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 22—24

【归乡】22—24 作者:后觉

二十二 聚餐

临近黄昏,李旭锁上院门往任玲家走去。

近一周左右村里的水稻相继成熟,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收割,全村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若是在有收割机协助的平原地带,全村的水稻一到两天便能全部收割完,可在这山里收割机毫无用武之地,一切还得靠人力。先用镰刀将水稻从靠近根部处整齐割断堆在一旁,待一块地割得差不多了便分出两人拖来打谷机,在田里现场给水稻脱粒,然后将脱粒的谷子装袋运到晾晒的地方,通常是自家小院,在烈日下暴晒几日让谷粒脱水干燥,这期间还要有人不时翻搅,最后将已干燥的谷粒装袋贮藏,忙完整个流程起码得七八天时间。

任玲已经放暑假,这些天也在家帮忙干农活,李旭本就清闲,见这是个表现的机会便主动提出要来帮忙。他见镰刀在村民们手里运用自如,割起稻子来飞快,便跃跃欲试,可当自己上手时,要么几刀割不断一茬,要么抓着水稻的手太用力将水稻连根拔起,待到终于掌握了技巧,却又因速度太慢而跟不上其他人的节奏,换到去给水稻脱粒也是相似的情况。李旭虽然平日里做饭洗衣等家务做得不少,但农事还是第一次干,想要像其他人一样熟练,短时间内怕是不可能了。任叔叔和婶婶倒是非常贴心,不但不厌其烦地指导他该如何如何,还一个劲地夸他能干,搞得李旭都不好意思了。

到今天收割季的忙碌总算是告一段落,任玲一早便通知李旭,让他晚上来家里吃饭。既然是任玲邀请李旭自然是一口答应,看准时间出门,刚一进任玲家的院子,就听见任玲她弟喊道“姐,李旭哥哥来了。”任玲随即从厨房里出来瞪了弟弟一眼,把他撵进了屋里。

“傻站着干嘛,进去吧。”任玲冲李旭说道。

李旭没有直接进屋而是微笑着走到任玲面前,握住任玲的小手“在干嘛呢?”

任玲快速瞥了眼房门,见门口没人才说道“还能干嘛,快进去吧,我锅里还炒著菜呢。”

李旭又向前靠了靠,另一只手摸向任玲的脸颊“我去厨房帮你。”

“不用,最后一道菜了,炒完就开饭,快进屋去。”

“那叫……”李旭本打算跟任玲再亲昵几句,可这时从屋里传来任玲她爸的声音,打断了李旭的话。

“不是说小旭已经来了吗,怎么不见进屋。”话音还没落下任玲他爸已出现在门口,任玲慌张地挣脱李旭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也不知两人的亲密举动是否被看见,不过李旭倒是一点不慌,他早已做好随时坦白的准备。

“任叔好,我跟玲姐说了几句话,正要进屋。”

“哈哈,我还以为那小子骗我呢。”任玲爸笑着说道“那你们接着聊。”说完便又向屋里走去。

“也聊完了,我跟您一起进去。”李旭跟在任玲爸身后走进屋子,临进门前回头冲任玲笑了笑。

屋子里除了任玲一家人外还有周教授,这些天周教授一直借宿在任玲家。那天四人在学校门口会合,一番介绍后得知竟是与自己同一大学的教授和学姐,虽然院系不同之前也不认识,不过能在这么偏僻的小地方偶遇,李旭即感意外又有点惊喜。

听说周教授要到长水村进行专业方面的调查,四人便先到了任玲家,周教授从任玲父母口中大致了解了一下村子及周边的情况,又迅速和吴霜雪商议了下,认为这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事,决定还是先找住的地方,村里自然没有旅社,去镇上住每天一来一回耽误时间不说,周教授上了年纪,路上来回颠簸时间长了也吃不消,最后决定周教授借住在村里,吴霜雪因为要帮教授管理邮件并和外界保持联系,就住到有网络的镇上,每天早上从镇上到村里来与周教授会和,忙完工作后再回镇上休息。这样安排对吴霜雪来说也挺辛苦的,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李旭进屋后从任爷爷开始一一问候,之后便坐下来与大家闲聊。周教授这样的知名学者与任玲一家相处得出奇融洽,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特别是和任爷爷,不时老哥老哥地叫着。

听周教授讲搞他们这一科的,经常要深入到一些偏远地区,与当地人同吃同住一起生活,以便了解当地的社会结构,风俗习惯等,他早年就曾只身进入西南某地深山中,与一个半原始部落一同生活了两个月,等到出来后他那模样在别人眼里简直就是个野人。

“这学问做得真够辛苦的。”李旭钦佩道“连假期您都要带着学生出来做调查。”

“做学问没有不辛苦的,习惯了就好。”周教授喝了口茶,颇为感慨地说道“有些事要趁还走得动时全力以赴,免得留下遗憾。”

李旭想到周教授说的要全力以赴的事,指的就是寻找那个眷湖村吧。“那教授你们寻找卷湖村的事这几天有进展吗?”

“没有任何进展。”周教授苦笑道“其实这次出来收获蛮大的,这多亏了霜雪那姑娘,是她发现的线索把我们一步步带到这里,可惜到头来还是差了那么点,没错,就差那么一点,我有预感真相离我们已经很近,可……”

周教授说到后面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看来周教授对这事的执念很深,李旭不知要说些什么才能安慰到他,便没再作声。

坐在周教授旁边的任爷爷把两人刚才的对话听在耳里,他定定地瞅了李旭良久,嘴唇一动一动像是在默念着什么,接着又看向周教授,刚张开嘴,却从外面传来了开饭的声音。

李旭闻声站起,跑去厨房帮着上菜,很快凉菜热菜便摆满一桌,大家围坐四周,任玲爸又拿出一瓶白酒给大家斟上。动筷前任玲爸说了两句,让大家吃好喝好,还特别强调李旭这两天给家里帮了忙,待会儿要和李旭好好喝几杯。

李旭不太喝得惯白酒,酒量也一般,可这种时候硬著头皮也得上啊。任玲爸先敬了大家一杯,第一杯入口,辛辣的液体沿着喉咙直抵胃部,升腾起一股烧灼感,李旭稍作适应后拿起酒瓶从任爷爷起首敬酒,这一轮下来除去任玲和她弟弟,其实也就喝了四杯,可李旭脑门已经出汗。任爷爷和周教授喝完两杯后便不再多喝,两人上了年纪,周教授明天还要工作,大家也就没多劝,任玲妈又陪任玲爸和李旭喝了一杯后也不喝了,之后酒瓶便在两人之间你来我往,李旭逐渐感到头有点晕了。

“小旭啊,你今年大三了吧?”任玲爸边说边斟满李旭的酒杯。

“嗯,是大三。”李旭拿起杯子喝干。

“那明年就要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找份工作呗。”

任玲爸也把自己那杯喝掉,然后又把两人的杯子添满“小旭啊,听说现在的年轻人在大学里就开始搞对象了,你……有没有谈女朋友啊?”

“女朋友?”李旭略微有些迟钝的大脑首先想到的是李念儿,但马上觉得不对,侧头看向坐在一旁的任玲,任玲好像完全没注意爸爸和李旭在聊什么,照常夹着菜。“哈哈,任叔叔,我还没女朋友。”

“哦。”任玲爸没再问什么,端起酒杯对着李旭“来小旭,我们把这杯也干了。”

李旭拿起杯子一饮而尽,之后便是两口菜一杯酒,再后来菜也不怎么吃了,渐渐地李旭觉得周围的动静越来越飘忽,直到完全感觉不到。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旭突然清醒过来,他赶忙看向四周,餐桌旁只剩自己、任玲和任玲爸三人,他又看了眼墙上的钟,快十点了。

“我是睡着了吗?”李旭扶著有点眩晕的头。

“只是眯了一会儿。”任玲爸笑着说道“小伙子酒量还行啊。”

李旭自然不会说自己是硬撑的,他笑了笑然后站起来说道“任叔叔,都这么晚了你们也该休息了,我就不打扰了,我这就回去。”说完就向外走去。

“玲子,你去送送小旭。”

“这么近有什么好送的。”

“这大晚上的他又喝了这么多酒,要是不小心摔一跤咋整,快去。”

任玲迟疑着从椅子上站起,看似很不情愿地跟了出去。

被夜里的凉风一吹,李旭晕沉沉的脑袋轻松了不少,脚下的步子虽有点飘,但只要慢点走也不成问题,就是这夜有点黑。

走出任玲家的院子站在小路中间,李旭正在掏手机打算用来照明,从身后射来一道亮光,李旭看向来人笑着说道“还是玲姐对我好,专程来送我,嘿嘿。”

任玲没搭理他,快步从他身旁走过径直向前走去。

“嗯?玲姐你怎么自己走了,等等我。”李旭想追上任玲,可因为脚下虚浮路又黑,只能踉踉跄跄地跟在七八米后。“玲姐,等等我呀,我要跟不上了。”

任玲不为所动继续向前走着,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了百十米。

李旭见任玲不理会自己,只得使出杀手锏“哎呦!玲姐我头好晕,我要站不稳了,我的好玲姐,亲亲玲姐,你快来敷我一把。”

李旭知道任玲这丫头脸皮薄爱害羞,故意把我的好玲姐,亲亲玲姐拖长,嗓音也加大,在这寂静的夜里怕是百米外都能听到。这招果然有效,话音刚落任玲不但停了下来,还飞速跑会李旭身旁。

“你声音小点。”任玲边说边对着李旭胸口挥动小拳头“你想让全村都听见啊,你,你就故意气我。”

李旭一把捉住挥舞的小手“没人会听到的,这大晚上的大家差不多都睡了。再说,我们现在待的地方四周也没人家。”

如李旭所说,他们正好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李旭另一只手已悄悄抚上任玲的腰。

“玲姐,你刚才为什么不理我?我今天晚上表现的不好吗?”

“哼!酒量不好还喝那么多。”

“哦,原来玲姐是关心我啊。嘿嘿,我那不是为了讨任叔叔欢心吗。效果看起来也不错吧?”

“是啊,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什么都被套出来了,我爸是挺高兴的。”

“嗯?我……”李旭回忆了一下“我也没说什么呀,任叔叔就问了我毕业后的打算和有没有女朋友,我回答的不对吗?”

“让你喝!让你喝!”任玲这次改用手电筒敲打“自己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别打别打,疼。”李旭又赶快按住这只手“我说什么了?难道我跟任叔叔说了我们已经……已经上过……哎呦!”话没说完李旭痛叫一声,低头看见任玲的右脚正踩在自己左脚上“玲姐别……别踩了,开个玩笑而已。”

任玲收回脚“让你乱说!”

“是不是我醉了之后又说了什么?”李旭再次回想了一下,是有一段记忆空白“哎,算了,不管说了什么,没让叔叔婶婶不高兴就好。”

“你倒是想得开。”任玲甩开被李旭抓着的双手,转过身说道“走吧,别磨蹭了,送你回去后我还要回家休息呢。”

李旭怕又被甩在后面,一步跨到任玲左侧,右手握住任玲左手“走吧。”

两人手拉手并排走向李旭家,路程本就不远,晚上虽走得慢些也不过用了七八分钟。

李旭打开门上挂着的锁推开院门,一旁的任玲说道;“你快去休息吧,我回去了。”

“别呀,进去坐坐吧。”李旭一脸荡笑道。

“我可不敢进去。”

“嘿嘿,怎么搞得我像大灰狼似的。”李旭见自己的意图被识破,退而求其次道“不进去也行,那得让我亲一个。”话刚说完便一把搂住任玲准备用强,眼看就要吻上了,任玲却伸出双手挡在两人唇间。

“一身酒味,难闻死了。”任玲说着把头偏向一边。

自己今晚喝了不少酒,身上的酒味肯定很重,只是自己闻不到,嘴里肯定也一样。想到这李旭一下子泄了气,搂着任玲的手也松开了。李旭还在沮丧,突然感到唇间一热,竟是任玲上前飞快地吻了他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任玲已经退了回去。

“我走了。”任玲抛下这句话,转身打着手电筒快步离去。

李旭注视著渐行渐远的灯光,嘴角微微上扬。

二十三 奶奶(上)

吃过早饭,儿子儿媳都下地干活去了,任老爷子从屋里搬出把椅子,在院子里坐下晒起太阳,人到了这个年纪好像都特别怕冷,因此每天早上晒晒太阳也就成了习惯。这个时间点,阳光还不像过了正午那样炽热灼人,而是温柔和煦的,晒在身上暖暖的很舒服。

待身子暖和起来后,任老爷子拿起他那杆用了几十年的烟锅,从腰侧的烟袋里捏起一小撮烟丝将其填满,再划根火柴点燃烟丝,长吸一口,浓烈的烟雾直冲肺部让老爷子精神一振,最后再将烟雾缓缓吐出。

饭后一杆烟,这也是几十年的老习惯了,老爷子又连吸两口,顿觉全身舒畅,一时间一切烦心事都被抛在了脑后。

这时周教授从屋里走了出来,站在院门口望向进村的路。任老爷子知道教授这是在等那个女学生,这些天他们都是在这汇合后一起去村里四处拜访,打听那个眷湖村。

“眷湖村。”任老爷子在嘴里默念了一遍,手上的烟锅正往嘴里送,却突然停在了半途“看我这记性。”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任老爷子直起身子,冲周教授喊道“教授,周教授。”

周教授循声转身,看见了坐在院子一角的任老爷子,微笑着走到老爷子近旁“老哥,”

“这是又要出去?”

“是啊。”周教授无奈地笑了笑“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正赶上农忙,本来几天就能做完的事拖到了今天,叨扰了你们这么久,不过今天应该就能结束,只剩下最后几户了。”

“你是说今天要是再没个结果,你们就要走了?”

周教授叹了口气,第二次说道“是啊。”

“还真是时候。”任老爷子随口说道。

周教授搞不懂老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自己走得是时候?

“你可别多想,我是说我想起来的是时候,要是再迟一天你可就走了。”

“老哥,你说你想起来是……”

没等周教授说完,任老爷子接着说道“周教授啊,你们不用到处去打听了,我啊,听说过那个眷湖村。”

周教授愣了一下,在脑子里确认了一遍刚刚听到的话,随即向前两步直接来到任老爷子面前,兴奋又急切地问道“任老哥,你说你知道眷湖村在哪,我没听错吧?”

“不是我知道在哪,是我听说过。”

“哦对,对……”

这些年跑了许多地方,耗费了大量时间,翻阅了无数资料,咨询拜访了不知多少人,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自己说听说过眷湖村,此刻应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呢?手舞足蹈、喜极而泣、抑或是扑上去拥抱对方,怎样做应该都不足为奇。可周教授却表现得出奇冷静,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会如此呢?是怕会空欢喜一场?不,他有预感,这次真的离那里很近了,那又是为什么呢?是因为他知道这对他来说并非什么好事吗?他想起了老师日记里最后那些话,“……永远不要试图去了解,那绝非人类的理性可以驾驭……”

任老爷子本以为听到这个消息周教授会很高兴,可这怎么发起呆来了。老爷子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周教授的肩膀“教授,来,你坐。”

周教授顺势坐下,思绪慢慢回到当下,任老爷子又从屋里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周教授旁边。

接上刚才的思路后周教授说道“不对呀任老哥,刚到村子那天我们第一个采访的就是你,当时你说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没错没错,那天我是这么说的,当时我是真不记得有听说过,毕竟这把年纪了,记性是真不行了。”老爷子停下来吸了口烟,又接着说道“你们那天问过我之后,眷湖村这名字就一直在我脑子里转啊转的,我心里就开始犯嘀咕,之前是不是在哪听过,可过了这些天还是什么都没记起来,我又觉得吧,可能是我搞混了,最近老是听到你们谈论眷湖村,听得多了就以为自己早就听到过。”

任老爷子又停下话头,这次没有吸烟,也不知是在歇气还是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说,周教授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可你猜怎么着?”任老爷子突然开口道“就昨晚,开饭前在里屋,你跟小旭不是聊了挺长时间吗,我坐在你旁边正对着小旭,就在小旭问你眷湖村的事有没有进展时,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不是,应该说是它自己冒出来了,我当时就想告诉你来着,可刚好喊开饭,一顿饭吃得就把这事给忘了,刚刚见你又要出去,这才想起来。”

“哦。”周教授点了点头,可他最关心的,关于眷湖村的具体线索,老爷子还没讲,他正要询问,任老爷子却又先一步开口。

“这些天我天天听你们说起卷湖村,可为啥直到昨晚才想起来?”

任老爷子直直地看着周教授,像是在等教授回答,周教授却奇怪老爷子为什么要问这个“任老哥,别卖关子了,你就赶快告诉我吧。”

“我不是说我是见你跟小旭说到眷湖村时想起来的嘛,关键就在小旭身上。”

“小旭?这事跟小旭有关?”

“看着小旭的脸,我就想到了小旭他爷爷,”任老爷子的声音显得有些落寞“他前两个月刚过世,你要是早几个月来就能直接问他了,我就是从他那听说的眷湖村。”

“原来是这样。”

“是个苦命人,一个人过了大半辈子,哎!不说这些了,我啰啰嗦嗦了这么久,教授你肯定早就急了,我是觉得这事跟小旭有关,也不知小旭知不知道,想着是不是应该把小旭也叫来?”

“应该的,应该的。”

“教授也这么想,那就再等一会儿,我让玲子喊小旭过来。”

任老爷子进屋去找任玲时,吴霜雪匆匆忙忙从外面跑进院子,见到周教授后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教授,打车耽搁了点时间,来晚了。”

周教授此刻哪会在意这些,笑着说道“没关系,又不急这一会儿。”

见教授心情不错,吴霜雪又说道“教授,美国那边给我们回邮件了,我已经拷贝下来了,您要不要现在就看?”

“美国那边回信了?不急,先放一放,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李旭挂了电话就往任玲家赶,电话里没说找他有什么事,只是让他快点过来。他匆忙赶到,见任爷爷、周教授、学姐还有任玲都坐在院子里,他的位子也已经备好,四人齐刷刷地看向他,任玲和学姐眼中透着疑惑,周教授看起来心情很好,任爷爷表情有点凝重。这是要干嘛?李旭在心里嘀咕著。

“小旭,过来坐。”周教授热情地招呼李旭过去。

李旭在空位上坐下后,开口问道“教授,这是有什么事吗?”

“小旭啊,我们打听到眷湖村的线索了。”周教授开门见山道。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李旭没去想这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而是由衷为教授感到高兴“是什么线索?知道眷湖村在哪了?”

“具体是什么线索暂时还不清楚。”

“诶?”李旭表情一愣“这话怎么说?”

“其实提供这个线索的就是你任爷爷。”

李旭看向被四人半环绕着的任老爷子,老爷子并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一旁的周教授接着解释道“因为这个线索跟你有关,你任爷爷想等你过来后再说。”

“跟我有关?”李旭一脸惊讶地看着周教授,见教授不像在开玩笑,再看任老爷子,仍是对自己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任玲和学姐,两人看起来和自己一样不解。转了一圈,最后又面对回周教授,李旭等著教授详细解释。

“小旭啊,事情是这样的……”

周教授把任老爷子记起眷湖村的经过向李旭转述了一遍,李旭这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同样明白了的还有一旁的任玲和吴霜雪。

是爷爷告诉得任爷爷,和我有关系就指的是这?李旭在心里琢磨了一下,然后对任老爷子说道“任爷爷,我已经在这了,您就把我爷爷当年告诉你的讲给我们听听吧。”

李旭的话把大家的视线引向了任老爷子,老爷子往后挪了挪屁股,也环视了四人一眼,最后还是看向了李旭,他抿了抿嘴唇终于开口说道“我记得你爷爷当时是说,你奶奶的娘家在一个叫眷湖村的地方,你没听家里人说过?”

“呃……没听说过。”

李旭不用细想便可以肯定,自己绝没听说过。长这么大虽然也就见过爷爷一面,但他多少还有点印象,而奶奶,对他来说则完全是空白,没见过真人,没听父亲提起过,连照片也没见过一张,对了,爷爷的卧室,也就是他现在睡觉的房间里,挂着几张老照片,可那几张照片上除了不同年龄段的爷爷外,就只有小时候的父亲,也全然不见奶奶的身影。

关于爷爷奶奶,李旭小时候也曾有疑问,为什么爷爷奶奶从没来过?他们在哪?等等,可李旭从小就不是一个喜欢追着父母问东问西的孩子,说白了就是性格比较内向,有疑问也是闷在肚子里,待懂事之后他便看出,父母与他们父母的关系好像都不太好,他也就更不会问了。时过境迁,李旭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听人说起奶奶。

“我奶奶的事我完全不了解。”

“这样……”任老爷子思索了片刻,说道“也对,这些事你爸爸怕是都不知道。”

这句话大大地激起了李旭的好奇心,连父亲都不知道奶奶的事,有这么神秘?他甚至忘了这是在为周教授打听眷湖村的事,进而追问道“任爷爷,您说连我爸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关于你奶奶的来历,你爷爷的嘴可紧得很,要不是那次他喝醉了酒,我也没机会知道,你爸小时候问起你奶奶,你爷爷也是什么都不说,两人的关系不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我奶奶的来历?李旭越发好奇了,急忙说道“任爷爷,我爷爷到底说了什么,我奶奶又是什么来历,我很想知道,您好好给我讲讲吧,”

“别急,别急。”任老爷子抬了抬手说道“本来是要告诉教授眷湖村的事,可说到眷湖村又肯定要提到你奶奶,所以才把你叫来,你爷爷已经不在了,你既然想知道,我觉得应该告诉你。就是得让周教授多听我唠叨一会儿了。”

周教授连忙接话道“一点都不唠叨,我也想了解得详细一些。”然后又转向李旭说道“对调查来说,收集到的有用信息越详实越好,若是能了解线索的全貌,对我的调查应该会有所帮助。”

周教授从刚才的对话中得知,他需要的线索与李旭的爷爷奶奶有关,便特意向李旭说明情况。李旭觉得教授做得十分周到,微笑着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当事人也已经不在了,我们听一听又何妨呢。任爷爷,您开始讲吧。”

任老爷子又往后移了移屁股,坐定后清了清嗓子,开始说道“你奶奶是从哪来的没有人知道,你爷爷也从没说过。那时候你太爷爷太奶奶都已经过世了,你爷爷一个人过了七八年,突然有了媳妇的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可真正见过你奶奶的人却很少,因为你奶奶平时很少出门,地里的农活也还是你爷爷在干,大家就开玩笑说你爷爷带回来了个大小姐。我因为跟你爷爷关系好时常去串门,见到你奶奶的次数稍多一些。”

任老爷子停下来喘口气的功夫,李旭赶紧问出他最好奇的点“我奶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任老爷子蹙眉思索了一下,说道“也许还真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哩,不过我也没见过真正的大小姐是啥样,反正肯定不是庄稼人。你奶奶当时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人长得特别水灵白净,一看就没怎么被太阳晒过。我记得你奶奶刚来那会儿我去串门,见你奶奶好像啥都不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都得你爷爷手把手地教,还有我刚才也说了,你奶奶从不下地干农活,这些在我们这可都稀奇得很。其他的……我就说不上来了,应该也只有你爷爷清楚了。”

虽然只是很粗略的印象,不过李旭对奶奶总算是有了点认识,只是听了这些后奶奶给他的感觉更加神秘了,任老爷子了解的就这么多,还有谁能给他答疑解惑呢?“任爷爷,您继续讲吧。”

“之后过了一年,你爸爸就出生了,你奶奶也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男主外女主内,小日子过得挺舒坦。自从有了你爸爸,你爷爷干起活来更卖力了,什么时候见到他都是乐呵呵的,你奶奶把你爸爸看得可紧了,都四五岁了还不让他和其他孩子到处跑着玩。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七八年,直到……”任老爷子讲到这表情暗淡了下来,声音也低了些许“直到你奶奶离开为止。”

二十四 奶奶(下)

李旭张了张嘴想要问些什么,可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问了想必也不会有答案,继续听老爷子讲下去吧。

“你奶奶为什么要离开?去了哪?我自然是不知道,问你爷爷他又一个字都不肯说。你奶奶这一走,你爷爷一下子没了精气神,整天垮著个脸,干活也没力气了,地里的草比庄稼都高了也不见收拾,连饭都是凑合着吃一点。最可怜的还是你爸爸,当时才七岁,突然不见了妈,还得反过来照顾爸,放学回来又得做饭又要洗衣,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把你爸接过来跟玲子她爸同住。”

李旭回想起父亲,那个坚实可靠又沉默寡言的男人,竟有过这样的童年经历,那时年幼的父亲是怎样的感受?又是怎么度过那段时期的呢?他之前一无所知,也没想过要去了解,此刻却产生出一种渴望,渴望了解过去,明晰其中的纠葛。

任老爷子又开始讲了起来,李旭收回思绪专心地往下听去。

“就这样又过了大半个月,我觉得无论如何也该到头了,必须得跟你爷爷好好谈谈。我打了一壶酒弄了几个菜,把你爷爷叫到家里来,打算跟他边吃边聊。我问他知不知道弟妹去哪了,知道的话能不能接回来,要是不知道也要想开点,日子还得过下去,关键是孩子还小,做爸的要负起责任。可我把嘴都说干了,你爷爷只是低头喝酒愣是没接一个字,哎!没办法,我也只能泄了气,陪他一起喝了起来。到最后酒快喝完了,你爷爷也已经半趴在桌上,可他这时却突然开了口,什么感谢我的关心,让我别操心了,他没事之类的。

见你爷爷好不容易开了口,虽然吐字不清应该是喝醉了,但我还是抓住机会又开始安慰他,我问他是不是两口子闹矛盾,弟妹一怄气回了娘家,你爷爷没回答,我就以为可能真是这原因,就又问他弟妹的娘家在哪,你当初把人家带回来,现在怎么不去把人接回来。你爷爷先是啥都没说,拿起酒壶咕噜两口把剩下的酒都喝了,然后便开始断断续续地讲了一大堆话。”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任老爷子不得不停下来歇一歇喘喘气,周围的四人则静静地等待着老人再次开口。

“你爷爷虽然说了不少,但当时他已经醉得厉害,口齿不清外还说两句停半天,我听得也是云里雾里,如今更是记不得他当初原话都说了些啥,现在只能用我的话把我还有印象的部分讲出来,也就没多少了,周教授打听的眷湖村我接下来就要说到。

你爷爷当初进山打猎,一路追赶猎物结果跑进深山里迷了路。哦对了,过去我们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土枪,防止山里的野猪出来糟蹋庄稼,平日不忙时进山打个野鸡啥的,不过那时候打猎都是在这附近,如今枪都被没收了。你爷爷迷路后在山里游荡了大半天,始终找不到回来的路,天快黑时却意外地在深山里发现了一个村子,你爷爷就是在那里遇见了你奶奶。那个村子就叫眷湖村。之后的事也不知是你爷爷没说,还是他说得不清楚我没听明白,总之就是他在眷湖村待了几天,最后和你奶奶一起逃出了村子,一路摸索著回到了长水村。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

任老爷子的讲述终于告一段落,可李旭的疑问却一点少,反而更多了,他不解地问道“任爷爷,你说我爷爷奶奶逃出村子是什么意思?”

“这……”任老爷子表情看起来同样不解“我记得你爷爷是这么说的,可为什么这么说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哦。”李旭无奈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周教授早已按耐不住,待李旭一问完马上接着问道“任老哥,关于眷湖村小旭的爷爷还说过什么没有?”

“我想想,想想,别急。”任老爷子思索了一分钟,说道“他说那村里人的日子过得比我们这好多了,又说那村子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了?”周教授紧追不舍地问道。

“这我就想不起来了,也不记得他说没说。”

“还有没有别的,比如说……”周教授神经紧绷地问道“他有没有说过眷湖村的具体位置。”

“哦!这个我问过,”任老爷子这次回答得干净利落“我当时也是第一次听说山里还有个村子,觉得稀奇,就问小旭他爷爷还记不记得那村子要怎么去,他当时是怎么说的我同样已经记不清了,不过我记得我从他的话里得到的结论是,要先翻过燕子岭,然后……”

周教授全神贯注地听着任老爷子说出的每一个字,眼神里流露出一股与他年龄不匹配的亢奋,一旁的吴霜雪边听边用笔做着记录,李旭也听得同样认真,并已暗自决定待会儿要跟教授谈谈,四人里唯有任玲是在单纯地听爷爷讲述往事。

“这条路线对不对我从没验证过。那天最后小旭他爷爷完全醉倒了,我把他安顿在我家睡下,第二天他酒醒后就对我说他没事了,当天就把小旭他爸领回了家,从那天起不能说是完全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但也算是缓过来了,之后我跟他提起他那天喝醉后说的话,他说那都是喝醉后的胡话。总之他是好起来了,他说过啥对我来说也就无所谓了。”

周教授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可任老爷子实在是说不出什么了,周教授没能再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这都不重要,最最关键的线索已经到手,剩下的就是遵照线索一路寻到眷湖村。

周教授再次向任老爷子表示感谢,然后转向吴霜雪叮嘱了几句,吴霜雪把记录谈话内容的笔记本递给周教授,周教授浏览了一遍后又交还给吴霜雪。李旭看准时机对周教授说到;“教授,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要进山寻找眷湖村吗?”

“没错。我们来这就是为了寻找眷湖村,好不容易得知了大致方位,自然要去一探究竟。”

“那……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去?”

“哈哈,听了你任爷爷的讲述,你一定对眷湖村充满了好奇吧,我们能得知这个线索可是沾了你的光,你想一起去我是万分欢迎。”周教授爽快地答应了,因为这也正合他的意。他和吴霜雪在村子附近走访倒还行,可要深入群山之中,他上了年纪腿脚体力都不复当年,吴霜雪又是个女孩,之前应该也没这方面的经历,一老一女进入深山不是明智之举,更何况进山探险谁也说不准会有什么突发状况,有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路同行,无疑让人安心不少。

“太好了。”见教授同意他同行,李旭又接着问道;“那教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嗯……这都快到下午了我们还什么都没准备,今天肯定是不行了,这样吧,明天吃过早饭我们还在这里集合,然后整装出发。”

“好嘞。”

商议完毕后李旭又在任玲家待了十几分钟,然后起身告辞,刚走出没多远便被任玲叫住。

“玲姐,这大白天的我也没喝醉,你还专门来送我。”李旭冲任玲笑着说道。

“谁专门来送你了。”任玲嘴上这么说,可并不影响她和李旭并排前行。

两人沉默地走了两分钟,李旭侧头看向任玲问道;“玲姐,有事?”

“你要跟周教授一起去寻找眷湖村?”

“嗯。”李旭说着点了点头“那里既然是我奶奶的娘家,我便想去看看,过去的事之前我一无所知,我想趁这次机会尽可能多了解一些,再说我闲着也是闲着,就算没收获当做是去远足也没什么不好。”

“那我也要去。”

“你也要去?”李旭没想到任玲会有这个打算,问道;“你去干嘛呀?”

“我也对那个眷湖村挺感兴趣的,而且我放假在家也没事,就像你说的,就当是去远足。”任玲瞅了瞅李旭又说道;“怎么?不想我去?”

“哪能啊!有玲姐陪着我求之不得。不过得先跟周教授说一声,征得教授同意才行。”

“放心,我待会儿回去就跟周教授说,教授肯定会同意。”

“那明天就是你、我、周教授还有吴学姐四个人,也不知道那地方有多远,路好不好走。”

两人就明天的行程商量著需要准备些什么,说着说着便到了李旭家门外,如昨晚一样,任玲本要转身离去,却被李旭一把拦下。

“怎么老是急着走呢?”李旭一脸荡笑地说道;“玲姐你都好些天没来坐坐了,这都到门口了,也不像昨天那么晚,说什么也不能走。”说着便牵起任玲的手往院子里走去。

任玲虽有些迟疑却也没拒绝,跟着李旭进了院子,李旭随即转身关上院门,并从里面闩上。

“大白天的你闩上门干嘛?”

“嘿嘿,闩上好,闩上待会儿方便。”李旭笑出声道;“走吧玲姐,我们进屋,免得被太阳晒著。”

任玲仍是被李旭牵着,好似不情愿但又不拒绝地跟着李旭进了的卧室。进了屋李旭也就不再掩饰,一把搂住任玲低头吻上粉嫩的双唇,舌头急不可耐地窜进任玲嘴里缠上小香舌。刚开始任玲还用双手拍打李旭后背表示抗议,不过很快便放弃了抵抗,最终胳膊环抱住李旭的脖颈,笨拙地回应起李旭的亲吻。

第一次后李旭一直没机会再次推倒任玲,小姑娘最多让他搂搂抱抱亲亲嘴,接吻时也都是李旭主动,此刻任玲终于回应起来,李旭觉得自己这段日子的悉心教导开始起作用了,便不急着开始下一步,两人就这样抱着吻了好一会儿。

“玲姐,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想你吗?”

“天天都能见到,有什么好想的。”

“我不是说那个想。”李旭停顿了两秒接着说道;“我说的是想……跟你睡觉。”

“你……”任玲被李旭这么直白的话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你一天是不是就想着哪种事?”

“也不全是。只是一见到你就想和你做……”任玲赶在李旭说出最后一个字前捂住了李旭的嘴。

“不许乱说。”任玲怯怯地问道;“那没见到我时你又在想什么?”

“当然是想着能早一点见到你喽。”李旭说道;“好了玲姐,我们赶快进入正题吧,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

李旭说完便脱起自己的衣服,飞速扒光自己后李旭又去解任玲胸前的纽扣,在没有任玲协助的情况下,李旭把任玲剥到只剩胸罩和内裤,他正要去解胸罩背扣时想到了什么,对任玲说道;“玲姐,这个要怎么解开,我不会,麻烦你教教我。”

任玲侧着头不为所动,李旭便这里抓一抓那里拉一拉,好像真的不会解一样,任玲终是瞪了李旭一眼,自己伸手到后背解开了扣子。束缚一去两只玉兔一跃而出,虽然已经有过一次亲密接触,两只玉兔也被李旭揉捏过多次,但任玲还是下意识地想要用手遮挡,可却被李旭抢先一步。李旭一手一只覆上嫩乳,随即把完起来,惹得任玲低吟连连。

揉捏了片刻后李旭觉得站着终究不太方便,抱起任玲三步来到床前,把任玲往床上一放自己跟着压了上去。这下就方便多了,李旭一口含住一只乳尖,用舌头来回挑拨乳头,感受着乳头在嘴里逐渐膨胀变硬,然后再换到另一只,而任玲则扭动着身子,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别……别咬……疼……”

经过李旭的舔、吮、拨、咬,两座玉峰顶端的樱桃都以膨胀到最大且泛著水光,李旭抬起头笑着问道;“玲姐,舒服吗?”

任玲把头偏向一边低声说道;“不舒服。”

“不舒服?真的?那我来检查一下。”李旭话音落下的同时左手已经伸进任玲的内裤,沿着一丛软毛向下稍许便触到了蜜穴口,李旭抹了一把便抽出了手,举到任玲眼前说道;“不舒服怎么还出水了。”

任玲脸颊通红,不敢看李旭也不说话。

“嘿嘿,现在不舒服没关系,马上就让你舒服。”

李旭双手并用脱去任玲身上最后的布料,架起并分开任玲的双腿,下体向前移,让早已硬得发疼的肉棒抵上洞口,毫不迟疑地捅进蜜穴。

“嘶……”蜜穴内还像第一次那般紧致,挤压得李旭直吸气。

“啊……”虽然已经完全湿润,但这猛的一下还是让任玲有点疼,好在疼痛很快便被一股无法言语的满足感所取代,最终化为一声长长的呻吟。

李旭开始耸动起来,没有保留也不讲什么技巧,就是大开大合地进出。他这个年龄每天来几次都嫌少,何况憋了这么多天后的第一次,他只想痛痛快快来一发。

“啊……啊啊……慢……慢点……李旭……太……太快了……啊啊……”

在李旭的全力输出下任玲剧烈喘息著,经验更少的她没多久便小丢了一回。

“玲姐,怎么样,现在舒服了吧?”李旭挺动下体同时还不忘问道。

“啊啊……轻……轻点……”

“看来玲姐还不够舒服,我只能再加把劲了。”

“啊别……别……”任玲水汽萦绕的眼睛埋怨地看着李旭,不情愿地说道;“舒……啊……服……舒服……”

“这就对了嘛,既然我让你这么舒服,那你是不是该叫一声老公。”

任玲真想起来拧李旭的耳朵,让他敢趁人之危,可身子在李旭有力的撞击下摇摇欲坠,眼看又要到了,而且这次看样子比刚刚那次要猛烈得多,她怕李旭又使坏,只得小声叫道;“啊老……老……公啊……”

“你说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清。”

“老公……老公……”

目的达到,李旭无需再忍耐,他俯下身双手捧住任玲的脸,直视著任玲,下身开始最后的冲刺;“老婆,我要射了。”

在两人剧烈的喘息中李旭宣泄而出,快感翻江倒海般袭来,虽然来得快了点,不过两人都达到了顶峰,再说今天时间还早,接下来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