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的屈辱人生 (41) 作者:狸八百

簡體

. book18.org

【殘酷的屈辱人生】 book18.org

作者:狸八百2021/05/08發表於:SIS論壇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41章:校園生活 book18.org

夏季的艷陽升起,外面的世界已經是花紅柳綠,在京都監獄冰冷的牢房裡,卻依舊充斥著腥臭作嘔的味道 book18.org

徐明混混沌沌的在這裡過著日子,他已經不知道今夕是何日,就在這牢房裡不知白天黑夜的打著飛機,地上、床上、螢幕上,到處都是他腥臭的精液,沒人幫他打掃,他也不想去理會。 book18.org

他感覺自己快要死了,肉棒被自己搓到腫脹疼痛,整個身子也已經被掏空。 book18.org

一切都無所謂了,徐明心死般墮落的活著,每日吃著帶有春藥的飯菜,看著大螢幕上與自己息息相關的三位女性,不斷被姦淫的畫面,徐明如同廢物一般打著手槍發洩慾望。 book18.org

何家現在的隱藏實力,基本已經被剷除乾淨了,外界的民眾為近期的嚴查打腐行動拍手叫好,成王敗寇,何家註定成為歷史的塵埃。 book18.org

「不知道老婆怎麼樣了。」徐明依舊思念著妻子,希望妻子早日服刑回來,雖然不知道服刑的具體內容,不過想來也不會很好就是了。 book18.org

「哐當~」 book18.org

開門聲響起,黎天傲的身影再次出現在牢房的門口。 book18.org

徐明有些懼怕的看著對方,從前段時間被這人欺騙,出賣了彭遠清之後,徐明現在心中已經對他產生了深深的恐懼感。 book18.org

在二人沒什麼交集前,被黎天傲害的家破人亡;在自己疲於抗爭時,又被他陷害奪走關鍵證據;甚至連自己被關押起來,還要被這人陷害,親手斷那最後一根保命稻草。 book18.org

徐明怕了,真的怕了,身體有些顫抖,這人一定是個魔鬼。 book18.org

黎天傲依舊高雅和淡然,走了進來,厭惡了捂著鼻子,掃了眼已經臉色發白、鬍子拉碴的徐明,嘴角勾出一抹嘲弄:「我們的徐大才子,看來你很不愛衛生啊。」 book18.org

「黎、黎少……饒了我,求你饒了我。」 第一次,徐明主動的開口求饒,精神上和肉體上的雙重摺磨,讓他的意志接近崩潰。 book18.org

黎天傲滿意的點了點頭,看著徐明,淡淡的說道:「怎麼?求饒了?之前你不是硬骨頭嗎?」 book18.org

「我屈服了,真的屈服了,求你,不要折磨我了,放過我吧。」徐明跪在地上,淚水從眼中滑落,他是真的屈服了,在他的以前的認知里,最殘酷的審訊無非是毒打,但是黎天傲讓他明白了,心靈的折磨才是最可怕的。 book18.org

黎天傲眼睛裡閃過一絲精光,依舊輕描淡寫的說著:「放過你當然可以,這也是之前你出賣彭遠清時,我許下的承諾,反正你們何家一脈的官員,已經全部被我拔除了,放你出去也無所謂。」 book18.org

徐明心中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失去了一切,但能出去,就是他現在唯一的奢望了。 book18.org

「那……那我老婆呢?」徐明還是忍不住問道。 book18.org

他被關起來的同時,妻子就被帶走服刑了,回想起妻子服刑前被姦淫的畫面,徐明心中還是非常擔心。 book18.org

黎天傲退出了牢門外,聽到這話冷冷一笑,背著徐明道:「呵,你老婆?你老婆服刑期還剩一段時間,乖乖等待就好,我會時不時的召喚你的。記住,你全家的命都是我的,好好珍惜我施捨給你的狗命吧」 book18.org

「是、是,我不敢反抗了。」徐明跪在地上顫抖的說著。 book18.org

…… book18.org

「哐當!」身後的監獄的大門,被關上了,下跪服軟,讓徐明終於離開了監牢。 book18.org

抬起頭,用手擋住那刺眼的陽光,吸著久違的新鮮空氣,徐明真有種再世為人的感覺,可惜這一世,他是依舊個失敗者,一無所有,無依無靠,只能孤零零的慢慢走回家中…… book18.org

與此同時,在監獄的瞭望室里,黎天傲正孤傲的站在窗前,遠眺徐明離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book18.org

監獄長董胖子,陪笑著站在一旁,還是忍不住發聲問道:「黎少,我斗膽問一句哦,這徐明現在也沒啥用了啊,你這把他放了,是不是有點……放虎歸山啊?」 book18.org

「哼,虎?就憑他?」黎天傲不屑的笑道:「我只是放過一條狗而已。」 book18.org

慢慢的品了一口手中的紅酒,黎天傲繼續說道:「即將卸任的 1號,找到了我的爺爺,他們談了很久,我爺爺也被說動了。大概就是說,何老爺子兢兢業業為國為民,又是他們曾經的戰友,現在生死未卜的躺在床上,希望我能給何家留一點血脈。」 book18.org

董胖子恍然大悟的點點頭,原來是1號首長出面了。 book18.org

雖然 1號首長即將卸任,但影響力還是毋庸置疑的,說動了黎老來調解,那黎天傲當然是要給面子的,既然要放過一個何家人,那也必然放一個威脅最小的徐明。 book18.org

可也就在這時,黎天傲微微側過臉,淡淡的反問了一句:「你也認為,我是在看我爺爺的面子上,放過徐明的嗎?」 book18.org

突然一問,又讓董胖子愣住了,剛剛不是說給面子放人的嗎?難道不是? book18.org

黎天傲此時就像是個帝王,運籌帷幄,決勝千里,背著手、低著頭,優雅的把玩著酒杯,杯中的紅酒如同鮮血一般流淌旋轉,透露出一股弒殺的意味。 book18.org

「徐明是何老看中的人,我放了他,可以讓他與何雨倩成婚生子,也算是給我爺爺和 1號首長一個交代吧。而且……」 book18.org

黎天傲說到這,突然一頓,接著用一股森然的語調繼續道:「而且,有些狗在傷好了之後,就會漸漸忘了以前的痛。我放了徐明,他就真的會安心當條狗嗎?若是這條蠢狗想救他的同伴呢?我的爺爺就是心太軟了啊!總喜歡養狗。若是這些狗都不聽話了、逃跑了,那就沒人會阻止我,獵殺這群流浪狗了吧,哈哈~~」 book18.org

黎天傲的笑容在迴蕩,董胖子突然覺得一陣冷意冒出,身體忍不住一顫,黎少,居然是要故意放跑的何家? book18.org

何老威望太大動不了,在很多軍官心中,何政就是軍魂的象徵,何家落寞是鬥爭失利無話可說,但曾經的領袖成了植物人都要被處死,如此殘忍惡毒,怕是要引爆一場譁變,到時連黎天傲都很難收拾殘局。 book18.org

加上 1號首長,和黎天傲他爺爺又幫何家求情,所以黎天傲將計就計,放了徐明,甚至會在適當的時候推他一把,給何家叛逃的機會,然後以叛逃拒捕為藉口,直接當場格殺。 book18.org

黎天傲所求的,不單單是監禁何家,是要找個藉口斬草除根,既博得了名聲,又殺盡了所有敵人,讓整個何家全戶死絕!! book18.org

董胖子越想越心驚,腳下一軟,不爭氣的坐到了地上。 book18.org

毒……太毒了…… book18.org

而我們可憐的徐明,現在還並不知道,自己又再次陷入了黎天傲的算計之中,他現在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覺,然後再考慮接下來的事。 book18.org

可他回到家裡之後,看著屋子裡一片狼藉,心中又是一陣淒涼,或許當時自己被捕之後,他心愛的女人,沒少在這裡被姦淫吧。 book18.org

叫上一個打掃服務,徐明撥通了遠在國外的岳父岳母電話,聽著話筒里傳來女兒開心的笑容,聽著長輩叮嚀的關心,徐明的內心終於得到了一絲暖意。 book18.org

外出打探了一下情形,在屋子打掃乾淨後,徐明才躺回家中的大床上,靜靜的思考著今後的打算。 book18.org

黎天傲已經如約煩人,將何雨倩放回了學校讀書,而那位不斷嘲諷自己的未來岳母蘇芳,則藉此機會回了一趟娘家。 book18.org

當然,母女二人現在的狀態,就像是被包養一樣,只要一個電話,二女就會乖乖的爬上黎天傲的床,脫光衣服張開腿,等待他的寵信。 book18.org

「還是回一趟海市吧。」徐明無奈的感嘆了一聲。 book18.org

第二天,他早早的去醫院看望昏迷的老師,又匆匆買了機票回到海市,可去到妻子的公司,卻看到了黎天傲的人。 book18.org

「徐先生,我們是黎少派來暫時管控莫氏的,呵呵,你要相信我們,我們的身份是國家監管局,只不過暫時管理一下,莫小姐回來之後,我們會將公司還給你們的,恩,而且業務還有提升哦~~」 book18.org

徐明無奈的,與下面一些員工打了招呼,隨意扯了個荒,安撫管理者突然變更帶來的不安,然後落寞的離開了莫氏。 book18.org

…… book18.org

老婆被人帶走了,產業也被黎天傲接管,徐明就像是個流浪者,完全失去了方向,一個人孤獨的在街上漫步。 book18.org

渾渾噩噩,又回到了京都,準備守在醫院裡陪護自己的恩師,卻沒想到在醫院門口,碰到了昔日大學時期的輔導員。 book18.org

「徐明,好久不見啊!你很久沒來學校演講了,之前你都常來的,是不是最近太忙了?」輔導員似乎並不知道他落魄的事情,在很多老師眼裡,他依舊是最驕傲的學生。 book18.org

「是,是啊,有點忙,最近可能沒太多時間去演講。」徐明有些落寞,以他現在的狀態,有什麼資格去教育那些學弟學妹呢? book18.org

「哎呀~~抽點時間嘛,就幫我教教他們學習的方法就好,你知道的,現在的大學生心性都很浮躁,只有你們這種學長才能治得住他們。」 book18.org

兩人一番攀談之後,無所事事的徐明,最終還是答應了這次的演講授課,或者說,他想找個理由,去看看自己曾經的未婚妻何雨倩。 book18.org

…… book18.org

再次踏入了天都大學的校園裡,徐明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book18.org

他曾今以超優異的成績,進入這所貴族學校,平民出生、家世清白、才華出眾、心性純良,也因此被何老選中,從此平步青雲,躋身官場。 book18.org

一晃幾年過去,他再次回到了這裡,卻不在是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 book18.org

應他大學輔導員的邀請,回來這裡傳授一些學習的經驗,其實對他來說,並非是一份好差事,畢竟這裡的校長,就是黎家的高層人物,上次看著這位衣冠楚楚的校長,把肉棒插入雨倩身體中,他現在想來都一陣刺痛。 book18.org

可是一來他確實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希望找一些事情做,以安他雜亂的心緒,二來,他還想看看這位少女,看看雨倩生活的近況。 book18.org

經歷過這麼多,未婚妻這個名頭已經名存實亡了,但畢竟也是他喜歡過的女生,正牌妻子莫思思找不到,能看看另外一個小女友,也是好的。 book18.org

重新走進寬敞的教室中,雖然有些憔悴,但這股滄桑感更能吸引小女生,部分開放些的女生還在下面叫了起來:「徐學長,你好久沒來看我們了啊~~有沒有想我們啊?」 book18.org

「想,我也想大家啊。」徐明微笑著應答,目光掃過全場,終於看到了最後一排角落裡,那個美麗的倩影。 book18.org

依然如此的美麗,清純可愛,稚嫩中帶有一些憂愁,更顯得楚楚可憐惹人愛。 book18.org

已經大二了啊,我心愛的未婚妻,可惜我卻無法將你從魔掌中解救出來,徐明心中很難過,但他也明白,以他現在的能力,根本沒辦法幫助些什麼。 book18.org

雨倩也看到了曾經最愛的徐哥哥,哪怕是滄桑巨變,這位可憐的少女,看向曾經最愛的未婚夫時,眼睛裡也依然閃過一絲熱切,可惜有些事,終究沒有回頭的可能了。 book18.org

看到未婚妻一切安好,徐明微微一笑,開始了今天的課程:「今天的這節課,我將教大家如何……」 book18.org

「哎喲,已經上課了啊!」 book18.org

一句不和諧的聲音,打斷了徐明的演說,他看了眼走進教室的人,只見一男生懶散的嘟囔著,也不打招呼解釋遲到的原因,就自顧自的走進教室里,坐在了雨倩的旁邊。 book18.org

徐明有些皺眉,他去年來講課時,雨倩都是與一些班上的女生坐在前排聽課的,現在不但坐在了最後一排,還沒有拒絕這個男生與她相鄰,要知道,這位以清純著稱的少女,從來都是拒絕男生騷擾的,這次是怎麼了? book18.org

搖了搖頭,徐明放下心中的疑問,繼續講課,可沒等幾分鐘,當他回過身來,雨倩已經不見了。 book18.org

走了嗎?徐明再次環顧全場,真的不在了,是從後門離開的吧。 book18.org

今天他來演講,事先並沒有通雨倩,或許是再次看到自己,情緒有些失控吧,徐明心中有些溫馨,看來自己的未婚妻,還是在乎他的。 book18.org

定了定神,徐明又開始了演說,這一次他的演說更加的熱烈,似乎原本空蕩盪的心,找回了一些慰藉,開始重換生機。 book18.org

時間流逝,二十多分鐘後,就在徐明不留意間,平復心情的雨倩再次出現了,美麗的少女抿著嘴,眼眶有些泛紅,含羞的看著他。 book18.org

他也回了一個迷人的微笑,兩人的感情盡在不言中,一切都是如此美好…… book18.org

演講順利的落幕了,一個小時的課程精彩絕倫,班上傳來一陣掌聲。 book18.org

帥氣、成熟、才華橫溢,似乎眼神中帶著無盡的溫情,還那股憂鬱滄桑感,這幾乎是少女心中白馬王子的典範。 book18.org

一一回應了圍上來的熱情女生,徐明終於等來了落在最後的何雨倩,不過那位纏著她的青年,也依舊跟著。 book18.org

「雨倩,你還好嗎?」看著美麗少女,徐明深情的問道。 book18.org

「嗯~」少女依舊如此的羞澀,或許是有第三人在吧,沒敢明言思念的話語。 book18.org

「我是被輔導員叫來上課的」徐明儘量找一些話題:「等會中午要一起吃頓飯嗎?」 book18.org

雨倩似乎有些遲疑,愣了一下,卻又羞澀的低著頭,輕輕搖了搖可愛的腦袋。 book18.org

「呵~」徐明有些傻笑,這像極了第一次見面的場景,同樣的自己來上課演講,同樣的她來詢問自己問題,同樣的羞澀可愛,他和雨倩的緣分,也是那一次的交流慢慢展開的。 book18.org

但沒等徐明甜蜜的回憶完,一旁的青年就打斷了他的幻想,甚至是把他推入了谷底。 book18.org

「歐~~對不起,我的失誤,害的雨倩沒辦法和你打招呼。」青年似乎是道歉,但神色卻有一股得意洋洋的感覺:「雨倩嘴裡的東西還沒咽下去啊,嘖嘖,她最愛吃了,來,給你未婚夫看看。」 book18.org

徐明還沒反應過來什麼意思,雨倩就無助的回應了他一個抱歉的眼神。 book18.org

抱歉?為什麼要抱歉,吃東西而已,為什麼…… book18.org

一股腥臭味直襲徐明鼻子,這股味道是……精液!滿嘴的精液,性感的紅唇裡面,是滿滿一嘴的白灼污垢! book18.org

瞬間,一陣冰冷的感覺襲擊徐明的全身,為什麼!為什麼雨倩嘴裡會含著這種東西! book18.org

「吞下去~」青年殘忍的聲音響起。 book18.org

雨倩就像個木偶一般,慢慢的閉上小嘴,悲傷的看著徐明,「咕咚~」一下,咽下了那滿嘴的噁心精液。 book18.org

「不! 雨倩,你怎麼這樣!」徐明抓著雨倩的手臂急切的問道,突然又想到什麼,轉頭質問青年:「你是什麼人,你對雨倩做了什麼!!」 book18.org

「沒什麼。」青年依舊懶洋洋的,說完一把摟住雨倩的腰,不,準確的說是雨倩的屁股,用手掀起雨倩的裙子,毫無避諱的大力搓揉翹臀。 book18.org

得意的說道:「剛才你講的課有點無聊,所以我就讓你未婚妻幫我吹喇叭,然後她說很喜歡我的精液,我就讓她多品嘗一下羅。」 book18.org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人會喜歡那種東西!!」徐明怒吼道,還好現在教室的人都走光了,不然被旁人聽到,還指不定又生什麼事端。 book18.org

徐明憤怒的一把拉住青年的衣領:「你到底是誰,是不是逼著雨倩干這事,你個混蛋,你……」 book18.org

「是我自己喜歡的。」一聲清麗的聲音,兩隻玉手的阻擋,再次讓徐明轉過頭去,難以置信的看著他美麗的未婚妻。 book18.org

「你、你說什麼?」徐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未婚妻,怎麼可能喜歡那些噁心的東西。 book18.org

「我喜歡,我喜歡他的精液,所以……所以含在嘴裡品嘗,沒有咽下。」雨倩強忍的淚水,說著屈辱的話。 book18.org

幫人舔了20分鐘的肉棒,被人射了一嘴的精液還要含著不能咽下,她就這麼憋著滿嘴腥臭的排泄物,感受著無盡的屈辱和噁心,看著她以前的未婚夫意氣風發的站在講台上演講,這種生不如死的生活,就是她現在每日要經受的噩夢。 book18.org

「雨倩,你怎麼這樣啊!他到底誰,是不是他脅迫你。」徐明根本不可能相信這種鬼話,少女一臉的屈辱,眼眶都紅了,這種噁心的東西,雨倩是絕對不願意吞咽的,更別說是含在嘴裡這麼久。 book18.org

「呵~~你們啊!總喜歡暴力。」這無賴裝作很紳士的抖了抖衣服,走到雨倩的身後,「啪!」一聲脆響,大手抽了一巴掌翹臀,少女痛苦的輕呼了一聲,卻沒敢反抗,繼續站著讓他撫摸。 book18.org

而摸屁股顯然是不夠的,繞道雨倩身後,兩隻手從蠻腰深入,一點一點的向上爬,一直爬上了胸前,肆意搓揉起那對白嫩的大白兔。 book18.org

「前幾天也有個男的,也是為她爭風吃醋,也是想打老子,當時我就擺出這個抓胸的動作,告訴那蠢蛋她心愛的女人有多好玩。」 book18.org

「你到底是誰!!」徐明又是一陣怒吼:「如果你是她新交的男友,那我……那我祝福你們,但是請你不要這麼侮辱她。」 book18.org

「男友?不不不~上次被我氣走的,才是你未婚妻移情別戀後新交的男友,我不是。」 book18.org

青年分出一隻手,扯著裙子的一角拉了起來,徐明這才發現,雨倩來聽他上課,居然是沒有穿內褲的,青年就這麼肆意的把手伸進道雨倩的私處,手指撥開陰唇,慢慢的插入其中,就當著他的面,玩他未婚妻的陰道。 book18.org

「我是他的主人,來,小母狗,學小狗叫兩聲!」 book18.org

徐明不可思議的看著少女悽苦的俏臉,看著自己的未婚妻站在面前,一邊阻擋自己靠近,一邊被人搓揉胸部,玩弄陰道。 book18.org

「汪~汪~」 book18.org

心死了,什麼也就無所謂了,雨倩聽著他主人的命令,在未婚夫面前學起了狗叫,屈辱對她來說,似乎成了每日必須經歷的磨難,她現在就是一條狗,一條爬在無數男人胯下,供人取樂玩弄的母狗。 book18.org

徐明死死的抓著拳頭,他真沒想到,就在自己的講堂上,雨倩居然做出如此下賤的事情。 book18.org

本以為是雨倩感動的離開教室,喜極而泣,實際上卻是在躲在課桌下面,在自己眼皮底下幫別人吮吸肉棒; book18.org

沒有什麼情人間見面的感動,雨倩課堂上紅了的眼眶,只是因為別人肆意的,將肉棒插到她喉嚨深處爆操,讓雨倩痛苦的落淚。 book18.org

原以為雨倩靦腆害羞不說話,也不過是要含著別人的精液,無法說話而已; book18.org

自己以前捧在手心都怕化了的可愛少女,就這麼站在他面前,給別人隨便的玩弄女性最私密的部位,還要去學著那母狗的叫喚! book18.org

徐明越想越氣,一把抓住青年的胳膊,呵斥道:「你是黎天傲的人吧,他明明已經答應了要放過雨倩的,為什麼又派人來騷擾她。難道堂堂一個黎家大少爺,就這麼出爾反爾嗎?還是說,你背著黎天傲來著騷擾雨倩的?難道不怕黎天傲怪罪嗎?你個混蛋給我放手!」 book18.org

為了雨倩能解脫,徐明不惜出賣了彭遠清,可一出來才發現,雨倩依舊還是被人控制玩弄,這讓他暴怒不已, book18.org

可怒歸怒,徐明又能如何?衝上去找人打架? book18.org

不,徐明連動手的機會都沒有,青年就站在他的面前,高傲的說道:「我就是折磨她又如何?老子是黎天傲的弟弟黎飛,玩你的女人,你敢有意見嗎?」 book18.org

一句話,原本怒火中燒的徐明,被嚇的冷在了原地。 book18.org

黎天傲的弟弟!!這個人居然是那個魔鬼的弟弟!! book18.org

徐明一想到這段時間的遭遇,就害怕一陣膽寒,抓著對方衣服的手,也不由自主的鬆開了,黎天傲已經成為他心中,無法逾越的心魔。 book18.org

青年當然就是黎飛了,他知道自己哥哥的名頭好用,囂張的顯擺著自己的家世,看到徐明被他哥哥嚇到,黎飛不屑的冷笑,抬起腳就朝著徐明的身上踹來。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啊~~你……」 book18.org

「廢物,還想打我?看老子不打死你!」 book18.org

徐明還在驚愕之中,毫無防備的承受了兇猛的一腿,倒在地上痛苦不已,黎飛更是毫不客氣,上去就是連續的猛踹,小腹、手臂、膝蓋,被一陣的踢打,疼的徐明痛呼不已。 book18.org

「不!!不要打了,求你了,放過徐哥哥吧。」雨倩連忙衝過來求情,摟住黎飛不斷的哀求。 book18.org

「我呸!」黎飛不屑的朝著徐明吐口水,一腳踩在徐明的胸口,不讓他起來,一手還摟住了半裸的雨倩,像是得勝的將軍一般,奪走了對方的女人,雙手在美妙的肉體上肆意的撫摸著。 book18.org

「我就是玩你的女人,你又能如何?敢動我一下試試?我讓我哥重新把你關回牢里。」 book18.org

面對黎飛的侮辱,徐明只能咬牙切齒的怒視著,卻他沒有任何的反抗動作,不單單是身體被踢打後的痛苦虛弱,還因為他心中的恐懼,不敢去報復這個青年。 book18.org

他被折磨怕了,徹底怕了,連聽到黎天傲的名字,他都會心中一顫,就這麼被人踩在腳下,看著心愛的未婚妻被奪走。 book18.org

「未婚妻被我這麼玩,都不敢有反抗,你真是個窩囊廢。」黎飛看徐明不回話,又趾高氣昂的罵了一句。 book18.org

他乎很享受別人無助的吶喊,喜歡在別人面前侮辱對方的心上人,這或許是家族遺傳的暴虐基因吧。 book18.org

雨倩知道徐明難受,但她也不敢忤逆黎飛,只能咬著嘴唇,在一旁用柔弱的聲音說道:「如果……如果沒事,我們就先走了。」 book18.org

徐明知道這是雨倩在幫他,想讓黎飛放過自己。 book18.org

但不管怎麼說,雨倩還是他名義上的未婚妻,自己的未婚妻問他是否還有事,沒事就繼續和黎飛做愛去了,這種話聽起來不但變扭,還很屈辱。 book18.org

可是屈辱又能如何,他現在也沒什麼本事留下雨倩,只能看著未婚妻被人摟著腰,從他身上跨了過去,忍受一次胯下之辱。 book18.org

「什麼!!你還沒有和他做過?」耳邊,黎飛突然驚叫起來。 book18.org

轉頭看去,發現兩人似乎剛耳語過一陣,通過雨倩的回答,黎飛知道了他和雨倩,還沒發生過性關係,這才驚叫起來。 book18.org

「不行,我操,這他媽的就太廢了。」黎飛摟著雨倩去而復返,一臉蔑視的看著受傷倒地的徐明,得意的說道: book18.org

「剛聽你未婚妻說,你這窩囊廢居然還沒上過她?我操,這他媽的到是新奇了。這女人操起來這麼爽,你居然都沒有享受過。」 book18.org

被人當著面,討論操未婚妻的身體操起來如何舒服,徐明只能握著拳頭,不甘的低頭苦忍。 book18.org

徐明不回話,黎飛更加猖狂起來:「以前我天天都能聽到你的光輝事跡,弄得我對你崇拜的不行啊!現在看你這衰樣,真他娘的浪費我感情。不行,我要證明比你強,我要在這講台上,操你未婚妻。」 book18.org

黎飛說著,居然開始解起了扣子,可憐的雨倩,再次淪為了男性炫耀的戰利品。 book18.org

雨倩心中一慌,挽住黎飛的胳膊,楚楚可憐的哀求起來:「別這樣主人,這里等會還有人上課的,求您,回去宿舍,您想怎麼操我都行,我不想被人看到。」 book18.org

聽到雨倩被迫喊起了主人,一旁的徐明也是忍無可忍:「你給我住手,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你想讓雨倩身敗名裂嗎?」 book18.org

身為一個男人,一個未婚夫,徐明真是憋屈到家了。 book18.org

看著自己女人受辱,徐明連阻止的話都不知如何說了,總不能勸說對方:求你別在這操我未婚妻,回到宿舍慢慢操吧。 book18.org

可黎飛不管這些,把脫掉的上衣直接一甩,一邊解著皮帶,一邊不屑的看著他。 book18.org

「我在哪操你未婚妻,需要你這廢物同意嗎?老子是黎天傲的親弟弟,我現在就要操!母狗!!」黎飛一聲低吼,像是在辱罵雨倩。 book18.org

可緊接著他才發現,這並非一句罵人的話,而是一聲命令。 book18.org

「母狗……在。」何雨倩回應了,羞恥的看了眼教室的門口,抿著嘴,最終還是慢慢的解開了自己的裙子。 book18.org

下體唯一的遮擋物,掉落在了地上,上身的白襯衫,無法遮擋嬌嫩的下體,修長如玉的雙腿亭亭玉立,白嫩的小腿上,只剩下一對黑色的襪子,屁股、下陰,全部暴露在了空氣中,慢慢的跪在了地上。 book18.org

就在徐明的身邊,就在黎飛的面前,雨倩四肢著地,像條母狗一般跪著,手肘著地,上半身努力的貼緊地面,蘇乳壓在地板上,嬌嫩的翹臀向後撅起,等待著黎飛的寵信。 book18.org

多麼屈辱卑賤的姿態,就像是軍隊的指揮命令一般,經過了長期的訓練,一聽到那聲「母狗」,雨倩就連忙做出回應,露出自己的私處,五體投地的撅起屁股,送到黎飛面前。 book18.org

「雨倩!」徐明悲憤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book18.org

就因為這人是黎天傲的弟弟嗎?就能隨時隨地、隨心所欲的糟蹋他心愛的女人,明明他還有戰鬥的力量,卻連一拳都不敢揮出。 book18.org

只能懦弱的捂著疼痛的肚子,輕聲呼喚戀人,與那久違的玉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book18.org

「哈哈~~這麼恩愛的嗎?」黎飛在雨倩身後獰笑著,肉棒抬起,對準那嬌嫩的小穴,向徐明做出了操穴宣言:「你個廢物,給我好好看清楚,看清楚我是怎麼操你未婚妻的。」 book18.org

「啊!!進來了!!」一聲嬌呼,身體向前一傾,徐明握住的小手,也傳來了一股力量。 book18.org

又被操了,就這麼簡簡單單被操了,何雨倩是他的未婚妻,但身體,卻是屬於別人。 book18.org

自己未曾攀登的酥胸,被人搓揉的滿是指痕,此刻只能被壓扁在地板上,嬌嫩的翹臀,也在黎飛的大力搓揉下變形。 book18.org

還有那盈盈一握的蠻腰,剛好充當了一個受力點,黎飛粗暴的握住,一下一下的往自己的身上撞,盡情挺動下體。 book18.org

黎飛的肉棒肯定很舒服吧,插入花季少女嬌嫩的下體中,享受著緊緻穴肉的包裹。 book18.org

可憐他這個未婚夫,能得到的,只有雨倩的玉手,還有那掌中傳來的,跟隨著被操而不時握緊的力量。 book18.org

或許他心中唯一的安慰,是雨倩心中還有自己吧,此刻,一個被操,一個被打倒,一對戀人就這麼深情對望著,彼此感受著對方的心。 book18.org

只是,雨倩的眼神很複雜,似乎緬懷兩人曾經的愛情,似乎想向未婚夫求救,可惜這些都沒有說出口,徐明等來的,只有一聲請求: book18.org

「徐、徐哥哥……求你,幫我去看著門吧,不要讓人進來!」 book18.org

什麼!讓自己去幫忙看門? book18.org

聽著雨倩的話,徐明感覺天旋地轉,仿佛一顆心臟遭受了千刀萬剮,痛苦的難以呼吸。 book18.org

沒有任何的依戀、沒有任何的安慰,此刻在雨倩的心中,自己只配去給他們看門嗎? book18.org

他想質問、想怒吼,可看到雨倩眼裡那楚楚可憐的淚花時,他……認命了…… book18.org

捂著疼痛過的小腹,慢慢的爬了起來,想著門口走去,他的背影,孤獨而又悲傷。 book18.org

黎天傲! book18.org

多麼高貴的一個名字,高貴到徐明單單聽到名字,就不敢去反抗,高貴到對方的弟弟黎飛,都能肆意的姦污他的未婚妻,而他自己,只配去屋外給人放風。 book18.org

一步……兩步…… book18.org

徐明艱難的走出了教室,身後是他未婚妻求饒的尖叫。 book18.org

他不敢打黎飛,因為那段監獄裡的記憶,讓他再也生不起挑釁黎家勇氣。 book18.org

他也不會責怪雨倩,因為他看的出來,雨倩也是被逼的,要怪,只能怪他太廢物,沒有那個能力去拯救何家。 book18.org

他能做的,只有走出教室,站在門口處,給黎飛乖乖的看大門,讓黎飛盡情的在自己剛剛演講的位置上,操他心愛的未婚妻。 book18.org

「砰~」徐明聽到了身後的講台位置,傳來了一聲悶響,應該是雨倩被壓在講台時發出的吧。 book18.org

「啪~啪~啪~啪~」 book18.org

「啊!輕點,啊!太用力了,嗯……」 book18.org

拍打聲節奏的響起,徐明就站在門外,依稀能聽到裡面性交的聲音。 book18.org

他甚至可以想像,此刻的雨倩,一定是被帶壓在了講台上,上衣被扒開,乳房被一陣搓扁捏揉,撅起屁股,給黎飛從身後一陣抽查。 book18.org

又或者是正面躺在講台上,一雙玉足被抓起,左右大大的分開,露出那嬌嫩的肉穴,被騎在身上用力猛操。 book18.org

18歲的花季少女,陰道一定很粉嫩很緊緻吧,被黎飛暴力的撐開,不斷的用力挺動,肯定是很難受很痛苦吧。 book18.org

可若是,他的未婚妻已經被粗大的肉棒,操出感覺了呢?那想必在黎飛姦污時,可以稍微好受一些。 book18.org

徐明的腦海,不受控制的胡思亂想著,每一個畫面,都是如此的淫穢,偏偏這些畫面里,被操的都是他未婚妻,而享受的卻都是別人,他只能在門外吹著風,感受這無盡的屈辱和孤獨。 book18.org

遠處,兩位學生走了過來,似乎想進入這教室,徐明連忙上前阻攔,他不想有人靠近,這教室的隔音並不好,自己未婚妻還被操的大聲尖叫,他不希望別人聽到。 book18.org

「同學,這間教室有人使用了,正在開會,麻煩不過過去。」 book18.org

「今天有人用嗎?我記得這裡一般都沒有人用的呀,我們還想來這自習的。」 book18.org

「啊!是的,今天有人用來開會了,麻煩你們換一間吧。」 book18.org

徐明很慶幸,這石二樓的尾間教室,只有這一條路可以過來,只要他擋在這,就不會有人能靠近教室,也就能讓黎飛,更安心的姦淫他的未婚妻了…… book18.org

將近20分鐘,當徐明再次可悲的,打發了一位學生之後,回到門前,聽到了裡面最後的高潮。 book18.org

「啊!啊!嗚~~又被內射了。」 book18.org

「真爽,老子現在就是老師,專管你這種不聽話的騷貨學生。」 book18.org

黎飛射精了,徐明聽著耳邊傳來的談話,雙手不甘的握緊拳頭。 book18.org

「嗚~~老師好殘忍,這樣姦污人家,還內射了這麼多。」雨倩似乎很配合,又或者是不配合不行,說著不堪入目的淫話,討好著黎飛,也刺激著偷聽的徐明。 book18.org

「你這騷貨學生,老師剛才教育的好嗎?比你那沒用的未婚夫,更會教育人吧。」黎飛壓在嬌嫩的肉體上,盡情的在陰道里排泄殘餘精液,得意的問道。 book18.org

「嗯,黎老師最棒了,把雨倩脫光了,狠狠的教育了一番,比我未婚夫更厲害。」雨倩的淫話不斷傳來,話語中,完全沒又顧忌他這個未婚夫的感受。 book18.org

「切,你未婚夫就是個廢物,剛才在講台上,說的那麼頭頭是道,好像多了不起一般,現在還不是照樣去門外守著,讓我在講台上操你。你說,若是你不吃避孕藥,懷孕了該怎麼辦?你未婚夫還會和你結婚嗎?」 book18.org

黎飛突然提到了一個很敏感的問題,那就是何雨倩和徐明的未來。 book18.org

經過了這麼多折磨,特別是這麼多當面的姦污,徐明的尊嚴已經被踐踏的粉碎。 book18.org

淫蕩、下賤、騷貨、母狗……那些玩弄過雨倩的男人,用無數個侮辱性的詞匯,描述了雨倩現在的狀態,二人是否還能繼續下去,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book18.org

或許雨倩已經放棄了這段虐緣,不然也不會重新開始與袁磊的戀情,雖然與袁磊的戀情也太短太苦了,但這也表明了一種態度——覆水難收。 book18.org

「如果主人願意娶我,我願意懷上主人的孩子。」 book18.org

雨倩的一句話,讓站在外面偷聽的徐明,眼眶再次紅了。 book18.org

先不論那個『主人』的稱呼,單單就曾經與自己海誓山盟的未婚妻,現在親口的承認希望別人娶她,希望懷上別人的孩子,這讓徐明痛到難以呼吸,頭上的帽子綠到發紫。 book18.org

真的是結束了啊! book18.org

徐明心痛的捂著胸口,儘管雨倩被無數人玷污了,但他的內心依舊保存這那份愛,一份無法磨滅的純潔戀情。 book18.org

只可惜,徐明珍惜的少女,在別人眼裡不過是一個玩物。 book18.org

只聽黎飛不屑的答道:「娶你?切,別人娶老婆,不過是希望在家的時候有人陪,操穴的時候有人睡。和我現在有什麼不同?老子要操你隨便操,精液也全射進你陰道里,我現在要你跪地上,給我舔肉棒,你敢不舔嗎?」 book18.org

「……不敢」一句輕聲的回答,接著就是一陣吮吸的聲音。 book18.org

「哼,便盆一樣的賤奴隸,還有資格讓我娶你。」 book18.org

門外的徐明,已經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book18.org

未婚妻被人操,內射了一肚子精液,人家還懶得娶,這些人想操就操,想玩就玩,就當個發泄性慾的便器而已,只有徐明這種永遠得不到的屌絲,才日夜想著迎娶這美麗的少女。 book18.org

教室的門打開了,徐明氣若遊絲的靠在一旁的牆壁上,看著黎飛得意的摟著雨倩的小蠻腰,走了出來。 book18.org

下體的裙子,再次穿上,但那嬌嫩的陰道里,應該裝著一大股噁心的精液吧。 book18.org

得到滿足的黎飛,慢慢的走到徐明面前,學著老郭語重心長的語氣,拍了拍徐明的肩膀,讚嘆道:「你的未婚妻,操起來真爽。」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搜索

殘酷的屈辱人生屈辱屈辱的使命殘酷的屈辱的人生阿狸殘酷的屈辱狸八百殘酷殘酷總裁的情人貍八百41歲殘酷的人生屈辱人生41æ ²殘酷之人生媽媽的屈辱人生殘酷屈辱八百(41 44)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