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我所愛 (20) 作者:光光光光

簡體
【綠我所愛】 (20)

作者:光光光光 2021-05-16首發 第一會所sis001

從迷糊中醒來,感覺到一具柔軟的身體壓在身上,白色短髮下的小腦袋還不 停鑽著。

入手是無比潤滑的Q彈肌膚,我的肉棒被一股濕熱緊緻的肉璧死死擠壓著, 下體傳來的快感刺激著我的腦門,在女孩身體里晨勃是如此舒適享受,令人上癮 。

『呼……最..愛......叔............唔..』

『最愛..叔..什麼鬼?小屁孩說什麼夢話呢。』

看著睡夢中的女孩嘴裡呢喃說著夢話,眉頭緊閉帶著迷糊,一頭白色秀髮的 小腦袋還在下意識往我的懷裡鑽,八爪魚般的姿勢抱得更緊了。

小傢伙是在是太可愛了,見到這副美景,我忍不住拖起女孩那Q彈較小的屁 股,用力捏緊那白絲與大腿間勒住的臀肉,一番調整姿勢固定好後,女孩體內的 肉棒開始瘋狂抽動起來。

『..唔....啊啊.... 』

懷中女孩感受到了身體被人享用,眉頭微皺一下子就睜開了那琥珀色大眼睛 ,見到是我才安心的重新閉上。

『這麼沒精神麼?難道我現在戰鬥力那麼低了?』

『....啪啪..啪啪!』

整個病房裡似乎只剩下了那毯子下輕微的交合聲,還有女孩的嬌喘聲。

『嘻嘻!誰叫哥哥的比叔叔的小....嗚嗚..... 』

女孩脫口而出的話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下意識的閉上了嘴,玉手用力敲了下 小腦袋,卻又因為下手太疼,一幅痛苦的模樣,讓我忍不住停了下來消化女孩的 窘迫。

『叔叔是什麼鬼?小屁孩!你最近是不是又闖禍了!』

『哪有!夢話,夢話!睡糊塗了!』

那充滿色彩的美眸是如此的充滿真誠,我也沒放心上,小傢伙會背叛我,怎 麼可能!

忍不住捏住身上小傢伙的螓首,慢慢的想要吻住那櫻唇。

『咚咚,林先生現在方便麼?』

門外傳來一聲清脆的女聲。

『等一下!』

拍了下小傢伙的屁股,示意女孩趕快起來。

可令我意外的是,趴在我身上的安潔摟住了我的脖子,不要情願的說,

『女人的聲音,哥哥她是誰啊?』

見小傢伙的反應,這個小屁孩什麼時候這麼有危機感了?居然會問我這個?

『法國來的瑪麗醫生啊,聽醫院說這是國外精神學科研究的斯蒂文教授最得 意的學生,現在由她來負責我的治療啊。』

小傢伙皺著眉頭,還是有些不開心的問道。

『那為什麼斯蒂文教授不親自來S市麼?難道哥哥的錢不想拿麼?』

『那倒不是,斯蒂文教授也來了,前幾天上樓梯摔斷了腿,現在住在我隔壁 。』

安潔做了個鬼臉,一幅不知道說什麼好的看著我,最後點了點頭。

女孩一點都不想離開我的身體,可惜有外人來了。

隨著酮體慢慢爬起,將硬的發燙的肉棒慢慢從自己身體里抽離出來,離開了 那濕熱,緊緻的包裹,暴露在空中我只覺著一陣寒冷,想是失去了什麼。

『我好想....失去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女孩就這麼在床上站起身來,那巧克力奶色的滑嫩肌膚如此迷人,赤裸的身 子上只剩下一雙白絲包裹在大腿上,光潔的下體還在滴落著粘稠液體,銀絲連接 在下方那紫紅馬眼上,一道銀絲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最後滴落在我的身上。

『好了,快去穿衣服,總不能這樣子見人吧!』

就在我如此沉浸在女孩那酮體之時,小傢伙依舊還帶些晨起的迷糊,曬太陽 和睡覺!女孩最愛乾的兩件事情,這麼久的相處,我都快忘了小傢伙本體是那株 植物了!

這麼臆想著,準備穿鞋的女孩不小心踩到了我的腰部,

『啊!』

隨著我的慘叫, 突然一聲碰撞聲傳來。

『碰!』

因為穿著白色絲襪,加上迷糊,剛站起的女孩小腳一滑,直接摔倒了床下。

『林先生,你還好麼?』

聽見撞擊聲,門外的人急忙打開了門,一個金髮女郎慌忙的跑了進來,胸口 上的雙手隨著主人的急促在哪抹白色柔軟上顫動。

女孩一身幹練的ol裝扮,外套著件寬大白大褂,顯得身材愈發修長苗條。

『還好還好!看來是我想多了,感謝上帝! 』

聽見我的話,年輕的女孩才長呼一口氣,心有餘悸的說道,

『你沒事就好了,林先生,我知道人的記憶出了問題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但 你要相信經過治療是可以康復的!我還以為你...想對自己做很可怕的事情。 』

瑪麗的話翻一下不就是自殺麼,我看起來那麼想不開麼?

女孩的話讓我一時宕機了下,連醫生都那麼說,難道我的狀態真得很糟糕? 我的精神真的有那麼大問題?

瑪麗醫生慢慢坐到了床邊椅子上,一雙修長的美腿被灰色所包圍,在絲襪的 包裹下是如此誘人,可醫生的眼神充滿了同情,那是對生命的逝去時候的痛苦憐 憫,我這種重度絲襪控此時也生不出一絲的想法。

眼角餘光偷偷看了下另一邊小傢伙摔落在地的位置,女孩跪坐在地上揉著腦 袋,張嘴無聲的抗議,將地上散落的衣服慢慢的穿起來

好傢夥,幸虧小屁孩不是人類,不然這麼一摔,剛好變雙人病房,一起陪我 住院!大頭朝下腦袋著地也只是揉揉的程度。

『林先生?你...還好麼?』

『嗯...我在!』

瑪麗從口袋掏出張單子,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專業術語,女孩組織了一會語 言,然後對著我輕聲問道。

『林先生,你對自己的病情有什麼......有什麼感觀麼?』

『怎麼了?很嚴重麼?我感覺我很好啊!』

『所以這很嚴重,林先生!』

瑪麗似乎有些傷感!

『所有的動物都存在一種應急反應,人類也不例外,林先生,你似乎... 消失了,一點也不正常!

一般來說你遭受了嚴重的精神打擊,人會有許多的後遺症,記憶力下降,注 意力不集中,內向等等方面的體現,在經過治療後,大部分人可以重新找回不願 意面對的記憶。

但是林先生,你太正常了,想是徹底分離了一般,太奇怪了。』

瑪麗醫生的臉上似乎帶著歉意,是對病人宣告病情的不忍。

看著那精緻容顏,我苦笑一下。

『醫生你盡力就行了,人各有命麼、』

瑪麗不敢直視我的眼睛,宣告我的病情對這個救死扶傷的醫生而言,只有無 比痛苦與歉意,良久,瑪麗似乎下定決心,才抬頭看向我。

『林先生,你是刺激性失憶,那麼你認為你最大的秘密是什麼呢?這是個私 人問題,你可以說或者不說,但是我很想知道,這對你的治療有一定幫助,但是 ,有些時候忘記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記憶並不都是...美好的東西。

但是忘記了重要的事情,會遺憾一輩子吧!遺憾一陣子總比一輩子好吧!』

『你問吧,醫生,我不介意的!』

『你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麼?大部分人在收到刺激都會忘記這一點,當然 ,林先生,你也可以不用告訴我,這只是個小猜測,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可能 會有一定的應激反應。』

秘密,我的秘密估計只有小傢伙了吧,在非洲撿到的植物變的,其他的好像 沒了把。

『嗯...好像沒有,我生活挺簡單的,也沒什麼不良嗜好。』

『莎莎』幾聲筆尖著地,瑪麗繼續問道,

『那麼林先生,你有什麼討厭的人麼?誰都可以!』

『生意上的一些對手吧!』

『對手麼......』

『林先生在感情上有什麼問題麼?出軌,結婚,什麼都可以。』

『感情上麼?』

瑪麗的話突然問到我了,我好像是花心大蘿蔔了,有了小傢伙,還喜歡一個 有夫之婦,我怎麼認識歆琪的?

想到這裡,突然一股鑽心的疼痛感湧出,讓我痛苦的雙手抱住腦袋。

冰冷的手指輕輕的按壓著我的太陽穴,良久,我才好受了些,為我按摩的瑪 麗繼續問道,

『那麼看來林先生的問題就是感情類的了,人會下意識忘記讓自己痛苦的記 憶,一般來說只要不是刺激源,人都會自我腦補出一段經歷去自圓其說,但是當 自我認識無法完成時候,就會產生強烈的應激反應。

林先生可以說說麼?』

『我...我好想和一個少婦有染,但我想不起我們為什麼會這樣。』

『那麼林先生,很有可能關鍵不在於你的想好,而是認識她的方式,這個方 式一定給你帶來了傷痛。』

瑪麗若有所思的思考起來,修長的手指玩弄著筆桿,最後點在精緻的下巴。

『林先生很喜歡絲襪麼?』

『咳咳咳....』

瑪麗突然的話直接讓我咳了幾聲,我沒想到一臉聖潔的醫生突然問這種問題 ,頓時老臉一紅,有些迴避年輕女孩的眼神!

我進來的時候就注意了,林先生你似乎....很喜歡看我的腿,很多男人 都很喜歡絲襪,一個很大眾的猜測而已,她也穿絲襪麼?

『我...我是挺喜歡的,她經常穿一雙黑色的絲襪。』

『是麼?那麼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上壘?』

『好像...還沒有吧?』

瑪麗在筆記本上寫的更加勤快了,

『感覺像柏拉圖戀愛?有趣!林先生你似乎在精神上的追求比肉體上強烈許 多,你在昏倒的時候,有其他人在場麼?』

『精神上麼?不會吧,瑪麗醫生,我那方面生活很頻繁啊!』

『是麼?也許我錯了,猜測而已,林先生對sm有興趣麼?』

『興趣不大,不過男人心中都有一個夢吧,想有個溫柔大姐姐照顧自己,像 個溫柔鄉躺平就好,當然最,夫妻生活之間,最好能有點情趣。』

『那麼ntr呢?林先生,這個你的看法呢?』

『』正常人都會覺得噁心吧,瑪麗醫生,哪有喜歡的人被其他人占有而感到 高興的,對吧。』

『也是呢,好吧,今天就到這裡吧,好好休息,林先生!』

瑪麗閉上眼睛,有些疑惑的走了出去。

小傢伙見人離開,早已穿好衣服,揉著小腦袋重新爬上床,躺到了我的身邊 。

『那個人類寫的東西好奇怪啊。』

『奇怪,奇怪什麼?』

『沒..沒什麼!』

小傢伙顯然有事情瞞著我,不過她不說我也不會強迫,但是小屁孩可不能寵 壞了,將女孩重新抱到自己身上,一臉壞笑的看著女孩,

『小屁孩,什麼時候都學會當謎語人了!』

白色頭髮下的琥珀眼神似乎帶著些不情願,可當大手在那白色小腦袋撫摸下 ,隨即變成了濃濃的愛意!將女孩的下巴托起,嘴唇慢慢靠近想要吻住,這隻屬 於我的女孩!

『略略略!』

我想像中的親吻並沒有發生,懷中的女孩跳下病床,做了個鬼臉跑了出去。

見女孩溜走我只覺得失落,突然覺得自己很落魄,我很孤獨麼?我少了什麼 麼?

================================= ========================

S市大學寢室內,浴室隔著玻璃,依稀能看到一個身材纖細的女孩,正在里 面洗漱,突然門從外面被人拉開。

『你居然全部都告訴醫生了!』

門外小傢伙急切的詢問起女孩,關於那個醫生的事情,

沐熙光著身子,年幼稚嫩的嬌軀肆意被水流淌滑落,那熱水霧氣也藏不住胸 前開始豐滿的雪白,沐熙笑眯眯的看著眼前氣沖沖的女孩。

『就說了哥哥愛好淫妻癖而已,真的沒有其他的啦!瑪麗醫生是我幫哥哥找 的,我聽說那個醫生私生活挺混亂的,這樣才好誘惑哥哥啊!』

『你這傢伙!』

看著閨蜜不以為然,沒和自己交流就決定了這件事,小傢伙衣服也不脫直接 抱住眼前的女孩,沐熙一愣神,感受到小手在自己胸前的豐滿揉捏,嘴中的嬌喘 還未出口,一股快感從下體傳來開始刺激著大腦。

兩根小手指在女孩的小穴內不停扣弄,頂著那緊緻肉璧的吸吮與擠壓,硬是 報復一般異常的快速抽插,小傢伙一下子就讓沐熙舒爽的想要呻吟起來,可那櫻 桃小嘴卻互相撞在了一起,那想要發泄出來的慾望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安潔就這麼一直繼續著,下體扣弄的手指卻開始慢慢放緩了節奏,沐熙這才 明白女孩真的生氣了,長久以來自己的身體已經被調教的異常敏感,現在被這麼 一刺激,想要更多的去發洩慾望。

小傢伙這麼一弄,沐熙只覺得不上不下,明明就快要到達巔峰了,可是卻在 中途的時候又慢慢衰退,連無力呻吟的渠道也被安潔的小嘴給堵住了,自己想要 掙紮根本無法反抗,按住自己的女孩手上有一股不講道理的怪力。

被水霧蔓延的浴室內充滿緋色,熱水不停沾染那玉肌,兩人在花灑下都只能 閉上眼睛,氧氣在熱霧中愈發的稀少,對方壓抑的呻吟被狠狠壓下,相吻的雙方 嘴唇再也不能貼合,女孩舌頭乘機狠狠深入對方的口腔內瘋狂攪動,這下女孩就 連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了!

終於,在忍受快要到達極限時,小傢伙才收回舌頭,拉出道脆弱的絲線離開 了對方。

『呼....呼..啊啊...X2』

『安...安潔..我再...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吧!』

那你下次必須和我說才可以!不許給我小驚喜!

得到了女孩的肯定,安潔才移開花灑,打開換氣扇。

沒了水霧,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女孩那漲紅的臉色才好了一些!

透過霧氣看著眼前的女孩,她是那麼的任性,可不忍心傷害自己,卻又想給 自己一點教訓,只好想了個這方法。

隨著兩人休息了會,小傢伙才慢慢的把手指從女孩的下體抽出,令人驚奇的 是手指卻有著餘熱,從女孩下體拉出了一道粘稠的白線懸盪在空中,安潔一臉難 以置信看著眼前的笑眯眯的女孩,將手指上的白色粘液細聞,一股子男人獨有的 味道傳來。

『你這傢伙!我說你怎麼今天不和我去醫院看哥哥!居然去偷吃了!』

『嘻嘻!誰叫安潔天天請假呢!只留我一個人可是很寂寞的!』

『好吧,和誰?』

『當然是陽光帥氣的楊學長啊!今天早上剛成功的!我現在都捨不得洗掉呢 !........好久沒聯繫到阿文了,哥哥最近又變成了純愛戰士,好久沒 有做了,當然要找個人好好發泄啊!』

『小傢伙直接一指頭彈在了女孩的光潔額頭,』

『好痛!』

『知道錯在哪裡了麼?』

『不該吃獨食!對了,安潔自己找過其他男人麼?我把楊學長分享給你好不 好!』

『那倒沒有哦,學長確實挺帥的,有點興趣,但是哥哥是最重要!哥哥現在 變成衛道士,被他知道了,我...我不敢想像....哥哥會多麼傷心!我. ....也突然想要了!』

『哦也!報仇時候到!』

沐熙歡呼完,一下子將女孩剝離乾淨,只留下了腿上的那雙白絲,這下子變 成反攻了,感受手指進入對方的身體里抽動,浴室里的緋色愈發鮮艷。顫抖疲軟 的雙腿漸漸無法站立,兩具曼妙酮體慢慢癱軟在地,霧氣之中的朦朧嬌軀中呻吟 不斷。

================================= ================================

深夜某海島總統酒店內,碩大的頂層空無一人,身材誘人的酮體仰躺著氣墊 ,在那無邊界泳池中閉眼小酌,享受美酒所帶來的微醉感中,迷幻的望著天空, 無時無刻散發著醉生夢死所來帶的迷人糜爛味道。

女人僅僅穿著泳裝,絲毫無視夜晚海風刮過所帶來的的陰冷,那裸露出的赤 裸白皙,仿佛年芳二八的處子般滑嫩,妙曼被夜幕籠罩,月色之下整個人蒙上了 一層唯美面紗。

『轟隆隆...噠噠噠噠噠....』

天空傳來陣陣響聲,似乎什麼東西在快速靠近。

女人突然睜開眼,眉頭微皺,眼神間充滿了不悅。

很快直升機懸靠在頂層,三個人從飛機繩降到了酒店頂層的另一旁,隨後飛 走。

很快三人便從黑夜中走出,現身在了女人身邊。

三人正是黃才德,麥克,漢娜三人。

黃才德穿著件飛行夾克,裸露著胸膛,腰部還幫著被鮮血染紅的繃帶。

『哈哈哈...得勝而歸遇佳人啊。』

光頭壯漢肆意的笑著,歆琪冷冷的看了下得勝歸來的黃才德,可嘴上依舊掛 著那笑容,話語充滿了嫵媚。

『啊...看來猛男帶了新的小夥伴啊。』

說完歆輕劃幾下,從泳池爬出,撿起毛巾隨意擦拭幾下,女人又找了張椅子 重新躺下。

『你怎麼不繼續遊了?我剛好在金三角大勝一場,聽你那弟弟說你剛好在東 南亞,我特地趕了過來。』

『直升機降落的地面你不覺得髒麼?那麼多灰?旁邊那個黑鬼怎麼回事?』

『夫人好!』

見歆琪並不打算揭穿自己,麥克連忙彎腰敬語回答。

『嘻嘻,這可是我們地下世界的黑色死神麥克,老子花了力氣才從那個姓林 的小伙子哪裡策反過來的,被你這麼一搞,我感覺姓林的已經沒什麼用了,就把 他正式的收編過來了。』

歆琪一遍擦拭著頭髮邊緣的濕潤露珠,秀髮遮住了那美眸,看著眼前的光頭 壯漢。

『你......逾越了!

我只是建議而已,做不做是他的事,但你親自下場了。』

『我不過是私下和小王同學做了個交易罷了,反正小王同學想要那個叫雯雯 的女人,我幫幫忙不行麼?再說了,那個叫雯雯女人確實漂亮,TMD看的老子 都硬了。

反正你說了個怎麼去傷害人的方法,我就是去幫幫忙嘛,再說了小王同學有 淫妻癖,老子日後也能去好好享受。

可惜啊,可惜!

老子只喜歡綠別人,不喜歡被綠,不然真想娶了你,還不頭頂上青青草原! MD,弄得現在老子約炮還得爭風吃醋。

你們兩先下去休息吧,報王歆琪的名字就行。』

見兩人離開,黃才德作坐到一邊抓起瓶酒直接對瓶吹起來,

『艹,這酒夠勁又好喝!MD,果然享受還是你這婊子會享受!干,幾天不 見,感覺你又的更漂亮了!

對了,你說你喜歡哪個姓林的小子,我們那麼搞他,你不怕那小子生氣麼? 你想的這個分手方式是真的毒啊!說真的,那小子我不反感,至少不討厭,你真 的喜歡那小子麼?』

女人沒有直接回復,綴飲了一口杯中美酒,直視暗淡波涌的海面,

『你在......教我做事?』

夜晚寒風嗖嗖的響,吹在身上只覺得潮濕,寒冷,,此刻這副美景冷的讓人 害怕。

兩人就這麼沉默著,王歆琪的臉上看不出一波動,閉眼享受月光的照耀,最 後還是熱血的光頭漢子冷的受不了了,先開口出聲音。

『喂,婊子,我承認我是給不少人干過髒活,特別是你,但不代表老子就要 乖乖聽你的話,你給錢,我辦事,很簡單的道理!別自以為是!』

黃才德話一股狠厲之色從中傳出,隱隱約約帶著一絲威脅!

歆琪微微一笑,身子微轉側躺著看著光頭大漢,想是在欣賞什麼東西一般, 隨後才說道,

『啊,說說林定的事吧,我是個很自負的人,所以...我很難接受失敗, 我很恐懼!所以我想驗證,我想驗證我是不是選對了!

可我又覺得很麻煩,我喜歡立刻見效果,討厭等待!』

『所以你覺得有限厭倦等待了,想拿鞭子在後面鞭策他?呵呵,殺雞取卵! 長得美不代表心裡也美!自以為是的殺雞取卵,為什麼和我說這些?』

『啊,突然好奇而已,好奇說了你會怎麼看我?為什麼不說說看呢?』

見女人反而微微一笑,仿佛剛才雙方的冷場沒有出現,略微思考一會,黃頭 大漢才說道,

『呵呵,婊子配狗,天長地久!』

歆琪整個人直接趴在椅子上,頭也不回的懶散說道,

『孫家這條大腿抱得舒服麼?

知道自己是條狗而已,為什麼不能有點自知之明呢?』

黃才德臉色一黑,咬牙繼續問道,

『你和孫家有什麼關係,四大家族不是半對立的麼?還有你不是姓王的麼? 』

黃才德最終還是得面對現實,自己最大的秘密居然被這個女人知道了,自己 當初在海外僱傭兵世界爭霸時,起步一窮二白,直到有一天,一個自稱是X國孫 家的人找到了自己,要錢給錢,要物給物,這才有了今天,直到現在也是自己最 大的後台,而要求只有一個探訪世界上各地原始部落的傳說與無形之術?

雖然自己全世界找了許多個之類的傳說,不過基本都是跳大神一類的東西, 交上去孫家的人也沒反應,只是要求提供更多罷了。

『孫家麼?』

趴在椅子上的美人不耐煩的轉頭,滿臉有些怨念,

『把我弄舒服了,我就告訴你!我只說第二次!』

黃才德慢慢起身靠近,藕臂微抬搖起了手指,拒絕了男人的靠近。

『我說了,比起等待,我更喜歡殺雞取卵,剛才不是有個黑人麼?把他也叫 上來助興不好麼?我聽說尼哥的那玩意都很大,一定味道不錯,看他表現如何, 今晚你自己看著辦,我爽了就給你說點什麼吧!』

見女人又開始玩遊戲,黃才德嘴角一僵,看小王同學被姐姐玩是種樂趣,前 提是沒有到自己頭上,現在嘛......

見女人嘴角愈發玩味,似乎對接下來縱慾狂歡慾望的期待了。

黃才德掏出兜里的手機,搗鼓幾聲,不一會只穿著條內褲的黝黑男子站在了 兩人面前,雙手放在腰後,渾身的肌肉呈現一種流線型的爆發感,毫不懷疑這個 男人體內積蓄的恐怖力量。

尤其是哪怪物一般的肉棒,僅僅是疲軟狀態就已經誇張到貼在大腿,像一隻 巨大肉蟲,讓人猜測黑金剛勃起之時會有多麼恐怖。

『』就是我從姓林的非洲傭兵哪裡撬來的傳奇傭兵!黑色死神麥克,姓林的 一直讓他在暗處行動,估計你也不知道,這貨當年可是生活在那種原始部落,那 種猴子習俗,所以你懂得!現在和漢娜在一起。』

『噗呲...哈哈..哈!』

歆琪忍不住笑了出來,原因無他,在場的三人里就黃才德一無所知,見黃才 德一本正經的介紹,而麥克也是努力的假裝第一次見面,渾身展現出一股拘謹。

『你笑什麼,我介紹的有那麼好笑麼?』

『啊,我突然想到了開心的事情。』

黃才德再次嘴角一僵,隨後繼續說道,

『麥克,歆琪夫人需要你用身體服侍,這是你的幸運,別給我丟人』!

麥克看了眼黃才德,恭順的點頭,突然單膝下跪,夜色的掩護下,才發現身 後的雙手居然抓著一雙黑色的長筒襪,單膝跪地的麥克將絲襪托起,恭順的說道 ,

『夫人的美貌傾國傾城,這雙絲襪一定能讓夫人更加的美麗!錦上添花。』

歆琪看了一眼,懶得回答,整張臉埋入躺椅。

見狀,在黃才德無奈黑臉下,麥克慢慢走近女人,從背後抬起那修長的玉腿 ,慢慢將襪口套好,捏住被黑絲包裹的細嫩腳趾,來回在哪優美足弓來回愛撫, 最後慢慢的拉到大腿內側,用力將泳褲的系帶拉開,推著那豐滿肥臀穿好長筒襪 。

『 ...嗯...繼續!』

健壯黑人慢慢的爬上美人身後,將那早已勃起充血,堅挺務必的黑金剛慢慢 對準那臀縫刺入,黝黑的堅石被一股溫暖舒適包圍,還有那肉璧腔肉擠壓所帶來 的微微緊緻痛苦。

伴隨著痛與爽的快感,黑色怪物開始了緩慢抽插,似乎不急迫想要享樂更多 ,而要一點點慢慢品嘗!

『啊....果然.啊啊啊!尼哥的就...是大...!舒服!』

看著美人被個尼哥壓在身下,黃才德空有一股邪火卻無處發泄,地上的他只 好掏出自己的玩意,當著活春宮擼了起來。

『艹,果然綠帽奴腦子都有問題,MD,老子都憋死了!現在可以說那個孫 家的人和你的關係了吧?別說你和那個人都有一腿?』

吐槽完,光頭大漢無奈的給自己點上一根香菸,試圖緩解愈發強烈的生理欲 望。

閉眼享受麥克巨根的歆琪嘴中不斷發出誘人的低吟,刺激著在場的兩個男人 ,讓那荷爾蒙急速分泌著,女人有些不耐煩的回答道,

『啪....啪啪.啊..啪啪!!唔....快點!

我看起來那麼公交車麼?是個人都上過我?』

『高鐵幾個億不算屈尊吧?』

『啊,我該認為是讚美還是隱晦嘲弄呢?』

歆琪似乎不太滿意光頭大漢的詢問方式,然而語氣中甚至帶著打情罵俏。

光頭大漢深呼一口氣,隨意說道,

『艹,老子好歹認識你快有四五年了,你這種瘋狂追求感官刺激的傢伙,看 見那種巨根醜男,估計會當個寶貝供奉起來,生怕別人弄碎了,你這種人不碰那 些違禁品,只是怕弄壞身子吧,艹,老子突然覺得,你不會和動物做過吧?』

『我看起來有那麼重口味麼?噁心!我非常討厭除了人類以外的生物,記住 了!非常!記住了!孫家是你的主人,而我是孫家的主人!明白了麼?

你要是表演一下,孫家今年給你的預算可以翻倍。

衛道士先生如果連小王同學的這一關都過不去,真以為的靠點犯法證據就能 弄倒孫家,那真的太可愛!他還是缺少自知之明,當一個組織大到成為國家權力 與金錢的一部分時,人怎麼可能自殺般去掉自己的手足呢?』

黃才德只覺得心裡一驚,沒想到四個裡面,這個女人可以說控制了兩個?這 麼說來眼前的女人確實恐怖,這已經不能用詞語來形容的龐大勢力了?

『 艹,老子又不是變態,槍斃我都不幹MD,老子和你做了那麼久的時間 ,都快忘了你還有個老公了,沒想到你是孫家的女主人,老子認栽!那孫家的主 人他......』

黃才德默默停住了嘴巴,躺在椅子上的女人微微露出了一絲餘光,頓時空氣 都寒冷了幾分,黃才德覺得自己再說下去,過了今晚,真的要腦袋搬家。

『額咳咳,麥克的肉棒怎麼樣。這個尼哥可是最喜歡群X和絲襪!』

『還不錯!』

歆琪伸手將黃才德的香菸夾住自己深抽一口,

『咳咳...啊..對....就是這樣!乾死我!!!...尼哥你太棒 了!!你都抽..這麼重的麼?嗆到我了!』

『那老子下次備一包你抽的行了吧?說真的,你到處約炮,怎麼選了我做固 定的?』

『之....一...啊啊..呼,之一而已!當時是因為你..哪方面比 較..給力啊!!不過...你可沒..這個尼哥...大!比你猛...猛多 了!』

看著麥克開始加快速度,啪啪的肉體相撞聲不斷從哪交合處傳來,湊成那迷 人糜爛的呻吟,黃才德都快忘了自己的手還在下面擼動,一股子委屈的感覺由心 而生。

歆琪那天生一般的識人之術怎麼會看不出來,深吸一口玉指輕鉤,張開了膻 口,散發著迷人的朦朧霧氣。

黃才德大喜,連忙起身將肉棒對準了小嘴,準備插入進去好好發泄享受一番 !

一根纖細手指輕輕抵制了那紫紅色龜頭,微微搖動。

『你知道的,我愛說謊但從不食言!』

『婊子立牌坊,自相矛盾真呵呵!』

說完黃才德一屁股坐下,大手捏住那消瘦的下巴,對著那迷霧環繞的朱唇猛 的吻上,兩人的舌頭彼此交纏在一起,浴血奮戰後的男人嘴角鮮血與唾液混合在 了一起,不斷發出吧唧,吧唧的舌頭纏繞聲!

白皙苗條的肉體被黑人死死壓在身下,瘋狂在哪粉嫩雪臀進進出出,此刻超 脫了生理所帶來的的天性,僅僅只留下了副作用的高潮,享受繁衍天性所賦予的 性愛歡愉,燥熱隨著交合處的摩擦逐漸升溫,溫暖著寒夜與彼此的肉體,享受生 命彼此的至高行為。

『...唔...吧唧..滋溜』

伴隨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唇舌相交也毫不示弱,最後還是麥克最先吃撐不 住,女人的肉體如此美味,下體更快的抽插起來,怒吼震天,將自己一切的遺傳 物質毫無保留的播撒在了這具完美的肉體,讓其吸收成為滋養妖艷之花的養料。

『到..點了....』

女人模糊的說出一句,無情的吐出了男人舌頭,咧嘴壞笑。

『艹,你故意的是吧!覺得我快到點了,直接讓麥克爽到射出來了吧!』

『有麼?』

女人閉眼慵懶的回覆道,比起答覆眼前接吻的男人,更加沉醉於高潮過後, 全身所帶來的滿足感,無比誘人!

『服侍好夫人,麥克,艹....這火根本下不去....我去找漢娜了, 明天回來記得驗貨!包你滿意!』

黃才德老臉一黑,氣憤憤的直接起身,手裡擼著充滿氣憤的肉棒,獨自一人 向樓下走去。

見光頭大漢走後,麥克的低沉嗓音才傳來,

歆琪主母,我承認彌賽亞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進步,但你的方法......

『噓!』

黑人的嘴唇被手指輕按,身下女人翻過身,那黑金剛肉棒依舊連接著兩人的 肉體,緊密閉合永不分離,眼中儘是迷醉與歡愉後的空虛,高潮後的身體還在微 微顫動,歆琪輕聲問道,

『會紋身麼?』

『額...小時候看部落老人給勇士弄過....』

『在我的小腹紋個黑桃怎麼樣?衛道士先生果然沒騙我,和你這種大雞巴尼 哥做太爽了!啊.....我決定了,我和衛道士先生婚禮的那天,我要他親手 抱著我,讓你射在裡面給我下種!』

麥克見歆琪興起,看來這女人最喜歡的就是後入位,這樣子最深最爽!,果 然,自己的黑金剛是無敵的!上次只是因為這女人的關注點全在彌賽亞身上罷了 !

『主母這麼想為我紋身麼?』

『不,是為衛道士先生!這樣才能告訴他,你把我乾的有多爽,我有多喜歡 你,滿口謊言的女人,總得有個東西證明自己的忠貞啊』

話音剛落!那絲襪細腿慢慢纏上了那漆黑的背脊,死死框在了上面。

舌尖舔舐著黑人的嘴角慢慢撬開了嘴唇,將香舌放入那肥厚嘴唇中,享受那 溫熱濕吻。

麥克抬起女人,將歆琪整個抱在身上,邊走邊做!朝著套房每前進一米,那 來回進出的黑色金剛就在那迷人酮體里更深入一步!隨著那腔道內的炙熱濃漿不 斷收縮擠壓,一點,一點,融進子宮最深處,成為這曼妙酮體的一部分,漸漸染 成了漆黑的顏色! 貼主:yyykc於2021_05_15 18:33:42編輯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