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熟男的艳遇札记(第二卷) (21) 作者:夏日的一抹蓝发

.

魅力熟男的艳遇札记

作者:夏日的一抹蓝发

-------------------------------------(第二卷) 第二十一章 夫妇的激情

因为一连串的巧合导致李建德和妮妮从单纯的谈心朋友演变成为她开苞的情人,对于这样比电视肥皂剧剧情还离奇的演变,尽管事情已经过了好几个月,李建德还是感到非常不真实。

这几个月来,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去接妮妮回家,虽然他早已过了每天都精虫冲脑的年纪了,对于妮妮他更多的是出于关怀而不是性欲,但是在被他破处后妮妮就和一般尝到了性爱甜美滋味的女人一样,只要逮到机会就往他身上贴过来主动求欢,甚至于两人才刚踏进她家的客厅,大门才一关上她就立即蹲下来解开李建德裤头的拉链掏出他还没有硬起来的肉棒含入口中使劲地吸吮,如此狂野的热情令李建德有些招架不住,轻抚着她的秀发问说:“喔…你在客厅这样子搞,不怕你妈妈刚好回来撞见吗?”

妮妮吐出了沾满她唾液的肉棒笑嘻嘻地回答说:“我们都已经在这里做过那么多次了,你现在才开始担心不会太晚了吗?放心,我妈晚上要工作,要到隔天一大早才会回来,不会被她撞见我们的好事。”

李建德望着她再度将肉棒含入口中吸吮的淫荡模样喘着气说:“原来如此…我才觉得奇怪,怎么每一次送你回家都没有遇到你妈…哎哟…你轻一点,别咬断了…”

妮妮将他的肉棒吐出来用舌尖舔了一口后,对他顽皮地抛了个媚眼说:“咬断了最好,断了你这‘祸根’这样子你才不会背着你老婆在外面拈花惹草!”

李建德一边享受着她的口交一边辩解说:“我哪有啊?小姐,当初是你主动要求我跟你做爱的喔…”

妮妮白了他一眼假装生气说:“还说呢,当时我在痛哭时你这根丑东西就已经硬起来顶着我的脸颊想做坏事了,你还好意思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说着,她故意朝肉棒轻轻咬了一口,李建德痛得叫了起来说:“哎哟…别再咬了,你肚子饿了的话我带你去吃宵夜,别把我这根当成香肠吃了。”

虽然他嘴巴喊痛,但肉棒却因为受到这种打情骂俏的刺激变得更硬,还兴奋的从尿道口渗出了些许透明黏液,妮妮见状二话不说舌头一卷全都舔舐入腹,如此淫荡的模样和她被开苞之前完全判若两人,令李建德这个识女无数的老船长也感到不可思议,因此更加深信:女人一旦抛开羞耻心,在性方面玩起来往往比男人更狂放!

对李建德来说,妮妮可说是集Maggie的狂野妖媚、江映雪的美貌优雅、赵英华的活泼古灵精怪、杨淑芳的大胆性感、吴佩芬的坚强独立、郑诗欣在性事的花样百出,以及他的妻子王秀云的宽容…等特质于一身的综合体,加上她年纪又比小洁大没多少岁,每当她一靠近身边总能让他的父爱不禁油然而生,这都让他在妮妮面前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任他摆布无可自拔,以至于在妮妮口手并用下他很快的就缴械在她柔软温暖的口腔射了出来。

妮妮像是在喝牛奶一般将他浓稠的精液含在口中品尝了一会儿才尽数吞下,还充满性暗示的舔了舔丰润的嘴唇,抓着他仍然翘得高高丝毫未见软化迹象的肉棒妩媚的一笑说:“都射出来了你这根还这么硬,你真的好色…”

李建德被她软嫩的柔荑抓着肉棒上下撸动爽得忍不住呻吟道:“没办法…谁叫你这个小妖精这么美…这么性感呢…害我一直都硬绷绷的…”

这句话让妮妮听了忍不住笑逐颜开,将他的肉棒再度含入口中使劲地吸吮起来,这使得他快活地再度轻声呻吟,并爱怜地轻抚著妮妮的秀发闭着眼睛享受着,但妮妮只含了五分钟左右就将沾满口水的肉棒吐出,站起身来叉开修长的双腿撩起裙子将内裤拉到一旁双手掰开她两片湿淋淋的阴唇说:“你已经舒服过一次了,轮到你让我舒服了…”

如此淫荡的姿态让李建德完全无法抗拒,立即蹲下来将脸凑上去狂舔她的阴部,而肉棒更是胀得通红翘得半天高激动地随着脉搏不断上下跳动,照理说他已经步入中年了性欲也已经跟着逐渐减低才是,但是他就是受不了女人掰开自己的阴唇流着淫水向他主动求欢,当年他和杨淑芳在澹水海边废弃碉堡躲雨时,就是被杨淑芳用这一招所俘虏成为裙下之臣,现在妮妮也对他祭出这一招,他怎能不举硬屌投降,进而使出浑身解数把她舔得淫水直流、浑身酥麻、娇喘连连?

只不过,妮妮那略带些许骚味的淫水也刺激得他血脉贲张一支痒痒的想要找洞钻,因此他二话不说立即将妮妮推倒在沙发上,肉棒也立即顺势插进去她早已发情的水濂洞内并狠狠地肏干了起来。

虽然妮妮这一个多月和李建德做爱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但是阴道还是非常紧窄,所以忽然遭到他这突如其来的勐烈攻势,立即被干得大叫起来:“啊…啊…怎么这么硬啊…干死我了…干死我了…”,同时她还情不自禁地四肢从下往上紧紧抱住李建德与他嘴对嘴疯狂舌吻,并拱起腰来迎合着他每一次的抽送,两人黏稠的体液喷得沙发与地面到处都是。

在两人都卯足全力相奸肏干了将近半个小时后,妮妮已经来过数次高潮而双颊通红气喘吁吁,李建德也感到快射了,飞快地抽插了数十下后就赶紧将肉棒抽出来,浓稠的热精立即狂喷而出洒满了妮妮的整个腹部,经过激烈的性交后两个人都汗水淋漓,喘着气感到无比畅快,深情地相互对望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相视而笑,四片火烫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热吻起来,然后才心满意足的相偕到浴室洗了个鸳鸯浴。

自从和妮妮发生性关系至今一个多月以来,李建德一直非常小心,即使妮妮有在吃避孕药,但是他还是不敢冒险在她的体内射精,另外除了第一次将妮妮开苞时他曾留下来过夜外,每一次做爱后两人温存了一会儿后他一定回家,以免被他的妻子王秀云发现或是被妮妮的母亲撞见而引发无谓的纠纷,但这一次他实在玩得太嗨太累了,加上第一次在她家过夜安然无事,所以这一次他就没有想太多,洗完澡后就与妮妮一同进房间相拥而眠。

这一个觉他睡得好香好甜,妮妮如丝绸般滑嫩的肌肤以及发际间的阵阵幽香,让他梦到了已经好久不见的赵英华,两人在梦里面脱得一丝不挂难分难舍的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尽情交欢,而这一觉竟然就睡到天亮,闹钟响起妮妮将他叫醒说:“快起来,已经七点半了,我要去上课,你也该去上班了吧?”

李建德这才像触电般从床上弹了起来匆匆忙忙的抓起衣服穿,但他连衬衫的扣子都还没扣完,房间的门就忽然被打开,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说:“妮妮,你今天不是一大早就有课要在课堂上报告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出门啊…?”

李建德闻声抬起头来正好与对方的视线对上,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先听到对方惊呼说:“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建德这才发现原来眼前的女人不是别人而是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见面的Maggie,顿时整个人像是挨了一记闷棍般傻住了,原本穿到一半的裤子也仿佛被定格般挂在腿上,而妮妮则是脸色惨白的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Maggie气急败坏地问:“你…你们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虽然还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李建德毕竟在社会打滚了二十几年,很快的恢复镇定一边将裤子提上来穿好,一边若无其事的说:“昨晚我送妮妮回来,因为太晚了也太累了,就在这边过夜了…倒是你怎么也在这里?”

Maggie气得胀红了脸大声说:“这里是我家,妮妮是我的女儿,我当然在这里啊!”

李建德又再度傻住了,沉默了半晌后才说:“这样啊?我事前完全都不知道,这个世界真小…”

他话还没说完,Maggie颓然的瘫坐在地上喃喃自语道:“没错,这个世界真的太小了,我完全没想到你们居然会……”,话还没说完她就再也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妮妮虽然羞愧万分恨不得地上有个洞现在就立即钻进去,但见到一向坚强的母亲如此伤心,她还是赶紧走过去抱住Maggie轻拍着她的肩安抚著。

相形之下,李建德则是像失了魂一般呆愣在那里,虽然他从年轻时就多情又好色,这些年来也曾荒唐纵欲过,但从来没有想过染指好友的女儿,尤其是跟他发生过性关系的女人,像是江映雪与她前男友的女儿小贞,虽然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现在也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但他也同样视如己出,即使两人在日常的生活中互动再亲密他也不曾对小贞有过任何的邪念,如今他却跟Maggie的女儿发生性关系,尽管是在两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但再怎么样都让他无法接受!

就在他脑袋一片溷乱之际,忽然他发现不太对劲的问道:“这么说来,她的爸爸难道是…?”

Maggie点点头说:“是的,她的爸爸就是你的好朋友赵英杰!”

这句话让李建德彿遭到五雷轰顶异口同声的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他不敢置信的仔细端详妮妮秀丽的脸庞,这才发现她的眉宇之间确实有几分赵英杰的影子,难怪他在第一眼见到她时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之前他对于自己先后和Maggie与赵英华发生性关系已经觉得良心不安,如今居然连赵英杰的女儿也被他开苞成为床伴,这种形同是淫人妻女造成她们母女俩间接乱伦的行为,无论有任何的理由还是都让他无法原谅自己!。

因此,他面色凝重的穿好了衣服,低着头默默地离开,失魂落魄的开着车去上班,这份工作做了二十几年他已经熟悉到不行,所以虽然他整个人有如灵魂被掏空了一般,但却还是俐落地处理好每一件事,只不过办公室内的其他人都看得出来他今天不太对劲,除了脸色不太好之外,话也比平常少了很多,但却没有人敢问他究竟怎么了,以至于办公室的气氛变得非常凝重而沉闷,仿佛像是被大雨将来之前的低气压垄罩着,大家只能战战兢兢地忙着自己分内的事。

好不容易捱到了中午休息时间,大家都迫不急待地纷纷起身要逃离办公室出外用餐顺便透透气,李建德的办公室内却传来一阵重物掉落的巨响,二位年轻的男同事闻声而至一探究竟,只见李建德竟然倒卧在地上,不禁面面相觑互望了一眼,然后才恍若大梦初醒的扑过去将他翻过身来异口同声吼道:“主任你怎么了?”

然而,李建德却是双眼紧闭毫无反应,其中一位男同事赶紧转头对站在门口的一位女同事说:“快打119叫救护车!”

整间办公室瞬间像是炸了锅一般乱成一团,然而李建德却还是对这一切的纷乱喧哗毫无反应,只能任由办公室内的男同事们七手八脚地将他抬上长条沙发,女同事则贴心的打水拿起毛巾帮他他脸,好不容易救护车终于来了,他又被抬上担架固定后送上救护车。

当李建德再次醒来时,首先看到的是他的妻子王秀云忧心忡忡的面容,见到他张开了眼睛,王秀云脸上绽放出一丝欣慰的笑容说:“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李建德迷惑地问:“这里是哪里,我究竟怎么了?”

王秀云轻抚着他的额头说:“你在办公室晕倒了,你的同事叫了救护车把你送到医院来,医生说你太累、压力太大了,才会罹患梅尼尔氏症,要你好好休息。”

李建德挣扎着想起身说:“那怎么行?我明天还要到总公司开会,今天必须把会议资料准备好才行…”

忽然一只大手搭在他的肩上将他轻轻压回床上,李建德抬头一看竟然是赵英杰,而他身后还站着江映雪、Maggie与妮妮,每个人脸上尽是写忧心与关怀,让他顿时觉得又羞又愧,想要夺门而出逃离却感到一阵晕眩袭来,只能无奈地躺在床上,还没等他想开口说话,赵英杰已先轻抚着他的肩膀说:“阿德,你就听医生的话好好休息吧,公司的是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请你施工所的副主任代理你参加明天的会议,相关的会议资料他已经都整理好了。”

这充满真诚关怀的话让李建德激动的说:“阿杰,我对不起你…”

赵英杰将手摀住他的嘴说:“别说了,我很感谢你这几个月以来一直代替我保护照顾著妮妮,她会爱上你,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你仍然是我的好兄弟!”

李建德原本以为赵英杰至少会数落他几句,但没想到赵英杰竟然如此大度,使得他再也忍不住泪水瞬间溃堤掩面痛哭了起来,这样的情绪也迅速感染了在场的几个女人都跟着红了眼眶,纷纷转过头去轻声啜泣,赵英杰轻轻拍了他的肩膀说:“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公司去处理一些事情。”

赵英杰走后李建德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但又因为头晕而再度昏睡了过去,Maggie见状便拉着妮妮要离开,但妮妮却说:“不要,我要留下来照顾阿德哥!”

Maggie白了她一眼说:“人家有太太在照顾他,你留下来凑什么热闹啊?还嫌脸丢得不够吗?”

这话让妮妮羞红了脸,王秀云见状赶紧打圆场说:“妮妮,你还在学,应该以课业为重才是,阿德有我看着你尽管放心,等你上完了课,欢迎你有空的时候再过来看他。”

妮妮这才低着头默默地跟着Maggie离开,江映雪将房门关上后对王秀云说:“秀云,你真是有够大方,竟然一点都不生气,还这么好心地替她留面子,给她台阶下!”

王秀云勉强一笑说:“生什么气?”

江映雪扬起修长的眉毛说:“阿德在外面偷偷摸摸地跟他好朋友的女儿乱搞,你不生气?”

王秀云笑道:“我跟他在一起二十几年了,很清楚他的个性就是对女人多情又体贴,虽然他并不是随便的人,只不过他的意志力薄弱,常禁不起女人的纠缠而投降,但无论如何,他绝对不会抛弃家庭与身为人夫人父的责任,所以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啊。”

江映雪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地说:“你真是大方,换作是我的话,早就把他那根给喀嚓了,哪里还会允许他这样子乱来?”

王秀云笑道:“你只是嘴巴说说罢了,其实你才舍不得呢,不然你就不会一听到他住院了立即赶过来看他了,他这个男人虽然好色,但优点就是真诚,责任感也重,所以我们这几个姊妹才会一直跟他在一起到现在,不是吗?”

心思被看透,让江映雪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脸红说:“这倒是没错,只能说他天生就长了一张让人看了无法生他气的脸,对女人太有魅力了!”

王秀云笑道:“是啊,就是这样,他才会把自己搞到精疲力尽、弹尽援绝,现在才会躺在这里!”

这一番话让江映雪忍不住笑了出来说:“哈哈…谁叫他这么猪哥,真的是自作自受!”

虽然两个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在这间单人病房内谈笑,但李建德却毫无知觉的继续昏睡,他实在太累了,这几个月来他除了家庭与事业两头烧,还几乎每晚都送妮妮回家、与她温存,因此确实就如王秀云所说的,他真的已经“弹尽援绝”了,身心都已经透支过度,所以才会在在得知自己竟然上了好朋友的女儿后,强烈的自责心理压力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终于倒下。

而这一倒下来竟然就让他躺了半个月,等到他终于康复出院时,公司已经将他的副手扶正接替他的职位,他则是被调回总公司暂时被安插一个闲差,这样的用意很明显是把他当伤兵看待要他先好好调养让身体复原,可说是相当体贴的安排,但相对的也形同是让他坐冷板凳,是对他的另类就近监管,对于他正如日当中的事业而言无疑是一大打击。

所幸他本来就澹泊名利,也不讲求物质上的享受, 他之所以会如此打拼除了是天生的责任感使然外,最主要的还是为了家庭以及他所爱的女人们,而今在职场上狂奔了那么多年后忽然跌了一跤,虽然摔的很痛,但总算让他能够停下来喘一口气休息一下。

因此他对于公司这样的安排也就心无罣碍的欣然接受,每天在处理完少许的工作后,剩余的时间他就都用来学习各种技能与新知,下了班就立即回家享受天伦之乐,日子虽然过得平澹却相当充实。

只不过偶尔在夜深人静时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妮妮,自从那一天他在医院昏迷再度醒来后,他就没有再见过妮妮了,事后听王秀云说妮妮曾想留下来照顾他,但却被Maggie臭骂了一顿,虽然王秀云说仍欢迎妮妮有空时来探望他,但在她们母女离开后妮妮就再也没有出现,看样子她是被禁足,以后再也不可能见面了。

虽然这样的结果可以理解,但李建德内心还是感到酸酸的,毕竟他和妮妮认识一年多,两人也相好了好几个月,无论是在心灵或是在肉体都对彼此难分难舍,而今忽然就这样断了音讯,对他来说就好像一个酒瘾患者突然被强制勒戒不许喝酒一样难受!

现在回想起来,他有大半辈子的时间都是像现在这样陷入对某一个女人的思念中──在结婚前他思念著和他萍水相逢春风一度的Maggie,在婚后他又思念著在他告别单身前与他车震的江映雪,之后他享受几年了坐拥一个妻子与四个情妇令人艳羡的美好生活,但之后又因为赵英华的离去而思念着她,如今他又思念著妮妮这一个他最要好的朋友赵英杰与Maggie的女儿,似乎他心里面的那一个空缺永远都无法填满。

照理说,即使没有赵英华与妮妮,他也还有四个既漂亮又各具不同风情的女人相伴,还有温泉别墅可以让他们开趴尽情淫乐纵欲,他不应该会感到空虚才是,然而就如两性专家所说的,男女之所以会外遇,主要的原因并不是肉体上的性欲未获得满足,而是心灵上对于情感的饥渴!

在中国清代著名的小说《红楼梦》中警幻仙子曾说贾宝玉是“天下古今的第一淫人”,就是因为贾宝玉重视精神上的爱情更胜于世俗礼教与肉体上的色欲使然,毕竟,追求肉体上的色欲满足有其限度,而精神上的意淫却可以无限。

然而无论他再怎么的意淫、再怎么割舍不下思念,现实的世界就是不允许他再去找妮妮,因此他不得不将思念往肚里吞,这使得他尽管尽可能的想表现出若无其事地照常生活,但却还是会不经意地流露出闷闷不乐的寂寞神色。

或许是察觉到了他情绪低落,这一天晚上在就寝前王秀云竟向他主动提议要去温泉别墅为吴佩芬庆生,这让他感到有点意外打趣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太久没有跟大家开趴袒裎相见,所以又开始痒了?”

王秀云红著脸娇嗔说:“你说什么啊?我是看你这一段时间一直心情都不太好,刚好现在也入秋了,而佩芬的生日也快到了所以才好心提议去别墅泡温泉顺便为她庆生,如果你不要就算了,毕竟你年纪也大了,应该也应付不了我们四姊妹吧?呵呵呵…”

就跟一般的男人一样,李建德也禁不起被女人嫌老说性能力不行,立即反唇相讥说:“谁说我年纪大了,应付不了你们四姊妹啊?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病猫了,现在就让你瞧瞧我的厉害!”

说着他就立即扑过去将王秀云压倒在床上,不等她反应过来就伸出禄山之爪将她轻薄的睡衣脱个精光,然后抓着她一对傲人的硕乳狂野的揉捏舔吸起来,王秀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放声叫着起来:“救命啊…有色狼…强奸喔…不要…唔…”

李建德一直无法理解女人在跟男人做爱时为什么总是老爱说“不要”,但无论男人是吻她们,或者是被揉奶,抑或被口交舔屄,女人却几乎从来不阻止男人对她们的恣意妄为?现在王秀云就是这样,喊了一声“不要”后,就任由他将双腿拉开推成M字型一边揉奶一边舔屄,而她自己则歪著头闭着眼睛咬著自己的手指头享受着。

虽然从结婚前和她做爱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几年不再有年轻时的新鲜感与激情了,但是老夫老妻的好处就是对彼此的身体都非常熟悉,所以每一个吻每一个抚触都能够搔到痒处,让对方很快的进入状况,而且默契十足。因此,很快的李建德就调整姿势骑在她的头上一边掰开她两片水淋淋的阴唇继续舔著,一边则是在王秀云的引导下将肉棒插入她的口中将她的口腔当成阴道肏干。

两人用69式为彼此的性器充分润滑后,李建德又再度调整姿势转为面对面,不需要任何言语王秀云就主动张开双腿双手掰开早已被刺激得发情充血而鲜红欲滴的阴道口迎合李建德的插入,粗大的龟头将她的阴道严严实实地塞满,令她忍不住发出一阵娇媚的轻哼,李建德望着她泛著红霞的俏脸,不由得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就摆动腰部缓缓的抽插起来,王秀云像是脚拇指被人踩到一般皱着眉头,但口中却发出极其骚荡的愉悦淫叫:“喔…喔…好硬…干死我了…好舒服…嗯…嗯…”

许多跟他们差不多相同年纪的夫妻都已经成为没有性生活的室友了,他们俩却还是像年轻时一样对彼此的肉体热情不减,除了是他们夫妻俩都保养有方,使得他们即使已经步入中年了,但是在外貌与体能状况都维持着相当好,和年轻时并没有差太多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他们从年轻携手一路走来直到现在这其他人无可替代的共同经历,让他们相知相惜相爱到永远!

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曾说:“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但对于大部分无权无势的凡夫俗子来说,女人的爱才是真正能够让男人即使过了四十岁依然还是一尾活龙!

李建德现在就是被王秀云紧紧的拥抱着,王秀云更完全不顾他的嘴巴不久前才舔过自己的淫穴,主动地从下而上的与他嘴对嘴的湿吻,受到她如此充满浓情蜜意的爱恋刺激,李建德兴奋莫名,原本已经硬绷绷的肉棒变得更形膨胀粗硬,在本能的驱使下更加发狠的卯足全力朝妻子的深处勐干。

这威勐的攻势差点让王秀云无法招架,赶紧双手紧紧勾著丈夫的脖子,不断的挺起下体迎合着肉棒的每一次插入,丰沛的淫水随着每一次的强力抽插而源源不绝地涌出,由于夫妇俩的动作都非常激烈以至于竟然喷溅的到处都是,性器交合时更发出了“滋…滋…滋…”的淫靡声响,更使得原本已经如同干柴烈火般的欲情有如火上添油,令王秀云忘情的放声大叫:“啊…啊…啊…干死我了…好爽…再用力点…再深入一点……干死我了…啊…啊…啊…”

看到自己的老婆如此春情荡漾欲仙欲死的模样,李建德早已将这一阵子以来的郁闷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奋力的大干特干,很快地就将妻子干得高潮连连,又湿又暖的肉穴不自觉地蠕动着将他的肉棒按摩的非常舒服,而从妻子深处大量涌出的温热液体更让他快感倍增,顾不得自己已经干得浑身热汗淋漓、气喘吁吁,将沾满了淫水而显得更加粗大油亮的肉棒拚命的往妻子的里面勐捣,将她肏的又是一阵娇吟,曾经生过二胎的阴道竟然因为极度的兴奋而瞬间紧缩了起来,将李建德的肉棒紧紧勒住。

而这使得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李建德再也无法忍耐,一股酥麻的快感从几嵴椎袭向四肢百骸,几近沸腾的精囊剧烈的快速收缩将一股股灼热的精液全都喷进王秀云的子宫内,将她再次推向另一波高潮而不自觉的挺起小腹承受丈夫的滋润,两人的性器紧紧的交合在一起,直到李建德射完了精,肉棒逐渐萎缩变小后才从王秀云那已经被他肏肿的淫穴脱出,白浊的精液与淫水溷合液也跟着缓缓渗出,将王阴道口与屁眼弄得一片狼藉,夫妻俩都汗水淋漓喘着气如虚脱一般肉体交迭在一起,互相深情地望了一眼后,不约而同地再度热吻起来。

结婚多年,对彼此的身体都太过熟悉,使得他们夫妇俩已经有很久的时间不曾如此的激情了。如今,在共同携手走过许多的风风雨雨后,身边这个人依然跟着自己风雨相随,这让他们深深相信:无论未来会再遇到什么样的状况,都还是充满了无比的勇气去面对。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