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下的雨 第二十四章 轮回(完结)

【南京下的雨】第二十四章 轮回(完结)

上海人民广场和平影都,电影院门口挤满了人。巨大的海报上,四个年轻人正在踏浪而行,中间是青春美丽的白婕、曼曼,两边是帅气健硕的林梵、大左;海面下隐隐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北极星04乐队的转型作品——《鲨滩》经过大半年的拍摄、制作,终于上线。今天林梵和白婕在和平影都路演。《鲨滩》是一部典型的商业片,没什么内涵。被不喜欢它的人攻击为一部欧美式的爆米花电影,全程卖肉。但它就是拍给年轻人看的啊,有美女、有帅哥、有血腥,还需要别的吗?白婕更是在微博上坦言,她就是想把自己最美丽、最青春的样子留下来,留给自己、留给粉丝,这样以后白发苍苍时可以回忆和纪念。北极星04的粉丝们本来就在遗憾他们的女神因为嗓子疾病不得不退出歌坛,现在很庆幸她能以女演员的身份继续自己的事业,纷纷开始自发安利这部挺不错的青春惊悚片。《鲨滩》一票难求。

在热烈的掌声中,《鲨滩》结束,荧屏上开始出现字母。最后就是一些花絮,有林梵他们冲浪时狼狈的样子。观众们看得爆笑如雷,想不到他们酷酷的偶像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路演完后,林梵、白婕按计划还有一个圈内的饭局,和院线方吃饭。但林梵看到白婕疲惫的样子,就强行要求新聘的助理茉莉先送她回酒店。

半个小时后,正在应酬的林梵突然接到了茉莉的电话。小姑娘在电话中哭哭啼啼的,“林总,白姐找不到了。”林梵立刻站了起来,走出了包厢,“你现在在哪?”“离电影院不远,在南京路上一家叫BABY FACE的酒吧里。白姐就是在这不见的。”BABY FACE?南京路?就是梦中的那一家吗?他冲出了饭店,向记忆中的方向赶去。

十分钟后,林梵赶到了酒吧门口,看着和梦中一模一样的门面,他的脸阴了下来。茉莉看到林梵,跟着后面解释著,“我们路过这里的时候,里面的歌手正在唱《南京下的雨》。白姐想听一听,我们就进去了……期间我上了个厕所,回来白姐就不见了。”小姑娘又哭了。“打她电话没?”“白姐的手机在我这。”林梵进了酒吧不等服务员招呼就熟门熟路地上了二楼,拐了几拐来到一条走廊尽头。那里又三扇门,林梵没有犹豫就推开了中间的一扇。门一开,就见白婕捧著杯红酒和一个男人在热烈地聊著天。看她面色微红的样子,应该是有点喝高了。看到林梵进来,白婕惊讶而高兴地迎了上来,“你怎么来了?是茉莉告诉你的吧。”说完指著站起来的男人介绍道:“这位是酒吧老板兼歌手,叫……不好意思,你叫什么?”“我叫宋吉。林老师你好,我是你们北极星的粉丝。”宋吉热情地伸出了手。林梵点了点头没理他,对白婕说道:“你上来也不和茉莉说下,小姑娘以为你失踪了,在下面急哭了。”白婕马上不好意思起来,“因为有人认出了我,宋老板就把我安排上来暂避风头。聊著聊著忘了时间……我赶紧下去和茉莉解释下。”放下酒杯对宋吉说道:“谢谢你啊,那我们先走了。”宋吉客气地说了句,“白老师、林老师下次来上海,一定要过来玩啊!”白婕笑着答应了,林梵心中升起了一股压抑不住的怒气。

看着熟睡中的白婕,林梵悄悄起了床拿着手机来到阳台。对着皎洁的月亮想了一会儿,还是拨动了电话。“卓哥,睡了没?”“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我问下,你在上海有没有认识的人,我想调查一个人……那谢谢卓哥了,你让他明天给我电话吧。”

一周后,某间咖啡店里,林梵和私家侦探见了面。那侦探给了他一个文件袋。“这是林总要的,宋吉的资料。”林梵接过打开,里面滑出了几张照片,都是宋吉和几个不同女人的照片。“这宋吉按上海老话说就是个‘拆白党’,专门骗女人的钱……对了,他其实已经结过婚了。”侦探在文件袋里翻出一张女人的照片,“就是这女的,叫郑书芳。”

郑书芳一个人坐在星巴克里喝着咖啡翻看着杂志。一个戴墨镜的年轻人突然在她面前坐了下来,郑书芳疑惑地看着他,店里有那么多空位。“这位小姐打扰了。我贸然过来是因为觉得你的形象、气质特别适合我手中的一部电影。”“不好意思,我没兴趣。”郑书芳冷著脸低下了头,现在这年头骗子真多。“这位小姐,我真不是骗子。”男子无奈地摘下了墨镜,“你认识我吗?”郑书芳不耐烦地抬起了头,她想叫服务员了,可是眼前这男人她还真认识。她捂住了嘴,“你是小老板林梵?”林梵点了点头戴上了墨镜,“小姐怎么称呼?”“我叫郑书芳,你可以叫我朱迪。我可是你们北极星的粉丝,我还是上海粉丝会的副会长。”郑书芳激动地说道。“是嘛,那我真是很荣幸啊,有你这样美丽的粉丝,朱迪。”林梵很高兴,他继续问道:“朱迪,刚说的,你有没有兴趣来试个戏?”郑书芳迟疑了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父母不会让我演戏的。”想想因为自己坚持要嫁给宋吉已经和家里闹得不愉快了,再去演戏?算了吧。“那可惜了,但我理解。”两人愉快地聊起了别的事,还一起吃了个午饭。郑书芳隐隐觉得对方对自己有意思,但自己结婚了啊。一顿饭下来,郑书芳最终没有告诉林梵自己的婚姻状况。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是一个月后了。郑书芳的闺蜜告诉她,看到宋吉和其他女人从宾馆出来,举止亲密。郑书芳回去和宋吉大吵了架,一个人跑去酒吧喝酒。喝得醉醺醺地正被个男人骚扰。“不好意思,朋友,这是我朋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郑书芳耳边响起。缠着郑书芳的男人一看林梵的体格,嘴上骂了句就撤退了。“朱迪,你怎么喝这么多?”林梵拿掉了她的酒杯。“是,是林梵啊。来,来陪我喝酒。”郑书芳认出了林梵,想拉着他喝酒,结果下一秒就醉倒了。

郑书芳从床上醒来,恍恍惚惚睁开了眼,过了一会儿才看清了周围陌生的环境。这是酒店?我被人捡尸了?噌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发现身上衣服还在,松了口气。接着就看见了沙发上睡着的林梵,郑书芳下了床赤着脚走了过去。看着林梵帅气的脸、健硕的身体,郑书芳突然发疯一样地吻了上去。“唔……朱迪,干嘛?”林梵醒了过来推开了郑书芳。郑书芳却并没有放弃,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别装了,我知道你想肏我。来肏吧!”赤裸上身的郑书芳又扑了上来掀掉了林梵的毯子,一把握住了某样东西,“呵呵,已经硬成这样了,还说不想肏我。”说着就去脱林梵的裤子。

林梵没办法,一把把这个疯女人抱在了胸前,“朱迪,听我说,我是想肏你。但目的只是为了报复你丈夫宋吉。”郑书芳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林梵。“你老公给我戴了绿帽子,睡了我女朋友。我想报复他,但想来想去还是下不了手,你是无辜的。”林梵推开郑书芳,两人分开各自坐在沙发一头。林梵把毯子扔给郑书芳,她抱在了胸口。“宋吉是我的初恋,我上大学时,他就在附近的一家酒吧里唱歌。我经常去听,很快我们就相恋了……那时就有他的流言蜚语,可是我不相信。”郑书芳低着头说起了她和宋吉的往事。“毕业后,我答应了他的求婚。可是我父亲不同意,认为他是看中了我家的钱。我以断绝父女关系要挟父母……最后,我父亲让步了。”“其实如果我要报复他,很简单。只要离婚,他就会一无所有。因为在我父亲的坚持下,我们做了婚前财产登记。”郑书芳慢慢向林梵爬去。“但这样太便宜他了……你不是说他给你戴了顶绿帽子吗?如果你是个男人,就来肏我。让我们也给他戴个帽子。”郑书芳又扑进了林梵的怀里,这次林梵没有拒绝,两人抱着吻到了一起。

宋吉今天很不高兴,一个泡了很久的女人原本答应他今天去开房的,想不到又临时变卦,只能回家了。想到家里的老婆,他更加生气了,原本以为娶了个白富美就可以安心吃软饭了。谁知老丈人根本看不上他,还逼着他签了他妈的婚前财产公证。连现在经营的BABY FACE他也只是个名义上的老板。

嘴里骂骂咧咧著,进了家门,宋吉立刻感到了家里的异样。鞋柜上多了双男人的鞋子,沙发上扔著件陌生的外套。卧室里有他熟悉的肉体撞击声传来。他胸口突突地跳起来,脑袋发疼,他从来没有想到老实的老婆会出轨。他拖着脚步向卧室挪去。卧室的门虚掩著,远远看去,地上到处都是衣服,郑书芳的一件紫色文胸挂在了电视机角上,分外醒目。走近了,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的老婆正像条母狗一样翘著屁股被一个健硕的男人在后面狂肏。两人应该已经做了段时间了,男人的每次撞击都会有那种扑哧扑哧的抽水声,说明郑书芳流了很多水。“哥,使劲肏……再快点,我又要到了。”郑书芳摇著头,高叫着。“贱货,是我肏得你爽,还是你老公?”男人问道。“当然是你,你的鸡巴又粗又长,比宋吉那货厉害多了……哥,我喜欢被你肏,我喜欢这样像条母狗一样被你肏。”宋吉浑身发抖,这对奸夫淫妇,他想冲进去。“他不会回来吧,我还是有点紧张。”“放心,哥,放心肏我……宋吉看见我们肏屄也不敢作声的。一旦离婚,他什么也拿不到。”宋吉一下停了下来,听着里面的淫声浪语始终跨不出下一步。最后他还是退了回来,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家。他坐着电梯上了天台,他要冷静地想想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办。在天台上抽了两只烟,他做了个决定,他要把郑书芳偷情的场面拍下来,然后去要挟她父亲。她父亲堂堂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肯定是要面子的。愉快地做出了决定,宋吉立刻站了起来,扔掉了烟屁股,书房里有相机,他现在就去拍。回头一步,可是地上怎么会有一个横躺的啤酒瓶?宋吉一步踩在了啤酒瓶上,向后一滑。如果平时还不要紧,可是刚才他蹲了很长时间,腿部血液还没恢复,麻木不堪。结果另一条腿也没使上劲,整个人摔在了女墙上。那道女墙比较矮,只到他屁股那。结果他冲力太大,一下就翻了出去。失重、坠落、风很大、窒息……这是宋吉最后的感觉。

一声惊雷把宋吉从梦中惊醒,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熟悉的木板床上。低矮的屋顶,简陋的家具,墙上挂着一把破木吉他……他这是回到了自己的中学时代?隔壁床板的吱嘎声、女人夸张的浪叫声传了过来,宋吉的手紧紧握成了个拳头。过了十几分钟,隔壁的声音停了,女人在送客。过了没几分钟,他的房门被推开了,一个赤裸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她脸上化著浓妆,身上一股劣质的香水味;乳房很大,但明显下垂;胯下的毛发黑乎乎一大堆,都湿淋淋地纠结在了一起。那女人向宋吉说道:“儿子,是不是听妈和别人肏屄,听得鸡巴大了?”她淫笑着走到宋吉面前,把黑乎乎的乳头塞进了他的嘴里,“快,给妈嗦嗦……刚才那老头真不得劲,刚进去就喷了,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女人饥渴地爬上了床,“快,宝贝儿子,狠狠肏我。妈妈舒服了,明天给你买件新衣服。”宋吉麻木地脱去了内裤,不小的鸡巴熟练地插进了女人温热的肉穴……哗哗,外面的暴雨终于下了起来!

(完结)2021/1/2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