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碧血劍 狗咬狗骨

【狗咬狗骨】

作者:本人字數:6203

這是一篇貼在2019年國慶期間的作文。括號表示新加的內容。原名要麼是文人相輕,要麼就是狗咬狗骨。具體忘了,也懶得搜。回看時,發現裡面有幾處內容稚嫩,臉紅耳赤;還有不連貫之處。裡面提到了煙雨江南,哈哈,真是有緣,幾個月後,微嗔狗就犯下了抄襲煙雨江南的西幻小說,哈哈哈。

也許會有人說我有幸災樂禍的心態了,沒錯。我倒是認為幸災樂禍不一定是人品上的問題,自然算不上品行上的缺點。實在是人性某一方面的通性之一。人的內心很少不幸災樂禍的。只不過有人願意明白的表示出來;有人隱藏在心,秘而不宣;還有人很快就消除了這種心理,進而表示出悲天憫人慷慨大方的態度。

對於微嗔這條落水狗兼雙標狗,我忍了他一年。不,忍了他和石頭互相吹捧一年。從2018年8月看了那篇色情概論就心生厭惡,到了2019年8月,石頭髮表的新獨白為止,徹底爆發。

文中提到的作者,兩年多過去了,極品雅詞的文字,依然是上乘。京城笑笑生的秘書文《往事的回憶:一個美貌女秘書的失身和淪陷》仍是秘書文個中的翹楚。我時不時重溫,有警世的意味,當年我把它當做了認識社會的一面鏡子。

反倒是菠菜粥的小說,有些小說顯得很粗糙,但也有幾篇很不錯的,譬如獨白里的文字,還是一如既往的簡潔、純白描心理。迷男的嫵媚題材雖好,文字卻不合當代人的閱讀習慣,有種明清白話小說的口吻,或許跟他寫多了這類文字有關。2018年初次看就有這種感覺。為了貼這篇文,溫故如是。

至於泥人,用詞酸。後期的江山,遣詞造句確實優秀,雖沒有到老舍、白先勇的渾然天成的功力,卻也是比下有餘,因為這下面可是上百萬的文字寫作者啊。

總而言之,泥人、極品雅詞、京城笑笑生、流金歲月、菠菜粥,這幾個人的文字在黃文里是一流的,也符合我的閱讀習慣——明白流暢,如胡適,如李敖、如殷海光、居浩然、陳獨秀等人。目前我一直在看這些人寫的文字。

說來好笑,正是因為這篇作文,書屋有網友給我留言,當時我看了不作任何回應。

在看人這一面,我很少出過大的紕漏😎

正文:

哈哈,有趣有趣,看來我又要食言了,今天我在色中色看幻想的作文,發現一個有趣的事情。

原來之前被我嘲諷一番的那個「跪求」讀者回復,綁架讀者意志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歷史學家)石頭啊。唔,就是那個寫《明(X)XX》的小子,這傢伙從去年八月開始就看他不順眼了。當然,他也不知道我這個(真)小人在背後寫文說他(偽君子)的壞話吧,還有一個叫微嗔(狗)的傢伙,兩個(人)合稱理論學派雙壁啊。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兩人的「文學」理論講得頭頭是道,好為人師這是人類的通病,包括我也是,但指點別人寫作干擾他人創作我一向容忍不了。你當不成暴君就出不了好作品,參照希區柯克,他曾說過類似的話,演員就是棋子。(這句就顯得稚嫩了,有學生腔的味道。厭惡)

在黃文界讓我反感的人不多,就這兩位,為什麼我過於執著說他不是呢,因為我想恪守陳寅恪說的那番話,「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這句也一樣,有學生腔)我討厭被人灌輸善良,鉗制自由。這是去年發生的事,我喜歡說(銘記)一些讓我受到大教訓的事件,對個人而言。

(下面內容不連貫,跳躍了。開始形散神也散的操作了——信馬由韁)

在去年八月,我寫了個人第二篇中篇(已太監)作文,裡面挖苦了他們兩個,還提了一個成名作者——雪凡。其實我沒有跟任何成名作者接觸過,所以不要以為我故意捧別人想引起人家對我的注意,我也是有著強烈自尊心的,而且我不允許自己那樣去做。

之所以讓我反感上面兩位,是由於微嗔寫的一篇關於色情文學的概論,裡面提了一些作者,獨獨遺留了京城笑笑生與菠菜粥(去年我還喜歡看她的作文)原文就有。那時我就想,或許京城笑笑生沒有寫完他的長篇吧,所以沒有資格。(其實,我錯了,2020年初我才看完他的全集)但他的中篇小說秘書作文,絕對是最優秀的,堪稱白話文的精美典範。那時我也說了,哪怕是我欣賞的泥人,極品雅詞,迷男這些,都沒有資格稱白話文標準典範。(這句有些過了,重看時,女秘書文,某些地方用字有些很文雅。現在的觀點是,極品雅詞、京城笑笑生的文字並列當今黃色白話文第一。還有個流金歲月也不錯——早期的文字比前兩年要好,雖然現在很少看了。但題材多樣化卻是當今黃色作者里少有的。儘管主題不變)

少了京城笑笑生,我有點遺憾,後來發現菠菜粥也沒提及,這位是2013新崛起的女性作者,而且口味重,短中長篇都有,怎麼就沒資格入他法眼呢,反倒是郡主(女作者)有小篇幅提及。就連曾經紅極一時的極品雅詞,他更是一筆帶過,可想而知他的標準有多高?(這裡,微嗔狗有他自己的解釋。)

這讓我想起了當年迷男的紅樓遺夢也是被某個人刻意遺忘不提。(這句比喻用的不對,我的猜想是他妒忌極品雅詞,同是寫都市題材,同是文青、年齡差不多。人比人,比死人。極品雅詞每篇作文,目前我搜集到的全集,篇篇文字都珠圓玉潤。微嗔狗寫的垃圾文字也配到處給自己打廣告,真是無知無畏。極品雅詞09年退圈了,箇中原因,我猜測是——以後再說。)

見識到他在文中商業互吹的本領,後來我跑去看了他寫的作文,拋開私心,一開頭就是一首現代詩,大倒胃口,於是我就不看了。

最後我得出結論,胃口不同,很難強求啊。好比你平時吃慣清淡小菜,突然你要吃辣椒炒肉絲,拉肚子是肯定的。所以對於他的作文(內容),我持保留意見。

微嗔與石頭兩人真的是深得商業互吹,相信有人去看了他們評論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說完微嗔那傢伙,再來說說石頭吧,他這個人眼高手低,按道理來說,作者這個群體大部分都這樣,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愚昧與卑微。也就是說自信力過於膨脹了。他在雪凡作文底下寫書評,我當時看完真他媽佩服他的勇氣。(狂妄、指指點點。言辭高高在上。給我感覺是這樣,他鋒芒畢露,自身才學又配不上他的狂。那就是驕狂)在我作文里詳細提及這點。當然,我不要求你們去看我的作文,各位想看,請移步第一會所看當時雪凡連載的《鎖情咒》翻底下評論。

雪凡的謙卑是有目共睹的,這是他自信心得以建立的根基。但石頭那傢伙與之相比之下尤其讓人想笑。注意,我不是在引戰。上面提到的所有作者,我真的並沒有接觸交談過。去年我也只接觸了兩個作者而已,都是些無名小卒,比起我來好很多,不提也罷。(實話)

在今年八月,石頭換了個馬甲(當時不知道是他,覺得那個人太過於霸道)原文就有,寫了一篇不得不讓我吐槽他的作文,就是我專門寫抨擊他強制讀者回複評論。不然他就不寫的大作。好大的口氣啊。刻意綁架讀者!!!

直到今天十月一號,我在色中色看了幻想的作文,他在作文後面提及石頭,所以我跑去第一會所看了他的回覆。

(後面就跑題嚴重了)

幻想這個作者,跟秦守差不多,或者說,我之前佩服欣賞的作者里,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我喜歡作者的作文,作者他們推薦的不一定也符合我的口味。幻想推薦《龍族3》,極品雅詞推薦《將夜》,秦守呢,暫時找不到,不過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回歸色文,在阿米巴論壇免費更新。

秦守給我感覺就是他在文中的獨白,也就是個人隨筆與他本人的作文不對稱,也許是他的隨筆寫的比較隨意吧,覺得一個四十來歲(猜的,他們那批人都是二十來歲開始寫黃文)有點跟不上時代。(這個,在日後,我多次吐槽秦受,他真的寫獨白很差。為了保護自己,胡說八道。)

譬如他說周星馳電影營銷嚴重,都多久的事了,又說約pua學。都是前幾年發生(時不時爆出)的事,改天他再說暗網的事,那我豈不是很替他尷尬。所以,我們讀者,只要看他們寫小說就好,一些廢話或個人獨白很影響他們在讀者心裡的位置。當然,腦殘粉例外,而我是一個有著自己想法的人。遭了,這又是一篇打自己嘴巴的作文。

也許,我現在還是有點欣賞他們吧,但不盲目,所以總能抬槓出一點他們不好的地方來。像有些作者,絲毫找不到缺點,只能在他作文里想像他現實是怎樣的人,譬如京城笑笑生。

對於秦守說的白嫖客理論,我有幾句話要說,當年我寫雜文,散文時,發在某個網站,無意中被人打賞,我高興得不得了,以為這是好的開始,反對那些轉載我的作文,還在後面寫了一些連我現在看起來都覺得扎眼的話:禁止轉載,侵權必究。後面寫了幾篇就沒人打賞了,我反倒埋讀者來,這點跟石頭現在的觀點很像。後面我會提及他的觀點。

你說傻不傻,這就是不認清國情所在。在去年時,我進一步認識到我所有的作文,一旦貼上網,版權不再屬於我。這是真話來的。因為我覺得我們這些寫作文的不過都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所以我對於自己的版權非常不屑,也看不起。當然,僅限於個人。但我對別人的高質量作文,我是願意花錢購買的,譬如迷男的逍遙小散仙,雪凡這些。至於那些狗屁垃圾文章,不看就是最好的支持,憑什麼一句原創我就得花錢,我說閣下你的垃圾食品,我連看一眼都覺得心裡難受啊。(上面這兩段,也很稚嫩,但後面提到的付費,其實,我沒有買過,因為從盜版流出來看,沒有購買的慾望,可能跟我對那類題材不感興趣吧,尤其是逍遙,越寫越差。2020年我就直接吐槽迷男腦殘粉絲,間接的表示,太監吧,不要更新了。距成為經典越走越遠了。)

所以(因此),對於石頭的成名作,我看了一章便看不下去,(當時微嗔狗吹捧,瞄了幾眼,言過其實)後來他換個馬甲(不知情情況下),我更是連正文內容看都不看,反倒是(被)他的獨白讓我笑噴,所以,連續有幾篇作文提到關於強迫讀者回復,作者才有動力寫文慾望的吐槽。

其實,無論是讀者還是作者,他們說一些邏輯有問題的話,我很喜歡寫作文吐槽他們的,感覺自己把時間浪費在這裡太虧了,但我又不得不去做!(這是實話,但誰料到,我今後把主要精力浪費在這裡)

到了現在,我從反感他倒成了不屑於他,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不要臉的人啊。再多說一句髒話,如果他是商業寫作,出來賣文,他更是連屎都吃不了。好在他也有自知之明就是認為別人不懂他,哈哈(當時是真的,現在也有真的成分,但為了把他們捧成有史以來大名人,不得不隔三差五就寫。)

在阿米巴雪凡這點做得很不錯,不過有些讀者開始心疼雪凡過於妥協,其實大可不必這樣,這就是網絡上商業寫作的本質啊。我們可以往好的地方去想,在傳統的寫作領域裡,讀者很難參與作者創作當中,作者也不知賣的好與不好。但由於是連載,草根作者與草根讀者,命運相連,兩者互動頻繁,作者更容易知道自己作文出了那些bug,讀者因為作者採取自己某個點子,興奮不已。覺得自己也在創作當中,對作品更加支持,作者考慮現實因素,也要迎合讀者某些需求。總而言之,對作者的收入這塊來說是利大於弊的。(其實,阿米巴還有一點做的不錯,那就是把秦受的小說設置權限,我說了很多次。這樣罵白嫖才有底氣嘛。有些作者靠著當年讀者的扶持,一步步有點小名氣,就胡亂發脾氣。為什麼不當初一開始就罵,反而有了名氣才罵。動機就不純,當初做新人還不是求人來看,真夠賤的。這也是我一直反對,自己不設置閱讀權限罵人白嫖就是耍流氓。)

在這種商業模式與消費文化中,作者和讀者的關係本質上是一種賣家與買家的商品關係。賣家想盡辦法銷售商品,買家也是「看貨給錢」,喜歡你的原創文字就付錢購買,這當然可以是「你情我願」,所以喜歡就購買,不喜歡可以不買。也因為這方面,有些作者出賣自己良知受到一些粉絲的詬病,譬如煙雨江南開始降低自身的寫作水平,徹底放棄那些閱讀品味較高的讀者,將受眾群體牢牢鎖定為低品味的小白讀者,開始寫那些省心高效好賣的小白文。從《褻瀆》的異峰突起,到《塵緣》的斐然成章,再到《狩魔手記》中升級流成為全書主體,所寫的一起都在迎合小白,此前的優良特質蕩然無遺,眼睜睜瞅著一顆粲煥耀眼的明珠一步步遺失進糞坑。(我當時還是年輕,因為要吃飯嘛。補充一句:作文有了年代的痕跡,我不做更改,一律補充說明。而且把全文大改,吃力不討好。)

更有甚者,一些寫手迎合某讀者,達成交易,會把一些土豪編織為偉岸人物以植入小說,在新的章節里對之大加歌頌。如此一來對「金主」的感謝是達成了,但小說原有的結構卻因此破碎,文學創作的初衷受到了扭曲。

這些例子在色中色有一個,他叫地獄蝴蝶丸。他開定製文,開口閉口金主爸爸,讓我覺得他這個人很賤,為這個(寫作)行業抹黑,當然,我心裡想了很久,直到現在才有勇氣說出來。因為現在網文大環境下都瀰漫這種不良風氣,文人真他媽沒骨氣啊!(第一次公開罵蝴蝶。誰能想到以後,我會為他討個公道不斷地罵微嗔狗。)

對了,差點漏了羅森,對於他這個人,我不喜歡也不討厭,他寫的暗黑系列,還有紫狂,小淬續寫他的朱顏血暗黑系,有點無語。羅森為人有點霸道且不近人情,曾有讀者吐槽他作文,他反擊道,「不愛看滾一邊去」(在阿米巴有人提及他這段話,那些粉絲認為他很霸氣,我卻搖搖頭。年紀都不小了啊)原文就有。

羅森說這句話是有一定緣由的,原因是他在200幾年說過,成名的作者有個好處就是可以選擇讀者(有的選擇嗎?沒有選擇嗎?你認為真有的選擇?哈哈)。他還說了半隻青蛙不尊重讀者,沒有職業道德,對於後者,我頗認同。

寫了這麼點,我不是腦殘粉,也不是為黑而黑。某些作者讀者心智真的不成熟。(有些自稱是成年人,說話沒過大腦。)尤其是看了秦守的關於吐槽周星馳賣情懷的話,我感到一陣可怕,當他們積累到一定的知名度,有了群眾基礎,作者說的話就相當於聖旨,一些讀者總會不加思考直接附和他們,俯首稱臣,這才是讓我我感到可怕的地方——後背發涼,也是我不願被人灌輸善良,鉗制自由的根本原因。

在本作文結尾,我將會提供石頭原話。他對於自己曾經的輝煌,一直在沉湎過去,當然,我也是,只是我沒有他名聲大,況且我有一點不好,他人認為我作文好的地方,在我眼裡確實是垃圾文,哈哈。我與閱讀者有著天然的「仇恨」對抗。我是一個優點與缺點並重且過於明顯的人。換言之,我愚昧又謙卑同時又狂妄自大者,是一個矛盾體,誰敢說自己不是(個)矛盾集合體呢?

最後,他在幻想作文底下評論:

「明(X)xx一共二十章,結束在山海關大戰的高潮中,那個瞬間決定了華夏民族幾百年之後的許多歷史。

現在另帳號創作完全架空的亂世故事,xxxx(書名來的,我不喜歡幫一些我沒看過的作文打廣告)原文就有 ,但是與以前不同的是,尊重回復的數量不達要求,永不會更新,作者要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裡心裡。讀者可以自私無情、不尊重甚至藐視作者,但是作者自己要把尊嚴放在自己心裡第一的位置。

作者與作者之間,在這個世道也失去情義,互不理睬也罷了,更不會互相尊重扶持,哪怕一方扶持著對方。這是現在國內文學界的悲哀,一個個作者都願意把自己關在自己的井底而不願意出去張望外面的世界怎樣……

人為何會這樣,亦與清兵入關有關,可悲可嘆。」

也許,我懂他了,(自卑又自戀。)動不動把文學掛在嘴邊,原來這就是理論學派啊。

記:到了現在,快三年了,我還是不懂什麼叫尊重的回覆。自己設定回複數量,網友達成了就說被人尊重了,達不成就罵人白嫖,石頭這廝可真行。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而且他太把自己當一回事了。

我覺得他來錯地方了,我也來錯地方了,但我有自知之明。他應該去收費的地方發表,這樣哪怕瀏覽量少,起碼有點小錢。在這裡(sis)費力貼,又罵網友,被我吐槽後又修改回複數量,何必把自己搞得那麼累?真替他難受。

我覺得他錯就錯在以為自己是個名人,要不是微嗔狗捧他,他還什麼都不是!蛇鼠一窩,互相吹捧,還真把自己哄信了,哈哈。還有個郡主,這些人啊,跟以前的人比差太遠了。心浮氣躁、愛慕虛榮。八個字,是對他們最大的褒獎。

寫於5/14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