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我所爱 (20) 作者:光光光光

【绿我所爱】 (20)

作者:光光光光 2021-05-16首发 第一会所sis001

从迷糊中醒来,感觉到一具柔软的身体压在身上,白色短发下的小脑袋还不 停钻著。

入手是无比润滑的Q弹肌肤,我的肉棒被一股湿热紧致的肉璧死死挤压着, 下体传来的快感刺激着我的脑门,在女孩身体里晨勃是如此舒适享受,令人上瘾 。

‘呼……最..爱......叔............唔..’

‘最爱..叔..什么鬼?小屁孩说什么梦话呢。’

看着睡梦中的女孩嘴里呢喃说着梦话,眉头紧闭带着迷糊,一头白色秀发的 小脑袋还在下意识往我的怀里钻,八爪鱼般的姿势抱得更紧了。

小家伙是在是太可爱了,见到这副美景,我忍不住拖起女孩那Q弹较小的屁 股,用力捏紧那白丝与大腿间勒住的臀肉,一番调整姿势固定好后,女孩体内的 肉棒开始疯狂抽动起来。

‘..唔....啊啊.... ’

怀中女孩感受到了身体被人享用,眉头微皱一下子就睁开了那琥珀色大眼睛 ,见到是我才安心的重新闭上。

‘这么没精神么?难道我现在战斗力那么低了?’

‘....啪啪..啪啪!’

整个病房里似乎只剩下了那毯子下轻微的交合声,还有女孩的娇喘声。

‘嘻嘻!谁叫哥哥的比叔叔的小....呜呜..... ’

女孩脱口而出的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的闭上了嘴,玉手用力敲了下 小脑袋,却又因为下手太疼,一幅痛苦的模样,让我忍不住停了下来消化女孩的 窘迫。

‘叔叔是什么鬼?小屁孩!你最近是不是又闯祸了!’

‘哪有!梦话,梦话!睡糊涂了!’

那充满色彩的美眸是如此的充满真诚,我也没放心上,小家伙会背叛我,怎 么可能!

忍不住捏住身上小家伙的螓首,慢慢的想要吻住那樱唇。

‘咚咚,林先生现在方便么?’

门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

‘等一下!’

拍了下小家伙的屁股,示意女孩赶快起来。

可令我意外的是,趴在我身上的安洁搂住了我的脖子,不要情愿的说,

‘女人的声音,哥哥她是谁啊?’

见小家伙的反应,这个小屁孩什么时候这么有危机感了?居然会问我这个?

‘法国来的玛丽医生啊,听医院说这是国外精神学科研究的斯蒂文教授最得 意的学生,现在由她来负责我的治疗啊。’

小家伙皱着眉头,还是有些不开心的问道。

‘那为什么斯蒂文教授不亲自来S市么?难道哥哥的钱不想拿么?’

‘那倒不是,斯蒂文教授也来了,前几天上楼梯摔断了腿,现在住在我隔壁 。’

安洁做了个鬼脸,一幅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我,最后点了点头。

女孩一点都不想离开我的身体,可惜有外人来了。

随着酮体慢慢爬起,将硬的发烫的肉棒慢慢从自己身体里抽离出来,离开了 那湿热,紧致的包裹,暴露在空中我只觉著一阵寒冷,想是失去了什么。

‘我好想....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女孩就这么在床上站起身来,那巧克力奶色的滑嫩肌肤如此迷人,赤裸的身 子上只剩下一双白丝包裹在大腿上,光洁的下体还在滴落着粘稠液体,银丝连接 在下方那紫红马眼上,一道银丝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最后滴落在我的身上。

‘好了,快去穿衣服,总不能这样子见人吧!’

就在我如此沉浸在女孩那酮体之时,小家伙依旧还带些晨起的迷糊,晒太阳 和睡觉!女孩最爱干的两件事情,这么久的相处,我都快忘了小家伙本体是那株 植物了!

这么臆想着,准备穿鞋的女孩不小心踩到了我的腰部,

‘啊!’

随着我的惨叫, 突然一声碰撞声传来。

‘碰!’

因为穿着白色丝袜,加上迷糊,刚站起的女孩小脚一滑,直接摔倒了床下。

‘林先生,你还好么?’

听见撞击声,门外的人急忙打开了门,一个金发女郎慌忙的跑了进来,胸口 上的双手随着主人的急促在哪抹白色柔软上颤动。

女孩一身干练的ol装扮,外套著件宽大白大褂,显得身材愈发修长苗条。

‘还好还好!看来是我想多了,感谢上帝! ’

听见我的话,年轻的女孩才长呼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你没事就好了,林先生,我知道人的记忆出了问题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但 你要相信经过治疗是可以康复的!我还以为你...想对自己做很可怕的事情。 ’

玛丽的话翻一下不就是自杀么,我看起来那么想不开么?

女孩的话让我一时宕机了下,连医生都那么说,难道我的状态真得很糟糕? 我的精神真的有那么大问题?

玛丽医生慢慢坐到了床边椅子上,一双修长的美腿被灰色所包围,在丝袜的 包裹下是如此诱人,可医生的眼神充满了同情,那是对生命的逝去时候的痛苦怜 悯,我这种重度丝袜控此时也生不出一丝的想法。

眼角余光偷偷看了下另一边小家伙摔落在地的位置,女孩跪坐在地上揉着脑 袋,张嘴无声的抗议,将地上散落的衣服慢慢的穿起来

好家伙,幸亏小屁孩不是人类,不然这么一摔,刚好变双人病房,一起陪我 住院!大头朝下脑袋着地也只是揉揉的程度。

‘林先生?你...还好么?’

‘嗯...我在!’

玛丽从口袋掏出张单子,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专业术语,女孩组织了一会语 言,然后对着我轻声问道。

‘林先生,你对自己的病情有什么......有什么感观么?’

‘怎么了?很严重么?我感觉我很好啊!’

‘所以这很严重,林先生!’

玛丽似乎有些伤感!

‘所有的动物都存在一种应急反应,人类也不例外,林先生,你似乎... 消失了,一点也不正常!

一般来说你遭受了严重的精神打击,人会有许多的后遗症,记忆力下降,注 意力不集中,内向等等方面的体现,在经过治疗后,大部分人可以重新找回不愿 意面对的记忆。

但是林先生,你太正常了,想是彻底分离了一般,太奇怪了。’

玛丽医生的脸上似乎带着歉意,是对病人宣告病情的不忍。

看着那精致容颜,我苦笑一下。

‘医生你尽力就行了,人各有命么、’

玛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宣告我的病情对这个救死扶伤的医生而言,只有无 比痛苦与歉意,良久,玛丽似乎下定决心,才抬头看向我。

‘林先生,你是刺激性失忆,那么你认为你最大的秘密是什么呢?这是个私 人问题,你可以说或者不说,但是我很想知道,这对你的治疗有一定帮助,但是 ,有些时候忘记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记忆并不都是...美好的东西。

但是忘记了重要的事情,会遗憾一辈子吧!遗憾一阵子总比一辈子好吧!’

‘你问吧,医生,我不介意的!’

‘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么?大部分人在收到刺激都会忘记这一点,当然 ,林先生,你也可以不用告诉我,这只是个小猜测,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可能 会有一定的应激反应。’

秘密,我的秘密估计只有小家伙了吧,在非洲捡到的植物变的,其他的好像 没了把。

‘嗯...好像没有,我生活挺简单的,也没什么不良嗜好。’

‘莎莎’几声笔尖着地,玛丽继续问道,

‘那么林先生,你有什么讨厌的人么?谁都可以!’

‘生意上的一些对手吧!’

‘对手么......’

‘林先生在感情上有什么问题么?出轨,结婚,什么都可以。’

‘感情上么?’

玛丽的话突然问到我了,我好像是花心大萝卜了,有了小家伙,还喜欢一个 有夫之妇,我怎么认识歆琪的?

想到这里,突然一股钻心的疼痛感涌出,让我痛苦的双手抱住脑袋。

冰冷的手指轻轻的按压着我的太阳穴,良久,我才好受了些,为我按摩的玛 丽继续问道,

‘那么看来林先生的问题就是感情类的了,人会下意识忘记让自己痛苦的记 忆,一般来说只要不是刺激源,人都会自我脑补出一段经历去自圆其说,但是当 自我认识无法完成时候,就会产生强烈的应激反应。

林先生可以说说么?’

‘我...我好想和一个少妇有染,但我想不起我们为什么会这样。’

‘那么林先生,很有可能关键不在于你的想好,而是认识她的方式,这个方 式一定给你带来了伤痛。’

玛丽若有所思的思考起来,修长的手指玩弄着笔杆,最后点在精致的下巴。

‘林先生很喜欢丝袜么?’

‘咳咳咳....’

玛丽突然的话直接让我咳了几声,我没想到一脸圣洁的医生突然问这种问题 ,顿时老脸一红,有些回避年轻女孩的眼神!

我进来的时候就注意了,林先生你似乎....很喜欢看我的腿,很多男人 都很喜欢丝袜,一个很大众的猜测而已,她也穿丝袜么?

‘我...我是挺喜欢的,她经常穿一双黑色的丝袜。’

‘是么?那么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上垒?’

‘好像...还没有吧?’

玛丽在笔记本上写的更加勤快了,

‘感觉像柏拉图恋爱?有趣!林先生你似乎在精神上的追求比肉体上强烈许 多,你在昏倒的时候,有其他人在场么?’

‘精神上么?不会吧,玛丽医生,我那方面生活很频繁啊!’

‘是么?也许我错了,猜测而已,林先生对sm有兴趣么?’

‘兴趣不大,不过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梦吧,想有个温柔大姐姐照顾自己,像 个温柔乡躺平就好,当然最,夫妻生活之间,最好能有点情趣。’

‘那么ntr呢?林先生,这个你的看法呢?’

‘’正常人都会觉得恶心吧,玛丽医生,哪有喜欢的人被其他人占有而感到 高兴的,对吧。’

‘也是呢,好吧,今天就到这里吧,好好休息,林先生!’

玛丽闭上眼睛,有些疑惑的走了出去。

小家伙见人离开,早已穿好衣服,揉着小脑袋重新爬上床,躺到了我的身边 。

‘那个人类写的东西好奇怪啊。’

‘奇怪,奇怪什么?’

‘没..没什么!’

小家伙显然有事情瞒着我,不过她不说我也不会强迫,但是小屁孩可不能宠 坏了,将女孩重新抱到自己身上,一脸坏笑的看着女孩,

‘小屁孩,什么时候都学会当谜语人了!’

白色头发下的琥珀眼神似乎带着些不情愿,可当大手在那白色小脑袋抚摸下 ,随即变成了浓浓的爱意!将女孩的下巴托起,嘴唇慢慢靠近想要吻住,这只属 于我的女孩!

‘略略略!’

我想像中的亲吻并没有发生,怀中的女孩跳下病床,做了个鬼脸跑了出去。

见女孩溜走我只觉得失落,突然觉得自己很落魄,我很孤独么?我少了什么 么?

================================= ========================

S市大学寝室内,浴室隔着玻璃,依稀能看到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孩,正在里 面洗漱,突然门从外面被人拉开。

‘你居然全部都告诉医生了!’

门外小家伙急切的询问起女孩,关于那个医生的事情,

沐熙光着身子,年幼稚嫩的娇躯肆意被水流淌滑落,那热水雾气也藏不住胸 前开始丰满的雪白,沐熙笑眯眯的看着眼前气冲冲的女孩。

‘就说了哥哥爱好淫妻癖而已,真的没有其他的啦!玛丽医生是我帮哥哥找 的,我听说那个医生私生活挺混乱的,这样才好诱惑哥哥啊!’

‘你这家伙!’

看着闺蜜不以为然,没和自己交流就决定了这件事,小家伙衣服也不脱直接 抱住眼前的女孩,沐熙一愣神,感受到小手在自己胸前的丰满揉捏,嘴中的娇喘 还未出口,一股快感从下体传来开始刺激著大脑。

两根小手指在女孩的小穴内不停扣弄,顶着那紧致肉璧的吸吮与挤压,硬是 报复一般异常的快速抽插,小家伙一下子就让沐熙舒爽的想要呻吟起来,可那樱 桃小嘴却互相撞在了一起,那想要发泄出来的欲望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安洁就这么一直继续著,下体扣弄的手指却开始慢慢放缓了节奏,沐熙这才 明白女孩真的生气了,长久以来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调教的异常敏感,现在被这么 一刺激,想要更多的去发泄欲望。

小家伙这么一弄,沐熙只觉得不上不下,明明就快要到达巅峰了,可是却在 中途的时候又慢慢衰退,连无力呻吟的渠道也被安洁的小嘴给堵住了,自己想要 挣扎根本无法反抗,按住自己的女孩手上有一股不讲道理的怪力。

被水雾蔓延的浴室内充满绯色,热水不停沾染那玉肌,两人在花洒下都只能 闭上眼睛,氧气在热雾中愈发的稀少,对方压抑的呻吟被狠狠压下,相吻的双方 嘴唇再也不能贴合,女孩舌头乘机狠狠深入对方的口腔内疯狂搅动,这下女孩就 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了!

终于,在忍受快要到达极限时,小家伙才收回舌头,拉出道脆弱的丝线离开 了对方。

‘呼....呼..啊啊...X2’

‘安...安洁..我再...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那你下次必须和我说才可以!不许给我小惊喜!

得到了女孩的肯定,安洁才移开花洒,打开换气扇。

没了水雾,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女孩那涨红的脸色才好了一些!

透过雾气看着眼前的女孩,她是那么的任性,可不忍心伤害自己,却又想给 自己一点教训,只好想了个这方法。

随着两人休息了会,小家伙才慢慢的把手指从女孩的下体抽出,令人惊奇的 是手指却有着余热,从女孩下体拉出了一道粘稠的白线悬荡在空中,安洁一脸难 以置信看着眼前的笑眯眯的女孩,将手指上的白色粘液细闻,一股子男人独有的 味道传来。

‘你这家伙!我说你怎么今天不和我去医院看哥哥!居然去偷吃了!’

‘嘻嘻!谁叫安洁天天请假呢!只留我一个人可是很寂寞的!’

‘好吧,和谁?’

‘当然是阳光帅气的杨学长啊!今天早上刚成功的!我现在都舍不得洗掉呢 !........好久没联系到阿文了,哥哥最近又变成了纯爱战士,好久没 有做了,当然要找个人好好发泄啊!’

‘小家伙直接一指头弹在了女孩的光洁额头,’

‘好痛!’

‘知道错在哪里了么?’

‘不该吃独食!对了,安洁自己找过其他男人么?我把杨学长分享给你好不 好!’

‘那倒没有哦,学长确实挺帅的,有点兴趣,但是哥哥是最重要!哥哥现在 变成卫道士,被他知道了,我...我不敢想像....哥哥会多么伤心!我. ....也突然想要了!’

‘哦也!报仇时候到!’

沐熙欢呼完,一下子将女孩剥离干净,只留下了腿上的那双白丝,这下子变 成反攻了,感受手指进入对方的身体里抽动,浴室里的绯色愈发鲜艳。颤抖疲软 的双腿渐渐无法站立,两具曼妙酮体慢慢瘫软在地,雾气之中的朦胧娇躯中呻吟 不断。

================================= ================================

深夜某海岛总统酒店内,硕大的顶层空无一人,身材诱人的酮体仰躺着气垫 ,在那无边界泳池中闭眼小酌,享受美酒所带来的微醉感中,迷幻的望着天空, 无时无刻散发着醉生梦死所来带的迷人糜烂味道。

女人仅仅穿着泳装,丝毫无视夜晚海风刮过所带来的的阴冷,那裸露出的赤 裸白皙,仿佛年芳二八的处子般滑嫩,妙曼被夜幕笼罩,月色之下整个人蒙上了 一层唯美面纱。

‘轰隆隆...哒哒哒哒哒....’

天空传来阵阵响声,似乎什么东西在快速靠近。

女人突然睁开眼,眉头微皱,眼神间充满了不悦。

很快直升机悬靠在顶层,三个人从飞机绳降到了酒店顶层的另一旁,随后飞 走。

很快三人便从黑夜中走出,现身在了女人身边。

三人正是黄才德,麦克,汉娜三人。

黄才德穿着件飞行夹克,裸露著胸膛,腰部还帮着被鲜血染红的绷带。

‘哈哈哈...得胜而归遇佳人啊。’

光头壮汉肆意的笑着,歆琪冷冷的看了下得胜归来的黄才德,可嘴上依旧挂 著那笑容,话语充满了妩媚。

‘啊...看来猛男带了新的小伙伴啊。’

说完歆轻划几下,从泳池爬出,捡起毛巾随意擦拭几下,女人又找了张椅子 重新躺下。

‘你怎么不继续游了?我刚好在金三角大胜一场,听你那弟弟说你刚好在东 南亚,我特地赶了过来。’

‘直升机降落的地面你不觉得脏么?那么多灰?旁边那个黑鬼怎么回事?’

‘夫人好!’

见歆琪并不打算揭穿自己,麦克连忙弯腰敬语回答。

‘嘻嘻,这可是我们地下世界的黑色死神麦克,老子花了力气才从那个姓林 的小伙子哪里策反过来的,被你这么一搞,我感觉姓林的已经没什么用了,就把 他正式的收编过来了。’

歆琪一遍擦拭著头发边缘的湿润露珠,秀发遮住了那美眸,看着眼前的光头 壮汉。

‘你......逾越了!

我只是建议而已,做不做是他的事,但你亲自下场了。’

‘我不过是私下和小王同学做了个交易罢了,反正小王同学想要那个叫雯雯 的女人,我帮帮忙不行么?再说了,那个叫雯雯女人确实漂亮,TMD看的老子 都硬了。

反正你说了个怎么去伤害人的方法,我就是去帮帮忙嘛,再说了小王同学有 淫妻癖,老子日后也能去好好享受。

可惜啊,可惜!

老子只喜欢绿别人,不喜欢被绿,不然真想娶了你,还不头顶上青青草原! MD,弄得现在老子约炮还得争风吃醋。

你们两先下去休息吧,报王歆琪的名字就行。’

见两人离开,黄才德作坐到一边抓起瓶酒直接对瓶吹起来,

‘艹,这酒够劲又好喝!MD,果然享受还是你这婊子会享受!干,几天不 见,感觉你又的更漂亮了!

对了,你说你喜欢哪个姓林的小子,我们那么搞他,你不怕那小子生气么? 你想的这个分手方式是真的毒啊!说真的,那小子我不反感,至少不讨厌,你真 的喜欢那小子么?’

女人没有直接回复,缀饮了一口杯中美酒,直视暗淡波涌的海面,

‘你在......教我做事?’

夜晚寒风嗖嗖的响,吹在身上只觉得潮湿,寒冷,,此刻这副美景冷的让人 害怕。

两人就这么沉默著,王歆琪的脸上看不出一波动,闭眼享受月光的照耀,最 后还是热血的光头汉子冷的受不了了,先开口出声音。

‘喂,婊子,我承认我是给不少人干过脏活,特别是你,但不代表老子就要 乖乖听你的话,你给钱,我办事,很简单的道理!别自以为是!’

黄才德话一股狠厉之色从中传出,隐隐约约带着一丝威胁!

歆琪微微一笑,身子微转侧躺着看着光头大汉,想是在欣赏什么东西一般, 随后才说道,

‘啊,说说林定的事吧,我是个很自负的人,所以...我很难接受失败, 我很恐惧!所以我想验证,我想验证我是不是选对了!

可我又觉得很麻烦,我喜欢立刻见效果,讨厌等待!’

‘所以你觉得有限厌倦等待了,想拿鞭子在后面鞭策他?呵呵,杀鸡取卵! 长得美不代表心里也美!自以为是的杀鸡取卵,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啊,突然好奇而已,好奇说了你会怎么看我?为什么不说说看呢?’

见女人反而微微一笑,仿佛刚才双方的冷场没有出现,略微思考一会,黄头 大汉才说道,

‘呵呵,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歆琪整个人直接趴在椅子上,头也不回的懒散说道,

‘孙家这条大腿抱得舒服么?

知道自己是条狗而已,为什么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呢?’

黄才德脸色一黑,咬牙继续问道,

‘你和孙家有什么关系,四大家族不是半对立的么?还有你不是姓王的么? ’

黄才德最终还是得面对现实,自己最大的秘密居然被这个女人知道了,自己 当初在海外雇佣兵世界争霸时,起步一穷二白,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是X国孙 家的人找到了自己,要钱给钱,要物给物,这才有了今天,直到现在也是自己最 大的后台,而要求只有一个探访世界上各地原始部落的传说与无形之术?

虽然自己全世界找了许多个之类的传说,不过基本都是跳大神一类的东西, 交上去孙家的人也没反应,只是要求提供更多罢了。

‘孙家么?’

趴在椅子上的美人不耐烦的转头,满脸有些怨念,

‘把我弄舒服了,我就告诉你!我只说第二次!’

黄才德慢慢起身靠近,藕臂微抬摇起了手指,拒绝了男人的靠近。

‘我说了,比起等待,我更喜欢杀鸡取卵,刚才不是有个黑人么?把他也叫 上来助兴不好么?我听说尼哥的那玩意都很大,一定味道不错,看他表现如何, 今晚你自己看着办,我爽了就给你说点什么吧!’

见女人又开始玩游戏,黄才德嘴角一僵,看小王同学被姐姐玩是种乐趣,前 提是没有到自己头上,现在嘛......

见女人嘴角愈发玩味,似乎对接下来纵欲狂欢欲望的期待了。

黄才德掏出兜里的手机,捣鼓几声,不一会只穿着条内裤的黝黑男子站在了 两人面前,双手放在腰后,浑身的肌肉呈现一种流线型的爆发感,毫不怀疑这个 男人体内积蓄的恐怖力量。

尤其是哪怪物一般的肉棒,仅仅是疲软状态就已经夸张到贴在大腿,像一只 巨大肉虫,让人猜测黑金刚勃起之时会有多么恐怖。

‘’就是我从姓林的非洲佣兵哪里撬来的传奇佣兵!黑色死神麦克,姓林的 一直让他在暗处行动,估计你也不知道,这货当年可是生活在那种原始部落,那 种猴子习俗,所以你懂得!现在和汉娜在一起。’

‘噗呲...哈哈..哈!’

歆琪忍不住笑了出来,原因无他,在场的三人里就黄才德一无所知,见黄才 德一本正经的介绍,而麦克也是努力的假装第一次见面,浑身展现出一股拘谨。

‘你笑什么,我介绍的有那么好笑么?’

‘啊,我突然想到了开心的事情。’

黄才德再次嘴角一僵,随后继续说道,

‘麦克,歆琪夫人需要你用身体服侍,这是你的幸运,别给我丢人’!

麦克看了眼黄才德,恭顺的点头,突然单膝下跪,夜色的掩护下,才发现身 后的双手居然抓着一双黑色的长筒袜,单膝跪地的麦克将丝袜托起,恭顺的说道 ,

‘夫人的美貌倾国倾城,这双丝袜一定能让夫人更加的美丽!锦上添花。’

歆琪看了一眼,懒得回答,整张脸埋入躺椅。

见状,在黄才德无奈黑脸下,麦克慢慢走近女人,从背后抬起那修长的玉腿 ,慢慢将袜口套好,捏住被黑丝包裹的细嫩脚趾,来回在哪优美足弓来回爱抚, 最后慢慢的拉到大腿内侧,用力将泳裤的系带拉开,推著那丰满肥臀穿好长筒袜 。

‘ ...嗯...继续!’

健壮黑人慢慢的爬上美人身后,将那早已勃起充血,坚挺务必的黑金刚慢慢 对准那臀缝刺入,黝黑的坚石被一股温暖舒适包围,还有那肉璧腔肉挤压所带来 的微微紧致痛苦。

伴随着痛与爽的快感,黑色怪物开始了缓慢抽插,似乎不急迫想要享乐更多 ,而要一点点慢慢品尝!

‘啊....果然.啊啊啊!尼哥的就...是大...!舒服!’

看着美人被个尼哥压在身下,黄才德空有一股邪火却无处发泄,地上的他只 好掏出自己的玩意,当着活春宫撸了起来。

‘艹,果然绿帽奴脑子都有问题,MD,老子都憋死了!现在可以说那个孙 家的人和你的关系了吧?别说你和那个人都有一腿?’

吐槽完,光头大汉无奈的给自己点上一根香烟,试图缓解愈发强烈的生理欲 望。

闭眼享受麦克巨根的歆琪嘴中不断发出诱人的低吟,刺激著在场的两个男人 ,让那荷尔蒙急速分泌著,女人有些不耐烦的回答道,

‘啪....啪啪.啊..啪啪!!唔....快点!

我看起来那么公交车么?是个人都上过我?’

‘高铁几个亿不算屈尊吧?’

‘啊,我该认为是赞美还是隐晦嘲弄呢?’

歆琪似乎不太满意光头大汉的询问方式,然而语气中甚至带着打情骂俏。

光头大汉深呼一口气,随意说道,

‘艹,老子好歹认识你快有四五年了,你这种疯狂追求感官刺激的家伙,看 见那种巨根丑男,估计会当个宝贝供奉起来,生怕别人弄碎了,你这种人不碰那 些违禁品,只是怕弄坏身子吧,艹,老子突然觉得,你不会和动物做过吧?’

‘我看起来有那么重口味么?恶心!我非常讨厌除了人类以外的生物,记住 了!非常!记住了!孙家是你的主人,而我是孙家的主人!明白了么?

你要是表演一下,孙家今年给你的预算可以翻倍。

卫道士先生如果连小王同学的这一关都过不去,真以为的靠点犯法证据就能 弄倒孙家,那真的太可爱!他还是缺少自知之明,当一个组织大到成为国家权力 与金钱的一部分时,人怎么可能自杀般去掉自己的手足呢?’

黄才德只觉得心里一惊,没想到四个里面,这个女人可以说控制了两个?这 么说来眼前的女人确实恐怖,这已经不能用词语来形容的庞大势力了?

‘ 艹,老子又不是变态,枪毙我都不干MD,老子和你做了那么久的时间 ,都快忘了你还有个老公了,没想到你是孙家的女主人,老子认栽!那孙家的主 人他......’

黄才德默默停住了嘴巴,躺在椅子上的女人微微露出了一丝余光,顿时空气 都寒冷了几分,黄才德觉得自己再说下去,过了今晚,真的要脑袋搬家。

‘额咳咳,麦克的肉棒怎么样。这个尼哥可是最喜欢群X和丝袜!’

‘还不错!’

歆琪伸手将黄才德的香烟夹住自己深抽一口,

‘咳咳...啊..对....就是这样!干死我!!!...尼哥你太棒 了!!你都抽..这么重的么?呛到我了!’

‘那老子下次备一包你抽的行了吧?说真的,你到处约炮,怎么选了我做固 定的?’

‘之....一...啊啊..呼,之一而已!当时是因为你..哪方面比 较..给力啊!!不过...你可没..这个尼哥...大!比你猛...猛多 了!’

看着麦克开始加快速度,啪啪的肉体相撞声不断从哪交合处传来,凑成那迷 人糜烂的呻吟,黄才德都快忘了自己的手还在下面撸动,一股子委屈的感觉由心 而生。

歆琪那天生一般的识人之术怎么会看不出来,深吸一口玉指轻钩,张开了膻 口,散发着迷人的朦胧雾气。

黄才德大喜,连忙起身将肉棒对准了小嘴,准备插入进去好好发泄享受一番 !

一根纤细手指轻轻抵制了那紫红色龟头,微微摇动。

‘你知道的,我爱说谎但从不食言!’

‘婊子立牌坊,自相矛盾真呵呵!’

说完黄才德一屁股坐下,大手捏住那消瘦的下巴,对着那迷雾环绕的朱唇猛 的吻上,两人的舌头彼此交缠在一起,浴血奋战后的男人嘴角鲜血与唾液混合在 了一起,不断发出吧唧,吧唧的舌头缠绕声!

白皙苗条的肉体被黑人死死压在身下,疯狂在哪粉嫩雪臀进进出出,此刻超 脱了生理所带来的的天性,仅仅只留下了副作用的高潮,享受繁衍天性所赋予的 性爱欢愉,燥热随着交合处的摩擦逐渐升温,温暖著寒夜与彼此的肉体,享受生 命彼此的至高行为。

‘...唔...吧唧..滋溜’

伴随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唇舌相交也毫不示弱,最后还是麦克最先吃撑不 住,女人的肉体如此美味,下体更快的抽插起来,怒吼震天,将自己一切的遗传 物质毫无保留的播撒在了这具完美的肉体,让其吸收成为滋养妖艳之花的养料。

‘到..点了....’

女人模糊的说出一句,无情的吐出了男人舌头,咧嘴坏笑。

‘艹,你故意的是吧!觉得我快到点了,直接让麦克爽到射出来了吧!’

‘有么?’

女人闭眼慵懒的回复道,比起答复眼前接吻的男人,更加沉醉于高潮过后, 全身所带来的满足感,无比诱人!

‘服侍好夫人,麦克,艹....这火根本下不去....我去找汉娜了, 明天回来记得验货!包你满意!’

黄才德老脸一黑,气愤愤的直接起身,手里撸著充满气愤的肉棒,独自一人 向楼下走去。

见光头大汉走后,麦克的低沉嗓音才传来,

歆琪主母,我承认弥赛亚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进步,但你的方法......

‘嘘!’

黑人的嘴唇被手指轻按,身下女人翻过身,那黑金刚肉棒依旧连接着两人的 肉体,紧密闭合永不分离,眼中尽是迷醉与欢愉后的空虚,高潮后的身体还在微 微颤动,歆琪轻声问道,

‘会纹身么?’

‘额...小时候看部落老人给勇士弄过....’

‘在我的小腹纹个黑桃怎么样?卫道士先生果然没骗我,和你这种大鸡巴尼 哥做太爽了!啊.....我决定了,我和卫道士先生婚礼的那天,我要他亲手 抱着我,让你射在里面给我下种!’

麦克见歆琪兴起,看来这女人最喜欢的就是后入位,这样子最深最爽!,果 然,自己的黑金刚是无敌的!上次只是因为这女人的关注点全在弥赛亚身上罢了 !

‘主母这么想为我纹身么?’

‘不,是为卫道士先生!这样才能告诉他,你把我干的有多爽,我有多喜欢 你,满口谎言的女人,总得有个东西证明自己的忠贞啊’

话音刚落!那丝袜细腿慢慢缠上了那漆黑的背脊,死死框在了上面。

舌尖舔舐著黑人的嘴角慢慢撬开了嘴唇,将香舌放入那肥厚嘴唇中,享受那 温热湿吻。

麦克抬起女人,将歆琪整个抱在身上,边走边做!朝着套房每前进一米,那 来回进出的黑色金刚就在那迷人酮体里更深入一步!随着那腔道内的炙热浓浆不 断收缩挤压,一点,一点,融进子宫最深处,成为这曼妙酮体的一部分,渐渐染 成了漆黑的颜色! 贴主:yyykc于2021_05_15 18:33:42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