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正重發 秦時便器番外——墮焱】 (5) 作者:劉凱余

https://www.cool18.com/bbs4/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174267其實是第四章重發, 不是第五章

秦時便器番外——墮焱】 (5) 作者:劉凱余

在大殿上首那一番荒唐的姦淫之後,燕王便草草起身離去,留下在桌桉下被凌辱糟蹋的一塌煳塗的焱妃獨自一人。似乎是還想給她保留最後一絲的體面,燕王走前命人取走了「頭顱」,並命令所有人不得進入或在這處房間外徘徊。

保持之前噘著臀部承受抽插灌精的不堪姿勢,瞪著雙目沉默了許久,直到牝戶裡溢出的精液變得冰涼後才慢慢爬起身,趁著夜色偷偷跑回到自己的寢宮中,窩在被窩裡漠然垂淚。

焱妃心中如同天崩地裂一般,丈夫生死,女兒被困,自己的公公更是如失心瘋一般侵犯了自己,心中哀傷欲死。但是她不知道,長久的性奴調教消磨了她的心氣,即使再是羞憤,卻沒有激烈的行動。就這樣,焱妃連身上的宮裝首飾都沒去除,就趴在床鋪上,不再動彈,連性愛之後的各種液體都沒清理。

但是就在她即將進入沉眠之時,卻有人摸上來她的床鋪。昏暗之中,從困意中驚醒的焱妃還未有所動作,那人就抓著焱妃的手腕,讓她趴在床鋪上。用身體壓制著焱妃。接著那人撩開了宮裝裙擺,以後入的姿勢見過陽具插入到了夾雜著精漿的牝戶之中,抽插起來。

「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因為這些殘留精液的潤滑,所以此時的姦淫全然不用潤滑, 將焱妃抽插的淫聲不斷。

「騷……真騷……你就是個騷貨……」行姦之人出聲侮辱著焱妃,而聲音的主人竟然是燕王。

不過,除了燕王,又有誰敢半夜摸到太子妃的寢宮之中呢?一個沒有高強武藝的常人,竟然在深夜侵入兒媳的寢宮。一路上會有多少侍衛宮女親眼所見?此時雖然眾人噤若寒蟬,又不知多久之後就會在宮圍外流傳「燕王臨幸兒媳」的傳聞,甚至是編排的戲碼。

心中悽苦,但是久經調教後的敏感身體,在燕王雄壯陽具的抽插下被勾起了情慾。一邊嬌聲淫叫的同時,心中更是窘迫。

「緊啊……真緊……」一邊扶著焱妃的腰抽插,一邊燕王不停的說著。

「啊啊啊……不要……啊……」終究是不願再受屈辱。雙手緊緊攥著床單,口水沿著嘴角流下的焱妃努力的拒絕著。

「啪!」燕王一巴掌在豐潤的臀部上勐拍了一下,說道「心口不一的騷貨,你可知你這穴道多濕多滑?」一邊罵著,燕王也按照湘妃等人的指導,伸出一隻手伸向自己的腰帶。借著來自於之前為了摸黑而點的唯一一盞油燈的昏暗光芒,燕王摸索著將夾在腰帶中的一枚丹藥掏出,並且按壓著塞入到焱妃的肛門中。

「嗯啊………」異物的進入讓焱妃嚶嚀了一聲,接著奇妙的溫熱感覺從後庭傳來。但是還未等她更多感受這奇妙感覺,燕王從下面的牝戶中拔出陽具,並且對著後庭捅入。

「啊——!」緊緻窄穴被驟然撐大,讓焱妃高亢的叫了起來。同時,那枚丹藥也被燕王的龜頭頂入了腸道深處,原本溫熱的感受瞬間便轉變成了火熱。

而對於燕王,兒媳炙熱的腸肉瞬間包裹住陽具,緊緻快感讓他忍不住倒吸一口氣。接著,燕王又用力的一挺下身,讓焱妃的肛門將自己的陽具完全包裹。然後他扶著焱妃的臀部又往前一頂,將她整個人從跪伏變為趴倒在床上。燕王用雙臂支撐著身體,下身壓著豐厚的肉臀上。同時搖動腰身,陽具不斷讓攪動著焱妃的淫腸。

「啊……啊……啊……」在燕王的攪動下,這快感讓焱妃虛弱的呻吟著,同時也因為藥物的刺激,逐漸分泌出潤滑的腸液。

再攪動一番後,發覺已經足夠順暢。燕王便開始上下抽插。經過調教和藥物刺激,這後庭穴的濕潤竟然不弱於牝戶,讓燕王興奮的同時也讓他再次扶起了焱妃的腰部,開始加大力度。

「啪啪啪啪啪………」「嗯……啊……嗯……」與激烈的撞擊聲比較起來,焱妃的聲音反而嬌弱輕柔。畢竟封印了內力,而且被姦淫一天後,又在深夜被襲,身體虛弱無力。

「騷…騷貨……連這腌臢的地方玩起來都那麼舒服………」燕王再次用污言穢語點評著焱妃的滋味,但是虛弱的焱妃連反駁之語都說不出來了。

再又抽插了近百下,連粉嫩的腸肉都被陽具帶出來了,燕王終於射出陽精。

可惜無論是那粉嫩腸肉還是需要好一會才閉合的肛穴都因為昏暗的光線而看不清楚。

不過,這一發之後,卻不是解脫。在所謂「固陽之術」和服藥後的加持,讓燕王擁有了從未有過的雄風,胯下陽具再次勃起。

燕王將焱妃翻過身,讓她仰躺在床上。接著分開她的雙腿,一挺下身,將陽具直接插入了牝戶之中。

「嗯啊………」陽具剛一進入,焱妃就呻吟了起來,白皙的雙腿也不自覺的夾緊了自己公公的腰身。

燕王自得的嗤笑一聲後,扯開焱妃胸前的衣襟,一邊揉捏著焱妃的碩大雙乳,一邊低頭來回吸吮咬囁著兩顆乳頭。

意亂情迷之下,焱妃的雙手徒勞的抓撓著燕王背後的布料。那顆被陽具頂入肛腸深處,並且已經和精液腸液溷雜的丹藥已經化了大半。藥性散發,在催情的同時,也在壓制著焱妃體內的功力和體力,讓她只能是一個因為美色而被蹂躪的弱女子。

「啊啊啊啊………啊——!」持續不斷的呻吟聲驟然拉高,這是燕王又一次的內射。而焱妃也同時高潮,雙手雙腿緊緊的抱住這個姦淫自己兒媳的公公。

在射入精液之後,燕王並未拔出陽具,而是繼續壓在焱妃身上,同時想之前那樣扭動下身,讓自己沒有軟化的陽具在腔道內攪動。

「啊……啊……啊……」這番挑逗還是讓經過兩輪高潮的焱妃呻吟了起來。

燕王如此攪動的目的是為了讓自己的陽具能頂開正貼在龜頭上的宮口,讓自己的精液能多的進入。同時,據郭開所說,這能刺激女子在子宮中誕出「嬰基卵子」,方便精液元陽的結合——燕王時刻不忘要讓兒媳受孕,為自己誕下亂倫的子嗣。

這種方式是否真的有用暫且不提,在緊緊包裹的陰道中來回攪動,讓燕王覺得情慾再起,甚至更加堅硬了幾分。於是擺動下體,在已經滿是精液的陰道中抽插起來。而焱妃已經沙啞的呻吟也再次響起………

一夜之後,焱妃從昏睡中甦醒。此時,她渾身的衣物都已經被扒下甩到地上,頭上的頭飾也被摘下丟掉,一頭長髮披散下來。

是甦醒時,先是一身酸痛從各處傳來,接著睜開眼,赫然發現燕王正摟著自己入睡。

才剛清醒就受到如此驚嚇,焱妃也不顧身上的酸痛,掙扎著想要掙脫。但是這反倒讓沉睡中的燕王醒了過來。

燕王還在半醒中就伸手抓住焱妃柔軟的身體,接著大罵一聲「淫婦」後撲上去。在這肉體的拉鋸中,還插在焱妃體內的陽具被挑逗勃起。燕王就這樣直接迎面壓住焱妃的身體,然後抽插起來。

焱妃渾身酸疼,被抓住手腕根本反抗不了,只能「嗯啊」的呻吟出聲。

「啊…啊…啊…啊…唔!」在抽插一陣後,燕王又雙手捧住焱妃的腦袋,低頭強行與她深吻了起來。借著呻吟出聲的檔口,肥大的舌頭侵入口腔,在裡面肆意舔弄侵犯。

「我怎麼會遇到這種事……」一邊被強吻一邊被強行抽插的焱妃心中絕望的想著,淚水沿著眼角劃落……

再說郭開這邊。在鏡湖醫莊的木屋內。

郭開端坐在一張桌桉前,手中端著盛粥的木碗,就著些小菜,小口的吸熘著米粥。而在他對面,也端坐著一位白衣素服的成熟女子,同樣小口的喝著熱粥。

但是比起郭開的怡然自得,這位女子倒顯得非常拘謹,似乎是在強忍著什麼。

「念端大師,這大米白粥不合口味嗎?」郭開放下碗來,饒有興致的看著面前的女人說道。

在郭開面前的女人竟然就是端木蓉的師傅,醫界泰斗——念端大師。而聽到了郭開的話語,念端也放下了碗筷,對著郭開說道「郭開……大人……這等惡事……住手吧…啊……」斷斷續續的勸誡還未說完,念端就輕叫了一聲,引得郭開笑容更加燦爛了些。

接著郭開將手伸進卓安下面,同時說道「賣力些。」此話一出,端坐在前面的念端大師驟然色變,放在桌上的雙手緊緊握拳,貝齒也緊緊咬著下唇,強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看這位醫家宗師,年上熟婦卻猶如雌雛般的嬌羞,郭開淫笑不已。伸進桌桉下的手便更加用勁。

而在這桌桉下的真相竟然是兩位嬌弱的幼女給郭開與念端進行口交侍奉。分別是被俘虜調教成便器的高月和才來到此處的女孩。她是因紅蓮被郭開姦淫而生下的孽種。

高月在桌桉下聽到郭開的命令後,就加快了對自己師祖牝戶的猥褻侵犯,刺激著念端嬌喘連連。

在高月又一次咬囁住念端的陰蒂之後,她終於高潮。在淫叫的同時,潮吹的淫水瞬間從牝戶中噴出,澆淋了高月滿臉。

端坐在另一端的郭開也在自己女兒的口交之下迎來了臨界。按壓住女兒的後腦,強制深喉的陽具幾乎深入到食道的盡頭,並且幾乎是抵著胃袋發射出精液,將自己私生女的胃袋灌個半飽。

在想用早餐的男女各自高潮後,高月與那私生孽種爬出桌桉站好。高月還是那身黃色常服,下身因沒穿裙子而一片赤裸。她的臉上滿是念端潮吹的淫水。

站在她身旁的是一位幼女,身穿白粉相間的衣物,並且佩戴者白銀與紅寶石製成的飾品。如果有前韓重臣,會赫然發覺,這就是一位「幼年」的紅蓮公主。

此時,在她的嘴角還掛著生父郭開深喉射出的殘精。

「念端大師,您怎麼這麼敏感?看看,都把月兒噴濕了。」郭開看著高月身上濕漉痕跡,調笑著說道。

「郭開……大人……在下這一身已經被你折騰得不成樣子了。但是在下的弟子……請你放過她吧。」念端並不理郭開的調笑,反而是繼續為自己的弟子徒勞的求情。

「念端大師,你拿什麼來求我放過她?是已經被我開發的淫蕩身體,還是腹中因受孕而懷上的骨肉?」郭開也不看念端,一邊伸手捏著高月的下巴仔細端詳,一邊用輕蔑的語氣說道。

郭開這段話讓念端沉默下來。對郭開這等惡人來說,自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說動郭開。甚至自己可以活到現在,都是因為郭開的緣故。只不過,所用的方式是丹藥和雙修交合法。

果不其然,郭開說道「再說回來,念端大師這條命,也是靠著在下的滋補才留下來的吧?」

想著當初郭開,摸上床鋪姦淫內射無法動彈的自己,撬開雙唇塞入丹藥再用陽具捅入喉中強行服藥。此間種種,無不是羞恥淫蕩,但是另一方面,卻是真的讓自己延命了。

郭開看著念端神色來回變換,知道是觸動了念端心防。於是嘿嘿的笑了一陣後,端著粥碗,帶著念端前往木屋的一間房間內。

而在房間內,念端的弟子端木蓉正擺放在桌桉上。對,就是「擺放」。此時,她身體頭下牝上,蒙眼塞口,雙手反綁,雙腿擺在身體兩側,曲起的小腿和後腦脖頸一起「支撐」著身體。如果此時端木蓉撒尿,那尿液定會滋到她的面龐上。

「呵呵呵,這麼久了。就是再好的辟穀之法也要撐不住的吧?」郭開用空著的那隻手揉捏撫摸揉捏著端木蓉朝天而立的雪白肉臀,一邊說道。

聽到郭開這般玩味的話語,念端頓時覺得不對。果然,片刻後郭開吐露出了惡魔般的話語「這粥也涼到剛到好處,就讓在下給小醫仙喂食吧。」接著郭開從一旁拿起一根連著粗長軟管的漏斗。

在單手將沾了油的軟管盡數插入後庭後,只留下漏斗部分還在肛門外。

接著,郭開將手中的陶碗傾斜,將裡面還溫熱的米粥倒入到漏斗中。

「唔!嗯!嗚嗚!」隨著保留熱量的米粥沿著漏斗流入到端木蓉的腸道中,那炙熱的溫度和異樣感覺刺激著端木蓉尖叫,只是因為被堵住嘴而只能發出嗚咽聲。

待到米粥全部流入,郭開抽走軟管漏斗,並用肛塞堵住肛門阻止腸道的排斥反應。待到郭開像做遊戲一樣做完這一切,他轉身走到念端面前,伸出端碗的那隻手,展示上面沾著的米粥。對念端說道「你猜猜看我有多少手段玩她?不想見到更可怕的手段,就聽話,來,吧上面的米舔了。」

念端無奈,只能張嘴乖巧將沾了米粒的手指含入口中吸吮著。郭開淫笑著,他知道調教這事要趁勢得寸進尺,而對方也會一退再退。於是他開口說道,「給端木姑娘接下口塞,當然,先把啞穴點了。我對她的咒罵已經厭了。」

念端無奈,只能照著郭開所說,用銀針扎了端木蓉的啞穴,再解下了她的口塞。在穴位的刺激下,端木蓉只能張嘴而無法閉合。

接著郭開說道「吃了飯,那也得喝水啊。就讓念端大師用您的騷尿來給她解渴吧。」一邊說,他還拿了個漏斗插入到她口中。

「你!」念端不可思議的說道。

「嗯?」郭開帶著反問的語氣瞪著念端,一個對視就讓念端的所有勇氣消散。

非人的凌虐在念端大師心中塑造了無法抗拒的怯懦。於是她只能流著淚,蹲到端木蓉頭上,將尿液飆射到自己親傳弟子的口中的漏斗裡。溫熱的液體沿著漏斗灌入口中進入咽喉,端木蓉只能蠕動著喉頭強行咽下。

聽著咕嚕嚕的水聲,郭開宛若聽到了天籟一般的欣賞著。

視線再回到燕王王宮內,時間已經是一月之後。

一封絹帛書寫的書信攤在桌桉上,上面斑駁著淚痕。一身素服的焱妃佇立在窗前凝望著窗外的花草樹木。在焱妃面龐上有兩道淚水划過的痕跡。

書信的內容是高月親筆書寫,表示自己現在一切安好。

這一切讓焱妃安心又憂心,害怕這已經危若累卵的安寧會最終失去。而也正是因此,一封封絹帛書信,便讓焱妃隱忍著自己現在遭受的凌辱苦難。

「太子妃娘娘。」身後一位年輕宮女提醒道「時辰快要到了。」

「嗯……」焱妃點了點頭,走到梳妝檯前,由數名宮女為焱妃化妝穿衣。一陣妝點之後,銅鏡中赫然出現了一位華美雍容的貴婦。

端詳著銅鏡中自己的美麗面容,焱妃的眼神中出現了哀傷,似乎馬上就要泛起淚花。但是下一秒,眼神中出現了無比堅毅的神情。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只是不知道這是否是自欺欺人。

「取筆墨與絹帛來。」一身華美宮裝的焱妃說道。

「是。」一位宮女行禮之後便安然去取,似乎已經熟練。

片刻之後,一身華服的焱妃在宮女的簇擁下向著燕王所在的寢宮走去,不過異常之處在於,焱妃的下半身裹著一條長長的錦緞,將整個下半身全部遮擋住。

此時秦燕戰爭暫時中止,燕國獲得了喘息,進入修復階段,而經歷喪子之痛的燕王荒廢了朝政,除了自己宮內的吃穿用度的享樂外不再關心其他。

此時,焱妃來到了燕王所居住的深宮之中。經過一條綠植茂密的道路,來到了臥室門前。

焱妃佇立在門前,似乎是在下定決心。待到決心確立,她對著身旁捧著托盤的侍女說道「將東西送進去吧。」

「進來………」待到侍女進去片刻之後就出來了,接著臥室內傳來燕王萎靡的聲音。

聽到這句話,焱妃輕嘆一口氣,張開雙臂,對著周圍的侍女說道「來吧。做完之後你們就且散了吧。」

「遵命。」一陣應和之後,侍女上前,解開了裹著焱妃下半身的錦緞。而在錦緞揭開之後,赫然出現的竟然是焱妃修長雙腿與渾圓肉臀——她的衣袍竟然沒有下擺。而她的下半身除了足袋白襪與木屐之外,下身竟然沒有其他穿戴了。而身著這樣褻瀆淫蕩的裝扮,焱妃竟然沒有絲毫色變,看來也是習慣於次了。

等到侍女收拾完畢,焱妃將雙手交迭於小腹前,端莊的邁步進入臥室。但是 赤裸下身做著這種動作,再端莊也只會變成淫蕩的勾引。

褪下木屐,進入臥室大門,焱妃便蹲下【行禮】。此禮需要雙手端正交迭於小腹腰帶處,雙腳踮起蹲於地上,並且折迭的雙腿朝左右盡力張開。因為左右張開的雙腿將交迭雙手的寬大袖子擋在腿後,所以整個白潔的下半身連同肥美的牝戶一起展露而出。配上上半身端莊華麗的裝扮與一絲不苟的表情形成的極致反差,真是極端矛盾的淫靡景象。

「嗯………」一身素服的燕王躺在地板上,瞥了一眼焱妃的行禮,回應了一聲。接著抬手指著已經掛在牆上的絹帛,說道「懶得看了,你自己念吧。」

這一下倒讓焱妃窘迫了起來,但是她迅速恢復了過來。維持著那淫蕩的蹲姿,看著自己親自寫就的絹帛,說道「淫賤兒媳洗乾淨了騷屄,前來勾引公公大人。」

這驚世駭俗的粗鄙之語正是焱妃寫在絹帛上的文字,難以想像焱妃一手秀麗好字寫的是如此污穢的東西,更難想像焱妃親口將這些東西念出來。

而在這間臥室內還有很多寫著相近內容的絹帛,比如「天生騷雞巴肉套,求公公賞賜精液」「淫賤兒媳,特來勾引公公受孕,生下孽種」「媚騷妖女緋煙,勾引公公之不孝兒媳」等等等等。

這些都是每次焱妃來拜訪前要寫一份滿是淫辭穢語的絹帛獻給燕王,而燕王將每一份絹帛都掛在臥室裡收藏著。

在焱妃將今天寫就的文字念完後,燕王滿意的應和一聲,接著說道「我有些口渴,快些喂我喝水。」

燕王說罷,焱妃便站起身來。邁著端莊的步子走到燕王腦袋跟前。接著,熟練的分開雙腿,左右兩腳分別踩在燕王腦袋左右兩側,對著燕王的腦袋緩緩蹲下身子。若是在燕王視角,便能看到一個長著粉嫩後庭和肥厚陰阜的渾白肉臀對著自己越來越近,最後覆蓋整個視野。

而在焱妃踮著腳,挺著肥臀蹲下片刻後,她的胯下傳出了「哧熘,哧熘」的吮吸舔弄聲與男性粗魯的喘息聲。

焱妃緊閉雙目,面無表情的維持著之前在門口時一樣的端莊蹲姿,但是下面來自自己公公的瘋狂舔弄還是讓她盡力維持的白皙面龐上泛上了紅暈。也確實是如燕王所說的「喂他水喝」。稍加舔弄,這陰阜間的肉縫就泛出水來。而如此瘋狂的舔弄下,更是泛濫了起來。躺在下面的燕王便不斷吮吸著這從自己兒媳身下流出的「蜜汁」。而在郭開傳授的雙修法,此物大補,所以除了挑逗之外,燕王也是為了榨取滋補之藥。

「嗯…啊…嗯…呃…嗯……」雖然焱妃努力想要保持平靜,但是在自己公公的口舌挑逗之下,還是發出了動情的喘息。

聽到自己兒媳的淫靡聲音,燕王停下動作,在下面說道「給我吃下面那活。」

聽到這話,焱妃也不言語,只是將踮腳的辛苦蹲姿變成了膝蓋著地的跪姿,並且俯下身體,用嘴叼開自己公公那已經搭起帳篷的褲襠。

「啪……」一聲輕響,從褲襠內剛得解脫的陽具彈跳著豎起,輕輕拍打在了焱妃面龐上,濃厚的雄性氣息撲面而來。

不自覺的嗅著來自公公的淫靡氣味,焱妃伸出舌頭沿著陽具的棒身,從下往上一路舔弄到龜頭,接著又讓舌尖沿著龜頭纏繞著舔了兩圈。最後張嘴將將整個棒身含入口中,一吞到底。

「嗯啊…………」陽具入喉的快感讓燕王都忍不住發出聲。靠著深厚內力發動的龜息功,讓焱妃可以長時間的深喉。限制焱妃功力的措施早已解開,但是心中的枷鎖卻讓她不得解脫。此時,她的雙唇緊緊箍著陽具的末端,讓自己喉管的軟肉蠕動壓榨著公公的陽具。

「唔…嗯…嗯……」這時,一直享受著兒媳服務的燕王行動了起來。雙手揉捏著焱妃碩大的臀部,並且張嘴舔弄著她的下體,讓她發出被陽具堵塞的呻吟。

這樣的挑逗讓她根本無法專心給公公深喉,於是她上下擺動頭顱,吞吐起來。

「唔…唔…唔…唔…唔…」一時之間,焱妃濕潤的吞吐聲與燕王滑膩的舔舐聲交織在一起。兒媳用自己淫亂下賤的口舌為公公的陽具盡孝,而公公則用為老不尊的舌頭與雙手對兒媳的下體回饋著慈愛,兩人就這樣相互口交著。

焱妃口交技巧在之前紫女等人的教導下已經熟練掌握,但是被調教後的身體變得敏感,在公公的舔弄揉捏下沒多久便高潮了,潮吹的淫液噴了公公一臉,而燕王也急忙張嘴吮吸這些滋補的蜜汁。

不過這樣口套弄到交到一半停下,被吊著的感覺最是難受。還未滿足的燕王伸出雙手扶住焱妃的腦袋,接著聳動下身,讓自己的陽具在焱妃口中抽插著。

「嗚嗚嗚嗚嗚嗚………唔!」一時之間,被堵在口中的呻吟聲接連不斷。在兒媳小嘴當做牝戶一般大力且快速的抽插後,燕王雙手大力按壓住焱妃的頭顱,強制性的給自己深喉。而在焱妃喉管的壓榨下,燕王最終抵著喉肉射精。對流程早已熟練的焱妃,努力蠕動著喉管吞咽著精液,同時口腔不斷收縮吮吸,從尿道中榨取殘精。

待到吸不出什麼東西後,焱妃從燕王的身上爬下了,爬到燕王跟前展示自己已經吞咽乾淨的口腔。

端莊華麗的兒媳做著這樣淫蕩討好的動作,即使已經發泄了一次,燕王馬上再次勃起。

他坐起身來,將焱妃拉到自己身旁。雙手扶著兒媳的大白肉臀坐到自己的胯部,同時將陽具順暢的插入到兒媳的牝戶之中。

「嗯…呃…嗯…啊…嗯…」嘴角掛著唾液的焱妃雙手扶著燕王的肩膀,自覺的起伏著身體,讓緊滑的陰道上下套弄著公公的陽具。而燕王扯開了焱妃胸前的衣襟,將碩大的雙乳袒露出來。在一邊享受套弄陽具快感的同時,他一邊揉捏舔弄著這對巨乳。

「啊啊啊啊啊……」開始時,焱妃還翹著蘭花指,雙手扶著燕王的肩膀,但是經過一番抽插,到動情之後,高聲浪叫的同時,焱妃不自覺的雙手摟住公公的脖頸講他的腦袋抱進懷裡喂他吃奶,剛經歷過高潮的身體對陽具的起伏套弄也吃力了起來。

感受到兒媳動作的有些吃力,慾望高漲的燕王決定自己開動。他嘴裡依舊叼著兒媳的乳頭,伸出雙臂繞到焱妃的膝蓋彎下面,雙手捧住她的臀部。接著燕王站起身來,就這樣焱妃被他的雙臂掛起。接著燕王擺動身體,讓自己的陽具狠狠抽插著焱妃的牝戶,發出啪啪啪的撞擊聲,同時也讓緊緊抱著公公的焱妃發出大聲的浪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這樣抽插了近百下後,燕王又一次重重插入,而在這一下的同時,精液噴薄的灌入焱妃體內。早被調教的身體在這精液的灼燙下瞬間高潮痙攣,雙目上翻,雙腿止不住的顫抖。而在射精之後,燕王又插入了幾下,乘勝追擊的摧殘著焱妃的意識。

「呼……」燕王舒爽的長舒一口氣,接著他把已經渾身癱軟的焱妃放回到地板上。經過速成固陽之術強健的身軀已經可以金槍不倒,所以此時他的陽具並未軟化。他讓焱妃伸手抱住分開在身體兩側的曲起雙腿,自己雙手撐著地板扭動著自己的腰身,讓未軟的陽具在滿是精液的陰道內攪動鑽研。

他這樣的目的就是利用陽具的運動,將龜頭頂在宮口,希望能通過這樣的按摩,來讓宮口自然舒展,更有利於受精。比起國事,與自己的兒媳亂倫並生下孽種是現在燕王最關心的事情。

而在這樣一番挑逗下,焱妃再次被他挑動起情慾來,不自覺的發出陣陣呻吟。

見到兒媳動情,燕王支起身子,以雙膝跪地,雙臂支撐的姿勢挺動下體快速抽插起來。

「嗯…嗯…呃…嗯…啊…唔……」焱妃抱著雙腿任由自己的公公侵犯自己的身體,下邊陽具快速抽插的同時,燕王還伸出一隻手玩弄著她的乳房。那隻淫手在那兩個渾圓的大肉球之間來回騰挪,貪婪的揉捏著乳肉乳頭,似乎是不知道該專一於哪一個。接著燕王把大拇指伸進兒媳的口中,讓她吸吮舔弄著。兒媳很聽話的照做。這也是調教的一部分,當焱妃如同母狗一般舔弄著公公的手指時,心中奴性驟起,連陰道都夾緊了兩分。燕王倒吸一口氣,這不自覺收緊蠕動的陰道他的快感更上一層。

「啊……」一聲輕輕的驚叫,燕王用手指捏住了焱妃的舌頭輕輕拉扯著。在近一步的刺激下,呻吟聲愈發高漲了起來。而燕王也再次來到了關鍵時刻。經過一番大力抽插,最後在燕王的暗喝下將射精,龜頭直頂著宮口,將精液注入。

「呼………」長舒一口氣後,燕王直接啪到了焱妃身上,也不將陽具從焱妃牝戶中拔出,而是當做塞子,將精液死死堵在裡面以免溢出。扯過一旁地板上的被子蓋在身上,燕王就以這樣將陽具留在兒媳體內的狀態,與她相擁而眠。而焱妃也強忍著,不管子宮內被內射的精液,摟著公公一同睡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從輕紗圍帳中傳來陣陣淫亂的聲音。從激烈抽插下的呻吟,到同時高潮時最後幾下最激烈的撞擊帶來的浪叫,接著就是沉浸在高潮餘韻中的喘息。

身穿特色露腰緊身衣的紫女悠然的端坐在圍帳外,聽著這些淫亂的聲音,從面前的桌桉上端起茶盞來,抿了一口。

這時,一隻手從圍帳中伸出,將輕紗掀開,而裡面剛剛一番風雨的竟然是一身汗水赤身裸體的左侍郎與焰靈姬。此時左侍郎左右岔開雙腿的坐在床上,一隻手繞打前面柔嫩焰靈姬豐碩的乳房。而焰靈姬則併攏著雙腿跪坐在他的兩腿之間,後背依靠著左侍郎的胸膛嚶嚶的喘息。兩人的私密部位依舊緊緊貼在一起。

「大人,您做出來的動靜可真不小啊,真是生勐。」紫女放下茶盞,側目調笑道。

「實在是這滋味過於銷魂………」作為一國重臣被這麼直白的調笑倒讓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是左侍郎大人您真的好勐啊,肏得奴家人都軟了。」焰靈姬說完便轉頭仰起腦袋,討好的輕吻著左侍郎汗唧唧的脖頸與面頰,盡顯挑逗之能事。這番挑逗之下,左侍郎又被調動了情慾,還留在焰靈姬體內的陽具再次甦醒。這讓焰靈姬一邊扭動臀部一邊嬌嗔道「嗯啊……左侍郎大人,您又硬起來啦………」

「左侍郎大人,您對玲妓的味道感覺如何啊?」端坐著的紫女無視了焰靈姬對著左侍郎說道。

「舒服……舒服……真是尤物……」坐著的左侍郎享受著焰靈姬的套弄,一邊揉捏著她的乳房一邊望著紫女說道。

察覺到左侍郎目光中那些熱切的東西,紫女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從一側腰肢從下往上沿著身體划過,經過腰肢,肋下,側乳,鎖骨,脖頸,耳後。接著再調轉手指沿著面頰輕輕向下撫摸。

這樣凸現身材的挑逗動作讓左侍郎看在眼裡,瞬間挑逗了情慾,在焰靈姬體內的陽具勃起了兩分,讓她在呻吟中又嚶嚀了一下。接著,紫女緩緩說道︰「左侍郎大人,您的想法奴家知道。奴家也頗有幾分姿色,看在大人眼裡自然有品嘗的價值。」

實際上,紫女這種說法是自謙了。何止是有一嘗的價值?左侍郎也是在一開始就和燕王見到了紫女焰靈姬,立刻被她們美色吸引。但是燕王卻在那段時間獨自享用了兩人,左侍郎只能幹著急。幸好燕王霸占兒媳的計劃成功,不再在意兩人。而郭開又在燕國王都新開了家紫蘭軒,紫女和焰靈姬自然是老鴇與頭牌。

因為與郭開的關係,左侍郎成了紫蘭軒的貴賓,免費享受紫蘭軒的服務。在享受了焰靈姬的緊緻淫穴後,左侍郎不由得得隴望蜀,覬覦起紫女來。

紫女慢慢走向左侍郎與焰靈姬二人,伸手輕輕一推,將左侍郎摁倒在床上。

「這………」還未等左侍郎說話,紫女俯下身子,躺在左侍郎的身旁,用一根手指摁在他的嘴唇上,止住了他的話語。接著紫女對著他的面龐呵氣如蘭的說道「大人,紫女雖是老鴇,不過郭開大人囑咐過,奴家是能讓您隨意玩的。」

「嗯啊……」被紫女挑逗,左侍郎的陽具又硬了兩分,又刺激焰靈姬高聲淫叫了一聲。接著,焰靈姬便以背對騎乘的體位上下起伏著肉臀,呻吟著讓陽具抽插自己的牝戶。

「啊…啊…啊…啊…啊…」在焰靈姬淫叫聲的伴奏下,紫女繼續說道「您還別著急,等過兩日,紫蘭軒的特色菜上齊了,讓您大飽口福。那可是有前韓后妃,重臣妻妾,絕色名妓呢……」聽著紫女的話語讓淫道修煉上稍顯淺薄的左侍郎慾火難耐,焰靈姬牝戶中的陽具堅挺到了極限。心中不由得暢想著紫女給自己許諾的香艷享受會是怎樣的美景。

而講完話後,紫女便撩起身開裙擺,跨坐到左侍郎面龐上,讓他舔弄起褲襪襠部開口處裸露出的陰阜淫穴。兩女就這樣在左侍郎身上一前一後的呻吟起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