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出个大家来

【抄出个大家来】

作者:毛姆、本人、致敬大师、性知识等等。原名:我要成大家。修正版字数:4775

他——自诩是个写作高手,是一个远近闻名于会所的大人物,更以为是个让人第一时间见了讨厌不起来的大家,因为这种尿性人的自谦你很难分出与装屄有什么不同。话虽如此,相处下去以后却还是会有惊人的发现——原来自己眼睛竟也会欺骗自己。

他是谁?

有史以来,会所最伟大的人物——大书评家兼致敬大师敬明微嗔。

他个头不高,肩宽腰圆,结实健壮,身材匀称。他的头型漂亮,鼻子挺拔,前额又宽又高,不过他的脸不大,尖下巴,不蓄胡子,刮得光溜溜的。他有一双白多黑少的大眼睛,以前相书上写着这样的大白眼绝对是一个淫邪之相,加上他老喜欢戴一副老花眼镜,使人见他觉得有一点儿呆滞与好色。

他的大嘴巴呢,双唇厚而性感。

他的地中海发型日渐稀疏,为了不使旁人知道他是个快秃头的中年人,还在淘宝上买了十来块钱的假发,据说效果很不错,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夸他的新发型干爽漂亮,问他从哪里买的。他说是从欧洲代购的。尽管他心里知道,那假发是从拼多多里淘来的。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乐得别人对他的恭维,且照单全收。

他举止优雅,气质浪漫。并不过分夸大,他不习惯说些粗鄙之语,但旁击侧敲地问候起人来也不逞多让,是个难得的优雅人士。在会所的时候,他经常和一帮大作家厮混在一起。他们中好几个大神作者都觉得他的才智超群;尤其是他写书评,何谓是才华冠绝,继从不乱之后冉冉升起的一颗耀眼的新星。他毫不吝啬,对别人的赞美,一概承受;并且还自谦的说承蒙大家抬举。凡是被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点评过的作家无一不承认他的文字的精准性,就连他的导师与好友幻想也都这么认为。

他平时爱逛会所,写写书评,恭维几个作家,又或者几个一起互相吹捧拍马屁,彼此都快乐得很。

在会所的这段时间里,他非常欣赏郡主的作品。据他说,郡主的作品有种历史的厚重感,所以他非常喜爱,但对于其他女性作者的评价,不免金口难开,不知是对郡主情有独钟还是内心深处爱恋着这位女作者,所以不免夸大其词,也许是堕入柏拉图恋爱的书呆子们,都是那样的无可救药。他时常捧著郡主的小说爱不释手,逢见熟人无一不夸赞郡主的文采与才气逼人。

他一章不落地阅读郡主的连载小说,甚至特别留意里面的性交片段,看到那些句子,脑子里自不免有了画面,有了画面之后呢,就是下身坚挺。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在这方面表现得很男人,在反复琢磨郡主的黄色片段后,他的手很自然地来到了胯下,似乎不费一丝一毫的功夫,像是自然而然的行为,拉开了裤链——掏出了他那根引以为豪的大肉棒。

他的肉棒真的很大很粗、又长且很硬,这不是假话。作为一个公正的旁述者,也是身为一个男性的我,还是如实告知各位——几乎每一个男人都渴望自己鸡巴大,渴望鸡巴大的心理伴随男人的一生,可现实中的东方人,鸡巴并不大也不长,这里有个比较,就是拿欧美与非洲的平均值来做对比。

即便如此,每个男人几乎从他自觉到有这么一个奇妙的性器官时起,就被这个问题困扰著。我们很少见到一个对自己的阴茎的尺寸感到满意的男子,即使是有了特大号阴茎的人也不满足:“能再长点就好了……”他们总是这么希望着。

这种对于阴茎大小的成见引起了一些奇怪的举动,无论在公共浴室里,在公共厕所里,或在游泳池里,两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赤身相遇时,他们的视线一定先朝向对方的阴茎。

很快,有时几乎不露声色地,他们就彼此比较起性器官的尺寸来,然后才各办各的事去。站在公共厕所里的小便台上时,每个人的视线也会迅速地描向左右边人的性器官,脑子里的测微器马上就量了别人的尺寸,做了比较的估计。

做这种无望的追寻的原因之一,也许是来自父子之间阴茎大小的绝大区别。

小孩子在三、四岁时,觉得父亲的阴茎显得庞大无比,要过了好几年到了青春期时,儿子的阴茎才算是发育完成,到那时,这个青年的心理成见已经深植了,大多数的人都怀疑他们的性器官是否已长得和爸爸的一般大。

在色论坛里,经常看到有网友发帖说自己的屌太小,勃起才七八厘米,他很苦恼,同时也很自卑。

这先不说是性知识的缺乏,但好心的网友总会说些安慰且真实的话来告知他,只要能插入即可,做爱不是靠长、粗就能令女性快感,有根硬的鸡巴不愁没后代。

这种说法是有一定的根据的,因为从现实的观点看来,正常的阴茎长得足够进入阴道,只要精子射入阴道不溢出来,后代就可延续了。阴茎的大小是代代遗传的特症,短得伸不进阴道的阴茎,播种下一代便有困难。事实上,阴茎短小的种族根本在五十万年前都会灭种了。

阴茎的大小(不管是长度、直径或其它的度量标准)和造成女子性高潮的能力并无关系。女子性高潮时的性刺激都集中在容易接触到的性器官,如阴蒂、阴唇和周围的性感带,这包括阴道靠外面三分之一的部分,任何成年人的阴茎都可以轻易达到。性交和艺术创作一般是重质而不重量的。

尽管如此,但渴望自己阴茎大、长的男人仍旧数不胜数,幸运的是致敬大师敬明微嗔有根既大且长的硬鸡巴,以为特别受女性欢迎。

当然了,鸡巴大又长自然是一个因素,但最重要的是,他很会日女人,床上功夫很有一套,常常日得那些和他上床的女人死去活来,腰酸又背痛。至于他的性爱功夫怎么得来的,几乎没人知道,也只是听说,据说有高人在为他指点,但更多人愿意相信,他是在会所里看色情书籍太多学到的,可谓是做到了真正的活学活用。

事实果真如此耶?

我们并不清楚。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他对郡主有一定的暧昧,至少来说,他对郡主很有好感,那么郡主这个女人知情么?也许她也在享受个中快感吧。

那天晚上,他来到会所,匆匆浏览了几个页面,竟发现了郡主的大作又更新了;对这个使他萌发男性激素的女人,他自然爱护有加,又怎会错过,立马就点击鼠标打开网页津津有味阅读起来。

那是怎样的美妙的性爱之旅呢,字与字之间仿佛在跳动,名词与动词彷如在厮杀,更有甚者,一个动词单挑出来已经令他胯下硬邦邦,像什么插、干、抽、操等等,几乎看到了这些字眼脑子立马就有男女交媾的动作场面。

他手里搓著那根大鸟来回捋动,尿道口早已像个爱哭的小女孩那样,伤心落泪之余,那里残留了不少晶莹剔透的露珠;更有甚者,伤心地却肿胀得利害,使他倍加难受。

桌上的纸巾盒抽走一片又一片,地上的沉甸甸又厚重带着荷尔蒙的气味的纸团堆积如山,也丝毫不见自己哭肿的鸡巴有发泄洪水的迹象,他的右手精疲力竭,有点酸痛,还带着一股麻痹感袭来。

看着自己青筋暴露的肉棒,致敬大师敬明微嗔欲望依旧高涨,情不自禁却又不由自主地来回浏览那些激情的片段,直至累喘吁吁瘫倒在电脑椅上,眯上了小眼睛……

当黑暗的一束强光时打在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的脑袋上,他感到头晕目眩,那道光是异常的刺眼,使他睁不开眼睛,下意识地用手遮护双眼,待到光芒渐散,致敬大师敬明微嗔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首先映入他眼帘的竟是一个长相极为漂亮的女人,她身材瘦削,长发及腰,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他。洁白如玉的娇躯上,光彩动人,宛如神女下凡。曼妙的身姿一览无遗,又仿似一尊唯美的雕塑。眼前的女人是他喜欢的类型。

致敬大师敬明微嗔一时之间竟然愕然愣住了,直到女子白得耀眼的纤细小手在拍打他的肩膀,用她的乳房反复在蹭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的脸庞来晃醒他的神经。

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的身体里的细胞不受控制地活跃起来,之前一番艰难的打飞机让他精力憔悴,这时却变得十分生龙活虎,对女人与性的渴望是无比强烈的。

他想确信这是不是做梦,使劲儿拍打他的后脑勺,带给他的感觉十分痛疼。

致敬大师敬明微嗔呵呵傻乐,鼻翼开始呼吸粗重并不断扩大,不断地嗅着贴近自己脸旁的美女乳房的乳香,心急之下转脸便一口叼著啜起来,满脸的惬意享受起来。她的乳房很大,也很坚挺,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她的两个奶子有些下垂。

捧著这两坨沉甸甸且柔软的物件,致敬大师敬明微嗔双手揉搓起来——女子的奶头是嫣红色的,乳晕不大,色泽淡淡,呈现暗紫色。咂舌良久,女子忽然离开他,坐上了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的跨上,如蛇般柔滑的娇躯配以灵活的巧手在他身上乱窜不已,撩拨著致敬大师敬明微嗔内心压抑的情欲。

就在致敬大师敬明微嗔勃发的刹那间,女子的手来到了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的裤裆处,抚摸著那膨胀的迷你蒙古包,禁不住夸道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的阳具好伟岸。这句令所有男人听了都倍感自豪的话,致敬大师敬明微嗔顿时信心大增,扬起头来,盯着她熟练地解开裤链,直至从里面掏出硬邦邦的巨龙,没有捋一捋径往口里吞放,一点也不嫌肮脏,别说那股尿骚味了。

致敬大师敬明微嗔很满意,也很感动,看她此刻饥渴难耐的情形,使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一些不愉快的事,那时的他多么渴望有女人舔他的下体,吞他的精液。

致敬大师敬明微嗔一边用右手按着她的后脑勺,使劲儿挺著坚硬的阴茎往她口腔里送去。另一边空出来的左手玩弄她的胸乳,继而用手捏着她的乳头在一旁把玩,眼睛斜视看向她口爆呜咂良久,淫兴倍增。

与此同时,在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的指头拨弄下,女子的乳头很快就红涨硬起来,并不妨碍她卖力地用樱桃小嘴在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的阳具上卖弄口技,脸红脖子粗,微微气喘,发出呜呜的怪异声。

不久,一股浓重且黏糊糊的白色液体从她口腔中流淌溢出。

…………

从电脑椅上爬起,致敬大师敬明微嗔稍作清理现场卫生,精神亢奋使他创作精力旺盛,立马兴奋地打开文档,写起大作来。他称自己喜欢创作,好不容易才“写”了一部西幻题材,鼓起勇气发在阿米巴论坛上,却被人发现他的西幻作品是抄袭烟雨江南的小说。他的那张老脸看到了那些言论,脸不红,气却被激得咋咋跳,好在他够冷静,反应也够快,赶紧重新编辑文章“认错”,并且说成是“致敬”烟雨江南先生的西幻小说。 这种随机应变的能力非常好。起码态度上不强硬,姿态低微令人觉得他有悔过之心。其实致敬大师敬明微嗔心里头有种想法,那就是急于将别人的创意或想法变成自己的,如果事后没有网友站出来说他“抄袭”,那么他一定将自己的名字摆在创意面前,也就是说只有他才能想像且写得出那个虚构的宏观世界。殊不知,这个世界的创意和想法大同小异,没有一种创意或想法是属于单个人的,因为在这之前,已经无意识地受到了其他同伴或前辈们的启发。

换句话说,真有实力的人,是不太在乎在创意面前加自己的名字,他肯定会追溯到前人身上,说出自己受了哪些人影响,不贪功也不倨傲。说了以后只会让人觉得更加谦卑与伟大。黄文里头,雪凡算一个,他连载的都市里故事脉络就是用了日本的《城市猎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说雪凡是一个值得我敬重且佩服的人。这里没有引战的意思,但没有对比,又怎能看出人的低劣呢?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致敬大师敬明微嗔一心想成名,想成为大家,他看到了好的小说他会赞不绝口,甚至禁不住心痒痒,拿来为己用。这何尝又不是对写作的热爱呢?

但他的写作态度是不可取的。日后,也能看出他不管自己这种行为称作抄袭,他认为这是在对偶像烟雨江南的小说致敬。

他非但不认自己这种行为称作抄袭,而且他信誓旦旦的再三强调说:致敬。致敬懂吗?就是我拿喜欢的作家的小说精华来放到自己小说里,没人发现最好,一旦发现了,我立马说成是致敬。你看,这么一波操作下来,他的名誉没有受到丝毫受损。甚至甚至功成名就。 难怪有网友还得夸他情商高咧,会做人哩。 哈哈😎

他还很目中无人。每当有人说起这个黄色文学话题,他就会摆出一副无比睿智的架势,来几句老生常谈,好像这问题他已经解决了,没什么可说的了。他极端自大又敏感,如果你不同意他对自己的看法,就会伤害他。他从心底渴望被人欣赏。

他懦弱、自负,而且非常自私。但是如果不需要他付出什么,他也能友好可亲;而要是你留神拍一下他的马屁,他甚至能善解人意。对于黄色文学,他品味很好,而且是真心喜爱。但他一辈子都没有过什么自己的独特见解,不过胜在他是个敏感、好眼力的观察者,对于显而易见的事情很有见地。

但他的做法却近乎迂腐和糊涂。以为凭一己之力和不合时宜的陈腐说教且辱骂就能挽救如今的世道人心,却是痴心妄想,徒劳无益的。因为他忘却人与人是不同的,正如人与鸟兽是无法合群一样,各有各的志趣,谁也不能勉强谁。所以他想统一人们的思想是异常可笑的行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