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报仇将妈妈变成了奴隶 (1-3) 作者:劫色司机

.

【为了报仇将妈妈变成了奴隶】

作者:劫色司机2021/5/14首发:春满四合院

。。。。。。。。这几天看冷艳总裁妈妈类的文,谁知道都是绿母虐心文,绿母还好,但虐心就不大能接受了,特别是对苦主态度还有些恶劣,看得我又郁闷又恼怒,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算是一解心中气闷吧。。。。。。。。。

第一章

位于数百米高的大厦办公室内,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夜景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还时不时的抽一口夹在手中的香烟。

“叩叩叩……”

“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个同样年轻的男人走进来,恭敬的说道:“大哥。”

被称为大哥的人并没有转身,而是澹澹的问道:“阿飞,确定好时间了。”

“确定好了。”阿飞说道,“明天上午九点,他们就会来与我们谈判,地点就在我们这的会议室内。”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大哥挥挥手道,阿飞立刻退出了办公室。

阿飞走后,大哥将香烟放在口中勐吸了一口,然后将烟头扔到了垃圾桶里。

“恐怕你没有想到我会回来吧。”

“当初受过的苦,我会百倍千倍的还回来!”

…………

华越集团是H省的一大集团,其商业范围涵盖金融、餐饮、传媒、电商、房地产等领域,是不折不扣的庞然大物。

能够与华越集团相比的唯有锦荣集团,与华越集团同样涉及多个领域,两个集团几乎平分了整个H省九成的商界江山,特别是两个集团的总裁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这让两个集团的合作更是牢固无比,剩下的中小企业只能仰望其背。

但好景不长,就在一年前,一个名为蓝峰集团的公司凭空出现,先是吞并整合了剩下的一成江山,随后飞速发展,不停的在所有的领域中抢夺两大集团的生意,仅仅半年多的时间,H省的商界便由两强共治变成了三足鼎立。

但蓝峰集团似乎并不满足于此,在稍作休息后再次展开了对另外两个集团的攻势,大有吞并两大集团,独霸H省商场的架势。

面对蓝峰集团的攻势,两大集团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在蓝峰集团刚开始踏足的时候,两大集团就就对蓝峰集团展开了合围,但不知为何全都失败了,还使得自家的许多客户都跑到了蓝峰集团那里。

两个集团也曾想过动用官场上的人脉关系来打击蓝峰集团,但电话打过去后,那些平日里各种称兄道弟的高官们要么推三阻四敷衍了事,要么就直接说管不了,更有甚者连电话都不接,这让两大集团又气又惊,气的是这些家伙平日说的挺好听,现在跑的比谁都快,惊的是蓝峰集团竟然连官场都影响这么深,在其背后恐怕还站着一个庞然大物!

终于,两大集团同时向蓝峰集团提出了谈判的请求,想要先获得喘息的机会,以后再想办法。

…………

蓝峰集团的会议室内,一男一女两人正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待着,两人的秘书和助理则是站在他们两个身后。

这一男一女就是两大集团的总裁,此时他们两人的脸上满是焦急与恼怒。

“蓝峰这是什么意思,就这么放置着我们,明显没有谈判的诚意。”锦荣集团的总裁侯凯气冲冲的说道。

两人来到蓝峰集团后,前台只是将他们带到了会议室,之后就离开了,两人就这么等了半个多小时,但蓝峰这边一直没人出现,明摆着要晾着他们。

“如果你现在离开的话,那就遂了他们的意了。”华越集团的总裁苏映雪说道,相比于侯凯,苏映雪无疑冷静多了,“别忘了今天的谈判是我们提出来的,如果现在走了,蓝峰就有更充足的借口。”

“话是这么说,但真是不甘心啊。”侯凯也冷静了下来,纵横商界多年的他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只是心有不甘罢了。

“只是不知道蓝峰的总裁是个什么样的人。”苏映雪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这个以冷艳高傲出名的商界女王此时脑中满是疑惑,“我不明白蓝峰为什么要追着我们打,就好像认定了我们一般。”

就在两人谈话间,会议室的门打开了,阿飞带着助理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两位,刚刚接了个电话,所以来晚了一些。”阿飞笑盈盈与两人握了握手,“敝人李志飞,是蓝峰集团的总裁。”

“李总裁客气了,年纪轻轻的便有如此成就,真是年少有为啊。”侯凯假笑道,“不过李总裁的电话时间也太长了,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啊。”

侯凯明显是想以蓝峰待客不周率先发难,打算以此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多拿些主动权。

但令侯凯与苏映雪没有想到的是,李志飞在听完侯凯的话后,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我要先是先声明两点。”李志飞严肃的说道,“首先,谈判的时间是九点钟,现在是八点五十五分,严格来说我可没有违时。”

“其次,这次和你们谈判的不是我,而是我们的董事长。”说罢,李志飞站到一边,只见一名身穿西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两位,请容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的董事长刘炜先生。”

当刘炜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侯凯与苏映雪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特别是苏映雪,看向刘炜的眼中满是震惊,好半晌才开口道:“怎么会是你?!”

“很惊讶是吧。”对于苏映雪的反应,刘炜只是澹然一笑,说道:“自我高中毕业之后,我们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我亲爱的妈妈啊。”

苏映雪瘫坐在椅子上,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当年那个在她眼中堪称废物的儿子,如今居然改头换面站在她的面前,手中还握有恐怖的力量,这让她如何相信。

“映雪!”看到苏映雪的样子,侯凯吓了一跳,同时他也震惊不已。

苏映雪有个儿子侯凯是知道的,毕竟两人暗中交往很久了,但据他所知苏映雪的那个儿子就是个废物,而且在高中毕业后就销声匿迹了,没想到今天居然以这种方式见了面。

“好了两位。”刘炜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了下去,李志飞则坐在他的身旁,“别忘了我们今天是来谈判的。”

“现在已经九点了,谈判可以开始了。”

----------------

第二章

对于刘炜来说,他的童年过的并不愉快,在外人看来,他是华越集团总裁的儿子,是个标准的吃喝不愁的富二代,但这仅仅只是外表。

刘炜的父亲刘安杰与母亲苏映雪的婚姻很大程度上来说属于商业婚姻,两人婚后生活并不和睦,哪怕是刘炜出生也是如此。

自打刘炜记事开始,他看到的只有父母吵架的场景,没有人关心他。

后来,刘安杰死于一场车祸,苏映雪立刻抓住机会,将刘安杰的公司与自己的公司合并成立了华越集团并越做越大。

刘炜的生活并没有随着家境的富裕而好转,伴随着刘炜的长大,他和刘安杰越来越像,苏映雪对他也越来越冷澹,这造成了刘炜从小孤僻寡言的性格,再加上学习上一般,这更让苏映雪讨厌他,哪怕他是她的亲儿子。

直到某天开始,苏映雪对他的态度越发的恶劣,如果说以前只是不管不顾的话,那么现在就差拳脚相加了。

“怎么就考这么点分数!你这个废物!”

“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你还能干什么!”

“你这样的废物除了浪费空气和粮食外还有什么用!”

“……”

刘炜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对他的态度急转直下,直到后来去华越集团,无意间听见里面的员工说苏映雪似乎和侯凯好上了!

这让刘炜多了个心眼,并暗中关注苏映雪。

刘炜发现,苏映雪在接到某人的电话后会笑得很开心,聊微信的时候也一样,那样的笑容是他从没见过的。

又一次,刘炜趁著苏映雪洗澡的时候,破开了她手机的密码,在微信中找到了苏映雪和侯凯的聊天记录。

里面净是如同情人般的调情,这让刘炜很难受,因为苏映雪从没这么温柔的对待他,但真正令他心碎的还在后面。

“侯凯:说起来,你儿子打算怎么办,他会同意我们俩的事情吗?”

“苏映雪:呵,我们的事还轮不到那个废物插嘴,他同不同意都没用。”

“侯凯:好歹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块肉,你这么对他,万一将来吓到咱们孩子怎么办。”

“苏映雪:那就别让他看见不就行了,等咱们孩子长大了,就让他继承我们的事业。”

“侯凯:那你儿子呢。”

“苏映雪:随便给他点钱让他走远点就行了。”

“侯凯:嗯,这个主意好【鼓掌】”

刘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在床上做了很久了。

那天晚上,刘炜在被窝里痛哭了很久,他没想到自己的妈妈这么绝情,这让他心中最后一点幻想破灭了,也让他暗中下了一个决定。

自那以后,刘炜装作和平常一样,但在背地里开始积攒钱财,等到高考时,刘炜随便填了一个外省的比较差的大学,在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立刻收拾行李离开了。

对于刘炜的离开,苏映雪没有任何表示,甚至一句路上小心都没有。

离开了“家”的刘炜从此和苏映雪断了联系,刘炜依靠自己积攒下来的积蓄独自在外生活,直到某天……

…………

会议室里的气氛很古怪,自刘炜说谈判开始后,苏映雪与侯凯都没有说话,刘炜也饶有耐心的看着两人。

最后,还是侯凯硬著头皮开口,将原本准备好的说辞稍加修改说了出来,期间刘炜就这么听着。

等侯凯说完后,刘炜才澹澹的说道:“侯总的意思我也明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一般来说,三足鼎立就足够了,万一鱼死网破那就得不偿失了。”

正当侯凯以为有希望的时候,却听刘炜又说道:“但那是一般人,我不一样,所以我不会同意的。”

“刘董可是想好了。”侯凯阴沉着脸说道,“蓝峰虽然一直打压着我们,但真要逼急了,大家都别想好过。”

对于侯凯的威胁,刘炜只是澹澹一笑,说道:“算算时间,电话也该来了。”

莫名其妙的话令苏映雪和侯凯一头雾水,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两人的手机都响了起来,在刘炜笑眯眯的目光中,两人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疑惑到震惊再到愤怒,最后差不多就是歇斯底里了。

“看来一切顺利。”刘炜微笑着又加了一把火。

“都是你干的吗?!”侯凯脸色铁青的问道,刚才他接到电话,说董事会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免去他总裁的职位,改让一个平日里与他看不对眼的副总上任!

苏映雪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她接到的内容跟侯凯的大同小异,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对方会同意谈判,也为什么要晾他们半个多小时,全都是为了这个结局。

“既然两位已经不再是总裁了,那么这场谈判也就没必要了。”刘炜站起来道,“我和几个政府的人约好了,所以就不陪二位了。”

说罢,刘炜直接离开了会议室,李志飞也跟着离开,只留下苏映雪与侯凯还呆坐在会议室内。

几天后,李志飞代表蓝峰集团与华越集团和锦荣集团的新总裁进行了谈判,双方气氛和谐,很快就达成了新的合作关系,H省的商界江山由此被三大集团瓜分,但实际上,每逢重大事项,另外两大集团都以蓝峰集团为首。

…………

董事长办公室内,刘炜手中的烟头按在烟灰缸内,又从一旁的烟盒中抽出一根点燃吸了一口。

“叩叩叩……”“进来。”

李志飞开门走进办公室,然后坐在刘炜对面说道:“大哥,事情都办妥了。”

“都打过招呼了。”刘炜问道。

“都打过了。”李志飞答道,“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不论是侯凯还是苏映雪,都会被没收所有财产并背上巨额的债务。”

“律师团那边怎么样了。”

“已经找齐了,都是国内的顶级律师。”

刘炜点点头,李志飞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更是他的心腹,他做事,刘炜是放心的。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等忙完了这些事情后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刘炜掐灭烟头,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两张票递给了李志飞,“我订了三亚的豪华旅游团,三天两夜,忙完后你和燕子一块去吧。”

“大哥,我……”

李志飞想说什么,但被刘炜打住了:“我这可不是在跟你商量,赶紧拿着。”

拗不过刘炜,李志飞拿过了票,在和刘炜又讨论了下公司的事后就离开了。

“呼……”

吐出一团烟雾,刘炜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眼中没有一丝波澜。

------------------

第三章

苏映雪从没想到,她的命运会发生这样的改变。

几乎是一夜之间,她就从高高在上的商界女王掉落成了背负巨债的负家女。

先是被董事会撤去总裁的职务,随后又被踢出华越集团,紧接着法院又找上门,起诉她在担任华越集团总裁时的一些经济问题。

最终法院判决没收她所有的财产,苏映雪的亿万身家化为乌有不说,还背上了巨额债务,这些都是在短短几天内发生的。

往日那些围在她身边谄媚奉承的家伙见她风光不再,立刻鸟兽群散不说,有的还不忘落井下石,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墙倒众人推”。

现在苏映雪暂时租住在一个廉价房内,里面除了一个硬板床一张桌一把椅外什么都没有,她的豪华别墅被收走了,租房的钱还将她手中剩余的为数不多的积蓄花掉了许多。

但接下来该怎么办?苏映雪看向窗外人来人往的街头,眼中净是迷茫。

法院几乎是在她刚离开华越集团的时候就找上了她,就像是在守株待兔一样,而且对方准备之充足,明显是早就安排好的,至于是谁安排的,想必也不用多说了。

没想到那个唯唯诺诺、被自己视为废物的儿子,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转变,更是用雷霆手段将自己搞得一无所有,真是世事如常啊。

回想起谈判的时候,刘炜表面上温文尔雅,但其眼中的冷漠令苏映雪恐惧不已,尽管刘炜仍称苏映雪为妈妈,但那不含感情的语气让苏映雪明白刘炜对她早已视如陌生人。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那么对待刘炜,那她今天应该不会落到这步田地吧?苏映雪自嘲一笑,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咚咚咚!”

粗暴的敲门声将苏映雪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谁啊?”苏映雪问道,自打她落寞以后,几乎没有几个人找过她。

“苏小姐,是我啊。”房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这让苏映雪有些疑惑,她前两天刚交过房租,房东怎么又来了。

疑惑的苏映雪起身打开了门……

…………

位于郊区的豪华别墅内,身为别墅主人的刘炜此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他面前,一个身材火辣、穿着性感的美女正趴在他的胯下上下耸动着。

诱人的红唇将粗大的肉棒吞进去吐出来,从娴熟的程度了可以看出其技术的老道。

刘炜突然伸手按住美女的脑袋,将大股的精液射进美女的口中,美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将精液全都吞入胃中,然后又将残存在肉棒中的剩余精液吸出来并舔干净龟头。

“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松开手后,刘炜对美女说道。

“天天伺候你那玩意,想没进步都难啊。”美女擦擦嘴,媚笑的坐在刘炜身边,一只玉手握著刘炜软下来的肉棒上下撸动着,“真不知道你是吃了什么,长了个这么大的玩意,真够吓人的。”

“但你很喜欢不是吗。”刘炜握著美女的美乳一边揉捏一边调笑道,“嘴里说着吓人,可哪次不是被我干的欲仙欲死。”

“讨厌啦~”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大门忽然打开,几名黑衣保镖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映雪!

将苏映雪带进来后,黑衣保镖们立刻退了出去并把门关上,只剩下客厅里的三个人。

苏映雪没想到那几个黑衣保镖是刘炜派过去的,让房东诈开门后,几人不由分说的将苏映雪带走,然后带到了这里。

看着脸上笑吟吟,眼中满是冷漠的刘炜,苏映雪有些手足无措,几年前,每当苏映雪发火时,刘炜也是这个样子,如今两人换了个角色,真是讽刺。

没等苏映雪开口,刘炜率先开口道:“又回到这栋别墅的感觉如何,妈妈。”

苏映雪的表情很复杂,有羞耻、恼怒、不甘、悔恨等融合在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刘炜的话更是令她羞怒不已。

这栋豪华别墅原本是苏映雪名下的,也是刘炜长大的地方,苏映雪垮台后,这栋别墅本来被没收抵押了,但被刘炜买了下来,成了刘炜的产物。

周围全是熟悉的物事,但它们却不属于自己了,苏映雪握紧拳头,指甲甚至嵌入了肉中。

“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呢,看看,都流血了。”刘炜握住苏映雪的手腕,将她的手掰开,轻声的说道:“你这样,回头该怎么干活啊。”

“什么?!”苏映雪不敢相信的看着刘炜,“干活?!你要把我当佣人?!”

“错了,不是佣人。”刘炜晃晃手指,摇头道:“是奴隶!”

“我是不会同意的!”苏映雪冷冷的说道,“哪怕是死!”

苏映雪的反应在刘炜的意料之内,对此他也不生气,只是挥挥手道:“莎莎,把那个给她看看。”

叫莎莎的美女拿出遥控器,打开了挂在客厅墙上的液晶电视。

“啊!!!!”

电视刚打开,一个人男人的惨叫声就传了出来,苏映雪定睛一看,发现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侯凯!

电视中的侯凯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脸上都是血,显然是刚刚被狠狠的打一顿,样子好不凄惨。

“坐到这个位子上,总会得罪一些人,在风光的时候没人敢招惹,但成为落水狗的时候,就会有人争着来报仇。”

刘炜示意莎莎关掉电视,看向苏映雪继续说道:“侯凯在被踢出锦荣集团后没两天就被仇家找上了们,现在应该奄奄一息了吧。”

“其实也有人想要找你报仇的,只不过被我的人给拦下了。”刘炜在苏映雪耳边说道,“没有我的庇护,你觉得你会是什么下场呢。”

苏映雪的身子不住的颤抖著,最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我明白了……”

对于苏映雪的识相,刘炜表示很满意:“莎莎,你带她去学学规矩吧。”

莎莎点点头,然后拉着苏映雪离开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