的肌膚浮現淡淡光澤,仿佛羊脂玉一般。

「咯咯!~~真多呢,還有很多,這次是黑絲......」秦雪蛛眼眸一亮,眼瞳瞟到窗邊,那裡似乎有一個人影。

她站了起來,褪下OL制服,露出身穿黑絲連褲襪的誘惑胴體。

「私好久沒有解放雙腳,你是幸運的,今天私的心情好,就讓你體驗~~體驗~~裸足的快樂!~~」

秦雪蛛的雙手捻住腰間黑絲,很輕鬆的如同脫皮一樣剝開黑絲襪,那仿佛吸收所有光線的黑絲被她一點點褪下,好似在給另一個人看。她媚笑一聲,將黑絲襪疊好放在一邊,整個人躺在床上,一雙極是蔥白的玉足吸足了蕭劍的目光,他自己也感到這雙美足是那樣的完美,仿佛自己看上一眼,就是玷污,就是莫大的恩惠。

「你!......」蕭劍掙扎了一下,發現四肢傳來酸痛感,像是負重前行十幾公里,下體卻是紅腫的要命,他只能看著面前的妖女將一對如仙若妖的玉足擱在自己下體處。

「私也喜歡玩足交哦,很多小鬼死在私的腳上,不過私不會殺你,會奴役你,提供給私更多進化的精液!~~」秦雪蛛的雙腳夾住肉棒,那趾骨分明的觸感迅速地傳遞脊髓神經,仿佛觸碰了某個開關,精液再次放射了出來,蕭劍感覺精關被快感電流擊穿短路一樣,完全無法控制射精,趾白如玉的腳趾在幾秒鐘就被白色的液體染得更加的白。

裸足的歡逾仍在繼續。

紫色的丹蔻,不大不小的腳趾,趾縫粉嫩,大拇趾與二趾夾住棒身,或是二趾、三趾、四趾間壓住肉棒底部,朝上推動,每次推動都會讓蕭劍虛弱一分,一團團的白濁如奶油般的擠出,糊在腳趾上頃刻間消失無蹤,令人刻入靈魂的快感如罌粟一般侵蝕著身體,蕭劍的眼瞳漸漸失去光芒。

「被榨乾了?哼哼哼!~~」

房間中響起妖女恐怖的笑聲,燈光也暗了下來。

而在房間窗外,一個小男孩捂著嘴悄悄地往後退步,卻發現好像撞到某個柔軟的物體上。

小男孩回過頭,黑色的眼瞳倒映出高大的身影,她似乎有兩三米之高,身形也無比巨大,小男孩感覺自己看到了妖怪,她就和蜘蛛精一樣,下半身是蜘蛛,上半身是個美貌的女子,而人身與蛛身的結合部,卻是一個如饕鬄般的大嘴。

「咯咯!~~鄰居家的孩子嗎?既然看到私,那麼只能進私的肚子中了。」

小男孩被秦雪蛛抓在懷中,此刻的秦雪蛛再次穿上黑絲,並變換成半人半蜘蛛的可怕形態。

螓首額頭上,似乎出現八顆如紅寶石的光芒,又好似蜘蛛的眼睛一樣。

「妖!......妖怪!」小男孩驚恐大叫,秦雪蛛捏住他頸部,讓他發不出聲,眼瞳看了看四周,發現沒人秦雪蛛跳入一個黑暗的地方,她的眼神變得別樣嗜虐起來。

「恐懼很濃烈呢~~小寶貝~~別害怕~~咯咯咯~~」黑暗中傳來女性淫盪的笑聲,在黑夜下尤顯恐怖。

秦雪蛛伸出玉手將少年臉頰勾起,在她的視野中,充滿恐懼的雙眼讓眼前的獵物散發出極致的美味。甚至比房間中的小男孩散發出食物的香味還要香甜。

恐懼越來越劇烈,小男孩奮力的掙扎,卻絕望的發現自己幼小的身子根本無發觸碰到她。

望著眼前半人半蛛的女性,小男孩脆弱的心靈被一點點瓦解,崩潰的他哭又哭不出,絕望的看著女性扒下自己的衣服,用那黑紫色的蕾絲手套揉捏自己的小弟弟。

秦雪蛛舔著嬌唇,看到小男孩的肉棒緩緩變大,發出性感嫵媚的嬌笑聲。

一口巨大的嘴在蛛身下張開大口,無數由黑絲組成的蜜肉發出了水液膠黏的聲音,顆顆凸起的粒狀蜜肉與肉壁還能看見黑絲下的誘人粉紅。

秦雪蛛抱著小男孩,八條黑絲組成的蛛足從兩邊將小男孩緊緊夾在中央,黑色的蛛足互相交叉,牢牢將小男孩困住。

而肉棒則被秦雪蛛壓入那如惡魔的大嘴中,快感迅速傳來,精液噴射而出,肉棒被那淫穴巨口夾吸舔舐。

小男孩的身上裹著數層白色的蛛絲,像是半透的輕紗,他感到全身都在傳來快感,精液再次射入那張大口。

秦雪蛛的臉上出現淡淡的溫柔,彎著腰將巨乳送到小男孩的嘴邊,給他喂奶,這樣一幕母子般的畫面卻是詭異萬分,八條黑絲蛛足從小男孩的肩膀到腳部封閉住,完全無法逃脫。而他的嘴喝到香甜乳汁的同時,下體深深的沒入由無數蜜肉組成的蜜壺中,粉色的大嘴緊緊吸住肉棒,精液又是一頓猛射。

「嗚嗚嗚......嗚嗚嗚......」淡淡的嗚鳴聲從小男孩喉嚨發出,大口含住肉棒忽然張開,秦雪蛛媚笑一聲,蛛足抓住小男孩四肢,壓著他的身體壓入那饕鬄大口,從腳開始,一點點吞噬他的雙腿,而他正面朝向秦雪蛛,她不時的用紫黑色蕾絲手套的手揉捏著肉棒,或是一手捏弄蛋卵,另一隻溫柔的撫摸龜頭,精液噴出,小男孩無法忍耐射精的衝動。

面前的女性即是恐怖又是色情的。

如惡魔大嘴的蜜壺內布滿黑絲,蜜肉緊裹小男孩的雙腿,傳來陣陣快感,隨著蜜肉的蠕動小男孩的身體緩緩沉入,就像跌入泥沼中,被厚重又柔膩的蜜肉不斷吞噬。很快,小男孩就驚恐的發現,自己已經快完全進入她身體中了!。

此時的小男孩下半身完全沒入秦雪蛛的淫穴內,八根蛛足如一座煉獄牢籠,快感達到巔峰,精液在蜜肉的縫隙間放射出來,卻在頃刻間消失在凸起的蜜肉間,同時蜜壺中覆蓋了一層黑絲的蜜肉分泌出消化液,將小男孩的雙腿腐蝕消化,吸收他的營養,再繼續吞噬收縮,把小男孩的上半身也拉入進去,最後只剩一個頭部露在外面,那如黑木耳般的黑絲蜜唇緊緊夾住他頸部,露出他一張快樂、驚恐,無數情感參雜的小臉,小男孩又感到身體傳來一陣快感,隨之又感覺身體少了一些什麼,無比絕望的看著外面帶有一絲光芒的黑暗世界。

地獄的大門隨後完整地關上,八條黑絲蛛腿輕輕撫摸隆起來的腹部,秦雪蛛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很不錯呢!~~真希望還有幾個能這麼頑強活著!~~」

從外面能看到,在秦雪蛛的腹部,子宮的位置高高隆起,不時還能看見胎兒踢動的凸起,腐蝕肉體的消化液像是秦雪蛛高潮了一樣被大量分泌出來,小男孩感到自己像是進入溫暖的海洋里,在這快樂的海洋漂流,直到意識再也無法感受到溫暖。

......

第二天,蕭雨從虛脫的感覺中醒來,發現空氣中充滿香甜,家裡到處布滿了一層白色蛛絲,不時還有幾個怪異的蜘蛛在地上爬來爬去。

他有些害怕,他不知道爸爸去哪了。

蕭雨掙扎地從床上爬起,腦袋還暈乎乎的,他搖搖頭使自己清醒點,忽然一個媚叫聲讓他準備下床的動作一停。

蕭雨似乎還聽到經常來自己家玩的王源的聲音。

他悄悄地下床,發現自己的拖鞋也不見了,於是光腳踏地悄悄地來到房間門口,客廳里沒什麼異樣,他聽到聲音是從放雜物的房間內傳出來的,視線轉到另一處,看到爸爸的房間是打開著,似乎還在睡覺?

「昨天發生了什麼,我是怎麼回家的......是那個秦老師!」蕭雨再次搖了搖頭,感覺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醒來什麼也不記得了。他悄悄地推開一直傳來媚聲的雜物間。

眼瞳驚恐地放大,雜物間內就像恐怖片中的蜘蛛巢穴,白色的蛛絲鋪滿一層又一層,蕭雨光腳接觸到蛛絲時,絲滑涼爽的快感順著他腳心傳遞到他交感神經線,一瞬間他感到自己的小弟弟硬了起來。

「咯咯!......私的洞察力很強的,沒有人能逃過蛛絲,昨晚能在私的媚惑中逃跑,足以證明你的精液對私佷重要,咯咯!成為私的一部分吧!」

蕭雨望著面前距離自己不足三米的女性,心中無法冷靜下來,他仿佛忘記了危險,駐足在雜物間,秦雪蛛像是沒看到他一樣,騎乘在名為王源的小男孩的口鼻上,把異常香甜的紫色媚液灌入他口中,時不時撫著巨乳,淫艷的扭動蛇腰。

「唔!......」王源無法反抗,只能做吞咽反應,他下體卻因此變得無比腫大,身體也在紫色媚液中變成紫色,而他整個身體則被白絲一樣的蛛絲束縛裹住,只留他的頭和肉棒在外面。

「咯咯!......私的蜜液很好喝吧,特地為你們調製口味呢,咯咯!......」秦雪蛛媚笑道,用陰唇不斷塗沫他的口鼻,粉色的軟肉讓王源情迷的伸出舌頭,去舔弄秦雪蛛蜜壺內更軟的粉肉。

秦雪蛛是背對著王源騎乘著,一對好似用了黑色顏料塗抹的蛛網紋路的玉腿正把柔軟絕美的嫩足擱在他紫紅色腫起來的肉棒兩邊。秦雪蛛雙腿上標配的黑絲在雙腳上出現了某種變化,本來完全裹住玉足的黑絲從足尖開始褪下,露出牛奶般白嫩散發一股媚香的玉足,黑絲褪到足踝上,那嫩白的膚色在黑絲的襯托下更加誘人,蕭雨目不轉睛,張著小口,呆呆地看著那撩人美艷的旖旎畫面。

「小可愛~~私會很溫柔的~~不會很痛苦~~先用腳榨乾~~再用私的蜜壺來吃掉你~~咯咯!~~會感到很幸福!~~咯咯!~~」媚笑聲嫵媚撩人,溫柔的像少婦像母親,充斥著關懷的語色,蕭雨看到那對美足夾住小夥伴肉棒的時候,心更是像被一隻手捏住了一樣,無法呼吸。

不,更像是被蛛絲一層層裹住,無法動彈,只能瞪著眼望著眼前這誘人的一幕。

秦雪蛛柔情的笑著,深粉的陰唇貼住王源口鼻磨動,玉足則夾住他肉棒,一隻玉足用足趾勾著他肉棒背面,另一隻玉足五趾蓋著他龜頭,一緊一放地夾弄著,王源無法忍耐,精液隨著兩隻美足的動作而噴射出來,隨之又是一陣快感緊隨其後,白濁的精液再次放射,射在秦雪蛛的足下卻沒有讓她停止,她的笑聲更加媚了。

纖細白嫩的十趾如優雅的鋼琴師,舞起絕美的弧度,動人心弦,十顆紫寶石的嫩趾點點摩擦著王源龜頭,時不時用大拇趾交迭摩擦,時不用二趾緊夾棒根,一陣推動,另人暈厥的快感如洪水猛獸,無情地將他純潔的白精榨出,隨後又是一陣碾動。

白濁的精液再次從王源窄小馬眼口噴出,快感仿佛被溫暖的海水包圍,身體就像飄浮在海面上的小船,隨著玉足的動作而在浪濤中翻滾,高潮再次從足趾縫隙中放射,而這次射精卻是射出大量透明的液體,王源的身子更是瘦弱了一大圈,反觀秦雪蛛的玉足在沒有黑絲的遮擋下,被滋潤得如同在牛奶中侵泡過一樣,無比嫩白,侵犯著蕭雨的眼睛讓他在毫無動作中射出了精液,他的呼吸也別樣洶涌。

秦雪蛛咯咯嬌笑,那對雪白的美足終於放開了王源的肉棒,她的蜜穴難捨般地親吻王源口鼻,拉出晶瑩的液絲,在秦雪蛛輕柔的動作中斷裂開來,而秦雪蛛媚笑的正對著王源在他下體上方跨站,隨後便雙膝彎曲,落在蛛絲軟榻上,以騎乘的方式蜜穴緩緩吞入王源肉棒。

「咯咯~~既然用腳榨不出來了~~那麼就用騎乘的方式~也是最舒服的方式~~將小可愛吃掉!~~」紅唇微微勾起誘人的孤度,說的話卻是恐怖萬分,而那美麗與罪惡同在的粉紅蜜穴,則發出陣陣「咕咕」飢餓般的淫叫,王源只感覺身體中的溫暖進入那片會蠕動的溫穴中,快感讓他使不上力掙扎,口鼻還布滿著大量的淫液,蛛毒入髓,蠶食著他五臟,轉變成濃白的精液。

秦雪蛛扭動著蛇腰,媚惑動人,玉手抓住王源的雙手,抬起豐臀奮力上下地抽插,傳來陣陣如嘴的深吸快感,淫穴抽取著他身體裡面的液體。粒粒蜜肉在蜜壺內像是色慾地獄一樣,懲罰進入其中的深紫巨物,仿佛化成無數嬰兒的小手揉摸捏弄著王源肉棒。他毫無抵抗之力,被無情的蜜穴榨出一股白精,隨後雪膩如乳的豐臀再次上下交合,精液隨之一頓猛射,王源感覺自己的下體就像插入吸塵器中一樣,快感沿著尿道貫穿整個體內,精液高速流動的摩擦讓他在高潮快感中感受到了痛苦,接著又是身體中傳來詭異的流水聲。

蛇腰扭動弧度無比侵犯人類男性的視覺器官,蕭雨無法閉眼,望著眼前女性小巧的臍眼,在纖細腰肢的扭動下所帶來的奇艷,仿佛是雕刻在基因上的生理片斷,他感到自己下體想要面前女性愛撫,想要她檀口、想要她雪白的巨乳、想要她精緻的玉手,想要她絕美白嫩的玉足,更是想要插入她已經完全吞入小夥伴肉棒的美穴。

她所有的一切,包括蛇腰扭動的動作,都時刻侵蝕蕭雨的意識,讓他的腦海中漸漸充滿秦雪蛛嬌笑的身影。

這個時候秦雪蛛將子宮口套在王源的龜頭上,發出恐怖的吸力,只聽清脆的骨折聲伴隨著射精時的流水聲,王源的髖部萎縮坍塌,雙腿乾癟下去,秦雪蛛的淫穴就像蜘蛛的口器,嚼食著他的肉棒食髓知味般的向他上半身吞食。

恐怖的畫面毫無血惺感,只有艷媚地扭腰擺臀,蜜肉摩擦吞噬王源的血肉,在秦雪蛛的扭腰,吸取他的精液,血肉被轉化成白精,沒有丁點浪費,秦雪蛛就像是用下體吮吸著牛奶罐頭一般,將他吸得乾癟,再連同皮肉一起完全吞噬。

最後,蕭雨看見了一個更加恐怖的畫面,在秦雪蛛妖女的媚笑中,王源的身體完全被她那粉嫩的蜜穴吞噬,大張著的圓口大概有碗口粗細,現在只剩他一個頭顱還露在外面沒有吞入。

而王源感覺不到身體了,頭腦像是進入一汪泉水中,眼前的光明變得黑暗,快樂從四面八方湧來,眼、鼻、口、耳,傳來無比強烈的快感,意識就在這快感中逐漸無法思緒,無法回想。他的腦漿也在蛛毒的侵蝕下變成精液,連同他整個頭顱被那淫穴大張著吞入,隆起來的小腹不一會兒恢復平坦,反觀秦雪蛛的嬌軀,雪白中透著淡粉,淡粉中透著雪白,皮膚變得從先前無光綻出如天使神靈般的神輝,就好像成為蜘蛛女神一樣。

蕭雨這樣站著持續了很長時間,就在面前看著,像是中了定身魔法,直到秦雪蛛站起身都沒有清醒過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