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少妇的沉沦系列之陈露露.身不由己 (2)

作者:hendry_1 字数:12367 本文连载一发表后,众狼友反响还不错,斑竹也给推荐置顶了,本人倍感欣 慰。关于狼友们提出的问题,简要回答一下: 一是铺垫的过程有些长的问题。本人认为,每一个情节设定都是为后面的故 事发展做铺垫的,环环相扣,缺一不可。删减一、两句话可以,但整段文字很难 删掉,否则故事发展会很突兀。为了营造强烈的代入感,必须将背景交代清楚, 不要嫌过程太长,好戏都是在后面的。而且建议狼友们在看本人作品时,最好不 要跳跃着看,尽量每一句话都读到。 二是关于某些情节不够真实的问题,例如电影院检查陈露露乳房的环节。小 说毕竟不是纪实文学,个别情节有不合理之处在所难免,不必过于较真。大多数 女人不会做的事,陈露露是有可能做出来的。这年头还有几个24岁结婚时还是 处女的?这种从小到大都是老实、听话的乖乖女,遇到一个心仪的完美男人,反 倒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此环节设计,也是为了突出纯洁少妇天真和懦弱的性格, 为后面身不由己送入虎口而必然的一个过程。每一个女人,骨子里都有淫荡的一 面,从贞女到荡妇,只是时间问题,关键看是谁、怎样调教了。 三是有狼友猜测肉戏在哪里上演。办公室、厕所、苦肉计、英雄救美那些, 都是常用的,本人认为都不太符合人物的性格特点,和故事的精彩程度。只有最 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当然也是最刺激的。 这是连载第二篇,承上启下的部分,真正的肉戏,放在第三部分,请大家继 续关注。 良家少妇的沉沦系列之陈露露。身不由己(连载二) 第二天下午3点,姜华准时到达。他刚把车停好,陈露露就迈著小碎步,快 步走了过来,迅速地自己拉开车门,坐进车里。今天陈露露穿了一件白底碎花的 连衣裙,脚上仍然是昨天那双半高跟的白色船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田园般清 新、甜美的气质。 “露露,你今天可真漂亮……”男人一上来,就给陈露露吃了一颗蜜枣。被 男人夸赞,是任何一个女人都爱听的甜言蜜语,陈露露心中一阵荡漾。 “哦……谢谢,好看么?”女人扭过头来,送给男人一个甜美的微笑。 “当然好看啦,你是个大美女,这么好的身材,就算披个床单都好看……” 这种迷魂汤般的恭维话,姜华是信手拈来。 “呸……去你的……谁披个床单上街啊……”少妇明知道男人是在开玩笑, 但听起来仍然十分受用,心里美滋滋的,早已忘了身边是侵犯过自己的“色狼”。 “昨晚睡得好么?”姜华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关切地问道,话里有话。 “嗯……还好啦……累了一天……又喝那么多酒……一觉睡到快中午了才起 来……”陈露露被男人问得又有些不好意思,想起昨天电影院里的一幕,不禁俏 脸微红…… 骑车十几分钟的路,宝马没用五分钟就到了。姜华在路边停好车,下车绕过 来,打开副驾车门,对陈露露说:“晚上等你下班,我再来接你吧?” “不不……真的不用……我自己骑车回去,你……你别来了……谢谢你送我 ……”陈露露也不等姜华答话,绕过宝马,看了看两边的车流空当,一路小跑着 过了马路,消失在人流中。望着女人跑动中飞扬的秀发,和扭动的大屁股,姜华 嘴角上浮出一丝微笑:小娘们,今天晚上怎么也得把你拿下,有你哭爹喊娘向我 求饶的时候…… 时间过得似乎很漫长,姜华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刚刚晚上8点多钟,就把宝 马开到陈露露家对面的楼下。在一溜车位中,找了一个前后都有车的空当停了进 去,不细看,根本不会被发现。看了无数次表,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终于,在 9点半的时候,陈露露骑着自行车回来了。陈露露把自行车锁在门口的栏杆上, 仍然是昨天那套程序,先跟隔壁的公公婆婆打招呼,然后开门进屋,关门、开灯、 拉上窗帘…… 姜华坐在车里,紧盯着对面的窗户。十几分钟后,陈露露隔壁窗户里的灯光 熄灭了,老两口应该是睡了。又过了十几分钟,姜华估摸著女人应该洗漱完毕了, 于是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给陈露露发送了一条语音信息…… 刚刚从洗手间洗完澡出来的陈露露,一边擦著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到电视 机旁边,想打开看一会,上午起得晚,一点都不困。 “嘟嘟嘟”手机发出一阵鸣叫,提示有短消息进来。陈露露拿起手机,打开 微信一看,是姜华发过来的,心想:这么晚了,他找我干嘛呢?点开一听,男人 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嗨……干嘛呢?睡了么?” 陈露露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10点10分了,心想,反正也不困,跟他聊 几句呗。于是按住对话框,说:“刚洗完澡,正准备睡呢,找我啥事呀?” 很快,回信就来了:“我睡不着,想找你聊聊呗……我去接你,出来喝两杯 吧?” “去你的!都几点了?我5分钟后就睡着了,你赶的过来么?”陈露露以为 姜华是在家里呢,根本没多想,随口说了一句。 “5分钟太短了吧?你等着我,我这就穿上超人的斗篷,飞过去!我到了你 可得给我开门啊……” 陈露露哪想到姜华还真要过来,赶忙说:“别别,逗你呢,太晚了,我都躺 下了,再说我明天还得上班呢,你赶紧睡吧……” 姜华从后座上拿起几个纸盒,开门下车。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情绪, 发送了最后一条信息:“我到了,在你家门口呢,快开门吧……”一边收起手机, 一边快步穿过小马路,来到陈露露家门前。 陈露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了两遍,确信没有听错。赶忙跑到窗前, 拉开窗帘一角,向外一看,夜色中,门口果真站着个男人的身影,模模糊糊的看 出,的确是姜华。陈露露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玩笑话,这男人 还真来了。赶紧把窗扇打开一条缝,小声说道:“你……你疯啦?快离开这,别 让人看见了……” “还没过5分钟呢……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快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姜华也压低了嗓音,隔着窗缝小声说道。 “有啥话明天再说,你要害死我吗?你赶紧走啊……”陈露露急的直跺脚, 声音都微微发颤了,恨不得手里有把铁扇公主的芭蕉扇,一扇子把眼前的男人扇 得无影无踪才好呢。 远处传来一阵自行车的铃声,在安静的夜色中,尤其刺耳。 “快点开门,一会过来人了……我手里拿着东西呢,给你放屋里就走……” 男人举起手里的盒子示意著,他也有些着急了,再不开门进去,真让人看见了可 就糟了。 陈露露都快急死了,又不敢大声训斥,赶又赶不走。耳听到自行车铃声是由 远及近过来的,心知再不开门让男人进来,真要让邻居看见,大半夜的,一个男 人在自己家门口站着,那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做人?不管怎样,先让他进屋再说 吧。陈露露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房门,男人一闪身钻了进来,陈露露又快速把 门关好。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完成,隔了几秒钟,门外传过一阵自行车骑过去 的“嘎吱嘎吱”声…… 一手提着两个纸盒的姜华,站在门口,一脸得意的坏笑。陈露露双手下意识 地捂在嘴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惊恐地望着屋里的不速之客,一句话也说不出 来。小心脏“扑腾扑腾”地狂跳着,似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 男人第一步奸计得逞,有惊无险地侵人到少妇的闺房,心里也是激动得一阵 狂跳。姜华环视了一下这间不大的客厅,走到沙发前,把手里的纸盒放在茶几上。 往沙发上一坐,轻呼了一口气,脱下西服上衣,递给还愣愣地站着的女人,说: “帮我挂上呗……” “你……你……你疯啦……你看看这都几点啦……你这不是要害死我吗……” 陈露露一边压低着自己恼怒的声调,一边却伸手接过了男人递过来的衣服,转身 过去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我公公婆婆他们就在隔壁,这要是让他们看见了…… 我怎么跟我老公解释啊……你还是赶紧走啊……我求你了华哥……”少妇手足无 措地在沙发前来回转着圈,急的汗都出来了。 望着像热锅上的蚂蚁般的女人,男人不禁一阵好笑。费好大劲才进来的,哪 能轻易出去?姜华笑着说:“呵呵……看把你吓的……这不是也没人看见么?我 进都进来了……也不请我喝口水么?你这房间很温馨嘛……我能参观下么?”说 著,男人也不管陈露露是否同意,就起身在屋里转悠上了。左瞧瞧,右看看,连 卧室和最里面的卫生间都看了一遍,一边看,一边频频点头夸赞。的确,这间新 房尽管面积不大,但被陈露露老公精心设计、装修得十分温馨,麻雀虽小,五脏 俱全,小两口住,完全够用了。 “我们先凑合住着,首付攒得差不多了,打算过年前后买个两居室呢。喏, 喝水吧……”陈露露已经从男人刚一进屋时的惊恐和紧张中,恢复过来,倒了一 杯温水递给姜华。 姜华接过陈露露递过来的水杯,顺势握住女人的小手说:“呦……你手怎么 这么凉啊?穿的太少了吧?别着凉了……”目光扫视著女人的身子。 刚洗完澡的陈露露,穿着一件吊带睡裙,裙摆也就在屁股下面20厘米,两 条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著。光着一双白嫩的小脚,套在一双粉红色的拖鞋里。细 细的肩带,低低的领口,圆润的香肩和莲藕般的玉臂,白花花的刺眼。没有文胸 束缚的一对乳房,在薄薄的睡裙里,高高地耸翘著。本已很低的领口上,露出一 大截诱人的乳沟,仿佛深不可测一般。 陈露露被男人火热的目光,看的浑身一激灵,才想起来自己都没顾上换件合 适的衣服,还穿着这么一件露那么多肉的睡裙呢。少妇“啊……”地轻呼一声, 说:“你先坐,我去换件衣服……”赶紧扭头跑进卧室,把卧室的门关上了。 姜华放下手里的水杯,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一个盒子。那是一个精品红酒礼 盒,盒子里除了一瓶法国干红外,还有两只高脚杯和一个开瓶器。姜华熟练地打 开红酒瓶塞,将两只酒杯分别倒了小半杯。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往一只酒 杯里滴了几滴无色无味的液体。又打开另一个盒子,里面是一个精美的芝士蛋糕, 上面写着“祝露露生日快乐,永远美丽”几个小字。插上两根红色和五根黄色的 小蜡烛,用打火机点上。又从一个盒子中,取出一支玫瑰花来,拿在手上。都准 备好了,姜华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润了润有些干渴的喉咙…… 卧室的门打开了,陈露露低着头走了出来。少妇脱去性感的吊带睡裙,换上 了一身份身的睡衣睡裤。看那款式,是春秋天时穿的,纯棉的,看起来又厚又暖 和。粉红色hellokitty的图案,透著小女人萌萌的可爱。这回女人除 了手脚外,都被睡衣包裹得严严实实了。 姜华笑眯眯地望着低头走过来的少妇,拍了拍身旁的沙发,说:“露露…… 过来坐这里……” 此时陈露露才发现,茶几上点着蜡烛的蛋糕和杯中的红酒。望着蛋糕上自己 的名字,少妇一下子觉得无比的感动和幸福。小女人那渴望被人体贴、被人疼爱 的柔软心房,在一瞬间被融化掉。一股暖流,从心中涌出,望着眼前这一切,还 有沙发上手握玫瑰的男人……如此温馨、浪漫的场面,令女人鼻子一阵发酸,感 动的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刚才对不速之客闯入的温怒,已经荡然无存。 “华……华哥……你这是……”尽管蛋糕上的名字,已经明确地告诉陈露露 这是怎么一回事,但少妇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柔声问道。 “露露……生日快乐……”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拉住少妇的小手,带到 沙发上坐下。“祝你像这支玫瑰花一样,永远美丽,永远快乐……”陈露露接过 男人递过来的玫瑰,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她一边 擦著泪水,一边说:“谢谢你啊……华哥……谢谢你给我过生日……我好开心… …不过……明天才是我生日呢……” “还有一个多小时就是明天了嘛……我要成为第一个祝你生日快乐的人…… 现在不怪我这么晚还过来了吧?” “嗯……不怪你了……华哥……谢谢你……我好感动……”陈露露突然反应 了过来,扭过头,双眼含笑地盯着姜华说:“原来你早就计划好了是吧?还骗我 要扮超人……你真坏……” 从一个眉目含情的少妇嘴里说出“你真坏”,男人听起来,无异于是一种撒 娇。姜华忍了忍心中的欲火,笑着说:“呵呵……我要是提前通知你,你能给我 开门么?来吧,蜡烛都烧了一半了,赶紧许个愿吧……”姜华把蛋糕往陈露露面 前推了推,轻声唱到:“Happybirthdaytoyou……Happ 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myde ar……Happybirthdaytoyou……” 陈露露闭起双眼,双手合十,在男人温情的歌声中,许下了心愿。吹完蜡烛, 陈露露切了一大块蛋糕,递给姜华,自己切了很小的一块,说:“你多吃点…… 我怕长肉……少吃点……” “来……露露……先干一杯吧……”姜华把加了药水的那杯红酒,递给陈露 露,自己举起另一个酒杯。“当……”伴随着清脆的碰杯声,两人将杯中酒一饮 而尽…… 自从昨晚送陈露露回家后,姜华就盘算出了一个周密的“猎艳”计划。今天 一早,姜华先到公司安排好下属的工作,之后就出来了。先给自己的哥们大龙打 了个电话,然后开车赶到大龙家开的小店。 这大龙是和姜华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儿,极讲义气的一哥们。大学还没毕业, 就为了另一个哥们跟别人干仗,把对方打成重伤,被判了8年。后来表现良好, 减了两年,出来后也找不到工作,摆地摊啥的挣了点钱,后来自己开了家成人用 品店,生意还凑合。大龙的媳妇还是姜华给介绍的,两口子后来又开了家服装店, 现在过得也还不错。大龙一直对姜华这个媒人感激不尽,可惜自己店里卖的那些 玩意儿,除了保险套之类的,其他的姜华也用不上。这回接到姜华电话,说要挑 一套女人的情趣内衣,大龙赶紧把店里所有存货都翻出来了,让他赶过来自己挑。 姜华精心挑选出了一套情趣内衣、丝袜和一双高跟鞋,让大龙给包装成精美 的礼盒。大龙坏笑着说:“你丫又打算祸害谁家小媳妇啊这是?还他妈挺有情调, 黑丝高跟都整上了。” “去你大爷的!什么叫祸害?我这是真爱,跟你丫说也不懂。”两个光屁溜 儿长大的哥们,见面就是胡逼乱侃。 “哎!这个你丫用得着不?好东西,进口的,给那女的来个4、5滴,不出 半小时,再贞洁的烈女,也保管让丫自己脱了裤子往你身上扑。” 大龙递给姜华的,是西班牙进口的“苍蝇水”。姜华知道这东西,女用催情 药,无色无味,女人服用了很难把持住自己,很多小流氓糟蹋女孩子都用这个。 本来姜华没打算用这个,毕竟给女人下春药,还是有些下作的,不符合自己泡妞 的原则。但是又一想,陈露露那么纯洁、矜持的新婚少妇,要搞定她没有十足的 把握,而且必须一次成功,否则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于是就拿了一瓶。 从大龙那出来,姜华又去买了红酒、玫瑰,定了个蛋糕。其实姜华整个计划 中,最难的是怎样进入陈露露的闺房,只要能进去,这计划也就成功了一半。结 果没想到如此顺利,现在只等著“苍蝇水”的药效发作了。 姜华给两人的高脚杯里,又倒上了红酒,举起杯说:“露露……再干一杯… …谢谢你昨天陪我度过美好的一天……能认识你,是我今生最大的荣幸……” 男人的甜言蜜语,总是能让女人幸福、沉醉的。如此浪漫的场景,甘醇的美 酒、火红的玫瑰,屋外是撩人的夜色,屋内灯光温暖、暧昧。身旁温柔、体贴的 男人,情意绵绵的柔声细语,仿佛有只小手,在拨弄著少妇的心弦。 两杯红酒下肚,陈露露感到头有些发晕,身上也开始有些燥热,恨不得把身 上的衣服都脱光了才好。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却并没有出多少汗。只觉得 身旁这个男人是越看越帅,越看越喜欢,他在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听起来也 是越来越模糊。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只想扑倒在男人怀里,和他接吻,被他爱抚 …… “来,再喝一杯……”男人又拿起了酒瓶。 “我……喝醉了……这酒……力气好大……我不能……不能再喝了……”少 妇用迷离的眼神瞥了下男人,含混著说道。陈露露想拒绝男人继续给自己斟酒, 一手托住酒瓶口,一手抓住姜华的手腕,可手上却一点力气也没有。眼看着瓶中 最后一滴红酒,被男人倒进自己杯中,陈露露只得又举起了酒杯:“华哥……谢 谢你给我过生日……我……真的醉了……喝完这杯……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太 晚了……” 女人残存的那一丝本能的羞耻和道德感,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尽管非常渴望 能跟这个男人多呆一会,甚至和他抱一抱、亲一亲,但陈露露内心里的另一个自 己,又开始冒了出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尽快让他离开,难道我爱上他了 吗?不可以,我爱我的老公……可是,我25岁的生日,第一个祝福我的,却是 这个男人,陪伴在我身边的,不是我的老公……我该怎么办啊?好难受,身上怎 么这么热?也许是酒喝得太急了吧?还是这身睡衣太厚了?好想把衣服脱掉啊… …怎么连下面都这么热啊?糟糕!怎么里面还有些发痒了呢?啊!好像开始出水 了……天呐!我难道真是个淫荡的女人么?老公……要是现在在我身边的是你该 多好啊!不行了,赶紧把酒喝完,让他走吧,再这样下去,我会发疯的…… 强忍着浑身的燥热和下体的麻痒,陈露露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 本想起身送客,可刚一站起来,就是一阵天旋地转般的晕眩。陈露露“啊”的一 声轻呼,颓然倒下,又坐回到沙发上,一手扶著额头,一手捂住急速起伏的胸口, 微张著小嘴,急促地喘息著。在酒精和春药的作用下,女人的一张俏脸,一片潮 红。 姜华知道,催情药水的作用开始起效了。但显然女人还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 这个清纯的小媳妇,还需要最后一根稻草,才能被彻底压垮。 “露露……你怎么了?头晕么?”姜华故作关切地问道,伸手摸了摸陈露露 的额头。 “啊……我没事……可能……有些醉了……华哥……你还是走吧……太晚了 ……”陈露露挣扎著欠起身子,躲开了男人的手。 姜华心里又急又气:“妈的!大龙这小子给我的苍蝇水不会是过期的吧?这 么半天了,小娘们还能扛得住?”他哪里知道,这要是搁一般的少女,此时早已 情不自已了。也就是陈露露从小形成的天性,再加上对老公的忠贞,才强忍着自 己,没有过于失态。此时的女人身心倍受煎熬,心中一团欲火早已熊熊燃烧,下 体中的麻痒、灼热感也越来越强烈。陈露露微微扭动着屁股,想缓解一下那难受 的麻痒,却越是扭动,越是难受,自己都能感觉到,内裤的裆部已经被淫水浸湿 了。 “对了露露……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快看看喜欢么?”姜华把茶几上 最后两只盒子拿过来,递给女人。 陈露露接过包装精美的盒子,说道:“谢谢华哥……这里面是什么呀……” “打开看看嘛……我特意为你挑选的……只有你才配拥有……” 陈露露用微微颤抖的手,解开绑扎在盒子上的粉红色绸带,打开了盒盖。只 见一只盒子里,躺着一套黑色蕾丝内衣,和一双黑色的长筒丝袜,另一只盒子里, 是一双黑色的漆皮高跟船鞋。 “哇……好漂亮啊……我好喜欢……可是这鞋跟……也太高了……穿上还能 走路吗?我还从来没穿过这么高跟的鞋子呢……”陈露露一脸惊喜地望着自己的 生日礼物,托著一只高跟鞋,摩挲著细细的鞋跟说道。心里却暗暗得意地想:这 内衣和鞋子要是穿在我身上,一定会非常漂亮、迷人的,等老公回来,非迷死他 不可…… 按说,一个非亲非故的男人,第一次给女人送礼物,就是性感无比的内衣, 十分不合适,除非是亲密的恋人。而经过了电影院的初次肌肤相亲,再加上被酒 精和催情药迷糊得春情勃发的少妇,并未觉得男人唐突的行为有何不妥。 “露露……喜欢么……” “嗯……好喜欢……谢谢你啊……华哥……” “可是……我也不知道你的衣服和鞋子是多大号码的……大概估摸著买的… …也不知道你穿着合适不合适……去换上试试呗……” “啊……现在?这……”尽管陈露露内心很想马上就穿上这套漂亮的内衣, 但隐隐还是觉得在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面前,穿着一身内衣,不太合适。少妇犹 豫着,内心的两个自我又开始了纠结和挣扎:这个男人昨天还对我动手动脚的, 我要是在他面前,只穿着内衣,他能老老实实的么?也许应该不会为难我吧,这 可是在我家里,他知道隔壁就是我公公婆婆。可是……这是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啊,他当然应该知道我穿上后的效果怎么样。这么漂亮的小衣服,还是我最喜欢 的蕾丝呢。还有那双高跟鞋,也好漂亮,穿上还能走路么?真想挑战一下,我穿 上一定跟电视里的模特一样……身上好热啊……早知道就不换这身厚睡衣了…… 我还是去里屋换上吧,至少,先脱了这身睡衣凉快下,小裤裤也都湿了,再不去 换一条的话,一会连睡裤都透出来了,那该多丢人呐…… 陈露露红著脸,偷偷瞥了眼身旁的男人,身上的燥热,已经像要著起火来一 样。再也不能忍受了,必须先把身上的睡衣脱掉。“这可是在自己家里,这个男 人还能强奸我不成?大不了给他抱一抱、亲一亲,反正昨天他已经抱过了、亲过 了,只要我坚持住原则,不让他太过分就是了……”陈露露对自己还是很有把握 的,坚信不会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可是一想到昨天,他吃自己咪咪时,那酥痒、 舒爽的快感,心中不禁一阵荡漾:“好想给他再吃一吃、摸一摸呢……” 拚命抵抗著催情药劲的少妇,眼前不禁又浮现出昨晚电影院里的一幕,下体 的麻痒瞬间增大,又是一股暖流从阴道中涌出,陈露露再也等不了了,摇晃着站 了起来,说道:“那我去里屋换一下……华哥你先喝水啊……”说着,陈露露端 起两只盒子,蹒跚著走进卧室,关上了屋门。 其实,如果陈露露当时把盒子里的那套内衣,展开来看一看,估计就不会答 应穿给姜华看了。她当然知道女人的内衣,有传统、保守款式的,也有性感、前 卫的,但是纯洁的少妇,却从来没有接触过情趣内衣。自己的老公也是个很传统、 很老实的人,陈露露长这么大,连毛片都没看过,哪里晓得还有情趣内衣这种专 门为诱惑男人而存在的东西?如果是在清醒状态下,陈露露恐怕在自己的老公面 前,也不会穿这套内衣的。可是,被灌了迷魂汤的纯真少妇,从自己引狼入室的 那一刻起,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到目前为止,自己计划的步骤都顺利地进行着,姜华按捺住内心躁动的欲望, 耐心等待着利爪下的猎物,自己送到口中来。脑海中浮现出少妇迷人而又婀娜的 身子,配上黑丝高跟……裤裆里的鸡巴,此时已经傲首挺胸、蓄势待发了。姜华 看了看表,10点40了,估摸著隔壁的老两口,此时怎么也睡熟了,嘴角不禁 露出一丝淫邪的微笑…… 卧室里的陈露露,前脚刚关上屋门,后脚就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自己的睡衣、 睡裤,燥热难耐的身子,却好像没有任何缓解,真恨不能纵身跳进一池冰水里。 女人小心地脱下内裤,果然,内裤的裆部,已是湿答答的一片,在卧室台灯昏黄 的灯光下,闪烁著亮晶晶的水光。陈露露把内裤团成一团,分开双腿,用内裤擦 了擦阴户。立刻,娇嫩的阴唇被布团刮擦得一阵瘙痒,阴唇顶端的阴蒂上,更是 传来一阵过电般的酥麻。“嗯……”女人紧咬著牙关,情不自禁地从鼻腔中发出 一声闷哼,浑身为之一阵颤抖。 结婚前的陈露露,几乎没有过手淫经历。洗澡时清洗到阴蒂,也知道摸起来 会很舒服,但总觉得手淫是件很丢脸的事,不应该是纯洁的好女人干的。结婚后, 和老公做爱时,老公倒是经常会按揉几下阴蒂,但仅仅是揉那么几下而已,自己 更是从没有特意去关照过这个快乐的“按钮”。此时在催情药水的作用下,女人 的整个外阴极度充血、敏感,阴蒂早已从包皮中勃起得露出头来。被内裤一擦刮, 一阵强烈的电流,令陈露露舒爽得差点叫出声来。 “老公……好想被你压在身下……和你做爱……好难受啊……”陈露露的手, 慢慢伸到了胯下。就在手指即将按到阴蒂的那一刻,少妇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床 头上方的婚纱照。画面中,背景是一片薰衣草花海,自己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 幸福地依偎在老公的怀里。憨厚的老公,一身白色礼服,满脸幸福、灿烂的笑容, 双臂环绕在自己的腰上。这张婚纱照,是所有照片里自己最满意的一张,特意让 影楼给制作了一个足有60寸的巨幅相框,挂在床头,每天都能看到,心中满满 的都是幸福。 此时突然看到画面中的老公,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自己一丝不挂地站在床 边,像个下流、淫荡的女人似的,正准备手淫!画面中老公那憨厚的笑容,此时 仿佛正在嘲笑自己。一股无以名状的罪恶感和巨大的羞耻,瞬间涌上心头。被酒 精和催情药折磨得痛苦万状的少妇, 强忍住下体传来的快感,望着相框中的老公,心中凄楚无比:老公……你快 回来啊……露露好想你啊……我好难受……我快坚持不住了啊…… 陈露露晃了晃晕眩的头,想赶开脑海里那些淫荡的杂念,赶紧从盒子里取出 那套内衣。先撕开丝袜的包装袋,坐在床边,抬起一条雪白的玉腿,将长筒丝袜 从上到下卷起来,绷紧秀美的脚趾,套了上去。 质地和弹性极好的长筒丝袜,紧紧包裹在笔直、雪白的双腿上,没有一丝皱 褶和线头。袜口是一圈10厘米宽的蕾丝花边,内衬防滑脱胶条,将丰满的大腿, 微微勒出一道凹痕。腿部雪白的柔肤,从薄如蝉翼的黑色丝袜下,隐隐透出。膝 盖、迎面骨和脚踝处的骨感,小腿肚和大腿处的肉感,被一层朦胧的黑丝,笼罩 得质感分明。腿后部一条贯穿上下的收口线,更是将两条修长的美腿,映衬得越 发笔直、修长。陈露露抚摸着丝滑、温润的双腿,绷起脚尖,左右欣赏著,对自 己这双美腿,有些爱不释手。 陈露露回手抓起盒里的内衣,一抖搂开,才发现竟是如此的轻薄,和自己平 时穿的内衣,完全不是一种类型的,穿在身上倒是极其漂亮。黑色全蕾丝的质地, 文胸罩杯是像蚊帐一样,几乎透亮的薄纱,根本没有海绵垫和钢丝托。好在自己 的乳房虽然十分饱满,但一点也没有下垂,所以尽管没有钢丝托和海绵垫,一对 乳房依旧傲然耸翘著。只是罩杯有点小,也就包住乳房的一多半,上面的半球, 基本都露在罩杯外面。罩杯三角形的薄纱,四周是一圈一指多宽的卷曲蕾丝花边, 中间乳头处的薄纱上,绣著一朵小花,将乳头若隐若现地遮盖住。两条细细的肩 带和后背的搭扣背带上,也是卷曲的蕾丝花边。 底裤更加夸张,贴身的部分,是一条丁字裤,前片是一块比巴掌还小的三角 薄纱,虽然将将包住耻毛,却根本遮挡不住。后片是一块几乎可以忽略的、更小 的三角薄纱,裆部干脆就是一根比小指还细的布条。 陈露露以前倒是穿过丁字裤,夏天穿紧身裙子的时候,丁字裤可以避免臀部 勒出凹痕的尴尬,但好歹是可以包住阴户的。现在这个如此“简约”的丁字裤, 却还是令陈露露有些目瞪口呆,很不适应。尤其是穿上后,那条细细的布条,正 好勒在阴户中间的唇缝里,本来就已十分敏感的蜜唇和阴蒂,被勒得阵阵麻痒。 前片那蚊帐似的薄纱,连耻毛都挡不住。不过好在和丁字裤一体的,还有外面一 圈足有20厘米宽的蕾丝花边,像一条超级短的迷你裙,正好盖住耻丘,下沿将 将在鼠蹊底端上面一点,后面也就盖住多半个屁股蛋。腰部也是一圈卷曲的蕾丝 花边,与文胸款式相呼应。超级迷你裙的下摆,却是紧身的,带有弹性的蕾丝面 料,紧裹在胯部。如果不细看,耻毛倒是被蕾丝上的花纹挡住了。 大龙店里的情趣内衣有很多种,多数是那些几根细布条、两块小布片、穿上 跟没穿一样的款式。姜华估计那些个过于暴露的内衣,陈露露是不敢在自己面前 穿的,所以特意挑了这套遮盖面积相对大一些,而又十分唯美的内衣。这东西可 是整个猎艳计划中,最后一个道具,要是把小媳妇惊著了,全盘计划可就白费了。 尽管这身又薄又透的内衣,穿着很难受,但陈露露还是十分喜欢它的款式, 尤其是那些卷曲的蕾丝花边,整体效果曼妙无比,自己傲人的身材,被衬托得越 发婀娜多姿、性感袭人。一身雪白、光洁的柔肤,在黑色的蕾丝内衣和长筒丝袜 映衬下,更是形成巨大的反差。 都穿戴完毕,陈露露最后拿起那双高跟鞋,套在了脚上,大小刚刚合适。黑 色的漆皮质地,在灯光下反射出深邃、幽暗的光芒。足有10厘米高的鞋跟,又 尖又细,像筷子一样。短短的前脸,连脚趾缝都盖不住,从鞋口边缘露出的一排 趾缝,透过黑色丝袜,若隐若现。 陈露露扶着床沿,试着站了起来。10厘米高的鞋跟,将自己的身高一下抬 高了不少。足弓被高高的垫起,脚面和鞋子前脸已经快成直角了。陈露露慢慢松 开扶着床沿的双手,直起了身子,全身的重量,几乎都集中在了十根纤细的脚趾 上。又尖又窄的鞋尖,紧紧挤压着脚趾,阵阵压痛感,从脚趾上传来。陈露露心 中一阵凄楚:谁发明的高跟鞋呀?好看是好看,可是真要人命啊…… 可惜卧室没有镜子,客厅梳妆台上才有,陈露露好想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样 子,一定是非常漂亮、迷人的。脚趾上的压痛感好难受,再加上刚一起身,头晕 得天旋地转的,真是一步都不想动,好在卧室的门就在眼前。陈露露咬著牙,像 踩着高跷似的,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两步。可是一迈腿,那丁字裤的细布条就在阴 户里摩擦一下。极度充血、敏感的阴唇和阴蒂,被摩擦得瘙痒难耐,像无数只小 蚂蚁在爬一样。阴道里更是空虚得难以忍受,真恨不得马上伸手进去挠一挠、抠 一抠,最好是找个什么东西,填充进去塞满才能缓解……痛苦万状的少妇,此时 已没有任何退路,只能咬紧牙,打开了卧室的门,一步三晃地走了出来。 站在卧室门口的少妇,一身冰清玉洁的柔肤,在黑色的内衣、丝袜衬托下, 反射出一片白花花的光芒。凹凸有致的苗条身材,被情趣内衣烘托得性感无比。 两条雪白、丰满的美腿,被脚上的高跟鞋绷紧得笔直、修长。女人的两条玉臂, 一手捂住了胸脯,一手捂在耻丘上,试图遮挡住两处敏感的私密部位。螓首低垂, 一头乌黑柔顺的过肩长发,半掩著娇美的俏脸,粉面潮红,娇羞无限。 姜华已经看傻了,虽然之前脑海中已经无数次地意淫过这个画面,但真等到 这个靓丽、娇美的少妇,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眼前时,内心仍然禁不住一阵激动的 狂跳。两眼发直的男人,只觉得口干舌燥,垂涎欲滴。猎物已经自己送到口边, 真想立刻扑过去,在那具迷人而又性感的胴体上揉搓、撕咬、肏干。体内的欲火, 炽热地燃烧着,暴怒的鸡巴,已经将裤裆顶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结婚前的姜华,可以说是阅女无数了,即使婚后,他也没少在外面偷腥。可 是眼前如此人间尤物,却是以往不多见的。更为难得的,是这个小媳妇虽然已婚, 但仍然像一个未婚的清纯少女般娇羞,完全不像以往那些一勾搭就能上手的人妻, 还没上床就迫不及待地往上扑,恨不得比自己还饥渴。正因为如此,对眼前这样 一个极品女神,才要倍加珍惜。姜华按耐住内心蓬勃的欲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露露……你……真是太美了……像维纳斯一样美……不不……比维纳斯还 要美一百倍、一千倍……”男人一边柔声说着,一边缓步走到陈露露身前,伸手 握住女人遮盖着身体的双手,试图拿开,说道:“把手拿开嘛……让我好好欣赏 欣赏……” “嗯……不嘛……这小衣服……太小了……而且……”陈露露本想说这内衣 太薄太透,可是又羞涩得说不出口,欲言又止。双手更是用力捂紧三点,不敢拿 开。 “怕什么的……你这么迷人的身材……配上这套漂亮的小衣服……真是绝配 呢……给我看看嘛……昨天……我还没看够呢……”男人执着地央求着,手上的 力道也稍微加重了一点。 此时,催情药和红酒的效力已经发挥到极致。穿着高跟鞋的陈露露,本来就 很勉强地才能保持着站姿,天旋地转的头和奇痒难耐的下身,已经折磨得她快发 疯了。被男人用力一拉扯,身子再也坚持不住了,脚下一软,“啊……”的一声 娇呼,顺势向男人倒了过来。双臂也下意识地张开,按在了男人的胸口上。 姜华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扑过来的美娇娘。一手揽住女人的纤腰,一手托 在浑圆的臀瓣上。胸前挤压着两团饱满、酥软的嫩肉,软玉温香抱满怀。裤裆里 勃起的鸡巴顶在女人的小腹上,突然的撞击力,使龟头在内裤里被摩擦得一阵胀 痛、酥痒。 扑倒在男人怀中的陈露露,本能地挣扎了一下,双手在男人结实的胸口上推 了一把,试图脱离男人的怀抱。然而,早已浑身酸软的她,哪里还能使出半点力 气?自己觉得双手已经用尽了全力,在男人看来,却像是在给自己温柔地按摩一 样。 “放开我……快放开我啊……别……别这样……”无比羞涩的少妇,在做着 最后的挣扎。夜深人静,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自己不但喝醉了,还穿着如此性感 撩人的内衣,半裸著身子,被刚刚认识才两天的男人紧紧搂抱着。陈露露就像一 只扑向火焰的飞蛾,尽管预感到会烈焰焚身,但却身不由己。那炽热的火焰和明 亮的光芒,是那么的诱人。飞蛾在即将被烈焰点燃翅膀的一霎那,似乎感受到了 危险,但任何挣扎,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未完待续)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5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