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出個大家來

【抄出個大家來】

作者:毛姆、本人、致敬大師、性知識等等。原名:我要成大家。修正版字數:4775

他——自詡是個寫作高手,是一個遠近聞名於會所的大人物,更以為是個讓人第一時間見了討厭不起來的大家,因為這種尿性人的自謙你很難分出與裝屄有什麼不同。話雖如此,相處下去以後卻還是會有驚人的發現——原來自己眼睛竟也會欺騙自己。

他是誰?

有史以來,會所最偉大的人物——大書評家兼致敬大師敬明微嗔。

他個頭不高,肩寬腰圓,結實健壯,身材勻稱。他的頭型漂亮,鼻子挺拔,前額又寬又高,不過他的臉不大,尖下巴,不蓄鬍子,颳得光溜溜的。他有一雙白多黑少的大眼睛,以前相書上寫著這樣的大白眼絕對是一個淫邪之相,加上他老喜歡戴一副老花眼鏡,使人見他覺得有一點兒呆滯與好色。

他的大嘴巴呢,雙唇厚而性感。

他的地中海髮型日漸稀疏,為了不使旁人知道他是個快禿頭的中年人,還在淘寶上買了十來塊錢的假髮,據說效果很不錯,所有見過他的人都誇他的新髮型乾爽漂亮,問他從哪裡買的。他說是從歐洲代購的。儘管他心裡知道,那假髮是從拼多多里淘來的。每當這個時候,他都樂得別人對他的恭維,且照單全收。

他舉止優雅,氣質浪漫。並不過分誇大,他不習慣說些粗鄙之語,但旁擊側敲地問候起人來也不逞多讓,是個難得的優雅人士。在會所的時候,他經常和一幫大作家廝混在一起。他們中好幾個大神作者都覺得他的才智超群;尤其是他寫書評,何謂是才華冠絕,繼從不亂之後冉冉升起的一顆耀眼的新星。他毫不吝嗇,對別人的讚美,一概承受;並且還自謙的說承蒙大家抬舉。凡是被致敬大師敬明微嗔點評過的作家無一不承認他的文字的精準性,就連他的導師與好友幻想也都這麼認為。

他平時愛逛會所,寫寫書評,恭維幾個作家,又或者幾個一起互相吹捧拍馬屁,彼此都快樂得很。

在會所的這段時間裡,他非常欣賞郡主的作品。據他說,郡主的作品有種歷史的厚重感,所以他非常喜愛,但對於其他女性作者的評價,不免金口難開,不知是對郡主情有獨鍾還是內心深處愛戀著這位女作者,所以不免誇大其詞,也許是墮入柏拉圖戀愛的書呆子們,都是那樣的無可救藥。他時常捧著郡主的小說愛不釋手,逢見熟人無一不誇讚郡主的文采與才氣逼人。

他一章不落地閱讀郡主的連載小說,甚至特別留意裡面的性交片段,看到那些句子,腦子裡自不免有了畫面,有了畫面之後呢,就是下身堅挺。

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他在這方面表現得很男人,在反覆琢磨郡主的黃色片段後,他的手很自然地來到了胯下,似乎不費一絲一毫的功夫,像是自然而然的行為,拉開了褲鏈——掏出了他那根引以為豪的大肉棒。

他的肉棒真的很大很粗、又長且很硬,這不是假話。作為一個公正的旁述者,也是身為一個男性的我,還是如實告知各位——幾乎每一個男人都渴望自己雞巴大,渴望雞巴大的心理伴隨男人的一生,可現實中的東方人,雞巴並不大也不長,這裡有個比較,就是拿歐美與非洲的平均值來做對比。

即便如此,每個男人幾乎從他自覺到有這麼一個奇妙的性器官時起,就被這個問題困擾著。我們很少見到一個對自己的陰莖的尺寸感到滿意的男子,即使是有了特大號陰莖的人也不滿足:「能再長點就好了……」他們總是這麼希望著。

這種對於陰莖大小的成見引起了一些奇怪的舉動,無論在公共浴室里,在公共廁所里,或在游泳池裡,兩個素不相識的男人赤身相遇時,他們的視線一定先朝向對方的陰莖。

很快,有時幾乎不露聲色地,他們就彼此比較起性器官的尺寸來,然後才各辦各的事去。站在公共廁所里的小便台上時,每個人的視線也會迅速地描向左右邊人的性器官,腦子裡的測微器馬上就量了別人的尺寸,做了比較的估計。

做這種無望的追尋的原因之一,也許是來自父子之間陰莖大小的絕大區別。

小孩子在三、四歲時,覺得父親的陰莖顯得龐大無比,要過了好幾年到了青春期時,兒子的陰莖才算是發育完成,到那時,這個青年的心理成見已經深植了,大多數的人都懷疑他們的性器官是否已長得和爸爸的一般大。

在色論壇里,經常看到有網友發帖說自己的屌太小,勃起才七八厘米,他很苦惱,同時也很自卑。

這先不說是性知識的缺乏,但好心的網友總會說些安慰且真實的話來告知他,只要能插入即可,做愛不是靠長、粗就能令女性快感,有根硬的雞巴不愁沒後代。

這種說法是有一定的根據的,因為從現實的觀點看來,正常的陰莖長得足夠進入陰道,只要精子射入陰道不溢出來,後代就可延續了。陰莖的大小是代代遺傳的特症,短得伸不進陰道的陰莖,播種下一代便有困難。事實上,陰莖短小的種族根本在五十萬年前都會滅種了。

陰莖的大小(不管是長度、直徑或其它的度量標準)和造成女子性高潮的能力並無關係。女子性高潮時的性刺激都集中在容易接觸到的性器官,如陰蒂、陰唇和周圍的性感帶,這包括陰道靠外面三分之一的部份,任何成年人的陰莖都可以輕易達到。性交和藝術創作一般是重質而不重量的。

儘管如此,但渴望自己陰莖大、長的男人仍舊數不勝數,幸運的是致敬大師敬明微嗔有根既大且長的硬雞巴,以為特別受女性歡迎。

當然了,雞巴大又長自然是一個因素,但最重要的是,他很會日女人,床上功夫很有一套,常常日得那些和他上床的女人死去活來,腰酸又背痛。至於他的性愛功夫怎麼得來的,幾乎沒人知道,也只是聽說,據說有高人在為他指點,但更多人願意相信,他是在會所里看色情書籍太多學到的,可謂是做到了真正的活學活用。

事實果真如此耶?

我們並不清楚。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他對郡主有一定的曖昧,至少來說,他對郡主很有好感,那麼郡主這個女人知情麼?也許她也在享受個中快感吧。

那天晚上,他來到會所,匆匆瀏覽了幾個頁面,竟發現了郡主的大作又更新了;對這個使他萌發男性激素的女人,他自然愛護有加,又怎會錯過,立馬就點擊滑鼠打開網頁津津有味閱讀起來。

那是怎樣的美妙的性愛之旅呢,字與字之間仿佛在跳動,名詞與動詞彷如在廝殺,更有甚者,一個動詞單挑出來已經令他胯下硬邦邦,像什麼插、干、抽、操等等,幾乎看到了這些字眼腦子立馬就有男女交媾的動作場面。

他手裡搓著那根大鳥來回捋動,尿道口早已像個愛哭的小女孩那樣,傷心落淚之餘,那裡殘留了不少晶瑩剔透的露珠;更有甚者,傷心地卻腫脹得利害,使他倍加難受。

桌上的紙巾盒抽走一片又一片,地上的沉甸甸又厚重帶著荷爾蒙的氣味的紙團堆積如山,也絲毫不見自己哭腫的雞巴有發泄洪水的跡象,他的右手精疲力竭,有點酸痛,還帶著一股麻痹感襲來。

看著自己青筋暴露的肉棒,致敬大師敬明微嗔慾望依舊高漲,情不自禁卻又不由自主地來回瀏覽那些激情的片段,直至累喘吁吁癱倒在電腦椅上,眯上了小眼睛……

當黑暗的一束強光時打在致敬大師敬明微嗔的腦袋上,他感到頭暈目眩,那道光是異常的刺眼,使他睜不開眼睛,下意識地用手遮護雙眼,待到光芒漸散,致敬大師敬明微嗔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首先映入他眼帘的竟是一個長相極為漂亮的女人,她身材瘦削,長發及腰,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地望著他。潔白如玉的嬌軀上,光彩動人,宛如神女下凡。曼妙的身姿一覽無遺,又仿似一尊唯美的雕塑。眼前的女人是他喜歡的類型。

致敬大師敬明微嗔一時之間竟然愕然愣住了,直到女子白得耀眼的纖細小手在拍打他的肩膀,用她的乳房反覆在蹭致敬大師敬明微嗔的臉龐來晃醒他的神經。

致敬大師敬明微嗔的身體里的細胞不受控制地活躍起來,之前一番艱難的打飛機讓他精力憔悴,這時卻變得十分生龍活虎,對女人與性的渴望是無比強烈的。

他想確信這是不是做夢,使勁兒拍打他的後腦勺,帶給他的感覺十分痛疼。

致敬大師敬明微嗔呵呵傻樂,鼻翼開始呼吸粗重並不斷擴大,不斷地嗅著貼近自己臉旁的美女乳房的乳香,心急之下轉臉便一口叼著啜起來,滿臉的愜意享受起來。她的乳房很大,也很堅挺,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她的兩個奶子有些下垂。

捧著這兩坨沉甸甸且柔軟的物件,致敬大師敬明微嗔雙手揉搓起來——女子的奶頭是嫣紅色的,乳暈不大,色澤淡淡,呈現暗紫色。咂舌良久,女子忽然離開他,坐上了致敬大師敬明微嗔的跨上,如蛇般柔滑的嬌軀配以靈活的巧手在他身上亂竄不已,撩撥著致敬大師敬明微嗔內心壓抑的情慾。

就在致敬大師敬明微嗔勃發的剎那間,女子的手來到了致敬大師敬明微嗔的褲襠處,撫摸著那膨脹的迷你蒙古包,禁不住夸道致敬大師敬明微嗔的陽具好偉岸。這句令所有男人聽了都倍感自豪的話,致敬大師敬明微嗔頓時信心大增,揚起頭來,盯著她熟練地解開褲鏈,直至從裡面掏出硬邦邦的巨龍,沒有捋一捋徑往口裡吞放,一點也不嫌骯髒,別說那股尿騷味了。

致敬大師敬明微嗔很滿意,也很感動,看她此刻饑渴難耐的情形,使他想起了自己曾經的一些不愉快的事,那時的他多麼渴望有女人舔他的下體,吞他的精液。

致敬大師敬明微嗔一邊用右手按著她的後腦勺,使勁兒挺著堅硬的陰莖往她口腔里送去。另一邊空出來的左手玩弄她的胸乳,繼而用手捏著她的乳頭在一旁把玩,眼睛斜視看向她口爆嗚咂良久,淫興倍增。

與此同時,在致敬大師敬明微嗔的指頭撥弄下,女子的乳頭很快就紅漲硬起來,並不妨礙她賣力地用櫻桃小嘴在致敬大師敬明微嗔的陽具上賣弄口技,臉紅脖子粗,微微氣喘,發出嗚嗚的怪異聲。

不久,一股濃重且黏糊糊的白色液體從她口腔中流淌溢出。

…………

從電腦椅上爬起,致敬大師敬明微嗔稍作清理現場衛生,精神亢奮使他創作精力旺盛,立馬興奮地打開文檔,寫起大作來。他稱自己喜歡創作,好不容易才「寫」了一部西幻題材,鼓起勇氣發在阿米巴論壇上,卻被人發現他的西幻作品是抄襲煙雨江南的小說。他的那張老臉看到了那些言論,臉不紅,氣卻被激得咋咋跳,好在他夠冷靜,反應也夠快,趕緊重新編輯文章「認錯」,並且說成是「致敬」煙雨江南先生的西幻小說。

這種隨機應變的能力非常好。起碼態度上不強硬,姿態低微令人覺得他有悔過之心。其實致敬大師敬明微嗔心裡頭有種想法,那就是急於將別人的創意或想法變成自己的,如果事後沒有網友站出來說他「抄襲」,那麼他一定將自己的名字擺在創意面前,也就是說只有他才能想像且寫得出那個虛構的宏觀世界。殊不知,這個世界的創意和想法大同小異,沒有一種創意或想法是屬於單個人的,因為在這之前,已經無意識地受到了其他同伴或前輩們的啟發。

換句話說,真有實力的人,是不太在乎在創意面前加自己的名字,他肯定會追溯到前人身上,說出自己受了哪些人影響,不貪功也不倨傲。說了以後只會讓人覺得更加謙卑與偉大。黃文裡頭,雪凡算一個,他連載的都市裡故事脈絡就是用了日本的《城市獵人》。這也是為什麼我之前說雪凡是一個值得我敬重且佩服的人。這裡沒有引戰的意思,但沒有對比,又怎能看出人的低劣呢?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他,致敬大師敬明微嗔一心想成名,想成為大家,他看到了好的小說他會讚不絕口,甚至禁不住心痒痒,拿來為己用。這何嘗又不是對寫作的熱愛呢?

但他的寫作態度是不可取的。日後,也能看出他不管自己這種行為稱作抄襲,他認為這是在對偶像煙雨江南的小說致敬。

他非但不認自己這種行為稱作抄襲,而且他信誓旦旦的再三強調說:致敬。致敬懂嗎?就是我拿喜歡的作家的小說精華來放到自己小說里,沒人發現最好,一旦發現了,我立馬說成是致敬。你看,這麼一波操作下來,他的名譽沒有受到絲毫受損。甚至甚至功成名就。

難怪有網友還得誇他情商高咧,會做人哩。 哈哈😎

他還很目中無人。每當有人說起這個黃色文學話題,他就會擺出一副無比睿智的架勢,來幾句老生常談,好像這問題他已經解決了,沒什麼可說的了。他極端自大又敏感,如果你不同意他對自己的看法,就會傷害他。他從心底渴望被人欣賞。

他懦弱、自負,而且非常自私。但是如果不需要他付出什麼,他也能友好可親;而要是你留神拍一下他的馬屁,他甚至能善解人意。對於黃色文學,他品味很好,而且是真心喜愛。但他一輩子都沒有過什麼自己的獨特見解,不過勝在他是個敏感、好眼力的觀察者,對於顯而易見的事情很有見地。

但他的做法卻近乎迂腐和糊塗。以為憑一己之力和不合時宜的陳腐說教且辱罵就能挽救如今的世道人心,卻是痴心妄想,徒勞無益的。因為他忘卻人與人是不同的,正如人與鳥獸是無法合群一樣,各有各的志趣,誰也不能勉強誰。所以他想統一人們的思想是異常可笑的行徑。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