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小鎮蕩婦李嬌嬌 (1)

小鎮蕩婦李嬌嬌(1)

作者:孝景帝玄孫

首發:禁忌書屋

大河鎮,顧名思義,是一個臨近大運河的小鎮。

鎮子雖小,但也有幾萬人口,網吧、KTV、飯店、醫院、超市、賓館、浴室等公共設施場所也都具備。

除此之外,大河鎮上還有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正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說的就是大河鎮。

夏季深夜,在大河鎮老街的『大龍網吧』里,李嬌嬌正坐在一台電腦前,聚精會神地玩著遊戲。

李嬌嬌,今年29歲,是大河鎮土生土長的居民。雖然還沒結婚,但臨近三十的年紀,讓李嬌嬌具備了某種少婦該有的成熟韻味。

跟其他留在大河鎮的小中年們一樣,李嬌嬌初中由於貪玩,學習成績差,沒能上高中。初中畢業後就去了縣城的一所中專。

中專畢業之前,李嬌嬌跟學校里一個當時覺得帥氣的小混混談了對象,並把自己的初夜給了對方。

年輕的孩子不懂事,也沒有相應的安全措施,一次中獎後,李嬌嬌懷孕了。

這對於任何一個家庭和學校來說,都是不可容忍的事情,很快,李嬌嬌被那所中專勒令退學,隨後在父母的安排下墮了胎。

而至於那個之前滿口海誓山盟的混混男友,在得知李嬌嬌懷孕的事情後,就立馬消失不見了。

一直到如今,李嬌嬌在父母托關係的情況下,進了大河鎮織布廠上班,渾渾噩噩地到了29歲。

李嬌嬌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只留下李嬌嬌和七十歲的奶奶獨自生活在小鎮。

沒有了父母的約束,李嬌嬌的生活過得格外愜意,通常都是上午睡覺,下午去織布廠上半天班,晚上下班後就到大龍網吧上網,一直到深夜才回家。

長此以往,讓李嬌嬌養成了貪玩、懶惰的壞毛病,而且由於李嬌嬌只上半天班(周末還雙休),導致李嬌嬌的工資每個月只有一千而已。

李嬌嬌相貌並不算驚艷,而且臉蛋還有些嬰兒肥,但配上精緻的淡妝和那雙媚波流轉的大眼睛,讓她具備了某種成熟嫵媚中還略帶一點俏皮的氣質——這對於大河鎮的鄉下男人們來說,是十分具有吸引力和殺傷力的。

此刻的李嬌嬌正聚精會神地玩著遊戲,上身穿一件碎花的低領衫,透過領口,能隱約看見雪白的乳溝,下身是一條緊身包臀牛仔褲,完美勾勒出渾圓的屁股輪廓。

李嬌嬌除了臉蛋外,身材也十分豐腴,二者相結合,完美符合一個小少婦的形象。

隨著李嬌嬌的手指不斷按動鍵盤,胸前的那對36D乳球左右輕微幅度抖動著,仿佛隨時會掙脫乳罩的束縛,從衣服里彈出來一樣。

這樣的一幕,惹得網吧老闆李大龍和其他幾個包夜的上網男性顧客頻頻側目,甚至一些年齡偏小的男孩子早已經在褲襠內挺直了年輕的雞巴。

時間臨近深夜十二點,李嬌嬌打完最後一局遊戲,看了眼電腦桌面下角的時間,隨後結帳關機。

看著李嬌嬌離開的豐腴背影,以及被牛仔褲包裹的扭來扭去的渾圓臀部,網吧老闆李大龍眼睛都快看直了。

回想起幾年前有關李嬌嬌墮胎退學的傳聞,李大龍小聲嘀咕著:「真她媽是欠雞巴肏的小騷貨!」

第二天,按照往常一樣,李嬌嬌下午去織布廠上班的時候,又遲到了半個小時。

當李嬌嬌穿著洗得快要發白的寬大天藍色工作服,剛坐到自己工位的時候,工廠主任吳有福走了過來。

吳有福今年52歲,又矮又猥瑣,穿著一件松垮垮的棕色中山裝,戴著一副蛤蟆眼鏡,已經開始謝頂的地中海頭上禿了一塊,油亮亮的頭皮再加上滿臉油膩,看上去非常惹人嫌。

儘管織布廠的工作服普遍比較寬鬆,但李嬌嬌那對36D的雙乳仍把胸口的布料撐得鼓囊囊的。

吳有福看著李嬌嬌,蛤蟆鏡後的一雙小綠豆眼裡閃過一絲下流的色情眼神。

不過,吳有福很快調整好狀態,擺出一副嚴肅的樣子,居高臨下地看著李嬌嬌:「李嬌嬌,你今天又遲到半小時,怎麼回事?你還想不想乾了?!」

「等晚上下班,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也不等李嬌嬌說話,吳有福轉身就走了。

於是,一整個下午李嬌嬌都有些心不在焉,擔心會被扣工資。

大河鎮織布廠是外地人過來投資的,雖說吳有福名義上只是個主任,但實際權力相當於整個廠子的二把手,掌握著人事和財務。那個外地人老闆不在的時候,整個織布廠都是吳有福說了算。

之前李嬌嬌也總是遲到,就算只有每月一千塊的工資,但幾次遲到扣下來,每個月底李嬌嬌都只能拿到幾百塊。

刨去上網的網費,李嬌嬌每個月基本都剩不了錢。

很快,到了晚上下班,等其他員工都走得差不多了,李嬌嬌才磨磨蹭蹭地向著吳有福辦公室走去,同時心裡打著小算盤,該怎麼跟吳有福解釋遲到的事情。

與此同時,織布廠的停車棚里,幾個中年婦女各自推著電瓶車往外走,邊走還邊小聲聊著。

「我看,這吳有福八成是想占李嬌嬌便宜,這個老不正經的,都五十多歲的人了,按照年紀,都可以給李嬌嬌當爸了!」

「呸!我看那個李嬌嬌也不是什麼好女人,不是都說她以前上學的時候還被人搞大了肚子嗎,現在天天看她下班就去李大龍那個網吧,成天跟一群小男生混在一起打遊戲,指不定被多少人肏過了!」

「王玉琴,你是不是吃醋了,今天吳主任沒找你,找了個更年輕漂亮的。」

「張玉芬,你還說我呢,你沒跟姓吳的搞過?」

「搞就搞了,怎麼樣,每次給我加一百塊工資呢!」

「那個姓吳也不怎麼樣,上次讓老娘給他舔雞巴,沒舔幾下,全射在老娘嘴裡了!」

「哈哈哈……」一群中年婦女笑著離開。

李嬌嬌不知道別人在背後議論自己,她已經走進了吳有福的辦公室。

辦公室里開著燈,厚重的窗簾已經被拉上,吳有福正坐在寬大辦公桌後面,看見李嬌嬌進來,臉上立馬浮現出猥瑣的笑容。

「嬌嬌來了啊。」吳有福說著站起身,一邊去關辦公室的門,一邊繼續說「你最近又總是遲到,看來這個月我又要扣你工資了。」

說著,吳有福關好門,又輕輕地把保險鎖上。

李嬌嬌背對著吳有福,像個犯錯的小學生一樣,低著頭小聲說:「主任,我不會再遲到了……」

吳有福慢慢靠近李嬌嬌,看著李嬌嬌寬大工作服下豐腴的背影以及她身上散發出的若有若無的體香,吳有福褲子裡的雞巴瞬間硬了。

看著李嬌嬌寬鬆工作服褲子下渾圓挺翹的臀部,吳有福再也忍不住,一隻手掌輕輕拍上去,隨後用力捏了一把。

李嬌嬌心裡吃驚,渾身一緊:「主任,你……」

話還沒說話,吳有福就從背後一把抱住了李嬌嬌,把雞巴隔著褲子貼在李嬌嬌的屁股上,雙手繞到前面,握著李嬌嬌那對36D的奶子,隔著衣服搓揉。

「主任,不要!」李嬌嬌奮力掙扎著。

吳有福卻早就想好了對策,惡狠狠地威脅:「你遲到這麼多次,要麼我扣光你這個工資,直接把你開除!要麼,你讓我干一次,我以後每個月給你多加五百塊工資。」

李嬌嬌渾身僵硬,腦子裡出現了短暫的空白,一時間難以抉擇的她竟然忘記了反抗。

吳有福趁著機會,又放軟了語氣:「嬌嬌,就讓我干一次,就一次。以後你就能每個月多拿五百、不,我給你多加一千!」

說著,吳有福已經解開了李嬌嬌的工作服紐扣,露出了裡面黑色的乳罩,雙手隔著乳罩搓揉著李嬌嬌的奶子,同時下體不斷頂撞、磨蹭著李嬌嬌的屁股。

李嬌嬌嘴裡仍念叨著:「主、主任,別…別這樣……」,但李嬌嬌的掙扎動作卻明顯變緩,只是小幅度地扭動著豐腴的肉體。

見狀,吳有福心裡一喜,知道有戲,但同時嘴裡仍不斷寬慰李嬌嬌:「放心,沒人會知道這件事,我還會給你每月多加一千塊工資。」

「你說說,你一個小年輕,每個月只拿一千塊工資,夠做什麼的。尤其你一個女孩子,主任我都不忍心。」

終於,吳有福完全解開了李嬌嬌的乳罩,一雙粗糙的老手握住了李嬌嬌雪白的乳房和奶頭。

同時,吳有福把臉湊到李嬌嬌耳邊,用緊張得有些顫抖地聲音小聲說:「嬌嬌,讓叔肏你一下子,吳叔會讓你爽的。」

感受到吳有福說話時的熱氣吹拂過自己的脖頸和耳根,酥麻的感覺頓時像一陣電流般傳遍李嬌嬌全身。

頓時,李嬌嬌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精緻淡妝的雙頰浮現羞紅,迷人的雙眸中媚波流轉,微微張開的飽滿嬌嫩雙唇中發出一聲隱約的嬌喘。

此刻,吳有福已經完全脫掉了李嬌嬌上半身衣服和乳罩,隨手扔在辦公室的地面上,將李嬌嬌雪白的上半身肌膚和渾圓的乳球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吳有福又麻利地脫掉自己上半身衣服,將胸膛貼在李嬌嬌光滑的後背上磨蹭著,雙手仍舊繞到李嬌嬌身前,握著那對雪白的乳房和奶頭,時而溫和、時而粗糙地搓揉、摩捏著。

感受到自己的奶子被吳主任粗糙的雙手握著,後背傳來跟吳主任肌膚磨蹭的感覺,李嬌嬌只覺得自己的呼吸愈發急促,整張俏臉變得通紅,雙眸中的眼神也逐漸失去了焦點,變得迷離起來。

吳有福雙手把玩著李嬌嬌的奶子,隨後微微低頭,把臉貼近李嬌嬌雪白的背部,親吻著李嬌嬌的雪背,時而伸出舌頭舔舐李嬌嬌背部的白嫩肌膚,留下層層髒臭的口水。

「別…別…哦~」感受著吳主任刺人的鬍渣觸碰自己的背部肌膚,以及偶爾傳來的濕潤柔軟舌頭的觸感,這種刺撓與酥癢的混合感覺,讓李嬌嬌想說的話,到了嘴邊全部變成了悠轉低沉的呻吟。

吳有福的雞巴早就完全硬了,隔著褲子抵在李嬌嬌的渾圓屁股上不斷磨蹭,下一刻,吳有福感覺到眼前美人開始小幅度地扭動起腰肢和屁股。

吳有福心頭激動,知道自己更進一步的機會來了。

於是,吳有福收回了握著李嬌嬌雙乳的手,整個人往後退了半步,然後一下子把李嬌嬌寬大的工作服褲子脫掉,一直掉落到李嬌嬌腳踝處,露出裡面黑色的蕾絲內褲和兩瓣不能被內褲完全包裹的雪白渾圓屁股。

還沒等李嬌嬌反應過來,吳有福的雙手各自撫摸在那兩瓣雪白屁股上,然後輕輕往前一推。

猝不及防之下,李嬌嬌整個人往前挪動兩步,來到那張寬大的辦公桌前,差一點被腳踝處的褲子絆倒。

李嬌嬌下意識地伸出雙手,彎腰撐在了辦公桌檯面上,但同時也把自己的臀部完全暴露在吳主任眼前。

吳有福快速來到李嬌嬌身後,一隻手扶著李嬌嬌的腰肢,另一隻手從後面伸到了李嬌嬌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撫摸著李嬌嬌飽滿的陰戶。

下一刻,吳有福發現李嬌嬌的黑色蕾絲內褲上居然已經濕了一大片!

「肏,都濕成這樣了,騷貨!」

說著,吳有福不等李嬌嬌有所動作,如法炮製,一下子又把李嬌嬌的黑色蕾絲內褲脫到了其腳踝處。

這一下,李嬌嬌渾圓雪白的屁股以及下半身若隱若現的黑色濃密陰毛全部展現在吳有福眼前。

「不要!」李嬌嬌在內褲被脫下的那一刻變得驚慌失措,下意識地想要站直身體。

吳有福不慌不忙,用堅挺的雞巴隔著褲子,再度貼在李嬌嬌的屁股溝之間,然後腰部發力,稍稍往前一頂。

李嬌嬌驚呼一聲,整個人又不自主地趴在了桌面上。

吳有福抓住機會,一隻手按在李嬌嬌光滑的美背上,防止眼前的美人再有反抗動作。另只手迅速伸到李嬌嬌兩腿之間,熟練地分開李嬌嬌已經濕潤的兩片外陰唇,在被淫水沾濕的濃密陰毛下,準確地觸碰到了李嬌嬌凸起的陰蒂,然後用手指按在上面,輕輕地揉動起來。 「唔…啊~」趴在辦公桌檯面上的李嬌嬌突然繃緊了身體,揚起雪白的脖頸,嘴裡發出一陣滿意地嬌喘聲。

緊跟著,吳有福就感覺到眼前的美人全身開始劇烈地顫動,搭在陰蒂上搓揉的手指也感受到一縷縷熱流淌過。

吳有福連忙把手從李嬌嬌雙腿間收回,定睛一看,上面居然沾滿了透明夾雜點點黃色的半粘稠液體,飄散著新鮮的尿腥味和淫水的特殊味道。

而李嬌嬌的雙腿間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甚至有些淡黃色的尿液順著李嬌嬌的雪白大腿根部一路流下。

吳有福先是一愣,接著臉上露出按捺不住的淫笑——剛才李嬌嬌居然高潮了,甚至都噴了不少尿出來!

眼前的美人簡直是個不折不扣的極品騷貨!

這一陣高潮過後,李嬌嬌已經有些癱軟,儘管雙腿還堅持站在地面上,但膝蓋已經微微彎曲,似乎還有些支撐不住地顫抖著。

同時,李嬌嬌整個赤裸地上半身完全趴在了辦公桌檯面上,把胸前那對雪白渾圓的乳球都擠壓成半扁的形狀。

看著眼前的美人似乎沒有了反抗的力氣,吳有福鬆開按住李嬌嬌後背的手掌,改為往下分開李嬌嬌豐滿的臀部,然後用另一隻手的手指慢慢往李嬌嬌的陰道里捅去。

由於李嬌嬌的陰部早就沾滿了淫水,吳有福的前端指關節很順利地便插進了李嬌嬌濕潤溫暖的陰道里,然後輕輕地攪動起來,時不時摳挖著李嬌嬌柔嫩的陰道內壁屄肉。

「咕唧~咕唧~」

隨著吳有福手指的動作,李嬌嬌陰道里充沛的淫水又沿著穴口流出一部分。 李嬌嬌不自主地扭動著腰肢,小嘴裡有氣無力地呻吟嬌喘著:「別…唔~主、主任…別,你的指甲…唔~疼……」

聞言,吳有福慢慢地把被淫水裹濕的手指從李嬌嬌的騷屄里拔出。

原本,吳有福還打算好好舔一舔、品嘗一下李嬌嬌年輕的騷屄,但這時候,他改變了主意,打算趁熱打鐵,直接把正事辦了。

吳有福收回雙手,迅速脫掉了自己的褲子和裡面的內褲,露出早已經堅挺的丑短、但粗壯的老雞巴。

吳有福伸出一隻手,探到李嬌嬌的雙腿間,沒想到這一次,李嬌嬌居然主動地把站立的美腿往兩側分開了一些,這使得吳有福用手順利地撥開的李嬌嬌的陰唇,手掌輕輕摩挲著李嬌嬌濕漉漉的內側屄肉。

很快,吳有福手上就沾滿了新鮮濕潤的淫水,然後用手握住自己的雞巴,開始緩緩擼動。

直到陰莖上完全被淫水弄得潤滑,吳有福撥開了自己的包皮,露出散發著腥臭味的碩大紫黑色龜頭。

一手扶著李嬌嬌的渾圓屁股,一手握著自己的雞巴伸到李嬌嬌的雙腿間,吳有福微微聳動腰部,讓自己的龜頭抵在李嬌嬌的飽滿陰唇中間,開始緩緩地磨蹭著。

李嬌嬌此時已經完全忘記了掙扎,上半身趴在桌面上,嘴裡不斷輕哼呻吟著,飽滿的雙唇和挺拔嬌俏的鼻息內不斷呼出滾熱的氣息。同時,也主動搖晃著腰肢和屁股,配合著身後的吳主任,用陰唇上的淫水充分潤濕那根粗短的陰莖和碩大的龜頭。

李嬌嬌自小貪玩、懶惰、不明事理的性格,註定了她不會是一個故作矜持的女人。

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她反而在心底隱隱期盼著身後的猥瑣老男人能用他的雞巴,給自己帶來第二次的高潮。

等到龜頭和陰莖上重新被李嬌嬌騷屄上的淫水弄得濕漉,吳有福扶著李嬌嬌的屁股,握住自己的雞巴,對準了李嬌嬌的屄口,然後微微一挺腰,把整個龜頭順利地塞擠進了李嬌嬌的陰道內。

下一秒,吳有福就感覺到自己的龜頭被濕潤溫暖的陰道內壁屄肉緊緊包裹著,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隨後又長長地舒吐出來:「嘶~~哦~~」

「嗯……哈~~」與此同時,李嬌嬌也不由自主地發出一陣婉轉的嬌喘。

李嬌嬌平日裡跟七十歲的奶奶住在一起,深夜的時候也時常看一些色情電影自慰,她同時還偷偷購買了一根粗大的假陰莖。

但時至今日,李嬌嬌才發現假陰莖根本無法跟真正男人的雞巴相比。儘管假陰莖比吳有福的雞巴要粗長,但那種肉感和滾燙的火熱觸感,完全沒辦法代替真正的肉棒。

「唔…哦…唔~」

感受到身後吳有福的龜頭塞擠進自己的陰道,酥麻和酸脹的感覺遍布李嬌嬌全身,讓她不由得發出長長地悠轉呻吟,羞紅的精緻淡妝嫵媚臉蛋和雪白的脖頸間,滲出淋漓的香汗。

李嬌嬌主動地把屁股往後撅了撅,頓時,吳有福那根粗短的雞巴十分順利地完全滑進了李嬌嬌的陰道,整根沒入。

啪!

隨著雞巴的完全插入,吳有福陰莖下垂落的兩個睪丸隔著表面布滿虯節細青筋的陰囊,拍打在李嬌嬌的渾圓屁股上,伴隨著清脆的拍打聲,蕩漾起一陣肉眼難以觀測的雪白臀波。

同時,兩個人都不由地發出一聲『哦~』的舒服呻吟。

看著眼前身材豐腴的小少婦美人已經發情的表現,吳有福不再有顧慮,雙手扶著李嬌嬌豐滿的兩瓣臀部,腰部開始聳動,把雞巴在李嬌嬌身體里由慢到快地抽送起來。

啪…啪…啪……

咕唧~咕唧~咕唧~

隨著吳有福有頻率地挺動著腰部,那根粗短的雞巴不斷在李嬌嬌的騷屄里快速抽插著。

整個辦公室里充斥著淫靡的味道和夾雜李嬌嬌輕聲嬌喘、吳有福粗重呼吸的交媾聲響。

在連續抽插了三、四十下之後,吳有福突然感覺自己快射了。於是他連忙喘著粗氣停下,雙手環抱著李嬌嬌的腰肢,把李嬌嬌的上半身從辦公桌檯面上拉起來,隨後腰部猛地一挺,把雞巴往李嬌嬌的陰道里更深處插入,隨後便停留在那裡。

這一個動作,又引起了李嬌嬌的悠長呻吟。

吳有福停止了抽送的動作,把雞巴留在李嬌嬌陰道深處,雙手繞到李嬌嬌胸前,重新揉搓把玩著李嬌嬌渾圓的乳房和已經凸起的粉嫩乳頭。

同時,吳有福把臉貼在李嬌嬌雪白的後背上,經過剛才的劇烈交媾,李嬌嬌的美背上早已經布滿香汗。

吳有福毫不在意,伸出滿是髒臭口水的舌頭,沿著李嬌嬌的雪背一直往上舔到脖頸。

李嬌嬌被迫站直了身體,陰道里插著吳有福的雞巴,自己的奶子被吳有福揉搓把玩,加上背部和脖頸感受吳有福濕漉漉舌頭帶來的酥癢和口水粘稠感,讓李嬌嬌不由得伸出嫩藕般白皙的胳膊,反向勾住吳有福滿是汗水的油膩頭頂。

吳有福的舌頭一路向上,很快舔到了李嬌嬌的敏感耳垂。李嬌嬌嬌羞地「嚶嚀」一聲,不自主地扭過頭,羞紅嫵媚的臉蛋正好對準吳有福的側臉。

吳有福抓住機會,髒臭的嘴巴直接親住了李嬌嬌飽滿的雙唇。

李嬌嬌瞬間瞪大了眼睛,撲閃的美眸中享受的淫蕩媚波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閃而過的驚慌——她可從來沒想過要與眼前這個噁心的老男人接吻!

察覺到李嬌嬌即將有掙扎動向,吳有福腰部再次一挺,把雞巴插入李嬌嬌陰道更深處,同時雙手微微用力,搓揉李嬌嬌的奶子。

「唔~」李嬌嬌不由得嬌喘一聲,朱唇微張,卻被吳有福逮住了機會,髒臭的舌頭混雜著煙味和口水,鑽進了李嬌嬌的口腔內。

不等李嬌嬌反應過來,吳有福的舌頭捕捉到了李嬌嬌的嫩舌,開始經過地舔舐、吮吸。

「嗯……唔~~」體內插著粗短的雞巴,雙乳被肆意揉搓把玩,李嬌嬌很快就淪陷了,開始主動用舌頭糾纏吳有福的舌頭,二人忘情地舌吻,唾液再彼此口腔內交換、吞咽。

吳有福鼻孔里喘著粗氣,忽然鬆開了李嬌嬌的飽滿嫩唇,一把將李嬌嬌的上半身推倒在辦公桌檯面上,雙手扶著李嬌嬌的雪白柔軟屁股,腰部開始快速聳動,讓肉棒在李嬌嬌體內迅速抽插起來。

「騷婊子,爽不爽?」吳有福一邊干,一邊喘著粗重的鼻息問。

「嗯、嗯……」李嬌嬌上半身趴在桌面上,撅高屁股,不斷扭著腰肢,嘴裡只剩舒服的哼吟。

吳有福很是不滿,猛地一挺腰,把雞巴狠狠捅進李嬌嬌陰道深處,再次追問:「老子問你爽不爽?說!」

「哦~唔…爽~爽……」李嬌嬌嬌喘著,斷斷續續浪叫著回答。

吳有福再次快速抽插起來,雙手不斷拍打著李嬌嬌的屁股,使得兩瓣雪白的臀部上出現了淡淡的紅暈,蕩漾起陣陣臀波。

「肏,騷屄婊子,是不是早就想被雞巴乾了?剛才那麼快就高潮了!」

啪…啪…啪…

「唔~哦…是、是……」

「是什麼?說出來!」

「是、唔~是想被、哦…哦…雞巴干~」

吳有福聽著李嬌嬌的淫叫,興奮至極。雙手改拍為抓,狠狠地抓捏、搓揉李嬌嬌的兩瓣雪臀,同時腰部挺得一次比一次用力,雞巴每一次抽送,都能插進李嬌嬌陰道更深處,似乎想把肉棒捅到李嬌嬌肚子裡去。

「以後,就、就當乾爹的乾女兒、讓乾爹天天肏你,天天跟乾爹亂倫好不好……」

「好、好……唔~」

「叫爸爸,求爸爸肏你,騷屄閨女……」 「唔~爸、哈~爸、肏我……哦…肏、肏死我……」李嬌嬌被吳有福的雞巴肏得已經完全失去理智,嘴裡不斷胡言亂語地呻吟著。同時吳有福提到的「乾爹」、「閨女」、「亂倫」等字眼也極大的刺激了李嬌嬌淫蕩的心理。

下一刻,李嬌嬌揚起脖子,突然長長地呻吟起來,渾身開始不自覺地劇烈顫抖。

吳有福感覺到自己的雞巴被突然出現的許多滾燙淫水打濕,李嬌嬌陰道內壁的騷肉也開始收縮,緊緊包裹著龜頭和陰莖。

吳有福渾身一顫,倒吸一口涼氣,感覺自己精門大開,再也控制不住。

為了防止意外,吳有福迅速把雞巴從李嬌嬌陰道里拔出。

啵~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類似木頭酒塞被拔出的聲音,吳有福的碩大龜頭從李嬌嬌被撐到變形的柔嫩穴口拔出,同時帶出一汩汩滾燙腥氣的淫水。

吳有福把龜頭對準李嬌嬌的一側臀部,整根雞巴一抖一抖地射出了濃厚的精液,噴灑在李嬌嬌雪白的屁股上。

「哦~」

「呼~」

一男一女同時長長地舒出一口氣,身體由剛才的緊繃狀態逐漸放鬆下來。

吳有福滿頭滿身全是汗,只覺得自己渾身虛弱,腳步蹣跚地走到辦公室一側沙發處,整個人癱軟在沙發上,輕輕穿著粗氣。

而李嬌嬌原本站直的顫抖雙腿,也終於失去了全部力氣,慢慢彎曲,雙手扶著辦公桌台面,整具豐腴雪白的肉體緩緩下滑,癱坐在地面上。

吳有福抹了抹臉上油膩的汗水,看著自己疲軟縮小的雞巴上沾滿亮晶晶的粘稠淫水,咧嘴嘿笑一聲。

「噗嗤!」

「哦~唔……」

吳有福循聲望去,發現李嬌嬌雙腿之間居然噴濺出不少明黃的液體,隨後順著李嬌嬌的大腿根在屁股下的地面上匯聚成一灘。

李嬌嬌居然又失禁了,噴出了大量的尿液!

吳有福愕然,旋即心裡一陣驚喜,儘管他此刻更想再過去狠狠蹂躪肏弄李嬌嬌一次,但疲軟地雞巴和隱隱酸痛的腰部讓他只能放棄。

辦公室內厚重的窗簾拉上,淫靡的交媾味道混雜著李嬌嬌的尿腥味飄散在空氣中。

沉默半晌,吳有福看著李嬌嬌以及那灘尿液,嘿笑一聲:「真你媽是個天生的騷屄。」

李嬌嬌漲紅了臉,用那雙媚波流轉的大眼睛嫵媚地瞥了吳有福一眼,然後嬌羞地低下了頭。

吳有福心中淫笑,知道從此以後,眼前的極品小美人難逃自己的掌心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