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幸福 (卷四 第7章)作者:c_xiaom

.

【愛的幸福】

作者:c_xiaom2021/5/12 發表於:SIS

(卷四) 第七章 四娘審兒

進屋前男孩可是深呼吸了好幾回,輕推開門,一片安靜,乖乖個隆,自己一路上盤算的場景都沒出現,心裡的不安濃郁起來。

今個兒是周末,一大早不管是酣睡還是弄些晨練的事,都應該是躺在大床上的,但都被昨晚的……「意外」弄砸了!

「意外」?

明慧媽咪醉熏進屋,男孩和林傑瓊都有種偷情的放縱,也是,要做到不能讓明慧媽咪發現什麼,那能有什麼可以做的,走秀飽些眼福,趁明慧媽咪不注意時親個嘴兒,都讓師生情人堆積了濃郁的念想!

好端端的抓了個機會,但……就是有「意外」!

昨晚!今晨!

男孩禁不住的有些漣漪了,仿佛眼前似要出現……成熟女人羞羞紅暈的樣子。

可是現在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男孩搖搖頭提醒自己。

昨晚是要回家的,是要睡到母親夏韶涵和外婆江雪的屋子裡的,自己沒有打招呼便留宿在外頭了,等一下可怎麼彙報喲!

還算是清晨的時候,男孩躡手躡腳的來到母親臥室屋門,輕輕推開,咦?怎麼屋子裡空空的。

淡淡的熟悉香味,床上也收拾得乾淨整潔,一旁的小床上嬰兒正熟睡著。

難道在屋頂的健身房裡?

走出房間,輕緩腳步男孩來到頂樓健身室門口,裡面傳出柔美音樂聲。

「媽咪和外婆果然是在健身。」男孩是放鬆了一些但還是忐忑,家裡女人即使晚上和自己昏天胡地,可也沒有扔下一直保持晨練習慣,健身房又是舞蹈房的這一處當然是一家子女人常在的地方,這會兒是這樣,既可以看做母親們不一定會抓著自己在外夜宿「做文章」,但想想終究還是自己做得不對。

男孩輕輕推門而入,裡面是母親夏韶涵和外婆江雪兩個人。

沒法管輕鬆還是忐忑,晨練這一幕可是一副讓男孩血脈賁張的畫面。

江雪,一件米黃色T 恤,下面一條棕色的修身運動長褲。

夏韶涵,一件淺色文胸背心,下身一條平角的深色運動短褲。

要說一家子女人都願意各種裝扮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旗袍、長裙、套裝、休閒服等等,有寬鬆的,也有修身的,幾年下來按道理應該看習慣了,可是現在,兩位長輩的姿勢真實讓男孩有種要噴鼻血的感覺。

瑜伽的一種,紅色地毯上,兩個人都站立著向後彎腰,直到雙手支撐著地面,整個人形成了一個向後的弓字型。

外婆江雪的T 恤已經因為上身倒立的姿勢,幾乎都撩了上去,裡面淺色大號薄胸罩已經袒露出來。

母親夏韶涵這邊則更要命了,本來就豐滿傲人的雙乳此刻幾乎完全掙脫了文胸的束縛,大部分暴露在外面,一側的乳頭都已經初露端倪。

「媽咪,涵兒看你做這動作又更容易了。」倒立也不影響母女的對話,夏韶涵看到母親眼見著要過55歲了,還比以前更容易做出這高難度動作,自然是由衷佩服。

「媽咪可不能跟你們年輕人相比喲,還得經常這麼練著才行啊。」一直沒拉下瑜伽,堅持練自然是要遊刃有餘一些了,究其原因,江雪不但心裡有數,腦子裡還冒出個人影。

「龍兒!」雖然弓著身子,夏韶涵和江雪都看到男孩走進來,特別是江雪,都快要嘀咕出來也「太有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感嘆了!

「龍兒你說你外婆的動作是不是又進步了?」夏韶涵繼續倒立著道。

「好啊!那龍兒就來做裁判。」母親一開口沒有生氣責備的話語讓男孩又放鬆一點,隨時隨刻的評價家裡女人可是男孩最喜歡做的事了,自然男孩就幾步邁過去圍著晨運的女人轉悠。

四條修長豐腴的玉腿挺立著,由於身體的極度彎曲,使得胯下陰部的位置毫不掩飾的向上突起。

母親夏韶涵,陰部肥美多肉是自己領教了無數次的,此刻被深色緊身褲這麼一勒,更是誇張的隆起著,原本比較寬的胯骨,雙腿之間清晰的看出兩瓣肉嘟嘟大陰唇在短褲里的肥厚形狀,弓起的身子讓陰部似乎在奮力掙扎著想掙脫短褲的束縛。

外婆江雪,本就更加的豐腴,棕色運動長褲也繃得緊窄起來,不但完美呈現出蜜唇形狀,襠部中間的縫合線都深深勒緊在兩瓣陰唇中間,掩飾不了的肥厚,弓起的姿勢讓下體呼之欲出形成兩瓣半月型誘人隆起,還加重了有些垂吊臀瓣肥碩的沉甸感。

男孩的眼由不得痴迷起來,目不轉睛的看著,如果說之前看的女人隱秘部位大多是直立或者躺下的樣子,現在卻因為身體的彎曲而呈現出另一種風景,怎麼都是一種別樣誘人呀!

男孩痴痴的伸出手,按在了母親和外婆誇張隆起的陰部,女人們身子抖了一下,旋即明白是心愛稚兒的小手,明白了是現在這樣羞人的姿勢。

可這又算得了什麼呢,就算不是這般弓著身子,尋常里小手不也是常在女人敏感隆起的地方來回撫摸扣挖麼?!

男孩蹲在女人身子中間,面前依舊是那2 具拱起的誘人姿勢,倒著的女人臉上已慢慢顯出紅暈的嫵媚樣子,眼睛更是禁不住在飽滿隆起的下體中間轉來轉去,手指撫弄處已經凹陷進去不但顯出裂隙,還很明顯的暴露突起著兩瓣大陰唇的形狀,那裡已經有了濕潤的水澤印記。

「媽咪,龍兒摸得好麼?」忘了上到健身房前心裡的忐忑,男孩內心開始有些歡快蕩漾起來的問道。

「嗯嗯」是母親是外婆沒有吭聲但嘴角已帶上笑意的嗚咽聲,隨時隨刻都能讀懂自己家裡女人表情的男孩,自然知道這是今晨起床後成熟如同花朵般綻放的身體,在期待自己!

弓起的身子上,兩對碩乳聳立在胸前隨著男孩的撫弄顫顫巍巍著,「嗯……

媽咪和外婆的身子……莫非又更大了……「眼光從乳房掃到成熟女人微凸的小腹,從小腹瞄到玉腿之間隆起的隱私部位,好飽滿呀!

腿微微分開的,玉腿之間的軟肉被男孩掌握著,輕柔的撫摸摩擦著,四瓣肥膩的大陰唇在褲里隨著男孩手指的動作變化著形狀,或輕輕擠壓在一起摩擦,或微微擴張,或凹陷,或被拉長。

成熟的嬌軀微微顫抖著,女人開始蕩漾起來。

嗯,先從媽咪開始吧!

男孩的手指壓揉著母親飽滿的陰部,身子裡分泌出愛液把整個深色健身褲的襠部浸得濕了一片,慢慢的將身子卡進大大分開的雙腿,雙手把住那柔軟誘人的臀瓣,臉和唇直接壓在玉腿盡頭的隆起處上。

「嚶嚀!」是夏韶涵望著男孩把頭埋下去臉龐泛起紅暈發出的呻吟聲。

「嗯!」是一旁已經坐起身子江雪感同身受的聲音。

唇齒間傳來熟悉的味道,有些香馨又有成熟女人濃郁體液的味道,短短運動褲下暴露出兩瓣肥軟白皙豐滿的臀瓣在男孩臉頰兩側不住的顫抖著,腹肉也開始蠕動,女人自然喜歡男孩親吻下體,每次都有那種欲仙欲死、愛液如同潮水般洶涌的感覺,此刻也是這樣,成熟的肉體無法掩飾激動的歡愉!

夏韶涵清爽柔軟玉腿夾緊了男孩的頭,微微挺動的小腹,讓陰部和男孩的臉更加親密的接觸,那小小的舌頭在自己胯間,在自己濕漉漉的隆起處來回的舔吻著,自己兩瓣豐滿圓翹的臀瓣被用力的揉搓著!

太刺激了!嬌軀在顫抖著,下面柔軟部位猛的一熱,更多的愛液滲透出來了,好羞呀!這樣的姿勢!

「小壞蛋!」夏韶涵香汗淋漓的,支撐不住的嬌軀癱軟在柔軟的地板上,男孩的手也捨不得離開那團私密又暖烘烘的軟肉。

「小壞蛋,盡在搗亂!」夏韶涵喘息著嬌嗔道,臉龐因為剛才的姿勢和被男孩撫摸了下體而越發緋紅,迷離的看著還在腿間動著的小手。

「媽咪,龍兒的表現怎麼樣啊?」男孩討好的語氣問道。

「小壞蛋你這是要……羞死媽咪啊!」翻動的小手讓夏韶涵說話都氣喘吁吁了,然後想到了什麼,抿抿嘴手指扭上了男孩的耳朵,「龍兒你這是'非奸即盜'……是什麼企圖?還不老實交代!」

「交代什麼呀?」男孩只能裝模作樣沒聽懂的問道,著實把心提了起來。

「交代你的那些個秘密啊!」有些肅嚴的聲音是從門口傳進來,男孩回過頭看,奶奶梁婉卿和姑姑陳麗梅邁步進到健身房裡。

同樣是一副輕薄緊身運動服,饒是不年輕的身板卻在晨光映照下滿滿活力。

「秘密?」男孩的心是忐忑的,甚至開始擔心了,然後就忽地就注意到奶奶梁婉卿嘴角兒撩起似乎想看自己熱鬧的表情,驀地,想起了些事,男孩訕訕的收回了小手,呢喃道:「嗯,媽咪,有些事……龍兒沒說……是龍兒的不對?」

「說,哪裡不對?」少了在胯間作怪的小手夏韶涵的呼吸也變得正常,雖然紅暈還布滿在臉上,但表情也跟著肅嚴起來。

還不僅僅是夏韶涵,坐著的江雪挺直了上身,連跨步進來的梁婉卿和陳麗梅也挨著江雪坐下,目光都齊刷刷的落到纖纖細細身板的男孩臉上。

「那個那個……」印象中好像沒有經歷過這般拷問的架勢,男孩自然是手足無措般,下意識扭捏了一下,然後才不確定的語氣結結巴巴道:「就是龍兒炒股了……上周清倉……賺了幾十萬……」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健身房裡一直縹緲柔柔的音樂停下來了,剎那的安靜讓人一下子難以理解屋子裡的人和事是不是真實的。

「什麼賺了幾十萬?」答非所問!夏韶涵像是摸不著頭腦一樣還沒反應過來的問道,不過扭著耳朵的手指倒是鬆開了。

男孩撓頭了,沒說清楚麼?「嗯嗯嗯」的輕輕嗓子,然後平穩住語氣重述一遍道:「龍兒炒股賺了幾十萬,準確的說是……是……應該有90多萬!」雖然有些結巴,男孩明顯下來的輕鬆讓那些個數字清清楚楚了!

「啊,炒股?90多萬?!」夏韶涵的語氣陡然拔高了幾度,聲音像是一下子就讓健身房的角角落落都散布到了。

也不怪,一家子的生活算不上大富大貴,但因都是各個行業的佼佼者,錢自然不缺,哪怕去年從南方小城搬遷到京城這套改造後的大屋裡,還有「創業」之事,也沒有需要從「牙縫」擠錢的分心、操作啊。

「起始金10萬,龍兒你的意思是說現在股東帳戶里有100 多萬了?」梁婉卿還是男孩入市的「贊助商」,對男孩炒股的事清楚,一直想,讓這麼個小愛人多一些歷練,哪怕是像在證券市場裡大多散戶都是被資金大亨們'剪羊毛'的命運,都好過家裡培養出一個書呆子要強。

但怎麼也想不到幾個月竟然就……

「龍兒你要錢做什麼,好端端的……」江雪先頓住了一下,把心裡真實的想法說出來了,「不知道老祖宗們都說過'錢不是萬能的',說不定'男人有錢就變壞',龍兒你小小年紀要錢做什麼啊?」

「可'沒錢也是萬萬不行的'!」男孩覺著自己不是在強詞奪理的,還特意把扳著手指頭的繼續道,「龍兒知道,去年裝修房子,奶奶出錢了,媽咪、外婆也把南方小城的房子抵押在銀行出了錢,龍兒可是既沒出力又沒出錢,所以一直就……就想賺錢補貼家裡,現在好了,龍兒準備把南方小城的抵押贖回來,再存些錢到奶奶帳戶來……嗯……嗯……」

一道身影飄過,坐著的男孩臉兒被捧扶昂著,小嘴兒被俯下韻臉兒的厚唇嘬住,「呲溜呲溜」聲音飄蕩在安靜的健身房裡。

原本統一過思想的女人們眼神開始飄移起來,那嘬的畫面,那「呲溜」的聲響,都熟悉,都撩撥起念想了。

還是捧扶臉兒的動作,江雪彎腰看著被自己嘬得有些呼吸急促的俊兒,用別樣寵溺的聲音道:「龍兒,你長大了,都學會'養家餬口'了!」

「外婆,龍兒這不算'男人有錢就變壞'吧?」

「不算不算,龍兒你你真棒!」江雪的誇讚絕非隨隨便便,自幾年前變成自己嘴裡含著手心裡捧著的主後,就只盼著和男孩的「愛的幸福」日子能好好過、慢慢過,壓根就沒想過要男孩去賺什麼錢或者賺大錢,這下倒好,算是一個大大的「驚喜」麼?!

男孩的唇舌繼續被「嘬」著,梁婉卿倒是有問題忍不住要問了,一家子人都沒有炒股經驗,你這小傢伙是怎麼做到的?

嗯,關鍵還是奶奶你贊助了龍兒10萬元開戶啟動的錢!

嗯,奶奶你還透露了幾個併購、拆分公司的信息!

嗯,自己開發的軟體程序進行了試用減少了選股的複雜過程!

嗯,軟體更重要的作用是能夠統計分析後下一步操作的選項……

「上周就提前清倉了,3 個月時間,帳戶總金額達到100 萬多一點,那個龍兒自己開發的選股軟體……嗯,還是挺好用的,也優化過2 版……」之前對於賺不賺錢男孩是沒這麼多想法的,更多的考慮是利用自己在計算機方面的知識嘗試開發一套自己理解的選股軟體可能更重要一些,畢竟國內股市還是有政策、炒作的成分,既然能靠到奶奶這個背景,通過炒股軟體能「抓」到大戶資金的流動,說不定就會有意外收穫,事實也就是如此!

「龍兒除了剛才說的接下來你會做什麼?」長期孜孜不倦追求藝術的陳麗梅自然少了對錢的庸俗「關注」,但一樣對男孩剛才「報告」說出的事情和金額格外刮目相看了,趁著男孩唇舌被「嘬」的空隙插話問道。

「龍兒想……想……留下50萬……繼續炒股……再把軟體的邏輯優化優化……再研究研究股市行情……說不定……」姑姑的問題很容易回答,但男孩覺著自己的腦子是有些跟不上的,除了外婆江雪堅持要」嘬「自己的嘴兒,入目處彎腰弓著上半身肥乳把恤衫吊出一個沉沉又晃悠悠的形,怎不牽扯去男孩大部分的注意力哦!

雖然也和其他女人一樣吃驚於男孩炒股這回事,但夏韶涵依舊很不滿意了,場面明顯有「失控」的跡象,不說母親那恤衫里晃悠悠的吊乳隨時有被小手揉搓的「危險」,不說另一位母親恨不得想要把小壞蛋抱進懷裡好好誇讚的表情,不說小姑子陳麗梅一副愛之仰慕的……

「打住了打住了!」

「哎呦呦!」男孩的耳朵又被母親夏韶涵提溜住了,如果說剛才算是快要被吊乳砸到腦瓜子暈乎乎的狀態,這會兒才注意到外婆、奶奶和姑姑已經又是靠坐在一起,而且臉上已是紅暈著似笑非笑的模樣了。

「又怎麼啦?」心裡嘀咕的男孩忽然想到剛才回家前擔心的事。

「來,繼續交代!」夏韶涵努力讓自己的表情嚴肅起來,指間還稍稍加力了。

「不是交代了麼?媽咪,還要龍兒……交代什麼呀?」明擺著討好、撒嬌的「哎呦呦」不好使了,男孩只能盼著有機會糊弄過去。

「交代什麼,哼!」夏韶涵多少都有氣不打一處來的感覺,扳著臉道:「昨晚為什麼不回家,幹什麼……是在哪個……女人家的?」本想說「幹壞事」、「壞女人」的詞,臨了還不由得又和緩了語氣。

從沒有撒過謊,男孩只好選擇了坦白交代。

於是說了從去年起和林傑瓊姐姐好了的事……

於是說了結識林傑瓊姐姐母親冷明慧的事……

於是說了昨天陪冷明慧媽咪逛街的事……

於是說了原本是想和林傑瓊歡好後回家但接著發覺冷明慧媽咪暈眩過去所以

自己留下來陪……陪在冷明慧媽咪身邊……

「小壞蛋,你說的陪……是什麼陪啊?睡在一起了吧?!」心直口快的陳麗梅下意識追問道,衝口而出後就感覺臉頰火熱火熱的。

男孩猶猶豫豫了一下,心裡知道對家裡人終究是不能隱瞞什麼的,便點頭道:「龍兒不是怕……怕明慧媽咪有什麼事就……就睡在一起了……」男孩心裡被自己說出「睡在一起」的幾個字撩撥起了漣漪。

「唉!」夏韶涵、江雪幾乎同時的在心裡嘆了一聲,那張稚稚臉兒上的緋紅不是說明了一切?!又是一對母女?!心有靈犀一般的相互望了一眼,想到什麼的兩人臉龐更加的紅暈,自己這不也是母女麼?!

「媽咪,對不起,龍兒沒想到……」男孩嘟嘟囔囔道,看到家裡女人們沒有吭聲有些不安起來。

「沒想到什麼呀?」不知怎的,梁婉卿倒沒覺著心裡有什麼缺憾的不舒服,反倒有一種想要知曉更多「秘密」內容的期盼。

就是……就是……太快了!

龍兒從一見明慧媽咪,就莫名有……有那種喜歡……而且明慧媽咪也喜歡龍兒!

昨晚明慧媽咪很傷心……很難過……龍兒就覺著……覺著要把明慧媽咪轉變過來……所以就……就……

「小壞蛋你睡了人家母親還盡給自己找理由!」江雪忍不住打斷男孩羞羞澀澀說出的話,首先是不滿意男孩的態度,有些事情既然都發生了,還怎麼像要「擠牙膏」一樣一點點的「交代」?!「龍兒你就直說了吧,你看上那個……明慧媽咪哪點好啊?」

男孩有種被女人話擠兌到甚至衣服正被撥開裸露身子的感覺,但怯怯瞟眼似乎又看到江雪和梁婉卿眼裡並沒有要「殺豬」、「褪毛」的惡氣,便抵消掉些許擔心呢呢喃喃說道。

明慧媽咪過去的日子有些灰暗,龍兒總忍不住會有憐惜的感覺……

明慧媽咪身上有那種龍兒喜歡的母性情愫……

明慧媽咪身形也是似外婆、奶奶你們這般的,嗯,高高大大,豐豐盈盈的……

「龍兒你說哪裡做錯了?」夏韶涵努力讓自己的語調平靜一點堅持問道,心裡有一下是猶豫的,按理說是該給男孩一些顏色看,起碼錶面上要這樣,但這會兒明明還是「審問」的過程,小姑陳麗梅已經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了,2 位母親甚至在男孩羞羞澀澀的敘說中全然沒了肅嚴的樣子,還好像感同身受般開始似有似無的愛戀讚賞起這個「犯錯誤」的小屁孩了!

和以前承諾過的不相符,沒有經過媽媽同意就和其它女人發生關係……

而且還是母女……

而且昨晚是屬於整晚不歸的性質……

男孩老老實實的回答著,夏韶涵在忍著沒有發出笑聲,不容易看到男孩一副這麼乖巧的模樣呀!「收了一對母女是不是好有成就呀?」

「嗯!」男孩隨口便回答道,昨晚一下子有了和兩個女人歡好的過程,而且還是不同的體驗,男孩心裡有些的驕傲,肯定的回答後馬上意識到不對,抬頭便看到眾女人臉上戲弄的表情,便不依道:「不來了!外婆、奶奶,你們欺負龍兒!」

最識得乖的男孩扎猛子的將身子倚進江雪和梁婉卿的懷裡,這會兒最能讓自己脫離「苦海」的可就是這2 位婆輩女人了!

「撲哧!」江雪和梁婉卿都笑出聲來,都張開雙臂懷抱住纖細的人兒,屋子裡的氣氛輕鬆下來了。

「死罪可免!」見到男孩開啟了撒嬌「程序」,夏韶涵心知「審問」昨晚的事也只能告一段落了,眼珠轉動幾下後笑盈盈道:「活罪難逃!既然承認犯錯,總得付出點代價吧,嗯,罰你小壞蛋在屋子跑圈。」

「跑圈?」男孩疑惑一下,這健身房不小,可也就百平米,跑圈對自己不是小事一樁麼?

「你剛才不是顯擺顯擺昨晚……就罰你脫光了跑!」男孩先是一愣,母親目光里十足的調侃意味,旋即明白了,既是常規一家子的調味活動,還是要反轉健身房因為「審問」而多少有些肅嚴的氛圍。

既然剛才是媽咪和外婆展示了腴體的美妙,那自己的身體……男孩莫名的興奮起來,莫名的躍躍欲試了!

「不但要脫光,而且還不能……硬——起——來——跑!」夏韶涵說出剛剛冒出來的作弄男孩的伎倆,看到母親們先錯愕然後不言而喻的羞羞笑顏,心裡差一點要樂開花了。

這小祖宗的,總牽著自己和家裡女人的心,看我這個做母親的不整整你,把不定哪天要捅翻天的!

「啊!」男孩愣住了,心呼道那也太難了吧!

倚在外婆、奶奶豐盈懷裡的身子,因為嗅著有奶香氣息,讓剛才撫弄了舔吮了母親、外婆弓身早就昂揚起來接著又被「審問」打消下去的一處在寬鬆休閒褲里頂起蒙古包了,單是「調味」的脫光,這樣旖旎之下還不能硬起來,是哪門子事喲又怎麼做得到呢!

「不跑,那就等著受懲罰吧。」夏韶涵笑盈盈道,一邊還衝著母親笑道:「要不,媽咪,你們再加點處罰……」

「我跑!我跑!」男孩趕緊求饒道,現在屋子裡就母親提出了要求,等一下外婆、奶奶和姑姑反應過來,說不定受懲罰的難度就更高了。

「哧溜」的脫下褲,男孩耷拉的頭屏息,心裡默念道:巴拉巴拉,快點快點,軟下來軟下來!

幾年都未變光溜溜纖細的身子,如少女般白皙細嫩,唯有那胯下有著一家子女人無比愛戀的碩物,此刻正硬邦邦的硬挺著,那又大又亮的龜頭,那陡陡峭峭的龜陵,那碩粗的棒身,那麼長那麼青筋暴起似有蚯蚓附在上面,還有棒身下鼓鼓囊囊的肉袋,如重錘的卵蛋,渾然就沒有經歷過昨夜……哪一個不叫女人們心裡漣漪起來。

慢慢的,慢慢的,硬挺的巨棒軟了下來,一點點一點點的低垂下來,到後面軟塌塌的,完全沒有了硬度,連緊繃著的卵袋也鬆弛下來,耷拉成到碩龜處的吊長。

另一種風景呀!

軟榻下來了,可哪裡見過那麼長長粗粗的肥腸喲!可哪裡見過如此垂墜的卵蛋喲!可哪裡有昨夜在另一對母女身上「操練」過的痕跡喲!

男孩深吸一口氣,繼續凝著神,在屋子裡度起步來,慢跑起來。

看到了!看到了!

那長長粗粗如肥腸一般的晃晃蕩盪起來!

那沉沉甸甸如重錘一般的跌跌宕宕起來!

原來一家子女人是要看男孩胯下神器動感的風采!

那晃晃蕩盪的樣子!那跌跌宕宕的樣子!

屋子裡有了跑圈的腳步聲!屋子裡有了噼里啪啦重物敲擊細腿的聲音!屋子裡有了細微的喘息聲!

「掃帚王!」女人們的腦海里想起那蹲下來可以在地上拖行長物的場景,真的是「掃帚」一般的長物喲!

「媽咪,這樣可以了嗎?」稚氣的聲音在迷離的女人耳畔想起,男孩微微喘息著站在女人身邊,那起起伏伏的胸帶動著顫巍巍的肥腸和卵蛋,依舊是一副風景。

「龍兒,媽咪想看龍兒倒立……」不消說,還是一家人的調味遊戲,男孩一個側翻,輕鬆便將身子整個倒立起來,倚在牆邊的鏡子前。

那晃晃蕩盪的肥腸,那跌跌宕宕的卵袋,便隨著身子倒立也軟塌塌的翻在小腹上,真的是肥肥大大的一大條一大坨!

夏韶涵迷離的將身子移過去,彎下上身,張開了唇,頭緩緩朝前,在離肥肥厚厚的巨大肉棒僅有咫寸之距的時候,伸出了丁香小舌,舌尖上還帶著晶瑩剔透的唾液,舔了一下軟塌塌的龜頭馬眼之處。

「嗯,媽咪,好舒服!」雖然是倒立著,男孩還是很習慣,還有牆上鏡子可以側面倚住,敏感處一下子便感覺到一種快感。

夏韶涵一隻手托著男孩軟塌塌的一條,丁香舌沿著龜頭,一點一點的向前舔去,「嘖嘖」數聲後呢喃喚道,「媽咪,你從後面來。」另一個身子移過來了,另一張唇從後面叼著了肥肥厚厚的卵袋。

奇癢而又酥麻的感覺,從下身傳來,男孩覺得自己就要爽到天上了,哪怕是倒立著,「嗯嗯,媽咪、外婆,你們親得真好呀!」男孩忍不住感慨出聲,眯著眼睛喚道:「啊,哦,媽咪,舔那裡……哦,外婆……那裡……」

夏韶涵和江雪,弓著身子,精緻的下巴高高的揚起來,舌像是靈敏的小蛇一般,在男孩的肉棒、卵袋上掃蕩著,濕漉漉的唾液,沾滿了男孩的下身。

「哦,媽咪……」男孩忍不住挺了挺小小臀瓣。

「小壞蛋!」夏韶涵如絲的媚眼向下瞪了男孩一眼,隨即以雙手把住纖細身板不至於讓男孩太過辛苦,嘴巴張得大大的,慢慢的,慢慢的,含進了男孩的肉棒。

這已經是有了「新意」的肉棒,昨夜「毫無預兆」的出入了另一對母女蜜穴!

從鼓鼓的龜頭,再到肥厚的陰莖,夏韶涵的嘴角逐步的朝前方行進,幾乎吞噬了男孩的整根肉棒,嘴唇快要觸碰到同樣在吞咽卵蛋母親的唇了。

下身全部被溫熱包裹的感覺,讓男孩爽起來了,可是還得憋住,如果硬挺起來,那勃發的棒身就不是一下子能被完全包裹住,胯下讓兩張嘴兒碰在一起就困難了。

夏韶涵緊緊的含住了男孩的肥腸,知道需要抓緊,現在這個姿勢難得一見,仿佛是品嘗美味佳肴一般,可嘴裡的肥腸隱約著要勃發起來,再等一會兒,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全部包裹住了!

一次又一次的雙唇碰觸著,碰觸著,慢慢的,嘴裡的硬度增加了,慢慢的,越來越艱難的碰觸了,慢慢的,兩張嘴漸行漸遠了!

終於,夏韶涵和江雪放棄了「會合」的念頭!

含著巨大肉棒的嘴,緩緩的後退,將巨棒吐了出來,陰莖上面黏滿了口水。

含著沉甸甸卵蛋的嘴,也緩緩後退,吐出來,再次含住另一顆卵蛋。

緩緩的含進,緩緩的吞沒。

嘴唇摩擦著巨棒,嘴唇含弄著碩蛋!

紅唇,貝齒,香舌……迷人的嘴,像是寶藏一般,摩擦著肉棒,吞吐著卵蛋,快感讓男孩為之著迷,「哦……媽咪,外婆……快一點……」

兩張唇由慢到快,前前後後的腦袋在搖晃著,股股滾燙無比的感覺從下身傳來,男孩忍不住繃緊了身子,「啊……媽咪、外婆……不行了……」

如得到號令一般,夏韶和江雪都加快了吞吐,加大的吸吮的力度,前前後後的用力,竟也是尋常肉棒加速衝刺的效果,一股滾燙的熱流,由龜頭馬眼處直衝而出,黏稠的帶著歡喜氣息的精液,盡數噴射到了夏韶涵的嘴裡。

「啵」的一聲,粗大的肉棒從夏韶涵緊抿的唇中拔出,雙手將纖細倒立的身子扶住放到在地板上,女人擁在一起,兩張唇舔吮在一起。

男孩蕩漾的望著,「咕嘟咕嘟」是女人吞咽汁液的聲音,「悉悉索索」是香舌糾纏的聲音,「媽咪、外婆在分享自己的精液!」,這是多麼旖旎的場景喲!

很快,另兩張臉也依偎過來,在沒有疲軟下來的巨棒上,蘸著白色的精液,摩擦著,白皙的臉上塗抹上濕濕的印記。

依舊堅硬無比。

「小壞蛋,還是這麼硬呀!」梁婉卿張開了嘴,含住了男孩的巨棒。

「小壞蛋,很多呀!」陳麗梅低下頭,如同秋水一般的明眸望著男孩,嘴角邊緣上面,依舊殘留著濕濕的印記,「昨晚,那母女都沒榨乾你呀!」

男孩不由得眯起了眼睛,一臉回味道:「姑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龍兒,哪有那麼容易啊!」

「又自吹自擂了!」硬挺的大棒從梁婉卿嘴裡彈跳出來,調笑著,手已經握住了滾燙的巨棒,輕柔的上下套弄。

男孩的手攬住姑姑陳麗梅的頭,輕輕的壓向自己,陳麗梅會意的抬頭看了看男孩,慢慢的從母親手掌里接過那根巨物,慢慢張開濕潤的嘴,含住了男孩紅彤彤沒有包皮的碩龜。

男孩的手早就開始不老實的動作了,深知此刻只有一家子人都有事干,圍繞自己身上昨晚林傑瓊姐姐、冷明慧乾媽的話題就可以先放一邊。

掀起江雪的文胸,兩隻碩大的肥乳一下子掙脫了緊窄的包裹蹦跳出來,被男孩一手一隻握在手裡,揉弄著。

「你媽咪先來!」江雪推搡著男孩,一家人,都學會了相互的關愛,於是幾只手幫忙著,緊身的運動褲被剝了下來,豐滿白晰的嬌軀橫陳在男孩的面前,等待著男孩的耕耘。

男孩已經無暇顧及這誘人的風景,兩條玉腿左右分卡,濕漉漉的胯間閃爍著愛液的水澤光芒,兩瓣白嫩肥膩的大陰唇已經興奮的左右分開,露出中間粉紅的縫隙,那裡就是母親嬌軀的神秘入口了!那就是自己的生命之道!那就是生育自己、自己和母親愛之結晶的地方!

迷戀般低下頭用舌頭把泥濘不堪的兩片肥厚白皙陰唇舔了一遍,又舔乾淨了飽滿會陰處閃爍著光芒的愛液,男孩直起身,把肉棒對準粉嫩的肉縫。

「龍兒,來!」早忘記了剛才「審問」一事,夏韶涵又回到發號施令的角色,突起下身,一雙手伸下去,男孩自然是一擊中的,大龜頭輕鬆的頂開緊窄的入口,「咕唧」一聲,就插進去一半。

「嗯……痛……」照例是裂般脹痛,夏韶涵一聲嬌媚的呻吟後,雙手連忙抱住了男孩瘦小的臀瓣,讓那巨物緩緩的完全插進自己身體的深處,緊緊頂在自己嬌嫩的身子裡面,「龍兒……怎麼又更大了……」

這個曾經孕育了自己和自己孩子的完美肉體,一想到這些,男孩的巨物更加堅硬起來!

夏韶涵不但知道男孩在想什麼,而且開始完全沉浸在眼前這個稚兒這條勾人心魄巨物給自己帶來的強烈觸感上,是脹痛,是酸麻,是酸脹。

忘了剛才的「審問」吧,這主還是那個主!濕潤的嘴開始發出甜美呻吟,夏韶涵雙手緊緊的抱住男孩,渾圓白皙豐滿的臀瓣上下起伏,迎接男孩的撞擊!

「外婆……親……」江雪心裡暗「啐」男孩,哪捨得拒絕的吻上了男孩。

男孩親吻著外婆,一隻手伸下去,按住了棕色緊身健身長褲里隆起的陰部上,按摩著肥厚的恥骨和褲子裡面的大陰唇部位,另一隻手握住了母親肥嘟豪乳,愛撫著,吮吸乳汁,胯下的巨物衝撞著母親嬌軀,帶動著外婆來回晃動起來。

「小壞蛋!」是夏韶涵嗔怪的喚道,身上男孩的肉棒如同一根毒一般刺扎進了自己的要害,想要掙扎,卻始終擺脫不掉那根致命的「毒刺」,而且越扎越深,仿佛有毒液被釋放到了自己的軀體里,不想掙扎了,躺著享受起「毒刺」在自己軀體里來回抽動的滋味,身子慢慢蠕動著。

「嗯嗯嗯!」是江雪和男孩舌頭糾纏的聲音,靈巧的小手拉開健身褲的鬆緊帶,手滑了進去,越過馥郁的小腹,順勢而下,穿進了那片茂密的叢林,划過整齊的陰毛,手指直接挖進了兩片肥美的大陰唇中間,找到那粒櫻桃揉弄著。

江雪的身子癱軟著,抱住纖細身板也不想掙扎,那蝕骨的快感已經侵襲了全身,任憑手指揉著自己下面那粒肉蒂,任憑那手指再往下一探,進到了自己泥濘的深潭裡!

「外婆……好濕哦!」隨著手指的下沉,男孩似乎聽到了那來自生命底部的呻吟,那裡孕育了媽媽,那裡孕育了自己和外婆的愛情結晶!

粗大的肉棒在猛烈的攪動著,高潮猛烈的洗禮了夏韶涵成熟美艷的嬌軀,「啊!」夏韶涵按捺不住的大聲呻吟著,脹痛,酸麻,酥軟,很快,嬌軀亂顫起來。

男孩靜靜的停下來,巨物浸在母親還在微微蠕動著的柔軟溫暖陰道里,那是種被大量愛液浸泡的舒服感覺,一隻手依舊撥弄在外婆的下身,另一隻手換到了上面,揉搓著的鼓囊囊吊乳,那可像一般55歲女人的胸乳喲!好大!好沉!好肥膩!

緊身褲剝下來了,白花花肥沉的臀瓣前端是黑油油茂盛的毛髮,光亮的滑液已經瀰漫下身,兩條修長豐腴的玉腿就左右大大的分開,難得肥嫩的兩瓣大陰唇肉嘟嘟的隆起在玉腿盡頭,竟顯出一種乾乾淨淨賞心悅目的風景,閉合的陰唇中間已經有一道清澈愛液水痕流淌出來,一直流過飽滿的會陰,匯聚在紅色菊蕾處。

大大的巨物抵在了開啟的陰唇上。

「龍兒……輕點……」心裡已是千想萬願的,可是每一次開始進入的脹痛是那麼清晰,哪怕自己已經生育而且又生育過了,已經經歷過還在一直經歷!

稍微用力,巨物擠開了濕滑飽滿的肉唇,如同是熟悉的「回家」之路,一挺之下,整個碩大的龜頭擠進了江雪的身體。

「啊!痛!」喚聲中巨物緩緩推進,深深的插進自己的身體里,江雪眯著眼,既艱難又享受著巨物一點點深入自己的嬌軀。

男孩的下身緩緩抽動著,很快便有了「撲哧撲哧」的聲響,旖旎間江雪弓起上身,扳住男孩的粉臉,吻住了嬌嫩的嘴。

男孩的另一隻手輕輕的摟住一旁母親的臉,讓女人臉貼在了一起,一會兒便偏過頭吻住了母親。

而夏韶涵,輕分雙唇,吐出香甜的舌頭給男孩吸吮。

一會兒是外婆,一會兒是母親,臉挨得很近,很快三個舌頭便糾纏在一起,不住的吸吮著對方的舌頭,交換著香甜的唾液。

抽送越來越快了,兩瓣肉唇中已是汁水泛濫,抽插的暢快,次次到底,很快江雪的高潮來臨了!

大聲的呻吟著,不住的吸吮著男孩和夏韶涵的舌頭,嬌軀不住的顫抖,子宮強烈的收縮起來,馥郁的小腹蠕動起來,大量的愛液如同決堤的潮水噴射出來!

看著江雪已經達到了高潮,夏韶涵看到男孩抽出巨物,感覺自己的玉腿被拉開,一條火熱的濕淋淋的巨物瞬間便插進了自己的身體深處!

「好龍兒……快……快……媽咪要……」一會兒是母親,一會兒是外婆,猛烈的抽插幾百下,龜頭死死的頂住在了母親的深處,巨物一陣劇烈的跳動,濃濃滾燙精液猛的噴射出來,澆灌在母親身體深處綻放的花蕊!

「小壞蛋,累了麼?」梁婉卿溫柔的將男孩纖細的身子摟進懷裡,手愛惜的撫摸著男孩的額頭為男孩擦汗,畢竟昨晚已經……有一對母女!

「活該……誰叫小壞蛋……去招惹人家……」陳麗梅嬌嗔道,話是這麼說,卻移著身子到男孩的胯下,張開嘴,把剛從韶涵姐姐嬌軀里拔出來,軟軟但不見萎縮的巨物含進嘴裡,絲毫沒有在意上面沾滿了精液和姐姐母女的愛液。

這真的不算什麼,不是和以前一樣麼?!陳麗梅仔細的清理著,用舌頭和唇把龜頭和陰莖上面的精液和愛液清理的乾乾淨淨,然後想到什麼的道:「小壞蛋,是不是還有別人的味道?」

「冤枉呀!」男孩稚氣的嬌聲道,「龍兒可是洗過的。」男孩當然不可能帶著林傑瓊姐姐和冷明慧媽咪的味道回家,再說回家前還忐忑著心呢。

「嘻嘻,龍兒,你姑姑逗你玩的呢。」梁婉卿愛戀的擁住男孩身子,唇對唇嘬了幾下後問道:「龍兒,跟奶奶說實話,昨晚你的明慧媽咪是不是……嗯……

是不是……「羞澀之下,後面幾個字竟問不出來里了。

「奶奶你要問什麼呀?」男孩不解道。

「小壞蛋,笨死了!奶奶在問你,是不是跟那一對母女上床很享受呀?」陳麗梅可不像母親那麼羞澀,一邊擼動著開始硬挺起來的巨物一邊問道。

哦!知道了!原來奶奶和姑姑都是在打聽自己昨晚的事,眼瞟處,母親和外婆鬆弛躺在那裡似乎也……也在關心什麼呀!

「媽咪,外婆,奶奶,姑姑!」男孩溫柔的喚道,兩隻小手同時拂過母親和外婆的唇,拂過奶奶和姑姑的下身,最後摩挲在那裡呢喃道,「你們都是龍兒的女人!龍兒是在你們的陪伴下長大的!在龍兒心裡,你們比任何女人都更好都更重要!」

「就知道甜言蜜語的!」夏韶涵微笑著探過身子欣慰著吻住了男孩的嘴,「等一下你奶奶和姑姑……先懲罰懲罰你……哼,不老實伺候,說不定還要受懲罰的哦。」迷離間目光落到梁婉卿和陳麗梅母女交叉擼著硬物的手掌,那露出來的一大截,好大!好粗!好硬哦!

今天是周末,又是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的時候,光這樣想想,男孩和女人們都有些蕩漾起來。

「嘻嘻!龍兒就喜歡媽咪、外婆、奶奶、姑姑你們的懲罰了!」男孩迷離般稚氣的聲音道。

「那……那就罰……罰你在下面……一直罰……」

「饒命呀饒命呀!還要罰啊?」男孩裝模作樣的央求著,還不忘了表達自己的「委屈」。

「怎麼,昨晚都偷……偷人了,你小壞蛋還想裝高尚啊?!」

「媽咪、外婆、奶奶、姑姑,你們不是都不生氣麼?」

「撲哧!」

「嗯,痛!」是裝作「生氣」吞入得太用力的梁婉卿發出呻吟聲。

「小壞蛋你……不會輕一點啊……」陳麗梅蹲在男孩臉頰處,有些無奈看著一個小臉兒在自己胯下「嘬」來「嘬」去,自幼就習舞一直保持健美的身子似躲避又似迎合的在小臉兒上聳動。

「媽咪,咱們先下去吧?」夏韶涵牽起母親的手兒呢喃道。

「也好……軒兒、瑋兒、君兒他們差不多要醒了……」江雪戀戀不捨的將目光移開,起身時險些踉蹌了身子。

「嘻嘻嘻!媽咪剛才又被小壞蛋弄壞了!」調笑歸調笑,夏韶涵忙攙扶住母親的身子。

「還說媽咪,剛才涵兒你……不也是……」江雪瞪了女兒一眼,旋即還是被健身房裡一聲聲「撲哧撲哧」、「啪啪啪」的聲音漣漪到了。

「咱們母女就不相互攻擊了,留點精力……等一下還要接著'審'……」夏韶涵輕聲道。

雖然是壓低聲音,可江雪……還有在纖細身子上起起伏伏的梁婉卿和陳麗梅都聽到了,都不約而同的望向夏韶涵,竟都是一副「不忍心」的漾漾模樣!

都是「花痴」於小壞蛋的女人啊,那麼容易就被一根巨物……

夏韶涵又好笑又好氣,當然自己也由不得的迷離起正進進出出梁婉卿下身的粗棒,強忍住漣漪輕聲呢喃道:「小壞蛋都還沒說昨晚的……過程,哼,那麼容易就放過……小壞蛋!」

眾女人莞兒了!

好在,還有一個周末!

正可以用來……審問!

關於那些炒股錢的事!

關於那個師生戀的事!

關於那個50歲女人和小壞蛋的事!

關於那對母女間的事!

關於……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