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关于Bed End线的五河士道重生的那些事 【约会大作战:关于Bad End线的五河士道重生的那些事】(番外)(上)

【约会大作战:关于Bad End线的五河士道重生的那些事】(番外)IF线:关于我和红发爆乳傲娇纯情jk妹妹的青春日常(上)

作者:虚无圣母2021年5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在一个未曾有重生,乃至于诸多违背了“既定事实”的世界线中,因为遭遇十香而被战斗的余波击昏的五河士道,就来到了佛拉克西纳斯战舰之上。

醒来以后的他,心中就酝酿着无数的情感,无论是震惊于从天而降的孤独女神那非人的超凡魅力,还是亲眼目睹了名为空间震的恐怖灾难生出的震撼,乃至于在孤独的女神剑下险死还生的恐惧和庆幸……直至他在被让他莫名感觉到熟悉的银发美人带到了舰桥之上,看到了熟悉又不熟悉的妹妹。

当他说出自己那出于感性的笨拙之语,绑着黑色缎带的妹妹就说出了冰冷残酷的理性之语,击溃了他言辞中的笨拙感性。

“随心所欲也好,不能随心所欲也罢,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因为无论是哪种情形,都无法改变精灵引起空间震的事实。虽然可以理解士道的说法,但是不能仅仅因为很可怜这个理由,就将等同于核弹等级的危险生物放任不管。现在顶多只会发生小规模的爆炸,但是难保有一天会再次发生欧亚等级的大空灾。”

“对方只和你相处短短几分钟,彼此之间也毫无交集,而且还打算取你的性命。但是你居然如此偏袒精灵………难道,你爱上她了?”

听着妹妹那尖锐且毫不留情的现实之语,思考着她言辞之中的冰冷后果……五河士道在想到某个事情以后,心中涌动的感性也开始逐渐退散。

“没有……我只不过是觉得她可怜罢了!”

“琴里,精灵是很危险的生物对吧!”

“当然,”世界的灾厄“这样的称呼,你觉得是凭空而来的吗?”

“那么……能够请你不要在做这样的工作了,可以吗?”

作为精灵的五河琴里就深谙精灵自身的危险,所以当她听到了哥哥询问著精灵的危险的时候,她自嘲的回答了他。

但是五河琴里知道……被她喜欢的哥哥,名为“五河士道”的笨蛋,就是一个比起危险更愿意去帮助他人的人。

当初他在绝境之中拯救了自己,那么他就不会不去拯救其他的精灵。

然而接下来哥哥说出的话,却让舔舐著口中的珍宝珠的她愣住了。

“我虽然不知道琴里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既然你给我诉说了有关精灵的资料以后,我也大概明白了……或许这是一个有关精灵的救助组织吧!”

“作为这个组织首领的你,也必然会和那些精灵产生接触的对吧!”

“对于无助的精灵,我的确心中涌动着想要拯救她们的冲动……但是我却并不是单独作为”五河士道“而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龙雄叔叔和遥子阿姨将我拯救出了绝望的深渊,并且让你温暖了我无助的心灵,身为”五河琴里“的哥哥,比起拯救那些无助的精灵……我更想好好守护你!”

还未等她说些什么的时候,士道就接着说出了他心中想要说出的话,那带着些许愧疚但是却又无比勇敢的诚挚言辞就击穿了黑色的琴里的内心防线,不由得开始面红耳赤起来的她,就大声的说着:

“笨蛋士道,你在说些什么啊!”

分明许许多多想要说出的东西,但是此时此刻的五河琴里,却什么也不想说了!

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她,就已经自私到不能再将悲悯和慈爱分给那些无助的精灵了!

就这样,因为心中的悸动和对妹妹的怜爱而做出了并不正确的选择的五河士道,就来到了一个全新的未来。

……

三年后。

已经是大学生的五河士道看着近在眼前的来禅公立高中,也是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那一天他向妹妹发出恳求以后,琴里也就辞退了那份工作。

之后,据说由那位让他感觉莫名熟悉的银发美人代理舰长一职。

而学业本就优异的他,也在高中时期努力学习以后,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

上了大学以后,他才发现所谓的缘分就真的是斩也斩不断,他所选择的专业的教授竟然就是名为“村雨令音”的银发美人。

因为不太想接触异常世界那边的资讯的他,就未曾仔细了解过妹妹的朋友,也就是那位银发美人的资料……直到他上了大学才知道,村雨令音就是颇具名气的心理学乃至于精神分析等学科的知名教授,选择了这份专业的他那遇上这位那就真的是理所当然。

大概是因为琴里的关系,令音对他也是颇有照顾,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颇为的融洽。

也就是在前段时间,令音给他说了一件事情……因为公立高中的师资资源有些匮乏,所以政府决定在大学里调拨一批人手,而他高中的母校来禅也在其中,如果作为援助教师的话,对他将来的结业也是有很大好处的。

在知道了这个事情以后,他自然也是义不容辞的答应了,然后他就被选中了。

今天,就是他作为高校师资援助教师生涯的第一天!

“如果没记错的话……琴里,考上的应该也是来禅吧!”

想到这里的五河士道眉头一皱,也是踏入了校园,开始了他的执教生活。

……

看着窗外的五河琴里有些忧郁。

就在三年前,面对她提出的现状,士道那个笨蛋居然就自私的没有选择去帮助其他人,而是选择守护了自己。

一点都不像是士道那个笨蛋会做出的选择,但是却让五河琴里的内心满溢出了感动和甜蜜。

于是,她向Ratatoskr方面辞退了佛拉克西纳斯战舰的总指挥官一职,事实上她也想过,要是那边实在是不识抬举,不愿意放自己走的话,也就不要怪精灵·炎魔在失控之下一不小心烧毁和崩坏一些东西了。

但是他们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让她感觉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就颇为顺利的完成了职务的交接,让她最好的朋友村雨令音接管了佛拉克西纳斯。

而在她正式解除职务的那一天,令音也是颇为语重心长的祝福她一定要幸福。

这话就听的五河琴里脸都红了起来……和哥哥在一起的生活,有什么好幸福的啊~令音就知道胡说八道!

然后,她就再也不是精灵·炎魔,也不再是佛拉克西纳斯战舰的总指挥官,而仅仅是一名平平无奇的初中生女孩,是哥哥五河士道最为宠溺的妹妹。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解除了职务以后,她一直忧心的胸前发育问题就终于得到了解决,胸部就像是充了气一样膨胀了起来,从微微隆起的雪丘到能够被一手把握的鸽乳,再到硕大丰腴的白兔……

每天享受着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再在家里享受着哥哥无微不至的关心的琴里,偶尔还能在一群女孩子面前凡尔赛一下属于巨乳的烦恼:“唉,你们也是不知道,其实胸部很大也是很苦恼的呢~w”

而且,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三年前哥哥在舰桥当着那么多人对自己说出的话,反正不管士道是怎么想的,她就觉得那是哥哥对她爱的告白……以至于她甚至连房间的大门都不再关闭,就等著士道有一天进入自己的房间,对自己做出只有情侣才能做出的羞羞的事情呢!

但是左等右等,等了都快四年了!

琴里就还没有等到溜入自己的房间对自己做出下流事情的哥哥,这就让她又气又恼。

明明在梦里对自己做出那么多下流的坏事情的士道,在现实里就是那么的正经。

既然哥哥不主动的话,那么就只有容妹妹来主动一下了……感觉再这么等下去不行的琴里,就在第二年开始让哥哥每天来叫醒自己,然后穿衣打扮……顺便在吃饭的时候让欧尼酱来喂自己,或者自己来喂他。

也知道士道是什么性子的琴里,自然也不会一开始就玩什么过激的东西,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一步步蚕食著士道底线的她,就感觉士道愈发的和自己亲密起来。

时不时还用从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白发女子那买来安眠药的琴里,就要亲自检查哥哥的身体是不是健全发育……虽然未曾交出自己的纯洁,但是也玩的差不多的琴里就能够感觉到哥哥心中的动摇。

以至于他在第三年考上大学以后,就直接搬到了学校的宿舍里去……只不过,士道那个笨蛋怎么可能逃离的了妹妹的五指山,联系上令音的她就非常容易的把士道弄到了自己的学校来。

但是琴里现在却发现……这一步棋似乎下的不怎么好!

自从哥哥回归母校,担任了校内新增的心理健康咨询老师这一职务以后,她就冷笑的发现原来来禅的女生有那么多心理不健康的啊!

参加女子研讨会的时候,她听到的最多的也是各种女生对自己哥哥的性幻想……听的她那是一个怒火中烧啊!

——士道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帅了一点,高了一点,有那么一点钱,而且还有那么一点闲,学的东西看起来还很高大上吗!!!

啊,这么一想……琴里貌似发现,那些女孩子喜欢上哥哥,还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呢!

但是理所当然归理所当然,士道是自己的,这就是不容否决的现实!

“琴…琴里小姐!能…能陪我去心理健康咨询室吗?”

清冷柔美的声音就涌入了五河琴里的耳中,她这才发现原来已经下课了,此刻一名有着冰蓝长发的女孩站到了她的桌前。

这名女孩就有着微卷的冰蓝长发,白皙精致的脸蛋之上雕琢著碧色的眼眸,小巧的琼鼻之下是微有樱色的细嫩唇齿。

并不高挑甚至显得有些稚嫩的娇躯之上,就穿着来禅高中的女子制服,在漆黑的制服的映衬下的纤细小手和雪嫩玉颈就透著一种白色的光晕。

在制服裙摆之下,雪腻的小脚被柔滑的白丝包裹,最后进入了精致可爱的黑色小皮鞋之中。

分明穿着高中制服的蓝发女孩,却就流露出有如初中生一般的稚嫩气息。

五河琴里知道,她叫四糸乃……是一名天才美少女,过于出众的智力就让年仅12岁的她就读了高中,但是知识的丰富并不代表人情世故的练达,为她解决了几次麻烦以后,这个小丫头就成为了她的小跟班。

听着四糸乃说出的话,五河琴里秀气的眉毛微微一挑:“四糸乃同学的心里也有什么问题吗?比起告诉五河老师,能告诉给琴里我听听吗?毕竟……我也姓五河嘛~”

听着坐在座位上的五河琴里的话,站立著的四糸乃微微扭捏著小手:“琴…琴里!不…不是啦……其实我……”

看着扭扭捏捏吞吞吐吐的四糸乃,五河琴里的心里冷笑了一下,见惯了这副姿态的她当然清楚这个女孩心里想的什么,一想到连家都不敢回的五河士道,她就更来气了!

只不过,在家里还能跑的你,在学校你总跑不了了吧!

念如电转的五河琴里,当即不再阴阳怪气四糸乃,而是化身为知心姐姐保镖,开始护送起来四糸乃前往心理健康咨询室。

……

躺在心理咨询室里的五河士道,就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了些许不详的念头。

用梦的解析盖住面容的他,就不由得想起来了让他分外头疼的妹妹。

对于五河士道来说,五河琴里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首先,五河琴里是他的救赎,是他心中的白月光。

在被母亲抛弃在收容院中的他,被五河夫妇收养之后,就是天真无邪的五河琴里一直陪伴着他。

但是未曾有丝毫感动,自闭乃至于厌世的他就希望通过自杀来得到解脱,在被五河夫妇送到医院将他拯救回来以后,苏醒过来的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紧紧抱住他的五河琴里。

还以为是和他玩捉迷藏,因为躲的太好而找不到自己的哥哥要离开的琴里,就在他醒来以后哭着小花脸用糯糯的声音说以后再也不会欺负哥哥了。

其次,五河琴里是他的妹妹。

对于妹妹这个称呼,他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既视感,就仿佛他本来应该有一个妹妹一般……而琴里,正好就填补了他心中的缺口。

作为被五河夫妇收养的孩子,无论是因为他们的义行,还是因为自己欠下他们的负债,他都需要履行自己应该尽到的义务……尽可能的照顾好他们唯一的孩子。

这也是他在佛拉克西纳斯上,听到了琴里说出了精灵的存在以后,却希望琴里不再做那样事情的原因。

但是也就在那天以后……说出心中发自本能的恳求,他就感觉琴里似乎变了。

具体是什么地方……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琴里就变得和自己愈发的亲密起来。

无论大事还是小事,琴里都总要呼唤自己……而他过去甚至没有发现琴里参与到那么危险的事情之中的经历,就让他分外的自责,以至于他就格外关注妹妹的事情,以防止她再次卷入到什么危险的事情之中。

于是,他似乎就成为了妹妹随叫随到的执事,清晨将妹妹唤醒以后,给她洗漱再梳妆打扮,最后将她送到学校……而到了晚上,在准备好晚餐以后,他还要在妹妹的床前讲著故事,将她哄入梦乡。

而每每在清晨看到琴里那毫无防备的稚嫩胴体,就让在清晨无比精神的某个部位分外的精神!

只不过,作为好哥哥的五河士道就绝不会辜负妹妹对自己的信任,哪怕妹妹会时不时的让他帮忙洗澡,亦或者妹妹帮助哥哥擦拭身体;又或者让自己像是照顾小宝宝一样喂她吃饭,或者被她喂食,而且还用小舌头舔舐遗留在自己脸上的饭粒……

亲自照料著琴里的五河士道,就真的算是亲自见证了妹妹胸前那对雪脂美肉的生长情况,甚至还亲自出手丈量了一二。

当然,琴里也并不是只会使唤自己的孩子,偶尔她也会选择亲自下厨……虽然五河士道觉得,将买来的菜品放在锅里炒一炒,这应该算不得下厨才对就是了!

只不过这毕竟也是妹妹的心意,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吃下去,然后再进入甜美的梦乡……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吃了妹妹做的东西以后,再喝下红茶饮料,他都会睡的格外舒服,因为青春期而积累的性欲也会莫名其妙消失不见。

拥有很强大的接受能力的五河士道,就对于这样的情况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直到有那么一天,来自不知道是谁寄来的邮件之中有着一个摄像器,除了摄像器之外还有一串文字:晚上请打开。

虽然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听从了的五河士道……才发现了性欲消失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看着自己在昏迷之前走回房间躺在床上以后,紧随而后跟来的妹妹……甚至不像是平时还会穿上一两件衣服的她,就赤身裸体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间。

解开昏迷的自己的衣物后,先是用丰满的樱唇和自己深吻并且拉出晶莹的水线之后,再用那双被黑丝包裹的小脚侍奉著自己胯下的肉棒,将要射精的时候再用那张小嘴将其吃下以后,接着用丰满雪腻的乳肉以及秀美的柔夷将其裹挟压榨……

比起平日里温柔可爱的妹妹,出现在摄像器中的琴里简直就像是奇幻故事之中出现的魅魔一般淫糜浪荡!

到了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和琴里的关系变得畸形扭曲起来的五河士道,想要好好和琴里聊聊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在想到摄像器中出现的琴里,以及内心涌动的欲望……五河士道最后选择搬离了家中,住在大学的他决定好好一个人冷静冷静。

在大学期间也有很多不错的女孩,但是五河士道却发现她们就并不能让自己生出情欲和喜爱,偶尔来大学的琴里也颇为理直气壮的住在他的房间,似乎已经知道他知道了自己所做出的事情以后,她就连伪装也懒得做了。

只不过,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要是被妹妹侵犯,五河士道还能勉强接受……但是要让他主动去侵犯妹妹的话,他心中残存的道德还是让他做不出这种事情,顶多和琴里接吻或者用检查身体的名义摸摸她的奶子!

对于总算是开窍的哥哥,琴里也就没什么着急的心思了,她就像是以前那样温水煮青蛙的侵蚀著哥哥的底线,唯一可惜的就是哥哥不再肯吃她做的东西了,也不愿意回家住~她只恨当初因为胆小,没有直接把士道上了,要不然哪来那么多的事情!

而在来到了来禅以后,才后知后觉上当了的五河士道,就一直战战兢兢的。

只不过,让他奇怪的就是……他命中的小魔星就一直没有来打扰过他,倒是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呢!

但魔星会迟到,却不会缺席。

让五河士道心心念念的小魔星,就总算是来了!

……

看着关着的心理健康咨询室的大门,还想敲门的四糸乃就看到了她最信赖的五河琴里姐姐直接打开了紧闭的门户。

随后,四糸乃就看到了正躺在房间内的床上用书盖住面容的五河士道老师。

她就听到了五河琴里用一种带着玩味的异样语气说到:“五河老师,天才的萝莉少女就有事情找你呢~”

四糸乃听着五河琴里和平日里截然不同的声音,就有些迷惑以及羞涩的说到:“琴里……不,不要胡说啊!”

“噫~那四糸乃是没什么事情找五河老师吗?那就不要打扰老师休息了,我们走吧!”

“呜…也,也不是!”

完全被五河琴里玩弄在股掌之中的四糸乃就发出了悲鸣,接着,她就听到了那个温柔的声音。

“五河同学,就不要再戏弄四糸乃同学了。”

听到哥哥连自己名字都不打算说出来的五河琴里,就冷哼了一声:“那五河老师,工作时间到了,还请你不要再躺在床上了!”

说着,就拉着四糸乃坐在了心理健康咨询室的桌前。

对于五河琴里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四糸乃,就乖巧的坐在了桌前,合拢著那双被白丝包裹的纤细美腿,等待着五河士道的前来,她就完全不知道此刻她最好的朋友想着什么。

好一会,身穿着白大褂的五河士道才来到桌前,他用温柔且好听的声音问到四糸乃:“四糸乃同学,你有什么事情吗?是被欺负了,还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都可以对老师说哟~我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

看着五河士道那在时光的磨砺下愈发成熟俊美的面容,听着他悦耳且温柔的声音,有着冰蓝长发的天才萝莉就不由自主的低下的小脑袋,头上就冒出了滚滚的热气……以示其此刻的混乱。

“没…没有!同学对四糸乃…很好!她们,没有欺负四糸乃……五河老师…还记得我吗?”

对于四糸乃这样可爱的女孩,五河士道自然也是印象深刻,点了点头的五河士道回答到:“嗯,四糸乃同学这样可爱的孩子,我当然记得……原来是因为那天的事情才来的吗?”

“没…没错!非常感谢那天五河老师帮助了四糸乃,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时间来感谢五河老师,今…今天特意来感谢五河老师您的!”

慢慢平复著内心的激动,四糸乃也总算是抬起了她的小脑袋,睁著水灵灵的眼眸看着近在咫尺的五河士道,她慢慢的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

坐在一边的五河琴里,将自己丰腴的乳球放在了桌子上后,再用纤细的玉手撑起了下巴,听着哥哥和自己小跟班的对话,她也算是明白了。

原来四糸乃口中那个在开学的时候帮助她找到班级的好心大哥哥,就是她亲爱的哥哥啊!

看着温和的同四糸乃交流着的五河士道,以及喜笑颜开的四糸乃,总感觉自己很没有存在感的五河琴里就轻巧的晃动着穿在自己脚上的圆头小皮鞋,被柔滑的黑丝包裹的小脚自然的摆脱了束缚,在主人的操控下慢慢滑向了位于对面的那个人。

“!!!”

“五河老师,怎么了?”

正在和五河士道聊的开开心心的四糸乃,就发现了五河老师突然变化的面容,好奇的询问著原因的她,就听到了身边的五河琴里的回答。

“大概是没有好好吃东西,以至于肚子有点疼吧!你说是吧~五河老师。”

感觉到琴里那被黑丝包裹的小脚钻入他的裤腿以后,自下而上的摩挲著小腿肌肉的五河士道,就在单纯的四糸乃的注视下,回应着自己的妹妹:“或…或许吧!五河同学!”

听着五河士道以及五河琴里的对话,总感觉有些奇怪的四糸乃有点后知后觉的说到:“说起来…才发现,五河老师和琴里姐姐,都姓五河呢~”

“噗~可惜啊!四糸乃,琴里可没有五河老师这样的亲哥哥呢~毕竟我们长得可差得远了呢!反倒是四糸乃你,更像是五河老师的妹妹哟~不妨喊喊欧尼酱好了~想必五河老师会很开心的哟!”

看着一红一蓝,截然不同的发色,四糸乃也感觉的确如此,听着五河琴里说到话,想到她和五河士道之间相差无几的发色,虽然颇为羞涩,但是她也糯糯的说到:“真…真的吗?欧尼酱~”

“当然是真的,你看五河老师笑的多开心啊~”

没想到四糸乃就真的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喊了出来的五河琴里,在听到那声清冷甜糯的的欧尼酱,以及看到精神为之一震的五河士道,也是不由得想到……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叫过士道哥哥了呢!

但是,士道的妹妹也只能有自己一个!

嘴上说着有多么开心的五河琴里,那以及攀升到哥哥两腿之间的黑丝小脚,就灵巧的拉开了裤缝的拉链,然后钻入了其中!

听着在琴里的怂恿下,喊到自己欧尼酱的四糸乃……五河士道也同样生出了些许的恍惚,琴里就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他了,比起欧尼酱……琴里更喜欢亲昵的喊出他的名字!

看着面前这个就像是法国人偶一般精致可爱的萝莉jk,听着她用蜜糖一般甜美软糯的声音喊著自己欧尼酱,就真的是让五河士道生出一股心都要化了的感觉。

——如果,她真的是自己的妹妹就好了。

这样想着的五河士道,才发现妹妹的黑丝小脚就已经钻进了自己的双腿之间。

一只被黑丝包裹的温热小脚,就已经开始加速他身下那根肉棒的苏醒了。

大声呵斥琴里那是万万不行的……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的五河士道,就真的是连骂也舍不得。

而且要是让对面的四糸乃发现她崇拜的五河姐姐和喜欢的五河老师做出的事情,对于琴里的面子来说那也太难看了。

再说了……如果真的要拒绝的话,他也早就在当初发现琴里做出那样的事情的时候,就已经说清楚了……早就已经失去底线的五河士道,对于温水煮青蛙的五河琴里来说,就真的是没有一点抵抗的能力。

甚至于在清纯可爱的天才萝莉jk学生面前,被她最好的朋友以及自己的妹妹玩弄下体的那种背德以及禁忌的感觉,就真的是让五河士道欲罢不能。

“咳…四糸乃的话!五河老师不会介意的哟~倒不如说你这样可爱的孩子,能够成为我的妹妹的话……我…我一定…会…会很开心的!”

回应着期待自己回答的天才萝莉的五河士道,就感觉到在他回答的时候,逗弄着他下体的那只黑丝小脚愈发的暴躁起来,看着已经不再趴在桌子上,而是双手环胸撑起那对雪脂一般的酥胸以后,冷眼看着自己的妹妹酱,他就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其…其实!像是五河同学这样可爱的女孩子……我也希望,希望能够有这样的家人呢!”

“哼,是吗?像是琴里这样一点都不可爱的女孩子,可比不上四糸乃这样的好孩子呢~”

听着五河琴里说出这样的话后,不明白琴里姐姐为什么生气的四糸乃却是连忙说到:“才不是!琴里姐姐就一样是好孩子呢!而且非常可爱,四糸乃可是非常崇拜琴里姐姐的!”

说着这样的话抚慰著不知道为什么生气的五河琴里的四糸乃,显然就并不知道此刻她认为是好孩子的五河琴里姐姐大人,就正在用她那双湿热晶莹的黑丝小脚摩挲着她暗自许出芳心的五河老师的肉棒。

听着有着冰蓝秀发的天才萝莉jk用她那甜蜜软糯的声音鼓励赞美自己的五河琴里,就微微笑道:“嗯,既然琴里是好孩子的话,那么就要再接再厉哟~❤”

“再接再厉?”

不清楚五河琴里在说什么的四糸乃,只能咀嚼著五河琴里说出的言辞,而只有五河士道才能够理解她说的到底是什么。

被汗液以及前列腺液浸湿的黑丝小脚之上的晶莹足趾,就仿佛手指一般灵活的扯下了一直阻碍著自己的内裤,然后它踩在了裤子里的那根炙热又硕大的根茎之上。

柔韧十足的软绵雪足就用湿润的黑丝摩挲著炽热的阳具根茎,直至达到尽头再拨弄那硕大的精丸之后,然后再滑过已经无比湿润的根茎达到顶端,隔着黑丝的小脚就轻踩着滑腻无比的冠状肉茎,被逗弄的早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就戳弄著被尼龙编织的黑丝包裹的雪足软肉,比起雪肌玉肤更显粗糙的黑丝就带给肉棒些许刺痛的感觉,但是这样的感觉却只能让它更为的兴奋起来。

在妹妹酱那已经颇为娴熟的玉足侍奉之下,五河士道身下的那根肉棒就在不知不觉间从裤缝拉链的缝隙之中钻了出来,在龟头顶到了方桌那塑料制成的底端之时,五河士道才感觉到似乎这样有点玩的过火了!

“奇…奇怪的味道~五河老师,这是什么味道呢?”

挣脱了裤子的遮掩束缚以后,情欲交织出的前列腺液以及腥浓粘稠的精种混合著少女汗液而诞生的味道就在不知不觉间蔓延到了房间之中,这种饱含情欲的味道就让有着冰蓝卷发的萝莉jk不由自主的挺动小巧的琼鼻将其捕捉,然后下意识摩挲了一下合拢在一起的白丝美腿,询问著面前脸色一直有点奇怪的五河哥哥。

“奇怪的味道……真的有吗?四糸乃,我可没什么感觉呢?是不是你闻错了呢?而且男孩子的房间,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陪伴着自己的琴里姐姐却在五河哥哥说话之前,先一步说到,看着琴里姐姐此刻被那双交织的柔夷托起的雪润玉脂,以及平日里往往高冷的面容之上不知为何点缀上了些许她很难形容的……女人味,此刻的琴里姐姐就真的是有着一种成熟的女孩子才能够拥有的那种奇异的魅力。

“咳……大概…大概是四糸乃你搞错了吧!只不过……有些时候再接再厉也需要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呢!”

听着自己信任的琴里姐姐和五河哥哥他们说出的话,四糸乃也就不再去思考那股奇怪的味道到底是什么了……只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出现幻觉,因为闻着那股味道的她,就感觉到身体都开始发热起来了呢!

一只玉足显然也是不能尽情蹂躏和调教哥哥,好不容易将其挣脱出来的琴里,就听到了来自哥哥的警告,对此她也是面露纯洁无暇的微笑,微微挺动着胸前的荡漾乳波:“五河老师在说什么啊!好孩子的琴里当然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啦~❤”

听着妹妹说出的话,五河士道却安心下来,反而更为剧烈的危机感涌上了心头。

他只感觉到,原本顶住桌子的肉棒被滑腻的丝足压下,终于不用再体验那冰冷坚硬的塑料质感的肉棒,就被温暖柔软的黑丝美足包裹了起来。

一只被汗液以及他的体液弄的湿漉漉的丝足以及另外一只相对而言颇为干净的丝足就一左一右的用柔滑到似乎没有骨头的软肉夹住了那根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就仿佛是蛇张开的口器那般牢牢的缠住了自己的下体。

用丝足的软肉化作的足穴就上下套弄著膨胀的性器根茎,包裹着湿润尼龙的玉趾就拨弄著已经退到冠状沟的包皮,让其再一次覆蓋上龟头,然而并未有那样长度的包皮就在包裹到一部分之后,就再次被推了回去……分明是丝足的侍奉,但是给五河士道的体验却完全像是过去妹妹用小手给自己撸动肉棒那般的感觉!

想要做出正襟危坐,一本正经样子的五河士道,却实在是无法在有着冰蓝卷发的萝莉jk睁著水灵灵的眼眸看着自己的情况下,做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要知道,此刻他就是作为老师正在为学生排解心中的忧虑(虽然并没有),然而实际上他却正在被他的妹妹用小脚当着信任自己的萝莉学生的面玩弄着肉棒。

道德以及快感的交织就冲击着他的理智,让他不由得用手遮住了因为快感而有些扭曲的面容,然后慢慢的趴在了桌子上,不再同有着冰蓝卷发的萝莉jk对视:“咳…四糸乃同学,我的头似乎有点疼,容我趴一会!”

“好的~哦,那么五河老师需要喝水吗?”

“嗯,四糸乃可以去倒一杯!”

未曾得到五河哥哥回应的四糸乃,倒是听到了她的琴里姐姐的声音,歪了歪头的萝莉jk就乖巧的起身了。

而在她起身之后,背对着她的好姐妹以及五河老师的刹那,五河琴里就笑眯眯的看着趴在桌子上的哥哥,收回了一直套弄著那根坏东西的丝足,撇了一眼正弯腰接水的萝莉jk,她就直接俯下身子钻到了桌子下方。

看着从裤子前端的拉链之中冒出的那根湿漉漉的黑红巨根,下意识用丁香小舌舔舐着着红润的樱唇的琴里,就感觉到了早就已经在逗弄哥哥的肉棒的时候就已经兴奋起来的身体的颤抖,分明就已经趁哥哥熟睡之时欺负过这根坏东西百十次的琴里,却依旧在看到这根坏东西的时候,会生出一股发自本能的屈服和谄媚。

被黑丝包裹的玉膝触地,就像是小狗狗一样四肢并用的爬到哥哥双腿之间的琴里,就耸动着精致的琼鼻靠近著那根散发着腥浓味道的紫红龟头。若是平日里还会好好戏弄一下哥哥的琴里,在想到即将归来的四糸乃后,也是无奈的伸出红润的香舌,微微舔舐了一下那熟悉的味道以后,就直接张开了晶莹雪润的粉唇,毫不费劲的将哥哥那根已经品尝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炙热阳具吞入口中。

当鸵鸟的坏处就是完全只能被动的接受一切……如果没有精虫上脑的话,五河士道就应该让四糸乃带走琴里,这样就起码避免了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

奈何似乎知道接下来琴里将要做的事情的五河士道,就难以做出这样的决定。

于是,来自妹妹的恩赐就降临在了头上。

软绵的玉肉化作的足穴就在不断的摩擦着火热的阳具,为他提供著源源不断的不断的快感以后,已经和肉棒严丝合缝的纠缠在一起的丝足却骤然离去,炙热的肉棒就这样孤零零的硬挺在桌下,明明就已经快要积累出将要发射的快感,却又差了那么一点点……距离天堂只差临门一脚的五河士道就真的是欲哭无泪,肉棒之上那浮现出的青筋脉络也彰显著它的恼怒。

直至带着暖流的香风吹过哭泣的肉棒,粉腻的香舌划过敏感的龟头,接着就是柔软且甜美的唇瓣吻住了他的下体,将他那根被抛弃的肉棒带到了一处温暖湿润的甬道之中。

抬起头来看着还在倒水的四糸乃,五河士道就继续趴伏在了桌子之上,但是一只手却不再撑住头颅,而是按在了趴伏在自己双腿之间的巨乳妹妹的后脑勺处。

“呜❤❤❤~嘤……”

感觉到妹妹那就像是要将自己的肉棒融化的痴缠口穴,再想到此刻和他们近在咫尺的纯洁萝莉,将腥浓粘稠的精种射出的最后快感终于涌上心头,听着妹妹那被自己占据的檀口发出的淫媚音符,用力按住琴里后脑勺的五河士道,就直接将自己那根粗硕的阳具挺入了妹妹的喉咙!

对于哥哥粗暴的行径未曾有些许反感,反而同样因为近在咫尺的四糸乃而颇为兴奋的琴里就配合着哥哥的发力,奋力的将紫红的龟头吞入自己的喉咙之中,细腻的嫩舌就侍奉著占据檀口的根茎,逼仄的喉膣就蠕动着早已经熟练的蜜肉榨取著早就已经蓄势待发的龟头。

“唔!!!”

在喉膣、嫩舌、樱唇、小手的齐齐发力之下,五河士道的肉棒终于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浓精发射而出,蠕动的喉膣蜜肉贪婪的吮吸著粘稠的白浊,本应该用来诞下后代的精种就这样流入了妹妹的肠胃之中……

“五河……欧尼酱~水来了!”

用找到的一次性杯子将水端来的四糸乃,就有些奇怪的发现之前还在凳子上的琴里姐姐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五河哥哥那趴伏在桌子上的手掌更是五指并拢成拳,就像是在做着什么需要绷紧全身的肌肉的行为一般。

“噫,琴里姐姐呢?”

听着她的疑惑,五河士道终于抬起头来,面露著贤者时间平和的他,就思考了一下,却并未解答四糸乃的问题。

“咳~咳咳!四糸乃,我在这里!”

在他们坐着的凳子前方的桌子下面,就发出几声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喉咙的咳嗽,随后琴里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接着,有着冰蓝卷发的萝莉jk就看到了巨乳的琴里姐姐爬出了被桌布遮盖住的桌子,居高临下的四糸乃就能够看到姐姐的雪腻的脖颈之处似乎就沾染上了什么液体,而琴里姐姐也在用粉润的香舌舔舐著饱满的樱唇之后,将什么东西咽了下去。

“嗯,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有什么东西吗?”

被四糸乃异样的眼神注视的五河琴里,就理直气壮的反问著四糸乃,然后就听到了这个冰蓝的萝莉jk说出的:“琴里姐姐,你的脖子上是……”

“哦,大概是汗水吧!”

被四糸乃提醒的琴里就用红润的柔夷将脖颈出的白浊刮蹭下来之后,将其送入了檀口之中,当玉指从檀口抽出的之时,晶莹的水线由此拉出。

“嗯,的确如此!”

“对了,刚才我的东西掉下去了,所以我才钻到桌子下面找了一下。”

将自己背叛朋友的证据毁尸灭迹以后的五河琴里,就先狡辩了自己为什么会钻出桌子的理由。

“那么琴里姐姐,找到了吗?”

对于琴里就格外信任的四糸乃,显然就未曾怀疑过她的姐姐大人,虽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但是她还是相信了琴里的话。

“当然找到了~并且,谢谢款待呢!”

分明是回答自己的话语,但是却让四糸乃感觉颇为的不对劲,然后她就看到了琴里拿起了自己为五河哥哥倒来的水。

“琴里姐姐……”

刚想说什么的四糸乃,就看到琴里直接喝下了自己倒来的清水,用朋友为哥哥准备的水清洗冲刷了被哥哥的精液弄脏的小嘴以后的五河琴里,就自然的说到:“五河老师应该不会在意的吧!我来为五河老师重新倒一杯好了。”

说着,她就去饮水机前重新倒了一杯水。

“欧尼酱~琴里姐姐……不,不是……”

“我知道……四糸乃可真的是一个好孩子。”

似乎想对五河琴里那不怎么礼貌的行为解释的四糸乃,却听到了五河士道那理解的话语。

不知为何……总感觉此刻一脸平和的五河哥哥,似乎和琴里姐姐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但是……怎么会呢?明明自己就一直看着的呢。

“五河老师,你的水……请用。”

将清水放在哥哥的面前以后,琴里拉住了四糸乃的小手:

“好了,四糸乃……我们回家吧!”

“诶!!!”

“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难道……你是想和五河老师一起回家吗?想不到四糸乃你那么胆大呢~”

面对五河琴里那似乎意有所指的话语,不想暴露出自己心中想法的四糸乃,只能起身向着五河士道微微鞠躬:“五河……欧尼酱,四糸乃走了!”

“五河老师也注意身体呢~下次再见哟❤!”

看着就像是大姐姐一样牵走四糸乃的琴里,哪怕处于贤者时间,五河士道也只能发出苦涩的微笑。

琴里……越来越大胆了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