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20) 作者:一只软泥怪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20)

作者:一只软泥怪2021年5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章 奸淫冷艳女王

足足一分钟,覆满阴毛的黑色卵囊里的精液才喷射干净。

美丽妇人用双手在肉棒下接着,嘴边满是浑浊腥浓的精液,许多因小嘴无法咽下,溢出外面,沾湿肉棒,不少滴落到手上。

阳根结束最后一次抖动喷射,妇人等待了一会,吐出肉棒,立马转头到垃圾桶,将嘴中大股大股的精液吐出。

她抽了两张纸擦拭手心,可精液太粘稠、量又多,两张纸湿烂也擦不干净,便起身跑去厕所。

来到厕所,林梦曦打开水龙头,先简单清晰了下面颊,然后开始刷牙。口腔中的腥浓精味渐渐淡去,但在初始的喷射中她就吞了不少。吞亲生儿子的精液,这种事非世俗所能容忍,但林梦曦心中想到这事的第一反应并不是羞愧,而是面泛潮红。说实在话,精液的味道并不好闻,但她并没有因为儿子对她进行口爆而感到丝毫的厌弃。

几分钟,清洗的差不多后,林梦曦回到客厅。

客厅中,夏明已经悠悠醒来,睁开眼睛,正好与刚从厕所出来的林梦曦对上。

“呃……”

两人都有些尴尬。

夏明感到下身有些凉,低头看去,母亲的白色连裤丝袜挂在自己的大腿上,软绵绵但依然规模不小的鸡巴上有不少还未干涸的精斑,结合半昏半醒时大脑的感觉,不用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心底涌起一股感动,动情的唤了声,“妈妈...”

看到儿子醒来,赤裸著下体面对自己,林梦曦俏脸通红,为了掩饰尴尬,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然后说道,“明明,你醒啦?”

刚清理完身上的精液,林梦曦还没来得及整理因为刚才服侍夏明而凌乱的衣服,包臀裙摆刚才为了方便脱丝袜而捋到了大腿根,中间的缝隙隐隐漏出了一条白色蕾丝边边,妍美的脸颊还残留着水珠,如出水芙蓉般娇艳,被水珠打湿的秀发覆在面颊,有种凌乱美。

想到母亲是因为服侍他才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夏明十分激动,唤了声“妈”便也不顾自己下体赤裸,跑到林梦曦身前一把将她抱住。

“谢谢你,你对我真好。”夏明埋首在林梦曦雪白细嫩的秀肩上,动情的说。

“呃...”林梦曦被儿子突如其来的一个熊抱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双手伸在半空停留了一会儿,才轻轻抱住夏明。拍了拍夏明的背,说,“没事。那个....你还难受吗?”

夏明没有回答,松开母亲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位美丽妇人清澈水润的眼眸,说道,“妈妈,我想吻你,可以吗?”

“你——为什么这么说?”林梦曦不知所措。

“我,我喜欢妈妈,妈妈刚才为我付出这么多,我...我想好好亲近亲近妈妈。”

“.....”林梦曦陷入沉默,低下头,没有回答。

“妈妈,你回答我啊。”

“.....”

“妈妈,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说完,见林梦曦仍是低头不语,夏明鼓起勇气,朝那湿润殷红的芳唇上吻去。

“别——等等!”林梦曦伸手挡在了自己与儿子的嘴前。

“妈妈...”夏明的语气透出一丝不满。

林梦曦自是听出来了,原本拒绝的话又憋回了肚子里。

“妈妈,你不愿意么?”夏明深情的问道。

林梦曦低头沉默,内心天人交战。

“妈妈,不要拒绝我,好吗?”

林梦曦仍是沉默。

见状,夏明不再多问,决心来硬的,一手捧住母亲的螓首,固定住不让她逃脱,然后自己的大嘴就朝母亲娇艳的红唇印了上去。同时因为身高差的原因,比母亲要矮上一些的他,想要亲到母亲的嘴,就得用手按住母亲的后脑勺,往自己这边下压一些。

“唔——”林梦曦发出一声呜咽,本能的想要挣脱,但或许她内心的意志不够坚决,使得自己的挣扎形同虚设,根本没对夏明造成任何的影响。

于是....

空气这一刻瞬间凝结,夏明如愿以偿的吻住了美丽母亲的娇艳芳唇。

近距离下,母亲带有芬芳“咻咻”的鼻息涌进他鼻腔,沁人心脾。母亲的唇,嫩软而略带一丝冰凉。

十几年了,自从自己萌生心智以来,就一直爱慕著母亲,渴望得到母亲,没想到这一天,终于得偿所愿。

夏明伸出舌头,撑开林梦曦两片紧闭的薄唇。

可林梦曦的牙关咬得很紧,挡住了夏明想要深入其中的舌头。

夏明发力,用舌头使劲的抵母亲的牙关,丝丝属于母亲唾液的香味刺激著味觉。

努力了片刻,情况没有丝毫改变。

夏明不再强求,反正如今已经亲到了,以后机会多得是,不愁俘获不到母亲口中的香舌。

现在他退而求其次,嘴唇搭配舌头,一起含吮母亲湿润细软的唇瓣,扶著的左手轻轻抚摸母亲细嫩的脸颊,右手捧住慢慢摸索母亲的螓首,把自己的身体融进母亲。

被儿子强吻的美丽人母娇躯僵硬,双手撑住儿子结实的腹部,向外推。可她自己内心或许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挣扎是多么的苍白,仿佛只是象征性的。

而随着湿吻的时间延长,一丝丝异样透入林梦曦身体,她渐渐也迷失其中,忘了反抗,可能她心底也不拒绝儿子的行为。将夏明向外推的双手变成了轻轻的拥住夏明的腰。紧咬的牙关也渐渐松动。

含吮著母亲细软唇瓣的夏明察觉到异样,尝试的用舌头去顶母亲的牙关,惊讶的发现没怎么用力,就顶开了一条缝隙。

他加大力道,过了几秒,顺利撑开了母亲的牙关,湿润的大舌头如愿进入了母亲温暖的口腔。

在深处那,有一条不知所措缩在角落的软嫩粉舌,夏明舌头好像带了导航一下子找到林梦曦藏起来的粉舌,霸道的勾住,然后“呲溜”“呲溜”的裹吸起来。

“唔......嗯......唔......唔......”

林梦曦有些难耐的从鼻腔发出呻吟,娇嫩敏感的粉舌被儿子湿润滚烫的大舌头裹住,不停吮吸,带来一阵阵电流般的刺激渗进身体。

被吻得有些迷乱的林梦曦没过几秒,就主动用粉舌与儿子对吸起来。双手不再是放在儿子的腰上,而是抱住了儿子。

夏明感受到这份变化内心狂喜,吸吮母亲香舌的动作更加狂乱。不用再提防母亲逃脱,他腾出来的双手开始解起母亲背后衣裙的扣子。

过程里,母子俩没有一刻停止过激烈的湿润对吸,口腔的唾液刚被一方裹走,就马上被另一方卷入口中,两人脑袋不断变换著角度,吻得许多唾液流到彼此下巴,滴落地毯。

夏明把林梦曦背部的扣子解完,林梦曦雪白细滑的胴背显露出来,整个客厅活色生香,细滑的胴背上有一条白色的乳罩背扣。

“唔——!”

察觉到背后的异样,林梦曦恢复了一丝清醒,双手推搡夏明。

但夏明擒住了她的要害,粉舌,在自己的舌头中缠绕吮吸,双手又紧紧抱住林梦曦的胴背,让林梦曦无法挣脱。

夏明加大舌头吮吸的力道,不久重新让林梦曦迷失在情欲中。

夏明继续与母亲对吸了片刻,确认她不会再反抗,双手才小心翼翼的从林梦曦胴背上挪开,也顾不上去享受林梦曦胴背细滑紧致的雪肤,动作麻利的解下林梦曦的乳罩背扣。

“啪!”

夏明与林梦曦彼此身体紧贴著,感到母亲胸前有个软物击中了他,想必应该是母亲的乳罩。

夏明双手在母亲细滑温软的胴背上摩挲片刻,就撩开林梦曦蛮腰两侧的裙摆,伸了进去。

一股热气笼罩到手上,夏明把手一直探到母亲平坦紧致的小腹上才停下。

他内心激动不已,细细的在细滑紧致的腹肉上抚摸著,嘴上不停止对母亲滑嫩粉舌的吸吮,而后双手慢慢的往上挪,那里是一对饱满挺拔的豪乳。

林梦曦迷失在与儿子的激烈舌吻中,丝毫未觉自己又一个隐私部位沦陷。

为了避免引起母亲注意,夏明双手只能缓慢上移,这个过程令人欣喜又煎熬。

终于,他的双手触碰到了一对挺拔结实的软肉,他难掩内心的喜悦,激动得双手颤抖地摸上娇嫩坚挺的乳头,双手捏压,感受着乳房的饱满和弹性。

夏明射了一次萎靡的鸡巴重新抬起头,因为林梦曦脱了丝袜把裙摆提得很高,鸡巴直接顶在了她的大腿缝。仅剩一条白色蕾丝内裤保护的私处被滚烫坚硬的阳根结实顶着,不多时流出的水在内裤上浸湿出一道痕迹。

沉醉中与儿子接吻中的林梦曦私处被顶,一道电流猛地划过她的娇躯,猛然惊醒,停止了与儿子的接吻,抱住儿子的双手拿开,阻止抚摸自己乳房、玩弄自己乳尖的儿子的手,“明明,不,不可以,那里不可以!”

沉浸在与母亲的亲热当中的夏明本以为今晚就能达成夙愿,与母亲共度良宵,通宵暴操,忽然被拒,内心十分不解,毕竟他们都已经到这一步了,“妈妈,你这是干什么?!”

“我...我们已经很越界了,不可以再做得太过了。”

“妈妈,我喜欢你,我想要你,你给我一次吧!”夏明一把抱住母亲,林梦曦两团丰满结实的豪乳隔着衣服撞在夏明的胸膛上,被夏明的胸膛压扁。

“不可以,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们已经很过分了,妈妈不能再纵容你了。你快放手。”林梦曦想推开夏明,奈何夏明用力很大,失败了。

夏明把手重新伸进林梦曦的身前,抚摸两团结实柔软的美乳,挑逗那娇嫩坚挺的蓓蕾,过瘾不已,“妈妈,我们不要管别人,我们这么做没人会知道的。”

“不行,不可以,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无法推开儿子的林梦曦急得流眼泪,却又无可奈何。

“妈妈,反正你今天都给我口交了,我们刚才也接吻了,你的身体我也差不多摸遍了,都到这一步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我不管,我今晚就是要你!”

已经被性欲蒙蔽心智的夏明下狠心,撩起林梦曦的裙子,拔下她内裤,扶著充分勃起的鸡巴往那私处顶。

啪!

林梦曦狠狠的甩了儿子一巴掌,猝不及防的夏明一个踉跄瘫坐在地。

林梦曦迅速穿上被脱下的衣物,看向倒在地上的儿子,眼中划过一丝愧疚,叹了口气,“今晚我们都不太冷静,妈妈先回房了。”

···

三日后,母子一同登上了前往江南的航班,随行的还有白桦等一干林梦曦器重的下属。自三日前那夜起,为避免尴尬,林梦曦住在了公司,有关江南这次行动的细节,托下属送到了别墅。

回想起那件事,林梦曦就感到不可思议,自己怎么会和亲生儿子行出这等乱伦之事?偏生往后每每回想起,心中都会有一丝享受和怀念,这令她感到深深的罪恶。她想到要去念诵佛经洗涤身上的罪恶,但她骨子里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相信这些牛鬼蛇神。

这三日夏明也冷静下来,那夜他确实冲动了,怪只怪母亲身材太过火辣诱人,脸蛋又是如此美艳绝伦。

事后他害怕的就是因为自己的冲动,导致自己与母亲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又降至冰点,但从这三日旁敲侧击收集的一些信息来看,母亲并没有因那夜的事而太过记恨他。

但这三日他都没能和母亲说话,也不敢肯定完全没有问题。

他们母子二人乘坐的是头等舱,单独在一个包厢,白桦等人在隔壁。

某一刻,夏明到饮料机打了两杯橙汁,来到林梦曦座位前,“妈妈,喝饮料。”

林梦曦愣了愣,伸手接过,“谢谢。”

夏明张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回到座位。

喝了口橙汁,这时旁边响起母亲略有些轻柔的声音,“明明......对不起......”

夏明愣了愣,转过头去。

林梦曦看着杯中的橙汁,说,“妈妈那晚不该动手打你,是妈妈不对。你原谅妈妈,好吗?”

夏明说,“妈妈,你不用说对不起,是我的错,我让妈妈为难了。”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你。说到底,是妈妈没有注意到,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很多地方妈妈还把你当小孩看待。妈妈以后会注意和你在一起时对你的影响,不会再给你压力。”

“妈妈!我不需要,你还像以前正常地看待我就好。”

林梦曦沉默了许久,“算了,我们先不要谈论这件事了。”

夏明张张嘴,然后叹了口气。

几个小时后,飞机抵达江南机场。

众人前往提前订好的酒店休息。夏明单独一个房间,母亲就在隔壁。吃过饭后他就开始修炼气功,房间空间有限,就没练排山棍法。

八点钟的时候,有人敲门。夏明开门,门外是一身职业装打扮的母亲林梦曦。

“妈,你怎么来了?”

“还记得魔都警局的曹警官吗?”

“嗯。”

“今晚妈妈约了她见面,谈一些江南财团的事宜。她是负责这次对江南财团搜查的主要人员。你要一起去吗?”

“当然,那我们现在出发?”

“嗯。”

十分钟后,乘坐黑色奥迪跑车的林梦曦母子往江南大厦而去。

车上,夏明有些局促不安。以前他对母亲虽然有男女那方面的幻想,但因为当时的母亲非常严厉,而一直被压抑。可自从他和母亲关系逐渐变暖,甚至前几天差点就强上了母亲。种种累积,使他无法再正常地看待自己的母亲。

他开始更多地把母亲当作一个女人来看待,一个美丽性感端庄的女人。他开始注意到母亲的身材,母亲的魅力。

就如同她现在,上身蓝色的衬衫,下身一条黑色包臀裙,修长的美腿穿着空姐灰丝袜,最要命的是,不是往常那样的连裤丝袜,而是长筒丝袜。丝袜只遮到大腿,大腿上有一圈迷人眼的宽花边,砰砰地刺激著夏明的眼球,裤裆里的阴茎一下子就勃起了。

尤其夏明这个角度,母亲包臀裙下的风光若隐若现,虽然夜晚车上的灯光并不明亮,但这更激起了他一探究竟的冲动。

再往下,是穿着十厘米乳白色高跟亮漆皮鞋的灰丝玉足,十根蚕宝宝般若隐若现的丝袜足趾整齐排列,让人忍不住把玩的冲动。

还有丰满的胸部、嫣红的樱唇......

越看越火热,越火热越想看,不知不觉夏明的呼吸就“呼哧”“呼哧”地急促起来。

开车的林梦曦如何不发现身旁儿子的异样,只不过故意装作不懂而已。母子俩如今的关系十分尴尬,眼下又碰到这种情况,向来雷厉风行、干脆利落的她这一刻也不免黔驴技穷、畏畏缩缩。

夏明炙热的目光在林梦曦姣好曼妙的身材上来回扫著,林梦曦被儿子火热的目光盯得十分不适,雪颈和脸蛋浮现出诱人的绯红色。

终于,夏明忍不住了,不顾还在车上,手伸进裤裆,握住勃起的阴茎开始撸动起来。

可这根本不解欲,不多时,他嘶哑著喉咙对林梦曦说,“妈......我好想要......”

开车的林梦曦早就不专心了,刚才就差点撞上一辆车,对方司机狠狠地鸣喇叭。

她说,“不可以,明明,我们是母子。那样的事我们不可以做的!”

“可是......我忍不住了,我好想......”

“不......不行......绝对不行!”

夏明安分了一会儿,但过了会儿又说道,“妈妈,你就帮帮我吧,就用手也行,我不会太过分的!”

林梦曦迟疑了。

“真的,就用手也行,我不会强迫你。”

林梦曦转头,对上儿子渴望而急切的眼神,心软了,“真.....真的......用手就行?”

“嗯,我不骗妈妈!”夏明小鸡啄米般点头。

“那......那你快一点,妈妈还要开车,很危险。”

说着,林梦曦伸出了手。

她的手刚伸出,夏明就火急火燎地一把抓住,而后放到已经提前脱下裤子暴露出来的滚烫勃起阳根上。

“嘶......啊......”

这一下直接给夏明刺激得头猛地扬起,太阳穴不住跳动。

林梦曦冰凉温软的手覆在赤红坚挺的阳根上,如仙女在对怒兽低语,将怒挺的阳根安抚下来。

琼脂凝玉般雪白的玉手与黝黑粗糙的巨根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下子令这车里的气氛淫靡起来。

怒挺的巨根虽被雪白玉手安抚住了,可阳根里不住跳动的血管仍然在“砰砰”地击打着林梦曦的玉手。

她不堪这种挑逗,娇躯酥软,绯红色从精巧锁骨途经脸蛋一直弥漫到耳根。

夏明握住母亲温软细腻的玉手,在自己粗长黝黑的阴茎上撸动起来。

林梦曦被儿子牵着手撸动其阳根,炽热的阳根烫得她芳心乱动。

通红光滑的龟头“咻”地一下隐没在林梦曦雪白细嫩的玉手中,忽而又“咻”地一下钻了出来。

过了会儿,马眼就溢出了一丝淡淡的透明黏液。

“啊......妈妈......好爽......再......再快点......快点!”

林梦曦一边要开车,留意周围的人,以免发现这里的淫乱,一边又要帮儿子手淫,神经本就十分紧绷,这边又被夏明催促,慌乱之中,“啵”地一下龟头就从手里脱了出来。

还不等她有何动作,急切的夏明就自己握住她的手,放回阴茎重新撸动起来。

又撸了半分钟,夏明实在觉得是不过瘾,哭丧著脸对林梦曦说,“妈......我......我实在是射不出来......”

“你......哎......妈妈要开车,妈妈也帮不了你啊。你......你看看能想点什么办法,自己弄出来吧。”

夏明眼睛通红,宛若无理智的兽,也不知听没听到林梦曦的话,忽而眼神落在林梦曦包臀裙下那对秀珑若腻的空姐灰丝袜高跟玉足,猛然“熊”地下燃烧起来。

“哎!明明,你——你干嘛?!”

只见夏明放下林梦曦撸动他阴茎的手,猛地扑到林梦曦的包臀裙底下,抓住那对乳白色的空姐灰丝袜高跟玉足。

“明明!不——不可以!”

夏明置若罔闻,握住高跟鞋跟,将乳白高跟亮漆皮鞋从林梦曦的空姐灰丝袜美足上脱了下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对精巧柔婉、秀珑若腻的空姐灰丝袜玉足。轻薄光滑的空姐灰色丝袜勾勒出林梦曦玉足柔美的线条,丝袜下的肌肤朦胧云雾,若隐若现,十根蚕宝宝般精巧细腻的足趾排列整齐,绝对是足控趋之若鹜、为之疯狂的精品中的精品!

“明明,不要这样,妈妈还在开车,你......你要是想......妈妈可以回家给你!”

眼看局势已经完全脱离掌控的林梦曦,不惜给出承诺让儿子可以回家玩弄她,只求能够渡过这一次的淫靡危机。

只可惜她的这一招以退为进,失策了!

“明明,松开好吗,妈妈还在开车呢,等会还要和曹警官——”

“啊~!”

话没说完,绝色美妇螓首忽然猛地高扬而起,三千青丝尽往后甩。视线中,她的黑色包臀裙底下,眼神赤红的少年捧住她的精美空姐灰丝袜玉足,囫囵吞枣一般一口全吞进了嘴里。

“唔——不......不要......这样......”

林梦曦不得不用一只手捂住小嘴,以免喉咙里的呻吟传到外界,引起旁边马路上车辆的注意,因为亲生儿子那滑溜湿润的舌头像条灵活的蛇般,在她敏感的丝袜足底不停地来回舔扫。一阵阵电流般的刺激淌过她的娇躯,刺激得她频频微震,私处一下子就出水了。而与此同时,暂时失去右脚的她,只能用不常用的左脚,别扭地继续维持着车子的前行。

舌头划过光滑带有颗粒感的丝袜,带来微微的刺痛,味觉中似乎品尝到一丝甘甜,想必是从母亲足底凝脂肌肤上传来的。一直以来,夏明对母亲的身体尤其是这对绝美玉足,从来都只能是远观而不可亵玩,唯一算得上接近的或许就是用在母亲这对紧致玉腿上穿过的丝袜手淫了。可这些都只能算是隔靴搔痒,不能真的解渴。而如今自己终于有机会近观亵玩,一定要一次玩个畅快。

夏明舔吮的动作称得上疯狂。

美丽少妇的空姐灰丝袜玉足被他捧在手中宛如面包一样啃咬,少年的口水在少妇的丝袜玉足上逐渐蔓延,直到浸湿整只玉足。丝袜变成深色,包裹着玲珑玉足,更显淫靡。

美丽少妇知道现在舔著自己足底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是不为世俗所容的大逆不道之事,可她却没有丝毫要用脚把儿子踢开的想法。她也很羞愧自己内心竟然如此不知廉耻,可她不能否认,儿子那滚烫滑润的舌头,确实将她伺候得很舒服。她很可耻自己身体的反应,却没有反抗,而是沉浸于此。

渐渐地,车内弥漫开一股淫靡的味道。鼻尖的夏明嗅了嗅,闻出这是女人身上独特的味道。他停止对手中空姐灰丝袜玉足的舔吮,抬头看了看,母亲包臀裙下的黑色蕾丝内裤中间被一种不明的液体所浸湿。

这一瞬间,车内气氛莫名变得死寂。

感知到什么的林梦曦娇躯猛地一紧,正要喊些什么,下一瞬她就“啊”地一声猛地把螓首高高扬起,全身如遭雷击抽搐不止。

那是夏明一把扑到她的包臀裙下,布满透明唾液的大舌头伸出,对着那被淫水浸湿黑色蕾丝内裤裆部狠狠地舔舐起来。

“啊!明......明明......不......不可以......那里......不行......不可以......快停下!”

被亲生儿子湿润大舌头疯狂舔舐私处的林梦曦小腹频频狠震,起初只是微微浸湿的内裤转眼变为湿了一大片。

夏明不管不顾,双手使出全力捧住亲生母亲的蕾丝美臀,不让她挣脱,舌头狠狠地隔着黑色蕾丝内裤在母亲的私处上吸吮,品尝那从看不见的蜜壶中流出的琼浆玉露。

八点的夜晚,星空璀璨,江南市内一片火树银花,在前往整个江南最大财团的路上,一辆黑色奥迪跑车内,孽畜夏明违背伦理纲常,强行奸淫专注开车无法反抗的美丽亲生母亲。

林梦曦此刻为自己的生理反应羞得忍不住想找个洞钻进去,她当然知道与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么做是不对的,可她的身体不听她使唤,无法作出任何有效的反抗举动。甚至她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主动抬起屁股,去迎合裙下的儿子,好让他舔自己更方便,自己两条已经被儿子脱去高跟鞋的灰丝袜美腿,也情不自禁地缠绕在儿子宽厚结实的背上,不管不顾车子是否还能继续运行,仿佛生怕儿子停止当下的淫乱似的。

她必须承认,她是沉溺于此的。

就这样,母子俩驶过一个又一个的红绿灯。林梦曦的车技也不禁令人惊叹,即便下体遭受如此程度的刺激,手上握著方向盘却始终稳当如一,没有出现丝毫要撞车的迹象。

可就在下一刻,林梦曦的一对好看的瞳孔忽然如猫头鹰般睁得巨大,她使劲拍打裙底下隔着丝袜和内裤舔舐自己私处的儿子,口中惊慌地喊道,“明明,停......停下!”

可已经完全沉沦在亲生母亲的香麝肉香中的夏明根本不管不顾,反而是在林梦曦的刺激下更加用力地进攻林梦曦敏感的丝袜裆部。

“唔——啊!”林梦曦猛地把螓首高高扬起,小腹狠狠地抽搐了一下,高潮来临的前兆已然来到!

她乘着最后这段自己还没彻底进入高潮尚还残存理智的时间,把最重要的事情说了出口,“交——交警!”

听到这两个字,即便是再如何沉醉在自己亲生母亲的香麝肉香中的夏明,还是恢复了理智,迅速收回舌头,把身子缩回座位。

可还是晚了!

已经濒临极限的林梦曦在夏明收回舌头前的那一下正好彻底达到了高潮,酥软胴体开始频频狠震,修长美丽的雪颈死死地靠在座位靠背上,绝美的脸蛋如一件碎裂的瓷器,十分狰狞。在看不见的包臀裙下,被灰丝袜和黑色蕾丝内裤保护着的敏感蜜壶,此刻正如黄河决堤般“噗噗”地喷著水,裆部的丝袜从一开始的湿一块,迅速变成了整个裆部的丝袜统统浸湿。

名声响彻整个魔都的冷艳女王,竟在自己车中被亲生儿子用舌头舔出了高潮!

而且水分是普通女人的三倍不止!

夏明看着这一幕,惊骇不已,此刻他多想捧住母亲的那丝袜美臀,将所有从那蜜壶中喷出的淫水全部吞入腹中,可是交警就在不远处,他只能把自己死死地按在座位。

终于,车子抵达了交警所在的位置,就在这时,林梦曦也正好停止了高潮,可是在她身下的坐垫,以及方向盘下方踩脚的毯子,全部都被自己喷出的淫水打湿,并且在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水洼。

路边的一位年轻男交警这时凑上前来,问道,“这位女士,您好,请出示您的驾驶证。”

恍惚中的林梦曦艰难地摇下车窗,对着交警虚弱地说道,“您好。”

男交警正想重复一遍“出示驾驶证”,却看到眼前这位女人的脸蛋浮现著一种异常的红色,并且这份红色弥漫了脖颈,以及其他所有身上露出的部位,他还看到女人的脸上出了很多汗,青丝被汗液打湿覆在面庞上,像是刚做完一场大运动。

就在这时他认出了女人是谁,魔都冷艳女王林梦曦!

这可是他的梦中情人!无数个夜晚他手淫,心中想的就是这位祸国殃民、雍容华贵的冷艳女王!

没想到今晚竟然在江南的马路上碰到她,这是多么大的缘分,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吗?!

就在这时,林梦曦虚弱地说道,“请问,可以放我过去吗?”被激烈高潮抽空身体的林梦曦连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

男交警正想着该怎么搭讪女神,这时正好听到林梦曦这句话,竟鬼使神差地说“好”。

可等他回过神来,女神已经开着奥迪跑车驶到离他很远的位置了。

事实上林梦曦虽然身体十分虚弱,但意识还保持着清醒,车上的情况她知道,这种情况下在交警面前多留一秒都是隐患,倘若车上的淫乱被交警发现了,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在交警开口的一瞬间,她就立即脚踩油门,飞速离开。

在林梦曦母子二人离开后,男交警正自责著自己没有把握机会搭讪女神,忽然他在空气里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这是......女人的淫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