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碧血剑 狗咬狗骨

【狗咬狗骨】

作者:本人字数:6203

这是一篇贴在2019年国庆期间的作文。括号表示新加的内容。原名要么是文人相轻,要么就是狗咬狗骨。具体忘了,也懒得搜。回看时,发现里面有几处内容稚嫩,脸红耳赤;还有不连贯之处。里面提到了烟雨江南,哈哈,真是有缘,几个月后,微嗔狗就犯下了抄袭烟雨江南的西幻小说,哈哈哈。

也许会有人说我有幸灾乐祸的心态了,没错。我倒是认为幸灾乐祸不一定是人品上的问题,自然算不上品行上的缺点。实在是人性某一方面的通性之一。人的内心很少不幸灾乐祸的。只不过有人愿意明白的表示出来;有人隐藏在心,秘而不宣;还有人很快就消除了这种心理,进而表示出悲天悯人慷慨大方的态度。

对于微嗔这条落水狗兼双标狗,我忍了他一年。不,忍了他和石头互相吹捧一年。从2018年8月看了那篇色情概论就心生厌恶,到了2019年8月,石头发表的新独白为止,彻底爆发。

文中提到的作者,两年多过去了,极品雅词的文字,依然是上乘。京城笑笑生的秘书文《往事的回忆:一个美貌女秘书的失身和沦陷》仍是秘书文个中的翘楚。我时不时重温,有警世的意味,当年我把它当做了认识社会的一面镜子。

反倒是菠菜粥的小说,有些小说显得很粗糙,但也有几篇很不错的,譬如独白里的文字,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纯白描心理。迷男的妩媚题材虽好,文字却不合当代人的阅读习惯,有种明清白话小说的口吻,或许跟他写多了这类文字有关。2018年初次看就有这种感觉。为了贴这篇文,温故如是。

至于泥人,用词酸。后期的江山,遣词造句确实优秀,虽没有到老舍、白先勇的浑然天成的功力,却也是比下有余,因为这下面可是上百万的文字写作者啊。

总而言之,泥人、极品雅词、京城笑笑生、流金岁月、菠菜粥,这几个人的文字在黄文里是一流的,也符合我的阅读习惯——明白流畅,如胡适,如李敖、如殷海光、居浩然、陈独秀等人。目前我一直在看这些人写的文字。

说来好笑,正是因为这篇作文,书屋有网友给我留言,当时我看了不作任何回应。

在看人这一面,我很少出过大的纰漏😎

正文:

哈哈,有趣有趣,看来我又要食言了,今天我在色中色看幻想的作文,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

原来之前被我嘲讽一番的那个“跪求”读者回复,绑架读者意志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历史学家)石头啊。唔,就是那个写《明(X)XX》的小子,这家伙从去年八月开始就看他不顺眼了。当然,他也不知道我这个(真)小人在背后写文说他(伪君子)的坏话吧,还有一个叫微嗔(狗)的家伙,两个(人)合称理论学派双壁啊。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两人的“文学”理论讲得头头是道,好为人师这是人类的通病,包括我也是,但指点别人写作干扰他人创作我一向容忍不了。你当不成暴君就出不了好作品,参照希区柯克,他曾说过类似的话,演员就是棋子。(这句就显得稚嫩了,有学生腔的味道。厌恶)

在黄文界让我反感的人不多,就这两位,为什么我过于执著说他不是呢,因为我想恪守陈寅恪说的那番话,“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句也一样,有学生腔)我讨厌被人灌输善良,钳制自由。这是去年发生的事,我喜欢说(铭记)一些让我受到大教训的事件,对个人而言。

(下面内容不连贯,跳跃了。开始形散神也散的操作了——信马由缰)

在去年八月,我写了个人第二篇中篇(已太监)作文,里面挖苦了他们两个,还提了一个成名作者——雪凡。其实我没有跟任何成名作者接触过,所以不要以为我故意捧别人想引起人家对我的注意,我也是有着强烈自尊心的,而且我不允许自己那样去做。

之所以让我反感上面两位,是由于微嗔写的一篇关于色情文学的概论,里面提了一些作者,独独遗留了京城笑笑生与菠菜粥(去年我还喜欢看她的作文)原文就有。那时我就想,或许京城笑笑生没有写完他的长篇吧,所以没有资格。(其实,我错了,2020年初我才看完他的全集)但他的中篇小说秘书作文,绝对是最优秀的,堪称白话文的精美典范。那时我也说了,哪怕是我欣赏的泥人,极品雅词,迷男这些,都没有资格称白话文标准典范。(这句有些过了,重看时,女秘书文,某些地方用字有些很文雅。现在的观点是,极品雅词、京城笑笑生的文字并列当今黄色白话文第一。还有个流金岁月也不错——早期的文字比前两年要好,虽然现在很少看了。但题材多样化却是当今黄色作者里少有的。尽管主题不变)

少了京城笑笑生,我有点遗憾,后来发现菠菜粥也没提及,这位是2013新崛起的女性作者,而且口味重,短中长篇都有,怎么就没资格入他法眼呢,反倒是郡主(女作者)有小篇幅提及。就连曾经红极一时的极品雅词,他更是一笔带过,可想而知他的标准有多高?(这里,微嗔狗有他自己的解释。)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迷男的红楼遗梦也是被某个人刻意遗忘不提。(这句比喻用的不对,我的猜想是他妒忌极品雅词,同是写都市题材,同是文青、年龄差不多。人比人,比死人。极品雅词每篇作文,目前我搜集到的全集,篇篇文字都珠圆玉润。微嗔狗写的垃圾文字也配到处给自己打广告,真是无知无畏。极品雅词09年退圈了,个中原因,我猜测是——以后再说。)

见识到他在文中商业互吹的本领,后来我跑去看了他写的作文,抛开私心,一开头就是一首现代诗,大倒胃口,于是我就不看了。

最后我得出结论,胃口不同,很难强求啊。好比你平时吃惯清淡小菜,突然你要吃辣椒炒肉丝,拉肚子是肯定的。所以对于他的作文(内容),我持保留意见。

微嗔与石头两人真的是深得商业互吹,相信有人去看了他们评论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说完微嗔那家伙,再来说说石头吧,他这个人眼高手低,按道理来说,作者这个群体大部分都这样,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愚昧与卑微。也就是说自信力过于膨胀了。他在雪凡作文底下写书评,我当时看完真他妈佩服他的勇气。(狂妄、指指点点。言辞高高在上。给我感觉是这样,他锋芒毕露,自身才学又配不上他的狂。那就是骄狂)在我作文里详细提及这点。当然,我不要求你们去看我的作文,各位想看,请移步第一会所看当时雪凡连载的《锁情咒》翻底下评论。

雪凡的谦卑是有目共睹的,这是他自信心得以建立的根基。但石头那家伙与之相比之下尤其让人想笑。注意,我不是在引战。上面提到的所有作者,我真的并没有接触交谈过。去年我也只接触了两个作者而已,都是些无名小卒,比起我来好很多,不提也罢。(实话)

在今年八月,石头换了个马甲(当时不知道是他,觉得那个人太过于霸道)原文就有,写了一篇不得不让我吐槽他的作文,就是我专门写抨击他强制读者回复评论。不然他就不写的大作。好大的口气啊。刻意绑架读者!!!

直到今天十月一号,我在色中色看了幻想的作文,他在作文后面提及石头,所以我跑去第一会所看了他的回复。

(后面就跑题严重了)

幻想这个作者,跟秦守差不多,或者说,我之前佩服欣赏的作者里,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我喜欢作者的作文,作者他们推荐的不一定也符合我的口味。幻想推荐《龙族3》,极品雅词推荐《将夜》,秦守呢,暂时找不到,不过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回归色文,在阿米巴论坛免费更新。

秦守给我感觉就是他在文中的独白,也就是个人随笔与他本人的作文不对称,也许是他的随笔写的比较随意吧,觉得一个四十来岁(猜的,他们那批人都是二十来岁开始写黄文)有点跟不上时代。(这个,在日后,我多次吐槽秦受,他真的写独白很差。为了保护自己,胡说八道。)

譬如他说周星驰电影营销严重,都多久的事了,又说约pua学。都是前几年发生(时不时爆出)的事,改天他再说暗网的事,那我岂不是很替他尴尬。所以,我们读者,只要看他们写小说就好,一些废话或个人独白很影响他们在读者心里的位置。当然,脑残粉例外,而我是一个有着自己想法的人。遭了,这又是一篇打自己嘴巴的作文。

也许,我现在还是有点欣赏他们吧,但不盲目,所以总能抬杠出一点他们不好的地方来。像有些作者,丝毫找不到缺点,只能在他作文里想像他现实是怎样的人,譬如京城笑笑生。

对于秦守说的白嫖客理论,我有几句话要说,当年我写杂文,散文时,发在某个网站,无意中被人打赏,我高兴得不得了,以为这是好的开始,反对那些转载我的作文,还在后面写了一些连我现在看起来都觉得扎眼的话:禁止转载,侵权必究。后面写了几篇就没人打赏了,我反倒埋读者来,这点跟石头现在的观点很像。后面我会提及他的观点。

你说傻不傻,这就是不认清国情所在。在去年时,我进一步认识到我所有的作文,一旦贴上网,版权不再属于我。这是真话来的。因为我觉得我们这些写作文的不过都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所以我对于自己的版权非常不屑,也看不起。当然,仅限于个人。但我对别人的高质量作文,我是愿意花钱购买的,譬如迷男的逍遥小散仙,雪凡这些。至于那些狗屁垃圾文章,不看就是最好的支持,凭什么一句原创我就得花钱,我说阁下你的垃圾食品,我连看一眼都觉得心里难受啊。(上面这两段,也很稚嫩,但后面提到的付费,其实,我没有买过,因为从盗版流出来看,没有购买的欲望,可能跟我对那类题材不感兴趣吧,尤其是逍遥,越写越差。2020年我就直接吐槽迷男脑残粉丝,间接的表示,太监吧,不要更新了。距成为经典越走越远了。)

所以(因此),对于石头的成名作,我看了一章便看不下去,(当时微嗔狗吹捧,瞄了几眼,言过其实)后来他换个马甲(不知情情况下),我更是连正文内容看都不看,反倒是(被)他的独白让我笑喷,所以,连续有几篇作文提到关于强迫读者回复,作者才有动力写文欲望的吐槽。

其实,无论是读者还是作者,他们说一些逻辑有问题的话,我很喜欢写作文吐槽他们的,感觉自己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太亏了,但我又不得不去做!(这是实话,但谁料到,我今后把主要精力浪费在这里)

到了现在,我从反感他倒成了不屑于他,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人啊。再多说一句脏话,如果他是商业写作,出来卖文,他更是连屎都吃不了。好在他也有自知之明就是认为别人不懂他,哈哈(当时是真的,现在也有真的成分,但为了把他们捧成有史以来大名人,不得不隔三差五就写。)

在阿米巴雪凡这点做得很不错,不过有些读者开始心疼雪凡过于妥协,其实大可不必这样,这就是网络上商业写作的本质啊。我们可以往好的地方去想,在传统的写作领域里,读者很难参与作者创作当中,作者也不知卖的好与不好。但由于是连载,草根作者与草根读者,命运相连,两者互动频繁,作者更容易知道自己作文出了那些bug,读者因为作者采取自己某个点子,兴奋不已。觉得自己也在创作当中,对作品更加支持,作者考虑现实因素,也要迎合读者某些需求。总而言之,对作者的收入这块来说是利大于弊的。(其实,阿米巴还有一点做的不错,那就是把秦受的小说设置权限,我说了很多次。这样骂白嫖才有底气嘛。有些作者靠着当年读者的扶持,一步步有点小名气,就胡乱发脾气。为什么不当初一开始就骂,反而有了名气才骂。动机就不纯,当初做新人还不是求人来看,真够贱的。这也是我一直反对,自己不设置阅读权限骂人白嫖就是耍流氓。)

在这种商业模式与消费文化中,作者和读者的关系本质上是一种卖家与买家的商品关系。卖家想尽办法销售商品,买家也是“看货给钱”,喜欢你的原创文字就付钱购买,这当然可以是“你情我愿”,所以喜欢就购买,不喜欢可以不买。也因为这方面,有些作者出卖自己良知受到一些粉丝的诟病,譬如烟雨江南开始降低自身的写作水平,彻底放弃那些阅读品味较高的读者,将受众群体牢牢锁定为低品味的小白读者,开始写那些省心高效好卖的小白文。从《亵渎》的异峰突起,到《尘缘》的斐然成章,再到《狩魔手记》中升级流成为全书主体,所写的一起都在迎合小白,此前的优良特质荡然无遗,眼睁睁瞅著一颗粲焕耀眼的明珠一步步遗失进粪坑。(我当时还是年轻,因为要吃饭嘛。补充一句:作文有了年代的痕迹,我不做更改,一律补充说明。而且把全文大改,吃力不讨好。)

更有甚者,一些写手迎合某读者,达成交易,会把一些土豪编织为伟岸人物以植入小说,在新的章节里对之大加歌颂。如此一来对“金主”的感谢是达成了,但小说原有的结构却因此破碎,文学创作的初衷受到了扭曲。

这些例子在色中色有一个,他叫地狱蝴蝶丸。他开定制文,开口闭口金主爸爸,让我觉得他这个人很贱,为这个(写作)行业抹黑,当然,我心里想了很久,直到现在才有勇气说出来。因为现在网文大环境下都弥漫这种不良风气,文人真他妈没骨气啊!(第一次公开骂蝴蝶。谁能想到以后,我会为他讨个公道不断地骂微嗔狗。)

对了,差点漏了罗森,对于他这个人,我不喜欢也不讨厌,他写的暗黑系列,还有紫狂,小淬续写他的朱颜血暗黑系,有点无语。罗森为人有点霸道且不近人情,曾有读者吐槽他作文,他反击道,“不爱看滚一边去”(在阿米巴有人提及他这段话,那些粉丝认为他很霸气,我却摇摇头。年纪都不小了啊)原文就有。

罗森说这句话是有一定缘由的,原因是他在200几年说过,成名的作者有个好处就是可以选择读者(有的选择吗?没有选择吗?你认为真有的选择?哈哈)。他还说了半只青蛙不尊重读者,没有职业道德,对于后者,我颇认同。

写了这么点,我不是脑残粉,也不是为黑而黑。某些作者读者心智真的不成熟。(有些自称是成年人,说话没过大脑。)尤其是看了秦守的关于吐槽周星驰卖情怀的话,我感到一阵可怕,当他们积累到一定的知名度,有了群众基础,作者说的话就相当于圣旨,一些读者总会不加思考直接附和他们,俯首称臣,这才是让我我感到可怕的地方——后背发凉,也是我不愿被人灌输善良,钳制自由的根本原因。

在本作文结尾,我将会提供石头原话。他对于自己曾经的辉煌,一直在沉湎过去,当然,我也是,只是我没有他名声大,况且我有一点不好,他人认为我作文好的地方,在我眼里确实是垃圾文,哈哈。我与阅读者有着天然的“仇恨”对抗。我是一个优点与缺点并重且过于明显的人。换言之,我愚昧又谦卑同时又狂妄自大者,是一个矛盾体,谁敢说自己不是(个)矛盾集合体呢?

最后,他在幻想作文底下评论:

“明(X)xx一共二十章,结束在山海关大战的高潮中,那个瞬间决定了华夏民族几百年之后的许多历史。

现在另账号创作完全架空的乱世故事,xxxx(书名来的,我不喜欢帮一些我没看过的作文打广告)原文就有 ,但是与以前不同的是,尊重回复的数量不达要求,永不会更新,作者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心里。读者可以自私无情、不尊重甚至藐视作者,但是作者自己要把尊严放在自己心里第一的位置。

作者与作者之间,在这个世道也失去情义,互不理睬也罢了,更不会互相尊重扶持,哪怕一方扶持着对方。这是现在国内文学界的悲哀,一个个作者都愿意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井底而不愿意出去张望外面的世界怎样……

人为何会这样,亦与清兵入关有关,可悲可叹。”

也许,我懂他了,(自卑又自恋。)动不动把文学挂在嘴边,原来这就是理论学派啊。

记:到了现在,快三年了,我还是不懂什么叫尊重的回复。自己设定回复数量,网友达成了就说被人尊重了,达不成就骂人白嫖,石头这厮可真行。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而且他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我觉得他来错地方了,我也来错地方了,但我有自知之明。他应该去收费的地方发表,这样哪怕浏览量少,起码有点小钱。在这里(sis)费力贴,又骂网友,被我吐槽后又修改回复数量,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累?真替他难受。

我觉得他错就错在以为自己是个名人,要不是微嗔狗捧他,他还什么都不是!蛇鼠一窝,互相吹捧,还真把自己哄信了,哈哈。还有个郡主,这些人啊,跟以前的人比差太远了。心浮气躁、爱慕虚荣。八个字,是对他们最大的褒奖。

写于5/1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