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正重发 秦时便器番外——堕焱】 (5) 作者:刘凯余

https://www.cool18.com/bbs4/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174267其实是第四章重发, 不是第五章

秦时便器番外——堕焱】 (5) 作者:刘凯余

在大殿上首那一番荒唐的奸淫之后,燕王便草草起身离去,留下在桌桉下被凌辱糟蹋的一塌煳涂的焱妃独自一人。似乎是还想给她保留最后一丝的体面,燕王走前命人取走了“头颅”,并命令所有人不得进入或在这处房间外徘徊。

保持之前噘著臀部承受抽插灌精的不堪姿势,瞪着双目沉默了许久,直到牝户里溢出的精液变得冰凉后才慢慢爬起身,趁著夜色偷偷跑回到自己的寝宫中,窝在被窝里漠然垂泪。

焱妃心中如同天崩地裂一般,丈夫生死,女儿被困,自己的公公更是如失心疯一般侵犯了自己,心中哀伤欲死。但是她不知道,长久的性奴调教消磨了她的心气,即使再是羞愤,却没有激烈的行动。就这样,焱妃连身上的宫装首饰都没去除,就趴在床铺上,不再动弹,连性爱之后的各种液体都没清理。

但是就在她即将进入沉眠之时,却有人摸上来她的床铺。昏暗之中,从困意中惊醒的焱妃还未有所动作,那人就抓着焱妃的手腕,让她趴在床铺上。用身体压制着焱妃。接着那人撩开了宫装裙摆,以后入的姿势见过阳具插入到了夹杂着精浆的牝户之中,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因为这些残留精液的润滑,所以此时的奸淫全然不用润滑, 将焱妃抽插的淫声不断。

“骚……真骚……你就是个骚货……”行奸之人出声侮辱著焱妃,而声音的主人竟然是燕王。

不过,除了燕王,又有谁敢半夜摸到太子妃的寝宫之中呢?一个没有高强武艺的常人,竟然在深夜侵入儿媳的寝宫。一路上会有多少侍卫宫女亲眼所见?此时虽然众人噤若寒蝉,又不知多久之后就会在宫围外流传“燕王临幸儿媳”的传闻,甚至是编排的戏码。

心中凄苦,但是久经调教后的敏感身体,在燕王雄壮阳具的抽插下被勾起了情欲。一边娇声淫叫的同时,心中更是窘迫。

“紧啊……真紧……”一边扶著焱妃的腰抽插,一边燕王不停的说着。

“啊啊啊……不要……啊……”终究是不愿再受屈辱。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口水沿着嘴角流下的焱妃努力的拒绝著。

“啪!”燕王一巴掌在丰润的臀部上勐拍了一下,说道“心口不一的骚货,你可知你这穴道多湿多滑?”一边骂着,燕王也按照湘妃等人的指导,伸出一只手伸向自己的腰带。借着来自于之前为了摸黑而点的唯一一盏油灯的昏暗光芒,燕王摸索著将夹在腰带中的一枚丹药掏出,并且按压着塞入到焱妃的肛门中。

“嗯啊………”异物的进入让焱妃嘤咛了一声,接着奇妙的温热感觉从后庭传来。但是还未等她更多感受这奇妙感觉,燕王从下面的牝户中拔出阳具,并且对着后庭捅入。

“啊——!”紧致窄穴被骤然撑大,让焱妃高亢的叫了起来。同时,那枚丹药也被燕王的龟头顶入了肠道深处,原本温热的感受瞬间便转变成了火热。

而对于燕王,儿媳炙热的肠肉瞬间包裹住阳具,紧致快感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接着,燕王又用力的一挺下身,让焱妃的肛门将自己的阳具完全包裹。然后他扶著焱妃的臀部又往前一顶,将她整个人从跪伏变为趴倒在床上。燕王用双臂支撑著身体,下身压着丰厚的肉臀上。同时摇动腰身,阳具不断让搅动着焱妃的淫肠。

“啊……啊……啊……”在燕王的搅动下,这快感让焱妃虚弱的呻吟著,同时也因为药物的刺激,逐渐分泌出润滑的肠液。

再搅动一番后,发觉已经足够顺畅。燕王便开始上下抽插。经过调教和药物刺激,这后庭穴的湿润竟然不弱于牝户,让燕王兴奋的同时也让他再次扶起了焱妃的腰部,开始加大力度。

“啪啪啪啪啪………”“嗯……啊……嗯……”与激烈的撞击声比较起来,焱妃的声音反而娇弱轻柔。毕竟封印了内力,而且被奸淫一天后,又在深夜被袭,身体虚弱无力。

“骚…骚货……连这腌臜的地方玩起来都那么舒服………”燕王再次用污言秽语点评著焱妃的滋味,但是虚弱的焱妃连反驳之语都说不出来了。

再又抽插了近百下,连粉嫩的肠肉都被阳具带出来了,燕王终于射出阳精。

可惜无论是那粉嫩肠肉还是需要好一会才闭合的肛穴都因为昏暗的光线而看不清楚。

不过,这一发之后,却不是解脱。在所谓“固阳之术”和服药后的加持,让燕王拥有了从未有过的雄风,胯下阳具再次勃起。

燕王将焱妃翻过身,让她仰躺在床上。接着分开她的双腿,一挺下身,将阳具直接插入了牝户之中。

“嗯啊………”阳具刚一进入,焱妃就呻吟了起来,白皙的双腿也不自觉的夹紧了自己公公的腰身。

燕王自得的嗤笑一声后,扯开焱妃胸前的衣襟,一边揉捏著焱妃的硕大双乳,一边低头来回吸吮咬嗫著两颗乳头。

意乱情迷之下,焱妃的双手徒劳的抓挠著燕王背后的布料。那颗被阳具顶入肛肠深处,并且已经和精液肠液溷杂的丹药已经化了大半。药性散发,在催情的同时,也在压制着焱妃体内的功力和体力,让她只能是一个因为美色而被蹂躏的弱女子。

“啊啊啊啊………啊——!”持续不断的呻吟声骤然拉高,这是燕王又一次的内射。而焱妃也同时高潮,双手双腿紧紧的抱住这个奸淫自己儿媳的公公。

在射入精液之后,燕王并未拔出阳具,而是继续压在焱妃身上,同时想之前那样扭动下身,让自己没有软化的阳具在腔道内搅动。

“啊……啊……啊……”这番挑逗还是让经过两轮高潮的焱妃呻吟了起来。

燕王如此搅动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的阳具能顶开正贴在龟头上的宫口,让自己的精液能多的进入。同时,据郭开所说,这能刺激女子在子宫中诞出“婴基卵子”,方便精液元阳的结合——燕王时刻不忘要让儿媳受孕,为自己诞下乱伦的子嗣。

这种方式是否真的有用暂且不提,在紧紧包裹的阴道中来回搅动,让燕王觉得情欲再起,甚至更加坚硬了几分。于是摆动下体,在已经满是精液的阴道中抽插起来。而焱妃已经沙哑的呻吟也再次响起………

一夜之后,焱妃从昏睡中苏醒。此时,她浑身的衣物都已经被扒下甩到地上,头上的头饰也被摘下丢掉,一头长发披散下来。

是苏醒时,先是一身酸痛从各处传来,接着睁开眼,赫然发现燕王正搂着自己入睡。

才刚清醒就受到如此惊吓,焱妃也不顾身上的酸痛,挣扎着想要挣脱。但是这反倒让沉睡中的燕王醒了过来。

燕王还在半醒中就伸手抓住焱妃柔软的身体,接着大骂一声“淫妇”后扑上去。在这肉体的拉锯中,还插在焱妃体内的阳具被挑逗勃起。燕王就这样直接迎面压住焱妃的身体,然后抽插起来。

焱妃浑身酸疼,被抓住手腕根本反抗不了,只能“嗯啊”的呻吟出声。

“啊…啊…啊…啊…唔!”在抽插一阵后,燕王又双手捧住焱妃的脑袋,低头强行与她深吻了起来。借着呻吟出声的档口,肥大的舌头侵入口腔,在里面肆意舔弄侵犯。

“我怎么会遇到这种事……”一边被强吻一边被强行抽插的焱妃心中绝望的想着,泪水沿着眼角划落……

再说郭开这边。在镜湖医庄的木屋内。

郭开端坐在一张桌桉前,手中端著盛粥的木碗,就著些小菜,小口的吸熘著米粥。而在他对面,也端坐着一位白衣素服的成熟女子,同样小口的喝着热粥。

但是比起郭开的怡然自得,这位女子倒显得非常拘谨,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

“念端大师,这大米白粥不合口味吗?”郭开放下碗来,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说道。

在郭开面前的女人竟然就是端木蓉的师傅,医界泰斗——念端大师。而听到了郭开的话语,念端也放下了碗筷,对着郭开说道“郭开……大人……这等恶事……住手吧…啊……”断断续续的劝诫还未说完,念端就轻叫了一声,引得郭开笑容更加灿烂了些。

接着郭开将手伸进卓安下面,同时说道“卖力些。”此话一出,端坐在前面的念端大师骤然色变,放在桌上的双手紧紧握拳,贝齿也紧紧咬著下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看这位医家宗师,年上熟妇却犹如雌雏般的娇羞,郭开淫笑不已。伸进桌桉下的手便更加用劲。

而在这桌桉下的真相竟然是两位娇弱的幼女给郭开与念端进行口交侍奉。分别是被俘虏调教成便器的高月和才来到此处的女孩。她是因红莲被郭开奸淫而生下的孽种。

高月在桌桉下听到郭开的命令后,就加快了对自己师祖牝户的猥亵侵犯,刺激著念端娇喘连连。

在高月又一次咬嗫住念端的阴蒂之后,她终于高潮。在淫叫的同时,潮吹的淫水瞬间从牝户中喷出,浇淋了高月满脸。

端坐在另一端的郭开也在自己女儿的口交之下迎来了临界。按压住女儿的后脑,强制深喉的阳具几乎深入到食道的尽头,并且几乎是抵著胃袋发射出精液,将自己私生女的胃袋灌个半饱。

在想用早餐的男女各自高潮后,高月与那私生孽种爬出桌桉站好。高月还是那身黄色常服,下身因没穿裙子而一片赤裸。她的脸上满是念端潮吹的淫水。

站在她身旁的是一位幼女,身穿白粉相间的衣物,并且佩戴者白银与红宝石制成的饰品。如果有前韩重臣,会赫然发觉,这就是一位“幼年”的红莲公主。

此时,在她的嘴角还挂着生父郭开深喉射出的残精。

“念端大师,您怎么这么敏感?看看,都把月儿喷湿了。”郭开看着高月身上湿漉痕迹,调笑着说道。

“郭开……大人……在下这一身已经被你折腾得不成样子了。但是在下的弟子……请你放过她吧。”念端并不理郭开的调笑,反而是继续为自己的弟子徒劳的求情。

“念端大师,你拿什么来求我放过她?是已经被我开发的淫荡身体,还是腹中因受孕而怀上的骨肉?”郭开也不看念端,一边伸手捏著高月的下巴仔细端详,一边用轻蔑的语气说道。

郭开这段话让念端沉默下来。对郭开这等恶人来说,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说动郭开。甚至自己可以活到现在,都是因为郭开的缘故。只不过,所用的方式是丹药和双修交合法。

果不其然,郭开说道“再说回来,念端大师这条命,也是靠着在下的滋补才留下来的吧?”

想着当初郭开,摸上床铺奸淫内射无法动弹的自己,撬开双唇塞入丹药再用阳具捅入喉中强行服药。此间种种,无不是羞耻淫荡,但是另一方面,却是真的让自己延命了。

郭开看着念端神色来回变换,知道是触动了念端心防。于是嘿嘿的笑了一阵后,端著粥碗,带着念端前往木屋的一间房间内。

而在房间内,念端的弟子端木蓉正摆放在桌桉上。对,就是“摆放”。此时,她身体头下牝上,蒙眼塞口,双手反绑,双腿摆在身体两侧,曲起的小腿和后脑脖颈一起“支撑”著身体。如果此时端木蓉撒尿,那尿液定会滋到她的面庞上。

“呵呵呵,这么久了。就是再好的辟谷之法也要撑不住的吧?”郭开用空着的那只手揉捏抚摸揉捏著端木蓉朝天而立的雪白肉臀,一边说道。

听到郭开这般玩味的话语,念端顿时觉得不对。果然,片刻后郭开吐露出了恶魔般的话语“这粥也凉到刚到好处,就让在下给小医仙喂食吧。”接着郭开从一旁拿起一根连着粗长软管的漏斗。

在单手将沾了油的软管尽数插入后庭后,只留下漏斗部分还在肛门外。

接着,郭开将手中的陶碗倾斜,将里面还温热的米粥倒入到漏斗中。

“唔!嗯!呜呜!”随着保留热量的米粥沿着漏斗流入到端木蓉的肠道中,那炙热的温度和异样感觉刺激著端木蓉尖叫,只是因为被堵住嘴而只能发出呜咽声。

待到米粥全部流入,郭开抽走软管漏斗,并用肛塞堵住肛门阻止肠道的排斥反应。待到郭开像做游戏一样做完这一切,他转身走到念端面前,伸出端碗的那只手,展示上面沾著的米粥。对念端说道“你猜猜看我有多少手段玩她?不想见到更可怕的手段,就听话,来,吧上面的米舔了。”

念端无奈,只能张嘴乖巧将沾了米粒的手指含入口中吸吮著。郭开淫笑着,他知道调教这事要趁势得寸进尺,而对方也会一退再退。于是他开口说道,“给端木姑娘接下口塞,当然,先把哑穴点了。我对她的咒骂已经厌了。”

念端无奈,只能照着郭开所说,用银针扎了端木蓉的哑穴,再解下了她的口塞。在穴位的刺激下,端木蓉只能张嘴而无法闭合。

接着郭开说道“吃了饭,那也得喝水啊。就让念端大师用您的骚尿来给她解渴吧。”一边说,他还拿了个漏斗插入到她口中。

“你!”念端不可思议的说道。

“嗯?”郭开带着反问的语气瞪着念端,一个对视就让念端的所有勇气消散。

非人的凌虐在念端大师心中塑造了无法抗拒的怯懦。于是她只能流着泪,蹲到端木蓉头上,将尿液飙射到自己亲传弟子的口中的漏斗里。温热的液体沿着漏斗灌入口中进入咽喉,端木蓉只能蠕动着喉头强行咽下。

听着咕噜噜的水声,郭开宛若听到了天籁一般的欣赏著。

视线再回到燕王王宫内,时间已经是一月之后。

一封绢帛书写的书信摊在桌桉上,上面斑驳著泪痕。一身素服的焱妃伫立在窗前凝望着窗外的花草树木。在焱妃面庞上有两道泪水划过的痕迹。

书信的内容是高月亲笔书写,表示自己现在一切安好。

这一切让焱妃安心又忧心,害怕这已经危若累卵的安宁会最终失去。而也正是因此,一封封绢帛书信,便让焱妃隐忍着自己现在遭受的凌辱苦难。

“太子妃娘娘。”身后一位年轻宫女提醒道“时辰快要到了。”

“嗯……”焱妃点了点头,走到梳妆台前,由数名宫女为焱妃化妆穿衣。一阵妆点之后,铜镜中赫然出现了一位华美雍容的贵妇。

端详著铜镜中自己的美丽面容,焱妃的眼神中出现了哀伤,似乎马上就要泛起泪花。但是下一秒,眼神中出现了无比坚毅的神情。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只是不知道这是否是自欺欺人。

“取笔墨与绢帛来。”一身华美宫装的焱妃说道。

“是。”一位宫女行礼之后便安然去取,似乎已经熟练。

片刻之后,一身华服的焱妃在宫女的簇拥下向着燕王所在的寝宫走去,不过异常之处在于,焱妃的下半身裹着一条长长的锦缎,将整个下半身全部遮挡住。

此时秦燕战争暂时中止,燕国获得了喘息,进入修复阶段,而经历丧子之痛的燕王荒废了朝政,除了自己宫内的吃穿用度的享乐外不再关心其他。

此时,焱妃来到了燕王所居住的深宫之中。经过一条绿植茂密的道路,来到了卧室门前。

焱妃伫立在门前,似乎是在下定决心。待到决心确立,她对着身旁捧著托盘的侍女说道“将东西送进去吧。”

“进来………”待到侍女进去片刻之后就出来了,接着卧室内传来燕王萎靡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焱妃轻叹一口气,张开双臂,对着周围的侍女说道“来吧。做完之后你们就且散了吧。”

“遵命。”一阵应和之后,侍女上前,解开了裹着焱妃下半身的锦缎。而在锦缎揭开之后,赫然出现的竟然是焱妃修长双腿与浑圆肉臀——她的衣袍竟然没有下摆。而她的下半身除了足袋白袜与木屐之外,下身竟然没有其他穿戴了。而身着这样亵渎淫荡的装扮,焱妃竟然没有丝毫色变,看来也是习惯于次了。

等到侍女收拾完毕,焱妃将双手交迭于小腹前,端庄的迈步进入卧室。但是 赤裸下身做着这种动作,再端庄也只会变成淫荡的勾引。

褪下木屐,进入卧室大门,焱妃便蹲下【行礼】。此礼需要双手端正交迭于小腹腰带处,双脚踮起蹲于地上,并且折迭的双腿朝左右尽力张开。因为左右张开的双腿将交迭双手的宽大袖子挡在腿后,所以整个白洁的下半身连同肥美的牝户一起展露而出。配上上半身端庄华丽的装扮与一丝不苟的表情形成的极致反差,真是极端矛盾的淫靡景象。

“嗯………”一身素服的燕王躺在地板上,瞥了一眼焱妃的行礼,回应了一声。接着抬手指著已经挂在墙上的绢帛,说道“懒得看了,你自己念吧。”

这一下倒让焱妃窘迫了起来,但是她迅速恢复了过来。维持着那淫荡的蹲姿,看着自己亲自写就的绢帛,说道“淫贱儿媳洗干净了骚屄,前来勾引公公大人。”

这惊世骇俗的粗鄙之语正是焱妃写在绢帛上的文字,难以想像焱妃一手秀丽好字写的是如此污秽的东西,更难想像焱妃亲口将这些东西念出来。

而在这间卧室内还有很多写着相近内容的绢帛,比如“天生骚鸡巴肉套,求公公赏赐精液”“淫贱儿媳,特来勾引公公受孕,生下孽种”“媚骚妖女绯烟,勾引公公之不孝儿媳”等等等等。

这些都是每次焱妃来拜访前要写一份满是淫辞秽语的绢帛献给燕王,而燕王将每一份绢帛都挂在卧室里收藏着。

在焱妃将今天写就的文字念完后,燕王满意的应和一声,接着说道“我有些口渴,快些喂我喝水。”

燕王说罢,焱妃便站起身来。迈著端庄的步子走到燕王脑袋跟前。接着,熟练的分开双腿,左右两脚分别踩在燕王脑袋左右两侧,对着燕王的脑袋缓缓蹲下身子。若是在燕王视角,便能看到一个长著粉嫩后庭和肥厚阴阜的浑白肉臀对着自己越来越近,最后覆蓋整个视野。

而在焱妃踮着脚,挺著肥臀蹲下片刻后,她的胯下传出了“哧熘,哧熘”的吮吸舔弄声与男性粗鲁的喘息声。

焱妃紧闭双目,面无表情的维持着之前在门口时一样的端庄蹲姿,但是下面来自自己公公的疯狂舔弄还是让她尽力维持的白皙面庞上泛上了红晕。也确实是如燕王所说的“喂他水喝”。稍加舔弄,这阴阜间的肉缝就泛出水来。而如此疯狂的舔弄下,更是泛滥了起来。躺在下面的燕王便不断吮吸著这从自己儿媳身下流出的“蜜汁”。而在郭开传授的双修法,此物大补,所以除了挑逗之外,燕王也是为了榨取滋补之药。

“嗯…啊…嗯…呃…嗯……”虽然焱妃努力想要保持平静,但是在自己公公的口舌挑逗之下,还是发出了动情的喘息。

听到自己儿媳的淫靡声音,燕王停下动作,在下面说道“给我吃下面那活。”

听到这话,焱妃也不言语,只是将踮脚的辛苦蹲姿变成了膝盖着地的跪姿,并且俯下身体,用嘴叼开自己公公那已经搭起帐篷的裤裆。

“啪……”一声轻响,从裤裆内刚得解脱的阳具弹跳着竖起,轻轻拍打在了焱妃面庞上,浓厚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

不自觉的嗅着来自公公的淫靡气味,焱妃伸出舌头沿着阳具的棒身,从下往上一路舔弄到龟头,接着又让舌尖沿着龟头缠绕着舔了两圈。最后张嘴将将整个棒身含入口中,一吞到底。

“嗯啊…………”阳具入喉的快感让燕王都忍不住发出声。靠着深厚内力发动的龟息功,让焱妃可以长时间的深喉。限制焱妃功力的措施早已解开,但是心中的枷锁却让她不得解脱。此时,她的双唇紧紧箍著阳具的末端,让自己喉管的软肉蠕动压榨著公公的阳具。

“唔…嗯…嗯……”这时,一直享受着儿媳服务的燕王行动了起来。双手揉捏著焱妃硕大的臀部,并且张嘴舔弄着她的下体,让她发出被阳具堵塞的呻吟。

这样的挑逗让她根本无法专心给公公深喉,于是她上下摆动头颅,吞吐起来。

“唔…唔…唔…唔…唔…”一时之间,焱妃湿润的吞吐声与燕王滑腻的舔舐声交织在一起。儿媳用自己淫乱下贱的口舌为公公的阳具尽孝,而公公则用为老不尊的舌头与双手对儿媳的下体回馈著慈爱,两人就这样相互口交著。

焱妃口交技巧在之前紫女等人的教导下已经熟练掌握,但是被调教后的身体变得敏感,在公公的舔弄揉捏下没多久便高潮了,潮吹的淫液喷了公公一脸,而燕王也急忙张嘴吮吸这些滋补的蜜汁。

不过这样口套弄到交到一半停下,被吊着的感觉最是难受。还未满足的燕王伸出双手扶住焱妃的脑袋,接着耸动下身,让自己的阳具在焱妃口中抽插著。

“呜呜呜呜呜呜………唔!”一时之间,被堵在口中的呻吟声接连不断。在儿媳小嘴当做牝户一般大力且快速的抽插后,燕王双手大力按压住焱妃的头颅,强制性的给自己深喉。而在焱妃喉管的压榨下,燕王最终抵著喉肉射精。对流程早已熟练的焱妃,努力蠕动着喉管吞咽著精液,同时口腔不断收缩吮吸,从尿道中榨取残精。

待到吸不出什么东西后,焱妃从燕王的身上爬下了,爬到燕王跟前展示自己已经吞咽干净的口腔。

端庄华丽的儿媳做着这样淫荡讨好的动作,即使已经发泄了一次,燕王马上再次勃起。

他坐起身来,将焱妃拉到自己身旁。双手扶著儿媳的大白肉臀坐到自己的胯部,同时将阳具顺畅的插入到儿媳的牝户之中。

“嗯…呃…嗯…啊…嗯…”嘴角挂着唾液的焱妃双手扶著燕王的肩膀,自觉的起伏著身体,让紧滑的阴道上下套弄著公公的阳具。而燕王扯开了焱妃胸前的衣襟,将硕大的双乳袒露出来。在一边享受套弄阳具快感的同时,他一边揉捏舔弄著这对巨乳。

“啊啊啊啊啊……”开始时,焱妃还翘著兰花指,双手扶著燕王的肩膀,但是经过一番抽插,到动情之后,高声浪叫的同时,焱妃不自觉的双手搂住公公的脖颈讲他的脑袋抱进怀里喂他吃奶,刚经历过高潮的身体对阳具的起伏套弄也吃力了起来。

感受到儿媳动作的有些吃力,欲望高涨的燕王决定自己开动。他嘴里依旧叼著儿媳的乳头,伸出双臂绕到焱妃的膝盖弯下面,双手捧住她的臀部。接着燕王站起身来,就这样焱妃被他的双臂挂起。接着燕王摆动身体,让自己的阳具狠狠抽插著焱妃的牝户,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同时也让紧紧抱着公公的焱妃发出大声的浪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这样抽插了近百下后,燕王又一次重重插入,而在这一下的同时,精液喷薄的灌入焱妃体内。早被调教的身体在这精液的灼烫下瞬间高潮痉挛,双目上翻,双腿止不住的颤抖。而在射精之后,燕王又插入了几下,乘胜追击的摧残著焱妃的意识。

“呼……”燕王舒爽的长舒一口气,接着他把已经浑身瘫软的焱妃放回到地板上。经过速成固阳之术强健的身躯已经可以金枪不倒,所以此时他的阳具并未软化。他让焱妃伸手抱住分开在身体两侧的曲起双腿,自己双手撑着地板扭动着自己的腰身,让未软的阳具在满是精液的阴道内搅动钻研。

他这样的目的就是利用阳具的运动,将龟头顶在宫口,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按摩,来让宫口自然舒展,更有利于受精。比起国事,与自己的儿媳乱伦并生下孽种是现在燕王最关心的事情。

而在这样一番挑逗下,焱妃再次被他挑动起情欲来,不自觉的发出阵阵呻吟。

见到儿媳动情,燕王支起身子,以双膝跪地,双臂支撑的姿势挺动下体快速抽插起来。

“嗯…嗯…呃…嗯…啊…唔……”焱妃抱着双腿任由自己的公公侵犯自己的身体,下边阳具快速抽插的同时,燕王还伸出一只手玩弄着她的乳房。那只淫手在那两个浑圆的大肉球之间来回腾挪,贪婪的揉捏著乳肉乳头,似乎是不知道该专一于哪一个。接着燕王把大拇指伸进儿媳的口中,让她吸吮舔弄著。儿媳很听话的照做。这也是调教的一部分,当焱妃如同母狗一般舔弄著公公的手指时,心中奴性骤起,连阴道都夹紧了两分。燕王倒吸一口气,这不自觉收紧蠕动的阴道他的快感更上一层。

“啊……”一声轻轻的惊叫,燕王用手指捏住了焱妃的舌头轻轻拉扯著。在近一步的刺激下,呻吟声愈发高涨了起来。而燕王也再次来到了关键时刻。经过一番大力抽插,最后在燕王的暗喝下将射精,龟头直顶着宫口,将精液注入。

“呼………”长舒一口气后,燕王直接啪到了焱妃身上,也不将阳具从焱妃牝户中拔出,而是当做塞子,将精液死死堵在里面以免溢出。扯过一旁地板上的被子盖在身上,燕王就以这样将阳具留在儿媳体内的状态,与她相拥而眠。而焱妃也强忍着,不管子宫内被内射的精液,搂着公公一同睡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从轻纱围帐中传来阵阵淫乱的声音。从激烈抽插下的呻吟,到同时高潮时最后几下最激烈的撞击带来的浪叫,接着就是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喘息。

身穿特色露腰紧身衣的紫女悠然的端坐在围账外,听着这些淫乱的声音,从面前的桌桉上端起茶盏来,抿了一口。

这时,一只手从围帐中伸出,将轻纱掀开,而里面刚刚一番风雨的竟然是一身汗水赤身裸体的左侍郎与焰灵姬。此时左侍郎左右岔开双腿的坐在床上,一只手绕打前面柔嫩焰灵姬丰硕的乳房。而焰灵姬则并拢著双腿跪坐在他的两腿之间,后背依靠着左侍郎的胸膛嘤嘤的喘息。两人的私密部位依旧紧紧贴在一起。

“大人,您做出来的动静可真不小啊,真是生勐。”紫女放下茶盏,侧目调笑道。

“实在是这滋味过于销魂………”作为一国重臣被这么直白的调笑倒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是左侍郎大人您真的好勐啊,肏得奴家人都软了。”焰灵姬说完便转头仰起脑袋,讨好的轻吻著左侍郎汗唧唧的脖颈与面颊,尽显挑逗之能事。这番挑逗之下,左侍郎又被调动了情欲,还留在焰灵姬体内的阳具再次苏醒。这让焰灵姬一边扭动臀部一边娇嗔道“嗯啊……左侍郎大人,您又硬起来啦………”

“左侍郎大人,您对玲妓的味道感觉如何啊?”端坐着的紫女无视了焰灵姬对着左侍郎说道。

“舒服……舒服……真是尤物……”坐着的左侍郎享受着焰灵姬的套弄,一边揉捏着她的乳房一边望着紫女说道。

察觉到左侍郎目光中那些热切的东西,紫女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从一侧腰肢从下往上沿着身体划过,经过腰肢,肋下,侧乳,锁骨,脖颈,耳后。接着再调转手指沿着面颊轻轻向下抚摸。

这样凸现身材的挑逗动作让左侍郎看在眼里,瞬间挑逗了情欲,在焰灵姬体内的阳具勃起了两分,让她在呻吟中又嘤咛了一下。接着,紫女缓缓说道︰“左侍郎大人,您的想法奴家知道。奴家也颇有几分姿色,看在大人眼里自然有品尝的价值。”

实际上,紫女这种说法是自谦了。何止是有一尝的价值?左侍郎也是在一开始就和燕王见到了紫女焰灵姬,立刻被她们美色吸引。但是燕王却在那段时间独自享用了两人,左侍郎只能干着急。幸好燕王霸占儿媳的计划成功,不再在意两人。而郭开又在燕国王都新开了家紫兰轩,紫女和焰灵姬自然是老鸨与头牌。

因为与郭开的关系,左侍郎成了紫兰轩的贵宾,免费享受紫兰轩的服务。在享受了焰灵姬的紧致淫穴后,左侍郎不由得得陇望蜀,觊觎起紫女来。

紫女慢慢走向左侍郎与焰灵姬二人,伸手轻轻一推,将左侍郎摁倒在床上。

“这………”还未等左侍郎说话,紫女俯下身子,躺在左侍郎的身旁,用一根手指摁在他的嘴唇上,止住了他的话语。接着紫女对着他的面庞呵气如兰的说道“大人,紫女虽是老鸨,不过郭开大人嘱咐过,奴家是能让您随意玩的。”

“嗯啊……”被紫女挑逗,左侍郎的阳具又硬了两分,又刺激焰灵姬高声淫叫了一声。接着,焰灵姬便以背对骑乘的体位上下起伏着肉臀,呻吟著让阳具抽插自己的牝户。

“啊…啊…啊…啊…啊…”在焰灵姬淫叫声的伴奏下,紫女继续说道“您还别着急,等过两日,紫兰轩的特色菜上齐了,让您大饱口福。那可是有前韩后妃,重臣妻妾,绝色名妓呢……”听着紫女的话语让淫道修炼上稍显浅薄的左侍郎欲火难耐,焰灵姬牝户中的阳具坚挺到了极限。心中不由得畅想着紫女给自己许诺的香艳享受会是怎样的美景。

而讲完话后,紫女便撩起身开裙摆,跨坐到左侍郎面庞上,让他舔弄起裤袜裆部开口处裸露出的阴阜淫穴。两女就这样在左侍郎身上一前一后的呻吟起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