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艷總裁母親 (20) 作者:一隻軟泥怪

【我的冷艷總裁母親】 (20)

作者:一隻軟泥怪2021年5月13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二十章 姦淫冷艷女王

足足一分鐘,覆滿陰毛的黑色卵囊里的精液才噴射乾淨。

美麗婦人用雙手在肉棒下接著,嘴邊滿是渾濁腥濃的精液,許多因小嘴無法咽下,溢出外面,沾濕肉棒,不少滴落到手上。

陽根結束最後一次抖動噴射,婦人等待了一會,吐出肉棒,立馬轉頭到垃圾桶,將嘴中大股大股的精液吐出。

她抽了兩張紙擦拭手心,可精液太粘稠、量又多,兩張紙濕爛也擦不幹凈,便起身跑去廁所。

來到廁所,林夢曦打開水龍頭,先簡單清晰了下面頰,然後開始刷牙。口腔中的腥濃精味漸漸淡去,但在初始的噴射中她就吞了不少。吞親生兒子的精液,這種事非世俗所能容忍,但林夢曦心中想到這事的第一反應並不是羞愧,而是面泛潮紅。說實在話,精液的味道並不好聞,但她並沒有因為兒子對她進行口爆而感到絲毫的厭棄。

幾分鐘,清洗的差不多後,林夢曦回到客廳。

客廳中,夏明已經悠悠醒來,睜開眼睛,正好與剛從廁所出來的林夢曦對上。

「呃……」

兩人都有些尷尬。

夏明感到下身有些涼,低頭看去,母親的白色連褲絲襪掛在自己的大腿上,軟綿綿但依然規模不小的雞巴上有不少還未乾涸的精斑,結合半昏半醒時大腦的感覺,不用就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

他心底湧起一股感動,動情的喚了聲,「媽媽...」

看到兒子醒來,赤裸著下體面對自己,林夢曦俏臉通紅,為了掩飾尷尬,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然後說道,「明明,你醒啦?」

剛清理完身上的精液,林夢曦還沒來得及整理因為剛才服侍夏明而凌亂的衣服,包臀裙擺剛才為了方便脫絲襪而捋到了大腿根,中間的縫隙隱隱漏出了一條白色蕾絲邊邊,妍美的臉頰還殘留著水珠,如出水芙蓉般嬌艷,被水珠打濕的秀發覆在面頰,有種凌亂美。

想到母親是因為服侍他才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夏明十分激動,喚了聲「媽」便也不顧自己下體赤裸,跑到林夢曦身前一把將她抱住。

「謝謝你,你對我真好。」夏明埋首在林夢曦雪白細嫩的秀肩上,動情的說。

「呃...」林夢曦被兒子突如其來的一個熊抱弄得有些不知所措,雙手伸在半空停留了一會兒,才輕輕抱住夏明。拍了拍夏明的背,說,「沒事。那個....你還難受嗎?」

夏明沒有回答,鬆開母親抬起頭來,看著面前這位美麗婦人清澈水潤的眼眸,說道,「媽媽,我想吻你,可以嗎?」

「你——為什麼這麼說?」林夢曦不知所措。

「我,我喜歡媽媽,媽媽剛才為我付出這麼多,我...我想好好親近親近媽媽。」

「.....」林夢曦陷入沉默,低下頭,沒有回答。

「媽媽,你回答我啊。」

「.....」

「媽媽,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說完,見林夢曦仍是低頭不語,夏明鼓起勇氣,朝那濕潤殷紅的芳唇上吻去。

「別——等等!」林夢曦伸手擋在了自己與兒子的嘴前。

「媽媽...」夏明的語氣透出一絲不滿。

林夢曦自是聽出來了,原本拒絕的話又憋回了肚子裡。

「媽媽,你不願意麼?」夏明深情的問道。

林夢曦低頭沉默,內心天人交戰。

「媽媽,不要拒絕我,好嗎?」

林夢曦仍是沉默。

見狀,夏明不再多問,決心來硬的,一手捧住母親的螓首,固定住不讓她逃脫,然後自己的大嘴就朝母親嬌艷的紅唇印了上去。同時因為身高差的原因,比母親要矮上一些的他,想要親到母親的嘴,就得用手按住母親的後腦勺,往自己這邊下壓一些。

「唔——」林夢曦發出一聲嗚咽,本能的想要掙脫,但或許她內心的意志不夠堅決,使得自己的掙扎形同虛設,根本沒對夏明造成任何的影響。

於是....

空氣這一刻瞬間凝結,夏明如願以償的吻住了美麗母親的嬌艷芳唇。

近距離下,母親帶有芬芳「咻咻」的鼻息湧進他鼻腔,沁人心脾。母親的唇,嫩軟而略帶一絲冰涼。

十幾年了,自從自己萌生心智以來,就一直愛慕著母親,渴望得到母親,沒想到這一天,終於得償所願。

夏明伸出舌頭,撐開林夢曦兩片緊閉的薄唇。

可林夢曦的牙關咬得很緊,擋住了夏明想要深入其中的舌頭。

夏明發力,用舌頭使勁的抵母親的牙關,絲絲屬於母親唾液的香味刺激著味覺。

努力了片刻,情況沒有絲毫改變。

夏明不再強求,反正如今已經親到了,以後機會多得是,不愁俘獲不到母親口中的香舌。

現在他退而求其次,嘴唇搭配舌頭,一起含吮母親濕潤細軟的唇瓣,扶著的左手輕輕撫摸母親細嫩的臉頰,右手捧住慢慢摸索母親的螓首,把自己的身體融進母親。

被兒子強吻的美麗人母嬌軀僵硬,雙手撐住兒子結實的腹部,向外推。可她自己內心或許都沒意識到,自己的掙扎是多麼的蒼白,仿佛只是象徵性的。

而隨著濕吻的時間延長,一絲絲異樣透入林夢曦身體,她漸漸也迷失其中,忘了反抗,可能她心底也不拒絕兒子的行為。將夏明向外推的雙手變成了輕輕的擁住夏明的腰。緊咬的牙關也漸漸鬆動。

含吮著母親細軟唇瓣的夏明察覺到異樣,嘗試的用舌頭去頂母親的牙關,驚訝的發現沒怎麼用力,就頂開了一條縫隙。

他加大力道,過了幾秒,順利撐開了母親的牙關,濕潤的大舌頭如願進入了母親溫暖的口腔。

在深處那,有一條不知所措縮在角落的軟嫩粉舌,夏明舌頭好像帶了導航一下子找到林夢曦藏起來的粉舌,霸道的勾住,然後「呲溜」「呲溜」的裹吸起來。

「唔......嗯......唔......唔......」

林夢曦有些難耐的從鼻腔發出呻吟,嬌嫩敏感的粉舌被兒子濕潤滾燙的大舌頭裹住,不停吮吸,帶來一陣陣電流般的刺激滲進身體。

被吻得有些迷亂的林夢曦沒過幾秒,就主動用粉舌與兒子對吸起來。雙手不再是放在兒子的腰上,而是抱住了兒子。

夏明感受到這份變化內心狂喜,吸吮母親香舌的動作更加狂亂。不用再提防母親逃脫,他騰出來的雙手開始解起母親背後衣裙的扣子。

過程里,母子倆沒有一刻停止過激烈的濕潤對吸,口腔的唾液剛被一方裹走,就馬上被另一方捲入口中,兩人腦袋不斷變換著角度,吻得許多唾液流到彼此下巴,滴落地毯。

夏明把林夢曦背部的扣子解完,林夢曦雪白細滑的胴背顯露出來,整個客廳活色生香,細滑的胴背上有一條白色的乳罩背扣。

「唔——!」

察覺到背後的異樣,林夢曦恢復了一絲清醒,雙手推搡夏明。

但夏明擒住了她的要害,粉舌,在自己的舌頭中纏繞吮吸,雙手又緊緊抱住林夢曦的胴背,讓林夢曦無法掙脫。

夏明加大舌頭吮吸的力道,不久重新讓林夢曦迷失在情慾中。

夏明繼續與母親對吸了片刻,確認她不會再反抗,雙手才小心翼翼的從林夢曦胴背上挪開,也顧不上去享受林夢曦胴背細滑緊緻的雪膚,動作麻利的解下林夢曦的乳罩背扣。

「啪!」

夏明與林夢曦彼此身體緊貼著,感到母親胸前有個軟物擊中了他,想必應該是母親的乳罩。

夏明雙手在母親細滑溫軟的胴背上摩挲片刻,就撩開林夢曦蠻腰兩側的裙擺,伸了進去。

一股熱氣籠罩到手上,夏明把手一直探到母親平坦緊緻的小腹上才停下。

他內心激動不已,細細的在細滑緊緻的腹肉上撫摸著,嘴上不停止對母親滑嫩粉舌的吸吮,而後雙手慢慢的往上挪,那裡是一對飽滿挺拔的豪乳。

林夢曦迷失在與兒子的激烈舌吻中,絲毫未覺自己又一個隱私部位淪陷。

為了避免引起母親注意,夏明雙手只能緩慢上移,這個過程令人欣喜又煎熬。

終於,他的雙手觸碰到了一對挺拔結實的軟肉,他難掩內心的喜悅,激動得雙手顫抖地摸上嬌嫩堅挺的乳頭,雙手捏壓,感受著乳房的飽滿和彈性。

夏明射了一次萎靡的雞巴重新抬起頭,因為林夢曦脫了絲襪把裙擺提得很高,雞巴直接頂在了她的大腿縫。僅剩一條白色蕾絲內褲保護的私處被滾燙堅硬的陽根結實頂著,不多時流出的水在內褲上浸濕出一道痕跡。

沉醉中與兒子接吻中的林夢曦私處被頂,一道電流猛地划過她的嬌軀,猛然驚醒,停止了與兒子的接吻,抱住兒子的雙手拿開,阻止撫摸自己乳房、玩弄自己乳尖的兒子的手,「明明,不,不可以,那裡不可以!」

沉浸在與母親的親熱當中的夏明本以為今晚就能達成夙願,與母親共度良宵,通宵暴操,忽然被拒,內心十分不解,畢竟他們都已經到這一步了,「媽媽,你這是幹什麼?!」

「我...我們已經很越界了,不可以再做得太過了。」

「媽媽,我喜歡你,我想要你,你給我一次吧!」夏明一把抱住母親,林夢曦兩團豐滿結實的豪乳隔著衣服撞在夏明的胸膛上,被夏明的胸膛壓扁。

「不可以,我們這樣做是不對的。我們已經很過分了,媽媽不能再縱容你了。你快放手。」林夢曦想推開夏明,奈何夏明用力很大,失敗了。

夏明把手重新伸進林夢曦的身前,撫摸兩團結實柔軟的美乳,挑逗那嬌嫩堅挺的蓓蕾,過癮不已,「媽媽,我們不要管別人,我們這麼做沒人會知道的。」

「不行,不可以,我們不能再錯下去了!」無法推開兒子的林夢曦急得流眼淚,卻又無可奈何。

「媽媽,反正你今天都給我口交了,我們剛才也接吻了,你的身體我也差不多摸遍了,都到這一步了,你還有什麼放不下的?我不管,我今晚就是要你!」

已經被性慾蒙蔽心智的夏明下狠心,撩起林夢曦的裙子,拔下她內褲,扶著充分勃起的雞巴往那私處頂。

啪!

林夢曦狠狠的甩了兒子一巴掌,猝不及防的夏明一個踉蹌癱坐在地。

林夢曦迅速穿上被脫下的衣物,看向倒在地上的兒子,眼中划過一絲愧疚,嘆了口氣,「今晚我們都不太冷靜,媽媽先回房了。」

···

三日後,母子一同登上了前往江南的航班,隨行的還有白樺等一干林夢曦器重的下屬。自三日前那夜起,為避免尷尬,林夢曦住在了公司,有關江南這次行動的細節,托下屬送到了別墅。

回想起那件事,林夢曦就感到不可思議,自己怎麼會和親生兒子行出這等亂倫之事?偏生往後每每回想起,心中都會有一絲享受和懷念,這令她感到深深的罪惡。她想到要去念誦佛經洗滌身上的罪惡,但她骨子裡是唯物主義者,從來不相信這些牛鬼蛇神。

這三日夏明也冷靜下來,那夜他確實衝動了,怪只怪母親身材太過火辣誘人,臉蛋又是如此美艷絕倫。

事後他害怕的就是因為自己的衝動,導致自己與母親好不容易緩和的關係又降至冰點,但從這三日旁敲側擊收集的一些信息來看,母親並沒有因那夜的事而太過記恨他。

但這三日他都沒能和母親說話,也不敢肯定完全沒有問題。

他們母子二人乘坐的是頭等艙,單獨在一個包廂,白樺等人在隔壁。

某一刻,夏明到飲料機打了兩杯橙汁,來到林夢曦座位前,「媽媽,喝飲料。」

林夢曦愣了愣,伸手接過,「謝謝。」

夏明張張嘴,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回到座位。

喝了口橙汁,這時旁邊響起母親略有些輕柔的聲音,「明明......對不起......」

夏明愣了愣,轉過頭去。

林夢曦看著杯中的橙汁,說,「媽媽那晚不該動手打你,是媽媽不對。你原諒媽媽,好嗎?」

夏明說,「媽媽,你不用說對不起,是我的錯,我讓媽媽為難了。」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你。說到底,是媽媽沒有注意到,你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很多地方媽媽還把你當小孩看待。媽媽以後會注意和你在一起時對你的影響,不會再給你壓力。」

「媽媽!我不需要,你還像以前正常地看待我就好。」

林夢曦沉默了許久,「算了,我們先不要談論這件事了。」

夏明張張嘴,然後嘆了口氣。

幾個小時後,飛機抵達江南機場。

眾人前往提前訂好的酒店休息。夏明單獨一個房間,母親就在隔壁。吃過飯後他就開始修鍊氣功,房間空間有限,就沒練排山棍法。

八點鐘的時候,有人敲門。夏明開門,門外是一身職業裝打扮的母親林夢曦。

「媽,你怎麼來了?」

「還記得魔都警局的曹警官嗎?」

「嗯。」

「今晚媽媽約了她見面,談一些江南財團的事宜。她是負責這次對江南財團搜查的主要人員。你要一起去嗎?」

「當然,那我們現在出發?」

「嗯。」

十分鐘後,乘坐黑色奧迪跑車的林夢曦母子往江南大廈而去。

車上,夏明有些局促不安。以前他對母親雖然有男女那方面的幻想,但因為當時的母親非常嚴厲,而一直被壓抑。可自從他和母親關係逐漸變暖,甚至前幾天差點就強上了母親。種種累積,使他無法再正常地看待自己的母親。

他開始更多地把母親當作一個女人來看待,一個美麗性感端莊的女人。他開始注意到母親的身材,母親的魅力。

就如同她現在,上身藍色的襯衫,下身一條黑色包臀裙,修長的美腿穿著空姐灰絲襪,最要命的是,不是往常那樣的連褲絲襪,而是長筒絲襪。絲襪只遮到大腿,大腿上有一圈迷人眼的寬花邊,砰砰地刺激著夏明的眼球,褲襠里的陰莖一下子就勃起了。

尤其夏明這個角度,母親包臀裙下的風光若隱若現,雖然夜晚車上的燈光並不明亮,但這更激起了他一探究竟的衝動。

再往下,是穿著十厘米乳白色高跟亮漆皮鞋的灰絲玉足,十根蠶寶寶般若隱若現的絲襪足趾整齊排列,讓人忍不住把玩的衝動。

還有豐滿的胸部、嫣紅的櫻唇......

越看越火熱,越火熱越想看,不知不覺夏明的呼吸就「呼哧」「呼哧」地急促起來。

開車的林夢曦如何不發現身旁兒子的異樣,只不過故意裝作不懂而已。母子倆如今的關係十分尷尬,眼下又碰到這種情況,向來雷厲風行、乾脆利落的她這一刻也不免黔驢技窮、畏畏縮縮。

夏明炙熱的目光在林夢曦姣好曼妙的身材上來回掃著,林夢曦被兒子火熱的目光盯得十分不適,雪頸和臉蛋浮現出誘人的緋紅色。

終於,夏明忍不住了,不顧還在車上,手伸進褲襠,握住勃起的陰莖開始擼動起來。

可這根本不解欲,不多時,他嘶啞著喉嚨對林夢曦說,「媽......我好想要......」

開車的林夢曦早就不專心了,剛才就差點撞上一輛車,對方司機狠狠地鳴喇叭。

她說,「不可以,明明,我們是母子。那樣的事我們不可以做的!」

「可是......我忍不住了,我好想......」

「不......不行......絕對不行!」

夏明安分了一會兒,但過了會兒又說道,「媽媽,你就幫幫我吧,就用手也行,我不會太過分的!」

林夢曦遲疑了。

「真的,就用手也行,我不會強迫你。」

林夢曦轉頭,對上兒子渴望而急切的眼神,心軟了,「真.....真的......用手就行?」

「嗯,我不騙媽媽!」夏明小雞啄米般點頭。

「那......那你快一點,媽媽還要開車,很危險。」

說著,林夢曦伸出了手。

她的手剛伸出,夏明就火急火燎地一把抓住,而後放到已經提前脫下褲子暴露出來的滾燙勃起陽根上。

「嘶......啊......」

這一下直接給夏明刺激得頭猛地揚起,太陽穴不住跳動。

林夢曦冰涼溫軟的手覆在赤紅堅挺的陽根上,如仙女在對怒獸低語,將怒挺的陽根安撫下來。

瓊脂凝玉般雪白的玉手與黝黑粗糙的巨根形成鮮明的對比,一下子令這車裡的氣氛淫靡起來。

怒挺的巨根雖被雪白玉手安撫住了,可陽根里不住跳動的血管仍然在「砰砰」地擊打著林夢曦的玉手。

她不堪這種挑逗,嬌軀酥軟,緋紅色從精巧鎖骨途經臉蛋一直瀰漫到耳根。

夏明握住母親溫軟細膩的玉手,在自己粗長黝黑的陰莖上擼動起來。

林夢曦被兒子牽著手擼動其陽根,熾熱的陽根燙得她芳心亂動。

通紅光滑的龜頭「咻」地一下隱沒在林夢曦雪白細嫩的玉手中,忽而又「咻」地一下鑽了出來。

過了會兒,馬眼就溢出了一絲淡淡的透明黏液。

「啊......媽媽......好爽......再......再快點......快點!」

林夢曦一邊要開車,留意周圍的人,以免發現這裡的淫亂,一邊又要幫兒子手淫,神經本就十分緊繃,這邊又被夏明催促,慌亂之中,「啵」地一下龜頭就從手裡脫了出來。

還不等她有何動作,急切的夏明就自己握住她的手,放回陰莖重新擼動起來。

又擼了半分鐘,夏明實在覺得是不過癮,哭喪著臉對林夢曦說,「媽......我......我實在是射不出來......」

「你......哎......媽媽要開車,媽媽也幫不了你啊。你......你看看能想點什麼辦法,自己弄出來吧。」

夏明眼睛通紅,宛若無理智的獸,也不知聽沒聽到林夢曦的話,忽而眼神落在林夢曦包臀裙下那對秀瓏若膩的空姐灰絲襪高跟玉足,猛然「熊」地下燃燒起來。

「哎!明明,你——你幹嘛?!」

只見夏明放下林夢曦擼動他陰莖的手,猛地撲到林夢曦的包臀裙底下,抓住那對乳白色的空姐灰絲襪高跟玉足。

「明明!不——不可以!」

夏明置若罔聞,握住高跟鞋跟,將乳白高跟亮漆皮鞋從林夢曦的空姐灰絲襪美足上脫了下來。

映入眼帘的,是一對精巧柔婉、秀瓏若膩的空姐灰絲襪玉足。輕薄光滑的空姐灰色絲襪勾勒出林夢曦玉足柔美的線條,絲襪下的肌膚朦朧雲霧,若隱若現,十根蠶寶寶般精巧細膩的足趾排列整齊,絕對是足控趨之若鶩、為之瘋狂的精品中的精品!

「明明,不要這樣,媽媽還在開車,你......你要是想......媽媽可以回家給你!」

眼看局勢已經完全脫離掌控的林夢曦,不惜給出承諾讓兒子可以回家玩弄她,只求能夠渡過這一次的淫靡危機。

只可惜她的這一招以退為進,失策了!

「明明,鬆開好嗎,媽媽還在開車呢,等會還要和曹警官——」

「啊~!」

話沒說完,絕色美婦螓首忽然猛地高揚而起,三千青絲盡往後甩。視線中,她的黑色包臀裙底下,眼神赤紅的少年捧住她的精美空姐灰絲襪玉足,囫圇吞棗一般一口全吞進了嘴裡。

「唔——不......不要......這樣......」

林夢曦不得不用一隻手捂住小嘴,以免喉嚨里的呻吟傳到外界,引起旁邊馬路上車輛的注意,因為親生兒子那滑溜濕潤的舌頭像條靈活的蛇般,在她敏感的絲襪足底不停地來回舔掃。一陣陣電流般的刺激淌過她的嬌軀,刺激得她頻頻微震,私處一下子就出水了。而與此同時,暫時失去右腳的她,只能用不常用的左腳,彆扭地繼續維持著車子的前行。

舌頭划過光滑帶有顆粒感的絲襪,帶來微微的刺痛,味覺中似乎品嘗到一絲甘甜,想必是從母親足底凝脂肌膚上傳來的。一直以來,夏明對母親的身體尤其是這對絕美玉足,從來都只能是遠觀而不可褻玩,唯一算得上接近的或許就是用在母親這對緊緻玉腿上穿過的絲襪手淫了。可這些都只能算是隔靴搔癢,不能真的解渴。而如今自己終於有機會近觀褻玩,一定要一次玩個暢快。

夏明舔吮的動作稱得上瘋狂。

美麗少婦的空姐灰絲襪玉足被他捧在手中宛如麵包一樣啃咬,少年的口水在少婦的絲襪玉足上逐漸蔓延,直到浸濕整隻玉足。絲襪變成深色,包裹著玲瓏玉足,更顯淫靡。

美麗少婦知道現在舔著自己足底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這是不為世俗所容的大逆不道之事,可她卻沒有絲毫要用腳把兒子踢開的想法。她也很羞愧自己內心竟然如此不知廉恥,可她不能否認,兒子那滾燙滑潤的舌頭,確實將她伺候得很舒服。她很可恥自己身體的反應,卻沒有反抗,而是沉浸於此。

漸漸地,車內瀰漫開一股淫靡的味道。鼻尖的夏明嗅了嗅,聞出這是女人身上獨特的味道。他停止對手中空姐灰絲襪玉足的舔吮,抬頭看了看,母親包臀裙下的黑色蕾絲內褲中間被一種不明的液體所浸濕。

這一瞬間,車內氣氛莫名變得死寂。

感知到什麼的林夢曦嬌軀猛地一緊,正要喊些什麼,下一瞬她就「啊」地一聲猛地把螓首高高揚起,全身如遭雷擊抽搐不止。

那是夏明一把撲到她的包臀裙下,布滿透明唾液的大舌頭伸出,對著那被淫水浸濕黑色蕾絲內褲襠部狠狠地舔舐起來。

「啊!明......明明......不......不可以......那裡......不行......不可以......快停下!」

被親生兒子濕潤大舌頭瘋狂舔舐私處的林夢曦小腹頻頻狠震,起初只是微微浸濕的內褲轉眼變為濕了一大片。

夏明不管不顧,雙手使出全力捧住親生母親的蕾絲美臀,不讓她掙脫,舌頭狠狠地隔著黑色蕾絲內褲在母親的私處上吸吮,品嘗那從看不見的蜜壺中流出的瓊漿玉露。

八點的夜晚,星空璀璨,江南市內一片火樹銀花,在前往整個江南最大財團的路上,一輛黑色奧迪跑車內,孽畜夏明違背倫理綱常,強行姦淫專注開車無法反抗的美麗親生母親。

林夢曦此刻為自己的生理反應羞得忍不住想找個洞鑽進去,她當然知道與自己的親生兒子這麼做是不對的,可她的身體不聽她使喚,無法作出任何有效的反抗舉動。甚至她發現在不知不覺中,自己主動抬起屁股,去迎合裙下的兒子,好讓他舔自己更方便,自己兩條已經被兒子脫去高跟鞋的灰絲襪美腿,也情不自禁地纏繞在兒子寬厚結實的背上,不管不顧車子是否還能繼續運行,仿佛生怕兒子停止當下的淫亂似的。

她必須承認,她是沉溺於此的。

就這樣,母子倆駛過一個又一個的紅綠燈。林夢曦的車技也不禁令人驚嘆,即便下體遭受如此程度的刺激,手上握著方向盤卻始終穩當如一,沒有出現絲毫要撞車的跡象。

可就在下一刻,林夢曦的一對好看的瞳孔忽然如貓頭鷹般睜得巨大,她使勁拍打裙底下隔著絲襪和內褲舔舐自己私處的兒子,口中驚慌地喊道,「明明,停......停下!」

可已經完全沉淪在親生母親的香麝肉香中的夏明根本不管不顧,反而是在林夢曦的刺激下更加用力地進攻林夢曦敏感的絲襪襠部。

「唔——啊!」林夢曦猛地把螓首高高揚起,小腹狠狠地抽搐了一下,高潮來臨的前兆已然來到!

她乘著最後這段自己還沒徹底進入高潮尚還殘存理智的時間,把最重要的事情說了出口,「交——交警!」

聽到這兩個字,即便是再如何沉醉在自己親生母親的香麝肉香中的夏明,還是恢復了理智,迅速收回舌頭,把身子縮回座位。

可還是晚了!

已經瀕臨極限的林夢曦在夏明收回舌頭前的那一下正好徹底達到了高潮,酥軟胴體開始頻頻狠震,修長美麗的雪頸死死地靠在座位靠背上,絕美的臉蛋如一件碎裂的瓷器,十分猙獰。在看不見的包臀裙下,被灰絲襪和黑色蕾絲內褲保護著的敏感蜜壺,此刻正如黃河決堤般「噗噗」地噴著水,襠部的絲襪從一開始的濕一塊,迅速變成了整個襠部的絲襪統統浸濕。

名聲響徹整個魔都的冷艷女王,竟在自己車中被親生兒子用舌頭舔出了高潮!

而且水分是普通女人的三倍不止!

夏明看著這一幕,驚駭不已,此刻他多想捧住母親的那絲襪美臀,將所有從那蜜壺中噴出的淫水全部吞入腹中,可是交警就在不遠處,他只能把自己死死地按在座位。

終於,車子抵達了交警所在的位置,就在這時,林夢曦也正好停止了高潮,可是在她身下的坐墊,以及方向盤下方踩腳的毯子,全部都被自己噴出的淫水打濕,並且在上面積了一層厚厚的水窪。

路邊的一位年輕男交警這時湊上前來,問道,「這位女士,您好,請出示您的駕駛證。」

恍惚中的林夢曦艱難地搖下車窗,對著交警虛弱地說道,「您好。」

男交警正想重複一遍「出示駕駛證」,卻看到眼前這位女人的臉蛋浮現著一種異常的紅色,並且這份紅色瀰漫了脖頸,以及其他所有身上露出的部位,他還看到女人的臉上出了很多汗,青絲被汗液打濕覆在面龐上,像是剛做完一場大運動。

就在這時他認出了女人是誰,魔都冷艷女王林夢曦!

這可是他的夢中情人!無數個夜晚他手淫,心中想的就是這位禍國殃民、雍容華貴的冷艷女王!

沒想到今晚竟然在江南的馬路上碰到她,這是多麼大的緣分,是上天賜給他的禮物嗎?!

就在這時,林夢曦虛弱地說道,「請問,可以放我過去嗎?」被激烈高潮抽空身體的林夢曦連眼皮子都抬不起來了。

男交警正想著該怎麼搭訕女神,這時正好聽到林夢曦這句話,竟鬼使神差地說「好」。

可等他回過神來,女神已經開著奧迪跑車駛到離他很遠的位置了。

事實上林夢曦雖然身體十分虛弱,但意識還保持著清醒,車上的情況她知道,這種情況下在交警面前多留一秒都是隱患,倘若車上的淫亂被交警發現了,那後果將不堪設想。所以在交警開口的一瞬間,她就立即腳踩油門,飛速離開。

在林夢曦母子二人離開後,男交警正自責著自己沒有把握機會搭訕女神,忽然他在空氣里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這是......女人的淫水?!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