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大作戰:關於Bed End線的五河士道重生的那些事 【約會大作戰:關於Bad End線的五河士道重生的那些事】(番外)(上)

【約會大作戰:關於Bad End線的五河士道重生的那些事】(番外)IF線:關於我和紅髮爆乳傲嬌純情jk妹妹的青春日常(上)

作者:虛無聖母2021年5月13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在一個未曾有重生,乃至於諸多違背了「既定事實」的世界線中,因為遭遇十香而被戰鬥的餘波擊昏的五河士道,就來到了佛拉克西納斯戰艦之上。

醒來以後的他,心中就醞釀著無數的情感,無論是震驚於從天而降的孤獨女神那非人的超凡魅力,還是親眼目睹了名為空間震的恐怖災難生出的震撼,乃至於在孤獨的女神劍下險死還生的恐懼和慶幸……直至他在被讓他莫名感覺到熟悉的銀髮美人帶到了艦橋之上,看到了熟悉又不熟悉的妹妹。

當他說出自己那出於感性的笨拙之語,綁著黑色緞帶的妹妹就說出了冰冷殘酷的理性之語,擊潰了他言辭中的笨拙感性。

「隨心所欲也好,不能隨心所欲也罷,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問題。因為無論是哪種情形,都無法改變精靈引起空間震的事實。雖然可以理解士道的說法,但是不能僅僅因為很可憐這個理由,就將等同於核彈等級的危險生物放任不管。現在頂多只會發生小規模的爆炸,但是難保有一天會再次發生歐亞等級的大空災。」

「對方只和你相處短短几分鐘,彼此之間也毫無交集,而且還打算取你的性命。但是你居然如此偏袒精靈………難道,你愛上她了?」

聽著妹妹那尖銳且毫不留情的現實之語,思考著她言辭之中的冰冷後果……五河士道在想到某個事情以後,心中涌動的感性也開始逐漸退散。

「沒有……我只不過是覺得她可憐罷了!」

「琴里,精靈是很危險的生物對吧!」

「當然,」世界的災厄「這樣的稱呼,你覺得是憑空而來的嗎?」

「那麼……能夠請你不要在做這樣的工作了,可以嗎?」

作為精靈的五河琴里就深諳精靈自身的危險,所以當她聽到了哥哥詢問著精靈的危險的時候,她自嘲的回答了他。

但是五河琴里知道……被她喜歡的哥哥,名為「五河士道」的笨蛋,就是一個比起危險更願意去幫助他人的人。

當初他在絕境之中拯救了自己,那麼他就不會不去拯救其他的精靈。

然而接下來哥哥說出的話,卻讓舔舐著口中的珍寶珠的她愣住了。

「我雖然不知道琴里你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但是既然你給我訴說了有關精靈的資料以後,我也大概明白了……或許這是一個有關精靈的救助組織吧!」

「作為這個組織首領的你,也必然會和那些精靈產生接觸的對吧!」

「對於無助的精靈,我的確心中涌動著想要拯救她們的衝動……但是我卻並不是單獨作為」五河士道「而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龍雄叔叔和遙子阿姨將我拯救出了絕望的深淵,並且讓你溫暖了我無助的心靈,身為」五河琴里「的哥哥,比起拯救那些無助的精靈……我更想好好守護你!」

還未等她說些什麼的時候,士道就接著說出了他心中想要說出的話,那帶著些許愧疚但是卻又無比勇敢的誠摯言辭就擊穿了黑色的琴里的內心防線,不由得開始面紅耳赤起來的她,就大聲的說著:

「笨蛋士道,你在說些什麼啊!」

分明許許多多想要說出的東西,但是此時此刻的五河琴里,卻什麼也不想說了!

已經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她,就已經自私到不能再將悲憫和慈愛分給那些無助的精靈了!

就這樣,因為心中的悸動和對妹妹的憐愛而做出了並不正確的選擇的五河士道,就來到了一個全新的未來。

……

三年後。

已經是大學生的五河士道看著近在眼前的來禪公立高中,也是露出了開心的微笑。

那一天他向妹妹發出懇求以後,琴里也就辭退了那份工作。

之後,據說由那位讓他感覺莫名熟悉的銀髮美人代理艦長一職。

而學業本就優異的他,也在高中時期努力學習以後,考上了一個不錯的大學。

上了大學以後,他才發現所謂的緣分就真的是斬也斬不斷,他所選擇的專業的教授竟然就是名為「村雨令音」的銀髮美人。

因為不太想接觸異常世界那邊的資訊的他,就未曾仔細了解過妹妹的朋友,也就是那位銀髮美人的資料……直到他上了大學才知道,村雨令音就是頗具名氣的心理學乃至於精神分析等學科的知名教授,選擇了這份專業的他那遇上這位那就真的是理所當然。

大概是因為琴里的關係,令音對他也是頗有照顧,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是頗為的融洽。

也就是在前段時間,令音給他說了一件事情……因為公立高中的師資資源有些匱乏,所以政府決定在大學裡調撥一批人手,而他高中的母校來禪也在其中,如果作為援助教師的話,對他將來的結業也是有很大好處的。

在知道了這個事情以後,他自然也是義不容辭的答應了,然後他就被選中了。

今天,就是他作為高校師資援助教師生涯的第一天!

「如果沒記錯的話……琴里,考上的應該也是來禪吧!」

想到這裡的五河士道眉頭一皺,也是踏入了校園,開始了他的執教生活。

……

看著窗外的五河琴里有些憂鬱。

就在三年前,面對她提出的現狀,士道那個笨蛋居然就自私的沒有選擇去幫助其他人,而是選擇守護了自己。

一點都不像是士道那個笨蛋會做出的選擇,但是卻讓五河琴里的內心滿溢出了感動和甜蜜。

於是,她向Ratatoskr方面辭退了佛拉克西納斯戰艦的總指揮官一職,事實上她也想過,要是那邊實在是不識抬舉,不願意放自己走的話,也就不要怪精靈·炎魔在失控之下一不小心燒毀和崩壞一些東西了。

但是他們也並沒有做出什麼讓她感覺理所當然的事情,她就頗為順利的完成了職務的交接,讓她最好的朋友村雨令音接管了佛拉克西納斯。

而在她正式解除職務的那一天,令音也是頗為語重心長的祝福她一定要幸福。

這話就聽的五河琴里臉都紅了起來……和哥哥在一起的生活,有什麼好幸福的啊~令音就知道胡說八道!

然後,她就再也不是精靈·炎魔,也不再是佛拉克西納斯戰艦的總指揮官,而僅僅是一名平平無奇的初中生女孩,是哥哥五河士道最為寵溺的妹妹。

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解除了職務以後,她一直憂心的胸前發育問題就終於得到了解決,胸部就像是充了氣一樣膨脹了起來,從微微隆起的雪丘到能夠被一手把握的鴿乳,再到碩大豐腴的白兔……

每天享受著無憂無慮的校園生活,再在家裡享受著哥哥無微不至的關心的琴里,偶爾還能在一群女孩子面前凡爾賽一下屬於巨乳的煩惱:「唉,你們也是不知道,其實胸部很大也是很苦惱的呢~w」

而且,她可是記得清清楚楚三年前哥哥在艦橋當著那麼多人對自己說出的話,反正不管士道是怎麼想的,她就覺得那是哥哥對她愛的告白……以至於她甚至連房間的大門都不再關閉,就等著士道有一天進入自己的房間,對自己做出只有情侶才能做出的羞羞的事情呢!

但是左等右等,等了都快四年了!

琴里就還沒有等到溜入自己的房間對自己做出下流事情的哥哥,這就讓她又氣又惱。

明明在夢裡對自己做出那麼多下流的壞事情的士道,在現實里就是那麼的正經。

既然哥哥不主動的話,那麼就只有容妹妹來主動一下了……感覺再這麼等下去不行的琴里,就在第二年開始讓哥哥每天來叫醒自己,然後穿衣打扮……順便在吃飯的時候讓歐尼醬來喂自己,或者自己來喂他。

也知道士道是什麼性子的琴里,自然也不會一開始就玩什麼過激的東西,像是溫水煮青蛙一樣一步步蠶食著士道底線的她,就感覺士道愈發的和自己親密起來。

時不時還用從某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白髮女子那買來安眠藥的琴里,就要親自檢查哥哥的身體是不是健全發育……雖然未曾交出自己的純潔,但是也玩的差不多的琴里就能夠感覺到哥哥心中的動搖。

以至於他在第三年考上大學以後,就直接搬到了學校的宿舍里去……只不過,士道那個笨蛋怎麼可能逃離的了妹妹的五指山,聯繫上令音的她就非常容易的把士道弄到了自己的學校來。

但是琴里現在卻發現……這一步棋似乎下的不怎麼好!

自從哥哥回歸母校,擔任了校內新增的心理健康諮詢老師這一職務以後,她就冷笑的發現原來來禪的女生有那麼多心理不健康的啊!

參加女子研討會的時候,她聽到的最多的也是各種女生對自己哥哥的性幻想……聽的她那是一個怒火中燒啊!

——士道有什麼好的!!!不就是帥了一點,高了一點,有那麼一點錢,而且還有那麼一點閒,學的東西看起來還很高大上嗎!!!

啊,這麼一想……琴里貌似發現,那些女孩子喜歡上哥哥,還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呢!

但是理所當然歸理所當然,士道是自己的,這就是不容否決的現實!

「琴…琴里小姐!能…能陪我去心理健康諮詢室嗎?」

清冷柔美的聲音就湧入了五河琴里的耳中,她這才發現原來已經下課了,此刻一名有著冰藍長發的女孩站到了她的桌前。

這名女孩就有著微卷的冰藍長發,白皙精緻的臉蛋之上雕琢著碧色的眼眸,小巧的瓊鼻之下是微有櫻色的細嫩唇齒。

並不高挑甚至顯得有些稚嫩的嬌軀之上,就穿著來禪高中的女子制服,在漆黑的制服的映襯下的纖細小手和雪嫩玉頸就透著一種白色的光暈。

在制服裙擺之下,雪膩的小腳被柔滑的白絲包裹,最後進入了精緻可愛的黑色小皮鞋之中。

分明穿著高中制服的藍發女孩,卻就流露出有如初中生一般的稚嫩氣息。

五河琴里知道,她叫四糸乃……是一名天才美少女,過於出眾的智力就讓年僅12歲的她就讀了高中,但是知識的豐富並不代表人情世故的練達,為她解決了幾次麻煩以後,這個小丫頭就成為了她的小跟班。

聽著四糸乃說出的話,五河琴里秀氣的眉毛微微一挑:「四糸乃同學的心裡也有什麼問題嗎?比起告訴五河老師,能告訴給琴里我聽聽嗎?畢竟……我也姓五河嘛~」

聽著坐在座位上的五河琴里的話,站立著的四糸乃微微扭捏著小手:「琴…琴里!不…不是啦……其實我……」

看著扭扭捏捏吞吞吐吐的四糸乃,五河琴里的心裡冷笑了一下,見慣了這副姿態的她當然清楚這個女孩心裡想的什麼,一想到連家都不敢回的五河士道,她就更來氣了!

只不過,在家裡還能跑的你,在學校你總跑不了了吧!

念如電轉的五河琴里,當即不再陰陽怪氣四糸乃,而是化身為知心姐姐保鏢,開始護送起來四糸乃前往心理健康諮詢室。

……

躺在心理諮詢室里的五河士道,就不知為何心中生出了些許不詳的念頭。

用夢的解析蓋住面容的他,就不由得想起來了讓他分外頭疼的妹妹。

對於五河士道來說,五河琴里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首先,五河琴里是他的救贖,是他心中的白月光。

在被母親拋棄在收容院中的他,被五河夫婦收養之後,就是天真無邪的五河琴里一直陪伴著他。

但是未曾有絲毫感動,自閉乃至於厭世的他就希望通過自殺來得到解脫,在被五河夫婦送到醫院將他拯救回來以後,甦醒過來的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緊緊抱住他的五河琴里。

還以為是和他玩捉迷藏,因為躲的太好而找不到自己的哥哥要離開的琴里,就在他醒來以後哭著小花臉用糯糯的聲音說以後再也不會欺負哥哥了。

其次,五河琴里是他的妹妹。

對於妹妹這個稱呼,他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既視感,就仿佛他本來應該有一個妹妹一般……而琴里,正好就填補了他心中的缺口。

作為被五河夫婦收養的孩子,無論是因為他們的義行,還是因為自己欠下他們的負債,他都需要履行自己應該盡到的義務……儘可能的照顧好他們唯一的孩子。

這也是他在佛拉克西納斯上,聽到了琴里說出了精靈的存在以後,卻希望琴里不再做那樣事情的原因。

但是也就在那天以後……說出心中發自本能的懇求,他就感覺琴里似乎變了。

具體是什麼地方……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琴里就變得和自己愈發的親密起來。

無論大事還是小事,琴里都總要呼喚自己……而他過去甚至沒有發現琴里參與到那麼危險的事情之中的經歷,就讓他分外的自責,以至於他就格外關注妹妹的事情,以防止她再次捲入到什麼危險的事情之中。

於是,他似乎就成為了妹妹隨叫隨到的執事,清晨將妹妹喚醒以後,給她洗漱再梳妝打扮,最後將她送到學校……而到了晚上,在準備好晚餐以後,他還要在妹妹的床前講著故事,將她哄入夢鄉。

而每每在清晨看到琴里那毫無防備的稚嫩胴體,就讓在清晨無比精神的某個部位分外的精神!

只不過,作為好哥哥的五河士道就絕不會辜負妹妹對自己的信任,哪怕妹妹會時不時的讓他幫忙洗澡,亦或者妹妹幫助哥哥擦拭身體;又或者讓自己像是照顧小寶寶一樣喂她吃飯,或者被她喂食,而且還用小舌頭舔舐遺留在自己臉上的飯粒……

親自照料著琴里的五河士道,就真的算是親自見證了妹妹胸前那對雪脂美肉的生長情況,甚至還親自出手丈量了一二。

當然,琴里也並不是只會使喚自己的孩子,偶爾她也會選擇親自下廚……雖然五河士道覺得,將買來的菜品放在鍋里炒一炒,這應該算不得下廚才對就是了!

只不過這畢竟也是妹妹的心意,他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吃下去,然後再進入甜美的夢鄉……

也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吃了妹妹做的東西以後,再喝下紅茶飲料,他都會睡的格外舒服,因為青春期而積累的性慾也會莫名其妙消失不見。

擁有很強大的接受能力的五河士道,就對於這樣的情況理所當然的接受了。

直到有那麼一天,來自不知道是誰寄來的郵件之中有著一個攝像器,除了攝像器之外還有一串文字:晚上請打開。

雖然感覺有點莫名其妙,但是還是聽從了的五河士道……才發現了性慾消失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

看著自己在昏迷之前走回房間躺在床上以後,緊隨而後跟來的妹妹……甚至不像是平時還會穿上一兩件衣服的她,就赤身裸體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間。

解開昏迷的自己的衣物後,先是用豐滿的櫻唇和自己深吻並且拉出晶瑩的水線之後,再用那雙被黑絲包裹的小腳侍奉著自己胯下的肉棒,將要射精的時候再用那張小嘴將其吃下以後,接著用豐滿雪膩的乳肉以及秀美的柔夷將其裹挾壓榨……

比起平日裡溫柔可愛的妹妹,出現在攝像器中的琴里簡直就像是奇幻故事之中出現的魅魔一般淫糜浪蕩!

到了這個時候才感覺到和琴里的關係變得畸形扭曲起來的五河士道,想要好好和琴里聊聊他們之間的關係,但是在想到攝像器中出現的琴里,以及內心涌動的慾望……五河士道最後選擇搬離了家中,住在大學的他決定好好一個人冷靜冷靜。

在大學期間也有很多不錯的女孩,但是五河士道卻發現她們就並不能讓自己生出情慾和喜愛,偶爾來大學的琴里也頗為理直氣壯的住在他的房間,似乎已經知道他知道了自己所做出的事情以後,她就連偽裝也懶得做了。

只不過,在不知道的情況下要是被妹妹侵犯,五河士道還能勉強接受……但是要讓他主動去侵犯妹妹的話,他心中殘存的道德還是讓他做不出這種事情,頂多和琴里接吻或者用檢查身體的名義摸摸她的奶子!

對於總算是開竅的哥哥,琴里也就沒什麼著急的心思了,她就像是以前那樣溫水煮青蛙的侵蝕著哥哥的底線,唯一可惜的就是哥哥不再肯吃她做的東西了,也不願意回家住~她只恨當初因為膽小,沒有直接把士道上了,要不然哪來那麼多的事情!

而在來到了來禪以後,才後知後覺上當了的五河士道,就一直戰戰兢兢的。

只不過,讓他奇怪的就是……他命中的小魔星就一直沒有來打擾過他,倒是讓他有點不知所措呢!

但魔星會遲到,卻不會缺席。

讓五河士道心心念念的小魔星,就總算是來了!

……

看著關著的心理健康諮詢室的大門,還想敲門的四糸乃就看到了她最信賴的五河琴里姐姐直接打開了緊閉的門戶。

隨後,四糸乃就看到了正躺在房間內的床上用書蓋住面容的五河士道老師。

她就聽到了五河琴里用一種帶著玩味的異樣語氣說到:「五河老師,天才的蘿莉少女就有事情找你呢~」

四糸乃聽著五河琴里和平日裡截然不同的聲音,就有些迷惑以及羞澀的說到:「琴里……不,不要胡說啊!」

「噫~那四糸乃是沒什麼事情找五河老師嗎?那就不要打擾老師休息了,我們走吧!」

「嗚…也,也不是!」

完全被五河琴里玩弄在股掌之中的四糸乃就發出了悲鳴,接著,她就聽到了那個溫柔的聲音。

「五河同學,就不要再戲弄四糸乃同學了。」

聽到哥哥連自己名字都不打算說出來的五河琴里,就冷哼了一聲:「那五河老師,工作時間到了,還請你不要再躺在床上了!」

說著,就拉著四糸乃坐在了心理健康諮詢室的桌前。

對於五河琴里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四糸乃,就乖巧的坐在了桌前,合攏著那雙被白絲包裹的纖細美腿,等待著五河士道的前來,她就完全不知道此刻她最好的朋友想著什麼。

好一會,身穿著白大褂的五河士道才來到桌前,他用溫柔且好聽的聲音問到四糸乃:「四糸乃同學,你有什麼事情嗎?是被欺負了,還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都可以對老師說喲~我絕對不會泄露出去的。」

看著五河士道那在時光的磨礪下愈發成熟俊美的面容,聽著他悅耳且溫柔的聲音,有著冰藍長發的天才蘿莉就不由自主的低下的小腦袋,頭上就冒出了滾滾的熱氣……以示其此刻的混亂。

「沒…沒有!同學對四糸乃…很好!她們,沒有欺負四糸乃……五河老師…還記得我嗎?」

對於四糸乃這樣可愛的女孩,五河士道自然也是印象深刻,點了點頭的五河士道回答到:「嗯,四糸乃同學這樣可愛的孩子,我當然記得……原來是因為那天的事情才來的嗎?」

「沒…沒錯!非常感謝那天五河老師幫助了四糸乃,但是…一直沒有找到時間來感謝五河老師,今…今天特意來感謝五河老師您的!」

慢慢平復著內心的激動,四糸乃也總算是抬起了她的小腦袋,睜著水靈靈的眼眸看著近在咫尺的五河士道,她慢慢的說出了自己來的目的。

坐在一邊的五河琴里,將自己豐腴的乳球放在了桌子上後,再用纖細的玉手撐起了下巴,聽著哥哥和自己小跟班的對話,她也算是明白了。

原來四糸乃口中那個在開學的時候幫助她找到班級的好心大哥哥,就是她親愛的哥哥啊!

看著溫和的同四糸乃交流著的五河士道,以及喜笑顏開的四糸乃,總感覺自己很沒有存在感的五河琴里就輕巧的晃動著穿在自己腳上的圓頭小皮鞋,被柔滑的黑絲包裹的小腳自然的擺脫了束縛,在主人的操控下慢慢滑向了位於對面的那個人。

「!!!」

「五河老師,怎麼了?」

正在和五河士道聊的開開心心的四糸乃,就發現了五河老師突然變化的面容,好奇的詢問著原因的她,就聽到了身邊的五河琴里的回答。

「大概是沒有好好吃東西,以至於肚子有點疼吧!你說是吧~五河老師。」

感覺到琴里那被黑絲包裹的小腳鑽入他的褲腿以後,自下而上的摩挲著小腿肌肉的五河士道,就在單純的四糸乃的注視下,回應著自己的妹妹:「或…或許吧!五河同學!」

聽著五河士道以及五河琴里的對話,總感覺有些奇怪的四糸乃有點後知後覺的說到:「說起來…才發現,五河老師和琴里姐姐,都姓五河呢~」

「噗~可惜啊!四糸乃,琴里可沒有五河老師這樣的親哥哥呢~畢竟我們長得可差得遠了呢!反倒是四糸乃你,更像是五河老師的妹妹喲~不妨喊喊歐尼醬好了~想必五河老師會很開心的喲!」

看著一紅一藍,截然不同的發色,四糸乃也感覺的確如此,聽著五河琴里說到話,想到她和五河士道之間相差無幾的發色,雖然頗為羞澀,但是她也糯糯的說到:「真…真的嗎?歐尼醬~」

「當然是真的,你看五河老師笑的多開心啊~」

沒想到四糸乃就真的如自己所說的那樣喊了出來的五河琴里,在聽到那聲清冷甜糯的的歐尼醬,以及看到精神為之一震的五河士道,也是不由得想到……她似乎,已經很久沒有叫過士道哥哥了呢!

但是,士道的妹妹也只能有自己一個!

嘴上說著有多麼開心的五河琴里,那以及攀升到哥哥兩腿之間的黑絲小腳,就靈巧的拉開了褲縫的拉鏈,然後鑽入了其中!

聽著在琴里的慫恿下,喊到自己歐尼醬的四糸乃……五河士道也同樣生出了些許的恍惚,琴里就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這樣叫過他了,比起歐尼醬……琴里更喜歡親昵的喊出他的名字!

看著面前這個就像是法國人偶一般精緻可愛的蘿莉jk,聽著她用蜜糖一般甜美軟糯的聲音喊著自己歐尼醬,就真的是讓五河士道生出一股心都要化了的感覺。

——如果,她真的是自己的妹妹就好了。

這樣想著的五河士道,才發現妹妹的黑絲小腳就已經鑽進了自己的雙腿之間。

一隻被黑絲包裹的溫熱小腳,就已經開始加速他身下那根肉棒的甦醒了。

大聲呵斥琴里那是萬萬不行的……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的五河士道,就真的是連罵也捨不得。

而且要是讓對面的四糸乃發現她崇拜的五河姐姐和喜歡的五河老師做出的事情,對於琴里的面子來說那也太難看了。

再說了……如果真的要拒絕的話,他也早就在當初發現琴里做出那樣的事情的時候,就已經說清楚了……早就已經失去底線的五河士道,對於溫水煮青蛙的五河琴里來說,就真的是沒有一點抵抗的能力。

甚至於在清純可愛的天才蘿莉jk學生面前,被她最好的朋友以及自己的妹妹玩弄下體的那種背德以及禁忌的感覺,就真的是讓五河士道欲罷不能。

「咳…四糸乃的話!五河老師不會介意的喲~倒不如說你這樣可愛的孩子,能夠成為我的妹妹的話……我…我一定…會…會很開心的!」

回應著期待自己回答的天才蘿莉的五河士道,就感覺到在他回答的時候,逗弄著他下體的那隻黑絲小腳愈發的暴躁起來,看著已經不再趴在桌子上,而是雙手環胸撐起那對雪脂一般的酥胸以後,冷眼看著自己的妹妹醬,他就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了。

「其…其實!像是五河同學這樣可愛的女孩子……我也希望,希望能夠有這樣的家人呢!」

「哼,是嗎?像是琴里這樣一點都不可愛的女孩子,可比不上四糸乃這樣的好孩子呢~」

聽著五河琴里說出這樣的話後,不明白琴里姐姐為什麼生氣的四糸乃卻是連忙說到:「才不是!琴里姐姐就一樣是好孩子呢!而且非常可愛,四糸乃可是非常崇拜琴里姐姐的!」

說著這樣的話撫慰著不知道為什麼生氣的五河琴里的四糸乃,顯然就並不知道此刻她認為是好孩子的五河琴里姐姐大人,就正在用她那雙濕熱晶瑩的黑絲小腳摩挲著她暗自許出芳心的五河老師的肉棒。

聽著有著冰藍秀髮的天才蘿莉jk用她那甜蜜軟糯的聲音鼓勵讚美自己的五河琴里,就微微笑道:「嗯,既然琴里是好孩子的話,那麼就要再接再厲喲~❤」

「再接再厲?」

不清楚五河琴里在說什麼的四糸乃,只能咀嚼著五河琴里說出的言辭,而只有五河士道才能夠理解她說的到底是什麼。

被汗液以及前列腺液浸濕的黑絲小腳之上的晶瑩足趾,就仿佛手指一般靈活的扯下了一直阻礙著自己的內褲,然後它踩在了褲子裡的那根炙熱又碩大的根莖之上。

柔韌十足的軟綿雪足就用濕潤的黑絲摩挲著熾熱的陽具根莖,直至達到盡頭再撥弄那碩大的精丸之後,然後再滑過已經無比濕潤的根莖達到頂端,隔著黑絲的小腳就輕踩著滑膩無比的冠狀肉莖,被逗弄的早已經堅硬如鐵的肉棒就戳弄著被尼龍編織的黑絲包裹的雪足軟肉,比起雪肌玉膚更顯粗糙的黑絲就帶給肉棒些許刺痛的感覺,但是這樣的感覺卻只能讓它更為的興奮起來。

在妹妹醬那已經頗為嫻熟的玉足侍奉之下,五河士道身下的那根肉棒就在不知不覺間從褲縫拉鏈的縫隙之中鑽了出來,在龜頭頂到了方桌那塑料製成的底端之時,五河士道才感覺到似乎這樣有點玩的過火了!

「奇…奇怪的味道~五河老師,這是什麼味道呢?」

掙脫了褲子的遮掩束縛以後,情慾交織出的前列腺液以及腥濃粘稠的精種混合著少女汗液而誕生的味道就在不知不覺間蔓延到了房間之中,這種飽含情慾的味道就讓有著冰藍卷髮的蘿莉jk不由自主的挺動小巧的瓊鼻將其捕捉,然後下意識摩挲了一下合攏在一起的白絲美腿,詢問著面前臉色一直有點奇怪的五河哥哥。

「奇怪的味道……真的有嗎?四糸乃,我可沒什麼感覺呢?是不是你聞錯了呢?而且男孩子的房間,有什麼奇怪的味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陪伴著自己的琴里姐姐卻在五河哥哥說話之前,先一步說到,看著琴里姐姐此刻被那雙交織的柔夷托起的雪潤玉脂,以及平日裡往往高冷的面容之上不知為何點綴上了些許她很難形容的……女人味,此刻的琴里姐姐就真的是有著一種成熟的女孩子才能夠擁有的那種奇異的魅力。

「咳……大概…大概是四糸乃你搞錯了吧!只不過……有些時候再接再厲也需要懂得適可而止的道理呢!」

聽著自己信任的琴里姐姐和五河哥哥他們說出的話,四糸乃也就不再去思考那股奇怪的味道到底是什麼了……只不過,她還是覺得自己並沒有出現幻覺,因為聞著那股味道的她,就感覺到身體都開始發熱起來了呢!

一隻玉足顯然也是不能盡情蹂躪和調教哥哥,好不容易將其掙脫出來的琴里,就聽到了來自哥哥的警告,對此她也是面露純潔無暇的微笑,微微挺動著胸前的蕩漾乳波:「五河老師在說什麼啊!好孩子的琴里當然知道什麼叫做適❤可❤而❤止❤啦~❤」

聽著妹妹說出的話,五河士道卻安心下來,反而更為劇烈的危機感湧上了心頭。

他只感覺到,原本頂住桌子的肉棒被滑膩的絲足壓下,終於不用再體驗那冰冷堅硬的塑料質感的肉棒,就被溫暖柔軟的黑絲美足包裹了起來。

一隻被汗液以及他的體液弄的濕漉漉的絲足以及另外一隻相對而言頗為乾淨的絲足就一左一右的用柔滑到似乎沒有骨頭的軟肉夾住了那根已經堅硬如鐵的肉棒,就仿佛是蛇張開的口器那般牢牢的纏住了自己的下體。

用絲足的軟肉化作的足穴就上下套弄著膨脹的性器根莖,包裹著濕潤尼龍的玉趾就撥弄著已經退到冠狀溝的包皮,讓其再一次覆蓋上龜頭,然而並未有那樣長度的包皮就在包裹到一部分之後,就再次被推了回去……分明是絲足的侍奉,但是給五河士道的體驗卻完全像是過去妹妹用小手給自己擼動肉棒那般的感覺!

想要做出正襟危坐,一本正經樣子的五河士道,卻實在是無法在有著冰藍卷發的蘿莉jk睜著水靈靈的眼眸看著自己的情況下,做出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要知道,此刻他就是作為老師正在為學生排解心中的憂慮(雖然並沒有),然而實際上他卻正在被他的妹妹用小腳當著信任自己的蘿莉學生的面玩弄著肉棒。

道德以及快感的交織就衝擊著他的理智,讓他不由得用手遮住了因為快感而有些扭曲的面容,然後慢慢的趴在了桌子上,不再同有著冰藍卷髮的蘿莉jk對視:「咳…四糸乃同學,我的頭似乎有點疼,容我趴一會!」

「好的~哦,那麼五河老師需要喝水嗎?」

「嗯,四糸乃可以去倒一杯!」

未曾得到五河哥哥回應的四糸乃,倒是聽到了她的琴里姐姐的聲音,歪了歪頭的蘿莉jk就乖巧的起身了。

而在她起身之後,背對著她的好姐妹以及五河老師的剎那,五河琴里就笑眯眯的看著趴在桌子上的哥哥,收回了一直套弄著那根壞東西的絲足,撇了一眼正彎腰接水的蘿莉jk,她就直接俯下身子鑽到了桌子下方。

看著從褲子前端的拉鏈之中冒出的那根濕漉漉的黑紅巨根,下意識用丁香小舌舔舐著著紅潤的櫻唇的琴里,就感覺到了早就已經在逗弄哥哥的肉棒的時候就已經興奮起來的身體的顫抖,分明就已經趁哥哥熟睡之時欺負過這根壞東西百十次的琴里,卻依舊在看到這根壞東西的時候,會生出一股發自本能的屈服和諂媚。

被黑絲包裹的玉膝觸地,就像是小狗狗一樣四肢並用的爬到哥哥雙腿之間的琴里,就聳動著精緻的瓊鼻靠近著那根散發著腥濃味道的紫紅龜頭。若是平日裡還會好好戲弄一下哥哥的琴里,在想到即將歸來的四糸乃後,也是無奈的伸出紅潤的香舌,微微舔舐了一下那熟悉的味道以後,就直接張開了晶瑩雪潤的粉唇,毫不費勁的將哥哥那根已經品嘗過不知道多少次的炙熱陽具吞入口中。

當鴕鳥的壞處就是完全只能被動的接受一切……如果沒有精蟲上腦的話,五河士道就應該讓四糸乃帶走琴里,這樣就起碼避免了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情。

奈何似乎知道接下來琴里將要做的事情的五河士道,就難以做出這樣的決定。

於是,來自妹妹的恩賜就降臨在了頭上。

軟綿的玉肉化作的足穴就在不斷的摩擦著火熱的陽具,為他提供著源源不斷的不斷的快感以後,已經和肉棒嚴絲合縫的糾纏在一起的絲足卻驟然離去,炙熱的肉棒就這樣孤零零的硬挺在桌下,明明就已經快要積累出將要發射的快感,卻又差了那麼一點點……距離天堂只差臨門一腳的五河士道就真的是欲哭無淚,肉棒之上那浮現出的青筋脈絡也彰顯著它的惱怒。

直至帶著暖流的香風吹過哭泣的肉棒,粉膩的香舌划過敏感的龜頭,接著就是柔軟且甜美的唇瓣吻住了他的下體,將他那根被拋棄的肉棒帶到了一處溫暖濕潤的甬道之中。

抬起頭來看著還在倒水的四糸乃,五河士道就繼續趴伏在了桌子之上,但是一隻手卻不再撐住頭顱,而是按在了趴伏在自己雙腿之間的巨乳妹妹的後腦勺處。

「嗚❤❤❤~嚶……」

感覺到妹妹那就像是要將自己的肉棒融化的痴纏口穴,再想到此刻和他們近在咫尺的純潔蘿莉,將腥濃粘稠的精種射出的最後快感終於湧上心頭,聽著妹妹那被自己占據的檀口發出的淫媚音符,用力按住琴里後腦勺的五河士道,就直接將自己那根粗碩的陽具挺入了妹妹的喉嚨!

對於哥哥粗暴的行徑未曾有些許反感,反而同樣因為近在咫尺的四糸乃而頗為興奮的琴里就配合著哥哥的發力,奮力的將紫紅的龜頭吞入自己的喉嚨之中,細膩的嫩舌就侍奉著占據檀口的根莖,逼仄的喉膣就蠕動著早已經熟練的蜜肉榨取著早就已經蓄勢待發的龜頭。

「唔!!!」

在喉膣、嫩舌、櫻唇、小手的齊齊發力之下,五河士道的肉棒終於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濃精發射而出,蠕動的喉膣蜜肉貪婪的吮吸著粘稠的白濁,本應該用來誕下後代的精種就這樣流入了妹妹的腸胃之中……

「五河……歐尼醬~水來了!」

用找到的一次性杯子將水端來的四糸乃,就有些奇怪的發現之前還在凳子上的琴里姐姐此時已經不見了蹤影,而五河哥哥那趴伏在桌子上的手掌更是五指並攏成拳,就像是在做著什麼需要繃緊全身的肌肉的行為一般。

「噫,琴里姐姐呢?」

聽著她的疑惑,五河士道終於抬起頭來,面露著賢者時間平和的他,就思考了一下,卻並未解答四糸乃的問題。

「咳~咳咳!四糸乃,我在這裡!」

在他們坐著的凳子前方的桌子下面,就發出幾聲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喉嚨的咳嗽,隨後琴里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接著,有著冰藍卷髮的蘿莉jk就看到了巨乳的琴里姐姐爬出了被桌布遮蓋住的桌子,居高臨下的四糸乃就能夠看到姐姐的雪膩的脖頸之處似乎就沾染上了什麼液體,而琴里姐姐也在用粉潤的香舌舔舐著飽滿的櫻唇之後,將什麼東西咽了下去。

「嗯,為什麼這樣看著我?有什麼東西嗎?」

被四糸乃異樣的眼神注視的五河琴里,就理直氣壯的反問著四糸乃,然後就聽到了這個冰藍的蘿莉jk說出的:「琴里姐姐,你的脖子上是……」

「哦,大概是汗水吧!」

被四糸乃提醒的琴里就用紅潤的柔夷將脖頸出的白濁刮蹭下來之後,將其送入了檀口之中,當玉指從檀口抽出的之時,晶瑩的水線由此拉出。

「嗯,的確如此!」

「對了,剛才我的東西掉下去了,所以我才鑽到桌子下面找了一下。」

將自己背叛朋友的證據毀屍滅跡以後的五河琴里,就先狡辯了自己為什麼會鑽出桌子的理由。

「那麼琴里姐姐,找到了嗎?」

對於琴里就格外信任的四糸乃,顯然就未曾懷疑過她的姐姐大人,雖然感覺到有點不對勁,但是她還是相信了琴里的話。

「當然找到了~並且,謝謝款待呢!」

分明是回答自己的話語,但是卻讓四糸乃感覺頗為的不對勁,然後她就看到了琴里拿起了自己為五河哥哥倒來的水。

「琴里姐姐……」

剛想說什麼的四糸乃,就看到琴里直接喝下了自己倒來的清水,用朋友為哥哥準備的水清洗沖刷了被哥哥的精液弄髒的小嘴以後的五河琴里,就自然的說到:「五河老師應該不會在意的吧!我來為五河老師重新倒一杯好了。」

說著,她就去飲水機前重新倒了一杯水。

「歐尼醬~琴里姐姐……不,不是……」

「我知道……四糸乃可真的是一個好孩子。」

似乎想對五河琴里那不怎麼禮貌的行為解釋的四糸乃,卻聽到了五河士道那理解的話語。

不知為何……總感覺此刻一臉平和的五河哥哥,似乎和琴里姐姐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但是……怎麼會呢?明明自己就一直看著的呢。

「五河老師,你的水……請用。」

將清水放在哥哥的面前以後,琴里拉住了四糸乃的小手:

「好了,四糸乃……我們回家吧!」

「誒!!!」

「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難道……你是想和五河老師一起回家嗎?想不到四糸乃你那麼膽大呢~」

面對五河琴里那似乎意有所指的話語,不想暴露出自己心中想法的四糸乃,只能起身向著五河士道微微鞠躬:「五河……歐尼醬,四糸乃走了!」

「五河老師也注意身體呢~下次再見喲❤!」

看著就像是大姐姐一樣牽走四糸乃的琴里,哪怕處於賢者時間,五河士道也只能發出苦澀的微笑。

琴里……越來越大膽了呢!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