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屈辱人生 (41) 作者:狸八百

.

【残酷的屈辱人生】

作者:狸八百2021/05/08发表于:SIS论坛

***********************************

第41章:校园生活

夏季的艳阳升起,外面的世界已经是花红柳绿,在京都监狱冰冷的牢房里,却依旧充斥着腥臭作呕的味道

徐明混混沌沌的在这里过着日子,他已经不知道今夕是何日,就在这牢房里不知白天黑夜的打着飞机,地上、床上、屏幕上,到处都是他腥臭的精液,没人帮他打扫,他也不想去理会。

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肉棒被自己搓到肿胀疼痛,整个身子也已经被掏空。

一切都无所谓了,徐明心死般堕落的活着,每日吃着带有春药的饭菜,看着大屏幕上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三位女性,不断被奸淫的画面,徐明如同废物一般打着手枪发泄欲望。

何家现在的隐藏实力,基本已经被铲除干净了,外界的民众为近期的严查打腐行动拍手叫好,成王败寇,何家注定成为历史的尘埃。

“不知道老婆怎么样了。”徐明依旧思念著妻子,希望妻子早日服刑回来,虽然不知道服刑的具体内容,不过想来也不会很好就是了。

“哐当~”

开门声响起,黎天傲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牢房的门口。

徐明有些惧怕的看着对方,从前段时间被这人欺骗,出卖了彭远清之后,徐明现在心中已经对他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感。

在二人没什么交集前,被黎天傲害的家破人亡;在自己疲于抗争时,又被他陷害夺走关键证据;甚至连自己被关押起来,还要被这人陷害,亲手断那最后一根保命稻草。

徐明怕了,真的怕了,身体有些颤抖,这人一定是个魔鬼。

黎天傲依旧高雅和淡然,走了进来,厌恶了捂著鼻子,扫了眼已经脸色发白、胡子拉碴的徐明,嘴角勾出一抹嘲弄:“我们的徐大才子,看来你很不爱卫生啊。”

“黎、黎少……饶了我,求你饶了我。” 第一次,徐明主动的开口求饶,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让他的意志接近崩溃。

黎天傲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徐明,淡淡的说道:“怎么?求饶了?之前你不是硬骨头吗?”

“我屈服了,真的屈服了,求你,不要折磨我了,放过我吧。”徐明跪在地上,泪水从眼中滑落,他是真的屈服了,在他的以前的认知里,最残酷的审讯无非是毒打,但是黎天傲让他明白了,心灵的折磨才是最可怕的。

黎天傲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依旧轻描淡写的说着:“放过你当然可以,这也是之前你出卖彭远清时,我许下的承诺,反正你们何家一脉的官员,已经全部被我拔除了,放你出去也无所谓。”

徐明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失去了一切,但能出去,就是他现在唯一的奢望了。

“那……那我老婆呢?”徐明还是忍不住问道。

他被关起来的同时,妻子就被带走服刑了,回想起妻子服刑前被奸淫的画面,徐明心中还是非常担心。

黎天傲退出了牢门外,听到这话冷冷一笑,背着徐明道:“呵,你老婆?你老婆服刑期还剩一段时间,乖乖等待就好,我会时不时的召唤你的。记住,你全家的命都是我的,好好珍惜我施舍给你的狗命吧”

“是、是,我不敢反抗了。”徐明跪在地上颤抖的说着。

……

“哐当!”身后的监狱的大门,被关上了,下跪服软,让徐明终于离开了监牢。

抬起头,用手挡住那刺眼的阳光,吸著久违的新鲜空气,徐明真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可惜这一世,他是依旧个失败者,一无所有,无依无靠,只能孤零零的慢慢走回家中……

与此同时,在监狱的瞭望室里,黎天傲正孤傲的站在窗前,远眺徐明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监狱长董胖子,陪笑着站在一旁,还是忍不住发声问道:“黎少,我斗胆问一句哦,这徐明现在也没啥用了啊,你这把他放了,是不是有点……放虎归山啊?”

“哼,虎?就凭他?”黎天傲不屑的笑道:“我只是放过一条狗而已。”

慢慢的品了一口手中的红酒,黎天傲继续说道:“即将卸任的 1号,找到了我的爷爷,他们谈了很久,我爷爷也被说动了。大概就是说,何老爷子兢兢业业为国为民,又是他们曾经的战友,现在生死未卜的躺在床上,希望我能给何家留一点血脉。”

董胖子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是1号首长出面了。

虽然 1号首长即将卸任,但影响力还是毋庸置疑的,说动了黎老来调解,那黎天傲当然是要给面子的,既然要放过一个何家人,那也必然放一个威胁最小的徐明。

可也就在这时,黎天傲微微侧过脸,淡淡的反问了一句:“你也认为,我是在看我爷爷的面子上,放过徐明的吗?”

突然一问,又让董胖子愣住了,刚刚不是说给面子放人的吗?难道不是?

黎天傲此时就像是个帝王,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背着手、低着头,优雅的把玩着酒杯,杯中的红酒如同鲜血一般流淌旋转,透露出一股弑杀的意味。

“徐明是何老看中的人,我放了他,可以让他与何雨倩成婚生子,也算是给我爷爷和 1号首长一个交代吧。而且……”

黎天傲说到这,突然一顿,接着用一股森然的语调继续道:“而且,有些狗在伤好了之后,就会渐渐忘了以前的痛。我放了徐明,他就真的会安心当条狗吗?若是这条蠢狗想救他的同伴呢?我的爷爷就是心太软了啊!总喜欢养狗。若是这些狗都不听话了、逃跑了,那就没人会阻止我,猎杀这群流浪狗了吧,哈哈~~”

黎天傲的笑容在回荡,董胖子突然觉得一阵冷意冒出,身体忍不住一颤,黎少,居然是要故意放跑的何家?

何老威望太大动不了,在很多军官心中,何政就是军魂的象征,何家落寞是斗争失利无话可说,但曾经的领袖成了植物人都要被处死,如此残忍恶毒,怕是要引爆一场哗变,到时连黎天傲都很难收拾残局。

加上 1号首长,和黎天傲他爷爷又帮何家求情,所以黎天傲将计就计,放了徐明,甚至会在适当的时候推他一把,给何家叛逃的机会,然后以叛逃拒捕为借口,直接当场格杀。

黎天傲所求的,不单单是监禁何家,是要找个借口斩草除根,既博得了名声,又杀尽了所有敌人,让整个何家全户死绝!!

董胖子越想越心惊,脚下一软,不争气的坐到了地上。

毒……太毒了……

而我们可怜的徐明,现在还并不知道,自己又再次陷入了黎天傲的算计之中,他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然后再考虑接下来的事。

可他回到家里之后,看着屋子里一片狼藉,心中又是一阵凄凉,或许当时自己被捕之后,他心爱的女人,没少在这里被奸淫吧。

叫上一个打扫服务,徐明拨通了远在国外的岳父岳母电话,听着话筒里传来女儿开心的笑容,听着长辈叮咛的关心,徐明的内心终于得到了一丝暖意。

外出打探了一下情形,在屋子打扫干净后,徐明才躺回家中的大床上,静静的思考着今后的打算。

黎天傲已经如约烦人,将何雨倩放回了学校读书,而那位不断嘲讽自己的未来岳母苏芳,则借此机会回了一趟娘家。

当然,母女二人现在的状态,就像是被包养一样,只要一个电话,二女就会乖乖的爬上黎天傲的床,脱光衣服张开腿,等待他的宠信。

“还是回一趟海市吧。”徐明无奈的感叹了一声。

第二天,他早早的去医院看望昏迷的老师,又匆匆买了机票回到海市,可去到妻子的公司,却看到了黎天傲的人。

“徐先生,我们是黎少派来暂时管控莫氏的,呵呵,你要相信我们,我们的身份是国家监管局,只不过暂时管理一下,莫小姐回来之后,我们会将公司还给你们的,恩,而且业务还有提升哦~~”

徐明无奈的,与下面一些员工打了招呼,随意扯了个荒,安抚管理者突然变更带来的不安,然后落寞的离开了莫氏。

……

老婆被人带走了,产业也被黎天傲接管,徐明就像是个流浪者,完全失去了方向,一个人孤独的在街上漫步。

浑浑噩噩,又回到了京都,准备守在医院里陪护自己的恩师,却没想到在医院门口,碰到了昔日大学时期的辅导员。

“徐明,好久不见啊!你很久没来学校演讲了,之前你都常来的,是不是最近太忙了?”辅导员似乎并不知道他落魄的事情,在很多老师眼里,他依旧是最骄傲的学生。

“是,是啊,有点忙,最近可能没太多时间去演讲。”徐明有些落寞,以他现在的状态,有什么资格去教育那些学弟学妹呢?

“哎呀~~抽点时间嘛,就帮我教教他们学习的方法就好,你知道的,现在的大学生心性都很浮躁,只有你们这种学长才能治得住他们。”

两人一番攀谈之后,无所事事的徐明,最终还是答应了这次的演讲授课,或者说,他想找个理由,去看看自己曾经的未婚妻何雨倩。

……

再次踏入了天都大学的校园里,徐明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曾今以超优异的成绩,进入这所贵族学校,平民出生、家世清白、才华出众、心性纯良,也因此被何老选中,从此平步青云,跻身官场。

一晃几年过去,他再次回到了这里,却不在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应他大学辅导员的邀请,回来这里传授一些学习的经验,其实对他来说,并非是一份好差事,毕竟这里的校长,就是黎家的高层人物,上次看着这位衣冠楚楚的校长,把肉棒插入雨倩身体中,他现在想来都一阵刺痛。

可是一来他确实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希望找一些事情做,以安他杂乱的心绪,二来,他还想看看这位少女,看看雨倩生活的近况。

经历过这么多,未婚妻这个名头已经名存实亡了,但毕竟也是他喜欢过的女生,正牌妻子莫思思找不到,能看看另外一个小女友,也是好的。

重新走进宽敞的教室中,虽然有些憔悴,但这股沧桑感更能吸引小女生,部分开放些的女生还在下面叫了起来:“徐学长,你好久没来看我们了啊~~有没有想我们啊?”

“想,我也想大家啊。”徐明微笑着应答,目光扫过全场,终于看到了最后一排角落里,那个美丽的倩影。

依然如此的美丽,清纯可爱,稚嫩中带有一些忧愁,更显得楚楚可怜惹人爱。

已经大二了啊,我心爱的未婚妻,可惜我却无法将你从魔掌中解救出来,徐明心中很难过,但他也明白,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没办法帮助些什么。

雨倩也看到了曾经最爱的徐哥哥,哪怕是沧桑巨变,这位可怜的少女,看向曾经最爱的未婚夫时,眼睛里也依然闪过一丝热切,可惜有些事,终究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看到未婚妻一切安好,徐明微微一笑,开始了今天的课程:“今天的这节课,我将教大家如何……”

“哎哟,已经上课了啊!”

一句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徐明的演说,他看了眼走进教室的人,只见一男生懒散的嘟囔著,也不打招呼解释迟到的原因,就自顾自的走进教室里,坐在了雨倩的旁边。

徐明有些皱眉,他去年来讲课时,雨倩都是与一些班上的女生坐在前排听课的,现在不但坐在了最后一排,还没有拒绝这个男生与她相邻,要知道,这位以清纯著称的少女,从来都是拒绝男生骚扰的,这次是怎么了?

摇了摇头,徐明放下心中的疑问,继续讲课,可没等几分钟,当他回过身来,雨倩已经不见了。

走了吗?徐明再次环顾全场,真的不在了,是从后门离开的吧。

今天他来演讲,事先并没有通雨倩,或许是再次看到自己,情绪有些失控吧,徐明心中有些温馨,看来自己的未婚妻,还是在乎他的。

定了定神,徐明又开始了演说,这一次他的演说更加的热烈,似乎原本空荡荡的心,找回了一些慰藉,开始重换生机。

时间流逝,二十多分钟后,就在徐明不留意间,平复心情的雨倩再次出现了,美丽的少女抿著嘴,眼眶有些泛红,含羞的看着他。

他也回了一个迷人的微笑,两人的感情尽在不言中,一切都是如此美好……

演讲顺利的落幕了,一个小时的课程精彩绝伦,班上传来一阵掌声。

帅气、成熟、才华横溢,似乎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温情,还那股忧郁沧桑感,这几乎是少女心中白马王子的典范。

一一回应了围上来的热情女生,徐明终于等来了落在最后的何雨倩,不过那位缠着她的青年,也依旧跟着。

“雨倩,你还好吗?”看着美丽少女,徐明深情的问道。

“嗯~”少女依旧如此的羞涩,或许是有第三人在吧,没敢明言思念的话语。

“我是被辅导员叫来上课的”徐明尽量找一些话题:“等会中午要一起吃顿饭吗?”

雨倩似乎有些迟疑,愣了一下,却又羞涩的低着头,轻轻摇了摇可爱的脑袋。

“呵~”徐明有些傻笑,这像极了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同样的自己来上课演讲,同样的她来询问自己问题,同样的羞涩可爱,他和雨倩的缘分,也是那一次的交流慢慢展开的。

但没等徐明甜蜜的回忆完,一旁的青年就打断了他的幻想,甚至是把他推入了谷底。

“欧~~对不起,我的失误,害的雨倩没办法和你打招呼。”青年似乎是道歉,但神色却有一股得意洋洋的感觉:“雨倩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啊,啧啧,她最爱吃了,来,给你未婚夫看看。”

徐明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雨倩就无助的回应了他一个抱歉的眼神。

抱歉?为什么要抱歉,吃东西而已,为什么……

一股腥臭味直袭徐明鼻子,这股味道是……精液!满嘴的精液,性感的红唇里面,是满满一嘴的白灼污垢!

瞬间,一阵冰冷的感觉袭击徐明的全身,为什么!为什么雨倩嘴里会含着这种东西!

“吞下去~”青年残忍的声音响起。

雨倩就像个木偶一般,慢慢的闭上小嘴,悲伤的看着徐明,“咕咚~”一下,咽下了那满嘴的恶心精液。

“不! 雨倩,你怎么这样!”徐明抓着雨倩的手臂急切的问道,突然又想到什么,转头质问青年:“你是什么人,你对雨倩做了什么!!”

“没什么。”青年依旧懒洋洋的,说完一把搂住雨倩的腰,不,准确的说是雨倩的屁股,用手掀起雨倩的裙子,毫无避讳的大力搓揉翘臀。

得意的说道:“刚才你讲的课有点无聊,所以我就让你未婚妻帮我吹喇叭,然后她说很喜欢我的精液,我就让她多品尝一下罗。”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会喜欢那种东西!!”徐明怒吼道,还好现在教室的人都走光了,不然被旁人听到,还指不定又生什么事端。

徐明愤怒的一把拉住青年的衣领:“你到底是谁,是不是逼着雨倩干这事,你个混蛋,你……”

“是我自己喜欢的。”一声清丽的声音,两只玉手的阻挡,再次让徐明转过头去,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美丽的未婚妻。

“你、你说什么?”徐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未婚妻,怎么可能喜欢那些恶心的东西。

“我喜欢,我喜欢他的精液,所以……所以含在嘴里品尝,没有咽下。”雨倩强忍的泪水,说着屈辱的话。

帮人舔了20分钟的肉棒,被人射了一嘴的精液还要含着不能咽下,她就这么憋著满嘴腥臭的排泄物,感受着无尽的屈辱和恶心,看着她以前的未婚夫意气风发的站在讲台上演讲,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就是她现在每日要经受的噩梦。

“雨倩,你怎么这样啊!他到底谁,是不是他胁迫你。”徐明根本不可能相信这种鬼话,少女一脸的屈辱,眼眶都红了,这种恶心的东西,雨倩是绝对不愿意吞咽的,更别说是含在嘴里这么久。

“呵~~你们啊!总喜欢暴力。”这无赖装作很绅士的抖了抖衣服,走到雨倩的身后,“啪!”一声脆响,大手抽了一巴掌翘臀,少女痛苦的轻呼了一声,却没敢反抗,继续站着让他抚摸。

而摸屁股显然是不够的,绕道雨倩身后,两只手从蛮腰深入,一点一点的向上爬,一直爬上了胸前,肆意搓揉起那对白嫩的大白兔。

“前几天也有个男的,也是为她争风吃醋,也是想打老子,当时我就摆出这个抓胸的动作,告诉那蠢蛋她心爱的女人有多好玩。”

“你到底是谁!!”徐明又是一阵怒吼:“如果你是她新交的男友,那我……那我祝福你们,但是请你不要这么侮辱她。”

“男友?不不不~上次被我气走的,才是你未婚妻移情别恋后新交的男友,我不是。”

青年分出一只手,扯著裙子的一角拉了起来,徐明这才发现,雨倩来听他上课,居然是没有穿内裤的,青年就这么肆意的把手伸进道雨倩的私处,手指拨开阴唇,慢慢的插入其中,就当着他的面,玩他未婚妻的阴道。

“我是他的主人,来,小母狗,学小狗叫两声!”

徐明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女凄苦的俏脸,看着自己的未婚妻站在面前,一边阻挡自己靠近,一边被人搓揉胸部,玩弄阴道。

“汪~汪~”

心死了,什么也就无所谓了,雨倩听着他主人的命令,在未婚夫面前学起了狗叫,屈辱对她来说,似乎成了每日必须经历的磨难,她现在就是一条狗,一条爬在无数男人胯下,供人取乐玩弄的母狗。

徐明死死的抓着拳头,他真没想到,就在自己的讲堂上,雨倩居然做出如此下贱的事情。

本以为是雨倩感动的离开教室,喜极而泣,实际上却是在躲在课桌下面,在自己眼皮底下帮别人吮吸肉棒;

没有什么情人间见面的感动,雨倩课堂上红了的眼眶,只是因为别人肆意的,将肉棒插到她喉咙深处爆操,让雨倩痛苦的落泪。

原以为雨倩腼腆害羞不说话,也不过是要含着别人的精液,无法说话而已;

自己以前捧在手心都怕化了的可爱少女,就这么站在他面前,给别人随便的玩弄女性最私密的部位,还要去学着那母狗的叫唤!

徐明越想越气,一把抓住青年的胳膊,呵斥道:“你是黎天傲的人吧,他明明已经答应了要放过雨倩的,为什么又派人来骚扰她。难道堂堂一个黎家大少爷,就这么出尔反尔吗?还是说,你背着黎天傲来着骚扰雨倩的?难道不怕黎天傲怪罪吗?你个混蛋给我放手!”

为了雨倩能解脱,徐明不惜出卖了彭远清,可一出来才发现,雨倩依旧还是被人控制玩弄,这让他暴怒不已,

可怒归怒,徐明又能如何?冲上去找人打架?

不,徐明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青年就站在他的面前,高傲的说道:“我就是折磨她又如何?老子是黎天傲的弟弟黎飞,玩你的女人,你敢有意见吗?”

一句话,原本怒火中烧的徐明,被吓的冷在了原地。

黎天傲的弟弟!!这个人居然是那个魔鬼的弟弟!!

徐明一想到这段时间的遭遇,就害怕一阵胆寒,抓着对方衣服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了,黎天傲已经成为他心中,无法逾越的心魔。

青年当然就是黎飞了,他知道自己哥哥的名头好用,嚣张的显摆着自己的家世,看到徐明被他哥哥吓到,黎飞不屑的冷笑,抬起脚就朝着徐明的身上踹来。

“砰!”

“啊~~你……”

“废物,还想打我?看老子不打死你!”

徐明还在惊愕之中,毫无防备的承受了凶猛的一腿,倒在地上痛苦不已,黎飞更是毫不客气,上去就是连续的猛踹,小腹、手臂、膝盖,被一阵的踢打,疼的徐明痛呼不已。

“不!!不要打了,求你了,放过徐哥哥吧。”雨倩连忙冲过来求情,搂住黎飞不断的哀求。

“我呸!”黎飞不屑的朝着徐明吐口水,一脚踩在徐明的胸口,不让他起来,一手还搂住了半裸的雨倩,像是得胜的将军一般,夺走了对方的女人,双手在美妙的肉体上肆意的抚摸著。

“我就是玩你的女人,你又能如何?敢动我一下试试?我让我哥重新把你关回牢里。”

面对黎飞的侮辱,徐明只能咬牙切齿的怒视著,却他没有任何的反抗动作,不单单是身体被踢打后的痛苦虚弱,还因为他心中的恐惧,不敢去报复这个青年。

他被折磨怕了,彻底怕了,连听到黎天傲的名字,他都会心中一颤,就这么被人踩在脚下,看着心爱的未婚妻被夺走。

“未婚妻被我这么玩,都不敢有反抗,你真是个窝囊废。”黎飞看徐明不回话,又趾高气昂的骂了一句。

他乎很享受别人无助的呐喊,喜欢在别人面前侮辱对方的心上人,这或许是家族遗传的暴虐基因吧。

雨倩知道徐明难受,但她也不敢忤逆黎飞,只能咬著嘴唇,在一旁用柔弱的声音说道:“如果……如果没事,我们就先走了。”

徐明知道这是雨倩在帮他,想让黎飞放过自己。

但不管怎么说,雨倩还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自己的未婚妻问他是否还有事,没事就继续和黎飞做爱去了,这种话听起来不但变扭,还很屈辱。

可是屈辱又能如何,他现在也没什么本事留下雨倩,只能看着未婚妻被人搂着腰,从他身上跨了过去,忍受一次胯下之辱。

“什么!!你还没有和他做过?”耳边,黎飞突然惊叫起来。

转头看去,发现两人似乎刚耳语过一阵,通过雨倩的回答,黎飞知道了他和雨倩,还没发生过性关系,这才惊叫起来。

“不行,我操,这他妈的就太废了。”黎飞搂着雨倩去而复返,一脸蔑视的看着受伤倒地的徐明,得意的说道:

“刚听你未婚妻说,你这窝囊废居然还没上过她?我操,这他妈的到是新奇了。这女人操起来这么爽,你居然都没有享受过。”

被人当着面,讨论操未婚妻的身体操起来如何舒服,徐明只能握著拳头,不甘的低头苦忍。

徐明不回话,黎飞更加猖狂起来:“以前我天天都能听到你的光辉事迹,弄得我对你崇拜的不行啊!现在看你这衰样,真他娘的浪费我感情。不行,我要证明比你强,我要在这讲台上,操你未婚妻。”

黎飞说着,居然开始解起了扣子,可怜的雨倩,再次沦为了男性炫耀的战利品。

雨倩心中一慌,挽住黎飞的胳膊,楚楚可怜的哀求起来:“别这样主人,这里等会还有人上课的,求您,回去宿舍,您想怎么操我都行,我不想被人看到。”

听到雨倩被迫喊起了主人,一旁的徐明也是忍无可忍:“你给我住手,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想让雨倩身败名裂吗?”

身为一个男人,一个未婚夫,徐明真是憋屈到家了。

看着自己女人受辱,徐明连阻止的话都不知如何说了,总不能劝说对方:求你别在这操我未婚妻,回到宿舍慢慢操吧。

可黎飞不管这些,把脱掉的上衣直接一甩,一边解著皮带,一边不屑的看着他。

“我在哪操你未婚妻,需要你这废物同意吗?老子是黎天傲的亲弟弟,我现在就要操!母狗!!”黎飞一声低吼,像是在辱骂雨倩。

可紧接着他才发现,这并非一句骂人的话,而是一声命令。

“母狗……在。”何雨倩回应了,羞耻的看了眼教室的门口,抿著嘴,最终还是慢慢的解开了自己的裙子。

下体唯一的遮挡物,掉落在了地上,上身的白衬衫,无法遮挡娇嫩的下体,修长如玉的双腿亭亭玉立,白嫩的小腿上,只剩下一对黑色的袜子,屁股、下阴,全部暴露在了空气中,慢慢的跪在了地上。

就在徐明的身边,就在黎飞的面前,雨倩四肢着地,像条母狗一般跪着,手肘着地,上半身努力的贴紧地面,苏乳压在地板上,娇嫩的翘臀向后撅起,等待着黎飞的宠信。

多么屈辱卑贱的姿态,就像是军队的指挥命令一般,经过了长期的训练,一听到那声“母狗”,雨倩就连忙做出回应,露出自己的私处,五体投地的撅起屁股,送到黎飞面前。

“雨倩!”徐明悲愤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就因为这人是黎天傲的弟弟吗?就能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的糟蹋他心爱的女人,明明他还有战斗的力量,却连一拳都不敢挥出。

只能懦弱的捂著疼痛的肚子,轻声呼唤恋人,与那久违的玉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哈哈~~这么恩爱的吗?”黎飞在雨倩身后狞笑着,肉棒抬起,对准那娇嫩的小穴,向徐明做出了操穴宣言:“你个废物,给我好好看清楚,看清楚我是怎么操你未婚妻的。”

“啊!!进来了!!”一声娇呼,身体向前一倾,徐明握住的小手,也传来了一股力量。

又被操了,就这么简简单单被操了,何雨倩是他的未婚妻,但身体,却是属于别人。

自己未曾攀登的酥胸,被人搓揉的满是指痕,此刻只能被压扁在地板上,娇嫩的翘臀,也在黎飞的大力搓揉下变形。

还有那盈盈一握的蛮腰,刚好充当了一个受力点,黎飞粗暴的握住,一下一下的往自己的身上撞,尽情挺动下体。

黎飞的肉棒肯定很舒服吧,插入花季少女娇嫩的下体中,享受着紧致穴肉的包裹。

可怜他这个未婚夫,能得到的,只有雨倩的玉手,还有那掌中传来的,跟随着被操而不时握紧的力量。

或许他心中唯一的安慰,是雨倩心中还有自己吧,此刻,一个被操,一个被打倒,一对恋人就这么深情对望着,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心。

只是,雨倩的眼神很复杂,似乎缅怀两人曾经的爱情,似乎想向未婚夫求救,可惜这些都没有说出口,徐明等来的,只有一声请求:

“徐、徐哥哥……求你,帮我去看着门吧,不要让人进来!”

什么!让自己去帮忙看门?

听着雨倩的话,徐明感觉天旋地转,仿佛一颗心脏遭受了千刀万剐,痛苦的难以呼吸。

没有任何的依恋、没有任何的安慰,此刻在雨倩的心中,自己只配去给他们看门吗?

他想质问、想怒吼,可看到雨倩眼里那楚楚可怜的泪花时,他……认命了……

捂著疼痛过的小腹,慢慢的爬了起来,想着门口走去,他的背影,孤独而又悲伤。

黎天傲!

多么高贵的一个名字,高贵到徐明单单听到名字,就不敢去反抗,高贵到对方的弟弟黎飞,都能肆意的奸污他的未婚妻,而他自己,只配去屋外给人放风。

一步……两步……

徐明艰难的走出了教室,身后是他未婚妻求饶的尖叫。

他不敢打黎飞,因为那段监狱里的记忆,让他再也生不起挑衅黎家勇气。

他也不会责怪雨倩,因为他看的出来,雨倩也是被逼的,要怪,只能怪他太废物,没有那个能力去拯救何家。

他能做的,只有走出教室,站在门口处,给黎飞乖乖的看大门,让黎飞尽情的在自己刚刚演讲的位置上,操他心爱的未婚妻。

“砰~”徐明听到了身后的讲台位置,传来了一声闷响,应该是雨倩被压在讲台时发出的吧。

“啪~啪~啪~啪~”

“啊!轻点,啊!太用力了,嗯……”

拍打声节奏的响起,徐明就站在门外,依稀能听到里面性交的声音。

他甚至可以想像,此刻的雨倩,一定是被带压在了讲台上,上衣被扒开,乳房被一阵搓扁捏揉,撅起屁股,给黎飞从身后一阵抽查。

又或者是正面躺在讲台上,一双玉足被抓起,左右大大的分开,露出那娇嫩的肉穴,被骑在身上用力猛操。

18岁的花季少女,阴道一定很粉嫩很紧致吧,被黎飞暴力的撑开,不断的用力挺动,肯定是很难受很痛苦吧。

可若是,他的未婚妻已经被粗大的肉棒,操出感觉了呢?那想必在黎飞奸污时,可以稍微好受一些。

徐明的脑海,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着,每一个画面,都是如此的淫秽,偏偏这些画面里,被操的都是他未婚妻,而享受的却都是别人,他只能在门外吹着风,感受这无尽的屈辱和孤独。

远处,两位学生走了过来,似乎想进入这教室,徐明连忙上前阻拦,他不想有人靠近,这教室的隔音并不好,自己未婚妻还被操的大声尖叫,他不希望别人听到。

“同学,这间教室有人使用了,正在开会,麻烦不过过去。”

“今天有人用吗?我记得这里一般都没有人用的呀,我们还想来这自习的。”

“啊!是的,今天有人用来开会了,麻烦你们换一间吧。”

徐明很庆幸,这石二楼的尾间教室,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过来,只要他挡在这,就不会有人能靠近教室,也就能让黎飞,更安心的奸淫他的未婚妻了……

将近20分钟,当徐明再次可悲的,打发了一位学生之后,回到门前,听到了里面最后的高潮。

“啊!啊!呜~~又被内射了。”

“真爽,老子现在就是老师,专管你这种不听话的骚货学生。”

黎飞射精了,徐明听着耳边传来的谈话,双手不甘的握紧拳头。

“呜~~老师好残忍,这样奸污人家,还内射了这么多。”雨倩似乎很配合,又或者是不配合不行,说着不堪入目的淫话,讨好著黎飞,也刺激著偷听的徐明。

“你这骚货学生,老师刚才教育的好吗?比你那没用的未婚夫,更会教育人吧。”黎飞压在娇嫩的肉体上,尽情的在阴道里排泄残余精液,得意的问道。

“嗯,黎老师最棒了,把雨倩脱光了,狠狠的教育了一番,比我未婚夫更厉害。”雨倩的淫话不断传来,话语中,完全没又顾忌他这个未婚夫的感受。

“切,你未婚夫就是个废物,刚才在讲台上,说的那么头头是道,好像多了不起一般,现在还不是照样去门外守着,让我在讲台上操你。你说,若是你不吃避孕药,怀孕了该怎么办?你未婚夫还会和你结婚吗?”

黎飞突然提到了一个很敏感的问题,那就是何雨倩和徐明的未来。

经过了这么多折磨,特别是这么多当面的奸污,徐明的尊严已经被践踏的粉碎。

淫荡、下贱、骚货、母狗……那些玩弄过雨倩的男人,用无数个侮辱性的词汇,描述了雨倩现在的状态,二人是否还能继续下去,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或许雨倩已经放弃了这段虐缘,不然也不会重新开始与袁磊的恋情,虽然与袁磊的恋情也太短太苦了,但这也表明了一种态度——覆水难收。

“如果主人愿意娶我,我愿意怀上主人的孩子。”

雨倩的一句话,让站在外面偷听的徐明,眼眶再次红了。

先不论那个‘主人’的称呼,单单就曾经与自己海誓山盟的未婚妻,现在亲口的承认希望别人娶她,希望怀上别人的孩子,这让徐明痛到难以呼吸,头上的帽子绿到发紫。

真的是结束了啊!

徐明心痛的捂著胸口,尽管雨倩被无数人玷污了,但他的内心依旧保存这那份爱,一份无法磨灭的纯洁恋情。

只可惜,徐明珍惜的少女,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一个玩物。

只听黎飞不屑的答道:“娶你?切,别人娶老婆,不过是希望在家的时候有人陪,操穴的时候有人睡。和我现在有什么不同?老子要操你随便操,精液也全射进你阴道里,我现在要你跪地上,给我舔肉棒,你敢不舔吗?”

“……不敢”一句轻声的回答,接着就是一阵吮吸的声音。

“哼,便盆一样的贱奴隶,还有资格让我娶你。”

门外的徐明,已经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未婚妻被人操,内射了一肚子精液,人家还懒得娶,这些人想操就操,想玩就玩,就当个发泄性欲的便器而已,只有徐明这种永远得不到的屌丝,才日夜想着迎娶这美丽的少女。

教室的门打开了,徐明气若游丝的靠在一旁的墙壁上,看着黎飞得意的搂着雨倩的小蛮腰,走了出来。

下体的裙子,再次穿上,但那娇嫩的阴道里,应该装着一大股恶心的精液吧。

得到满足的黎飞,慢慢的走到徐明面前,学着老郭语重心长的语气,拍了拍徐明的肩膀,赞叹道:“你的未婚妻,操起来真爽。”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