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報仇將媽媽變成了奴隸 (1-3) 作者:劫色司機

.

【爲了報仇將媽媽變成了奴隸】

作者:劫色司機2021/5/14首發:春滿四合院

。。。。。。。。這幾天看冷豔總裁媽媽類的文,誰知道都是綠母虐心文,綠母還好,但虐心就不大能接受了,特別是對苦主態度還有些惡劣,看得我又鬱悶又惱怒,於是便有了這篇文,算是一解心中氣悶吧。。。。。。。。。

第一章

位於數百米高的大廈辦公室內,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站在窗前,看著外面的夜景沉默不語,不知在想些什麼,還時不時的抽一口夾在手中的香菸。

「叩叩叩……」

「進來。」

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一個同樣年輕的男人走進來,恭敬的說道:「大哥。」

被稱爲大哥的人並沒有轉身,而是澹澹的問道:「阿飛,確定好時間了。」

「確定好了。」阿飛說道,「明天上午九點,他們就會來與我們談判,地點就在我們這的會議室內。」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大哥揮揮手道,阿飛立刻退出了辦公室。

阿飛走後,大哥將香菸放在口中勐吸了一口,然後將菸頭扔到了垃圾桶裏。

「恐怕你沒有想到我會回來吧。」

「當初受過的苦,我會百倍千倍的還回來!」

…………

華越集團是H省的一大集團,其商業範圍涵蓋金融、餐飲、傳媒、電商、房地産等領域,是不折不扣的龐然大物。

能夠與華越集團相比的唯有錦榮集團,與華越集團同樣涉及多個領域,兩個集團幾乎平分了整個H省九成的商界江山,特別是兩個集團的總裁間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這讓兩個集團的合作更是牢固無比,剩下的中小企業只能仰望其背。

但好景不長,就在一年前,一個名爲藍峰集團的公司憑空出現,先是吞併整合了剩下的一成江山,隨後飛速發展,不停的在所有的領域中搶奪兩大集團的生意,僅僅半年多的時間,H省的商界便由兩強共治變成了三足鼎立。

但藍峰集團似乎並不滿足於此,在稍作休息後再次展開了對另外兩個集團的攻勢,大有吞併兩大集團,獨霸H省商場的架勢。

面對藍峰集團的攻勢,兩大集團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在藍峰集團剛開始踏足的時候,兩大集團就就對藍峰集團展開了合圍,但不知爲何全都失敗了,還使得自家的許多客戶都跑到了藍峰集團那裏。

兩個集團也曾想過動用官場上的人脈關係來打擊藍峰集團,但電話打過去後,那些平日裏各種稱兄道弟的高官們要麼推三阻四敷衍了事,要麼就直接說管不了,更有甚者連電話都不接,這讓兩大集團又氣又驚,氣的是這些傢伙平日說的挺好聽,現在跑的比誰都快,驚的是藍峰集團竟然連官場都影響這麼深,在其背後恐怕還站著一個龐然大物!

終於,兩大集團同時向藍峰集團提出了談判的請求,想要先獲得喘息的機會,以後再想辦法。

…………

藍峰集團的會議室內,一男一女兩人正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待著,兩人的秘書和助理則是站在他們兩個身後。

這一男一女就是兩大集團的總裁,此時他們兩人的臉上滿是焦急與惱怒。

「藍峰這是什麼意思,就這麼放置著我們,明顯沒有談判的誠意。」錦榮集團的總裁侯凱氣沖沖的說道。

兩人來到藍峰集團後,前台只是將他們帶到了會議室,之後就離開了,兩人就這麼等了半個多小時,但藍峰這邊一直沒人出現,明擺著要晾著他們。

「如果你現在離開的話,那就遂了他們的意了。」華越集團的總裁蘇映雪說道,相比於侯凱,蘇映雪無疑冷靜多了,「別忘了今天的談判是我們提出來的,如果現在走了,藍峰就有更充足的藉口。」

「話是這麼說,但真是不甘心啊。」侯凱也冷靜了下來,縱橫商界多年的他自然也明白這其中的道理,只是心有不甘罷了。

「只是不知道藍峰的總裁是個什麼樣的人。」蘇映雪好看的眉毛皺在一起,這個以冷豔高傲出名的商界女王此時腦中滿是疑惑,「我不明白藍峰爲什麼要追著我們打,就好像認定了我們一般。」

就在兩人談話間,會議室的門打開了,阿飛帶著助理走了進來。

「不好意思兩位,剛剛接了個電話,所以來晚了一些。」阿飛笑盈盈與兩人握了握手,「敝人李志飛,是藍峰集團的總裁。」

「李總裁客氣了,年紀輕輕的便有如此成就,真是年少有爲啊。」侯凱假笑道,「不過李總裁的電話時間也太長了,足足打了半個多小時啊。」

侯凱明顯是想以藍峰待客不周率先發難,打算以此在接下來的談判中多拿些主動權。

但令侯凱與蘇映雪沒有想到的是,李志飛在聽完侯凱的話後,瞬間變得嚴肅起來。

「我要先是先聲明兩點。」李志飛嚴肅的說道,「首先,談判的時間是九點鍾,現在是八點五十五分,嚴格來說我可沒有違時。」

「其次,這次和你們談判的不是我,而是我們的董事長。」說罷,李志飛站到一邊,只見一名身穿西裝的年輕人走了進來,「兩位,請容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們的董事長劉煒先生。」

當劉煒走進會議室的時候,侯凱與蘇映雪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特別是蘇映雪,看向劉煒的眼中滿是震驚,好半晌才開口道:「怎麼會是你?!」

「很驚訝是吧。」對於蘇映雪的反應,劉煒只是澹然一笑,說道:「自我高中畢業之後,我們有好幾年沒見面了吧,我親愛的媽媽啊。」

蘇映雪癱坐在椅子上,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當年那個在她眼中堪稱廢物的兒子,如今居然改頭換面站在她的面前,手中還握有恐怖的力量,這讓她如何相信。

「映雪!」看到蘇映雪的樣子,侯凱嚇了一跳,同時他也震驚不已。

蘇映雪有個兒子侯凱是知道的,畢竟兩人暗中交往很久了,但據他所知蘇映雪的那個兒子就是個廢物,而且在高中畢業後就銷聲匿跡了,沒想到今天居然以這種方式見了面。

「好了兩位。」劉煒自顧自的拉開椅子坐了下去,李志飛則坐在他的身旁,「別忘了我們今天是來談判的。」

「現在已經九點了,談判可以開始了。」

----------------

第二章

對於劉煒來說,他的童年過的並不愉快,在外人看來,他是華越集團總裁的兒子,是個標準的吃喝不愁的富二代,但這僅僅只是外表。

劉煒的父親劉安傑與母親蘇映雪的婚姻很大程度上來說屬於商業婚姻,兩人婚後生活並不和睦,哪怕是劉煒出生也是如此。

自打劉煒記事開始,他看到的只有父母吵架的場景,沒有人關心他。

後來,劉安傑死於一場車禍,蘇映雪立刻抓住機會,將劉安傑的公司與自己的公司合併成立了華越集團並越做越大。

劉煒的生活並沒有隨著家境的富裕而好轉,伴隨著劉煒的長大,他和劉安傑越來越像,蘇映雪對他也越來越冷澹,這造成了劉煒從小孤僻寡言的性格,再加上學習上一般,這更讓蘇映雪討厭他,哪怕他是她的親兒子。

直到某天開始,蘇映雪對他的態度越發的惡劣,如果說以前只是不管不顧的話,那麼現在就差拳腳相加了。

「怎麼就考這麼點分數!你這個廢物!」

「連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好,你還能幹什麼!」

「你這樣的廢物除了浪費空氣和糧食外還有什麼用!」

「……」

劉煒不明白爲什麼母親對他的態度急轉直下,直到後來去華越集團,無意間聽見裏面的員工說蘇映雪似乎和侯凱好上了!

這讓劉煒多了個心眼,並暗中關注蘇映雪。

劉煒發現,蘇映雪在接到某人的電話後會笑得很開心,聊微信的時候也一樣,那樣的笑容是他從沒見過的。

又一次,劉煒趁著蘇映雪洗澡的時候,破開了她手機的密碼,在微信中找到了蘇映雪和侯凱的聊天記錄。

裏面淨是如同情人般的調情,這讓劉煒很難受,因爲蘇映雪從沒這麼溫柔的對待他,但真正令他心碎的還在後面。

「侯凱:說起來,你兒子打算怎麼辦,他會同意我們倆的事情嗎?」

「蘇映雪:呵,我們的事還輪不到那個廢物插嘴,他同不同意都沒用。」

「侯凱:好歹也是你身上掉下來的塊肉,你這麼對他,萬一將來嚇到咱們孩子怎麼辦。」

「蘇映雪:那就別讓他看見不就行了,等咱們孩子長大了,就讓他繼承我們的事業。」

「侯凱:那你兒子呢。」

「蘇映雪:隨便給他點錢讓他走遠點就行了。」

「侯凱:嗯,這個主意好【鼓掌】」

劉煒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等他回過神來時,他已經在床上做了很久了。

那天晚上,劉煒在被窩裏痛哭了很久,他沒想到自己的媽媽這麼絕情,這讓他心中最後一點幻想破滅了,也讓他暗中下了一個決定。

自那以後,劉煒裝作和平常一樣,但在背地裏開始積攢錢財,等到高考時,劉煒隨便填了一個外省的比較差的大學,在拿到錄取通知書後立刻收拾行李離開了。

對於劉煒的離開,蘇映雪沒有任何表示,甚至一句路上小心都沒有。

離開了「家」的劉煒從此和蘇映雪斷了聯繫,劉煒依靠自己積攢下來的積蓄獨自在外生活,直到某天……

…………

會議室裏的氣氛很古怪,自劉煒說談判開始後,蘇映雪與侯凱都沒有說話,劉煒也饒有耐心的看著兩人。

最後,還是侯凱硬著頭皮開口,將原本準備好的說辭稍加修改說了出來,期間劉煒就這麼聽著。

等侯凱說完後,劉煒才澹澹的說道:「侯總的意思我也明白,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一般來說,三足鼎立就足夠了,萬一魚死網破那就得不償失了。」

正當侯凱以爲有希望的時候,卻聽劉煒又說道:「但那是一般人,我不一樣,所以我不會同意的。」

「劉董可是想好了。」侯凱陰沉著臉說道,「藍峰雖然一直打壓著我們,但真要逼急了,大家都別想好過。」

對於侯凱的威脅,劉煒只是澹澹一笑,說道:「算算時間,電話也該來了。」

莫名其妙的話令蘇映雪和侯凱一頭霧水,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兩人的手機都響了起來,在劉煒笑眯眯的目光中,兩人的表情從一開始的疑惑到震驚再到憤怒,最後差不多就是歇斯底裏了。

「看來一切順利。」劉煒微笑著又加了一把火。

「都是你乾的嗎?!」侯凱臉色鐵青的問道,剛才他接到電話,說董事會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免去他總裁的職位,改讓一個平日裏與他看不對眼的副總上任!

蘇映雪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她接到的內容跟侯凱的大同小異,她也終於明白了爲什麼對方會同意談判,也爲什麼要晾他們半個多小時,全都是爲了這個結局。

「既然兩位已經不再是總裁了,那麼這場談判也就沒必要了。」劉煒站起來道,「我和幾個政府的人約好了,所以就不陪二位了。」

說罷,劉煒直接離開了會議室,李志飛也跟著離開,只留下蘇映雪與侯凱還呆坐在會議室內。

幾天後,李志飛代表藍峰集團與華越集團和錦榮集團的新總裁進行了談判,雙方氣氛和諧,很快就達成了新的合作關係,H省的商界江山由此被三大集團瓜分,但實際上,每逢重大事項,另外兩大集團都以藍峰集團爲首。

…………

董事長辦公室內,劉煒手中的菸頭按在菸灰缸內,又從一旁的煙盒中抽出一根點燃吸了一口。

「叩叩叩……」「進來。」

李志飛開門走進辦公室,然後坐在劉煒對面說道:「大哥,事情都辦妥了。」

「都打過招呼了。」劉煒問道。

「都打過了。」李志飛答道,「若是不出意外的話,不論是侯凱還是蘇映雪,都會被沒收所有財産並背上巨額的債務。」

「律師團那邊怎麼樣了。」

「已經找齊了,都是國內的頂級律師。」

劉煒點點頭,李志飛是他爲數不多的朋友,更是他的心腹,他做事,劉煒是放心的。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等忙完了這些事情後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劉煒掐滅菸頭,從辦公桌的抽屜裏拿出兩張票遞給了李志飛,「我訂了三亞的豪華旅遊團,三天兩夜,忙完後你和燕子一塊去吧。」

「大哥,我……」

李志飛想說什麼,但被劉煒打住了:「我這可不是在跟你商量,趕緊拿著。」

拗不過劉煒,李志飛拿過了票,在和劉煒又討論了下公司的事後就離開了。

「呼……」

吐出一團煙霧,劉煒來到窗前,看著窗外的夜景,眼中沒有一絲波瀾。

------------------

第三章

蘇映雪從沒想到,她的命運會發生這樣的改變。

幾乎是一夜之間,她就從高高在上的商界女王掉落成了背負巨債的負家女。

先是被董事會撤去總裁的職務,隨後又被踢出華越集團,緊接著法院又找上門,起訴她在擔任華越集團總裁時的一些經濟問題。

最終法院判決沒收她所有的財産,蘇映雪的億萬身家化爲烏有不說,還背上了巨額債務,這些都是在短短几天內發生的。

往日那些圍在她身邊諂媚奉承的傢伙見她風光不再,立刻鳥獸群散不說,有的還不忘落井下石,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牆倒衆人推」。

現在蘇映雪暫時租住在一個廉價房內,裏面除了一個硬板床一張桌一把椅外什麼都沒有,她的豪華別墅被收走了,租房的錢還將她手中剩餘的爲數不多的積蓄花掉了許多。

但接下來該怎麼辦?蘇映雪看向窗外人來人往的街頭,眼中淨是迷茫。

法院幾乎是在她剛離開華越集團的時候就找上了她,就像是在守株待兔一樣,而且對方準備之充足,明顯是早就安排好的,至於是誰安排的,想必也不用多說了。

沒想到那個唯唯諾諾、被自己視爲廢物的兒子,居然會有這麼大的轉變,更是用雷霆手段將自己搞得一無所有,真是世事如常啊。

回想起談判的時候,劉煒表面上溫文爾雅,但其眼中的冷漠令蘇映雪恐懼不已,儘管劉煒仍稱蘇映雪爲媽媽,但那不含感情的語氣讓蘇映雪明白劉煒對她早已視如陌生人。

如果當初自己沒有那麼對待劉煒,那她今天應該不會落到這步田地吧?蘇映雪自嘲一笑,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咚咚咚!」

粗暴的敲門聲將蘇映雪從走神中拉了回來。

「誰啊?」蘇映雪問道,自打她落寞以後,幾乎沒有幾個人找過她。

「蘇小姐,是我啊。」房東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這讓蘇映雪有些疑惑,她前兩天剛交過房租,房東怎麼又來了。

疑惑的蘇映雪起身打開了門……

…………

位於郊區的豪華別墅內,身爲別墅主人的劉煒此時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在他面前,一個身材火辣、穿著性感的美女正趴在他的胯下上下聳動著。

誘人的紅唇將粗大的肉棒吞進去吐出來,從嫻熟的程度了可以看出其技術的老道。

劉煒突然伸手按住美女的腦袋,將大股的精液射進美女的口中,美女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毫不猶豫的將精液全都吞入胃中,然後又將殘存在肉棒中的剩餘精液吸出來並舔干淨龜頭。

「你的技術越來越好了。」鬆開手後,劉煒對美女說道。

「天天伺候你那玩意,想沒進步都難啊。」美女擦擦嘴,媚笑的坐在劉煒身邊,一隻玉手握著劉煒軟下來的肉棒上下擼動著,「真不知道你是吃了什麼,長了個這麼大的玩意,真夠嚇人的。」

「但你很喜歡不是嗎。」劉煒握著美女的美乳一邊揉捏一邊調笑道,「嘴裏說著嚇人,可哪次不是被我乾的欲仙欲死。」

「討厭啦~」

就在兩人打情罵俏的時候,大門忽然打開,幾名黑衣保鏢帶著一個女人走了進來,那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蘇映雪!

將蘇映雪帶進來後,黑衣保鏢們立刻退了出去並把門關上,只剩下客廳裏的三個人。

蘇映雪沒想到那幾個黑衣保鏢是劉煒派過去的,讓房東詐開門後,幾人不由分說的將蘇映雪帶走,然後帶到了這裏。

看著臉上笑吟吟,眼中滿是冷漠的劉煒,蘇映雪有些手足無措,幾年前,每當蘇映雪發火時,劉煒也是這個樣子,如今兩人換了個角色,真是諷刺。

沒等蘇映雪開口,劉煒率先開口道:「又回到這棟別墅的感覺如何,媽媽。」

蘇映雪的表情很複雜,有羞恥、惱怒、不甘、悔恨等融合在她那張漂亮的臉蛋上,劉煒的話更是令她羞怒不已。

這棟豪華別墅原本是蘇映雪名下的,也是劉煒長大的地方,蘇映雪垮台後,這棟別墅本來被沒收抵押了,但被劉煒買了下來,成了劉煒的産物。

周圍全是熟悉的物事,但它們卻不屬於自己了,蘇映雪握緊拳頭,指甲甚至嵌入了肉中。

「怎麼能這麼對待自己呢,看看,都流血了。」劉煒握住蘇映雪的手腕,將她的手掰開,輕聲的說道:「你這樣,回頭該怎麼幹活啊。」

「什麼?!」蘇映雪不敢相信的看著劉煒,「幹活?!你要把我當傭人?!」

「錯了,不是傭人。」劉煒晃晃手指,搖頭道:「是奴隸!」

「我是不會同意的!」蘇映雪冷冷的說道,「哪怕是死!」

蘇映雪的反應在劉煒的意料之內,對此他也不生氣,只是揮揮手道:「莎莎,把那個給她看看。」

叫莎莎的美女拿出遙控器,打開了掛在客廳牆上的液晶電視。

「啊!!!!」

電視剛打開,一個人男人的慘叫聲就傳了出來,蘇映雪定睛一看,發現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侯凱!

電視中的侯凱沒有了往日的意氣風發,渾身上下髒兮兮的,臉上都是血,顯然是剛剛被狠狠的打一頓,樣子好不悽慘。

「坐到這個位子上,總會得罪一些人,在風光的時候沒人敢招惹,但成爲落水狗的時候,就會有人爭著來報仇。」

劉煒示意莎莎關掉電視,看向蘇映雪繼續說道:「侯凱在被踢出錦榮集團後沒兩天就被仇家找上了們,現在應該奄奄一息了吧。」

「其實也有人想要找你報仇的,只不過被我的人給攔下了。」劉煒在蘇映雪耳邊說道,「沒有我的庇護,你覺得你會是什麼下場呢。」

蘇映雪的身子不住的顫抖著,最後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我明白了……」

對於蘇映雪的識相,劉煒表示很滿意:「莎莎,你帶她去學學規矩吧。」

莎莎點點頭,然後拉著蘇映雪離開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