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良家少婦的沉淪系列之陳露露.身不由己 (2)

作者:hendry_1 字數:12367 本文連載一發表後,眾狼友反響還不錯,斑竹也給推薦置頂了,本人倍感欣 慰。關於狼友們提出的問題,簡要回答一下: 一是鋪墊的過程有些長的問題。本人認為,每一個情節設定都是為後面的故 事發展做鋪墊的,環環相扣,缺一不可。刪減一、兩句話可以,但整段文字很難 刪掉,否則故事發展會很突兀。為了營造強烈的代入感,必須將背景交代清楚, 不要嫌過程太長,好戲都是在後面的。而且建議狼友們在看本人作品時,最好不 要跳躍著看,儘量每一句話都讀到。 二是關於某些情節不夠真實的問題,例如電影院檢查陳露露乳房的環節。小 說畢竟不是紀實文學,個別情節有不合理之處在所難免,不必過於較真。大多數 女人不會做的事,陳露露是有可能做出來的。這年頭還有幾個24歲結婚時還是 處女的?這種從小到大都是老實、聽話的乖乖女,遇到一個心儀的完美男人,反 倒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此環節設計,也是為了突出純潔少婦天真和懦弱的性格, 為後面身不由己送入虎口而必然的一個過程。每一個女人,骨子裡都有淫蕩的一 面,從貞女到蕩婦,只是時間問題,關鍵看是誰、怎樣調教了。 三是有狼友猜測肉戲在哪裡上演。辦公室、廁所、苦肉計、英雄救美那些, 都是常用的,本人認為都不太符合人物的性格特點,和故事的精彩程度。只有最 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當然也是最刺激的。 這是連載第二篇,承上啟下的部分,真正的肉戲,放在第三部分,請大家繼 續關注。 良家少婦的沉淪系列之陳露露。身不由己(連載二) 第二天下午3點,姜華準時到達。他剛把車停好,陳露露就邁著小碎步,快 步走了過來,迅速地自己拉開車門,坐進車裡。今天陳露露穿了一件白底碎花的 連衣裙,腳上仍然是昨天那雙半高跟的白色船鞋,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田園般清 新、甜美的氣質。 「露露,你今天可真漂亮……」男人一上來,就給陳露露吃了一顆蜜棗。被 男人誇讚,是任何一個女人都愛聽的甜言蜜語,陳露露心中一陣蕩漾。 「哦……謝謝,好看麼?」女人扭過頭來,送給男人一個甜美的微笑。 「當然好看啦,你是個大美女,這麼好的身材,就算披個床單都好看……」 這種迷魂湯般的恭維話,姜華是信手拈來。 「呸……去你的……誰披個床單上街啊……」少婦明知道男人是在開玩笑, 但聽起來仍然十分受用,心裡美滋滋的,早已忘了身邊是侵犯過自己的「色狼」。 「昨晚睡得好麼?」姜華一邊發動車子,一邊關切地問道,話裡有話。 「嗯……還好啦……累了一天……又喝那麼多酒……一覺睡到快中午了才起 來……」陳露露被男人問得又有些不好意思,想起昨天電影院裡的一幕,不禁俏 臉微紅…… 騎車十幾分鐘的路,寶馬沒用五分鐘就到了。姜華在路邊停好車,下車繞過 來,打開副駕車門,對陳露露說:「晚上等你下班,我再來接你吧?」 「不不……真的不用……我自己騎車回去,你……你別來了……謝謝你送我 ……」陳露露也不等姜華答話,繞過寶馬,看了看兩邊的車流空當,一路小跑著 過了馬路,消失在人流中。望著女人跑動中飛揚的秀髮,和扭動的大屁股,姜華 嘴角上浮出一絲微笑:小娘們,今天晚上怎麼也得把你拿下,有你哭爹喊娘向我 求饒的時候…… 時間過得似乎很漫長,姜華早早就做好了準備,剛剛晚上8點多鐘,就把寶 馬開到陳露露家對面的樓下。在一溜車位中,找了一個前後都有車的空當停了進 去,不細看,根本不會被發現。看了無數次表,總覺得時間過得太慢。終於,在 9點半的時候,陳露露騎著自行車回來了。陳露露把自行車鎖在門口的欄杆上, 仍然是昨天那套程序,先跟隔壁的公公婆婆打招呼,然後開門進屋,關門、開燈、 拉上窗簾…… 姜華坐在車裡,緊盯著對面的窗戶。十幾分鐘後,陳露露隔壁窗戶里的燈光 熄滅了,老兩口應該是睡了。又過了十幾分鐘,姜華估摸著女人應該洗漱完畢了, 於是掏出手機,打開微信,給陳露露發送了一條語音信息…… 剛剛從洗手間洗完澡出來的陳露露,一邊擦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走到電視 機旁邊,想打開看一會,上午起得晚,一點都不困。 「嘟嘟嘟」手機發出一陣鳴叫,提示有短消息進來。陳露露拿起手機,打開 微信一看,是姜華發過來的,心想:這麼晚了,他找我幹嘛呢?點開一聽,男人 溫柔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傳了出來:「嗨……幹嘛呢?睡了麼?」 陳露露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10點10分了,心想,反正也不困,跟他聊 幾句唄。於是按住對話框,說:「剛洗完澡,正準備睡呢,找我啥事呀?」 很快,回信就來了:「我睡不著,想找你聊聊唄……我去接你,出來喝兩杯 吧?」 「去你的!都幾點了?我5分鐘後就睡著了,你趕的過來麼?」陳露露以為 姜華是在家裡呢,根本沒多想,隨口說了一句。 「5分鐘太短了吧?你等著我,我這就穿上超人的斗篷,飛過去!我到了你 可得給我開門啊……」 陳露露哪想到姜華還真要過來,趕忙說:「別別,逗你呢,太晚了,我都躺 下了,再說我明天還得上班呢,你趕緊睡吧……」 姜華從后座上拿起幾個紙盒,開門下車。深吸了一口氣,鎮定了一下情緒, 發送了最後一條信息:「我到了,在你家門口呢,快開門吧……」一邊收起手機, 一邊快步穿過小馬路,來到陳露露家門前。 陳露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了兩遍,確信沒有聽錯。趕忙跑到窗前, 拉開窗簾一角,向外一看,夜色中,門口果真站著個男人的身影,模模糊糊的看 出,的確是姜華。陳露露驚得目瞪口呆,沒想到自己隨口的一句玩笑話,這男人 還真來了。趕緊把窗扇打開一條縫,小聲說道:「你……你瘋啦?快離開這,別 讓人看見了……」 「還沒過5分鐘呢……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快開門,我有話跟你說……」 姜華也壓低了嗓音,隔著窗縫小聲說道。 「有啥話明天再說,你要害死我嗎?你趕緊走啊……」陳露露急的直跺腳, 聲音都微微發顫了,恨不得手裡有把鐵扇公主的芭蕉扇,一扇子把眼前的男人扇 得無影無蹤才好呢。 遠處傳來一陣自行車的鈴聲,在安靜的夜色中,尤其刺耳。 「快點開門,一會過來人了……我手裡拿著東西呢,給你放屋裡就走……」 男人舉起手裡的盒子示意著,他也有些著急了,再不開門進去,真讓人看見了可 就糟了。 陳露露都快急死了,又不敢大聲訓斥,趕又趕不走。耳聽到自行車鈴聲是由 遠及近過來的,心知再不開門讓男人進來,真要讓鄰居看見,大半夜的,一個男 人在自己家門口站著,那傳出去,自己還怎麼做人?不管怎樣,先讓他進屋再說 吧。陳露露用最快的速度,打開了房門,男人一閃身鑽了進來,陳露露又快速把 門關好。一切都在電光石火之間完成,隔了幾秒鐘,門外傳過一陣自行車騎過去 的「嘎吱嘎吱」聲…… 一手提著兩個紙盒的姜華,站在門口,一臉得意的壞笑。陳露露雙手下意識 地捂在嘴上,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驚恐地望著屋裡的不速之客,一句話也說不出 來。小心臟「撲騰撲騰」地狂跳著,似乎要從嗓子眼裡蹦出來一樣。 男人第一步奸計得逞,有驚無險地侵人到少婦的閨房,心裡也是激動得一陣 狂跳。姜華環視了一下這間不大的客廳,走到沙發前,把手裡的紙盒放在茶几上。 往沙發上一坐,輕呼了一口氣,脫下西服上衣,遞給還愣愣地站著的女人,說: 「幫我掛上唄……」 「你……你……你瘋啦……你看看這都幾點啦……你這不是要害死我嗎……」 陳露露一邊壓低著自己惱怒的聲調,一邊卻伸手接過了男人遞過來的衣服,轉身 過去掛在門口的衣架上。「我公公婆婆他們就在隔壁,這要是讓他們看見了…… 我怎麼跟我老公解釋啊……你還是趕緊走啊……我求你了華哥……」少婦手足無 措地在沙發前來迴轉著圈,急的汗都出來了。 望著像熱鍋上的螞蟻般的女人,男人不禁一陣好笑。費好大勁才進來的,哪 能輕易出去?姜華笑著說:「呵呵……看把你嚇的……這不是也沒人看見麼?我 進都進來了……也不請我喝口水麼?你這房間很溫馨嘛……我能參觀下麼?」說 著,男人也不管陳露露是否同意,就起身在屋裡轉悠上了。左瞧瞧,右看看,連 臥室和最裡面的衛生間都看了一遍,一邊看,一邊頻頻點頭誇讚。的確,這間新 房儘管面積不大,但被陳露露老公精心設計、裝修得十分溫馨,麻雀雖小,五臟 俱全,小兩口住,完全夠用了。 「我們先湊合住著,首付攢得差不多了,打算過年前後買個兩居室呢。喏, 喝水吧……」陳露露已經從男人剛一進屋時的驚恐和緊張中,恢復過來,倒了一 杯溫水遞給姜華。 姜華接過陳露露遞過來的水杯,順勢握住女人的小手說:「呦……你手怎麼 這麼涼啊?穿的太少了吧?別著涼了……」目光掃視著女人的身子。 剛洗完澡的陳露露,穿著一件弔帶睡裙,裙擺也就在屁股下面20厘米,兩 條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著。光著一雙白嫩的小腳,套在一雙粉紅色的拖鞋裡。細 細的肩帶,低低的領口,圓潤的香肩和蓮藕般的玉臂,白花花的刺眼。沒有文胸 束縛的一對乳房,在薄薄的睡裙里,高高地聳翹著。本已很低的領口上,露出一 大截誘人的乳溝,仿佛深不可測一般。 陳露露被男人火熱的目光,看的渾身一激靈,才想起來自己都沒顧上換件合 適的衣服,還穿著這麼一件露那麼多肉的睡裙呢。少婦「啊……」地輕呼一聲, 說:「你先坐,我去換件衣服……」趕緊扭頭跑進臥室,把臥室的門關上了。 姜華放下手裡的水杯,以最快的速度,打開一個盒子。那是一個精品紅酒禮 盒,盒子裡除了一瓶法國干紅外,還有兩隻高腳杯和一個開瓶器。姜華熟練地打 開紅酒瓶塞,將兩隻酒杯分別倒了小半杯。從褲兜里掏出一個小藥瓶,往一隻酒 杯里滴了幾滴無色無味的液體。又打開另一個盒子,裡面是一個精美的芝士蛋糕, 上面寫著「祝露露生日快樂,永遠美麗」幾個小字。插上兩根紅色和五根黃色的 小蠟燭,用打火機點上。又從一個盒子中,取出一支玫瑰花來,拿在手上。都准 備好了,姜華坐在沙發上,喝了口水,潤了潤有些乾渴的喉嚨…… 臥室的門打開了,陳露露低著頭走了出來。少婦脫去性感的弔帶睡裙,換上 了一身分身的睡衣睡褲。看那款式,是春秋天時穿的,純棉的,看起來又厚又暖 和。粉紅色hellokitty的圖案,透著小女人萌萌的可愛。這回女人除 了手腳外,都被睡衣包裹得嚴嚴實實了。 姜華笑眯眯地望著低頭走過來的少婦,拍了拍身旁的沙發,說:「露露…… 過來坐這裡……」 此時陳露露才發現,茶几上點著蠟燭的蛋糕和杯中的紅酒。望著蛋糕上自己 的名字,少婦一下子覺得無比的感動和幸福。小女人那渴望被人體貼、被人疼愛 的柔軟心房,在一瞬間被融化掉。一股暖流,從心中湧出,望著眼前這一切,還 有沙發上手握玫瑰的男人……如此溫馨、浪漫的場面,令女人鼻子一陣發酸,感 動的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了。剛才對不速之客闖入的溫怒,已經蕩然無存。 「華……華哥……你這是……」儘管蛋糕上的名字,已經明確地告訴陳露露 這是怎麼一回事,但少婦還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柔聲問道。 「露露……生日快樂……」男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拉住少婦的小手,帶到 沙發上坐下。「祝你像這支玫瑰花一樣,永遠美麗,永遠快樂……」陳露露接過 男人遞過來的玫瑰,眼眶裡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順著臉頰滑落下來。她一邊 擦著淚水,一邊說:「謝謝你啊……華哥……謝謝你給我過生日……我好開心… …不過……明天才是我生日呢……」 「還有一個多小時就是明天了嘛……我要成為第一個祝你生日快樂的人…… 現在不怪我這麼晚還過來了吧?」 「嗯……不怪你了……華哥……謝謝你……我好感動……」陳露露突然反應 了過來,扭過頭,雙眼含笑地盯著姜華說:「原來你早就計劃好了是吧?還騙我 要扮超人……你真壞……」 從一個眉目含情的少婦嘴裡說出「你真壞」,男人聽起來,無異於是一種撒 嬌。姜華忍了忍心中的慾火,笑著說:「呵呵……我要是提前通知你,你能給我 開門麼?來吧,蠟燭都燒了一半了,趕緊許個願吧……」姜華把蛋糕往陳露露面 前推了推,輕聲唱到:「Happybirthdaytoyou……Happ ybirthdaytoyou……Happybirthdaytomyde ar……Happybirthdaytoyou……」 陳露露閉起雙眼,雙手合十,在男人溫情的歌聲中,許下了心愿。吹完蠟燭, 陳露露切了一大塊蛋糕,遞給姜華,自己切了很小的一塊,說:「你多吃點…… 我怕長肉……少吃點……」 「來……露露……先干一杯吧……」姜華把加了藥水的那杯紅酒,遞給陳露 露,自己舉起另一個酒杯。「當……」伴隨著清脆的碰杯聲,兩人將杯中酒一飲 而盡…… 自從昨晚送陳露露回家後,姜華就盤算出了一個周密的「獵艷」計劃。今天 一早,姜華先到公司安排好下屬的工作,之後就出來了。先給自己的哥們大龍打 了個電話,然後開車趕到大龍家開的小店。 這大龍是和姜華從小一起長大的髮小兒,極講義氣的一哥們。大學還沒畢業, 就為了另一個哥們跟別人干仗,把對方打成重傷,被判了8年。後來表現良好, 減了兩年,出來後也找不到工作,擺地攤啥的掙了點錢,後來自己開了家成人用 品店,生意還湊合。大龍的媳婦還是姜華給介紹的,兩口子後來又開了家服裝店, 現在過得也還不錯。大龍一直對姜華這個媒人感激不盡,可惜自己店裡賣的那些 玩意兒,除了保險套之類的,其他的姜華也用不上。這回接到姜華電話,說要挑 一套女人的情趣內衣,大龍趕緊把店裡所有存貨都翻出來了,讓他趕過來自己挑。 姜華精心挑選出了一套情趣內衣、絲襪和一雙高跟鞋,讓大龍給包裝成精美 的禮盒。大龍壞笑著說:「你丫又打算禍害誰家小媳婦啊這是?還他媽挺有情調, 黑絲高跟都整上了。」 「去你大爺的!什麼叫禍害?我這是真愛,跟你丫說也不懂。」兩個光屁溜 兒長大的哥們,見面就是胡逼亂侃。 「哎!這個你丫用得著不?好東西,進口的,給那女的來個4、5滴,不出 半小時,再貞潔的烈女,也保管讓丫自己脫了褲子往你身上撲。」 大龍遞給姜華的,是西班牙進口的「蒼蠅水」。姜華知道這東西,女用催情 藥,無色無味,女人服用了很難把持住自己,很多小流氓糟蹋女孩子都用這個。 本來姜華沒打算用這個,畢竟給女人下春藥,還是有些下作的,不符合自己泡妞 的原則。但是又一想,陳露露那麼純潔、矜持的新婚少婦,要搞定她沒有十足的 把握,而且必須一次成功,否則以後恐怕就沒機會了,於是就拿了一瓶。 從大龍那出來,姜華又去買了紅酒、玫瑰,定了個蛋糕。其實姜華整個計劃 中,最難的是怎樣進入陳露露的閨房,只要能進去,這計劃也就成功了一半。結 果沒想到如此順利,現在只等著「蒼蠅水」的藥效發作了。 姜華給兩人的高腳杯里,又倒上了紅酒,舉起杯說:「露露……再干一杯… …謝謝你昨天陪我度過美好的一天……能認識你,是我今生最大的榮幸……」 男人的甜言蜜語,總是能讓女人幸福、沉醉的。如此浪漫的場景,甘醇的美 酒、火紅的玫瑰,屋外是撩人的夜色,屋內燈光溫暖、曖昧。身旁溫柔、體貼的 男人,情意綿綿的柔聲細語,仿佛有隻小手,在撥弄著少婦的心弦。 兩杯紅酒下肚,陳露露感到頭有些發暈,身上也開始有些燥熱,恨不得把身 上的衣服都脫光了才好。似乎每一個毛孔都張開了,卻並沒有出多少汗。只覺得 身旁這個男人是越看越帥,越看越喜歡,他在說什麼,已經不重要了,聽起來也 是越來越模糊。腦子裡昏昏沉沉的,只想撲倒在男人懷裡,和他接吻,被他愛撫 …… 「來,再喝一杯……」男人又拿起了酒瓶。 「我……喝醉了……這酒……力氣好大……我不能……不能再喝了……」少 婦用迷離的眼神瞥了下男人,含混著說道。陳露露想拒絕男人繼續給自己斟酒, 一手托住酒瓶口,一手抓住姜華的手腕,可手上卻一點力氣也沒有。眼看著瓶中 最後一滴紅酒,被男人倒進自己杯中,陳露露只得又舉起了酒杯:「華哥……謝 謝你給我過生日……我……真的醉了……喝完這杯……你還是趕緊回去吧……太 晚了……」 女人殘存的那一絲本能的羞恥和道德感,仿佛預感到了什麼。儘管非常渴望 能跟這個男人多呆一會,甚至和他抱一抱、親一親,但陳露露內心裡的另一個自 己,又開始冒了出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必須儘快讓他離開,難道我愛上他了 嗎?不可以,我愛我的老公……可是,我25歲的生日,第一個祝福我的,卻是 這個男人,陪伴在我身邊的,不是我的老公……我該怎麼辦啊?好難受,身上怎 麼這麼熱?也許是酒喝得太急了吧?還是這身睡衣太厚了?好想把衣服脫掉啊… …怎麼連下面都這麼熱啊?糟糕!怎麼裡面還有些發癢了呢?啊!好像開始出水 了……天吶!我難道真是個淫蕩的女人麼?老公……要是現在在我身邊的是你該 多好啊!不行了,趕緊把酒喝完,讓他走吧,再這樣下去,我會發瘋的…… 強忍著渾身的燥熱和下體的麻癢,陳露露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放下酒杯, 本想起身送客,可剛一站起來,就是一陣天旋地轉般的暈眩。陳露露「啊」的一 聲輕呼,頹然倒下,又坐回到沙發上,一手扶著額頭,一手捂住急速起伏的胸口, 微張著小嘴,急促地喘息著。在酒精和春藥的作用下,女人的一張俏臉,一片潮 紅。 姜華知道,催情藥水的作用開始起效了。但顯然女人還沒有放棄最後的掙扎, 這個清純的小媳婦,還需要最後一根稻草,才能被徹底壓垮。 「露露……你怎麼了?頭暈麼?」姜華故作關切地問道,伸手摸了摸陳露露 的額頭。 「啊……我沒事……可能……有些醉了……華哥……你還是走吧……太晚了 ……」陳露露掙扎著欠起身子,躲開了男人的手。 姜華心裡又急又氣:「媽的!大龍這小子給我的蒼蠅水不會是過期的吧?這 麼半天了,小娘們還能扛得住?」他哪裡知道,這要是擱一般的少女,此時早已 情不自已了。也就是陳露露從小形成的天性,再加上對老公的忠貞,才強忍著自 己,沒有過於失態。此時的女人身心倍受煎熬,心中一團慾火早已熊熊燃燒,下 體中的麻癢、灼熱感也越來越強烈。陳露露微微扭動著屁股,想緩解一下那難受 的麻癢,卻越是扭動,越是難受,自己都能感覺到,內褲的襠部已經被淫水浸濕 了。 「對了露露……這是我送你的生日禮物……快看看喜歡麼?」姜華把茶几上 最後兩隻盒子拿過來,遞給女人。 陳露露接過包裝精美的盒子,說道:「謝謝華哥……這裡面是什麼呀……」 「打開看看嘛……我特意為你挑選的……只有你才配擁有……」 陳露露用微微顫抖的手,解開綁紮在盒子上的粉紅色綢帶,打開了盒蓋。只 見一隻盒子裡,躺著一套黑色蕾絲內衣,和一雙黑色的長筒絲襪,另一隻盒子裡, 是一雙黑色的漆皮高跟船鞋。 「哇……好漂亮啊……我好喜歡……可是這鞋跟……也太高了……穿上還能 走路嗎?我還從來沒穿過這麼高跟的鞋子呢……」陳露露一臉驚喜地望著自己的 生日禮物,托著一隻高跟鞋,摩挲著細細的鞋跟說道。心裡卻暗暗得意地想:這 內衣和鞋子要是穿在我身上,一定會非常漂亮、迷人的,等老公回來,非迷死他 不可…… 按說,一個非親非故的男人,第一次給女人送禮物,就是性感無比的內衣, 十分不合適,除非是親密的戀人。而經過了電影院的初次肌膚相親,再加上被酒 精和催情藥迷糊得春情勃發的少婦,並未覺得男人唐突的行為有何不妥。 「露露……喜歡麼……」 「嗯……好喜歡……謝謝你啊……華哥……」 「可是……我也不知道你的衣服和鞋子是多大號碼的……大概估摸著買的… …也不知道你穿著合適不合適……去換上試試唄……」 「啊……現在?這……」儘管陳露露內心很想馬上就穿上這套漂亮的內衣, 但隱隱還是覺得在一個剛剛認識的男人面前,穿著一身內衣,不太合適。少婦猶 豫著,內心的兩個自我又開始了糾結和掙扎:這個男人昨天還對我動手動腳的, 我要是在他面前,只穿著內衣,他能老老實實的麼?也許應該不會為難我吧,這 可是在我家裡,他知道隔壁就是我公公婆婆。可是……這是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啊,他當然應該知道我穿上後的效果怎麼樣。這麼漂亮的小衣服,還是我最喜歡 的蕾絲呢。還有那雙高跟鞋,也好漂亮,穿上還能走路麼?真想挑戰一下,我穿 上一定跟電視里的模特一樣……身上好熱啊……早知道就不換這身厚睡衣了…… 我還是去裡屋換上吧,至少,先脫了這身睡衣涼快下,小褲褲也都濕了,再不去 換一條的話,一會連睡褲都透出來了,那該多丟人吶…… 陳露露紅著臉,偷偷瞥了眼身旁的男人,身上的燥熱,已經像要著起火來一 樣。再也不能忍受了,必須先把身上的睡衣脫掉。「這可是在自己家裡,這個男 人還能強姦我不成?大不了給他抱一抱、親一親,反正昨天他已經抱過了、親過 了,只要我堅持住原則,不讓他太過分就是了……」陳露露對自己還是很有把握 的,堅信不會做出對不起老公的事。可是一想到昨天,他吃自己咪咪時,那酥癢、 舒爽的快感,心中不禁一陣蕩漾:「好想給他再吃一吃、摸一摸呢……」 拚命抵抗著催情藥勁的少婦,眼前不禁又浮現出昨晚電影院裡的一幕,下體 的麻癢瞬間增大,又是一股暖流從陰道中湧出,陳露露再也等不了了,搖晃著站 了起來,說道:「那我去裡屋換一下……華哥你先喝水啊……」說著,陳露露端 起兩隻盒子,蹣跚著走進臥室,關上了屋門。 其實,如果陳露露當時把盒子裡的那套內衣,展開來看一看,估計就不會答 應穿給姜華看了。她當然知道女人的內衣,有傳統、保守款式的,也有性感、前 衛的,但是純潔的少婦,卻從來沒有接觸過情趣內衣。自己的老公也是個很傳統、 很老實的人,陳露露長這麼大,連毛片都沒看過,哪裡曉得還有情趣內衣這種專 門為誘惑男人而存在的東西?如果是在清醒狀態下,陳露露恐怕在自己的老公面 前,也不會穿這套內衣的。可是,被灌了迷魂湯的純真少婦,從自己引狼入室的 那一刻起,就已經身不由己了…… 到目前為止,自己計劃的步驟都順利地進行著,姜華按捺住內心躁動的慾望, 耐心等待著利爪下的獵物,自己送到口中來。腦海中浮現出少婦迷人而又婀娜的 身子,配上黑絲高跟……褲襠里的雞巴,此時已經傲首挺胸、蓄勢待發了。姜華 看了看錶,10點40了,估摸著隔壁的老兩口,此時怎麼也睡熟了,嘴角不禁 露出一絲淫邪的微笑…… 臥室里的陳露露,前腳剛關上屋門,後腳就三下五除二地脫掉了自己的睡衣、 睡褲,燥熱難耐的身子,卻好像沒有任何緩解,真恨不能縱身跳進一池冰水裡。 女人小心地脫下內褲,果然,內褲的襠部,已是濕答答的一片,在臥室檯燈昏黃 的燈光下,閃爍著亮晶晶的水光。陳露露把內褲團成一團,分開雙腿,用內褲擦 了擦陰戶。立刻,嬌嫩的陰唇被布團刮擦得一陣瘙癢,陰唇頂端的陰蒂上,更是 傳來一陣過電般的酥麻。「嗯……」女人緊咬著牙關,情不自禁地從鼻腔中發出 一聲悶哼,渾身為之一陣顫抖。 結婚前的陳露露,幾乎沒有過手淫經歷。洗澡時清洗到陰蒂,也知道摸起來 會很舒服,但總覺得手淫是件很丟臉的事,不應該是純潔的好女人乾的。結婚後, 和老公做愛時,老公倒是經常會按揉幾下陰蒂,但僅僅是揉那麼幾下而已,自己 更是從沒有特意去關照過這個快樂的「按鈕」。此時在催情藥水的作用下,女人 的整個外陰極度充血、敏感,陰蒂早已從包皮中勃起得露出頭來。被內褲一擦刮, 一陣強烈的電流,令陳露露舒爽得差點叫出聲來。 「老公……好想被你壓在身下……和你做愛……好難受啊……」陳露露的手, 慢慢伸到了胯下。就在手指即將按到陰蒂的那一刻,少婦眼角的餘光,看到了床 頭上方的婚紗照。畫面中,背景是一片薰衣草花海,自己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 幸福地依偎在老公的懷裡。憨厚的老公,一身白色禮服,滿臉幸福、燦爛的笑容, 雙臂環繞在自己的腰上。這張婚紗照,是所有照片里自己最滿意的一張,特意讓 影樓給製作了一個足有60寸的巨幅相框,掛在床頭,每天都能看到,心中滿滿 的都是幸福。 此時突然看到畫面中的老公,感覺卻完全不一樣了。自己一絲不掛地站在床 邊,像個下流、淫蕩的女人似的,正準備手淫!畫面中老公那憨厚的笑容,此時 仿佛正在嘲笑自己。一股無以名狀的罪惡感和巨大的羞恥,瞬間湧上心頭。被酒 精和催情藥折磨得痛苦萬狀的少婦, 強忍住下體傳來的快感,望著相框中的老公,心中淒楚無比:老公……你快 回來啊……露露好想你啊……我好難受……我快堅持不住了啊…… 陳露露晃了晃暈眩的頭,想趕開腦海里那些淫蕩的雜念,趕緊從盒子裡取出 那套內衣。先撕開絲襪的包裝袋,坐在床邊,抬起一條雪白的玉腿,將長筒絲襪 從上到下捲起來,繃緊秀美的腳趾,套了上去。 質地和彈性極好的長筒絲襪,緊緊包裹在筆直、雪白的雙腿上,沒有一絲皺 褶和線頭。襪口是一圈10厘米寬的蕾絲花邊,內襯防滑脫膠條,將豐滿的大腿, 微微勒出一道凹痕。腿部雪白的柔膚,從薄如蟬翼的黑色絲襪下,隱隱透出。膝 蓋、迎面骨和腳踝處的骨感,小腿肚和大腿處的肉感,被一層朦朧的黑絲,籠罩 得質感分明。腿後部一條貫穿上下的收口線,更是將兩條修長的美腿,映襯得越 發筆直、修長。陳露露撫摸著絲滑、溫潤的雙腿,繃起腳尖,左右欣賞著,對自 己這雙美腿,有些愛不釋手。 陳露露回手抓起盒裡的內衣,一抖摟開,才發現竟是如此的輕薄,和自己平 時穿的內衣,完全不是一種類型的,穿在身上倒是極其漂亮。黑色全蕾絲的質地, 文胸罩杯是像蚊帳一樣,幾乎透亮的薄紗,根本沒有海綿墊和鋼絲托。好在自己 的乳房雖然十分飽滿,但一點也沒有下垂,所以儘管沒有鋼絲托和海綿墊,一對 乳房依舊傲然聳翹著。只是罩杯有點小,也就包住乳房的一多半,上面的半球, 基本都露在罩杯外面。罩杯三角形的薄紗,四周是一圈一指多寬的捲曲蕾絲花邊, 中間乳頭處的薄紗上,繡著一朵小花,將乳頭若隱若現地遮蓋住。兩條細細的肩 帶和後背的搭扣背帶上,也是捲曲的蕾絲花邊。 底褲更加誇張,貼身的部分,是一條丁字褲,前片是一塊比巴掌還小的三角 薄紗,雖然將將包住恥毛,卻根本遮擋不住。後片是一塊幾乎可以忽略的、更小 的三角薄紗,襠部乾脆就是一根比小指還細的布條。 陳露露以前倒是穿過丁字褲,夏天穿緊身裙子的時候,丁字褲可以避免臀部 勒出凹痕的尷尬,但好歹是可以包住陰戶的。現在這個如此「簡約」的丁字褲, 卻還是令陳露露有些目瞪口呆,很不適應。尤其是穿上後,那條細細的布條,正 好勒在陰戶中間的唇縫裡,本來就已十分敏感的蜜唇和陰蒂,被勒得陣陣麻癢。 前片那蚊帳似的薄紗,連恥毛都擋不住。不過好在和丁字褲一體的,還有外面一 圈足有20厘米寬的蕾絲花邊,像一條超級短的迷你裙,正好蓋住恥丘,下沿將 將在鼠蹊底端上面一點,後面也就蓋住多半個屁股蛋。腰部也是一圈捲曲的蕾絲 花邊,與文胸款式相呼應。超級迷你裙的下擺,卻是緊身的,帶有彈性的蕾絲面 料,緊裹在胯部。如果不細看,恥毛倒是被蕾絲上的花紋擋住了。 大龍店裡的情趣內衣有很多種,多數是那些幾根細布條、兩塊小布片、穿上 跟沒穿一樣的款式。姜華估計那些個過於暴露的內衣,陳露露是不敢在自己面前 穿的,所以特意挑了這套遮蓋面積相對大一些,而又十分唯美的內衣。這東西可 是整個獵艷計劃中,最後一個道具,要是把小媳婦驚著了,全盤計劃可就白費了。 儘管這身又薄又透的內衣,穿著很難受,但陳露露還是十分喜歡它的款式, 尤其是那些捲曲的蕾絲花邊,整體效果曼妙無比,自己傲人的身材,被襯托得越 發婀娜多姿、性感襲人。一身雪白、光潔的柔膚,在黑色的蕾絲內衣和長筒絲襪 映襯下,更是形成巨大的反差。 都穿戴完畢,陳露露最後拿起那雙高跟鞋,套在了腳上,大小剛剛合適。黑 色的漆皮質地,在燈光下反射出深邃、幽暗的光芒。足有10厘米高的鞋跟,又 尖又細,像筷子一樣。短短的前臉,連腳趾縫都蓋不住,從鞋口邊緣露出的一排 趾縫,透過黑色絲襪,若隱若現。 陳露露扶著床沿,試著站了起來。10厘米高的鞋跟,將自己的身高一下抬 高了不少。足弓被高高的墊起,腳面和鞋子前臉已經快成直角了。陳露露慢慢松 開扶著床沿的雙手,直起了身子,全身的重量,幾乎都集中在了十根纖細的腳趾 上。又尖又窄的鞋尖,緊緊擠壓著腳趾,陣陣壓痛感,從腳趾上傳來。陳露露心 中一陣淒楚:誰發明的高跟鞋呀?好看是好看,可是真要人命啊…… 可惜臥室沒有鏡子,客廳梳妝檯上才有,陳露露好想知道現在自己是什麼樣 子,一定是非常漂亮、迷人的。腳趾上的壓痛感好難受,再加上剛一起身,頭暈 得天旋地轉的,真是一步都不想動,好在臥室的門就在眼前。陳露露咬著牙,像 踩著高蹺似的,小心翼翼地挪動了兩步。可是一邁腿,那丁字褲的細布條就在陰 戶里摩擦一下。極度充血、敏感的陰唇和陰蒂,被摩擦得瘙癢難耐,像無數隻小 螞蟻在爬一樣。陰道里更是空虛得難以忍受,真恨不得馬上伸手進去撓一撓、摳 一摳,最好是找個什麼東西,填充進去塞滿才能緩解……痛苦萬狀的少婦,此時 已沒有任何退路,只能咬緊牙,打開了臥室的門,一步三晃地走了出來。 站在臥室門口的少婦,一身冰清玉潔的柔膚,在黑色的內衣、絲襪襯托下, 反射出一片白花花的光芒。凹凸有致的苗條身材,被情趣內衣烘托得性感無比。 兩條雪白、豐滿的美腿,被腳上的高跟鞋繃緊得筆直、修長。女人的兩條玉臂, 一手捂住了胸脯,一手捂在恥丘上,試圖遮擋住兩處敏感的私密部位。螓首低垂, 一頭烏黑柔順的過肩長發,半掩著嬌美的俏臉,粉面潮紅,嬌羞無限。 姜華已經看傻了,雖然之前腦海中已經無數次地意淫過這個畫面,但真等到 這個靚麗、嬌美的少婦,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眼前時,內心仍然禁不住一陣激動的 狂跳。兩眼發直的男人,只覺得口乾舌燥,垂涎欲滴。獵物已經自己送到口邊, 真想立刻撲過去,在那具迷人而又性感的胴體上揉搓、撕咬、肏干。體內的慾火, 熾熱地燃燒著,暴怒的雞巴,已經將褲襠頂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 結婚前的姜華,可以說是閱女無數了,即使婚後,他也沒少在外面偷腥。可 是眼前如此人間尤物,卻是以往不多見的。更為難得的,是這個小媳婦雖然已婚, 但仍然像一個未婚的清純少女般嬌羞,完全不像以往那些一勾搭就能上手的人妻, 還沒上床就迫不及待地往上撲,恨不得比自己還饑渴。正因為如此,對眼前這樣 一個極品女神,才要倍加珍惜。姜華按耐住內心蓬勃的慾火,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露露……你……真是太美了……像維納斯一樣美……不不……比維納斯還 要美一百倍、一千倍……」男人一邊柔聲說著,一邊緩步走到陳露露身前,伸手 握住女人遮蓋著身體的雙手,試圖拿開,說道:「把手拿開嘛……讓我好好欣賞 欣賞……」 「嗯……不嘛……這小衣服……太小了……而且……」陳露露本想說這內衣 太薄太透,可是又羞澀得說不出口,欲言又止。雙手更是用力捂緊三點,不敢拿 開。 「怕什麼的……你這麼迷人的身材……配上這套漂亮的小衣服……真是絕配 呢……給我看看嘛……昨天……我還沒看夠呢……」男人執著地央求著,手上的 力道也稍微加重了一點。 此時,催情藥和紅酒的效力已經發揮到極致。穿著高跟鞋的陳露露,本來就 很勉強地才能保持著站姿,天旋地轉的頭和奇癢難耐的下身,已經折磨得她快發 瘋了。被男人用力一拉扯,身子再也堅持不住了,腳下一軟,「啊……」的一聲 嬌呼,順勢向男人倒了過來。雙臂也下意識地張開,按在了男人的胸口上。 姜華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撲過來的美嬌娘。一手攬住女人的纖腰,一手托 在渾圓的臀瓣上。胸前擠壓著兩團飽滿、酥軟的嫩肉,軟玉溫香抱滿懷。褲襠里 勃起的雞巴頂在女人的小腹上,突然的撞擊力,使龜頭在內褲里被摩擦得一陣脹 痛、酥癢。 撲倒在男人懷中的陳露露,本能地掙扎了一下,雙手在男人結實的胸口上推 了一把,試圖脫離男人的懷抱。然而,早已渾身酸軟的她,哪裡還能使出半點力 氣?自己覺得雙手已經用盡了全力,在男人看來,卻像是在給自己溫柔地按摩一 樣。 「放開我……快放開我啊……別……別這樣……」無比羞澀的少婦,在做著 最後的掙扎。夜深人靜,孤男寡女獨處一室,自己不但喝醉了,還穿著如此性感 撩人的內衣,半裸著身子,被剛剛認識才兩天的男人緊緊摟抱著。陳露露就像一 只撲向火焰的飛蛾,儘管預感到會烈焰焚身,但卻身不由己。那熾熱的火焰和明 亮的光芒,是那麼的誘人。飛蛾在即將被烈焰點燃翅膀的一霎那,似乎感受到了 危險,但任何掙扎,都已經無濟於事了…… (未完待續)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