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南京下的雨 第二十四章 輪迴(完結)

【南京下的雨】第二十四章 輪迴(完結)

上海人民廣場和平影都,電影院門口擠滿了人。巨大的海報上,四個年輕人正在踏浪而行,中間是青春美麗的白婕、曼曼,兩邊是帥氣健碩的林梵、大左;海面下隱隱有一個巨大的黑影。北極星04樂隊的轉型作品——《鯊灘》經過大半年的拍攝、製作,終於上線。今天林梵和白婕在和平影都路演。《鯊灘》是一部典型的商業片,沒什麼內涵。被不喜歡它的人攻擊為一部歐美式的爆米花電影,全程賣肉。但它就是拍給年輕人看的啊,有美女、有帥哥、有血腥,還需要別的嗎?白婕更是在微博上坦言,她就是想把自己最美麗、最青春的樣子留下來,留給自己、留給粉絲,這樣以後白髮蒼蒼時可以回憶和紀念。北極星04的粉絲們本來就在遺憾他們的女神因為嗓子疾病不得不退出歌壇,現在很慶幸她能以女演員的身份繼續自己的事業,紛紛開始自發安利這部挺不錯的青春驚悚片。《鯊灘》一票難求。

在熱烈的掌聲中,《鯊灘》結束,螢屏上開始出現字母。最後就是一些花絮,有林梵他們衝浪時狼狽的樣子。觀眾們看得爆笑如雷,想不到他們酷酷的偶像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路演完後,林梵、白婕按計劃還有一個圈內的飯局,和院線方吃飯。但林梵看到白婕疲憊的樣子,就強行要求新聘的助理茉莉先送她回酒店。

半個小時後,正在應酬的林梵突然接到了茉莉的電話。小姑娘在電話中哭哭啼啼的,「林總,白姐找不到了。」林梵立刻站了起來,走出了包廂,「你現在在哪?」「離電影院不遠,在南京路上一家叫BABY FACE的酒吧里。白姐就是在這不見的。」BABY FACE?南京路?就是夢中的那一家嗎?他衝出了飯店,向記憶中的方向趕去。

十分鐘後,林梵趕到了酒吧門口,看著和夢中一模一樣的門面,他的臉陰了下來。茉莉看到林梵,跟著後面解釋著,「我們路過這裡的時候,裡面的歌手正在唱《南京下的雨》。白姐想聽一聽,我們就進去了……期間我上了個廁所,回來白姐就不見了。」小姑娘又哭了。「打她電話沒?」「白姐的手機在我這。」林梵進了酒吧不等服務員招呼就熟門熟路地上了二樓,拐了幾拐來到一條走廊盡頭。那裡又三扇門,林梵沒有猶豫就推開了中間的一扇。門一開,就見白婕捧著杯紅酒和一個男人在熱烈地聊著天。看她面色微紅的樣子,應該是有點喝高了。看到林梵進來,白婕驚訝而高興地迎了上來,「你怎麼來了?是茉莉告訴你的吧。」說完指著站起來的男人介紹道:「這位是酒吧老闆兼歌手,叫……不好意思,你叫什麼?」「我叫宋吉。林老師你好,我是你們北極星的粉絲。」宋吉熱情地伸出了手。林梵點了點頭沒理他,對白婕說道:「你上來也不和茉莉說下,小姑娘以為你失蹤了,在下面急哭了。」白婕馬上不好意思起來,「因為有人認出了我,宋老闆就把我安排上來暫避風頭。聊著聊著忘了時間……我趕緊下去和茉莉解釋下。」放下酒杯對宋吉說道:「謝謝你啊,那我們先走了。」宋吉客氣地說了句,「白老師、林老師下次來上海,一定要過來玩啊!」白婕笑著答應了,林梵心中升起了一股壓抑不住的怒氣。

看著熟睡中的白婕,林梵悄悄起了床拿著手機來到陽台。對著皎潔的月亮想了一會兒,還是撥動了電話。「卓哥,睡了沒?」「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我問下,你在上海有沒有認識的人,我想調查一個人……那謝謝卓哥了,你讓他明天給我電話吧。」

一周後,某間咖啡店裡,林梵和私家偵探見了面。那偵探給了他一個文件袋。「這是林總要的,宋吉的資料。」林梵接過打開,裡面滑出了幾張照片,都是宋吉和幾個不同女人的照片。「這宋吉按上海老話說就是個『拆白黨』,專門騙女人的錢……對了,他其實已經結過婚了。」偵探在文件袋裡翻出一張女人的照片,「就是這女的,叫鄭書芳。」

鄭書芳一個人坐在星巴克里喝著咖啡翻看著雜誌。一個戴墨鏡的年輕人突然在她面前坐了下來,鄭書芳疑惑地看著他,店裡有那麼多空位。「這位小姐打擾了。我貿然過來是因為覺得你的形象、氣質特別適合我手中的一部電影。」「不好意思,我沒興趣。」鄭書芳冷著臉低下了頭,現在這年頭騙子真多。「這位小姐,我真不是騙子。」男子無奈地摘下了墨鏡,「你認識我嗎?」鄭書芳不耐煩地抬起了頭,她想叫服務員了,可是眼前這男人她還真認識。她捂住了嘴,「你是小老闆林梵?」林梵點了點頭戴上了墨鏡,「小姐怎麼稱呼?」「我叫鄭書芳,你可以叫我朱迪。我可是你們北極星的粉絲,我還是上海粉絲會的副會長。」鄭書芳激動地說道。「是嘛,那我真是很榮幸啊,有你這樣美麗的粉絲,朱迪。」林梵很高興,他繼續問道:「朱迪,剛說的,你有沒有興趣來試個戲?」鄭書芳遲疑了下,最後還是搖了搖頭,「不好意思,我父母不會讓我演戲的。」想想因為自己堅持要嫁給宋吉已經和家裡鬧得不愉快了,再去演戲?算了吧。「那可惜了,但我理解。」兩人愉快地聊起了別的事,還一起吃了個午飯。鄭書芳隱隱覺得對方對自己有意思,但自己結婚了啊。一頓飯下來,鄭書芳最終沒有告訴林梵自己的婚姻狀況。

兩人的第二次見面是一個月後了。鄭書芳的閨蜜告訴她,看到宋吉和其他女人從賓館出來,舉止親密。鄭書芳回去和宋吉大吵了架,一個人跑去酒吧喝酒。喝得醉醺醺地正被個男人騷擾。「不好意思,朋友,這是我朋友。」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鄭書芳耳邊響起。纏著鄭書芳的男人一看林梵的體格,嘴上罵了句就撤退了。「朱迪,你怎么喝這麼多?」林梵拿掉了她的酒杯。「是,是林梵啊。來,來陪我喝酒。」鄭書芳認出了林梵,想拉著他喝酒,結果下一秒就醉倒了。

鄭書芳從床上醒來,恍恍惚惚睜開了眼,過了一會兒才看清了周圍陌生的環境。這是酒店?我被人撿屍了?噌地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發現身上衣服還在,鬆了口氣。接著就看見了沙發上睡著的林梵,鄭書芳下了床赤著腳走了過去。看著林梵帥氣的臉、健碩的身體,鄭書芳突然發瘋一樣地吻了上去。「唔……朱迪,幹嘛?」林梵醒了過來推開了鄭書芳。鄭書芳卻並沒有放棄,她開始脫自己的衣服,「別裝了,我知道你想肏我。來肏吧!」赤裸上身的鄭書芳又撲了上來掀掉了林梵的毯子,一把握住了某樣東西,「呵呵,已經硬成這樣了,還說不想肏我。」說著就去脫林梵的褲子。

林梵沒辦法,一把把這個瘋女人抱在了胸前,「朱迪,聽我說,我是想肏你。但目的只是為了報復你丈夫宋吉。」鄭書芳停了下來,疑惑地看著林梵。「你老公給我戴了綠帽子,睡了我女朋友。我想報復他,但想來想去還是下不了手,你是無辜的。」林梵推開鄭書芳,兩人分開各自坐在沙發一頭。林梵把毯子扔給鄭書芳,她抱在了胸口。「宋吉是我的初戀,我上大學時,他就在附近的一家酒吧里唱歌。我經常去聽,很快我們就相戀了……那時就有他的流言蜚語,可是我不相信。」鄭書芳低著頭說起了她和宋吉的往事。「畢業後,我答應了他的求婚。可是我父親不同意,認為他是看中了我家的錢。我以斷絕父女關係要挾父母……最後,我父親讓步了。」「其實如果我要報復他,很簡單。只要離婚,他就會一無所有。因為在我父親的堅持下,我們做了婚前財產登記。」鄭書芳慢慢向林梵爬去。「但這樣太便宜他了……你不是說他給你戴了頂綠帽子嗎?如果你是個男人,就來肏我。讓我們也給他戴個帽子。」鄭書芳又撲進了林梵的懷裡,這次林梵沒有拒絕,兩人抱著吻到了一起。

宋吉今天很不高興,一個泡了很久的女人原本答應他今天去開房的,想不到又臨時變卦,只能回家了。想到家裡的老婆,他更加生氣了,原本以為娶了個白富美就可以安心吃軟飯了。誰知老丈人根本看不上他,還逼著他簽了他媽的婚前財產公證。連現在經營的BABY FACE他也只是個名義上的老闆。

嘴裡罵罵咧咧著,進了家門,宋吉立刻感到了家裡的異樣。鞋柜上多了雙男人的鞋子,沙發上扔著件陌生的外套。臥室里有他熟悉的肉體撞擊聲傳來。他胸口突突地跳起來,腦袋發疼,他從來沒有想到老實的老婆會出軌。他拖著腳步向臥室挪去。臥室的門虛掩著,遠遠看去,地上到處都是衣服,鄭書芳的一件紫色文胸掛在了電視機角上,分外醒目。走近了,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他的老婆正像條母狗一樣翹著屁股被一個健碩的男人在後面狂肏。兩人應該已經做了段時間了,男人的每次撞擊都會有那種撲哧撲哧的抽水聲,說明鄭書芳流了很多水。「哥,使勁肏……再快點,我又要到了。」鄭書芳搖著頭,高叫著。「賤貨,是我肏得你爽,還是你老公?」男人問道。「當然是你,你的雞巴又粗又長,比宋吉那貨厲害多了……哥,我喜歡被你肏,我喜歡這樣像條母狗一樣被你肏。」宋吉渾身發抖,這對姦夫淫婦,他想衝進去。「他不會回來吧,我還是有點緊張。」「放心,哥,放心肏我……宋吉看見我們肏屄也不敢作聲的。一旦離婚,他什麼也拿不到。」宋吉一下停了下來,聽著裡面的淫聲浪語始終跨不出下一步。最後他還是退了回來,輕手輕腳地離開了家。他坐著電梯上了天台,他要冷靜地想想下一步到底應該怎麼辦。在天台上抽了兩隻煙,他做了個決定,他要把鄭書芳偷情的場面拍下來,然後去要挾她父親。她父親堂堂一個上市公司的老總肯定是要面子的。愉快地做出了決定,宋吉立刻站了起來,扔掉了煙屁股,書房裡有相機,他現在就去拍。回頭一步,可是地上怎麼會有一個橫躺的啤酒瓶?宋吉一步踩在了啤酒瓶上,向後一滑。如果平時還不要緊,可是剛才他蹲了很長時間,腿部血液還沒恢復,麻木不堪。結果另一條腿也沒使上勁,整個人摔在了女牆上。那道女牆比較矮,只到他屁股那。結果他衝力太大,一下就翻了出去。失重、墜落、風很大、窒息……這是宋吉最後的感覺。

一聲驚雷把宋吉從夢中驚醒,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熟悉的木板床上。低矮的屋頂,簡陋的家具,牆上掛著一把破木吉他……他這是回到了自己的中學時代?隔壁床板的吱嘎聲、女人誇張的浪叫聲傳了過來,宋吉的手緊緊握成了個拳頭。過了十幾分鐘,隔壁的聲音停了,女人在送客。過了沒幾分鐘,他的房門被推開了,一個赤裸的中年女人走了進來。她臉上化著濃妝,身上一股劣質的香水味;乳房很大,但明顯下垂;胯下的毛髮黑乎乎一大堆,都濕淋淋地糾結在了一起。那女人向宋吉說道:「兒子,是不是聽媽和別人肏屄,聽得雞巴大了?」她淫笑著走到宋吉面前,把黑乎乎的乳頭塞進了他的嘴裡,「快,給媽嗦嗦……剛才那老頭真不得勁,剛進去就噴了,要不是看在錢的份上……」女人饑渴地爬上了床,「快,寶貝兒子,狠狠肏我。媽媽舒服了,明天給你買件新衣服。」宋吉麻木地脫去了內褲,不小的雞巴熟練地插進了女人溫熱的肉穴……嘩嘩,外面的暴雨終於下了起來!

(完結)2021/1/23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