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幸福 (卷四 第7章)作者:c_xiaom

.

【爱的幸福】

作者:c_xiaom2021/5/12 发表于:SIS

(卷四) 第七章 四娘审儿

进屋前男孩可是深呼吸了好几回,轻推开门,一片安静,乖乖个隆,自己一路上盘算的场景都没出现,心里的不安浓郁起来。

今个儿是周末,一大早不管是酣睡还是弄些晨练的事,都应该是躺在大床上的,但都被昨晚的……“意外”弄砸了!

“意外”?

明慧妈咪醉熏进屋,男孩和林杰琼都有种偷情的放纵,也是,要做到不能让明慧妈咪发现什么,那能有什么可以做的,走秀饱些眼福,趁明慧妈咪不注意时亲个嘴儿,都让师生情人堆积了浓郁的念想!

好端端的抓了个机会,但……就是有“意外”!

昨晚!今晨!

男孩禁不住的有些涟漪了,仿佛眼前似要出现……成熟女人羞羞红晕的样子。

可是现在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男孩摇摇头提醒自己。

昨晚是要回家的,是要睡到母亲夏韶涵和外婆江雪的屋子里的,自己没有打招呼便留宿在外头了,等一下可怎么汇报哟!

还算是清晨的时候,男孩蹑手蹑脚的来到母亲卧室屋门,轻轻推开,咦?怎么屋子里空空的。

淡淡的熟悉香味,床上也收拾得干净整洁,一旁的小床上婴儿正熟睡着。

难道在屋顶的健身房里?

走出房间,轻缓脚步男孩来到顶楼健身室门口,里面传出柔美音乐声。

“妈咪和外婆果然是在健身。”男孩是放松了一些但还是忐忑,家里女人即使晚上和自己昏天胡地,可也没有扔下一直保持晨练习惯,健身房又是舞蹈房的这一处当然是一家子女人常在的地方,这会儿是这样,既可以看做母亲们不一定会抓着自己在外夜宿“做文章”,但想想终究还是自己做得不对。

男孩轻轻推门而入,里面是母亲夏韶涵和外婆江雪两个人。

没法管轻松还是忐忑,晨练这一幕可是一副让男孩血脉贲张的画面。

江雪,一件米黄色T 恤,下面一条棕色的修身运动长裤。

夏韶涵,一件浅色文胸背心,下身一条平角的深色运动短裤。

要说一家子女人都愿意各种装扮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旗袍、长裙、套装、休闲服等等,有宽松的,也有修身的,几年下来按道理应该看习惯了,可是现在,两位长辈的姿势真实让男孩有种要喷鼻血的感觉。

瑜伽的一种,红色地毯上,两个人都站立著向后弯腰,直到双手支撑着地面,整个人形成了一个向后的弓字型。

外婆江雪的T 恤已经因为上身倒立的姿势,几乎都撩了上去,里面浅色大号薄胸罩已经袒露出来。

母亲夏韶涵这边则更要命了,本来就丰满傲人的双乳此刻几乎完全挣脱了文胸的束缚,大部分暴露在外面,一侧的乳头都已经初露端倪。

“妈咪,涵儿看你做这动作又更容易了。”倒立也不影响母女的对话,夏韶涵看到母亲眼见着要过55岁了,还比以前更容易做出这高难度动作,自然是由衷佩服。

“妈咪可不能跟你们年轻人相比哟,还得经常这么练著才行啊。”一直没拉下瑜伽,坚持练自然是要游刃有余一些了,究其原因,江雪不但心里有数,脑子里还冒出个人影。

“龙儿!”虽然弓著身子,夏韶涵和江雪都看到男孩走进来,特别是江雪,都快要嘀咕出来也“太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叹了!

“龙儿你说你外婆的动作是不是又进步了?”夏韶涵继续倒立著道。

“好啊!那龙儿就来做裁判。”母亲一开口没有生气责备的话语让男孩又放松一点,随时随刻的评价家里女人可是男孩最喜欢做的事了,自然男孩就几步迈过去围着晨运的女人转悠。

四条修长丰腴的玉腿挺立著,由于身体的极度弯曲,使得胯下阴部的位置毫不掩饰的向上突起。

母亲夏韶涵,阴部肥美多肉是自己领教了无数次的,此刻被深色紧身裤这么一勒,更是夸张的隆起著,原本比较宽的胯骨,双腿之间清晰的看出两瓣肉嘟嘟大阴唇在短裤里的肥厚形状,弓起的身子让阴部似乎在奋力挣扎着想挣脱短裤的束缚。

外婆江雪,本就更加的丰腴,棕色运动长裤也绷得紧窄起来,不但完美呈现出蜜唇形状,裆部中间的缝合线都深深勒紧在两瓣阴唇中间,掩饰不了的肥厚,弓起的姿势让下体呼之欲出形成两瓣半月型诱人隆起,还加重了有些垂吊臀瓣肥硕的沉甸感。

男孩的眼由不得痴迷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如果说之前看的女人隐秘部位大多是直立或者躺下的样子,现在却因为身体的弯曲而呈现出另一种风景,怎么都是一种别样诱人呀!

男孩痴痴的伸出手,按在了母亲和外婆夸张隆起的阴部,女人们身子抖了一下,旋即明白是心爱稚儿的小手,明白了是现在这样羞人的姿势。

可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就算不是这般弓著身子,寻常里小手不也是常在女人敏感隆起的地方来回抚摸扣挖么?!

男孩蹲在女人身子中间,面前依旧是那2 具拱起的诱人姿势,倒著的女人脸上已慢慢显出红晕的妩媚样子,眼睛更是禁不住在饱满隆起的下体中间转来转去,手指抚弄处已经凹陷进去不但显出裂隙,还很明显的暴露突起著两瓣大阴唇的形状,那里已经有了湿润的水泽印记。

“妈咪,龙儿摸得好么?”忘了上到健身房前心里的忐忑,男孩内心开始有些欢快荡漾起来的问道。

“嗯嗯”是母亲是外婆没有吭声但嘴角已带上笑意的呜咽声,随时随刻都能读懂自己家里女人表情的男孩,自然知道这是今晨起床后成熟如同花朵般绽放的身体,在期待自己!

弓起的身子上,两对硕乳耸立在胸前随着男孩的抚弄颤颤巍巍著,“嗯……

妈咪和外婆的身子……莫非又更大了……“眼光从乳房扫到成熟女人微凸的小腹,从小腹瞄到玉腿之间隆起的隐私部位,好饱满呀!

腿微微分开的,玉腿之间的软肉被男孩掌握著,轻柔的抚摸摩擦著,四瓣肥腻的大阴唇在裤里随着男孩手指的动作变化著形状,或轻轻挤压在一起摩擦,或微微扩张,或凹陷,或被拉长。

成熟的娇躯微微颤抖著,女人开始荡漾起来。

嗯,先从妈咪开始吧!

男孩的手指压揉着母亲饱满的阴部,身子里分泌出爱液把整个深色健身裤的裆部浸得湿了一片,慢慢的将身子卡进大大分开的双腿,双手把住那柔软诱人的臀瓣,脸和唇直接压在玉腿尽头的隆起处上。

“嘤咛!”是夏韶涵望着男孩把头埋下去脸庞泛起红晕发出的呻吟声。

“嗯!”是一旁已经坐起身子江雪感同身受的声音。

唇齿间传来熟悉的味道,有些香馨又有成熟女人浓郁体液的味道,短短运动裤下暴露出两瓣肥软白皙丰满的臀瓣在男孩脸颊两侧不住的颤抖著,腹肉也开始蠕动,女人自然喜欢男孩亲吻下体,每次都有那种欲仙欲死、爱液如同潮水般汹涌的感觉,此刻也是这样,成熟的肉体无法掩饰激动的欢愉!

夏韶涵清爽柔软玉腿夹紧了男孩的头,微微挺动的小腹,让阴部和男孩的脸更加亲密的接触,那小小的舌头在自己胯间,在自己湿漉漉的隆起处来回的舔吻著,自己两瓣丰满圆翘的臀瓣被用力的揉搓著!

太刺激了!娇躯在颤抖著,下面柔软部位猛的一热,更多的爱液渗透出来了,好羞呀!这样的姿势!

“小坏蛋!”夏韶涵香汗淋漓的,支撑不住的娇躯瘫软在柔软的地板上,男孩的手也舍不得离开那团私密又暖烘烘的软肉。

“小坏蛋,尽在捣乱!”夏韶涵喘息著娇嗔道,脸庞因为刚才的姿势和被男孩抚摸了下体而越发绯红,迷离的看着还在腿间动着的小手。

“妈咪,龙儿的表现怎么样啊?”男孩讨好的语气问道。

“小坏蛋你这是要……羞死妈咪啊!”翻动的小手让夏韶涵说话都气喘吁吁了,然后想到了什么,抿抿嘴手指扭上了男孩的耳朵,“龙儿你这是'非奸即盗'……是什么企图?还不老实交代!”

“交代什么呀?”男孩只能装模作样没听懂的问道,着实把心提了起来。

“交代你的那些个秘密啊!”有些肃严的声音是从门口传进来,男孩回过头看,奶奶梁婉卿和姑姑陈丽梅迈步进到健身房里。

同样是一副轻薄紧身运动服,饶是不年轻的身板却在晨光映照下满满活力。

“秘密?”男孩的心是忐忑的,甚至开始担心了,然后就忽地就注意到奶奶梁婉卿嘴角儿撩起似乎想看自己热闹的表情,蓦地,想起了些事,男孩讪讪的收回了小手,呢喃道:“嗯,妈咪,有些事……龙儿没说……是龙儿的不对?”

“说,哪里不对?”少了在胯间作怪的小手夏韶涵的呼吸也变得正常,虽然红晕还布满在脸上,但表情也跟着肃严起来。

还不仅仅是夏韶涵,坐着的江雪挺直了上身,连跨步进来的梁婉卿和陈丽梅也挨着江雪坐下,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到纤纤细细身板的男孩脸上。

“那个那个……”印象中好像没有经历过这般拷问的架势,男孩自然是手足无措般,下意识扭捏了一下,然后才不确定的语气结结巴巴道:“就是龙儿炒股了……上周清仓……赚了几十万……”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健身房里一直缥缈柔柔的音乐停下来了,刹那的安静让人一下子难以理解屋子里的人和事是不是真实的。

“什么赚了几十万?”答非所问!夏韶涵像是摸不着头脑一样还没反应过来的问道,不过扭著耳朵的手指倒是松开了。

男孩挠头了,没说清楚么?“嗯嗯嗯”的轻轻嗓子,然后平稳住语气重述一遍道:“龙儿炒股赚了几十万,准确的说是……是……应该有90多万!”虽然有些结巴,男孩明显下来的轻松让那些个数字清清楚楚了!

“啊,炒股?90多万?!”夏韶涵的语气陡然拔高了几度,声音像是一下子就让健身房的角角落落都散布到了。

也不怪,一家子的生活算不上大富大贵,但因都是各个行业的佼佼者,钱自然不缺,哪怕去年从南方小城搬迁到京城这套改造后的大屋里,还有“创业”之事,也没有需要从“牙缝”挤钱的分心、操作啊。

“起始金10万,龙儿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股东账户里有100 多万了?”梁婉卿还是男孩入市的“赞助商”,对男孩炒股的事清楚,一直想,让这么个小爱人多一些历练,哪怕是像在证券市场里大多散户都是被资金大亨们'剪羊毛'的命运,都好过家里培养出一个书呆子要强。

但怎么也想不到几个月竟然就……

“龙儿你要钱做什么,好端端的……”江雪先顿住了一下,把心里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了,“不知道老祖宗们都说过'钱不是万能的',说不定'男人有钱就变坏',龙儿你小小年纪要钱做什么啊?”

“可'没钱也是万万不行的'!”男孩觉著自己不是在强词夺理的,还特意把扳着手指头的继续道,“龙儿知道,去年装修房子,奶奶出钱了,妈咪、外婆也把南方小城的房子抵押在银行出了钱,龙儿可是既没出力又没出钱,所以一直就……就想赚钱补贴家里,现在好了,龙儿准备把南方小城的抵押赎回来,再存些钱到奶奶账户来……嗯……嗯……”

一道身影飘过,坐着的男孩脸儿被捧扶昂着,小嘴儿被俯下韵脸儿的厚唇嘬住,“呲溜呲溜”声音飘荡在安静的健身房里。

原本统一过思想的女人们眼神开始飘移起来,那嘬的画面,那“呲溜”的声响,都熟悉,都撩拨起念想了。

还是捧扶脸儿的动作,江雪弯腰看着被自己嘬得有些呼吸急促的俊儿,用别样宠溺的声音道:“龙儿,你长大了,都学会'养家糊口'了!”

“外婆,龙儿这不算'男人有钱就变坏'吧?”

“不算不算,龙儿你你真棒!”江雪的夸赞绝非随随便便,自几年前变成自己嘴里含着手心里捧著的主后,就只盼著和男孩的“爱的幸福”日子能好好过、慢慢过,压根就没想过要男孩去赚什么钱或者赚大钱,这下倒好,算是一个大大的“惊喜”么?!

男孩的唇舌继续被“嘬”著,梁婉卿倒是有问题忍不住要问了,一家子人都没有炒股经验,你这小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嗯,关键还是奶奶你赞助了龙儿10万元开户启动的钱!

嗯,奶奶你还透露了几个并购、拆分公司的信息!

嗯,自己开发的软件程序进行了试用减少了选股的复杂过程!

嗯,软件更重要的作用是能够统计分析后下一步操作的选项……

“上周就提前清仓了,3 个月时间,账户总金额达到100 万多一点,那个龙儿自己开发的选股软件……嗯,还是挺好用的,也优化过2 版……”之前对于赚不赚钱男孩是没这么多想法的,更多的考虑是利用自己在计算机方面的知识尝试开发一套自己理解的选股软件可能更重要一些,毕竟国内股市还是有政策、炒作的成分,既然能靠到奶奶这个背景,通过炒股软件能“抓”到大户资金的流动,说不定就会有意外收获,事实也就是如此!

“龙儿除了刚才说的接下来你会做什么?”长期孜孜不倦追求艺术的陈丽梅自然少了对钱的庸俗“关注”,但一样对男孩刚才“报告”说出的事情和金额格外刮目相看了,趁著男孩唇舌被“嘬”的空隙插话问道。

“龙儿想……想……留下50万……继续炒股……再把软件的逻辑优化优化……再研究研究股市行情……说不定……”姑姑的问题很容易回答,但男孩觉著自己的脑子是有些跟不上的,除了外婆江雪坚持要”嘬“自己的嘴儿,入目处弯腰弓著上半身肥乳把恤衫吊出一个沉沉又晃悠悠的形,怎不牵扯去男孩大部分的注意力哦!

虽然也和其他女人一样吃惊于男孩炒股这回事,但夏韶涵依旧很不满意了,场面明显有“失控”的迹象,不说母亲那恤衫里晃悠悠的吊乳随时有被小手揉搓的“危险”,不说另一位母亲恨不得想要把小坏蛋抱进怀里好好夸赞的表情,不说小姑子陈丽梅一副爱之仰慕的……

“打住了打住了!”

“哎呦呦!”男孩的耳朵又被母亲夏韶涵提溜住了,如果说刚才算是快要被吊乳砸到脑瓜子晕乎乎的状态,这会儿才注意到外婆、奶奶和姑姑已经又是靠坐在一起,而且脸上已是红晕著似笑非笑的模样了。

“又怎么啦?”心里嘀咕的男孩忽然想到刚才回家前担心的事。

“来,继续交代!”夏韶涵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严肃起来,指间还稍稍加力了。

“不是交代了么?妈咪,还要龙儿……交代什么呀?”明摆着讨好、撒娇的“哎呦呦”不好使了,男孩只能盼著有机会糊弄过去。

“交代什么,哼!”夏韶涵多少都有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扳著脸道:“昨晚为什么不回家,干什么……是在哪个……女人家的?”本想说“干坏事”、“坏女人”的词,临了还不由得又和缓了语气。

从没有撒过谎,男孩只好选择了坦白交代。

于是说了从去年起和林杰琼姐姐好了的事……

于是说了结识林杰琼姐姐母亲冷明慧的事……

于是说了昨天陪冷明慧妈咪逛街的事……

于是说了原本是想和林杰琼欢好后回家但接着发觉冷明慧妈咪晕眩过去所以

自己留下来陪……陪在冷明慧妈咪身边……

“小坏蛋,你说的陪……是什么陪啊?睡在一起了吧?!”心直口快的陈丽梅下意识追问道,冲口而出后就感觉脸颊火热火热的。

男孩犹犹豫豫了一下,心里知道对家里人终究是不能隐瞒什么的,便点头道:“龙儿不是怕……怕明慧妈咪有什么事就……就睡在一起了……”男孩心里被自己说出“睡在一起”的几个字撩拨起了涟漪。

“唉!”夏韶涵、江雪几乎同时的在心里叹了一声,那张稚稚脸儿上的绯红不是说明了一切?!又是一对母女?!心有灵犀一般的相互望了一眼,想到什么的两人脸庞更加的红晕,自己这不也是母女么?!

“妈咪,对不起,龙儿没想到……”男孩嘟嘟囔囔道,看到家里女人们没有吭声有些不安起来。

“没想到什么呀?”不知怎的,梁婉卿倒没觉着心里有什么缺憾的不舒服,反倒有一种想要知晓更多“秘密”内容的期盼。

就是……就是……太快了!

龙儿从一见明慧妈咪,就莫名有……有那种喜欢……而且明慧妈咪也喜欢龙儿!

昨晚明慧妈咪很伤心……很难过……龙儿就觉著……觉着要把明慧妈咪转变过来……所以就……就……

“小坏蛋你睡了人家母亲还尽给自己找理由!”江雪忍不住打断男孩羞羞涩涩说出的话,首先是不满意男孩的态度,有些事情既然都发生了,还怎么像要“挤牙膏”一样一点点的“交代”?!“龙儿你就直说了吧,你看上那个……明慧妈咪哪点好啊?”

男孩有种被女人话挤兑到甚至衣服正被拨开裸露身子的感觉,但怯怯瞟眼似乎又看到江雪和梁婉卿眼里并没有要“杀猪”、“褪毛”的恶气,便抵消掉些许担心呢呢喃喃说道。

明慧妈咪过去的日子有些灰暗,龙儿总忍不住会有怜惜的感觉……

明慧妈咪身上有那种龙儿喜欢的母性情愫……

明慧妈咪身形也是似外婆、奶奶你们这般的,嗯,高高大大,丰丰盈盈的……

“龙儿你说哪里做错了?”夏韶涵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平静一点坚持问道,心里有一下是犹豫的,按理说是该给男孩一些颜色看,起码表面上要这样,但这会儿明明还是“审问”的过程,小姑陈丽梅已经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了,2 位母亲甚至在男孩羞羞涩涩的叙说中全然没了肃严的样子,还好像感同身受般开始似有似无的爱恋赞赏起这个“犯错误”的小屁孩了!

和以前承诺过的不相符,没有经过妈妈同意就和其它女人发生关系……

而且还是母女……

而且昨晚是属于整晚不归的性质……

男孩老老实实的回答著,夏韶涵在忍着没有发出笑声,不容易看到男孩一副这么乖巧的模样呀!“收了一对母女是不是好有成就呀?”

“嗯!”男孩随口便回答道,昨晚一下子有了和两个女人欢好的过程,而且还是不同的体验,男孩心里有些的骄傲,肯定的回答后马上意识到不对,抬头便看到众女人脸上戏弄的表情,便不依道:“不来了!外婆、奶奶,你们欺负龙儿!”

最识得乖的男孩扎猛子的将身子倚进江雪和梁婉卿的怀里,这会儿最能让自己脱离“苦海”的可就是这2 位婆辈女人了!

“扑哧!”江雪和梁婉卿都笑出声来,都张开双臂怀抱住纤细的人儿,屋子里的气氛轻松下来了。

“死罪可免!”见到男孩开启了撒娇“程序”,夏韶涵心知“审问”昨晚的事也只能告一段落了,眼珠转动几下后笑盈盈道:“活罪难逃!既然承认犯错,总得付出点代价吧,嗯,罚你小坏蛋在屋子跑圈。”

“跑圈?”男孩疑惑一下,这健身房不小,可也就百平米,跑圈对自己不是小事一桩么?

“你刚才不是显摆显摆昨晚……就罚你脱光了跑!”男孩先是一愣,母亲目光里十足的调侃意味,旋即明白了,既是常规一家子的调味活动,还是要反转健身房因为“审问”而多少有些肃严的氛围。

既然刚才是妈咪和外婆展示了腴体的美妙,那自己的身体……男孩莫名的兴奋起来,莫名的跃跃欲试了!

“不但要脱光,而且还不能……硬——起——来——跑!”夏韶涵说出刚刚冒出来的作弄男孩的伎俩,看到母亲们先错愕然后不言而喻的羞羞笑颜,心里差一点要乐开花了。

这小祖宗的,总牵着自己和家里女人的心,看我这个做母亲的不整整你,把不定哪天要捅翻天的!

“啊!”男孩愣住了,心呼道那也太难了吧!

倚在外婆、奶奶丰盈怀里的身子,因为嗅着有奶香气息,让刚才抚弄了舔吮了母亲、外婆弓身早就昂扬起来接着又被“审问”打消下去的一处在宽松休闲裤里顶起蒙古包了,单是“调味”的脱光,这样旖旎之下还不能硬起来,是哪门子事哟又怎么做得到呢!

“不跑,那就等著受惩罚吧。”夏韶涵笑盈盈道,一边还冲着母亲笑道:“要不,妈咪,你们再加点处罚……”

“我跑!我跑!”男孩赶紧求饶道,现在屋子里就母亲提出了要求,等一下外婆、奶奶和姑姑反应过来,说不定受惩罚的难度就更高了。

“哧溜”的脱下裤,男孩耷拉的头屏息,心里默念道:巴拉巴拉,快点快点,软下来软下来!

几年都未变光溜溜纤细的身子,如少女般白皙细嫩,唯有那胯下有着一家子女人无比爱恋的硕物,此刻正硬邦邦的硬挺著,那又大又亮的龟头,那陡陡峭峭的龟陵,那硕粗的棒身,那么长那么青筋暴起似有蚯蚓附在上面,还有棒身下鼓鼓囊囊的肉袋,如重锤的卵蛋,浑然就没有经历过昨夜……哪一个不叫女人们心里涟漪起来。

慢慢的,慢慢的,硬挺的巨棒软了下来,一点点一点点的低垂下来,到后面软塌塌的,完全没有了硬度,连紧绷着的卵袋也松弛下来,耷拉成到硕龟处的吊长。

另一种风景呀!

软榻下来了,可哪里见过那么长长粗粗的肥肠哟!可哪里见过如此垂坠的卵蛋哟!可哪里有昨夜在另一对母女身上“操练”过的痕迹哟!

男孩深吸一口气,继续凝著神,在屋子里度起步来,慢跑起来。

看到了!看到了!

那长长粗粗如肥肠一般的晃晃荡荡起来!

那沉沉甸甸如重锤一般的跌跌宕宕起来!

原来一家子女人是要看男孩胯下神器动感的风采!

那晃晃荡荡的样子!那跌跌宕宕的样子!

屋子里有了跑圈的脚步声!屋子里有了噼里啪啦重物敲击细腿的声音!屋子里有了细微的喘息声!

“扫帚王!”女人们的脑海里想起那蹲下来可以在地上拖行长物的场景,真的是“扫帚”一般的长物哟!

“妈咪,这样可以了吗?”稚气的声音在迷离的女人耳畔想起,男孩微微喘息著站在女人身边,那起起伏伏的胸带动着颤巍巍的肥肠和卵蛋,依旧是一副风景。

“龙儿,妈咪想看龙儿倒立……”不消说,还是一家人的调味游戏,男孩一个侧翻,轻松便将身子整个倒立起来,倚在墙边的镜子前。

那晃晃荡荡的肥肠,那跌跌宕宕的卵袋,便随着身子倒立也软塌塌的翻在小腹上,真的是肥肥大大的一大条一大坨!

夏韶涵迷离的将身子移过去,弯下上身,张开了唇,头缓缓朝前,在离肥肥厚厚的巨大肉棒仅有咫寸之距的时候,伸出了丁香小舌,舌尖上还带着晶莹剔透的唾液,舔了一下软塌塌的龟头马眼之处。

“嗯,妈咪,好舒服!”虽然是倒立著,男孩还是很习惯,还有墙上镜子可以侧面倚住,敏感处一下子便感觉到一种快感。

夏韶涵一只手托著男孩软塌塌的一条,丁香舌沿着龟头,一点一点的向前舔去,“啧啧”数声后呢喃唤道,“妈咪,你从后面来。”另一个身子移过来了,另一张唇从后面叼著了肥肥厚厚的卵袋。

奇痒而又酥麻的感觉,从下身传来,男孩觉得自己就要爽到天上了,哪怕是倒立著,“嗯嗯,妈咪、外婆,你们亲得真好呀!”男孩忍不住感慨出声,眯着眼睛唤道:“啊,哦,妈咪,舔那里……哦,外婆……那里……”

夏韶涵和江雪,弓著身子,精致的下巴高高的扬起来,舌像是灵敏的小蛇一般,在男孩的肉棒、卵袋上扫荡著,湿漉漉的唾液,沾满了男孩的下身。

“哦,妈咪……”男孩忍不住挺了挺小小臀瓣。

“小坏蛋!”夏韶涵如丝的媚眼向下瞪了男孩一眼,随即以双手把住纤细身板不至于让男孩太过辛苦,嘴巴张得大大的,慢慢的,慢慢的,含进了男孩的肉棒。

这已经是有了“新意”的肉棒,昨夜“毫无预兆”的出入了另一对母女蜜穴!

从鼓鼓的龟头,再到肥厚的阴茎,夏韶涵的嘴角逐步的朝前方行进,几乎吞噬了男孩的整根肉棒,嘴唇快要触碰到同样在吞咽卵蛋母亲的唇了。

下身全部被温热包裹的感觉,让男孩爽起来了,可是还得憋住,如果硬挺起来,那勃发的棒身就不是一下子能被完全包裹住,胯下让两张嘴儿碰在一起就困难了。

夏韶涵紧紧的含住了男孩的肥肠,知道需要抓紧,现在这个姿势难得一见,仿佛是品尝美味佳肴一般,可嘴里的肥肠隐约着要勃发起来,再等一会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全部包裹住了!

一次又一次的双唇碰触著,碰触著,慢慢的,嘴里的硬度增加了,慢慢的,越来越艰难的碰触了,慢慢的,两张嘴渐行渐远了!

终于,夏韶涵和江雪放弃了“会合”的念头!

含着巨大肉棒的嘴,缓缓的后退,将巨棒吐了出来,阴茎上面黏满了口水。

含着沉甸甸卵蛋的嘴,也缓缓后退,吐出来,再次含住另一颗卵蛋。

缓缓的含进,缓缓的吞没。

嘴唇摩擦著巨棒,嘴唇含弄著硕蛋!

红唇,贝齿,香舌……迷人的嘴,像是宝藏一般,摩擦着肉棒,吞吐著卵蛋,快感让男孩为之着迷,“哦……妈咪,外婆……快一点……”

两张唇由慢到快,前前后后的脑袋在摇晃着,股股滚烫无比的感觉从下身传来,男孩忍不住绷紧了身子,“啊……妈咪、外婆……不行了……”

如得到号令一般,夏韶和江雪都加快了吞吐,加大的吸吮的力度,前前后后的用力,竟也是寻常肉棒加速冲刺的效果,一股滚烫的热流,由龟头马眼处直冲而出,黏稠的带着欢喜气息的精液,尽数喷射到了夏韶涵的嘴里。

“啵”的一声,粗大的肉棒从夏韶涵紧抿的唇中拔出,双手将纤细倒立的身子扶住放到在地板上,女人拥在一起,两张唇舔吮在一起。

男孩荡漾的望着,“咕嘟咕嘟”是女人吞咽汁液的声音,“悉悉索索”是香舌纠缠的声音,“妈咪、外婆在分享自己的精液!”,这是多么旖旎的场景哟!

很快,另两张脸也依偎过来,在没有疲软下来的巨棒上,蘸着白色的精液,摩擦著,白皙的脸上涂抹上湿湿的印记。

依旧坚硬无比。

“小坏蛋,还是这么硬呀!”梁婉卿张开了嘴,含住了男孩的巨棒。

“小坏蛋,很多呀!”陈丽梅低下头,如同秋水一般的明眸望着男孩,嘴角边缘上面,依旧残留着湿湿的印记,“昨晚,那母女都没榨干你呀!”

男孩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一脸回味道:“姑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龙儿,哪有那么容易啊!”

“又自吹自擂了!”硬挺的大棒从梁婉卿嘴里弹跳出来,调笑着,手已经握住了滚烫的巨棒,轻柔的上下套弄。

男孩的手揽住姑姑陈丽梅的头,轻轻的压向自己,陈丽梅会意的抬头看了看男孩,慢慢的从母亲手掌里接过那根巨物,慢慢张开湿润的嘴,含住了男孩红彤彤没有包皮的硕龟。

男孩的手早就开始不老实的动作了,深知此刻只有一家子人都有事干,围绕自己身上昨晚林杰琼姐姐、冷明慧干妈的话题就可以先放一边。

掀起江雪的文胸,两只硕大的肥乳一下子挣脱了紧窄的包裹蹦跳出来,被男孩一手一只握在手里,揉弄著。

“你妈咪先来!”江雪推搡著男孩,一家人,都学会了相互的关爱,于是几只手帮忙着,紧身的运动裤被剥了下来,丰满白晰的娇躯横陈在男孩的面前,等待着男孩的耕耘。

男孩已经无暇顾及这诱人的风景,两条玉腿左右分卡,湿漉漉的胯间闪烁著爱液的水泽光芒,两瓣白嫩肥腻的大阴唇已经兴奋的左右分开,露出中间粉红的缝隙,那里就是母亲娇躯的神秘入口了!那就是自己的生命之道!那就是生育自己、自己和母亲爱之结晶的地方!

迷恋般低下头用舌头把泥泞不堪的两片肥厚白皙阴唇舔了一遍,又舔干净了饱满会阴处闪烁著光芒的爱液,男孩直起身,把肉棒对准粉嫩的肉缝。

“龙儿,来!”早忘记了刚才“审问”一事,夏韶涵又回到发号施令的角色,突起下身,一双手伸下去,男孩自然是一击中的,大龟头轻松的顶开紧窄的入口,“咕唧”一声,就插进去一半。

“嗯……痛……”照例是裂般胀痛,夏韶涵一声娇媚的呻吟后,双手连忙抱住了男孩瘦小的臀瓣,让那巨物缓缓的完全插进自己身体的深处,紧紧顶在自己娇嫩的身子里面,“龙儿……怎么又更大了……”

这个曾经孕育了自己和自己孩子的完美肉体,一想到这些,男孩的巨物更加坚硬起来!

夏韶涵不但知道男孩在想什么,而且开始完全沉浸在眼前这个稚儿这条勾人心魄巨物给自己带来的强烈触感上,是胀痛,是酸麻,是酸胀。

忘了刚才的“审问”吧,这主还是那个主!湿润的嘴开始发出甜美呻吟,夏韶涵双手紧紧的抱住男孩,浑圆白皙丰满的臀瓣上下起伏,迎接男孩的撞击!

“外婆……亲……”江雪心里暗“啐”男孩,哪舍得拒绝的吻上了男孩。

男孩亲吻著外婆,一只手伸下去,按住了棕色紧身健身长裤里隆起的阴部上,按摩著肥厚的耻骨和裤子里面的大阴唇部位,另一只手握住了母亲肥嘟豪乳,爱抚著,吮吸乳汁,胯下的巨物冲撞著母亲娇躯,带动着外婆来回晃动起来。

“小坏蛋!”是夏韶涵嗔怪的唤道,身上男孩的肉棒如同一根毒一般刺扎进了自己的要害,想要挣扎,却始终摆脱不掉那根致命的“毒刺”,而且越扎越深,仿佛有毒液被释放到了自己的躯体里,不想挣扎了,躺着享受起“毒刺”在自己躯体里来回抽动的滋味,身子慢慢蠕动着。

“嗯嗯嗯!”是江雪和男孩舌头纠缠的声音,灵巧的小手拉开健身裤的松紧带,手滑了进去,越过馥郁的小腹,顺势而下,穿进了那片茂密的丛林,划过整齐的阴毛,手指直接挖进了两片肥美的大阴唇中间,找到那粒樱桃揉弄著。

江雪的身子瘫软著,抱住纤细身板也不想挣扎,那蚀骨的快感已经侵袭了全身,任凭手指揉着自己下面那粒肉蒂,任凭那手指再往下一探,进到了自己泥泞的深潭里!

“外婆……好湿哦!”随着手指的下沉,男孩似乎听到了那来自生命底部的呻吟,那里孕育了妈妈,那里孕育了自己和外婆的爱情结晶!

粗大的肉棒在猛烈的搅动着,高潮猛烈的洗礼了夏韶涵成熟美艳的娇躯,“啊!”夏韶涵按捺不住的大声呻吟著,胀痛,酸麻,酥软,很快,娇躯乱颤起来。

男孩静静的停下来,巨物浸在母亲还在微微蠕动着的柔软温暖阴道里,那是种被大量爱液浸泡的舒服感觉,一只手依旧拨弄在外婆的下身,另一只手换到了上面,揉搓著的鼓囊囊吊乳,那可像一般55岁女人的胸乳哟!好大!好沉!好肥腻!

紧身裤剥下来了,白花花肥沉的臀瓣前端是黑油油茂盛的毛发,光亮的滑液已经弥漫下身,两条修长丰腴的玉腿就左右大大的分开,难得肥嫩的两瓣大阴唇肉嘟嘟的隆起在玉腿尽头,竟显出一种干干净净赏心悦目的风景,闭合的阴唇中间已经有一道清澈爱液水痕流淌出来,一直流过饱满的会阴,汇聚在红色菊蕾处。

大大的巨物抵在了开启的阴唇上。

“龙儿……轻点……”心里已是千想万愿的,可是每一次开始进入的胀痛是那么清晰,哪怕自己已经生育而且又生育过了,已经经历过还在一直经历!

稍微用力,巨物挤开了湿滑饱满的肉唇,如同是熟悉的“回家”之路,一挺之下,整个硕大的龟头挤进了江雪的身体。

“啊!痛!”唤声中巨物缓缓推进,深深的插进自己的身体里,江雪眯着眼,既艰难又享受着巨物一点点深入自己的娇躯。

男孩的下身缓缓抽动着,很快便有了“扑哧扑哧”的声响,旖旎间江雪弓起上身,扳住男孩的粉脸,吻住了娇嫩的嘴。

男孩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搂住一旁母亲的脸,让女人脸贴在了一起,一会儿便偏过头吻住了母亲。

而夏韶涵,轻分双唇,吐出香甜的舌头给男孩吸吮。

一会儿是外婆,一会儿是母亲,脸挨得很近,很快三个舌头便纠缠在一起,不住的吸吮著对方的舌头,交换著香甜的唾液。

抽送越来越快了,两瓣肉唇中已是汁水泛滥,抽插的畅快,次次到底,很快江雪的高潮来临了!

大声的呻吟著,不住的吸吮著男孩和夏韶涵的舌头,娇躯不住的颤抖,子宫强烈的收缩起来,馥郁的小腹蠕动起来,大量的爱液如同决堤的潮水喷射出来!

看着江雪已经达到了高潮,夏韶涵看到男孩抽出巨物,感觉自己的玉腿被拉开,一条火热的湿淋淋的巨物瞬间便插进了自己的身体深处!

“好龙儿……快……快……妈咪要……”一会儿是母亲,一会儿是外婆,猛烈的抽插几百下,龟头死死的顶住在了母亲的深处,巨物一阵剧烈的跳动,浓浓滚烫精液猛的喷射出来,浇灌在母亲身体深处绽放的花蕊!

“小坏蛋,累了么?”梁婉卿温柔的将男孩纤细的身子搂进怀里,手爱惜的抚摸著男孩的额头为男孩擦汗,毕竟昨晚已经……有一对母女!

“活该……谁叫小坏蛋……去招惹人家……”陈丽梅娇嗔道,话是这么说,却移著身子到男孩的胯下,张开嘴,把刚从韶涵姐姐娇躯里拔出来,软软但不见萎缩的巨物含进嘴里,丝毫没有在意上面沾满了精液和姐姐母女的爱液。

这真的不算什么,不是和以前一样么?!陈丽梅仔细的清理著,用舌头和唇把龟头和阴茎上面的精液和爱液清理的干干净净,然后想到什么的道:“小坏蛋,是不是还有别人的味道?”

“冤枉呀!”男孩稚气的娇声道,“龙儿可是洗过的。”男孩当然不可能带着林杰琼姐姐和冷明慧妈咪的味道回家,再说回家前还忐忑着心呢。

“嘻嘻,龙儿,你姑姑逗你玩的呢。”梁婉卿爱恋的拥住男孩身子,唇对唇嘬了几下后问道:“龙儿,跟奶奶说实话,昨晚你的明慧妈咪是不是……嗯……

是不是……“羞涩之下,后面几个字竟问不出来里了。

“奶奶你要问什么呀?”男孩不解道。

“小坏蛋,笨死了!奶奶在问你,是不是跟那一对母女上床很享受呀?”陈丽梅可不像母亲那么羞涩,一边撸动着开始硬挺起来的巨物一边问道。

哦!知道了!原来奶奶和姑姑都是在打听自己昨晚的事,眼瞟处,母亲和外婆松弛躺在那里似乎也……也在关心什么呀!

“妈咪,外婆,奶奶,姑姑!”男孩温柔的唤道,两只小手同时拂过母亲和外婆的唇,拂过奶奶和姑姑的下身,最后摩挲在那里呢喃道,“你们都是龙儿的女人!龙儿是在你们的陪伴下长大的!在龙儿心里,你们比任何女人都更好都更重要!”

“就知道甜言蜜语的!”夏韶涵微笑着探过身子欣慰著吻住了男孩的嘴,“等一下你奶奶和姑姑……先惩罚惩罚你……哼,不老实伺候,说不定还要受惩罚的哦。”迷离间目光落到梁婉卿和陈丽梅母女交叉撸著硬物的手掌,那露出来的一大截,好大!好粗!好硬哦!

今天是周末,又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光这样想想,男孩和女人们都有些荡漾起来。

“嘻嘻!龙儿就喜欢妈咪、外婆、奶奶、姑姑你们的惩罚了!”男孩迷离般稚气的声音道。

“那……那就罚……罚你在下面……一直罚……”

“饶命呀饶命呀!还要罚啊?”男孩装模作样的央求着,还不忘了表达自己的“委屈”。

“怎么,昨晚都偷……偷人了,你小坏蛋还想装高尚啊?!”

“妈咪、外婆、奶奶、姑姑,你们不是都不生气么?”

“扑哧!”

“嗯,痛!”是装作“生气”吞入得太用力的梁婉卿发出呻吟声。

“小坏蛋你……不会轻一点啊……”陈丽梅蹲在男孩脸颊处,有些无奈看着一个小脸儿在自己胯下“嘬”来“嘬”去,自幼就习舞一直保持健美的身子似躲避又似迎合的在小脸儿上耸动。

“妈咪,咱们先下去吧?”夏韶涵牵起母亲的手儿呢喃道。

“也好……轩儿、玮儿、君儿他们差不多要醒了……”江雪恋恋不舍的将目光移开,起身时险些踉跄了身子。

“嘻嘻嘻!妈咪刚才又被小坏蛋弄坏了!”调笑归调笑,夏韶涵忙搀扶住母亲的身子。

“还说妈咪,刚才涵儿你……不也是……”江雪瞪了女儿一眼,旋即还是被健身房里一声声“扑哧扑哧”、“啪啪啪”的声音涟漪到了。

“咱们母女就不相互攻击了,留点精力……等一下还要接着'审'……”夏韶涵轻声道。

虽然是压低声音,可江雪……还有在纤细身子上起起伏伏的梁婉卿和陈丽梅都听到了,都不约而同的望向夏韶涵,竟都是一副“不忍心”的漾漾模样!

都是“花痴”于小坏蛋的女人啊,那么容易就被一根巨物……

夏韶涵又好笑又好气,当然自己也由不得的迷离起正进进出出梁婉卿下身的粗棒,强忍住涟漪轻声呢喃道:“小坏蛋都还没说昨晚的……过程,哼,那么容易就放过……小坏蛋!”

众女人莞儿了!

好在,还有一个周末!

正可以用来……审问!

关于那些炒股钱的事!

关于那个师生恋的事!

关于那个50岁女人和小坏蛋的事!

关于那对母女间的事!

关于……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