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荡妇李娇娇 (1)

小镇荡妇李娇娇(1)

作者:孝景帝玄孙

首发:禁忌书屋

大河镇,顾名思义,是一个临近大运河的小镇。

镇子虽小,但也有几万人口,网吧、KTV、饭店、医院、超市、宾馆、浴室等公共设施场所也都具备。

除此之外,大河镇上还有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说的就是大河镇。

夏季深夜,在大河镇老街的‘大龙网吧’里,李娇娇正坐在一台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

李娇娇,今年29岁,是大河镇土生土长的居民。虽然还没结婚,但临近三十的年纪,让李娇娇具备了某种少妇该有的成熟韵味。

跟其他留在大河镇的小中年们一样,李娇娇初中由于贪玩,学习成绩差,没能上高中。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县城的一所中专。

中专毕业之前,李娇娇跟学校里一个当时觉得帅气的小混混谈了对象,并把自己的初夜给了对方。

年轻的孩子不懂事,也没有相应的安全措施,一次中奖后,李娇娇怀孕了。

这对于任何一个家庭和学校来说,都是不可容忍的事情,很快,李娇娇被那所中专勒令退学,随后在父母的安排下堕了胎。

而至于那个之前满口海誓山盟的混混男友,在得知李娇娇怀孕的事情后,就立马消失不见了。

一直到如今,李娇娇在父母托关系的情况下,进了大河镇织布厂上班,浑浑噩噩地到了29岁。

李娇娇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只留下李娇娇和七十岁的奶奶独自生活在小镇。

没有了父母的约束,李娇娇的生活过得格外惬意,通常都是上午睡觉,下午去织布厂上半天班,晚上下班后就到大龙网吧上网,一直到深夜才回家。

长此以往,让李娇娇养成了贪玩、懒惰的坏毛病,而且由于李娇娇只上半天班(周末还双休),导致李娇娇的工资每个月只有一千而已。

李娇娇相貌并不算惊艳,而且脸蛋还有些婴儿肥,但配上精致的淡妆和那双媚波流转的大眼睛,让她具备了某种成熟妩媚中还略带一点俏皮的气质——这对于大河镇的乡下男人们来说,是十分具有吸引力和杀伤力的。

此刻的李娇娇正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上身穿一件碎花的低领衫,透过领口,能隐约看见雪白的乳沟,下身是一条紧身包臀牛仔裤,完美勾勒出浑圆的屁股轮廓。

李娇娇除了脸蛋外,身材也十分丰腴,二者相结合,完美符合一个小少妇的形象。

随着李娇娇的手指不断按动键盘,胸前的那对36D乳球左右轻微幅度抖动着,仿佛随时会挣脱乳罩的束缚,从衣服里弹出来一样。

这样的一幕,惹得网吧老板李大龙和其他几个包夜的上网男性顾客频频侧目,甚至一些年龄偏小的男孩子早已经在裤裆内挺直了年轻的鸡巴。

时间临近深夜十二点,李娇娇打完最后一局游戏,看了眼电脑桌面下角的时间,随后结账关机。

看着李娇娇离开的丰腴背影,以及被牛仔裤包裹的扭来扭去的浑圆臀部,网吧老板李大龙眼睛都快看直了。

回想起几年前有关李娇娇堕胎退学的传闻,李大龙小声嘀咕著:“真她妈是欠鸡巴肏的小骚货!”

第二天,按照往常一样,李娇娇下午去织布厂上班的时候,又迟到了半个小时。

当李娇娇穿着洗得快要发白的宽大天蓝色工作服,刚坐到自己工位的时候,工厂主任吴有福走了过来。

吴有福今年52岁,又矮又猥琐,穿着一件松垮垮的棕色中山装,戴着一副蛤蟆眼镜,已经开始谢顶的地中海头上秃了一块,油亮亮的头皮再加上满脸油腻,看上去非常惹人嫌。

尽管织布厂的工作服普遍比较宽松,但李娇娇那对36D的双乳仍把胸口的布料撑得鼓囊囊的。

吴有福看着李娇娇,蛤蟆镜后的一双小绿豆眼里闪过一丝下流的色情眼神。

不过,吴有福很快调整好状态,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娇娇:“李娇娇,你今天又迟到半小时,怎么回事?你还想不想干了?!”

“等晚上下班,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也不等李娇娇说话,吴有福转身就走了。

于是,一整个下午李娇娇都有些心不在焉,担心会被扣工资。

大河镇织布厂是外地人过来投资的,虽说吴有福名义上只是个主任,但实际权力相当于整个厂子的二把手,掌握着人事和财务。那个外地人老板不在的时候,整个织布厂都是吴有福说了算。

之前李娇娇也总是迟到,就算只有每月一千块的工资,但几次迟到扣下来,每个月底李娇娇都只能拿到几百块。

刨去上网的网费,李娇娇每个月基本都剩不了钱。

很快,到了晚上下班,等其他员工都走得差不多了,李娇娇才磨磨蹭蹭地向着吴有福办公室走去,同时心里打着小算盘,该怎么跟吴有福解释迟到的事情。

与此同时,织布厂的停车棚里,几个中年妇女各自推著电瓶车往外走,边走还边小声聊著。

“我看,这吴有福八成是想占李娇娇便宜,这个老不正经的,都五十多岁的人了,按照年纪,都可以给李娇娇当爸了!”

“呸!我看那个李娇娇也不是什么好女人,不是都说她以前上学的时候还被人搞大了肚子吗,现在天天看她下班就去李大龙那个网吧,成天跟一群小男生混在一起打游戏,指不定被多少人肏过了!”

“王玉琴,你是不是吃醋了,今天吴主任没找你,找了个更年轻漂亮的。”

“张玉芬,你还说我呢,你没跟姓吴的搞过?”

“搞就搞了,怎么样,每次给我加一百块工资呢!”

“那个姓吴也不怎么样,上次让老娘给他舔鸡巴,没舔几下,全射在老娘嘴里了!”

“哈哈哈……”一群中年妇女笑着离开。

李娇娇不知道别人在背后议论自己,她已经走进了吴有福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开着灯,厚重的窗帘已经被拉上,吴有福正坐在宽大办公桌后面,看见李娇娇进来,脸上立马浮现出猥琐的笑容。

“娇娇来了啊。”吴有福说着站起身,一边去关办公室的门,一边继续说“你最近又总是迟到,看来这个月我又要扣你工资了。”

说着,吴有福关好门,又轻轻地把保险锁上。

李娇娇背对着吴有福,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低着头小声说:“主任,我不会再迟到了……”

吴有福慢慢靠近李娇娇,看着李娇娇宽大工作服下丰腴的背影以及她身上散发出的若有若无的体香,吴有福裤子里的鸡巴瞬间硬了。

看着李娇娇宽松工作服裤子下浑圆挺翘的臀部,吴有福再也忍不住,一只手掌轻轻拍上去,随后用力捏了一把。

李娇娇心里吃惊,浑身一紧:“主任,你……”

话还没说话,吴有福就从背后一把抱住了李娇娇,把鸡巴隔着裤子贴在李娇娇的屁股上,双手绕到前面,握著李娇娇那对36D的奶子,隔着衣服搓揉。

“主任,不要!”李娇娇奋力挣扎著。

吴有福却早就想好了对策,恶狠狠地威胁:“你迟到这么多次,要么我扣光你这个工资,直接把你开除!要么,你让我干一次,我以后每个月给你多加五百块工资。”

李娇娇浑身僵硬,脑子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一时间难以抉择的她竟然忘记了反抗。

吴有福趁著机会,又放软了语气:“娇娇,就让我干一次,就一次。以后你就能每个月多拿五百、不,我给你多加一千!”

说着,吴有福已经解开了李娇娇的工作服纽扣,露出了里面黑色的乳罩,双手隔着乳罩搓揉着李娇娇的奶子,同时下体不断顶撞、磨蹭著李娇娇的屁股。

李娇娇嘴里仍念叨著:“主、主任,别…别这样……”,但李娇娇的挣扎动作却明显变缓,只是小幅度地扭动着丰腴的肉体。

见状,吴有福心里一喜,知道有戏,但同时嘴里仍不断宽慰李娇娇:“放心,没人会知道这件事,我还会给你每月多加一千块工资。”

“你说说,你一个小年轻,每个月只拿一千块工资,够做什么的。尤其你一个女孩子,主任我都不忍心。”

终于,吴有福完全解开了李娇娇的乳罩,一双粗糙的老手握住了李娇娇雪白的乳房和奶头。

同时,吴有福把脸凑到李娇娇耳边,用紧张得有些颤抖地声音小声说:“娇娇,让叔肏你一下子,吴叔会让你爽的。”

感受到吴有福说话时的热气吹拂过自己的脖颈和耳根,酥麻的感觉顿时像一阵电流般传遍李娇娇全身。

顿时,李娇娇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精致淡妆的双颊浮现羞红,迷人的双眸中媚波流转,微微张开的饱满娇嫩双唇中发出一声隐约的娇喘。

此刻,吴有福已经完全脱掉了李娇娇上半身衣服和乳罩,随手扔在办公室的地面上,将李娇娇雪白的上半身肌肤和浑圆的乳球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吴有福又麻利地脱掉自己上半身衣服,将胸膛贴在李娇娇光滑的后背上磨蹭著,双手仍旧绕到李娇娇身前,握著那对雪白的乳房和奶头,时而温和、时而粗糙地搓揉、摩捏著。

感受到自己的奶子被吴主任粗糙的双手握著,后背传来跟吴主任肌肤磨蹭的感觉,李娇娇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愈发急促,整张俏脸变得通红,双眸中的眼神也逐渐失去了焦点,变得迷离起来。

吴有福双手把玩着李娇娇的奶子,随后微微低头,把脸贴近李娇娇雪白的背部,亲吻著李娇娇的雪背,时而伸出舌头舔舐李娇娇背部的白嫩肌肤,留下层层脏臭的口水。

“别…别…哦~”感受着吴主任刺人的胡渣触碰自己的背部肌肤,以及偶尔传来的湿润柔软舌头的触感,这种刺挠与酥痒的混合感觉,让李娇娇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全部变成了悠转低沉的呻吟。

吴有福的鸡巴早就完全硬了,隔着裤子抵在李娇娇的浑圆屁股上不断磨蹭,下一刻,吴有福感觉到眼前美人开始小幅度地扭动起腰肢和屁股。

吴有福心头激动,知道自己更进一步的机会来了。

于是,吴有福收回了握著李娇娇双乳的手,整个人往后退了半步,然后一下子把李娇娇宽大的工作服裤子脱掉,一直掉落到李娇娇脚踝处,露出里面黑色的蕾丝内裤和两瓣不能被内裤完全包裹的雪白浑圆屁股。

还没等李娇娇反应过来,吴有福的双手各自抚摸在那两瓣雪白屁股上,然后轻轻往前一推。

猝不及防之下,李娇娇整个人往前挪动两步,来到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前,差一点被脚踝处的裤子绊倒。

李娇娇下意识地伸出双手,弯腰撑在了办公桌台面上,但同时也把自己的臀部完全暴露在吴主任眼前。

吴有福快速来到李娇娇身后,一只手扶著李娇娇的腰肢,另一只手从后面伸到了李娇娇两腿之间,隔着内裤抚摸著李娇娇饱满的阴户。

下一刻,吴有福发现李娇娇的黑色蕾丝内裤上居然已经湿了一大片!

“肏,都湿成这样了,骚货!”

说着,吴有福不等李娇娇有所动作,如法炮制,一下子又把李娇娇的黑色蕾丝内裤脱到了其脚踝处。

这一下,李娇娇浑圆雪白的屁股以及下半身若隐若现的黑色浓密阴毛全部展现在吴有福眼前。

“不要!”李娇娇在内裤被脱下的那一刻变得惊慌失措,下意识地想要站直身体。

吴有福不慌不忙,用坚挺的鸡巴隔着裤子,再度贴在李娇娇的屁股沟之间,然后腰部发力,稍稍往前一顶。

李娇娇惊呼一声,整个人又不自主地趴在了桌面上。

吴有福抓住机会,一只手按在李娇娇光滑的美背上,防止眼前的美人再有反抗动作。另只手迅速伸到李娇娇两腿之间,熟练地分开李娇娇已经湿润的两片外阴唇,在被淫水沾湿的浓密阴毛下,准确地触碰到了李娇娇凸起的阴蒂,然后用手指按在上面,轻轻地揉动起来。 “唔…啊~”趴在办公桌台面上的李娇娇突然绷紧了身体,扬起雪白的脖颈,嘴里发出一阵满意地娇喘声。

紧跟着,吴有福就感觉到眼前的美人全身开始剧烈地颤动,搭在阴蒂上搓揉的手指也感受到一缕缕热流淌过。

吴有福连忙把手从李娇娇双腿间收回,定睛一看,上面居然沾满了透明夹杂点点黄色的半粘稠液体,飘散著新鲜的尿腥味和淫水的特殊味道。

而李娇娇的双腿间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甚至有些淡黄色的尿液顺着李娇娇的雪白大腿根部一路流下。

吴有福先是一愣,接着脸上露出按捺不住的淫笑——刚才李娇娇居然高潮了,甚至都喷了不少尿出来!

眼前的美人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极品骚货!

这一阵高潮过后,李娇娇已经有些瘫软,尽管双腿还坚持站在地面上,但膝盖已经微微弯曲,似乎还有些支撑不住地颤抖著。

同时,李娇娇整个赤裸地上半身完全趴在了办公桌台面上,把胸前那对雪白浑圆的乳球都挤压成半扁的形状。

看着眼前的美人似乎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吴有福松开按住李娇娇后背的手掌,改为往下分开李娇娇丰满的臀部,然后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慢慢往李娇娇的阴道里捅去。

由于李娇娇的阴部早就沾满了淫水,吴有福的前端指关节很顺利地便插进了李娇娇湿润温暖的阴道里,然后轻轻地搅动起来,时不时抠挖著李娇娇柔嫩的阴道内壁屄肉。

“咕唧~咕唧~”

随着吴有福手指的动作,李娇娇阴道里充沛的淫水又沿着穴口流出一部分。 李娇娇不自主地扭动着腰肢,小嘴里有气无力地呻吟娇喘著:“别…唔~主、主任…别,你的指甲…唔~疼……”

闻言,吴有福慢慢地把被淫水裹湿的手指从李娇娇的骚屄里拔出。

原本,吴有福还打算好好舔一舔、品尝一下李娇娇年轻的骚屄,但这时候,他改变了主意,打算趁热打铁,直接把正事办了。

吴有福收回双手,迅速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和里面的内裤,露出早已经坚挺的丑短、但粗壮的老鸡巴。

吴有福伸出一只手,探到李娇娇的双腿间,没想到这一次,李娇娇居然主动地把站立的美腿往两侧分开了一些,这使得吴有福用手顺利地拨开的李娇娇的阴唇,手掌轻轻摩挲著李娇娇湿漉漉的内侧屄肉。

很快,吴有福手上就沾满了新鲜湿润的淫水,然后用手握住自己的鸡巴,开始缓缓撸动。

直到阴茎上完全被淫水弄得润滑,吴有福拨开了自己的包皮,露出散发着腥臭味的硕大紫黑色龟头。

一手扶著李娇娇的浑圆屁股,一手握著自己的鸡巴伸到李娇娇的双腿间,吴有福微微耸动腰部,让自己的龟头抵在李娇娇的饱满阴唇中间,开始缓缓地磨蹭著。

李娇娇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挣扎,上半身趴在桌面上,嘴里不断轻哼呻吟著,饱满的双唇和挺拔娇俏的鼻息内不断呼出滚热的气息。同时,也主动摇晃着腰肢和屁股,配合着身后的吴主任,用阴唇上的淫水充分润湿那根粗短的阴茎和硕大的龟头。

李娇娇自小贪玩、懒惰、不明事理的性格,注定了她不会是一个故作矜持的女人。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她反而在心底隐隐期盼著身后的猥琐老男人能用他的鸡巴,给自己带来第二次的高潮。

等到龟头和阴茎上重新被李娇娇骚屄上的淫水弄得湿漉,吴有福扶著李娇娇的屁股,握住自己的鸡巴,对准了李娇娇的屄口,然后微微一挺腰,把整个龟头顺利地塞挤进了李娇娇的阴道内。

下一秒,吴有福就感觉到自己的龟头被湿润温暖的阴道内壁屄肉紧紧包裹着,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随后又长长地舒吐出来:“嘶~~哦~~”

“嗯……哈~~”与此同时,李娇娇也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婉转的娇喘。

李娇娇平日里跟七十岁的奶奶住在一起,深夜的时候也时常看一些色情电影自慰,她同时还偷偷购买了一根粗大的假阴茎。

但时至今日,李娇娇才发现假阴茎根本无法跟真正男人的鸡巴相比。尽管假阴茎比吴有福的鸡巴要粗长,但那种肉感和滚烫的火热触感,完全没办法代替真正的肉棒。

“唔…哦…唔~”

感受到身后吴有福的龟头塞挤进自己的阴道,酥麻和酸胀的感觉遍布李娇娇全身,让她不由得发出长长地悠转呻吟,羞红的精致淡妆妩媚脸蛋和雪白的脖颈间,渗出淋漓的香汗。

李娇娇主动地把屁股往后撅了撅,顿时,吴有福那根粗短的鸡巴十分顺利地完全滑进了李娇娇的阴道,整根没入。

啪!

随着鸡巴的完全插入,吴有福阴茎下垂落的两个睾丸隔着表面布满虬节细青筋的阴囊,拍打在李娇娇的浑圆屁股上,伴随着清脆的拍打声,荡漾起一阵肉眼难以观测的雪白臀波。

同时,两个人都不由地发出一声‘哦~’的舒服呻吟。

看着眼前身材丰腴的小少妇美人已经发情的表现,吴有福不再有顾虑,双手扶著李娇娇丰满的两瓣臀部,腰部开始耸动,把鸡巴在李娇娇身体里由慢到快地抽送起来。

啪…啪…啪……

咕唧~咕唧~咕唧~

随着吴有福有频率地挺动着腰部,那根粗短的鸡巴不断在李娇娇的骚屄里快速抽插著。

整个办公室里充斥着淫靡的味道和夹杂李娇娇轻声娇喘、吴有福粗重呼吸的交媾声响。

在连续抽插了三、四十下之后,吴有福突然感觉自己快射了。于是他连忙喘著粗气停下,双手环抱着李娇娇的腰肢,把李娇娇的上半身从办公桌台面上拉起来,随后腰部猛地一挺,把鸡巴往李娇娇的阴道里更深处插入,随后便停留在那里。

这一个动作,又引起了李娇娇的悠长呻吟。

吴有福停止了抽送的动作,把鸡巴留在李娇娇阴道深处,双手绕到李娇娇胸前,重新揉搓把玩着李娇娇浑圆的乳房和已经凸起的粉嫩乳头。

同时,吴有福把脸贴在李娇娇雪白的后背上,经过刚才的剧烈交媾,李娇娇的美背上早已经布满香汗。

吴有福毫不在意,伸出满是脏臭口水的舌头,沿着李娇娇的雪背一直往上舔到脖颈。

李娇娇被迫站直了身体,阴道里插著吴有福的鸡巴,自己的奶子被吴有福揉搓把玩,加上背部和脖颈感受吴有福湿漉漉舌头带来的酥痒和口水粘稠感,让李娇娇不由得伸出嫩藕般白皙的胳膊,反向勾住吴有福满是汗水的油腻头顶。

吴有福的舌头一路向上,很快舔到了李娇娇的敏感耳垂。李娇娇娇羞地“嘤咛”一声,不自主地扭过头,羞红妩媚的脸蛋正好对准吴有福的侧脸。

吴有福抓住机会,脏臭的嘴巴直接亲住了李娇娇饱满的双唇。

李娇娇瞬间瞪大了眼睛,扑闪的美眸中享受的淫荡媚波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闪而过的惊慌——她可从来没想过要与眼前这个恶心的老男人接吻!

察觉到李娇娇即将有挣扎动向,吴有福腰部再次一挺,把鸡巴插入李娇娇阴道更深处,同时双手微微用力,搓揉李娇娇的奶子。

“唔~”李娇娇不由得娇喘一声,朱唇微张,却被吴有福逮住了机会,脏臭的舌头混杂着烟味和口水,钻进了李娇娇的口腔内。

不等李娇娇反应过来,吴有福的舌头捕捉到了李娇娇的嫩舌,开始经过地舔舐、吮吸。

“嗯……唔~~”体内插著粗短的鸡巴,双乳被肆意揉搓把玩,李娇娇很快就沦陷了,开始主动用舌头纠缠吴有福的舌头,二人忘情地舌吻,唾液再彼此口腔内交换、吞咽。

吴有福鼻孔里喘著粗气,忽然松开了李娇娇的饱满嫩唇,一把将李娇娇的上半身推倒在办公桌台面上,双手扶著李娇娇的雪白柔软屁股,腰部开始快速耸动,让肉棒在李娇娇体内迅速抽插起来。

“骚婊子,爽不爽?”吴有福一边干,一边喘著粗重的鼻息问。

“嗯、嗯……”李娇娇上半身趴在桌面上,撅高屁股,不断扭著腰肢,嘴里只剩舒服的哼吟。

吴有福很是不满,猛地一挺腰,把鸡巴狠狠捅进李娇娇阴道深处,再次追问:“老子问你爽不爽?说!”

“哦~唔…爽~爽……”李娇娇娇喘著,断断续续浪叫着回答。

吴有福再次快速抽插起来,双手不断拍打着李娇娇的屁股,使得两瓣雪白的臀部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荡漾起阵阵臀波。

“肏,骚屄婊子,是不是早就想被鸡巴干了?刚才那么快就高潮了!”

啪…啪…啪…

“唔~哦…是、是……”

“是什么?说出来!”

“是、唔~是想被、哦…哦…鸡巴干~”

吴有福听着李娇娇的淫叫,兴奋至极。双手改拍为抓,狠狠地抓捏、搓揉李娇娇的两瓣雪臀,同时腰部挺得一次比一次用力,鸡巴每一次抽送,都能插进李娇娇阴道更深处,似乎想把肉棒捅到李娇娇肚子里去。

“以后,就、就当干爹的干女儿、让干爹天天肏你,天天跟干爹乱伦好不好……”

“好、好……唔~”

“叫爸爸,求爸爸肏你,骚屄闺女……” “唔~爸、哈~爸、肏我……哦…肏、肏死我……”李娇娇被吴有福的鸡巴肏得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嘴里不断胡言乱语地呻吟著。同时吴有福提到的“干爹”、“闺女”、“乱伦”等字眼也极大的刺激了李娇娇淫荡的心理。

下一刻,李娇娇扬起脖子,突然长长地呻吟起来,浑身开始不自觉地剧烈颤抖。

吴有福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突然出现的许多滚烫淫水打湿,李娇娇阴道内壁的骚肉也开始收缩,紧紧包裹着龟头和阴茎。

吴有福浑身一颤,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自己精门大开,再也控制不住。

为了防止意外,吴有福迅速把鸡巴从李娇娇阴道里拔出。

啵~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类似木头酒塞被拔出的声音,吴有福的硕大龟头从李娇娇被撑到变形的柔嫩穴口拔出,同时带出一汩汩滚烫腥气的淫水。

吴有福把龟头对准李娇娇的一侧臀部,整根鸡巴一抖一抖地射出了浓厚的精液,喷洒在李娇娇雪白的屁股上。

“哦~”

“呼~”

一男一女同时长长地舒出一口气,身体由刚才的紧绷状态逐渐放松下来。

吴有福满头满身全是汗,只觉得自己浑身虚弱,脚步蹒跚地走到办公室一侧沙发处,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轻轻穿着粗气。

而李娇娇原本站直的颤抖双腿,也终于失去了全部力气,慢慢弯曲,双手扶著办公桌台面,整具丰腴雪白的肉体缓缓下滑,瘫坐在地面上。

吴有福抹了抹脸上油腻的汗水,看着自己疲软缩小的鸡巴上沾满亮晶晶的粘稠淫水,咧嘴嘿笑一声。

“噗嗤!”

“哦~唔……”

吴有福循声望去,发现李娇娇双腿之间居然喷溅出不少明黄的液体,随后顺着李娇娇的大腿根在屁股下的地面上汇聚成一滩。

李娇娇居然又失禁了,喷出了大量的尿液!

吴有福愕然,旋即心里一阵惊喜,尽管他此刻更想再过去狠狠蹂躏肏弄李娇娇一次,但疲软地鸡巴和隐隐酸痛的腰部让他只能放弃。

办公室内厚重的窗帘拉上,淫靡的交媾味道混杂着李娇娇的尿腥味飘散在空气中。

沉默半晌,吴有福看着李娇娇以及那滩尿液,嘿笑一声:“真你妈是个天生的骚屄。”

李娇娇涨红了脸,用那双媚波流转的大眼睛妩媚地瞥了吴有福一眼,然后娇羞地低下了头。

吴有福心中淫笑,知道从此以后,眼前的极品小美人难逃自己的掌心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