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轨者 (第二十九章) 作者: 活色人

【潜轨者】(第二十九章)

作者: 活色人2020年3月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PS:说实话这一章挺不好写的,要把该交待的情节交待清楚,又尽量不让过度章节过于啰嗦,我改了好几遍,尽量简练的写。

这章应该也是最后一章在人生区发了,以后可能就到文学作者板块发文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你们的点赞和回复,是我巨大的动力。

第二十九章:缘由

东湖的夜色很美,霓虹灯点缀着整座城市,如天上繁星,虽然和不远的魔都相比有所不如,可近些年上串的势头非常快,超越了很多城市。

东湖市第一医院地处城南最中心地带,离这城市的标志性景点大东湖并不远,这个地段可谓寸土寸金。

这也造成扩张非常不容易,付萧然和关尔煌住的高干病房也是由老病区改造,独门独院,环境非常好。

十点多钟医院已经渐渐安静下来,更不要说高干病房了。

付萧然和黄芸草草洗了个澡,由黄芸出去找护士拿了件干净病号服让付萧然换上,自己也拿了件平时手术时穿的绿色里衣权当做睡衣。

两个人都有点累了,绝顶的高潮快感,带给身体体力上的消耗也是非常巨大的。

黄芸本想到靠近关尔煌边上的沙发床上去睡的,可付萧然死活不愿,一定要和她挤在一起。

两个人身材都非常火爆,都可以说是丰乳肥臀类型,虽然病床比普通的大一些,但是还是会有些挤。

已经躺了有一会了,可哪怕很累,两人精神却很好,没有丝毫睡意,黄芸又翻了个身,靠近平躺着的付萧然,趴在她耳边道:

“小然,睡了没?”

付萧然心情正复杂着呢,满脑子现在都在想着关尔煌,有害怕,有彷徨,有愧疚,还有丝丝满足和甜蜜。

她正胡思乱想,被黄芸一问,吓了一跳,小声道:

“要死啊,大晚上不睡觉,还要发骚呀。”

黄芸哪是省油的灯呀,见付萧然也不像睡着的样子,一把抓住她那鼓鼓的胸部道:

“哟,脾气这么大,是不是欲求不满呀,我是发骚完了,要不要来满足你一下呀!”

付萧然身体一颤,一把拍掉黄芸爪子,气道:

“你以为我是你啊,没那个就发骚,别乱动,等下奶水又要把衣服打湿了。”黄芸也不在意,她故意用神秘的语气悄悄道:

“小然,我问你哈,你刚才有没有偷吃啊?”

付萧然心里一惊,忙道:

“你别乱说啊,我刚才尽伺候你了,你不是不知道。”黄芸歪着头,不相信道:

“真的,你别骗我,那东西就在你屁股下,你连碰都没碰,少蒙我。”黄芸其实也不知道,她虽然故意引诱付萧然上套,可具体发展成怎么样,她后来太累,还真不大清楚。

“你,别胡说,我可不是你。”

付萧然也是见过世面的,不会被黄芸几句话就套出话来,不过她也清楚,一味否认更有点欲盖弥彰了,这个闺蜜没那么好糊弄。

果然,黄芸根本不信,哼声道:

“小然,你这可不老实呀,你再不说我要大刑伺候啦。”说着她那手臂就圈上付萧然的腰部,放在腰旁软肉上蠢蠢欲动。

付萧然被弄得咯咯笑起道:

“芸姐,别,你知道我怕痒的,大晚上灯都关了,别闹了。”“谁和你闹了,黑暗中才好说秘密呀!你到底说不说。”她刚才被付萧然看的很紧,一直没机会去问关尔煌,这个时候好奇心爆表。

付萧然装作怕了她一样,道: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就是了,你先把手拿开。”说着把黄芸那不安分的爪子拿开,才羞涩的小声道:

“刚刚……刚刚也像那天晚上那样磨了几下啦!”黄芸装作有点听不清道:

“你说什么?什么磨了几下,到底磨了几下呀!”付萧然羞的无地自容,这有一半装的,有一半倒是真实的,干脆一转身和黄芸打闹起来。

黄芸可没那容易放过她,打闹了一阵,审问道:

“老实交代,你有没有放进去!”

付萧然紧张道: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芸姐你别乱说。”

黄芸黑暗中也看不见付萧然表情,她也不急,有机会还可以审问下小男生,但依旧怀疑道:

“你就磨了几下?还是很多下呀,你那样不想吗?”黄芸想着审问关尔煌,但是他肯定想不到关尔煌腹黑的很,根本就不想把真实的事件告诉她。

付萧然怕黄芸胡乱猜想,哪怕脸上滚烫,还是强忍着蚊声道:

“那个……那个……东西很大的,磨几下就就……哎呀不说了,反正没放进去,我可不像你。”

黄芸半信半疑,笑道:

“我晚上可没欺负你们家小关关,要不我现在去安慰下他那东西,据说男人那硬起来不射很伤身的。”

付萧然一惊赶紧抱住黄芸坚决道:

“不行不行,你别忽悠我不懂,那是欣悦男朋友,是晚辈,不能再这样了。”黄芸见一下子没法如愿,她也不坚持,晚上她也已经很满足了,心里暗乐想道:

“先不跟你说,等以后告诉你,你那小关关全程清醒,看你有脸说这话。”黄芸倒也没恶意,她只是心疼付萧然,再说她一向对李立印象就不好。

黄芸和付萧然打打闹闹,家长里短聊了大半晚才沉沉睡去。

一日之计在于晨,阳光明媚,把病房照射的充满生机。

黄芸早早离开了病房,早上起来后,不知道是不是付萧然错觉,总觉得关尔煌看她的目光有点躲躲闪闪的。

两人行动都没什么问题,洗漱后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原本以为付萧媚和季彤很快就会过来,可左等右等也不见人影,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快到饭点还没见人。

关尔煌拨打了几次自己妈妈电话都提示关机,本来想让她们多休息会的关尔煌也有点着急了。

他转拨付萧媚手机也提示关机,直到拨打了楚欣悦的才接通了电话:

“丫丫,媚姨和我妈在家里吗?电话怎么都关机?”电话一接通,关尔煌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电话一头的楚欣悦好像还有点迷糊,她这个年龄本就贪睡,加上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这回还赖在床上,娇声道:

“我妈她们一早就出去了呀,出去前还特意来交待我,让我今天好好休息呢!”“那她们有没有说去哪?”

“没有呀,她们没去医院吗?怎么啦关关哥哥。”关尔煌心里虽然有点着急,嘴里还是安慰道:

“没事,估计两人逛街去了,你好好休息吧!”关尔煌挂了电话后,眉头紧锁。

付萧然见状,问道:

“怎么啦!姐姐她们没在家吗?”

关尔煌情绪有点低落,回道:

“妈妈她从来不会这样呀,如果有事肯定也会打个电话过来的,现在两个人手机都关机了。”

关尔煌还是有些担心,接着道:

“对了然姨,你问下司机大哥,看看我妈她们有没和他在一起?”付萧然并没当回事,笑道:

“你这孩子,她们两大活人还能走丢了,估计是手机没电了。”话虽这么说,她还是拿起电话拨打了出去。

一会后,付萧然也有点疑惑道:

“奇怪了,她们早上根本没让司机接送,你李立叔叔昨天在公司,也没和她们在一起。”

这下关尔煌真有点着急了,虽说自己妈妈一向很有主意,可毕竟东湖人生地不熟的,不像是在老家。

付萧然虽然也有点疑惑,但并没像关尔煌那般着急,安慰道:

“关关,你别着急,没事的,她们两人又不是小孩子了,估计是去买什么东西了,你放心吧!”

关尔煌虽然内心烦躁不安,他也知道付萧然说的有道理,只是半天联系不上而已。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只是心里总感觉隐隐有股危机感。

两人草草用了午饭,在病房中一直等到下午三点还是没有一点季彤她们消息。

这下付萧然也有点着急了,她刚刚发生意外,心里也没什么安全感,对关尔煌道:

“关关,要不我们报警吧,小姨警察局还有几个熟人,这次车祸也是她帮忙处理的。”

关尔煌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了,他知道今天事情很不对劲,但是他天生性格优势这时候起了作用,越是发生大事时越显沉着冷静。

他脑子高速转动,边对付萧然道:

“小姨,你找朋友问下也好,正常报警肯定是没什么指望的。”他接着又问道:

“小姨,我一直都没问您,这次交通事故怎么处理,肇事司机是什么人。”付萧然叹了口气,道:

“那个司机被警察带走了,那天属于酒后开车,后来我听我朋友说,他好像得了癌症心情不好,导致这次的意外,人都没几天好活了,算了!我们也算有惊无险。”

关尔煌一听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不相信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巧合,这又不是电视剧。

他没再问打电话的付萧然,自己把最近的事情一帧一帧的在脑中回放,从楚欣悦过来认识付萧然开始。

忽然他想到那天杨志奇在和赵琳在碧桂园打野炮时提到过的让她监视什么人,难道就是监视然姨家。

想到这让他惊出一身冷汗,他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关系,但是他有强烈的预感,事情绝对不简单。

这时候付萧然已经打好电话,对关尔煌道:

“关关,你别担心,我朋友已经答应帮我去找了,我们安心等消息。”关尔煌点了点头,对付萧然道:

“小姨,你认识杨志奇这个人吗?”

付萧然被关尔煌问的一愣,思索了下道:

“没印象,怎么啦!”

“没事!”

所有的事情都是关尔煌自己瞎猜,他也不想让付萧然担心。

他脑子里把有关赵琳的一切仔仔细细的过了一遍。

他和赵琳接触不多,和她相关的一次是在会议室偷看她和杨志奇偷情,让他吃到了陈菲雅。

另一次是在付萧然家小区里看见他们两打野炮,还有一次就是看见她在王贵新房附近租了个仓库。

租了仓库,关尔煌心里一动,赶忙拿起手机向门外走去。

付萧然见关尔煌下床,问道:

“关关,你要去哪?”

“然姨,没事,在这干等着憋闷,我出去走走。”“那你早点回来。”

关尔煌出门后,边往楼下走去,边拨打陈菲雅电话:

“雅儿姐!”

他才叫一声,电话就传来陈菲雅清脆带着撒娇般的声音:

“你这几天跑哪去了,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呀!”关尔煌一阵苦笑,他除了那天请假,确实好几天都没联系陈菲雅了。

“雅儿姐,这几天我妈过来了,正陪她呢!这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嘛。”“啊,这样呀,那你好好陪陪……阿姨吧!工作的事不用担心。”陈菲雅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估计是想到自己和关尔煌的亲密关系,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季彤。

“嗯,对了,雅儿姐,那个你公公他出院了吗?还有没有骚扰你呀!”关尔煌装作关心的问了一句。

“别提那老色鬼,他昨天就走了,说是要去国外呆一段时间,古古怪该的,也不让人送。”

“你没事就好,等我过几天妈妈回家了,我就回去上班!”“没事,你安心陪阿姨玩两天吧!”

关尔煌又和陈菲雅聊了几句亲密的话语,这才挂了电话。

他心里越来越不安,总感觉要出大事,他都顾不上换衣服,来到门店打了辆出租车,直奔之前赵琳租仓库的地方。

他决定过去看看再说。

将近四点,路上的车已经多了起来,城南到城北本身就远,等关尔煌到了王贵新房子那小区,已经快五点了。

夏末的五点太阳还没下山,关尔煌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远远的观察了下那仓库。

那是一排老旧平房,估计本来也是用于仓储的,只是有点破旧,前面有块地,杂草丛生。

奇怪的是房子前面停了一辆运货的大卡车,却不见装货卸货。

关尔煌发现自己穿着病号服,一条手臂还打着石膏,实在有些扎眼。

他感受了下自己手臂的情况,顾不上那么多,找了块石头,把石膏全部砸开。

然后又抓了把泥土在自己脸上胡乱涂抹,在把自己头发搞乱。

他要把自己伪装成精神病人,微微握了下拳头,除了受伤的手还使不上什么力气外,其他没太多异样。

好在这边属于刚开发,附近很多荒地,人流并不多,他装作玩耍慢慢靠近仓库。

仓库外面没什么人,只是卷帘门紧锁,没有一丝缝隙。

关尔煌又绕了一圈,来到了仓库后面。

后面没有开门,只是在仓库的上方开了几个通风口子,好在仓库本身只有一层,通风口旁边有个向外突出的小平台。

对于普通人来说要爬上去有些困难,但是对于关尔煌却是很容易的事,哪怕他一只手上有伤也不是什么问题。

他后退几步,稍微助跑,然后在墙面上借力登了几下,一只手就抓在台子上,很容易就爬了上去。

通风口上用钢筋一条条封住,只是开口有一点大,正常人是钻不进去的,但是关尔煌如果用起缩骨功应该问题不大。

他从口子往里观察,仓库还挺大的,放着几只集装箱,是那种码头装货用的,长高各有两米的样子,宽度一米左右的长方体。

三个穿着工人服的壮汉正席地而坐,围在一圈打牌,只是三人声音很小,没有一般人打牌大呼小叫,所以关尔煌刚才在前门没听到什么声音。

这时候到了窗口,没了阻隔,倒是隐约听到几人打牌发出的声响。

他又仔细观察了一圈,除了在仓库里发现一辆装卸集装箱用的铲车,并没其他发现。

他正想离开,忽然“砰砰砰”卷砸门上响起一阵拍门声。

地上的三个汉子都很警惕,三人竟同时在腰间拔出手枪,非常敏捷鱼跃而起。

关尔煌一下紧张起来,呼吸都变的若有若无,他眼力非常好,看出几个汉子用的手枪和他从杨志奇那拿到的那把几乎一样。

其中一个壮汉身材非常高大,刮着个大光头,他握抢的手臂很是粗壮,青筋根根鼓起。

“标子,是我,开门!”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明显三人都松了口气,但是并没有完全放松,只是那光头壮汉把枪插回腰间,另两人还在警戒着。

光头壮汉拿了钥匙把卷砸门拉起一半,让门外的人弯腰走了进来。

关尔煌定睛一看,不是杨志奇是谁。

杨志奇好像行动还有些不便,拄着根拐杖,手上还提着一个巨大的包包,两条肥粗的大腿程外八字形在走路,一步步挪动,生怕扯到蛋的模样。

杨志奇一进门,那光头大汉就把卷砸门马上拉下。

这时那两个警戒的人才把手枪收了起来。

杨志奇见状,有点不以为然道:

“标子,有必要这么大阵仗吗,不就对付一个女人嘛!”那被称做标子的光头大汉撇了杨志奇一眼道:

“老哥这几年真的是富贵日子过惯了,但凡小心点,也不会被个小蟊贼差点废了。

让你晚上天黑再过来,这么现在就到。”

杨志奇见标子有点不悦,忙陪笑道:

“是是是,是哥哥的错,辛苦兄弟们了,得手了吧!”标子叹了口气道:

“老哥哥,你何必要做这样的事情,那两个女人虽说是绝色,可也有一点年纪了,出去后,有钱要什么女人没有。”

“怎么是两个?”

杨志奇没听进标子的劝,反而问了一句。

标子见他这样,也就不再多劝,道:

“多了个女的,两人在一起,只能一起绑了,怕出问题。”顿了顿又道:

“本来按八爷意思,这种事情我们是不做的,是老太爷念旧情,最后帮你一回。

至于多出来那个,你是一起带走还是到了海上处理掉,我们是不管的,八爷临来时说了,非必要绝对不再沾人命。

我等下就走了,晚上让大头开车送你去码头。”杨志奇眼神掠过一丝疯狂,对标子道:

“我知道,我知道,这事情和八爷一点关系没有,绝对不会连累八爷的,只要我要的那人没错,我从此不再回来了。”

标子瞟了杨志奇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道:

“我们三去外面给你把风,你自己验下货看有没错,绑在箱子里,这会应该也醒了!”

说完标子招呼另外两人,拉了门到外面守着去了。

殊不知,关尔煌这个时候在窗口已经两眼通红,如果不是他一贯冷静,早就冲下去和他们拼命了。

关尔煌深深的吸了口气,脑子极速的转动,虽然他还没见见到被绑的人,但是几乎可以肯定是季彤和付萧媚,他心里衡量着得失,暗道:

“不能报警,现在最重要的是保证妈妈和媚姨的安全,这几个人看起来就很是凶悍,不是一般小贼,报警了他们固然跑不掉,可妈妈她们安全根本没有保障,还可能成为他们的人质。

我得想办法先把人救出来,硬干肯定不行,三个人都有枪,看样子还训练有素,我手上有伤,出一点差错,不仅救不了人,自己还得陪进去。”涉及到关尔煌最亲近的人,他哪怕再冷静,也有些患得患失,缩手缩脚起来。

这时底下杨志奇已经激动的微微发抖,他把一个集装箱从旁边打开,吃力的从里面拖出两个手脚被捆绑,蒙着眼睛,用胶带封着嘴巴的妇人。

正是季彤和付萧媚两人,两女之前好像被下了迷药,经过这一番折腾,悠悠醒了过来。

挣扎了两下,鼻子发出呜呜的声音,可任她们怎么扭动,也无法摆脱,反而把自己弄的气喘吁吁。

两女今天穿的非常轻便,应该是为了去医院方便干活。

季彤下身穿了件紧身瑜伽裤,搭配球鞋,上身就一件宽松的T恤,简简单单,可却把那浑圆蜜桃般的臀部勾勒的无比诱人。

本来那性感的臀部有T恤遮挡,倒不显眼,可现在T恤被绳子勒住,把她那傲人的胸部和巨大的屁股都给暴露出来。

付萧媚靠在季彤身边就显得有些柔弱,穿的也斯文秀气的多,一件运动裤配上半紧身短袖,细长的脖子和雪白的手臂吸人眼球。

虽然季彤身材相对付萧媚来说更加火爆,可这时候杨志奇的眼睛全部都盯在付萧媚身上,眼神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来到付萧媚身前蹲了下来,伸手解开付萧媚的眼睛上的黑布,动作轻柔无比,两手微微颤抖,深怕破坏了眼前艺术品一样。

付萧媚重获光明,被光线刺激的有点微微眯眼,好在仓库里光线并不是很亮,只一会她便习惯了。

可她似乎被眼前肥头大耳的男人吓了一跳,眼中充满惶恐之色,鼻子呜呜出声,又开始挣扎起来。

杨志奇眼里都是迷醉之色,他尽量让自己露出和蔼的表情,道:

“小媚,别害怕,我把你嘴巴解开,你不要叫出声,你如果大呼小叫,引来我的同伴,我可不敢保证会出什么事情。”

付萧媚眼中眼泪打转,盯着眼前男人,心中无比惊慌,只是拼命扭着身子往季彤身边靠。

杨志奇不知道这时候是什么心理,他慢慢的把封在付萧媚嘴巴上的胶带撕开。

付萧媚倒真没有大叫,不知道是杨志奇威胁起作用,还是她本就比较柔弱,第一句就是: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这句话好像刺激到了杨志奇,忽然变得有点激动起来,边笑边说道:

“我是谁,你竟然问我是谁,哈哈哈,果然我根本没在你心里有一点点的地位,哈哈哈!”

杨志奇有点神经质的笑了起来!

“我真的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我怎么可能认错人,哪怕见到你双胞胎妹妹的时候,我也一眼看出来她不是你,我会认错人!”

杨志奇仿佛在自我嘲笑般喃喃自语。

“小然,你认识小然,你不要伤害她。”

“小媚,你还是那么善良,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你妹妹!”杨志奇伸出他那肥厚的手掌,想要抚摸付萧媚那布满泪痕的脸颊。

付萧媚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脸一歪躲到季彤肩后去了。

季彤虽然眼睛看不见,嘴巴不能说,可耳朵还是能听到的,她大概知道这人是冲着付萧媚来的,她比付萧媚冷静的多,鼻子呜呜发声,下巴抬起示意杨志奇自己要说话。

杨志奇这才注意到身边有个身材火爆的熟妇,他本就好色,只是付萧媚是他一个心魔,刚才全副心神都在她身上,才忽略了季彤。

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艳,总觉得有些眼熟,伸手把眼带解开,依旧道:

“说话可以,别想着求救,如果大声囔囔,外面还有我三个大兄弟,他们不介意让你叫个够的。”

季彤冷着脸,目中射出怒火,点了下头。

她知道这个时候哪怕喊救命也是一点用处没有,反而会激怒眼前这男人。

杨志奇越看越眼熟,忍不住伸手撕开季彤嘴巴上的胶带,问道:

“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你也是桐水县人,哦不对,现在应该叫桐水市。”季彤冷冷的打量眼前男人,可她确实没有印象,既然能说出桐水市,那肯定就是熟人,不存在认错。

季彤深深吸了口气,冷声道:

“我不管你是谁,你想干嘛,你是求财还是有恩怨列个章程出来就是。”付萧媚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江湖味十足,充满豪气。

杨志奇这个时候好像认出季彤出来,猛的站了起来,向后退了一步,战战兢兢道:

“你是……你是季大小姐!”

季彤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道:

“你认得我?”

杨志奇似乎感觉自己刚才胆怯的行为有些丢脸,恨声道:

“妈的,你是季彤又怎么样,就是季老虎自己来了,老子现在也不怕你们,这里不是桐水,不是你耍横的地方。”

季彤还没出声,这时候旁边忽然响起付萧媚那柔弱的声音:

“你是…你是杨志……对你是杨志。”

杨志奇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道:

“小媚看来你还记得我啊!哈哈…不过我现在不叫杨志,我现在叫杨志奇,这都是拜你们所赐。”

“杨志,我们无冤无仇的你干嘛要绑架我?”

“无冤无仇?哈哈哈……好一个无冤无仇,小媚你还真是温室的花朵,哈哈哈…”

杨志奇这个时候的精神状态有些不正常,他笑了一阵才道:

“你知不知道,我就因为多纠缠了你几句,就被你那老爹打断了一条腿,赶出桐水,扬言只要我敢回去就要我的命。

你妹妹和李立那混混私奔关我屁事,他自己管不住女儿,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发在我身上,我这条腿现在每逢阴雨天就钻心的痛。

你又知不知道,我刚到东湖的时候就跟条狗一样,要在垃圾堆里讨生活。

我隐姓埋名,我曾经发过誓,有一天一定要把你从那老家伙身边弄走,让他永远也找不着你。

现在和我说无冤无仇,哈哈哈…”

杨志奇越说越激动,手舞足蹈起来,吓得付萧媚直往季彤身后躲,这才怯生生道:

“我不知道我爹这样对你,我真的不知道,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他那么做的。”

付萧媚虽然年近四十,可心态还非常纯真,她在家有父亲疼爱,出嫁后又有丈夫宠溺,根本没体会过社会险恶。

季彤一直冷眼旁观,这会出声道:

“杨志,之前的恩怨已经发生了,已经不可更改,现在不比当年,你这样把我们绑了,没有任何好处,你想要什么补偿,你可以开个条件出来,我也保证事后绝不追究!”

杨志奇眯起眼睛,嘴巴发出啧啧啧的声音道:

“季大小姐,你还当你是桐水的大小姐呢,说话还是这样高高在上,补偿!

好呀,我要的补偿也很简单,下半辈子你们两就在床上好好补偿我吧,哈哈…”

季彤闻言杏目圆睁,射出骇人精光,猛瞪着杨志奇高声道:

“放肆,你敢动我们一根头发,我让你千刀万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杨志奇被季彤这样的威势吓了一跳,旋即反应过来,冲到季彤面前,本想抓向她那挺拔胸部,却被季彤那逼人的目光弄的有点不敢下手,嘴里发狠道:

“你信不信我扒光你的衣服,把你扔大街上,看你季大小姐还会不会这么骄傲。”

“你敢!”

季彤有点色厉内荏了,她是个极度好强的人,杨志奇哪怕威胁要强奸她,她也就当被狗咬了,不会害怕,可如果把她扒光丢街上,那真不是她能接受的!

“你最好老实一点,别耍你大小姐脾气,老子不怕,你老爹再厉害,老子一走了之,他能奈我何。”

窗口上的关尔煌拳头捏的快要把指甲陷到肉里去了,牙根紧咬,眼射凶光,恨不得撕了杨志奇。

季彤缓了口气,冷声道:

“杨志,你桐水出来的,你应该知道我爹不仅仅只是人武部长那么简单,他的战友好几位现在都在部队身居高位,我如果失踪,他绝对会动用这些关系的,你逃不了的。”

杨志奇心里也有点害怕,他少年时在桐水混,非常清楚季老虎的影响力,那时候连县委书记都要对他客客气气就可见一般。

只是他从蛋蛋被踢碎一个后,性格不知不觉间受到了影响,对于一个色鬼来说,这种事情是没办法接受的。

所以做起事来也带了些疯魔和不正常。

想到晚上就要出国,哪怕季老虎能量再大,毕竟不是他自己身居高位,他现在也只是个退休老头而已。

“季彤,你少威胁老子,你再啰嗦,老子把你拍成三级片给你爹和他亲友每人送一份。”

季彤见到这个明显已经有点疯狂的男人,心里有点打鼓,她毕竟是个女人,年轻时候仗着老爹又带着两弟弟,经常争强斗狠,可大家都知道她爹什么人,根本没吃过什么亏。

生了关尔煌后,性子才慢慢磨掉很多,可骨子里还是很好面子,真的像杨志说的那样的话,别说她了,她那强势一辈子的老爹估计直接得吐血而亡!

杨志奇对人心把握非常准确,像季彤这样的女子,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却把脸面看的比天大。

杨志奇转头对付萧媚道:

“小媚,我二十几年来对你念念不忘,费尽心思终于通过你妹妹把你引到东湖,你放心,再过一天就谁也找不着我们了。”付萧媚吓的瑟瑟发抖,季彤听他说付萧然车祸竟也是他做的,想起受伤儿子,心头怒火升腾,咬牙道:

“杨志,小然车祸也是你做的。”

杨志略带得意道:

“谁让小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呢,如果不是她亲妹妹有事,她又怎么会来东湖呢。”

杨志奇见季彤还要发言,不耐道:

“好了,季大小姐,我没空和你们啰嗦,你们乖乖的给我呆在箱子里,有两三天时间你们都要在这里面生活了。”

杨志奇拉过刚才手上提的那个大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些水,面包,火腿肠,一股脑都扔到集装箱里,接着道:

“你们听好了,我给你们松绑,好让你们能自己吃东西,最好别想这逃跑,相信我,你们哪怕逃出箱子,绝对比呆在箱子里惨。

这个箱子隔音很好,你们也别想呼救,也不怕告诉你,过了今晚箱子就到了大海上了,上面全是做走私的汉子,你们两大美女如果被发现,自己想象。”说完话他从包包里拿出一把刀子,正要解开两女的绳子,见季彤眼神犀利的望着他,杨志奇手上一顿,眼睛一转,脸上露出淫光道:

“看来季大小姐还是很不老实,我得采取些手断了,保证你不会胡乱跑动。”说完他不去解开绳子,反而把刀子沿着季彤胸口割起她的衣服。

“你干什么,你这畜生,你……”

“啪……”

杨志奇甩了季彤一个耳光,怒道:

“别他妈给我耍大小姐脾气,老子如果不是受伤,现在就肏死你!”说完干脆重新把季彤嘴巴封起。

关尔煌在窗口看的目眦欲裂,他很想现在进去就把杨志奇给灭了,可理智提醒着他,门口还有三个带枪的劫匪,现在进去只能程一时之快。

他强制让自己隐忍下来,可嘴角已经有一丝血丝流出,那是牙根咬得太紧造成的。

夏天衣服本就轻薄,杨志奇又是用刀,哪怕季彤哪怕一直挣扎,可惜自己被绑得紧紧的,很快衣服碎片一地,连她穿的内衣裤都被割成两段,整个人光溜溜的,身上的绳子却还紧紧捆绑着她。

季彤那火爆的身材,整个落在杨志奇眼中,特别那绳子绕在身上,绑的人好像有意绕过那巨大的胸脯,把两乳房勒在两条绳子中间,让本就巨大的奶子更加突出饱满。

杨志奇暗恨下体受伤,暂时只能眼看着这熟肉无法下口,他正想摸向季彤那巨大被勒得凸起的乳房,过过手瘾,忽然下体传来一阵隐痛,让他一下子弯下腰去。

却是因为他动了欲念,那刚刚有些恢复的下体扩张疼痛起来,他用手捂着胯间,嘴里不断咒骂道:

“妈的……妈的……啊……”

过了好久才缓过气来。

这个时候季彤也慢慢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这样子反抗没用,只会把人激怒,只是整个人蜷缩起来,遮挡住敏感地带。

杨志奇经过刚才的疼痛,不敢在招惹两女,心里暗暗发誓:

“以后机会多的是,只要下面恢复了,一定要肏得她们求饶为止!”他依法把付萧媚衣服也割的干干静静,那雪白的肉体差点让他又要当场发作。

杨志奇强忍着不去看两女那绝美的身材,咬牙切齿道:

“我等下解开你们绳子,最好老老实实呆在箱子里,别出声,不然你们这样子让我几个兄弟看见……嘿嘿。”

杨志奇把两女拖回集装箱,分别在付萧媚和季彤手腕上的绳子上割了一刀,就把集装箱的门砰的关上,上了锁后才对里面道:

“这两天就委屈两位美女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了,等到了地方,我会好好让你们享受的。”

杨志奇拿话气人,果然一会后里面传来季彤愤怒的咒骂声,应该是季彤已经解开身上的绳子,把胶带撕掉了。

他听了下,只隐约听到一些声音,看来这集装箱隔音效果确实还不错。

杨志奇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啥遗漏后,这才把剪下来的衣服碎片全部塞到包包里,这才开门离去。

关尔煌恨不得冲下去杀了这男人,把妈妈和媚姨救下,但他知道这时候必须得忍,要确保万无一失,两女中任何一个出一点差池,他都会悔恨终生。

杨志奇出门后他并没有急着进去救人,从窗台上下来,偷偷绕到前面,观察了一下。

门口几人都还没离去,不知道在聊些什么,由于太远关尔煌听不清楚,只见几人一直在抽烟,聊了好一会后,这才见那标子把大门一锁,把钥匙交给杨志奇,然后才一人开车离开。

那辆车应该是杨志奇开来的,等到那叫标子的壮汉离开后,杨志奇才向另两人交待了一声,让他们守在门口,自己向不远的小区走去。

钥匙反而没交给两人,看来他也不敢放两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和屋子里如花似玉的美人单独相处。

关尔煌见门口还有两人守着,有点不敢动手,如果一个人他可以试一下,可两个人,而且都有枪,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关尔煌想了又想,终究觉得太过冒险,等杨志奇走远后,他又重新爬上窗台。

他运起缩骨功,整个人一下缩小了一圈,身子一挤,就很敏捷的从两条钢筋中间爬了进去。

等他跳进仓库中的时候,又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