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熟女媽媽授精 (4) 作者:京城少帥

【給熟女媽媽授精】

作者:京城少帥2021年/5月/10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平時煩心事兒太多,而且回憶起這些往事,總是想入非非而忘了下筆。這一章的回憶很多,寫著寫著就走神了。

---------------------------------

第四章 交心(上)

老媽突然發問把我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不承認吧,很明顯屬於狡辯和「垂死掙扎」;承認吧,又屬於自我矮化,會讓老媽怎麼看待我呢?萬一她以後開始注意穿著,或者和我刻意疏遠,這都是我不願意得到的結果。

我埋頭看著地面低聲說到:「我只不過是犯了男人都會犯的錯誤罷了。」

老媽沒想到我會這麼俏皮,聽到我這麼說便噗嗤一笑,「你犯了什麼錯誤?」

聽得出來,她的怒火被我的機智化解了一部分。 「我只不過是愛上了一個大美女罷了,誰讓她那麼迷人呢?」

「認錯態度不錯,這次先饒你一馬。」

到了車裡,老媽拿了沐浴露和洗頭水,我們準備去停車場的公廁沖洗一下身上的沙子。看到老媽彎腰從車裡拿東西而突出的大白臀,我斗膽說到:「要不就去沖沖得了,懶得拿衣服,還是回車上換吧。」

「你倒想得美!」 這算調情嗎?這算暗示嗎?老天爺啊,能直接快進到我們水乳交融嗎?

老媽最終沒有搭理我,還是拿著衣服進入衛生間,我也沒堅持,畢竟關係好不容易緩和下來。

我沖洗、換衣服倒是快,在出口等了三五分鐘,才看見老媽走出來。此時,只見她膚如凝脂,皮膚上的水滴讓她顯得更加誘人,短裙下的性感白腿令人流口水,手上拿著換下來的泳衣泳褲以及內褲。

不對,內褲?!

那麼說……

老媽看見我在等她,也沒停留,直接給了我個眼神就繼續往前走向停車場。

我低頭再次確認了老媽手裡的內褲,看得出來,她也沒有故意遮擋,只是隨意地把它揉在泳衣和泳褲里,粗看是拿著一團衣服,不過還是露出了內褲的一角。

「老媽,你手裡拿的是內褲嗎?」真的猛士,敢於直面尷尬的問題。

「嗯,剛剛不小心掉地上弄濕了。」老媽不經意地答道。

「那大美女現在豈不是掛空擋,哈哈。」我微微低頭瞥了老媽的短裙和白腿,開始蠢蠢欲動。

「臭小子,有這麼說你媽的嗎?」老媽故作生氣,「趕緊點,開車回家。」

上了車,我從後視鏡里看見老媽在收拾衣物。提醒老媽:「別急著回家吧,你忘了咱倆早上說的回中心區看看。」

老媽抬頭從後視鏡里和我對視,說:「你媽現在掛著空擋呢?也不知道關心你媽媽。」

「放心吧,你裙子也不短,沒人能看見。」

「萬一被人家看見了怎麼辦?我還要不要臉了?」

愣了一秒,我機智地回答到:「開到中心區還要一個多小時,我把車載空調打開,你晾一下,應該能吹乾。」

老媽想了想答道:「行吧。」

於是我發動汽車,老媽把內褲展開,平鋪在后座的空調出風口上。

行駛在海岸線的高速公路上,帶著真空的老媽兜風,世上還有比這更神仙的假期嗎?

原本從海邊開車去中心區最多只需要一個半小時的,結果由於假期,有些堵車,又趕上事故——其實就是小小的剮蹭,兩個二逼司機非得堵在路車中,最終我們開了快三個小時才到。

進入市區後,車輛行駛慢了,我才放下心來,一看老媽,斜坐在後排睡著了,我反手摸了摸她的內褲,已經快乾了。

我看著老媽的裙底,由於光線和角度問題,什麼都看不見,只是由於她的坐姿,短裙往上提了提,後面快到臀根了,但前面確實沒露,白白的臀部向Q彈的果凍,真想試試手感。快到目的地了,也快一點半了,正讓人飢腸轆轆。我叫醒老媽,她迷糊地應了一聲:「幾點了?」。

「一點半了,今天太堵了。」

「先吃飯吧,這個點找人不太方便。」

「要不然去X記海鮮吧。」我說到,這是我們家都很喜愛的一家老字號海鮮餐廳。

「好的,前面路口左拐。」老媽不愧在這生活多年,整個一活地圖。

我瞥見老媽伸手摸了摸內褲,看來是準備穿內褲了。

正欲有所行動,老媽發話了:「看路,好好開車。」

不怒自威,沒有點破。高,實在是高。

最終我只微微看見老媽抬臀穿好了內褲,然後坐著扯了扯裙子,可能是剛剛沒把內褲穿到位。

到了X記海鮮,停好車,走進熟悉的大廳,記憶仿佛回到了多年前。

大概是在我讀小學期間,那時候一家人還住在中心區的舊街道,那時候家庭條件一般,一家人擠在小屋子裡,和周邊鄰居也很和睦。後來是因為我父親職業發展不錯,經濟條件好轉後,我們家買了大房子,搬離了這個地區。但那時候的童年是最幸福的,如果沒有父母的努力,我也不可能去更好的地方讀書,這一點我還是很感謝我父母的。

我們剛搬走的時候,老媽偶爾還回去,和鄰居們打打麻將,我讀高中後,她便很少回去了,我想應該是老鄰居們都搬走得差不多了吧。

我早上提議回去看看的時候,老媽很爽快地回復到:「好啊,快兩年沒回去了。」 看來她也想回去,所以後來離開海邊的時候也沒拒絕我的堅持。

我們選擇了餐廳角落的卡座,安靜。我和老媽面對面坐著,點好菜以後,我們沒有交流。這其實是今天起床以來,我們第一次安安靜靜地坐著,不用趕路,不用做什麼事,只是靜靜地坐著。

還好游泳結束以後已經把關係緩和了,要不然現在多尷尬。看著窗外的人群,熱鬧不減當年。老媽入了迷,或許她回憶起了年輕的自己。其實我回想一下,那時在老房子裡,老媽在家應該也是真空的,只不過那是我太小了,根本沒有性意識,所以也沒有關注。但是印象中,老媽洗澡後是穿一件長款白T恤,應該是沒有內褲。或許我讀初中後,她就開始在家注意了,最終又在我初中畢業時再此放飛自我?一切都是猜測。

點餐的時候,我謙讓地說到「女士優先」,老媽微微一笑,便輕車熟路地開始點菜。我則一言不發,期待地看著她,仿佛回到了小時候,不用做什麼決定,只是享受美食。用餐完畢,我提議散步消消食。

老媽點頭表示同意,下午,我們去附近的公園一起散步,吹著微鹹的風,曬著不再燥熱的陽光,行走在林蔭小道,進入了久違的慢節奏。

不經意間,媽媽主動牽著我的手,我和她雙手緊握,她的手是那麼溫暖。我無可救藥地愛上了這個女人,我想用一種別樣的方式來愛她,想用一樣別樣的方式來保護她。

「媽媽,我愛你。」腦海里想起過去的溫馨畫面,我幾乎是脫口而出。

「我也愛你,我的小英雄。」媽媽對我微笑道。

我知道老媽是在說我上午保護她的事,我答道:「沒辦法,時刻轉準備著,保護好我的馬大哈媽咪。」

「兒子,你還記得你九歲的暑假嗎?」

「不記得了,怎麼了?」

「你九歲暑假的時候,我晚上帶你去商場買衣服,媽媽蹲下來幫你試穿衣服,有幾個流氓在偷窺,我的小男子漢發現了,站在他媽媽面前,替媽媽遮擋著。」

「啊,我真忘了。」其實聽到媽媽這麼一說,我還是有點兒印象的,當時中心區很破舊,老城區衰敗的樣子,很多外來的務工青年在晚上無所事事地遊蕩。記得當時是有幾個不良青年對老媽指指點點,我低頭一看,老媽的內褲里露出一團黑色。於是我站在老媽身前,保護著她。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記不清老媽到底是沒穿內褲還是穿的透明內褲,只記得隱約黑乎乎的一團。沒想到老媽這麼多年都還記得。

「不過說實話,我願意永遠保護你,誰讓你是個傻姑娘呢。」

「傻姑娘生出了聰明兒子。」老媽一邊說一邊掐了我一下。

「要不再生一個吧,肯定更聰明。」我有點兒激將法。

「你真想讓你媽當高齡產婦啊。」

「這有啥,想好哦,再過幾年老爸真就只能聯想了。」

「什麼聯想?」老媽不解地問到。

「聽說過男人的三階段嗎?奔騰、微軟、聯想。」我笑著說道,其實心裡很慌,看著老媽的微表情。

老媽聽罷就要打我,我撒腿就跑,跑開幾步回頭說到:「你兒子內置奔騰處理器,你抓不到我。」 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我們回到原來住過的樓,找老鄰居,結果只有一個阿姨在。

看來這兩年確實是大家條件好轉,幾乎都搬走了。這個阿姨現在獨居,我記得以前和我們家關係很好,老媽和她聊得也很開心。最後她極力挽留我們吃晚飯,老媽稍作推脫也就答應了。看著老媽和阿姨在廚房裡忙活,我開始構思晚上的計劃。等到晚飯時,阿姨提出喝點兒紅酒慶祝下,我看老媽沒有拒絕,我也主動拿了一個杯子。最終是暢聊到了八點多,此時已是萬家燈火。

等到從阿姨家出來,這座城市已經進入了煙火氣十足的夜生活。我們回到停車的地方,我故意提議到叫代駕,老媽說別折騰了,今晚就住這吧,剛好去大排檔吃夜宵。

我的計劃再次奏效,不過看老媽這樣,即使我不喝酒,她應該也會提議住在這,畢竟回憶太多了。老媽並不反對和我住在一個房間,於是我在網上訂了一家平價旅館的雙床房。老城區就是破,那幾年的連鎖酒店也還沒遍地開花。我和老媽拿著東西去辦理入住,前台也沒覺得奇怪,因為我們一看就是母子。

進了房間,我的心跳瞬間加快,那種老式旅館的衛生間門是下面有柵格的。剛好缺了一根,簡直是偷窺天堂。我按捺住激動的內心,心裡想著如何偷窺。

我不動聲色地放好包裹,轉身看見媽媽進了洗手間,我趕緊輕身蹲在柵格下,抬頭往裡看,能看見老媽正在洗手,身子左側對著門。完美!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我不安地坐在床上,心裡砰砰直跳。

過了幾分鐘,媽媽出來了:「收拾一下吧,咱們出去轉轉。」

「好的,我洗個手。」

進了衛生間,首先引入眼帘的是老媽的內褲,掛在晾衣繩上,我聞了一下,淡淡的香皂味。那老媽豈不是又掛空擋了。

我走出衛生間,說到:「你怎麼又洗了?」

「上午沒用香皂,沒洗乾淨,發癢。」老媽平靜地說到,畢竟她今天已經被我知道掛了一次空擋了,所以她比較淡定。

出了旅館,我和媽媽在街道上牽手,小心地避開人行道上的大排檔。人聲鼎沸的夜生活,是南方夏天的特色。有誰能想到,眼前的這個風韻熟女沒有穿內褲呢?媽媽內心是什麼感受呢?彼時我也不知道。

在大排檔買了炒河粉,我和老媽坐在塑料靠椅上,把菜品放在塑料桌上,一切都是這麼真實而充滿生活氣息。老媽坐在我對面,面對著牆,所以她也沒有刻意地夾緊雙腿以防走光。

看到媽媽的短裙自然垂放在塑料靠椅上,我估計老媽的肥厚陰唇此刻和凳子是親密接觸的,也太不衛生了吧。我起身去加菜的時候,發現老媽腰後的裙子其實是被壓在臀部下面的,看來老媽還是很注意。

吃著吃著,我的手機突然掉地上了,我便俯身去撿,老媽微微收緊雙腿。待我坐直身子,老媽也沒抬眼看我。

「冤枉啊,真是手機掉了。」我心裡默默哭訴道。

吃完大排檔,我們又散步好一會兒才回到旅館。老媽先去洗澡,由於沒有睡衣,光是浴巾又太暴露了,畢竟在這麼狹小的空間,母子還是很尷尬的。我看老媽糾結的神態,說到:「媽,今晚你穿我的短袖睡覺吧。」

「謝謝兒子。」

於是老媽就拿著浴巾進入衛生間。為了防止被發現,我把外面的燈關了,趴下來看裡面的情況:老媽先是脫掉上衣和胸罩,側面看不清奶子。又見她抬腿側身脫下短裙,正好是以陰部對著門。

這時候,一大團白帶從老媽陰部流出,滴落在地上,而後又滴落幾滴液體。老媽深褐色的大陰唇分向兩側,裡面深紅色的陰肉很突出。我拿起手機快速抓拍美景。

等到老媽去淋浴間洗澡,我也不斷拍照錄像,直到水汽把淋浴間玻璃變得模糊,我才硬挺著JJ躺在床上,聽著衛生間裡的嘩嘩水聲,幻想了起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