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轨者 (第二十六章) 作者: 活色人

.

【潜轨者】

作者:活色人2020年/2月/2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二十六章:熟妇病房 (上)

华灯初上,晚上七点半左右,东湖这座夏末的城市天色刚刚变暗,热风阵阵,辛苦了一天的人们很多还在回家的途中,街上行人纷纷。

季彤和付萧媚两个风姿错约的熟妇刚从东湖大厦出来,两人年纪相差不了几岁,可气质上却截然不同。

季彤仿佛走到哪里都是中心,眉宇间的干练气质,再配上她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本能让人有种敬畏感!

比起身旁的付萧媚,她身材虽然高挑火爆得多,可路过男人的眼光却更多的落在天生带点懦弱气质的付萧媚身上。

倒不是说季彤就比不上付萧媚,而是她身上那股子气势让人不敢多想,反观付萧媚,那犹如牛奶搬白嫩的肌肤,不输少女分毫,身材虽不如季彤高挑火爆,却也玲珑有致!

岁月在两人身上并没留下多少痕迹,两人手上大包小包提了很多的袋子,季彤手上还接着电话:

“晚上真的不用妈妈过去吗?黄医生真的说你们没事了?”

“妈,你们这几天都没睡好,回去好好休息,不仅你们,丫丫晚上也回去,芸姨说她晚上在医院值班,是她这样说的,有她看着肯定没事,你就安心吧。”

“那好吧!妈妈明天再过去看你。”

季彤听电话里关尔煌说是黄芸说的,她才真正放心下来,通过这几天了解,她多少知道黄芸和付萧然关系不一般,既然是她说的,那想来真没什么事情。

连续五天时间呆在病房,虽然那边条件不错,可毕竟不如家里方便,她也确实想回付萧然家好好收拾一下自己!

东湖医院高干病房中,关尔煌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对靠在沙发床上满脸疲倦的楚欣悦道:

“丫丫,晚饭也吃过了,你回去吧,今天不用陪夜了,早上的时候芸姨也说了,赶紧回吧,要不一会天黑了。”

楚欣悦这几天确实非常辛苦,再加上关尔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动用了异能暗示,她虽然很舍不得关尔煌,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背起自己的小包,和付萧然道了个别,恋恋不舍回家去了。

房间里就只剩下付萧然和关尔煌两人,瞬间有些暧昧的氛围弥漫。

电视虽然在播放着,可内容两个人都没去关注,关尔煌在心里暗暗完善着晚上的计划,而付萧然却在回忆着早上黄芸检查时自己时的不堪!想到晚上还要再检查,这让她很是不自然,身体也有些燥热。

时间在这种暧昧而又安静的氛围中慢慢走过,高干病房这边都是以静养为主,没有一般病区的嘈杂,到了晚上八点之后就非常的安静。

黄芸进来的时候,让关尔煌都不禁眼前一亮,一头秀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盘在头上,让原本妩媚轻佻的气质猛的一收,变得知性起来。

妆容非常精致,可以看出用了很多心思精心描绘,本就非常性感的嘴唇鲜艳欲滴。

身上还是非常贴身的白大褂,不知道是不是关尔煌错觉,感觉比早上穿的还小了一号,紧紧的把丰满的身材勾勒的曲线玲珑。

V领处一片雪白,点缀着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那饱满的胸脯被勒在白大褂里像是随时都要蹦出来一般。

白大褂下摆更高了一点,最关键的是黄芸晚上竟然换了一条黑色的丝袜,两条长腿迈动之间闪耀着诱人的光华。

这种知性和性感的结合,配上白大褂,妥妥的制服诱惑,让关尔煌浮想联翩。

黄芸晚上确实精心打扮了一番,本来她是很少值班的,即是有一般也是在妇产科那边,只是作为副院长夫人,来高干病房这边借个值班室,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今天她也是见到关尔煌后,临时决定晚上来陪伴付萧然,她心里很想试试和关尔煌这枚小鲜肉还有没机会再续前缘。

她对关尔煌倒没什么深刻的感情,到了她这经历,不会再去奢求什么爱情,特别还是这种年纪相差极大的。

可以说对关尔煌,黄芸那是欲大于情的,何况关尔煌本身清清秀秀,长得并不差。

黄芸来到付萧然床边,把手上那的一个用消毒巾包起来的长方形布包放下,然后又从白大褂口袋里掏出一个钢制的扁酒瓶子,在手上晃晃笑道:

“这是给关小子准备的。”

付萧然往旁边挪了挪身躯,让床边空出更多的位置道:

“芸姐,你忙一天了,如果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呗,我们其实也没什么事了。”

付萧然脸色很不自然,从黄芸拿出酒瓶那一刻,她心里就咯噔一下,忽然警惕起来,暗道:

“上一次就是关关喝醉了,芸姐和他做了那个,晚上不会又想那样吧!”

付萧然早上时候迷迷糊糊没什么其他想法,这时候看见酒瓶,让她一下子想到上次的事情,想到一会黄芸又会借机和关尔煌交媾,她心里有着浓浓的不乐意!

一旁明面上在看电视,实际在黄芸进来后就发动异能的关尔煌也没想到付萧然忽然有这担心,哪怕他再暗示都打消不了付萧然的顾虑。

他今天原本的计划是让黄芸陪夜睡沙发床,到时候帘子一拉,可以在这妩媚冶荡的熟妇身上好好发泄这些天储存的欲望。

只是后来黄芸检查说付萧然恢复了,这不能不说是个意外之喜,只是关尔煌却也不想在医院这种地方冒险。

现在付萧然有了这层担忧,那晚上就不会太过顺利,说不得要冒一点风险了。

黄芸大大方方的坐上付萧然床边,翘起一只黑丝美腿交叠,细高跟半挂脚丫上,一晃一晃!

“我明天休息,晚上好好陪你,不然传出去你这我最好的姐妹住院,我一天都没陪过,我要被人说闲话的,还以为我们是塑料闺蜜呢!”

付萧然见黄芸这么说,有点没办法,不甘心的嘟囔道:

“我们姐妹的事,管别人说什么干嘛!”

黄芸听付萧然那嘟囔声,有点调笑道:

“哎哟,我的好妹妹,又不是说你,你当然无所谓啦!”

“好啦好啦!我知道芸姐最好啦,晚上我们彻夜聊天,相拥而眠好不好。”

付萧然刚才也只是有点担心,这会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淡了很多,再说让她单独和关尔煌在一个房间,总感觉怪怪的。

“哼!算你识相。”

黄芸和付萧然调侃完,转过半侧的身躯,用后背对着付萧然,对关尔煌道:

“关小子,我这酒壶里装的是上好红酒,你喝一些吧,省得我们两老女人聊天影响你休息。”

黄芸说完拿起酒壶递给关尔煌,眼睛还对他意味深长的猛眨了几下!

关尔煌通过异能,心里其实已经明白黄芸想法,不得不说这个美妇人实在勾人心魄!

关尔煌表面上一副期期艾艾的表情,吞吞吐吐道:

“芸姨和然姨都这么漂亮年轻,哪里老了,看起来就像二十几岁一样,走出去别人最多觉得你们是我姐姐!”

关尔煌装作费力的一口气把夸奖的话说完,还把自己憋的满脸通红。

“咯咯咯…”

他的话引起黄芸一阵娇笑,连躺床上的付萧然都露出受用的表情。

“看不出你这老实孩子还挺会说话的,有前途,锻炼个几年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女孩子。”

关尔煌害羞的急忙打开酒壶,装作没经验的一下子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酒壶一放下,他就露出惊讶的表情,正要开口,却见黄芸正背对着付萧然对他不停地摇着手,性感的红唇还发出无声的口型:

“不要说。”

酒壶里装的根本就不是酒,估计是葡萄汁一类的,关尔煌其实通过异能已经知道,只是这才是真正考验他演技的时候。

关尔煌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愣在那,黄芸见他这样,怕穿帮,忙道:

“都喝了吧,我装的也不多,明天再给你带一些来。”

关尔煌有点犹豫的又把瓶子举起,这次干脆咕噜咕噜一次喝了个干净。

惹来旁边付萧然关心道:

“别喝那么急!”

付萧然虽然看不见黄芸的小动作,关尔煌喝酒的样子她还是能看见的,见他喝的急,感紧想要阻止。

“看不出关小子酒量不行,这喝酒的态度倒是很不错,咯咯咯…”

黄芸见关尔煌把酒壶喝了个干净,还不忘调笑了一下。

付萧然见黄芸起哄,朝黄芸后脑勺翻了个白眼对关尔煌道:

“喝完了赶紧躺下休息吧!”

“嗯!”

关尔煌老实的应了一声,乖乖的躺下,把被单盖起,他知道接下来没他什么说话机会了,他应该醉的不省人事。

黄芸竖起一根细长的手指,放在那饱满性感的嘴唇上,朝他比了个嘘的手势,便不再理他,转头和付萧然聊了会家常,忽然想起几天不见付萧然老公了,问道:

“你们家李立怎么一会事,你虽然没什么事情,可毕竟早产,都好几天没见他人了。”

付萧然见黄芸提起李立,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叹了口气道:

“不怪他,公司正在被审计,这次事情弄得挺大的,财务经理又找不到人。”

“就是你说的和李立不清不楚那个小骚蹄子?”

付萧然见黄芸语气高了起来,忙道:

“说话注意点,孩子还没睡呢!”

“有什么不能说的,关小子怎么说也是跟你亲一点,再说,按他那酒量,估计早睡熟了。”

付萧然转头看了下,果然就这一会,关尔煌已经呼吸逐渐平稳了。

于是她也没再避讳,确实如黄芸所说,关尔煌再怎么说肯定也是和她更亲近些。

“这次事情挺大的,很多账目都出了问题,如果坐实了,弄不好要坐牢。”

“我老早就让你强势点把那骚蹄子赶走,你总顾虑李立面子,要我看,他就是个白眼狼,坐牢活该。”

付萧然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聊,她也是好强的人,哪怕最好的姐妹她也不想多说。

“好了,没证没据你不要乱说了,现在总有些年轻姑娘想走捷径,也是难免的。我想李立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黄芸咬牙切齿仿佛比付萧然还激动道:

“也不知道李立什么好的,让你这么死心塌地。”

“好啦!不聊这个了,你们家那位大院长就没偷腥。”

“好你个付萧然,你故意的是吧,明知道我们两口子现在也就是挂个名,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付萧然敏锐的察觉到黄芸眼里闪过的一丝寂寥,直起身子,抱了下黄芸道:

“芸姐,你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要不离了算了,再找个心疼你的人。”

黄芸推开付萧然,像对小女孩似的捏了捏她那依旧紧致的脸颊,娇笑道:

“你以为我是你呢,把男人看得那么重,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你如果实在心疼我,把你那熟睡的侄女婿借我用用。”

黄芸前面还说的大声,后面就附耳偷偷的和付萧然说了。

“不行!”

付萧然语气说不出的坚决,继续小声道:

“芸姐,别开玩笑了,搞不好还没睡着呢!”

黄芸继续在她耳边调戏道:

“那你意思,睡着就可以了?”

“也不行,他…他毕竟是欣悦男朋友啊!”

付萧然心里有点害怕,当黄芸说到关尔煌时,她心里第一想法并不是楚欣悦,而是心里有着浓浓的酸意,很是不舍!

“不逗你了,我去看看他睡着没,睡着了,我们说话也方便点。”

黄芸说着,就从付萧然床上下来,来到关尔煌床边上,轻轻叫唤了两声:

“关小子,关小子!”

关尔煌眼皮抖动了两下,还是睁开了眼睛。

黄芸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丰满的娇躯早就先一步挡住付萧然的视线。

她俯下身子,一只手捂着他的嘴巴,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装作在摇动他的肩膀。

她这一俯身,一阵勾人的香气就飘进关尔煌鼻中,香味诱人而又不是很浓郁,刺激着男性的荷尔蒙分泌。

最关键由于姿势的关系,黄芸胸前的两个木瓜奶就直接这样吊在关尔煌眼前,里面竟是连胸罩都没戴。

关尔煌虽然和黄芸有过关系,可那天晚上装醉,一直闭着眼睛,这样隔着白大褂V字领欣赏着木瓜奶子,是实实在在头一回。

关尔煌眼睛瞪圆,那肥嫩雪白的乳肉就在面前晃动,他甚至可以看见乳房上那一根根细微的血管。

黄芸看见满脸通红的关尔煌,对他的表现很满意,故意更加用力的摇动了关尔煌两下,引起胸前一阵波动,才道:

“这孩子怎么睡的满头大汗的,这大夏天的,别中暑了,我把他衣服脱了吧!”

付萧然听黄芸这么一说,有点急了,忙道:

“芸姐,不用了吧,估计是喝了酒的缘故,没事的,开着空调一会要着凉的。”

黄芸心里暗暗好笑,嘴里道:

“你着什么急呀,你就这样看着,我还能把他吃了不成,脱下衣服给他擦下汗,擦好给他盖上被子就是了,真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你不放心的话,你来好了,反正你也好的差不多了,别躺床上要人伺候!”

付萧然虽然觉得还是不大合适,可她也不好过于反对,她心中也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黄芸却不管不顾,手上很自然的上抚,再沿着眼皮下拉,意思是让关尔煌闭上眼睛。

一边却掀开关尔煌被子,三下五除二把关尔煌衣服连同裤子给扒拉了个干净。

病号服本就宽松,加上黄芸不想有让付萧然反对的机会,特意加快了速度,这下别说付萧然反应不及,好像关尔煌也有点被吓到一样,微微颤抖。

黄芸看了眼关尔煌那软趴趴歪着还比成年人大得多的肉虫,强忍住心头火热,装作不在意的抽出床头柜的纸巾擦拭不存在的汗珠。

反而隔床付萧然有点楞住,眼神极力的不想往关尔煌那匀称充满力量与流线型的躯体看去,可又总忍不住偷偷去瞄,特别男孩胯下那肥嘟嘟的肉虫,还是再次让她震撼不已。

还好黄芸背对着她,让她也不虞被人发现她的窘态。

黄芸装模作样擦拭好上半身,接着就用她那细长的手指抓起那条肉虫,在周边擦拭,还故意侧着身子让付萧然看见。

付萧然见黄芸这样毫无顾忌的去抓关尔煌生殖器,心里很是不舒服,忙道:

“芸姐,下面不用擦吧!”

黄芸好像一点也没听出付萧然的不满道:

“你懂什么,腹股沟这里最关键了,像发烧病人降温什么的,这里是必擦的。”

黄芸哪里是想擦汗,只是受关尔煌异能影响,她怕关尔煌年轻气盛,万一大肉棒无缘无故勃起不好解释。

付萧然也忽略了擦汗和发烧有什么关系,只是觉得黄芸说的好有道理,实在不好反驳。

只是这一点功夫,在黄芸手上的巨物就极速充盈勃起,从肥嘟嘟的肉虫,变成一根坚硬挺拔的大鸡巴!

两女哪怕再次见到这根巨物,还是有点被惊骇到了的感觉,那紫红色婴儿拳头大小的龟头一下挣脱黄芸那手掌的掌控,肉棒一抖一抖,拍打在两女心田。

如果黄芸只是惊骇的话,付萧然就有点羞怯了,从见到关尔煌肉棒起,她身上就开始像羽毛在滑动一般,痒痒的,酥酥的,让她全身发软,等到肉棒勃起,她的乳头更像是有毛笔在不断画着圈圈,勾得她心头火热,乳房涨满。

付萧然不知道关尔煌已经发动他那前几天刚刚得到的异能,以为自己对关尔煌的身体毫无抵抗力,一看见就情欲蠢蠢而动,这让她又羞涩又害怕。

关尔煌通过这几天对异能的试验,慢慢也了解到新得到这个异能的局限性。

这异能对现实影响很小,就像一根羽毛,这对挑起女性的情欲方面很有帮助,特别是那种意志力不怎么坚定的人。

但是同样也有其局限性,一个消耗较大,另一个就是别指望用这个来满足女性,就像很难用一根羽毛就让女性得到高潮一样。

付萧然当然不知道这些,她这时候发现那种痒痕已经转移到下半身,不断刺激着她的阴蒂,那种抓心挠人的感觉,让她恨不得伸出自己的手指狠狠地搓揉一番。

只是她心智还算坚定,还能强制忍着,只是被单下那丰腴的双腿已经紧紧夹了起来,更是不断有油腻腻的汁液流出,让她下身变得泥泞不堪。

她这时候见黄芸又抓起那狰狞的肉棒,像是擦拭,实则是在套弄,她再忍不住,声音带点生气道:

“芸姐,差不多好了!”

黄芸听她语气不快,也不以为意,嘻笑道:

“怎么,吃醋啦,要不你来擦好不好!”

付萧然差点就一口应了下来,还好她及时反应过来道:

“你别胡说八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就喜欢这东西啊,我是怕关关着凉了,赶紧把被子盖上吧!”

付萧然以为身体里的情欲是由于见到关尔煌那大东西引起的,只想赶紧逃离这种状态,再说她心里也实在不想黄芸再玩弄关尔煌那巨物。

“好好,知道你心疼了!”

黄芸边调侃着,边有点不舍的放开关尔煌那大肉棒,盖起被子道:

“那好吧,接下来要给你做检查了,正事做完再好好和你聊天。”

付萧然这个时候哪能给黄芸检查,她不用摸都知道自己现在的下体一塌糊涂,这要给黄芸检查,笑也被她笑死,赶紧道:

“那我先上个卫生间,你把门给反锁了,省得有人闯进来。”

说着就急忙下床,手脚利索得看不出是个刚生完孩子没多久的女人,只是医院那宽松的病号服把她那迷人的身材给掩盖住了。

黄芸等到付萧然进了卫生间,这才转头附到还闭着眼睛的关尔煌耳边道:

“可以睁开眼了,你然姨进卫生间了,小家伙,刚才舒服吗?”

关尔煌被这勾人的熟妇用诱惑的语气弄得心里痒痒的,睁开眼睛,眼神热切又害怕的望着黄芸。

黄芸不敢太大声说话,压低嗓子道:

“你别害怕,芸姨不会告诉你然姨和你那小女朋友的,只要你配合等下还有更舒服的。”

黄芸知道时间不多,打算先打消关尔煌顾虑,在她想来,就没有男人不偷腥的,无非有些有色心没色胆,有些底线更大一些而已!

“芸…芸姨…,这样不好吧,然姨发现会打死我的。”

关尔煌一副诚惶诚恐,想吃又怕痛的表情。

黄芸心里暗道:

“你那然姨上次还不是坐在你那根大肉棒上舒服的直叫唤!”

可她现在没时间解释那么多,干脆趴到关尔煌脸上,波的亲了一口,娇笑道:

“你知道什么,你只要配合芸姨,芸姨保证你没事,等下你就知道了,现在没时间和你说那么多!”

说着黄芸抓起关尔煌一只手放进她白大褂的V字领里,随后就下探一把抓住那依旧坚挺无比的大肉棒很狠的套弄起来。

关尔煌直觉入手一片绵软,那乳肉就像会包裹指头一般,让他整个手掌都陷了进去,那坚硬的乳头更是顶着掌心,不断地转动。

加上下身肉棒被纤细的手掌握着套弄,耳旁还响起起黄芸细细沙哑的呻吟,让关尔煌的肉棒更加的坚挺,差点把黄芸的手给抬了起来。

黄芸在他耳边咯咯轻笑着,妖娆道:

“别急小家伙,你然姨马上出来了,等下才是正餐。”

说完她停止了动作,又再次在关尔煌脸上亲了一下,把关尔煌那舍不得拿出的手从胸前抽离,又拿起纸巾把他脸上淡淡的口红印擦了,这才道:

“现在闭上眼睛不要说话。”

付萧然一进卫生间就破不急待的一手在胸部乳头使劲搓了几下,另一只手伸入泥泞不堪的胯下按压揉弄起来。

她平时对自慰并不陌生,只是让她在这样的情况下做这种羞人的事,她还是有点做不到,之所以一进来就迫不及待,这就像身上有个地方痒,不能抓,现在能抓了,肯定是要抓两下的。

稍微缓解了一下身体中的情欲后,付萧然哪怕再不舍,还是抽出就这几下已经变成湿漉漉的手指,拿起卫生纸好好的处理起身上的不堪。

由于已经听从黄芸的建议没带卫生巾了,就这么一会,她病号服的裤裆已经有点湿润,她也顾不上这些,草草用纸巾抹了几下,就重新穿上,她怕出去的晚了,黄芸又会对关尔煌作出什么来。

付萧然出来的时候,黄芸搬了张圆凳子就坐在她的床和关尔煌床之间,而关尔煌安静的躺着,呼吸很是平稳!

黄芸见她出来,就招呼付萧然道:

“你快过来,磨磨唧唧的,早上你那样躺着,这不是专门的检查床,我不好检查,晚上现在没人,你横躺在床上,我比较好检查。”

付萧然这个时候也有点恢复过来,笑骂道:

“什么没人,关关不是人啊!”

“他睡着了,雷都打不醒,你又不是不知道。”

付萧然知道斗嘴自己斗不过黄芸,坐到床上后就问道:

“还要检查什么呀?”

黄芸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开玩笑,于是正色道:

“主要检查下你的子宫颈恢复情况,和有没有什么暗伤。”

其实都是扯淡,她纯粹就是欺负付萧然不懂,她今天下午回去查了查付萧然的各项检查,和这几天的病历,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付萧然恢复了。

付萧然却信以为真,一方面是这些她不怎么懂,另一方面她也相信黄芸不会害她,再加上关尔煌异能影响,让她没一点怀疑。

付萧然正要脱下裤子,低头看见关尔煌那清秀平静的脸庞,让她忽然有些羞涩,虽然脑子里总有声音提醒她关尔煌睡着了,没关系。可让她当着一个男人面脱裤子,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付萧然也不说话,她刷的一声把整个帘子拉了起来,才道:

“关关让他安心睡觉吧。”

说完这才把裤子一脱,坐到了床上,顺便把那裆部有些湿润的病号裤卷成一团,扔到床脚。

黄芸笑吟吟的看着她道:

“你就这样横着躺下去,两腿张开踩在床沿。”

付萧然依言躺下,只是床本就不是很宽,付萧然也不是属于那种娇小的体型,这一躺下两腿必须要张的大大的才能踩到床沿,不然就不够躺。

同时由于横躺没有枕头,让她视线只能看见上方,付萧然正想要拿个枕头过来,黄芸却先一步把两个枕头都拿了过去,还拍了拍她那雪白的屁股道:

“把你屁股抬起来,枕头要垫腰下。”

付萧然无奈,这个时候只能听黄芸的。

等到黄芸垫好枕头,付萧然就连黄芸的头部都看不见了,她自己还没什么感觉,可从旁欣赏的话,付萧然这时候的姿势说多淫靡就有多淫靡。

两条丰腴雪白的大腿大大的张开着,踩在床沿上形成一个大M形状,上衣刚才在垫枕头的时候被黄芸拉上去了一些,刚生完孩子的小腹有着一点点微微凸出。

但这并不影响到整体的诱惑力,反而由于这种带点肉肉的感觉,让人更容易联想到色欲,更别说三角地带两片蝴蝶唇,由于两腿极度分开,微微的张合着,像是要展翅飞翔一样。

阴埠部位只有一点点毛渣子,应该是生孩子时刮掉了,但是可以看出原来毛发应该挺浓密的。

据说双胞胎一方少的东西,一方就可能多,这还真有一定可能。

付萧然和付萧媚的下体真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性。

这些让帘子一拉上就光着身子下床的关尔煌,在床尾部位偷偷的看了个一清二楚,也让他感叹造物的神奇。

黄芸这时候却不怎么着急,她把付萧然两条大腿拍了拍,发出啪啪响声,然后装模作样的拿过楚欣悦早上拿过来的检查包,戴上手套。

接着才打开她自己晚上带过来的包包,只是里面根本不是什么检查工具,而是两三根长短不一的仿真阳具,其中竟然还有一根底座像蝴蝶,蝴蝶的四个翅膀连着四根绳子的纯黑色佩戴式阳具。

她并没急着拿包包里的东西,而是把它们移到付萧然看不见的位置,接着把自己屁股底下的那张可升降的圆凳摇到最高。

关尔煌之前还不清楚黄芸想干嘛,现在她一行动,关尔煌通过异能立马就知道黄芸心里的想法,这让他欣喜若狂,心里赞叹不愧为妖娆熟妇,他没想到的事情,黄芸都帮他解决了。

只见黄芸把圆凳升高后,屁股就不断地向后挪动撅起,直到只有大腿坐在圆凳上,而整个屁股悬空把身后的帘子都顶出去了,这才把手伸到背后把帘子一节节的上拉,直到帘子被拉到一半卡在腰部位置,这才停止。

这样一来,黄芸等于是大腿坐在圆凳上,身体前倾,双手还扶着付萧然大腿轻轻抚摸,而整个穿着黑丝裤袜的浑圆屁股都向后撅到了帘子后面。

嘴里还不忘提高声量说了一句:

“小然,你这身材太漂亮了,屁股这好像又大了一圈,这如果让隔壁的小家伙看见,说不好一下就拿出他那根大东西插进来了。”

黄芸虽是调戏付萧然,实则是在提醒关尔煌,她怕关尔煌太过老实,不敢动她。

付萧然不知缘由,被黄芸直白的话说的有点无地自容,埋怨道:

“芸姐,你检查就检查说这么下流的话干嘛,越来越不正经了。”

黄芸继续调戏道:

“正经能当饭吃呀,那根大东西如果插进去不知道多爽,要我说呀,你就应该及时行乐,免得老来后悔。”

黄芸原本也不想说这么直接,只是迟迟不见隔壁动静,这才越说越直白,只是这把付萧然羞的更加不堪,甚至下身真的感觉到那种空虚需要填满似的。

付萧然有点恼怒起来,道:

“芸姐快检查吧,你再说下流话我不检查了。”

黄芸荡笑一声道:

“好啊,我好心帮你检查,还要受你威胁,真是的,这就检查。”

黄芸不在说话,因为这时候她已经感觉到有一只手摸上了她那撅到对面去的臀部,还把她半盖在上面的白大褂下摆掀了起来。

关尔煌在黄芸屁股向后撅的时候就已经回到帘子后面,他这时候虽然光着身子,可一点也不觉的冷,内心还像有股火焰在燃烧,刺激着他的欲望。

之所以没有急着行动,是因为他要表现出那种老实的状态,他这时候坐在床沿,圆凳升到最高的时候已经高过床沿了,加上两床间的距离很窄,黄芸的大肉臀几乎要撅到他床上来了,他要拼命往后缩,才不会让那巨长的肉棒过早的顶到黄芸。

直到黄芸第二次出言提醒他才伸出那只没打石膏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臀肉,并把白大褂下摆提了上去。

只是这一提上去,刺激得他差点就直接挺棒插过去,一个硕大的屁股被黑色袜裤紧紧包裹着,散打着诱人的光芒。

由于臀部绷的太紧,黑丝袜裤被撑得越发透明,两个臀瓣饱满得要滴出水来,像个巨大的桃子,关键是中间部位竟然裂开一条长长的裂痕,像是峡谷开了口子一般。

可以看出裤袜原本不是开档的,是被人事先用剪刀剪开,裤袜口子下面没有任何的内裤,水淋淋的一张竖嘴立在那里。

肥厚的阴唇肉都有些挤到裤袜裂口外面,光滑闪亮,已经是湿的一塌糊涂。

连裂口上的菊花穴都一张一翕的,诱人深入了解。

黄芸虽然一直在调戏付萧然和关尔煌,但是身体早就已经期待不已,只是她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怕把关尔煌吓到了,所以费尽心思,只是身体的反应却不那么容易忍得住。

关尔煌装作毫无经验胡乱摸着,不时的从湿淋淋的唇瓣划过,把自己手指弄得油滑油滑的,又摸上了菊穴口子,还在上面徘徊。

在关尔煌摸上菊花穴的时候,黄芸屁股明显的一缩,像是害怕。

黄芸确实有些害怕,她虽然浪荡,可那也要她看得上眼的,而且多数时候在性爱中都是她占据主导地位,后庭却从未和哪个发生过亲密接触。

如今感觉身后小男生对着她的后庭菊穴流连忘返,让她心里有些着急,深怕小男生没经验,如果把那根粗长的可怕的鸡巴插进菊穴,她估计得直接唱征服。

她心里着急又不能开口说话,随即眼前一亮,把正在装模作样检查付萧然两片蝴蝶唇的手指润滑一下,往下一滑,直接抵在付萧然的菊穴口,并且旋转着要往里钻。

付萧然本来被黄芸那若有若无的抚摸弄得刚退下去的情欲复燃,忽然发现菊穴口一胀,似有手指要往里钻,赶紧屁股一缩出声道:

“芸姐,你是不是弄错了,怎么检查到下面去了。”

黄芸强忍着臀沟的火热,对付萧然道:

“小然,没错的,我知道这个地方是你的小菊花,不能被插,只是我刚才看见好像有点痔疮,你知道的,孕妇很容易得痔疮的,我要检查一下。”

付萧然信以为然,有点怯生生道:

“不会吧,那你要轻点,很疼的。”

黄芸果然感觉身后的手指离开,见目的达到,娇笑道:

“小然,你现在被我这样摸是不是感觉很强烈啊,会不会很痒,很空虚,恨不得有根大肉棒直接插进去,就像隔床小家伙那根那么大的。”

付萧然被黄芸下流话说的一阵娇羞,气道:

“芸姐,你别老说关关了,没个正行,你晚上太不正经了,明明是你自己老惦记着关关那个东西,还尽说我。”

付萧然嘴里说着话,下身却不知为何更加火热,又一小股淫汁冒了出来。

黄芸食指上移,在付萧然蜜道口搓了搓,道:

“哟!还说上我了,我就是想要怎么啦,我现在恨不得那小子就挺着他那根肉棒插进来,哪像你,嘴里说着不要,下面拼命流口水。”

付萧然实在被黄芸说的羞愤难当,两腿作势就要合适起,嘴里娇声道:

“哪有呀!你乱说。”

只是黄芸见状赶紧两手把付萧然两条大白腿压住,屁股却趁势往后顶去,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有个火热的肉菇紧紧的顶在她的穴口上了。

“嗯…啊…”

黄芸发出一声长长的鼻音,像是用力压住付萧然腿用力造成的,实际上是因为巨大的肉菇头被她整个吞进穴口,实在忍不住发出的爽快叫声。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