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佬和我的女人们 (8) 作者:DLeader0000

.

【小黑佬和我的女人们】

作者:DLeader00002020/08/11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八章

这是一条少有人来往的破旧老街,发黄的白色老房一栋栋紧紧连接,由石板砌成的街道狭窄而又悠长,一切都如同被时间遗忘了一样。

两个风格各异的美人出现在街道入口,她们的干净整洁与老街的破烂肮脏格格不入。她们身穿相同的纯白宽大短袖,勉强将私密部位遮掩,只要稍不注意,就会透过袖口看到美妙的乳房或者露出诱人的臀部,而那乳头的凸痕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较为高挑的轻熟女肌肤白皙,天生丽质,散发着知性美感,那夸张的丰乳肥臀将短袖撑得凹凸有致,诱人无比。

比轻熟女矮上几分的,是一个小麦色肌肤的少女,健美而又青春靓丽,可爱的小格乳和翘臀隐藏在白短袖下,引人无限遐想。

两位美女自然是三姨姬颜玉和青梅竹马欣雨墨,她们在空闲的周六被小黑佬带到了这里。

看着身后车水马龙的主道和面前破旧不堪的老街,青梅竹马和三姨都感觉恍如隔世。青梅竹马不清楚这条老街的来历,可一旁的三姨已经认出来了。

这里是全市黑人最为聚集的街道——黑人街!

“走吧!”小黑佬的黝黑大手抚摸着二女的臀部,带着她们走了进去。

垃圾的恶臭味弥漫在街道上,楼房的阴影很快笼罩三人,他们小心地前行,生怕石板下的积水溅射到凉鞋上。

越往里走,行人就多了起来。大多数都是丑陋恶心的黑人,他们深邃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这另类的漂亮女人,就如同野兽看到了猎物一般,只不过当他们看到走在中间的小黑佬,才压抑住了自己的欲望。居住在黑人街的黄种人占少数,都是一些穿着破烂衣服神色失去光泽的女人,她们大多都挺着大肚子,牵着皮肤黝黑的混血小孩。只有一小部分的女人穿着鲜艳靓丽的衣服,她们不是黑人街的居民,经常能在某个角落和小巷看到她们索求着黑人的大鸡巴。

青梅竹马和三姨已经面红耳赤,对这样充斥着危险和肉欲的环境很不适应。黑人的目光和那些有色心没色胆的黄种男人完全不一样,他们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用炽热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若不是身边有小黑佬在,她们都觉得自己会被这些围观的黑人如同饿狼分食般地无情轮奸。

她们不约而同地往小黑佬的肩膀上靠,仿佛能从这么一个瘦小的黝黑男孩身上得到安全感和依靠。

忽然,一个白色的身影跌在了三人面前。这是一个浑身赤裸的老女人,浓妆打扮的面孔倒是很好看,只不过浑身都是尿液和精液,就像一个用烂的抹布。她是从右边的巷子跑了出来的,没注意到石板地面的凸起,一不小心重重摔在了地上。

老女人看到了穿着干净的二女,恳求道:“救救我!求求你们,我真的不行了!”

二女不知所措又于心不忍,她们纷纷看向自己的主心骨——小黑佬,小黑佬冷漠地俯视着这个老女人,说道:“她只是个下贱的烂婊子,不用管她!”

这时,四五个黑人也从巷子里出来了,为首的黑人看见小黑佬,亲切地打招呼:“呦!崇黑哥,好久没在街上看到你了!这是两嫂子吧!幸会幸会!”

“哈哈哈,你眼力不错呢!杰西!”小黑佬故意搂了搂二女,炫耀着自己的功绩。青梅竹马忍不住白了小黑佬一眼,而三姨则幸福地搂着小黑佬的手臂。

小黑佬继续问道:“这女人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今天她那老公把她卖给我们,我就让兄弟们泄泄火,也好让这老女人听话!”杰西回答道。他看了一下地上的老女人,试探地问小黑佬:“那,崇黑哥,我把人带走了?还有,嫂子们不会说出去吧?”

“没事,她们不会说出去的。你去忙吧!”小黑佬没有理会老女人的哀求。

“好嘞!崇黑哥,有机会一起吃个饭啊!”杰西一边客气地和小黑佬说道,一边命令自己的兄弟把老女人抓走。

“不,救救我,我的阴道都被肏红了,真的不能再肏了,救救我,救救我!”老女人还在垂死挣扎。

杰西掐住老女人的脖子,冷冷地说道:“操你妈,要怪就怪你那个没用的老公。呵,我劝你乖一点,到时候你求着我们肏你,我们都不一定会给你机会。”

看着他们再次消失在巷子里,二女五味杂陈,三姨忍不住问道:“主人,我们会不会变成这样……”

“呵!那是没有能力的男人才会干出来的事,老子可不一样!”小黑佬说道。

不知为何,青梅竹马心中涌出一股暖意,看着一旁的三姨紧紧握住小黑佬的手臂,她也不由得握得更紧了。

一个小小的波折很快过去,才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们就到达了这次的目的地。这是一个装修得五颜六色的店铺,一看就不像个正经店,那卡通版阴茎的商标更是证实了二女的猜想。

“啊,啊啊,主人,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主人的鸡巴比自慰棒舒服无数遍,啊,啊,母狗这一周都在期待着主人的,啊,啊啊,大鸡巴,啊啊啊,肏我,啊啊,肏我,啊啊啊啊……”

一进店铺,就能听到女人的呻吟声。她们好奇地寻找声音的来源,却被琳琅满目的商品挡住了视线。

这是一家情趣用品店,店子不大,五花八门的商品堆满了,只留下狭窄的过道供顾客行走。

三人有些困难地穿过过道,终于来到了柜台前,让二女惊讶的是,一个穿着浅蓝色警服年轻女人正趴在柜台上,被一个高大黑人肏得六神无主。

呻吟声正是这个年轻女人发出来的,只有一米五几的样子,十分娇小健美,警服彻底解开,没有穿胸罩的 C罩杯乳房被柜台挤压得变了形状,诱人的肉丝翘臀被黑人猛烈碰撞,荡起一阵阵肉浪。

在她身后肏穴的黑人实在是太过高大了,高得让二女都怀疑他是否是个运动员,目测至少有一米九以上,娇小女人在黑人胯下就如同一个性爱玩具。

高大黑人看到了小黑佬,十分热情地打招呼:“这不是小黑子吗?好久没来黑人街了吧,最近怎么样啊!哈哈,看来混得不错嘛!都是大美人呢!”

“叔,你这不也混得很好吗!上次来还没看到这只母狗!”小黑佬也热情地回应道。

“不哦,我可搞到了两只!还有一只在后面给我舔屁眼呢!”高大男人得意地说道。他的名字叫张汤姆,是这家情趣用品店的老板,也是一个十分照顾小黑佬的叔叔。

他继续问道:“今天有什么事吗?见了老大没有?”

“干爹可能今天比较忙,不一定有时间见我,要晚点才能和我确定下来。对了,先来帮我这两只母狗买点玩具和情趣内衣,平时都是用我妈用剩的应付。”小黑佬拍了拍二女的肩膀,他对着二女命令道:“还不和叔打声招呼?”

“叔,您好……”二女不约而同地说道。

她们的目光很快就聚集在了柜台上的女人身上,女人并没有被进来的顾客影响,在汤姆的肏弄下呻吟不断,“啊,啊啊啊,主人,好舒服,感觉要被肏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人,母狗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人被高潮的刺激冲昏了头脑,竟夸张得泛起白眼,嘴角的唾液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二女看着女人的痴态,就如同看到自己在大鸡吧下的模样,浑身燥热起来。

汤姆很是不满意地怒骂道:“他妈的,这母狗就这毛病,一高潮啥都忘了,我这和奸尸有什么区别,操,一个警察这点体力都没有!当个屁的警察,连个母狗都做不好!还让我在小辈面前丢脸?”

娇小女人的肉丝翘臀成为了汤姆的出气筒,响亮的拍打声接连不断,女人却没有任何反应,真和尸体没什么区别。

三姨面色奇怪地看着娇小女人,又看了看脚下丢在一边的黑色短裙,这女人该不会和秀妍妹妹一个单位的吧?当时,秀妍妹妹还抱怨过局长的无理要求,警局里的女性都要求穿上丝袜和警裙,违背命令的都不会考虑发放奖金。

要是让他人知道,本应该在打击罪犯,扫黄除恶的美女警察此时却如下贱的婊子在非法入境的黑人的胯下婉转承欢,警察的职位肯定是保不住的!

三姨完全忘记,自己同样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师,也不知廉耻地渴求自己学生的黑人大鸡巴。

“呵!没意思!小黑子,今天你随便挑,就当叔叔送你了!”汤姆对着小黑佬说道。

“没事,不需要的,这可是个大金主呢!”小黑佬拍了拍三姨的屁股炫耀道。三姨也从未想过,自己教导学生赚到的血汗钱会用在购买情趣用品上。同时,她也很庆幸,自己有能力有金钱满足小黑佬的需求,满足自己的欲望。

小黑佬看了一眼摊在柜台上的娇小女人,提议道:“先不急着挑,叔还没满足吧!要不要试试我的两只母狗?刚好,最近我也肏腻了,想换换口味!”

“哈哈哈,可以!换着玩玩!”汤姆哈哈大笑,他低头对着另一只母狗命令道:“够了,爬过去看看你的新主人!”

“啊?”青梅竹马立刻就吓了一跳,她抓着小黑佬的袖子哀求道:“主人,我们可没有说过要和除你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

“我们也没说过只和我做爱,玩玩而已,想想看,在姬星峰不知道的地方,你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是不是很刺激?”小黑佬缓缓说道。

站在一旁的三姨倒是没有什么顾虑,她也劝道:“只有是主人希望的,母狗都会去做。妹妹,听主人的话,一定会很刺激的!”

想起小峰和姬颜洁在早上亲亲密密地去图书馆学习,青梅竹马的心中就涌出一股妒意和酸意。

哼!臭小峰,天天和那个女孩混在一起,从来就没有关心过我!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和除你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今天,我就要做一个人尽可夫,渴望黑人大鸡巴的坏女孩!让你知道冷漠我的代价!

青梅竹马在心中为自己辩解,实际上,她却是因为背叛羞辱自己心爱男孩的提议而兴奋不已。

交换性奴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三人终于见到了一直在柜台下面舔弄汤姆屁眼的浑身赤裸的母狗。可是,世界就是这么小,如此凌乱的女人她们都认识,她是教导初二的数学老师严如谨!

人如其名,严老师是个十分严肃认真的老师,她已经二十八岁,听说丈夫是某公司的普通职员,还没有孩子。严老师是个高挑的美人,长相柔美,肌肤白皙。可偏偏她几乎时时刻刻都板着脸,浪费了这么一张漂亮的脸庞。要是学生哪天有幸看到了她的笑容,只怕是离死不远了。因此,在学生的圈子里,他们都私底下称严老师为“女阎王”。

而此时这个有夫之妇,令学生闻风丧胆的女阎王正跪在地上,面色苍白地抬头看着三个熟人,她支支吾吾地说道:“怎,怎么是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我……”

话说到一半,她被自己嘴里的屎臭味熏到了,这才想起自己才在三个熟人面前给自己的黑人主人舔屁眼。

二女也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十分尴尬。

好在这时,汤姆说话了,“诶呦,我都忘了母狗舔屁眼后嘴臭的问题了。”

话罢,他往地上丢了两颗糖果,看样子应该是清新口气用的。

“这……我……”严老师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后,当着自己学生和同事的面,真如母狗得到了主人的奖励般地低下头用嘴叼起糖果,放在嘴中咀嚼着。

这时,汤姆光着下体走出了柜台,高大的身影将灯光都掩住了,漆黑的阴影笼罩在三人身上,让两位美人都喘不过气了。

她们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裸露的下体,黝黑大阴茎在浓密的阴毛间格外显眼,狰狞可怖。比起小黑佬的大阴茎,他要短上几分,却要更加黝黑发亮,就如同黑巧克力一般,几乎分不清龟头和阴茎的区别。

汤姆留意到了二女痴痴的目光,将二女搂到自己身边,嘿嘿一笑:“那叔叔我就借着玩玩了哈!”

“没事,没事!女人而已,随便玩!正好,我也想和这个严老师严母狗好好玩玩!”小黑佬毫不介意地说道,他踢了踢严老师的屁股,对着自己的数学老师说道:“走啊,母狗!我们到街上去玩!”

严老师幽怨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母狗的天性让她自觉爬出了情趣用品店。

“张崇黑同学,老师知道自己做的事很丢脸,你可不可以不要说出去?你有什么要求,老师都可以答应的。”严老师苦苦哀求着。

小黑佬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屑地说道:“他妈你这母狗,还在老子面前装矜持,装老师?操!你就是个卑贱的贱货母狗,还想和老子谈条件?”

他对着严老师的肩膀恨恨踹了一跤,女人直接摔在了石板砌成的大道上,故意羞辱着嘴中已经没有臭味的严老师,嫌弃地继续说道:“还有,你他妈别对着我说话,嘴真是臭死了!”

“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母狗,母狗听主人的话,只有主人开心,怎么玩弄母狗都可以!”吃疼的严老师跪在地上,给小黑佬磕头道歉,身为母狗的奴性一下子就激发了出来。

如此严肃认真的老师始终还是个渴望黑人大鸡巴的女人,那股深深的奴性被黑人汤姆成功诱发,对黑人的臣服已经刻在骨子里。

小黑佬在严老师面前蹲下,狠狠揪起她的头发,静距离地欣赏着严老师的俏丽脸蛋。严老师皮肤白皙,脸型比较长,五官挺耐看的,只不过此时眉间的严肃荡然无存,只剩下被肉欲吞噬的痴态。

在学校里,小黑佬这个从不做作业的问题学生可没少挨严老师的骂,他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数学老师的。

“呵呵!可以啊,还像个母狗的样子!”小黑佬点了点头,他对着四周喊道:“来!来肏婊子!来肏母狗!”

很快,一道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大街小巷,就如同蟑螂看到了美食一般涌现出来,严老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黑人的团团围住中。

浓厚的黑人体味笼罩在这狭小的空间内,而在这空间中心的严老师已经坐在地上,痴痴地看着一个个夸张突起的裤裆,囔囔道:“最,最喜欢主人们的大鸡巴了,求求你们,给我,给母狗你们的大鸡巴!母狗是你们的精液壶,自慰器!”

黑人们的眼中没有丝毫差异,显然对这些渴望黑人大鸡巴的淫荡女人见怪不怪了,他们兴奋地吹着口哨,打量着这位白皙美人,纷纷露出自己勃起的鸡巴,直挺挺地对着严老师的脑袋。

无一例外的是,每一根阴茎至少有十六厘米,黝黑发亮,都是能够深入女人肉体与灵魂,诱惑女人恶堕的凶器。

严老师痴痴地傻笑着,她已经完全忘记自己作为老师的尊严,也忘记自己是有夫之妇。她款款站起身来,兴奋地撅起自己的屁股,努力扒开自己的翘臀,将最私密的阴道和肛门展现给这些丑陋肮脏的黑人。

“主人们,请肏母狗的骚穴,骚屁眼,请你们把珍贵的黑人精液射给母狗,母狗最爱黑人的大鸡巴了!”严老师深情告白着,她扭动着臀部,大量分泌的淫水被甩得到处都是。

其中一个肥胖的黑人走了出来,他笑眯眯地拍了拍严老师的肥臀,说道:“不好意思啦,各位,能不能让胖哥我开个头!”

黑人街的黑人居民十分团结,并不在意什么先后顺序。这个自称胖哥的黑人扶着阴茎一把顶进了女人湿润的阴道内。

“啊,啊啊,胖哥主人,好棒,鸡巴好棒,啊啊啊,请,请各位主人也随便,随便用我,啊,啊啊啊,只要大家能够舒服,嗯,嗯嗯,母狗就开心,啊,啊啊啊,啊啊……”严老师舒服地享受着黑人大鸡巴,不忘邀请其他黑人的加入。

过了片刻,黑人们陆陆续续地加入了这场轮奸中,严老师也将自己的肉体运用到了极致,可在场的黑人一共就有九个,还没算上小黑佬,没有轮上的黑人只能看着自己的同伴玩弄女人,握住女人的秀发撸动着阴茎。

谁又能想到,隐藏在严老师作为教师与人妻的身份下的就是一颗崇拜黑人的心!同样,严老师也一直以为自己的人生是那么的无趣顺利,直到有一天,她在老公的电脑里看到了黑人轮奸人妻的视频,那比起自己老公,比起所有华夏男人还要大上几倍的大阴茎就一直在严老师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深深折磨着她的肉体与心灵。终于,她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欲望与好奇,来到了这个黑人聚集的黑人街,撞见了属于她的主人汤姆,才明白了自己的内心,她正是在社会上遭人唾弃的媚黑贱女人。

正视自己欲望的严老师解开了枷锁,沉迷于黑人的大鸡巴,沉迷于与黑人的激烈性爱,哪怕明知道周末老公为了家庭带薪加班,她还是选择偷偷地跑到黑人街,宁愿在黑人街做一只任人肏弄的卑贱母狗,也不愿做一个呆在家中的贤淑少妇。

她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也从未考虑过暴露的后果,她此刻被黑人轮奸的幸福神情证明了这点。

“啊,嗯嗯,啊,啊……”

黑人的大鸡巴毫无空隙地轮流肏进严老师的嘴巴里,让她没有机会呻吟出来,只能哼唧几声来诉说自己对阴茎的喜爱。

小黑佬蹲在一旁,拍照纪念严老师的母狗痴样,他的目光很快转移到了旁边的黑人群中被肏得失神的娇小女人。

娇小女人正是那条被汤姆肏到失去意识到女警母狗!她被小黑佬叫人抬了出来,用自己的肉体满足群众的需求。

说起来,这个母狗的来历更加羞耻丢脸。她的名字叫邱晓井,是个二十五岁的女孩,从未交过男朋友。

别看她是表面上是个自律自强的女警察,在私底下就是个喜欢自慰和假阴茎的淫荡女孩,就连处女膜也是自己用假阴茎捅破的。

不再满足于普通型号的假阴茎,这位光荣的女警察踏上了满足自己欲望的道路,在黑欲会所的推荐下,她来到黑人街的情趣用品店,找到了自己的主人汤姆,也清楚地认识到黑人大鸡巴的魅力是假阴茎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

黑人街的黑人居民大多都是非法入境的难民和逃犯,正是警察需要认真处理的对象。谁又能想到,在这黑人街的一个角落里,警察与难民逃犯的身份完全颠倒。这位光荣的人民警察此时正被黑人抱在怀中,双脚离地,毫无反抗之力。

似乎只要是和拥有大鸡巴的黑人做爱,女警的神情就会夸张无比,就如同吸了毒的疯女人一般。她双眼无神,舒服地翻着白眼,鲜红的双唇一直微微张开,唾液从嘴角流了出来,嘴中的话语更是含糊不清,“呜,啊啊,舒服,啊啊啊,肏,啊啊,肏我,啊啊,啊啊啊,操死我,啊啊……”

女人的双手和屁穴都已经被黑人大阴茎占满了,唯独粉嫩阴道被留了出来,这是给小黑佬留的空位。

这时,小黑佬也走到了女警面前,把早已勃起的大阴茎掏了出来。他用阴唇上的淫水将龟头打湿,直接顶了进去。无论长度与宽度,小黑佬的阴茎都比女警的主人汤姆要大上不少,女警很快就感受到了阴茎的不一样,娇声呻吟着:“啊,啊啊啊,好粗,好长,啊啊,感觉要订到子宫了,啊啊,啊啊啊,好棒,肏母狗,狠狠地肏母狗,啊啊,啊啊啊啊……”

小黑佬得意地看着女警的痴态,母狗的社会身份让他充满了新鲜感,施虐的冲动充斥着内心。他狠狠拍打着女人不小的乳房,揪着系在她脖子上的领带,谩骂道:“操,你这女警可真他妈是个贱货,骚成这个样子,可真是给你们警察局丢脸!说!长这么淫荡的身体,就是给我们黑人操的!”

“啊,啊,我,我就是黑爹的母狗,啊,啊啊,我对不起自己的职业,对不起警局,啊啊,母狗我就是个喜欢黑人大鸡巴的变态女警察,啊,啊啊,好舒服,肏得好爽,肉穴和屁穴都,啊啊,太深了,好棒,母狗,母狗的身体就是给黑爹们肏的,啊啊,不,母狗的身体只给黑爹们肏,啊,啊啊……”女警兴奋地诉说着,语言的羞辱让她浑身泛红,快感充斥全身。

围着女警母狗的三个黑人已经受够了一直以来狗眼看人低的警察,他们同样兴致勃勃地不断羞辱着女警,啃咬着女警的乳房,耳垂和嫩唇,就如同狼群撕咬着自己的猎物,将自己的愤怒与欲望发泄在女人身上。

同时,在这黑人街唯一的情趣用品店中,一场黑人与两位美人的性爱正在进行着。

“啊,啊啊啊,啊,汤姆主人,啊啊啊,肏,肏母狗的屁穴,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啊,肏死我了,好棒,啊啊,大鸡巴太厉害了,啊啊啊……”三姨的娇喊声响彻整个店铺,她的屁穴开发不久,十分敏感,淫水竟因为肛交的快感泛滥成灾。

三姨本来就是个高挑丰满的女人,足足一米七五的她在今天之前从未遇到过在身高上让她如此有压力的男人,汤姆实在是太高大了,那一米九几的个子比不少国际球星还要高上几分。将近二十厘米的身高差,以及比小黑佬还要丑陋深沉的纯种黑色肌肤,都给她强大的压迫感。

更让她感到别扭的是,自己竟被除了小黑佬以外的男人抱在怀中,悬在空中的她不得不抱紧汤姆,双腿盘在他腰上,就如同一个大号的性玩具被汤姆肏着屁穴。

汤姆是非法入境的纯种黑人,比起小黑佬的肌肤要更加黝黑,就如同浓度十足的黑巧克力一般,这就更显得怀中的这团美肉白皙无比。女人是钢琴中的白键,而黑人则是黑键,女人的呻吟声和黑人鸡巴撞击肥臀的啪啪声合奏在一起,才能弹出最美妙的音乐。

“啊,好棒,啊啊啊,屁穴好舒服,啊,嗯嗯,啊啊啊,肏得我好舒服,啊,啊啊啊,嗯,汤姆主人,你好厉害,啊啊,肛交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虽然汤姆的鸡巴没有小黑佬的粗长,他却是个十足的肏穴老手,一直在有意识地用龟头戳弄着肠道,从而进一步地刺激着阴道。三姨完全沉迷在肛交的美妙中,呻吟不断,淫水直流,打湿了汤姆浓密的阴毛。

母狗的身份早以刻在骨子里,三姨十分抗拒和其他男人的接触。若不是小黑佬的命令,她是绝不会和汤姆做爱的。

此时的她终于明白了主人的命令,也终于明白了主人的好意。

肛交实在太舒服了!主人和汤姆主人都肏得我的屁穴好舒服,不行,啊,真的要迷上肛交了!能听从主人的命令实在是太好了,主人的命令就是我的全部!

原先的别扭感荡然无存,留在三姨心中的,只有对主人无限的崇拜,以及服从命令的安全感和归属感。

她忘情地呻吟着,享受着黑人大鸡巴,那面脸的痴态就和黑人街上随处可见的荡妇淫娃毫无区别。

在三姨和汤姆激烈性爱时,青梅竹马可没有闲着,她一直蹲在汤姆的胯下,用舌头舔着汤姆的睾丸和他们肉体结合的地方。

三姨的呻吟声以及肉体结合处淫靡的气味都让她整个人不在状态,心中烦躁无比,却不明白自己烦躁的根源。

最终,她把这矛头指向了姬星峰。

哼!要不是姬星峰这样对我,我怎么会在这样肮脏的地方,羞耻地给黑鬼舔鸡巴,舔睾丸!也不知道姬星峰和他那小姨鬼混什么!哼,等我把你抢到手,看我怎么欺负你!

然而,她忽略了自己湿润的阴道和一紧一合的屁眼。实际上,青梅竹马只是在单纯地渴望黑人大鸡巴的插入,被欲火烧得浑身燥热。

“啊,啊啊,啊啊,汤姆主人,不行了,啊,屁穴太舒服了,啊啊啊,母狗爱死主人的的鸡巴了,啊,啊啊,不,啊,要,啊啊啊,要高潮了,啊啊啊,肏死我,啊啊,肏死母狗,啊啊啊,啊啊啊,高潮,母狗要被大鸡巴操到高潮,啊啊,高潮了,啊啊啊……”三姨高声娇喊着,因肛交的快感达到了高潮。

被高大黑人搂着的三姨舒服了,跪坐在下面的青梅竹马可就没那么好过。大量的淫水喷溅在她身上,将她彻底淋成了落汤鸡,乌黑的秀发黏在一起,娇美的俏脸晶莹剔透,不少淫水还直接射到了嘴中。

而此时,汤姆闷哼一声,抽插停止了下来,他狠狠射在了三姨的屁穴内。

“哦,嗷嗷嗷,啊,好烫,啊,精液烫死我了,啊啊啊,啊,好多,精液好多,啊啊,烫死母狗了,啊啊啊!”滚烫炽热的精液让三姨娇喘不已,高潮余韵中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再盘住汤姆,全靠汤姆强壮的手臂搂着,如此懈怠的她浑然没有一个教师的矜持,也没有作为姬家三小姐的修养。

汤姆嘿嘿一笑,把疲惫的三姨放在柜台上,玩弄着这对 D罩杯的丰乳。他玩过很多华夏女人,律师,教师,警察,甚至当地官员,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肏到姬家的千金。只不过天下女人都一个模样,看到黑人大鸡巴就会自觉地脱去自己原有的身份和地位,乖乖地做一只渴望黑人大鸡巴的母狗。

想着想着,汤姆愈发地得意,他突然想起,这里还有一只小母狗还没有尝过鲜的。

“来,小母狗爬到柜台上来,轮到你了!”

青梅竹马很是狼狈地打扫着自己面部地淫水,一听到在叫自己,她还是乖巧地爬了上去。或许是对姬星峰的报复心理在作祟,她更是将双腿大大分开,在柜台上摆成了 M型,大胆地在一个外人面前露出了自己私密的禁地。

由于欲火已经被成功挑起,粉嫩的私处布满了淫水和香汗,散发着独特的体味,汤姆俯下身来细细细闻着,不算强烈的体温扑面而来,他打趣道:“小母狗,年纪轻轻就有心上人了,就是姬家那独子吧!华夏男人的鸡巴不可能满足得了你,不如乖乖地做小黑子的母狗!”

“嗯,不行,我喜欢他,这是不会变的!”青梅竹马解释道,陌生男人的吐息弄得阴道奇痒无比,张开的双腿却不好合拢。

“你是在搞笑吗?说什么爱着你的男孩,那你怎么会这么主动地张开腿?”男人双手搭在了女孩的双腿,将其掰得更开,他伸出油腻的大舌头,舔弄着女孩的嫩穴,“操!少女的骚穴就是甜美!”

“别,你别说了,啊,舔得麻麻的,啊……”青梅竹马娇羞地说道,淫水却因为心理的兴奋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她继续辩解道:“我就是要在背地里做个渴望黑人大鸡巴的贱母狗,让黑人大鸡巴肏烂母狗的肉穴和屁穴,报复姬星峰这个臭男人!”

“哈哈哈,再小的母狗,心理也是这么变态!”汤姆握着再次勃起的大阴茎,沾上淫水,插入了女孩刚开放的屁穴内。

“啊,不行,啊,太大了,啊啊,疼,啊啊啊,进来了,汤姆主人的大鸡巴进来了!啊……”青梅竹马的手指死死抓着柜台,忍受着阴茎的进入。谁能想到,这样一位花季少女已经被肛门调教,完全能容纳一根阴茎的存在。

就在昨天半夜,小黑佬牵着三姨和青梅竹马两只母狗,又一次地在姬家大院进行深度游。在那个熟悉的公共卫生间里,三姨和青梅竹马一人一个单间,羞耻地在小黑佬面前排泄,更是被小黑佬再次夺走了她另一个宝贵的处女。

阴茎不算容易地挤入了屁穴内,强烈的涨感让青梅竹马很是不适应,她囔囔道:“不行,啊,太大了,啊,啊,汤姆主人的鸡巴实在太大了,啊,动起来了,鸡巴动起来了,啊啊,好奇怪,啊,整个人都怪怪的,啊……”

随着汤姆开始抽插,青梅竹马也进入了状态。在小黑佬的潜移默化中,她已经是一条合格的母狗了,即便她绝不承认这个事实。

三姨躺在一旁欣赏着自己学生沉浸在与黑人性爱中的痴相,手指不时地摸向自己的屁眼,将流出来的精液放在嘴中品尝着。稍作休息后,她就爬下了柜台,跪坐在汤姆的屁股后面。她毫不介意地将脸埋在男人的股缝内,一边吸闻着黑人独特的体臭味,一边用舌头舔弄着他的屁眼,甚至将舌头探了进去。

“嘶!崇黑真的长大了!年纪轻轻,就能找到这样又漂亮又淫荡的母狗!”汤姆舒服地叹了一声,称赞道。

他扭头看向门外,门外的群奸狂欢依旧热火朝天,已经有不少新的黑人居民加入其中,有的还带上自己的母狗。在场的女性统统都是华夏女人,其中竟然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这就是黑人街的特色。在这遭人唾弃无人看管的街道上,时时刻刻都在发生这样的轮奸狂欢,他们的臭汗味弥漫在整条街上,女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源源不断。

炽热光明的阳光照不到黑人街的任何一条街道,也照不到这群无法无天的黑人。

直到夕阳西下,饥肠辘辘的黑人们才结束了这场群交,留在原处的只剩下两个滩在地上的女人,这自然是汤姆的两条母狗女警邱晓井和数学老师严如谨。女人无一例外地都在高潮中昏迷了过去,她们浑身都是白花花的精液和淡黄的尿液,尤其是女警的浅蓝色警服已经布满了精斑,浸泡着精液和尿液都有些许掉色,这件充满意义的警服已经不能再穿了。

精臭,尿骚味以及黑人的汗臭味从女人身上散发出来,完全不能把她们当作一个女人老看待,她们只是被人用完就能随意丢弃的垃圾。

小黑佬嫌弃地看了这两女人一眼,任由女人滩在街头,自己走回了店铺中,“哟!叔,我那两条母狗怎么样?”

“哈哈,小黑子!你可很很有本事呢!这两母狗不但漂亮,还骚得不行!”汤姆坐在柜台上抽着烟夸奖道,他指了指自己的侧边。

小黑佬顺着他的手势看去,两个女人正侧躺在久未打扫过的地板上,以六九式的姿势互相舔着屁穴,吸吮着屁穴中的精液。

“哈哈哈,那还不是这两母狗天生就贱,我也没干什么,就靠鸡巴把她们肏服了!”小黑佬难得地谦虚了一次,他问道:“叔,你没尝试她们的肉穴吗?”

“这不是我忘了问你给她们喂锁宫药了没吗?万一把侄子的母狗肏怀孕了,叔叔也不好交代!”汤姆吐了口烟说道。

小黑佬摆了摆手,说道:“母狗而已,有什么关系!怀孕就怀孕,不是我的,让她们堕胎就行了。”

“不行,规矩就是规矩,不能乱了!”汤姆正色道。

“好吧!好吧!”小黑佬耸了耸肩,继续说道:“干爹说他突然有事要忙,我今天就不去麻烦他了。叔,你这还有锁宫药吗?”

“有,还有三颗!你都拿去吧!”

“那行,三颗可不够我用呢!”小黑佬的语气意味深长。

……

直到天色已黑,小黑佬才和二女提着大包小包的情趣用品和情趣内衣赶在饭点前回到了姬家。刚走进大门,他们撞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男人。

那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身高至少有一米八,肌肤白皙,五官精致立体,留着浪漫的波浪长发,穿着合体的西装,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英伦贵公子。

他注意到了进来的三人,嘴角露着浅浅的笑意,得体地说道:“请问是三姑,欣雨墨和张崇黑吧!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的名字叫姬星野……”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