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熟女妈妈授精 (4) 作者:京城少帅

【给熟女妈妈授精】

作者:京城少帅2021年/5月/1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平时烦心事儿太多,而且回忆起这些往事,总是想入非非而忘了下笔。这一章的回忆很多,写着写着就走神了。

---------------------------------

第四章 交心(上)

老妈突然发问把我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不承认吧,很明显属于狡辩和“垂死挣扎”;承认吧,又属于自我矮化,会让老妈怎么看待我呢?万一她以后开始注意穿着,或者和我刻意疏远,这都是我不愿意得到的结果。

我埋头看着地面低声说到:“我只不过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罢了。”

老妈没想到我会这么俏皮,听到我这么说便噗嗤一笑,“你犯了什么错误?”

听得出来,她的怒火被我的机智化解了一部分。 “我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大美女罢了,谁让她那么迷人呢?”

“认错态度不错,这次先饶你一马。”

到了车里,老妈拿了沐浴露和洗头水,我们准备去停车场的公厕冲洗一下身上的沙子。看到老妈弯腰从车里拿东西而突出的大白臀,我斗胆说到:“要不就去冲冲得了,懒得拿衣服,还是回车上换吧。”

“你倒想得美!” 这算调情吗?这算暗示吗?老天爷啊,能直接快进到我们水乳交融吗?

老妈最终没有搭理我,还是拿着衣服进入卫生间,我也没坚持,毕竟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下来。

我冲洗、换衣服倒是快,在出口等了三五分钟,才看见老妈走出来。此时,只见她肤如凝脂,皮肤上的水滴让她显得更加诱人,短裙下的性感白腿令人流口水,手上拿着换下来的泳衣泳裤以及内裤。

不对,内裤?!

那么说……

老妈看见我在等她,也没停留,直接给了我个眼神就继续往前走向停车场。

我低头再次确认了老妈手里的内裤,看得出来,她也没有故意遮挡,只是随意地把它揉在泳衣和泳裤里,粗看是拿着一团衣服,不过还是露出了内裤的一角。

“老妈,你手里拿的是内裤吗?”真的猛士,敢于直面尴尬的问题。

“嗯,刚刚不小心掉地上弄湿了。”老妈不经意地答道。

“那大美女现在岂不是挂空挡,哈哈。”我微微低头瞥了老妈的短裙和白腿,开始蠢蠢欲动。

“臭小子,有这么说你妈的吗?”老妈故作生气,“赶紧点,开车回家。”

上了车,我从后视镜里看见老妈在收拾衣物。提醒老妈:“别急着回家吧,你忘了咱俩早上说的回中心区看看。”

老妈抬头从后视镜里和我对视,说:“你妈现在挂着空挡呢?也不知道关心你妈妈。”

“放心吧,你裙子也不短,没人能看见。”

“万一被人家看见了怎么办?我还要不要脸了?”

愣了一秒,我机智地回答到:“开到中心区还要一个多小时,我把车载空调打开,你晾一下,应该能吹干。”

老妈想了想答道:“行吧。”

于是我发动汽车,老妈把内裤展开,平铺在后座的空调出风口上。

行驶在海岸线的高速公路上,带着真空的老妈兜风,世上还有比这更神仙的假期吗?

原本从海边开车去中心区最多只需要一个半小时的,结果由于假期,有些堵车,又赶上事故——其实就是小小的剐蹭,两个二逼司机非得堵在路车中,最终我们开了快三个小时才到。

进入市区后,车辆行驶慢了,我才放下心来,一看老妈,斜坐在后排睡着了,我反手摸了摸她的内裤,已经快干了。

我看着老妈的裙底,由于光线和角度问题,什么都看不见,只是由于她的坐姿,短裙往上提了提,后面快到臀根了,但前面确实没露,白白的臀部向Q弹的果冻,真想试试手感。快到目的地了,也快一点半了,正让人饥肠辘辘。我叫醒老妈,她迷糊地应了一声:“几点了?”。

“一点半了,今天太堵了。”

“先吃饭吧,这个点找人不太方便。”

“要不然去X记海鲜吧。”我说到,这是我们家都很喜爱的一家老字号海鲜餐厅。

“好的,前面路口左拐。”老妈不愧在这生活多年,整个一活地图。

我瞥见老妈伸手摸了摸内裤,看来是准备穿内裤了。

正欲有所行动,老妈发话了:“看路,好好开车。”

不怒自威,没有点破。高,实在是高。

最终我只微微看见老妈抬臀穿好了内裤,然后坐着扯了扯裙子,可能是刚刚没把内裤穿到位。

到了X记海鲜,停好车,走进熟悉的大厅,记忆仿佛回到了多年前。

大概是在我读小学期间,那时候一家人还住在中心区的旧街道,那时候家庭条件一般,一家人挤在小屋子里,和周边邻居也很和睦。后来是因为我父亲职业发展不错,经济条件好转后,我们家买了大房子,搬离了这个地区。但那时候的童年是最幸福的,如果没有父母的努力,我也不可能去更好的地方读书,这一点我还是很感谢我父母的。

我们刚搬走的时候,老妈偶尔还回去,和邻居们打打麻将,我读高中后,她便很少回去了,我想应该是老邻居们都搬走得差不多了吧。

我早上提议回去看看的时候,老妈很爽快地回复到:“好啊,快两年没回去了。” 看来她也想回去,所以后来离开海边的时候也没拒绝我的坚持。

我们选择了餐厅角落的卡座,安静。我和老妈面对面坐着,点好菜以后,我们没有交流。这其实是今天起床以来,我们第一次安安静静地坐着,不用赶路,不用做什么事,只是静静地坐着。

还好游泳结束以后已经把关系缓和了,要不然现在多尴尬。看着窗外的人群,热闹不减当年。老妈入了迷,或许她回忆起了年轻的自己。其实我回想一下,那时在老房子里,老妈在家应该也是真空的,只不过那是我太小了,根本没有性意识,所以也没有关注。但是印象中,老妈洗澡后是穿一件长款白T恤,应该是没有内裤。或许我读初中后,她就开始在家注意了,最终又在我初中毕业时再此放飞自我?一切都是猜测。

点餐的时候,我谦让地说到“女士优先”,老妈微微一笑,便轻车熟路地开始点菜。我则一言不发,期待地看着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不用做什么决定,只是享受美食。用餐完毕,我提议散步消消食。

老妈点头表示同意,下午,我们去附近的公园一起散步,吹着微咸的风,晒著不再燥热的阳光,行走在林荫小道,进入了久违的慢节奏。

不经意间,妈妈主动牵着我的手,我和她双手紧握,她的手是那么温暖。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女人,我想用一种别样的方式来爱她,想用一样别样的方式来保护她。

“妈妈,我爱你。”脑海里想起过去的温馨画面,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也爱你,我的小英雄。”妈妈对我微笑道。

我知道老妈是在说我上午保护她的事,我答道:“没办法,时刻转准备着,保护好我的马大哈妈咪。”

“儿子,你还记得你九岁的暑假吗?”

“不记得了,怎么了?”

“你九岁暑假的时候,我晚上带你去商场买衣服,妈妈蹲下来帮你试穿衣服,有几个流氓在偷窥,我的小男子汉发现了,站在他妈妈面前,替妈妈遮挡着。”

“啊,我真忘了。”其实听到妈妈这么一说,我还是有点儿印象的,当时中心区很破旧,老城区衰败的样子,很多外来的务工青年在晚上无所事事地游荡。记得当时是有几个不良青年对老妈指指点点,我低头一看,老妈的内裤里露出一团黑色。于是我站在老妈身前,保护着她。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记不清老妈到底是没穿内裤还是穿的透明内裤,只记得隐约黑乎乎的一团。没想到老妈这么多年都还记得。

“不过说实话,我愿意永远保护你,谁让你是个傻姑娘呢。”

“傻姑娘生出了聪明儿子。”老妈一边说一边掐了我一下。

“要不再生一个吧,肯定更聪明。”我有点儿激将法。

“你真想让你妈当高龄产妇啊。”

“这有啥,想好哦,再过几年老爸真就只能联想了。”

“什么联想?”老妈不解地问到。

“听说过男人的三阶段吗?奔腾、微软、联想。”我笑着说道,其实心里很慌,看着老妈的微表情。

老妈听罢就要打我,我撒腿就跑,跑开几步回头说到:“你儿子内置奔腾处理器,你抓不到我。” 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我们回到原来住过的楼,找老邻居,结果只有一个阿姨在。

看来这两年确实是大家条件好转,几乎都搬走了。这个阿姨现在独居,我记得以前和我们家关系很好,老妈和她聊得也很开心。最后她极力挽留我们吃晚饭,老妈稍作推脱也就答应了。看着老妈和阿姨在厨房里忙活,我开始构思晚上的计划。等到晚饭时,阿姨提出喝点儿红酒庆祝下,我看老妈没有拒绝,我也主动拿了一个杯子。最终是畅聊到了八点多,此时已是万家灯火。

等到从阿姨家出来,这座城市已经进入了烟火气十足的夜生活。我们回到停车的地方,我故意提议到叫代驾,老妈说别折腾了,今晚就住这吧,刚好去大排档吃夜宵。

我的计划再次奏效,不过看老妈这样,即使我不喝酒,她应该也会提议住在这,毕竟回忆太多了。老妈并不反对和我住在一个房间,于是我在网上订了一家平价旅馆的双床房。老城区就是破,那几年的连锁酒店也还没遍地开花。我和老妈拿着东西去办理入住,前台也没觉得奇怪,因为我们一看就是母子。

进了房间,我的心跳瞬间加快,那种老式旅馆的卫生间门是下面有栅格的。刚好缺了一根,简直是偷窥天堂。我按捺住激动的内心,心里想着如何偷窥。

我不动声色地放好包裹,转身看见妈妈进了洗手间,我赶紧轻身蹲在栅格下,抬头往里看,能看见老妈正在洗手,身子左侧对着门。完美!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不安地坐在床上,心里砰砰直跳。

过了几分钟,妈妈出来了:“收拾一下吧,咱们出去转转。”

“好的,我洗个手。”

进了卫生间,首先引入眼帘的是老妈的内裤,挂在晾衣绳上,我闻了一下,淡淡的香皂味。那老妈岂不是又挂空挡了。

我走出卫生间,说到:“你怎么又洗了?”

“上午没用香皂,没洗干净,发痒。”老妈平静地说到,毕竟她今天已经被我知道挂了一次空挡了,所以她比较淡定。

出了旅馆,我和妈妈在街道上牵手,小心地避开人行道上的大排档。人声鼎沸的夜生活,是南方夏天的特色。有谁能想到,眼前的这个风韵熟女没有穿内裤呢?妈妈内心是什么感受呢?彼时我也不知道。

在大排档买了炒河粉,我和老妈坐在塑料靠椅上,把菜品放在塑料桌上,一切都是这么真实而充满生活气息。老妈坐在我对面,面对着墙,所以她也没有刻意地夹紧双腿以防走光。

看到妈妈的短裙自然垂放在塑料靠椅上,我估计老妈的肥厚阴唇此刻和凳子是亲密接触的,也太不卫生了吧。我起身去加菜的时候,发现老妈腰后的裙子其实是被压在臀部下面的,看来老妈还是很注意。

吃着吃着,我的手机突然掉地上了,我便俯身去捡,老妈微微收紧双腿。待我坐直身子,老妈也没抬眼看我。

“冤枉啊,真是手机掉了。”我心里默默哭诉道。

吃完大排档,我们又散步好一会儿才回到旅馆。老妈先去洗澡,由于没有睡衣,光是浴巾又太暴露了,毕竟在这么狭小的空间,母子还是很尴尬的。我看老妈纠结的神态,说到:“妈,今晚你穿我的短袖睡觉吧。”

“谢谢儿子。”

于是老妈就拿着浴巾进入卫生间。为了防止被发现,我把外面的灯关了,趴下来看里面的情况:老妈先是脱掉上衣和胸罩,侧面看不清奶子。又见她抬腿侧身脱下短裙,正好是以阴部对着门。

这时候,一大团白带从老妈阴部流出,滴落在地上,而后又滴落几滴液体。老妈深褐色的大阴唇分向两侧,里面深红色的阴肉很突出。我拿起手机快速抓拍美景。

等到老妈去淋浴间洗澡,我也不断拍照录像,直到水汽把淋浴间玻璃变得模糊,我才硬挺著JJ躺在床上,听着卫生间里的哗哗水声,幻想了起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