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 (021-025)

绝配娇妻之21——小秋的第一次失身。

小秋写道:志浩走后,我起来喂了下小宝,自己也喝了袋牛奶,吃了点蛋黄派。因为等下躺在床上装病,这可是门技术活,饿了怎么演的好?

我好笑的看了看小秋,刚要张口,小秋却抢先开口了:“我知道你想问今晚能不能开口说话,你不用问了,在我没写完之前还是不许说话!”

说完,小秋继续写道:吃饱喝足后,我躺在床上,但是我啥都不想想,因为今天的任务就两句话“不要让志浩失望,然后听老天的安排,”!想到这我突然轻松多了。感觉一点

没有负担,也没有昨晚那种压力。不知不觉间居然睡着了。甚至都不知道啥时候爸把小宝抱了出去。

直到爸抱着小宝进来喊我给小宝喂奶,我才发现10点多了!说实话,这时候睡的有点香,便装成病怏怏得样子说道:“啊,头好痛,让小宝喝点米汤好了!”

但是爸却竟然不依不饶说道:“小宝饿了,要不你先用挤奶器挤一点到瓶子里,等下我来喂小宝。”

被爸这么一纠缠,困意去了一半,突然想起今天的任务,居然很自然的在爸的面前解开胸罩,难道正如俗话说的“女人虽然很矜持,但是一旦失身给某个人后,便不会再扭扭捏捏了?

就在我准备给小宝喂奶时,爸走了出去。我心想“看来爸真以为昨晚我睡着了,没有产生怀疑啊。”喂完了小宝,我索性懒得穿上胸罩,心想,等下弄湿了T恤,爸会不会帮我换衣服呢?想到这我便又红了脸。

很快,父亲便又进来,抱走了小宝。心想这生病挺好的嘛,小宝都不用带了。

然后又忍不住想到了昨晚的事情,觉得好刺激,想着想着脸就红的发烫,这发情跟发烧不但读起来像,连样子都很像啊。我在床上不停地胡思乱想着。

一转眼就到了12点,听到了爸来到房间喂小宝,因为小宝下午一般都要睡觉。但是我并没有睁开眼来,心想“我生病了,睡的好死。”喂完了小宝,爸果然喊道:“小夏,起来吃饭啦!”我当然要继续装成睡的很死的样子,于是并没有回应爸!

这时爸又走过来摇了一下,我还是装成睡着的样子,直到摇了我三下,我才装成被吵醒的样子,懒洋洋地说道:“啊,怎么了,爸?”爸说道:“都中午啦,起来吃饭了,感冒好点了吗?”“额,头还是好痛,不想吃饭啊。”

“你这丫头,不吃饭怎么行,等下身子要搞坏了,我去盛点过来。”盛好粥,爸居然开口说要喂我,天啊,这辈子只有小时候被父母喂过,结婚后被志浩喂过,现在公公居然也要做出这种亲密举动,不知为啥感到一阵肉麻。同时感觉我跟公

公之间现在的状态的确太亲密了,真的如同志浩说的一样,早晚要玩出火,早晚要变得尴尬,看来志浩的确想的比我远。

我当然不会让公公喂我,于是我爬了起来自己吃了点粥,吃着吃着不知道为啥想起了志浩—我的老公。因为就在这张床上,他不止一次喂过我,而且他的那些甜言蜜语历历在目:“在床上吃饭怎么啦,撒到衣服上我来洗,撒到被子上还是我来洗,但是撒到衣服里面,也必须我来亲”于是我为了不想洗衣服,他喂我吃饭时,我经常故意撒到衣服上,然后得意洋洋的说:“哈哈,你来洗衣服,你来洗衣服。”我傻傻地在那想着,不知不觉居然把一碗粥都吃完了,而且下意识间饭粒撒到身上。

吃完了,爸就收拾了碗筷出去了,小宝也在婴儿床里睡着了,我知道留给爸最好的时间段,也就了可能是后面的两三个小时了,于是我关了手机,躺回床上睡的很死了。

但是此时却反而睡不着了,也没有了早晨时那样轻松了。隐约能听到厨房里洗碗的声音,但好像又是幻觉,过了会房门突然门打开,我一惊,然后努力“装睡”!

爸走到房间,过了会,喊了一句:“小夏,起来,水打过来了,擦擦脸。”

听到爸的话,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装成熟睡的样子。

片刻后,爸居然又过来了摇了下!我当时可生气了,心想:“爸,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不知道你儿媳妇跟昨晚一样,在装睡吗?再摇我一下试试看,再摇一下,你就永远没机会干我了,你摇啊,你摇…”但是爸并没有摇第二下,我又是失望,又是高兴。失望的是这场戏还要演下去,高兴的是这场戏还能演下去。

过了会,爸又轻声开口说道:“那爸帮你来擦。”说着爸就拿热毛巾擦拭我的脖颈。我在那焦急的等待着爸的下一步动作,因为怎么可能没有下一步动作?

没有想到的是,爸的第二步动作竟然是要亲我嘴唇。还好只是很轻的动作,但是我很不喜欢。于是用手挡住了嘴唇。

好在爸知难而退,没有让我更生气。

又经过一阵短暂的平静,爸终于打开我的空调被,但是不知为啥又盖上了被子?过了会,被子又被掀的更开,因为整个大腿都感受了丝丝寒意。但是立马又有什么东西盖到我的大腿上,原来爸是担心我冻醒。我心想“呵呵,放心吧,你儿媳妇睡的很死的。”盖好被子,爸就来摸我的小妹妹,这次怎么这么心急?而且摸了一下,就解开了我的内裤,想到我的小妹妹这次被爸肯定看的一清二楚,

我满脸通红,希望爸是以为我发烧,而不是发情了。

打开内裤,爸都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手指就钻进了我湿润潮热的小穴,而且明显感觉到爸这次修了指甲,嫩嫩的阴道被爸干农活带有茧子的粗糙手指插的好舒服。想到短短两天,我就被爸的手指入侵两次,我忍不住娇喘起来。

突然爸插出手指,突然的空虚感,害的我又“啊”的一声。发现爸也不害怕,我也不害怕,可不是吗,从昨晚到现在,早已习以为常了!

抽出手指,爸居然攀到我的双峰,好像知道她儿媳妇的奶子已经硬的发疼硬的发涨了。爸先是隔着衣服轻轻的抚摸,不怕志浩吃醋,这是我享受过的最好的抚摸,因为我的乳房真的好硬,衣服在爸的手掌的带动下每一寸略过我的乳房,我都像被电了了。我甚至都能感觉得到衣服外面爸那充满魔性的手,真的好想爸伸进来摸我。

但是没想到爸却做了更坏的事情,居然挤我的奶水,每挤一次,我都像被高压电麻住了,嘴里也忍不住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志浩总说我的呻吟声是最诱惑人,可能爸也大受刺激。居然半跪了起来,听到一阵急促解皮带的声音。

天啊,此时如果说不紧张,那肯定是假的,但是又想到,此时肯定要被爸做了,根本没有逃避的机会。

爸果然一丁点让我思考的空间都不给,大龟头居然顶到了小穴口…我紧张的抓紧了床单,而且这次比我跟志浩的第一次还要紧张,我觉得我不抓床单我就要死了。管爸知道不知道,我被刺激得暂时失去理智,甚至想到睁开眼睛跟爸光明正大做爱。

就在紧张的要死要活时,爸的大家伙居然全根没入了。此时反应真的五味杂陈,心里上想到:我终于做到,我终于完成了志浩的任务,我终于不用思前想后了,我被爸插了,我被爸插了,我被爸插了。

我心里不断重复这句话,而生理上的反应也是很强烈。顿时感觉小穴被塞的满满的,志浩也知道,我曾经在监控里偷偷观察过爸的肉棒,因为那真是个不小的家伙,反而比志浩的大,书上说,女人不在乎尺寸,但是谁知道呢?我只知道此刻我好满足,好舒服,也许因为爸的尺寸大,也许因为禁忌的快感太刺激,我不清楚,但是就是比我以前的做爱都要让我快乐。我也不怕志浩生气,怕他干嘛?

哼,因为他带给我其它快乐要比这多几万倍,这不,这种快乐不也是志浩带来的吗?(我在拍老公马屁,其实当时没想到志浩。)当时真的好紧张,紧张的想哭,真的好舒服,舒服的想哭,但是此时我并不能哭,因为此时干我的不是志浩,虽然他把我干哭的次数很少。嘻嘻。

于是我抓紧床单,嘴里“哼呜,哼呜”的呻吟,努力不让自己哭。而爸也开始抽插起来,感觉每次都顶到子宫了。天啊,我在想,在这样下去我就要死了。

再这样被干,我真要哭了。

但是真的是天助我也,没过一会,只感到一股暖流就像决了提的大坝,疯狂的射向我的小穴,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的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我也不管了,我知道我自己忍不住,我知道我泄身了。

爸射了好久好久,那股暖流在我的小穴里翻江倒海,我的小穴也迅速收缩,我痉挛了。天啊,我哭了,可能眼泪没有流出来,但我知道我哭了,在心里哭了,我真的被爸第一次就干哭了,我觉得自己不争气,又觉得好舒服好舒服。

再厉害的超人,射完之后都是小绵羊。爸过了会也软了,退出我的身体后,帮我盖好被子就出去。

我气死了,这流氓诚心的吗,每次干完都不帮我穿内裤,不怕我醒来发觉不对吗?

我躺在床上不想动,背对着监控哭了起来,我恨自己,怎么跟别的女人一样,第一次偷情最容易被干哭?

但是仔细想想,又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别的女人哭,那是因为第一次被别的男人插入,对不起老公,害怕老公不爱她。

而我呢,却是因为好舒服,终于有勇气被别的男人干,终于敢于让自己享受无与伦比的快乐。至于志浩爱不爱我,我一点不用担心,因为我知道他永远爱我(虽然志浩经常说,天底下没有百分百的事情),就算他不爱我,我也不担心,因为我这么聪明可爱的女人还怕找不到别的男人爱我吗?

志浩经常说,有些人把自己老婆培养成一个笨蛋,一辈子留在身边,但那样有啥意思?我宁愿我的老婆聪明伶俐,哪怕哪一天她远走高飞。

以前我不能明白他的话意思,今天我终于明白了:有些女人,一辈子迁就老公,也许能把老公留在身边,但是快乐吗?

所以此刻的快乐,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因为我勇敢,因为我有胆量,同时因为有志浩满满的宠爱。

想到这我便不哭了,准备起来洗澡。突然发现脸盆还在这里,难道爸等下还要回来?

我赶紧照刚才的姿势躺好,再演最后一次吧,因为我并不想爸知道我刚才装睡,更不想爸知道我是个大胆的勾引公公的儿媳妇。虽然我大胆,勇敢,但是我只想志浩知道就好,或者说那些理解我爱我的人知道就好,不然要被唾沫星子淹死。

果然过了会,爸又回到了房间,居然又喊了我一声。我下意识地没有做声。

没想到的是,爸居然又掀开了被子。

“天啊,爸这时要干嘛,难道还要干我一次?”我心里紧张死了。

让我更惊讶的是,爸的手掌居然直接伸到T恤里摸我的奶子,而我的奶子,在爸的抚摸之下,也开始峭立起来。没想到此时爸居然非常坏的在我奶子上写字,写的好像是“小夏,我爱你”,这让我又羞又痒。我舒服的“嗯,嗯,嗯”开始娇喘起来。

摸够了后,爸居然掀开我的上衣,用那扎人的胡渣嘴巴亲吻我的奶子,舌尖不停的舔动,啧啧地吸着我的奶水,而下巴那里的胡渣,扎的我娇嫩的乳房不要太舒服,我又高潮了,嘴里呼出“哦,哦,哦!”的声音。老公总是说我有叫床

三部曲“嗯嗯嗯”表示比较舒服,“哦哦哦”是很舒服,“呜呜呜”是舒服的要死,老公,你不知道吧,你娇妻今天被你爸开发出了第四种叫床声“哼呜,哼呜”,那就是舒服的要死不活。

爸才是亲吻我乳房,我就“哦哦哦”地叫床了,真不知道等下怎么办。

突然爸的手开始解我的内裤,天啊,完蛋了,刚才爸根本没有帮我系内裤,

现在看到又穿好了,不会知道我在装睡吧?我又紧张又气,真的是百密总有一疏。

但是转念又安慰自己:管他呢,刚才那么刺激,说不定爸根本记不得有没有帮我穿内裤呢,不管了,不管了。

就在我紧张时,爸的大龟头又来到小穴洞口,慢慢磨开了阴唇,在那慢慢地磨啊磨,在那磨著就是不进来。

我心想:爸,你好大胆,好坏,这哪里是偷奸儿媳妇,简直就是挑逗儿媳妇,看来爸真的比表面上坏多了,但是你知道吗?儿媳妇就是喜欢你这样坏,因为你干的太舒服。

我难受的在那“呜呜呜”叫床,不知道志浩在不在看,因为他肯定知道我进入第三种高潮状态了。

又舒服又难受,好想爸插入,好想爸那粗肉棒塞进来,我心里想着,而爸也好像听到了我的呼唤。一下尽根没入,我舒服的双腿又在那颤抖!

可是更坏的还在后面,爸居然又退出肉棒,那种空虚感简直要了我的命,我开始进入第四种高潮,喊道:“哼呜,哼呜”!

我想我这也不叫在装睡了,而是赤裸裸的叫床了,管他呢,爸都敢赤裸裸的挑逗他儿媳妇,我还能忍住不叫床?

叫到最后我都不确定有没有把“哼呜,哼呜”喊成“干我,干我”!

爸可能大受鼓舞,有规律地九浅一深地插著,而且嘴巴跟手都没闲着,嘴巴咬我的奶头,手掌在我的乳房上画圈。

我难受的扭动蛮腰,天啊,怎么可以这么爽?

就在此时,爸居然在我肚脐上又写字,好像写的是“小夏,你没睡。!”我没理爸,感觉他坏透了,同时也有点喜欢。突然爸拔出了大肉棒,低声说道:“小夏,你不说话我就不干了!”天啊,爸你真的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但是此刻小穴的空虚感让我身不由己,真的是一秒都不想停,于是不顾羞耻的掐了下爸的大腿。(志浩,你在监控里肯定看不到这些,没想到你爸能这么坏吧?)爸没想到他的儿媳妇这么好调教,高兴的又插了进来。而且比刚才猛的多,连质量这么好的床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而我的淫水真的打湿了床单,我也顾不得羞耻,扬起脖子,张大嘴叫床。我心想以后就破罐子破摔得了,大不了光明正大的跟爸通奸,这么舒服的高潮,谁能保证不想念呢?

但是爸真的太放肆了,也太心急了,一口亲到我嘴上,还要跟我舌吻,这严重触犯了我的底线,而且第一次就敢这么折磨他儿媳妇,以后我不还栽在他手里任他调教了?

我不管后果了,睁大眼睛望着爸,爸也愣住了,但是好在我反应快,我说:“爸,你干嘛?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儿媳妇啊。”爸开始花言巧语骗我,祈求我给他一次,但是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妥协?

而让我吃惊的是,爸居然说:“小夏,我知道你也很需要,你刚才没睡着。”

但是又想到志浩你说过的话,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目前这个阶段,我可以把责任推到爸身上,于是我用打死不承认的口吻说道:“爸,我是生病了啊,你怎么可以趁我生病时对我做这种事情?”说完就了给爸一个巴掌。

因为你曾经告诉我过,不管任何时候,气势上一定要镇住对方。而爸完全被我这一巴掌打蒙了,开始承认错误。

后面发生的你也都看到了。这么坏的爸,你说要不要治一治,不然你老婆以后不是要被他玩坏了!

最后小秋小手一挥,写了个“本章节完!”

我愣在那半天没说话,小秋见我傻乎乎的样子,居然娇滴滴地说道:“嗯,老公,咋不理人家啊”我又愣了几秒。

小秋画风一改,说道:“死人啊,说话啊!”

我半天挤出两个字:我滴个乖乖,这还是我老婆吗。你这敢情是被爸打通了任督二脉啊!“

听说小秋趴在床上笑得起不来。

然后我搂起小秋,说道:“你知道吗?这个游戏一开始,我每天都担心你,这也担心,那也担心,害怕你不开心,害怕给你带来伤害,害怕你跟父亲尴尬,但是你知道吗?我看完你刚才所写的,还有这两天的反应,我感觉我再也不用担心了,你真的变得强大了,变聪明了,聪明到真的感觉哪一天降不住你了。”

小秋哈哈大笑:“不要怕,我答应你一辈子不离开你,哈哈哈”。

绝配娇妻小秋 22 短暂的风平浪静。

说实话,刚才在监控里看到小秋打了父亲一巴掌,我还真有点担心小秋以后怎么跟父亲相处,但是听了小秋的叙述跟变化,我感觉根本不需要担心了。

于是我躺到床上,往还在抱着枕头开怀大笑的小秋那靠了靠,问道:“这次可以管几天?”

“什么管几天?”小秋收住笑容,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忘了我以前跟你说的那个故事了吗?一个女人说过,自慰很舒服,但是只能管一天,第二天又会想男人;而跟老公干,可以管3- 5天。偷情被别的男人

干,可以管半个月。而你这被爸干,可以管几天啊?”我说完贼笑着望着小秋。

小秋听完,又羞又恼,气得掐我:“哼,可以管一辈子。”

“哦弥陀佛,苍天啊,大地啊,我终于解放啦,那我以后晚上不用加完班后还要再加班了。可以好好休息了”,我说完摆出一副解脱的样子。

“休息你个大头鬼。今晚就要加班”

“不不不,今晚我休息,哎哟喂,终于解放奔小康了。”

“哼,还想休息?今天爸下午没干完的活,你这个做儿子的,难道不应该帮着做完吗?哈哈哈”说完小秋红著脸在那格格笑!

我一听,本来软著的肉棒一下就硬了,这小妮子说话越来越肆无忌惮了,都怪我宠坏了。但是我并没有嘲笑小秋,而是温柔地捏捏了她的脸蛋说道:“你啊,越来越可爱了,我爱你。”

小秋“嗯”了一声,便很有默契地闭上了眼睛。

见小秋闭上眼睛,我便俯上身前,吻了吻小秋的额头,又亲了一下她的鼻子,然后来到嘴唇那。亲吻著那柔软的香唇,同时感受着小秋呼出来的芬芳气息。

吻了会,小秋主动打开嘴唇,伸出了她那可爱的丁香小舌,而我自然要肯定好好招待了,我把小秋的小舌含在嘴里,温柔地吮吸著那美味的津液…没过多久,小秋已经被吻得面红耳赤。

虽说,接吻没有做爱舒服,但是却是相爱的俩个人之间爱的体现,因为接吻,会彼此呼吸著对方吐出来的空气,彼此交换著对方的津液,只有最爱最信任的爱人间,才有这种热吻。

跟小秋接吻的时候,我的手自然也没有闲着,而是一只手抚摸著小秋发热的耳朵,一只手抚摸著小秋的脖子,因为这两处则是小秋的敏感地带,接吻的时候,抚摸这俩个地方,更会让小秋动情。

当然接下来的时候,自然也是亲吻这俩个地方。于是我的嘴巴来到小秋的耳朵那里,轻轻地咬著

小秋的耳垂,然后再来到小秋的耳根那,用舌尖轻轻在滑动着,小秋缩了一下脖子,呢喃道:“老公,好痒。”,于是我便一路向下,来到粉嫩的脖子那里,而小秋那扬起了脖子,就像一只正在高歌的天鹅,美丽的锁骨却是连天鹅都没有的,我感觉美极了,乃至于我都舍不得用力亲吻。

再往下,我卷起了小秋的睡衣,露出了小秋雪白的乳房,软酥酥的两座小可爱,在我的360度无死角的亲吻之下,也开始峭立起来…然后我准备脱去小秋的睡衣,而小秋也配合的抬了一下身子,但是我却没有脱完,而是把衣服脱到小秋的手臂那,再把小秋的手臂压在床头。而在抬起双手后,小秋的乳房也显得更加挺立,小秋曼妙的身材也展现了出来。

我亲吻著小秋乳房边缘,再一路向上,来到小秋的腋窝,小秋难受地扭动着身子,嘴里均匀著发出了“嗯嗯嗯”的娇喘。我知道,她这是享受我发温柔的亲吻。

再顺着抬起的胳膊,一路向上,亲吻著小秋的手臂,来到小手处,然后解开了衣服(我并不太喜欢玩捆绑,可能骨子里还是文明人),解开了绑在小秋手上的睡衣,便露出了小秋的手指,我也温柔地亲了亲。

小秋满眼迷离的说了句:“老公,好舒服。”

亲吻小手,我便来到小秋的肚脐那,一边抚摸著小秋的小蛮腰,一边亲吻著小秋的肚脐。同时把小秋的手拉向我的裤裆那里。因为小秋喜欢很喜欢隔着裤子抚摸我的肉棒,说像是在洞里摸泥鳅。

我的肉棒,小秋的把玩之下,也硬了起来。

这时我跟小秋很有默契地除去对方最后的武装。开始69式口交了。

小秋开始把我发肉棒含在嘴里,用舌头温柔地舔着我的龟头,而我也用舌头剥开了阴唇,把舌尖滑了进入小穴里面,小秋“哦”地叫了一声,于是我更加卖力的往里钻,但是说实话,还真不能钻进去太深,毕竟舌头太软了。

于是,我又舔起了小秋小豆芽,因为小秋这里最敏感,一舔小秋就发出急促的“哦,哦,哦”的呻吟声。

我当然不肯就此放过小秋,而是变本加厉,用手掰开阴唇,更加快速大幅度的舔著,害的小秋最后叫的都无法帮我口交了。

看差不多了,我便提枪上阵,对着那熟悉的小穴插了进入。我想到下午爸在小秋洞口磨一磨,我想着要不要也磨一下,但是想一想还是算了,心想,这就是我对小秋的爱,何必去跟别人对比呢?

于是我直捣黄龙。在小秋的蜜穴里尽情的抽插著。但是插著插著,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蜜穴里的爱液越来越少了,还有点干。

天啊,小秋一直都是水滋滋的敏感女人,一爱抚就会湿,从来就没干旱过。

难道是今天我做的让小秋不舒服,我有点慌了神地看了看小秋,发现她的叫床有点不自然。因为明明小穴都干了,还在那努力地“嗯,啊,嗯,啊”地叫着。

我努力地想着这反常的情况,我马上便明白了过来,我刚才都想到了父亲,会拿父亲的床上表现跟自己的做对比,小秋跟我一样敏感,怎么可能不会对比呢?

小秋肯定是想到今天被父亲干的疯狂的叫床,甚至还被开发出了第四种高潮形态,害怕现在不努力叫床,让我不高兴吧?

于是我俯到小秋耳边,对着小秋说道:“听我说完,不要说话,懂了就点点头”!

小秋点了点头。

于是我说道:“傻丫头,刚才是不是胡思乱想了?你知道吗?你最让我骄傲的是从来没有假装过高潮,因为人一辈子那么长,怎么可能次次高潮呢?你刚才是不是想到爸了,想到下午那么疯的叫床,觉得对不起我对吧。其实你错了,不管下午你跟爸多疯狂,多刺激,那仅仅也才是一次,而我们之间可是一辈子,你想啊,你不但以前被我爱过那么多次,以后还要被老公干几万次,怎么能跟爸的一次比呢,所以这二者之间没有可比性,老公对你的爱永远是独一无二的,不许胡思乱想了,知道吗?现在只能想我一个,该怎么叫床,就怎么叫床,做真实的自己,能做到就亲我一下。”

小秋居然一下“呜呜”哭了。

我急忙问怎么了!

小秋边哭着边说:“呜呜,我要你干我”,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有点尴尬地说了一声:“可,可说了这么多,有点软了”!

小秋又是边哭着边说道:“没关系,那小秋帮老公吃。”说着我就把我的肉棒含在了嘴里。

没过一会,我就硬了,没想到小秋居然边哭着边说:“小秋给老公做深喉。”

我知道现在小秋情绪来了,根本不能打断她,没想到的小秋居然非常努力的做深喉,害的她又哭又咳,眼睛通红。

过了会小秋居然说道:“好了,现在老公可以干小秋了。”说完坐到我怀里,还说道:“我要老公抱着干我!”接着便扶着我的肉棒坐了下去,自己在那扭动着小蛮腰。

第一次见小秋如此反常般地主动,我愣在那感觉自己失业了。

小秋见我傻在那里,便嗲嗲说道:“老公,你不亲一下属于你的两只小白兔吗?”

我准备亲向小白兔时,只见小秋说道:“老公,我们俩个一起来亲亲小白兔好吗?”因为小秋乳房不算小,小秋费了点力气还是能亲到乳头的。

只见小秋亲了亲乳头,嗲嗲说道:“快亲亲另一个小白兔啊!”

看着小秋又可爱,又淫荡的样子,我下面愈发坚硬了。

小秋此时又说道:“我要老公在后面干我”!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边从后面干着,边亲吻小秋的后背,后背也是小秋的敏感带,没亲几下,小秋就娇躯一震,双手也没敢闲着,抚摸著小秋的乳房。

这个姿势有点累,过了会小秋就说:“宝宝有点累,老公从前面干我。”

于是我便让小秋躺下,九浅一深地插了起来,不一会小秋便进入了状态,蜜穴又湿了起来。

看到这里,我俯下身子,拉起小秋的手,做出了十指相扣的动作,胸膛也顶在小秋那软绵绵的小白兔上面,这个动作,是在特殊的恩爱日子用的姿势,小秋这时明显比较激动,紧紧握住我的手。“哦哦哦”地叫着。

此时,我跟小秋下面紧密连在一起,双手紧握,而小秋的小白兔跟我的胸压在一起,于是我又吻向了小秋的小嘴,这样便是真正的缠绵了。

而小秋也是热烈的回应着,热吻了一会,没想到的是小秋居然说道:“老公,小秋要你喂我口水。”

虽然AV里经常出现喂口水,但是只有在特殊的日子,意乱情迷时,小秋才会要求这样做。

我见小秋如此主动,当然不想让她扫兴,努力挤了点口水滴向了小秋嘴里,没想到小秋咕叽一下就咽了下去,而且还在那说道:老公的口水真好喝,我还要嘛。我还要嘛。

于是我又挤了点口水。

惊讶的是,小秋居然又说:“不够呀,我还要好多好多,老公的口水一辈子都喝不够。”

那晚,我不知道喂了多少口水给了小秋,都说爱你的女人会吞了你的精液,我觉得爱你的女人同样会吃你的口水,怪不得那些鸡婆小姐有个规矩,卖身不卖

嘴,能跟你口交,却不愿意跟你接吻!

看到平时那么爱干净的小秋吃了我那么多口水,我一下硬的不行,疯狂的冲

刺,然后在小秋体内射了出来,没射多久,小秋就急匆匆说道:“快拔出来!”

我正纳闷时,小秋居然爬了过去,一口吸住还没软的肉棒,边吃边说道:“这个也好好吃,小秋也要吃。”然后便把我的龟头里里外外舔了个净,然后居然还在那吸“!还边吸边说道:”好好吃,我还要吃。“我赶紧说道:”好啦,不要吸了,已经干净了。再吸我要被你榨干了。“小秋在那格格笑:”哼,就要把你榨干。“

我没有搭话,双手抱着头准备躺一会。而这时,小秋擦了擦下面后,也溜了过来,躺到我胸前。然后嗲嗲说了句:“老公,我棒吗?”我迷糊糊下意识回了句:“嗯,好棒!”但是回答完了感觉有点不对劲,补充了一句:“不对啊,你好像抢了我的台词吧?棒不棒不都是男人问女人的吗?”小秋格格笑道:“呵呵呵,没看到刚才都是我伺候你的吗?难得人家那么主动,也不表扬一下人家!”

我突然想到刚才小秋的举动,呵呵笑道:“老婆,谢谢你,我好爱你!”“谢什么,这是老婆应该做的!”

“我是谢你不嫌我脏啊,你以前那么爱干净,居然…”“不嘛,小秋才不觉得老公脏,以后天天都要喝,嘻嘻…”沉默了一会,我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们去洗澡吧!”“嗯,好的,听老公的!”

本不想写,我跟小秋的做爱细节,但是我想说的是,后来我发现每个人的做爱方式都不可能一样,我带给小秋的是温柔的爱,而爸带给小秋的又是另一种性爱,所以说,性爱跟爱情一样复杂。

而且性爱一旦有多人参与起来,就不可能没有对比,有对比就会产生思想波动,就会影响夫妻感情,如果纯粹的淫妻癖还好(纯粹淫妻癖的人,可能也没耐心看到这,早跑了),但是我奉劝那些相爱的夫妻,如果做不到真正的大度,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淫乱就像一剂毒药,用好了,其乐无穷,用不好,也会毁了感情! 23 短暂的风平浪静。

第二天小秋早早地起来帮我做早饭,而我真的不想去上班,但是第二天就是星期天了,我又没理由请假,于是吃好早饭便去上班了。

来了公司不多久,便收到了小秋的信息,信息里写道:亲爱的老公,我最爱的志浩,(看到这,我头皮一麻,因为我自己都很少对小秋这么肉麻),我昨晚就想跟你聊聊心里话,但是想一想,可能还是文字更能表达清楚吧。

我知道你永远不会问那种你跟爸谁让我更舒服的话,因为你不会去做这种无聊对比,但是作为你的老婆,我必须要告诉你我的感受。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昨晚跟你做爱时,第一次我分心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虽然昨晚一开始,你的柔情万种般的抚摸,的确让我舒服死了,但是当你插入时,我居然明显感到跟以往的不同,可能是昨天刚和爸做完,又和你做的原因吧。

总之就是想到爸了,这是第一次跟你做爱时,我想到了别人,我一下就慌了,我努力不想去想爸,但是越努力越不行,我想到了下午那丢人的叫床,想到了爸那完全不同的性爱,下面居然没了感觉,我居然第一次在做爱时下面干了。我慌了,我的老公又是那么细心,他怎么可能没察觉?他会怎么想?他一定知道他老婆不舒服。

想到你刚才那么温柔,那么努力,我居然没了感觉,我感觉超级对不起你,我想哭,但是又不行,这像什么话?于是我也成了和其他女人一样,在那假装叫床,天啊,我都不敢相信自己,但是你知道吗?那时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真的害怕你讨厌我,憎恨我!

但是终于还是没能骗过你!后来你在我耳边说的那些话,真的让我太感动了,我感觉天底下再也找不到这么了解我,体谅我的人了。

明明是我做爱分心了,明明是我在做爱时想到了爸,明明是我不知羞耻地做爱时拿你跟爸做比较,但是你却反过来安慰我,叫我不要胡思乱想!

你知道吗?当时我真的很困惑,为啥爸那么几下就把我干的要死要活,而老公那么努力,那么温柔,我却还没了感觉,我觉得我简直想咬舌自尽,我感觉都没脸活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你。

但是你却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你说的很对,我跟爸才做了一次,而我跟你做的次数都数不清了。这怎么能比较呢?我不是替自己开脱,加上爸是我的第二个男人,又是禁忌的刺激,所以才感觉那么舒服。

在这里我要告诉你,虽然跟爸做爱的确更刺激更舒服,但是跟你做爱,却是

心与心的交流,跟爸做勉强叫性吧,而跟老公才叫性爱。

还有,你知道吗,女人总爱胡思乱想,我在想,跟爸做爱那么刺激,可以说是欲仙欲死,但是如果跟你的性爱之间只能选一个的话,我居然立马就想到了答案,那就是毫不犹豫毫不留念地一脚把跟爸的性踢开。

想到这,我便不再自责内疚了,因为正如你前几天所说的“我确定自己更加地爱你了。”

全文玩,你心爱的老婆。

看完信息,我暗自好笑,这小妮子以为写信啊,还来个全文玩,你心爱的老婆这个落款。

我于是回信息写道:你知道你昨晚为啥分心?为啥胡思乱想吗?当你知道我为啥能做到不胡思乱想时,你便不会胡思乱想了。

我不胡思乱想,不会想我跟爸谁更厉害,那是因为这场游戏的最初目的就是让你开心快乐,享受到更刺激的高潮啊。

如果爸能让你快乐,那不是正是游戏的目的所在吗?我又何必嫉妒爸能比我让你更快乐?

对,每个男人都在乎自己能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高潮,我在乎吗?答案是肯定的,而且全世界的男人都在乎。

但是每个男人的做法都不一样,有的男人一辈子不让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接触,甚至跟陌生男人说话都生气,这样的男人能给老婆带来高潮吗?

能吗?肯定能。他可以告诉他老婆,男上女下便是世界上最快乐的性爱姿势了。

有的男人从AV里学了几段招式,然后告诉他老婆,这便是全世界最开放的性爱招式,你觉得他老婆会有高潮吗?答案是肯定有,因为他可以对他老婆说:“你看,还是我会玩,隔壁那老王土老鳖,只会男上女下的姿势呢!”

我在以前给你带来过高潮吗?有吗,肯定也有过?我可以不玩这个游戏,也可以让你不接触别的男人,你那么爱我,怎么会不听我的话呢?

那么我就可以告诉你,公厕便是全世界上最舒服的性爱,我甚至可以告诉你,大雨天在电瓶车里做爱,全世界的女人都没几个能享受得到?我可以对你说,那是天底下最刺激的性爱。你会信吗?你肯定也会相信我的。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女人都很容易满足,只要男人对她们一点好,她们便会知足了。

而我却不想你那么容易就知足,如果前方有更快乐的高潮,我也会鼓励你去寻找。而不是骗你说,啊,别去探索了,老公带给你的就是天底下就最快乐的高潮。

是的,我的确也在乎自己能不能让你高潮,但是让我更在乎的是,你能不能享受到天底下最真正的高潮,最欲仙欲死的高潮。甚至在乎到如果是别的男人给你带来欲仙欲死的高潮,那我也不在乎。只要你真的快乐就好。

写的有点拗口了,但是我相信我那聪明的老婆肯定能看懂。

全文完,你啰嗦的老公。

过了半天,小秋回了条信息:你啊,总是啥事都为我着想,把我的快乐放在第一位。可是你也要快乐啊,我以后也要多为你着想。

而晚上下班回到家里,父亲跟小秋的表现还跟平常一样。并没啥不同。

吃完晚饭倒在床上本想问小秋是怎么打算处理她跟父亲的关系,但是想一想又憋住了,因为我知道小秋肯定忍不住主动说。

果不其然,小秋先开口了:“哼,你也不好奇我今天跟爸在家怎么相处的吗?”

我逗小秋说道:“好奇什么?爸不过是我拿来让你快乐的一个工具而已,或者说是一粒棋子,而我才是后面掌握全局的三军大元帅呢!”

小秋在那嘟著小嘴说道:“还三军大元帅呢?干自己老婆都不亲自披挂上阵,还指挥棋子来干。”

“哈哈,别的三军大元帅指挥千军万马打江山,而我这个三军大元帅指挥千军万马百万雄师疼自己老婆呢?我这是爱老婆不爱江山呢?”

“哼,花言巧语,还千军万马疼自己老婆呢?是干吧?”

“你能不能文雅点啊?”

“哼,就你这个臭流氓,还谈文雅。”

“哦,对了,说正经的,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跟爸的关系啊?”

“哼,那个流氓更坏,居然敢那样挑逗他儿媳妇,不能轻易原谅他,我现在都不理他,让他长长记性!我今天一天都在卧室做淘宝美图,除了做饭都没出来,中午都没跟爸一起吃饭。”

“不能…轻易…原谅?那就是还有机会原谅喽”我故意把轻易这俩个字说的很重!

小秋一下红了脸,说道:“讨厌啊,”

为了留给小秋一个台阶下,我便没追问下去了,而是说道:“嗯,你办事,我放心,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跟爸的关系的。”

小秋说道:“我打算不理爸一段时间,看他表现再说吧。”

“好,听你的。”

“嗯,老公我们一起看会电视吧。”

“好咧。”

于是用笔记本看了会电视,然后我跟小秋便睡了。

24 父亲对小秋的追求。

往后的20多天,生活也算是波澜不惊的,因为我跟小秋上班的地方隔得不远,所以每天都是先把小秋送到商场,我再去公司,而下班的时候,小秋也不愿意提前回家,而是独自跑到公司下面等我,有时候在公司周围逛一逛,有时候坐在车内等我。而我叫小秋先回去,小秋也不愿意,说是喜欢跟我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的感觉。

这样的日子真的好惬意,有种你耕田来我种地,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幸福感。

而晚上回到家里,爸则是把饭烧好,菜洗好。小秋只需再烧几个菜,或者买一点卤菜带回去。生活平淡如水。

而到了晚上,感觉小秋的欲火是一点就著,感觉明显比以前更敏感了,一插就就小溪流水,十分容易高潮,一天不做,就要撒娇。怪不得说,女人都是被开发出来的。

一天晚上,跟小秋一起看电影,里面的情节播放到激情时,小秋也媚眼如丝地望着我,我自然知道这小妮子又想了。于是我温柔含情脉脉地对着小秋说:

“宝宝想了吗?”

“嗯,宝宝有点想了。”

我马上话锋一转,大声笑道:“哈哈,还说能管一年,我看你是一天也管不住啊?”

小秋顿时就知道上当了,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啊,哼,不理你了,”

看到小秋的可爱样,我知道不能逗她了,都说,让一个女人闭上嘴的最好方式,就是吻住她的嘴巴。我于是吻向小秋,而这小妮子一开始还不让我亲,但是没过几下,在我的上下其手攻击下,就招架不住,娇喘嘘嘘了。然后小秋娇嫩的身子便承受了我的一顿狂风骤雨。

做完了,小秋在那伸了伸懒腰,然后嗲嗲说道:“啊,好舒服。”

我深情地看了看小秋,并没有说话。

没想到这小妮子居然又在那发感慨:老公,你知道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吗?“而我最喜欢的则是逗小秋,于是装作傻傻地说道:”难道你又想骑电瓶车淋雨了?“小秋愣了一下,马上想到上次下雨天电瓶车车震后,她在浴缸说的话,马上明白了过来,大笑道:”哈哈,我打死你哦。“我继续调戏小秋说道:”

你知道吗?我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吗?“小秋笑丝丝地望着我,多年的默契,小秋不但习惯了我逗她,还蛮享受的。

我说道:“我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被你打死了那么多回,居然还活着。”小秋听完光着身子趴在我身上大笑。笑了会,又爬到我跟前:“老公,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早上跟你一起上班,晚上等你下班,晚上回来有人把饭做好了,

晚上被老公疼。嘻嘻”“是吗,那你知道最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吗?”小秋呵呵呵地望着我,默契地等着我说话。

“最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跟老公一起上班下班,晚上被老公疼,但是偶尔跟爸偷偷情。”小秋脸色一下就变了。说道:“真扫兴,这时候不想提到爸。”我呵呵笑道:“好啦,我错了,我只是感觉你比以前敏感了,随口发发感慨罢了。”

小秋想了会说道:“哦,是哦,我发现这段时间的确敏感多了,特别容易高潮。”

“可不是,每次做爱一提到爸,你都淫水泛滥,所以刚才才提到爸了,谁知道你又不喜欢。”“你懂什么啊,做爱提到爸,那是因为刺激,但是我刚才是觉得真的幸福,幸福又不是刺激,所以不能提。总之做爱时可以提到爸,做完了不能提。”

我愣愣地看着小秋。

小秋嘟著嘴说道:“傻啦?没听懂吗,哦,对了,就像你说的,爸是拿来刺激的工具,工具懂吗?工具用的时候,提一下,不用时提什么?”看着小秋胡言乱语的样子,若不是夫妻,还真不能一下听明白,我笑呵呵的点了下头,说道:

“哦,懂了。”过了会我又小心问道:“那爸这个工具好用吗?效果好像不错啊?”

小秋随口说道:“还行吧!”

我又说道:“你看你现在这么敏感,欲望也变大了,都是被爸开发的。”

“哼”小秋明显不想搭话,哼了一声。

我居然忍不住又调戏小秋,说道:“真是爸来开发,儿子耕田。”小秋红著脸不说话。

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居然又说道:“爸才开发一次,儿媳妇这块田就这么春意盎然,如果多开发几次还得了?”小秋娇躯一震,媚眼如丝说道:“哼,再说下去,你就要加班两次。”我知道小秋又动情了,心想这个班多加几次也开心啊,于是继续挑逗小秋:“哦,对了,爸是农村人,怪不得这么会耕田,才没几下子,就把儿媳妇这块田开发的生机勃勃。”小秋红著脸,靠在我怀里,发出:

“呜哼…嗯”的撒娇声,此时又有点像呻吟声。

我继续用语言挑逗小秋:“爸耕田的功夫太好了,以后让爸多耕几次好吗?”

“嗯,好,让爸耕,”小秋忍不住回应道。

“我以后也要跟爸学怎么耕田。宝宝要不要也跟爸学耕田?到时两男一女一起耕田啊。”小秋“哼…嗯”地在那喘息著,然后手一下摸到下面,发现我下面居然硬了,高兴地麻溜骑了上来,然后幸灾乐祸说道:“叫你欺负我?”边说着,边扭动蛮腰。

“嗯,就要欺负你,欺负你一辈子!”

“嗯嗯,嗯,好舒服。”

“以后还要跟爸一起欺负你,让我跟爸一起来耕你这块田好吗?”小秋身子颤抖,语气不清地边喘边说道:“好,你…跟爸…一起…耕…儿媳妇这块田”

“白天爸来耕,晚上我来耕。”

“好,一…一三五,爸耕,二…二四六,老公耕,啊,啊,…我不行了”

“不对,一三五爸耕,二四六老公耕,礼拜天爸跟老公一起耕…”“嗯,嗯,好,好,一起耕,被你跟爸一起耕…”在这淫言浪语刺激下,小秋几度泄身,我突然拔出肉棒,命令道:“爸就在房间里,喊爸来耕你,不然不做了。”小秋当然明白我的花招,娇羞喊道:“爸,你的儿媳妇现在需要你来耕。”“不行,再喊大一点,”

小秋瞪了我一眼,真的大声喊道:“爸,儿媳妇需要你来干,快来干我啊,嗯,嗯,啊,啊…”我突然灵机一动,抱起小秋,打开房门,走到了爸的卧室门口。

小秋气急败坏的打我,但是一被插就不说话了。

我一边插著一边轻声细语:“爸,就在门里面,求他干啊。”小秋被我这突如其来的鬼点子,刺激的不行,但又忍住不敢叫床,艰难地从鼻子里挤出几个了:

“呜,呜,呜”的第三种叫床声。

看到小秋那狼狈样,我很有满足感,在小秋耳边说道:“你不是喜欢装睡被爸的大鸡巴插吗?现在喊他出来用大鸡巴插你啊?”小秋难受地轻声喊著:“老…公,真的不行了,让我回去,让我回去,哼,呜呜呜…”“你喊爸起来,把你射满,带一点精液,就让你回去。”“呜呜呜,真…真的,的不行了,求…求…求你,回房间去啊,”“回哪个房间,回爸的房间好吗,我把你扔到爸的床上,让爸在他的床上干你好吗”小秋听完,娇躯一震,头一仰,嘴里大声喊出:“爸,…”,而且,音拖得老长。

我被吓了一跳,停止了动作。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卧室里面发出了声音:

“小夏吗?这么晚喊爸做什么?”小秋一看爸回话了,刷地一下从我身上窜下来,“蹬蹬蹬”头也不回地就往房间跑。

我愣了几秒,故作平静地说道:“小秋说天气变凉了,问你冷不冷呢?要不要加一床被子”“不冷不冷,这小夏真是贤惠啊。”

“哦,那我们先回房睡觉了。”

“哦”

然后,我便狼狈不堪地回到了房间,关了房门,站在门口准备对小秋兴师问罪,说道:“我今晚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还好这不是遇到土匪啊,不然你跑的肯定第一个快啊。”“哈哈哈”小秋笑得抱着枕头打滚。

看小秋笑得差不多后,我问道:“你刚才发什么神经啊?”小秋嘟著嘴说道:

“哼。叫你回房间你又不干,你知道刚才我多难受吗?想叫出来又不敢,再下去我就要死了。”“所以,你就出卖老公?把我往火坑里推?”

“哼!”

“哼什么哼?现在怎么办,我都被你吓软了。”“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满足了。”

“我发现你挺坏的,上次让爸干到一半不给干,现在让我干到一半不给干。

真是我们父子欠你的!”“谁叫你跟爸都那么坏,欺负我一个女人家,下次再欺负我,还让你们做一半,哈哈哈”没理小秋,我径直走向浴室,小秋也跟了过来,我冷眼说道:“叛徒,跟过来干嘛?”“嘻嘻”

然后我打开水龙头准备冲个澡,没想到小秋居然蹲下来帮我吹了起来。

水龙头的水哗哗浇在小秋头上,淋湿的头发随着小秋一前一后的口交打在我的腿上有着几分丝丝痒,而小秋嫩脸上也布满了水珠,显得又温馨又淫荡,我没一会就硬了。

这时小秋艰难睁开被水打湿的双眼,嗲嗲问道:“叛徒对你好不好啊?”我一把抱起小秋,说道:“射给你”!

小秋也很默契地扶着我的肉棒插了进去!而我疯狂冲刺了会,便交出了亿万子孙。

然后,简单地冲洗了一下,累坏的我跟小秋,便躺到床上睡觉!

而没想到的是,这场临时兴起的淫戏却不经意间化解了父亲跟小秋的隔阂,改善了两人的尴尬关系。

绝配娇妻之25——父亲对小秋的追求。

第二天晚上,我跟小秋跟往常一样下班回到家里,而在吃晚饭的时候,父亲突然开口说道:“志浩啊,你看你,长的也不比别人高,也不比别人壮,怎么能娶到小夏这么贤惠的姑娘呢?”我有点尴尬地说了句:“又,又,又怎么啦…?”

而小秋看我这模样,偷偷在那笑。

爸可能觉得说的有点出格了,咳嗽了几下说道:“你看拐角那个周婆婆,生病了,儿媳妇都不管,我这天气一有点冷,小秋就问我要不要加被子。多难得多贤惠啊!”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昨晚我临时编的说小秋要给爸加床被子那事啊。

小秋也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说道:“爸哪的话,这不都是小事嘛!”爸大手一摇:

“不对,你看小夏嫁到我们家五六年了,我也没买过啥像样的东西,你看过几天就是小夏生日了,我看给小夏买一台笔记本电脑好了,反正小夏工作也用得上!”

没想到爸居然要送笔记本电脑讨好小秋,但是又觉得不太合适,所以在餐桌上编出来这么个“正当理由”,我心知肚明,却又尴尬地说道:“啊,这个啊,爸不说,我还真忘了小秋的生日了。”小秋可是敏感的不行,我要敢忘了她生日,估计得要跟我离婚,一激动,把我的假话当真了,气汹汹说道:“你个死没良心的,我生日都敢忘,还是爸…”,说到一半想到她跟爸还在冷战阶段,但是又怕尴尬,硬著头皮把话说道:“还是爸对我好。”

我看着小秋那傻乎乎的样子,赶紧插话道:“那是,笔记本电脑可是好几千块钱东西的事情。”

小秋好像是一下反应了过来:“是啊,爸,真的不用了,家里还有个笔记本电脑,可以用的。”

爸一下就不高兴了,说道:“怎么,你是觉得我这个老头子这点钱都出不起吗?”小秋解释道:“不是那个意思,家里已经有一个了,何必浪费呢?”

爸说:“我看你把笔记本带来带去麻烦,以后家里一个跟志浩看看电视,另外一个上班用用。”

我赶紧打了下圆场:“小秋啊,你就不要推辞了,你看当初你嫁过来,的确也没要求买多少多少家电。连房子都没给你买,这次爸也是当补偿你嘛。”

爸赶紧说道:“就是,就是,别人娶个儿媳妇,都是几十万,几百万的…”

小秋不好意思说道:“爸。你这哪的话,都是一家人了,就不要这么在意了。”

爸高兴的大手又一挥,说道:“这事就这么定了,你晚上回去看看啥品牌的电脑好,明天叫志浩告诉我,我给你买,但是说好了,必须5000块以上的,少一分都不行。对了,就那啥苹果的好了!”

小秋一听说爸要给她买苹果电脑,贼眼一亮(看来女人对奢侈品都没抵抗力),但还是口是心非说道:“不用了,不用了,那个太贵了,随便买个上班用用好了!”

爸又高声说道:“就苹果好了,大牌子,质量好,骗不到我这个外行。”小秋还想推辞,我又打了下圆场:“算了,算了,爸那点钱还是有的,先吃饭吧。”父亲给小秋买苹果电脑的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了,而小秋回到房间果然没放过过,揪着我耳朵说:“你个死没良心的,你忘了我生日这事怎么算?我要跟你离婚。”我看了看小秋,说道:“你以为我真的忘了吗?”

“难道还有假的忘吗?告诉你,少给自己找借口啊。”“你想啊?爸为啥前年不帮你买电脑,去年也不帮你买?突然今年要帮你买?”小秋若有所思的想了下,

但还是说道:“为啥?”“讨好你呗。”

“哼,就算讨好我,跟你忘了我生日有啥关系?”“当时爸在吃饭时说那话,我就知道爸是想找个正当理由帮你买电脑,不然哪有公公突然给儿媳妇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的?”“哦,懂了,所以你就故意装成马大哈的傻乎乎说忘了我生日对吧?”“知道就好。还跟我离婚吗?”

“就离,就离,谁给我买苹果笔记本电脑,我嫁给谁。哈哈”小秋说完又独自在那哈哈大笑。

“苹果电脑我可买不起,但是苹果买得起,我买一个苹果给你,你能不能嫁给我一天。”“哈哈哈…你要买几个苹果啊?”

“先买30个,先把我们的婚姻续费一个月,等有钱了再续一年的”“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别笑了,爸都要给你买电脑了,你还不把被子送过去?”“滚。这么晚我才不送。”

“这叫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说好了给爸加一床被子,不送过去多不好啊。”小秋撅著嘴,瞪了一眼,但是又找不到词来反驳,极不情愿地去衣柜里找被子。

小秋像一只小猫在衣柜里乱翻,找了一床我们盖过很多次的蚕丝被,然后嘟著嘴说道:“你送过去!”“哎哟喂,你对爸真好,连蚕丝被都拿了出来了啊。”

我嘲笑道。

小秋听完红著脸说道:“爸都要给我买苹果电脑了,人家总不能送一床破被子过去吧?这叫礼尚往来,哼!”怪不得说女人都是被男人的礼物征服的,我看小秋也快被爸征服了。于是我说道:“我可舍不得,要送你自己送。”“你送不送?”

“不送!”

“逼我跟你翻脸是吧?最后问一句你送不送?”“不送,我睡觉了。”

“哈哈哈,哈哈哈,志浩啊,你也能被我骗到啊。”小秋笑得在捂著肚子蹲在地上。

我莫名其妙地望着她。

“哈哈,你吃醋了吧,这床蚕丝在我们新婚时,不知道在上面缠绵过多少回了,我怎么可能舍得拿给别人盖呢?”说完跑到衣柜里,一下就揪出来另外一床被子说道:“噔噔噔,瞧,这个是去年买的准备留给家里来亲戚时,给亲戚盖的,把这个拿给爸盖吧。”我又气又笑地看了看小秋。

这时小秋又跑过来撒娇:“去嘛,老公,刚才我是逗你玩的。”我真拿这小妮子没辙,于是把被子送到父亲房间,临走还客套一句:“啊,那个啊,小秋说了,天再冷的话,再帮你加个垫被。”爸笑眯眯说道:“嗯,好,好,好。”

父亲对于小秋的追求,始于给小秋买笔记本电脑,所以我写的很详细,后来父亲也是对小秋百般讨好,但是有时我都不在场,只能听一听小秋晚上跟我转述,所以买电脑的事情写的比较详细,而父亲其它讨好小秋的手段,只能粗略描写一下了。

譬如一天晚上我在加班,而小秋打电话给我说:“今晚我坐公交车下班,看到路边有人卖秋梨,看着好想吃,你下班时买几个带回来。”下班回到家里,见小秋在房间偷乐,我问她笑啥。小秋说道:“梨呢,忘了你就死定了。”“哦,

哦,那个啊,放在车里了,我去拿。”

“不用了,买…买,好了?”小秋捏捏扭扭指著桌子上的梨子。

“这么馋?自己跑过去买的?”

“不是啦,爸,爸买的…”

小秋便在我的追问下,把晚上的经过说了出来,原来,晚上小秋并没吃饱,边收衣服边给我打电话说想吃梨时,恰巧被坐在客厅看电视的父亲听到了。

于是父亲便又趁此机会讨好小秋。

小秋又接着说道,爸买好了苹果,就过来敲门,一开始并没有理他。见父亲又敲了几下,小秋冷冰冰说道:“这么晚,什么事啊?”

“我给你买了点东西…”父亲说道。

小秋疑惑的开了门,父亲便把梨交给了小秋手里。并说道:“刚才听你在电话里说想吃梨,我骑车出去给你买了点。”小秋说首先感到的是惊讶,然后有点感动,忘了这份梨不该收,一时没有拒绝。但是爸已经走了。

我则忍不住插嘴道:“收了就收了,不要给自己找借口啦。”让我这么一说,小秋气得就要把梨送回去,我则赶紧说,我现在都回来了,现在送回去像什么?

“那我明天送回去,哼!”

“收都收了,还送回去,像什么啊?”

“我不管,谁叫你嘲笑我”

斗完了嘴,自然还是要给小秋加班的,这段时间好像回到了新婚时,夜夜笙歌,可把我累的够呛。

而在我跟小秋缠绵到一半时,我突发灵感,摸起了床头的梨,咬了一口,递到小秋嘴边说道:“来,尝尝爸给你买的梨。”一提到爸,小秋下面一收缩,“哦”地一声叫了出来。

我又说:“你就像这梨一样又嫩又多汁。”

小秋笑眯眯望着我,撅著嘴,娇嗔道:“哼!”“宝宝就像春天里的雪,夏天里的云朵,秋天的梨,冬天的牛奶。”我一边甜言蜜语,一边温柔地插著。

小秋则是舒服地“嗯,嗯,嗯”哼著。做完了,小秋又是懒懒地趴在我身上,突然像被雷劈了,一激灵窜了起来,拿着被啃了一半的梨说道:“看你干的好事,

把梨吃了,明天我怎么还给爸啊?”“呵呵,刚才好像都是喂你吃了吧。”

听我这么一说,小秋在那又羞又恼,又气又急。

我赶紧安慰道:“没事,才吃了一个,爸买了不少,吃了一个看不出来。”

小秋气冲冲在那说道:“什么叫才吃了一个,我刚才已经…”“已经什么?哈哈,肯定刚才嘴馋偷吃了一个?那我就爱莫能助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小秋拿着枕头就要砸我。

而第二天早上,我跟小秋起床吃早饭上班,父亲也要起来带小宝。当我看到小秋喝牛奶的样子,我便想起了昨晚缠绵时的情话,我便戏谑道:“冬天里的牛奶,就是味美香甜,可口怡人…”小秋居然调皮吧唧著嘴说道:“那是,真好喝!”

说完又做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而在不远处带小宝的父亲忍不住插嘴道:“两个都有小孩的人,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小秋听父亲一说,白了我一眼。

我则灵机一动说道:“你啊你,越来越馋了,昨晚叫我买梨,居然等不及自己买了。”小秋听我这么一说,用想杀了我的眼神瞪着我。父亲则是鬼魅地笑了笑。

吃完早饭,上班的路上,小秋刚坐上车,便对我兴师问罪了:“你故意的是吧?”我装傻说道:“啥??啥??”

“哼,还装傻,你都对爸说,梨是我买的了,我还怎么送回去?”“那不是正好,看我替你省了一堆麻烦,真是狗咬吕洞宾。”

“切,还是省省你的好心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