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佬和我的女人们 (9) 作者:DLeader0000

. 【小黑佬和我的女人们】

作者:DLeader00002020/08/24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九章

周日的下午,风和日丽,离姬家大院有一些车程的平地上,一场户外聚餐正热火朝天。

或许是在国外长大,受到国外文化影响的缘故,外婆李夕伊对于户外聚餐十分热衷,特意要求外公在姬家地产为户外聚餐腾出一个空地。由于很少有这么多晚辈出现在姬家,也正好为从姬家新成员接风洗尘,外婆就提议并由自己一手操办这次的户外聚餐。

姬家新成员正是小黑佬一行人在昨夜碰到的美男子,他的名字叫姬星野,是已逝大爷爷的孙子,也就是我的堂哥。今年十九岁,一直在国外生活,听说高中毕业后就在海外公司小有作为。

姬星野的出现让我很是猜不透外公的想法。听说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大伯姬颜华就因为家族继承的问题和外公闹得很不愉快,之后就独自跑到国外发展,以至于到今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堂哥。

同样是流淌着姬家的血脉,外公难道是在考虑再加一个继承人?还是故意在考验我?

此时,他正和外公外婆坐在一起用餐,即便是面对外公这样严肃威严的一家之主,年纪轻轻的他依旧能保持谈吐自然,款款而谈。平日里不拘言笑的外公都有了几分笑意,坐在外公旁边的外婆也是笑靥如花,夫妻二人都十分享受和这样风趣的年轻人聊天。

至始至终,我的注意力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放在姬星野身上,虽然家里人对他的初印象都很好,可我依旧感受到他的几分怪异。而我对他的怀疑都来源于第一次见面时他说出来的话,“姬星峰一看就是干大事的男子汉,以后姬家的未来就靠你了!”

姬星野出现的如此突然,难道他对姬家的家业不感兴趣?还是说,他就是在长辈面前装模作样?

“小峰,小峰!”

女友甜甜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看向她问道:“怎么了?”

“来,吃块我剥好的虾肉,啊——”女友的声音从右侧传了过来,我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一口吃了下去。实际上,女友如此腻歪的行为就是在故意气坐在另一边的青梅竹马。姬星野和外公外婆坐一桌,三姨以照顾学生为由和小黑佬坐在角落,而我自然就和青梅竹马还有女友坐在一起,命运又巧合地安排了一次修罗场。

一反常态的是,青梅竹马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往我们这看了一眼,又收回了目光,继续默默地用餐。我忍不住偷偷观察她的神情,她很是心不在焉,筷子刚动又放了下来,细心的我更是发现她的目光不时地往小黑佬的方向飘去!

同时,小黑佬也正看向我们这边,露出两排牙齿,那副讨揍的模样真是让人咬牙切齿!

操!他在看什么?有什么好得意的!真是影响我食欲,操!再往我这边看,我他妈把你眼睛扣下来!对了,为什么青梅竹马一直往他那边看,青梅竹马和小黑佬到底私下有什么关系?

正当我心中一阵烦躁时,妈妈和宋姨才忙完工作迟迟归来。显然,他们是急匆匆地赶过来的,就连平时工作时的OL装都没有换,两双黑丝美腿在草地上格外引人注目。

见妈妈和宋姨往外公的餐桌走来,姬星野站起身,绅士地帮两位美熟女拉开椅子,自我介绍道:“您们好!我是姬星野,请问是姑姑和宋姨吗?”

“哈哈,你好啊!我叫宋飞燕,你姑姑的秘书,很高兴认识你!”宋姨得体地和姬星野握手。

虽然妈妈不喜言谈,她也微笑着说道:“你好,欢迎你!”

二女和姬星野一起坐在外公和外婆对面,宋姨接过姬星野递来的水杯,很是热情地说道:“小伙子长得可真俊俏,过两天是不是就要来公司上班了?你可不能让我们公司的小女生丢了魂,都不工作了哦!”

“哈哈你可别夸我,一夸我可就飘了!明天奶奶就带我去公司看看,办理入职手续。”姬星野回应道。

“星野,虽然明天是你第一次在姬霸集团上班,我希望你不要吊儿郎当,认真工作!”妈妈突然说道。

宋姨拍了拍妈妈的肩,笑着说道:“哎呀,冰姐,你侄子刚来,就不要那样给他压力啦!”

“宋姨,姑姑教训的是,我一定会认真工作,不会让姬家丢脸的。”姬星野一本正经地说道。

时间已经到了七点整,夏日的夜晚来的很晚,以至于现在天还亮着。大家几乎都用餐结束,唯独外公喝了点酒兴致大发,一直拉着外婆聊着自己的往事,姬星野也坐在一旁倾听外公的酒后乱言。

妈妈已经拉着宋姨离开了酒局,不胜酒力的宋姨很自然地倚靠在妈妈的肩膀,步伐都有些漂浮不定,俏丽的脸庞红扑扑的,诱人无比。

妈妈的美目看向了我们,尤其在我和青梅竹马身上看来看去,她嘴角的笑意格外浓郁,“小峰,难得墨墨来我们家住几天,带她到处走走啊!怎么能冷落了客人呢?”

“这……”我瞄了一眼女友,女友也不好做出反应。

“就是就是,小时候你们就形影不离,怎么现在还矜持起来了?”宋姨也说道。

“我,你,你们也不问问雨墨想不想去?”我只好把选择权丢给了青梅竹马。

感受着四人的目光,原想拒绝的她清楚地明白两位长辈眼神中的意思,很是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我想去走走,你可以陪我吗?”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快走,快走!别在我们面前扭扭咧咧的!”宋姨打趣道。

“就是!你家小姑娘还害羞了呢!”妈妈看起来很高兴,也没有平日和工作上的严肃。

在两位长辈的催促中,我不得不在女友郁闷的目光下,和青梅竹马一起往旁白的树林小道走去。

……

“哎呀,你又在乱摸什么!要是你家里人看到了该怎么办啊!”宋姨想要将妈妈摸在自己屁股上的手挪开,却并没有成功,反倒是让妈妈探进了裙子,抚摸着手感丝滑的丝袜翘臀。

“嘿嘿,我的飞燕宝贝,要是被发现了,我就把你领回家当上门媳妇!”只有与宋姨独处时,妈妈才会彻底放松下来,脱下在家庭和工作上的女强人身份。

待我和青梅竹马离开后,妈妈就以饭后散步为由,拐着宋姨往反方向的林间小道走去。

感受着树林间清新的空气,劳累了一天的二女得到了放松,同时压抑在二女心中的情欲也爆发了出来。

“讨,讨厌啦!以后,我都不好意思来你们家做客了,说是一起吃饭见见晚辈,果然你没安好心!”宋姨啧怪道。

“没关系啊!等以后你家姑娘嫁到我家,你可是不想来也得来了!”妈妈打趣道。

“你就这么喜欢我家姑娘啊!”宋姨倚靠着妈妈说道。

“那可不!从小看到大,就你家姑娘我最满意了,况且门当户对,我看得出他们之间的情意的!”

不知不觉,她们已经走出了小道,二人的身影隐藏在了树林间。见四周无人,妈妈大胆地与宋姨搂在一起,双手放肆地将裙子掀了起来,揉捏着宋姨的黑丝翘臀,两双匀称艳丽的黑丝美腿纠缠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

“唉,她们年纪还这么小,我是想让他们顺其自然,能走在一起当然最好了,不能在一起也是他们缘分未到,嗯,嗯嗯……”宋姨有些艰难地说道,她已经动情了。

“不行!这样好的姑娘我可不能便宜了别人,我非常喜欢欣雨墨,欣雨墨必须进我们姬家!”妈妈认真地说道。

宋姨白了妈妈一眼,无奈地说道:“哎呀,你怎么这么霸道啊!”

“那是你们家母女两都十分优秀,我才会这么想要霸占你们!”话罢,妈妈也不等宋姨回应,就用嘴唇堵住了宋姨的嘴,热吻起来。

“嗯,嗯嗯,嗯……”

二女完全沉浸在甜美的舌吻中,玉手默契地摸进了互相的私处,温柔地爱抚着湿润的阴唇,享受着禁忌的氛围。

……

哼!笨小峰!为什么要把选择权丢给欣雨墨,这不就给她机会接机接触小峰了吗?这个欣雨墨会不会在和小峰独处的时候对小峰干些什么出格的事情!

女友气愤地剁了剁脚,即便她相信着自己的男友,心中的烦躁和不安却怎么也平抚不下来。实际上,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她已经能从自己姐姐看欣雨墨的眼神中预感到自己与小峰的恋情不会长远,或许在某一天她们二人的私密关系就会因为家庭的压力而碎裂。

“洁儿,怎么一个人呢?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去到处逛逛?”三姨的声音从上方传了过来,女友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前面不远处的小黑佬。小黑佬似乎就不知道什么是饱腹的感觉,一直在狼吞虎咽地吃肉,就如同饿了很多天的乞丐一样

他感受到了女友的目光,向她眨了眨眼。

果然,所谓的“逛逛”并不是单纯的散步!

女友很好奇,她很好奇小黑佬和自己姐姐发展到哪一步了,可每次被小黑佬牵着鼻子走后,女友都会冒出对小峰深深的后悔和自责,她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谢谢姐姐的好意,我有些累了,这次不想去了。”女友回应道。

“来嘛!我可看到小峰和墨墨两个人离开了,怎么样,就当散散心嘛!”三姨继续劝道。她很清楚主人对自己妹妹的心思和想法,却从未想过阻止和劝导,身为母狗的她只不过是服从主人的命令罢了。

女友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三姨带着女友往我和青梅竹马的方向走去,只不过走进了另一个分岔口。奇怪的是,小黑佬并没有跟过来。

过了一会儿,她们在一片离小道有些许距离的树林空地停了下来。

“姐姐,不走了吗?”女友明知故问。

“嗯,不走了。”三姨的面色有些泛红,女友早就发现姐姐的神情和走路姿势越来越奇怪。

二女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一阵跑步声传了过来,是小黑佬过来了!

他咧嘴一笑,并没有理会站在一旁的女友,直直地走到三姨面前,“骚母狗,发情了吧!一路上都能闻到你的骚味!”

“嗯,啊,主人,母狗我真的受不了了,嗯,骚穴好痒,好想要主人的大鸡巴!”一见到自己的主人,闻到熟悉的体臭味,三姨的痴态就再也掩饰不住了。

毕竟在自己长辈面前,三姨穿得较为保守的露肩黑色运动连体短裙,只要有心就能发现那凸起的乳头和被衣服紧绷地变形的乳房,只是脖子上的粗大项圈项链让三姨看起来不太淑女,更像个不良少女喜爱的穿搭方式。

此时,三姨一把把自己的短裙撩到了腰上,在自己妹妹面前露出自己的私处,在浓密的阴毛下整个阴唇都湿透了,就连白皙的大腿内侧也是晶莹剔透。

如果细心的话,还能从她下体听到不算强烈的嗡嗡声,一路走来,女友都以为是知了在鸣叫,没想到声音的来源竟然来自姐姐的肉穴内。

小黑佬将一只手放下阴道口的正下方,命令道:“母狗,现在可以排出来了。”

话罢,一个沾满淫水的粉色椭圆形物体从阴道内挤了出来,掉落在小黑佬的手掌上,嗡嗡直响,以快速的频率震动着。

女友震惊地看着这一幕,那个看起来十分可爱的粉色椭圆形物体就是让姐姐欲火焚身的真凶!

“这,这是什么……”好奇心让女友没有管住嘴,忍不住问了出来。

“哦,这个啊!名字叫跳蛋,就是能让女人舒服的道具.”小黑佬拿着已经停下来的跳蛋在女友面前晃了晃。

“跳蛋吗?”女友喃喃道。

小黑佬邀请道:“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

“不,不用了!”话是这么说,女友的目光就没移开过跳蛋。

“妹妹,试试嘛!真的,真的很舒服的!”三姨喘着粗气说道。

“来吧!”小黑佬已经走到女友面前,“我帮你放进去!”

“别,我不用了,真的!”女友退了一步,发现自己已经撞在了树旁,无路可退。

“呵,小骚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天天在家穿着超短睡裙,就是方便老子来玩你!”小黑佬语气凶狠地说道。

“我……”女友一阵委屈,她一直以来的居家习惯就是如此,只不过这几天,她确实动了歪脑子,偶尔也会期待小黑佬玩弄自己。

小黑佬乘女友语无伦次之际,将睡裙突然撩起,可以清晰地看见可爱的纯白内裤已经被淫水打湿了。

“哟!好妹妹,你都湿了怎么不告诉姐姐呢?哈哈哈,小女生就是矜持!”三姨娇声笑道,那语气让女友娇羞地无地自容。

小黑佬蹲了下来,将三角内裤拨倒一边,欣赏着少女嫩穴。

虽然早就玩弄过女友的嫩穴,这却是他第一次目睹真容,不由感叹这正是个人间尤物!

稀稀疏疏的几撮阴毛下是如肉包子般可爱的私处,白皙的大阴唇自然合拢,只能看到一条粉色的肉线夹在中间。

而此时的肉线上晶莹剔透,淡淡的少女体香和淫水的气息混合在一起格外香甜。

“你,啊,你要干嘛?”女友有些害怕,但又压抑不住对性的好奇。

“老子帮你爽爽,你这小骚货别他妈啰嗦了!”小黑佬故意多摸了一会儿湿润的阴道,才将跳蛋塞入了阴道。

久违的手指触感让女友舒服地低吟着,紧接着跳蛋的进入直接让她呻吟出来,“啊!好涨!”

小黑佬站到一旁,从裤兜里掏出两个简易遥控器,他笑眯眯地提醒道:“开始了哦!”

“啊——”

“啊!”

女孩的娇喊声传了出来,其中一道自然是女友发出来的,而另一道较为微弱的声音则是来源于几米外林子里的小道上。

声音的主人是青梅竹马,她此时蹲在地上,仿佛在压抑着什么。

“怎么了?雨墨,是不是不舒服?休息一下会不会好一些?”我也蹲了下来,关心道。

“嗯,嗯,啊,不,没事,我蹲一会儿就好了,嗯……”青梅竹马娇滴滴地说道。

自从交了女友之后,我就没有和青梅竹马过于亲密的接触过,她独有的体香和淡淡的汗香让我忽然间怦然心动,我不由得仔细端详着她,她真的是个十分柔软温柔的女生,却又十分坚强有态度。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最近青梅竹马变得不太一样了,身材比以往要更加吸引人,仿佛从女孩蜕变成了女人。

“嗯嗯,我会陪着你的。”我安抚道。

“小峰,你真好!”青梅竹马笑着看着我,她的神情里充满了情愫,浓郁到我能清晰感觉到她对我的心意。一时间,我很是懊悔,这些日子对她的刻意疏远实在有些残忍。

原本很是尴尬的一次散步似乎在这突发事件上得到了化解,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啊,啊啊啊,嗯……”青梅竹马忽然用手捂住自己的嘴,阻止着自己呻吟,她艰难地说道:“小,小峰,你能不能,我,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可,可能要在树林里,解,解决一下生理问题,你能不能稍微离开一下,或者帮我拿点纸巾过来?”

看青梅竹马的模样已经要忍不住了,我立刻说道:“好,好的,我这就回去,你可不要乱走啊!我等会儿回来接你!”

“嗯,谢谢你……”青梅竹马艰难地说道。

我着急地原路返回,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青梅竹马挪到旁边的树林中,手摸向自己的私处。

……

“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母狗,母狗,要被肏死了,啊,啊啊,主人的大鸡巴,太大了,肏,肏地母狗的肉穴都要升天了,啊,啊啊,啊……”随着小黑佬粗鲁的抽插,三姨的呻吟声接连不断。

此时,她倚靠着大树站立,左腿被小黑佬架在肩上,而小黑佬则蹲着马步,阴茎如打桩机般地一进一出,在如此不平衡的姿势下三姨浑身紧绷着,就连阴道都比往日紧了不少。

“操,母狗,怎么,在户外野战舒服不舒服?他妈在吃饭时就不断求着我,想吃大鸡巴!你在家人面前还要不要脸!他妈,果然就是条贱狗!”小黑佬兴奋地羞辱着大母狗。

“啊,对,啊,啊啊,我就是,啊,喜欢和主人在户外做爱的母狗,啊,啊啊啊,家人,家人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啊啊,我只想要主人的大鸡巴,只有主人,啊,啊啊,主人的大鸡巴,才是母狗最大的,啊,啊,幸福,啊啊啊,这是家人也给不了的,啊啊啊……”三姨奉承着将近小了二十岁的男孩,实际上也是在述说着心声。

“哈哈哈,母狗还真会说话!越来越有只母狗样了!”小黑佬哈哈大笑,抽插也凶猛了不少,撞得三姨摇摇欲坠,百花花的臀肉连带着浑圆大腿荡起一阵阵肉浪,被运动裙束缚的乳房更是整齐得上下摇晃着。

谁又能想到如此瘦小单薄的黝黑少年能将这样丰满风韵的轻熟女压在胯下,那比起架在自己身上的大腿就要宽上几分的腰部竟能爆发出如此强力持久的力量,肏得自己的老师飘飘欲仙。

女友也因此情此景看痴了,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神情里流露的羡慕。黝黑的小黑佬几乎完全陷在了三姨白皙的美肉中,那亮眼的黑色仿佛在一点一点地污染着自己的姐姐,而眼前的姐姐在小黑佬的黑人大阴茎下彻底变成了陌生女人!一个只喜欢黑人肉棒的淫荡婊子!

除此之外,她看到了三姨大腿内侧的纹身,那是一个黑桃Q的图案!在黑桃Q的周围还有一只黑蟒盘伏!那与小黑佬胸膛的纹身一模一样!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姐姐和小黑佬究竟是什么关系!

“嗡嗡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那么厉害,啊啊,啊啊……”女友身子微微颤抖,娇声喊道。她娇羞地看向小黑佬,看着他得意地晃动着那个可恶的遥控器。

跳蛋第一次在女友的阴道内启动后很快就被小黑佬故意按了暂停,他没有理会被快感刺激到跪坐在地上的女友,一直玩弄着三姨。尝到新鲜滋味的女友只能呆呆地坐在原地,塞在阴道内的跳蛋也不知道该不该拿下来。

“怎么,小骚货?我看你欲求不满的样子,帮你把跳蛋打开?不舒服的话,我可就要关了哦!”小黑佬笑着说道。

女友急忙说道:“别,别关!啊,嗯嗯嗯嗯……”

“哦?不用客气的,我这就把它关了!”小黑佬打趣道,他的大拇指已经放在了按钮上。

“求,求求你!不要关,啊,啊啊……”女友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恳求小黑佬。

“哈哈哈,早说嘛!怎么,看你姐姐这么爽的样子是不是发情了?你要是求我,我不是不可以给你用用我的大鸡巴!”

“不,不用了!”女友吓了一跳,紧接着是一阵后怕,因为在她心中竟冒出了一丝想要尝试小黑佬大鸡巴的想法!

“啊,啊啊啊啊,主人肏得母狗好爽,啊,好深,啊啊,都要顶到子宫了,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主人,主人太厉害了,啊啊,啊,爱死主人了,啊,啊啊啊……”三姨的呻吟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小黑佬的注意力也重新回到了三姨身上,他隔着衣服一口咬在了三姨的乳头上,恶心的唾液打湿了衣服。

女友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落寞,跳蛋的震动让她没有机会去理会,只能学着之前小黑佬玩弄自己嫩穴的方式用手指爱抚着自己的阴蒂和阴唇。

“嗯,啊啊,嗯,啊啊,嗯……”女友低吟着,她看着姐姐的痴样,忍不住问道:“姐姐,张崇黑就让你这样着迷吗?”

“啊,大鸡巴,啊,好厉害,啊啊,好舒服,啊啊啊,肏,肏死我,肏死我这只母狗,啊啊啊,主人,啊啊……”

“操!母狗,你妹妹问你话呢!别光让自己舒服了!”小黑佬重重地拍打了一下三姨的肥臀提醒道。

“啊,好疼好爽,啊,妹妹,啊啊,姐姐我就是喜欢主人,啊,啊啊,哪怕他,他是我的学生,啊啊,比我小十多岁,啊啊啊,他的大鸡巴,啊啊,像主人这样有大鸡巴的男人才是男人,啊啊,啊,主人的大鸡巴可以把姐姐我,我肏到绝顶高潮,啊,啊啊,不,只有主人的大鸡巴,才能给我身心的高潮!啊,啊啊啊,大鸡巴的男人才配拥有女人,才能让女人满足,才是能让姐姐我着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三姨认真回答道。

女友想起了自己的男朋友,想起了自己那个小鸡巴男友,她一时有些无力反驳。那根既短小又性能力弱的鸡巴根本就不能让自己高潮,小峰那根鸡巴还配不上小黑佬的一根手指,他那一根手指爱抚我的肉穴都能轻易让我高潮,万一让那根大鸡巴插入我体内,那岂不是……

女友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象,她怕再这样比较下去,自己心目中完美的男友形象会支离破碎。毫无疑问的是,这完美的男友形象已经有了无法弥补的裂痕。

“啊,不行了,啊,啊,啊啊要高潮了,啊,不行,啊啊啊啊,主人,啊啊,主,主人,啊啊啊……”三姨在这茂盛的树林里娇声呼喊着,那音呗足以让在不远处的青梅竹马都清晰听到,只不过被树叶的沙沙作响声掩盖了。

令人惊讶的是,在她乱喷的透明淫水中参杂着大量的黄色液体,三姨竟然失禁了!在黑人大阴茎的肏弄下失禁高潮!

淡黄的尿液越喷越多,不少尿液顺着大腿流到了三姨的运动鞋上,温热的尿骚味充斥着这片狭小的区域。

小黑佬嫌弃地把三姨的美腿从自己身上放了下来,由于一直保持同一个姿势,三姨一时没稳住身子,百花花的肥臀直直地摔在地上,不少泥土都沾在了肥臀上。

“啊!”三姨喊了一声,过于肥厚的臀部减缓了冲击,并没有太疼,她不顾淑女形象地滩坐在地上,双腿伸直分开,淫水和尿液在私处的正下方积成了一个小水泊。

小黑佬不满地站在她面前,握住阴茎,用茎身拍打着三姨的脸颊,“母狗!老子还没射,你他妈就不行了?怎么,母狗一夸就飘飘然了?”

“没,主人,我没有,嗯,是主人的大鸡巴太厉害了,母狗没用,对不起,求求主人,请你原谅我!”三姨立刻清醒过来,抓住小黑佬的胯部哀求着。

“哼!这次就算了,不过今天你可别想老子把精液射进你子宫里!”小黑佬冷冷地说道。

三姨听到自己的惩罚,立刻感激地说道:“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女友怪异地看着这一幕,之前她只以为小黑佬和姐姐是师生之间的禁忌之恋,后来她以为所谓的“母狗与主人”只不过是二人之间的情趣,但现在看来完全变了味,三姨作为年长者在比自己小了块二十岁的男孩面前毫无尊严,就真和奴隶一模一样。

“操!尿可真是又骚又臭,母狗你把自己弄干净再来找我们!”小黑佬丢下三姨,把坐在一旁的女友拉了起来,“走!小骚货,老子憋得难受,给老子泄泄火去!”

……

空旷的平地上只剩姬星野和外公外婆坐在餐桌旁杯酒言欢,原先忙碌的员工都被外婆叫到餐车里暂作休息。

外公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开始胡言乱语,“唉,当年我和你爷爷可穷了,你不知道,那时候……”

“唉,老公,不要再喝了,年纪又不小了,喝那么多伤身体!”外婆温文尔雅地劝阻着,外公手上的酒杯却被外婆再一次添满。

“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八两都不会醉!”外公很是不满,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入肚中,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的实力,实际上外公只不过喝了二两而已,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老婆在他酒杯里下了药。

外婆也为自己满上一杯红酒,来到对面,和姬星野坐在一起,“来,我和小伙子喝一杯!”

二人碰杯后,外婆很自然地和姬星野坐在一个长板凳上,而手则摸向了姬星野的裆部。

“星野,二爷爷我没有把继承权交给你父亲,只是因为他不适合这个职位,这个职位需要的是果敢冷酷!嗯,你和你父亲都是我哥唯一的亲人,我怎么可能对你们不好,只是你父亲太倔了,我也太倔了……”外公缓缓说道,他并没有注意到,姬星野紧紧握着拳,眉宇间透露着愤怒。

外婆对着外公撒娇说道:“你看姬星野在国外那么有能力,一个小小职员怎么配得上他!老公,要是他对公司的贡献足够,你考虑一下帮他升个职呗!公司的一个部门副经理一直空着,要是星野能力够,你就让他顶上去嘛!”

“哈哈哈,好!不错不错,姬星野,只要你能做出实际性的贡献,爷爷我就帮你升职!”由于醉酒的缘故,外公没有多加考虑就答应下来。

“谢谢爷爷的栽培!”姬星野假作感激地说道。

外婆笑吟吟地看着外公说道:“那可就说好了哦!”

“一言为定,哈哈哈!”

看着三人和谐融洽的喝酒聊天,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也不敢相信外婆会在威严可怕的外公的眼皮底下帮自己的后辈撸动着阴茎。我只是礼貌地和他们打招呼后,就从侍从那边拿到纸巾返回树林小道。

听侍从的意思,女友和三姨二人去林间散步,并没有看到小黑佬去了哪里。奇怪,他会去干吗?算了,不管了,还是先找到欣雨墨再说!

然而,在这条羊肠小道上,我并没有看到青梅竹马的身影。

“雨墨!雨墨!你在哪!”我喊道。

许久,青梅竹马的回应都没有出现。一时间,我有一些慌乱了,她不会出事吧!不可能,她应该就在附近才对!想要找到她并不难!

还没等我思考清楚,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我已经踏入树林,一路扫视呼喊。直到走到另一条小道,我都没有发现丝毫的踪迹。

“啊!小峰!”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那是身材火辣的女人,白皙的脖子上套着黑色的粗大项圈项链,贴身的黑色运动裙只能勉强裹住诱人的丰乳肥臀,只不过奇怪的是,她胸部位置的衣服湿透了,两颗乳头微微挺立。

不是三姨又会是谁!

“三姨,怎么了?难道你摔了一跤?”我小跑过来,关心地问道。同时,另一个疑问出现在我脑中,女友去哪了?

三姨扶着屁股说道:“没,嗯,想在这休息,没想到摔了一跤。”

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我差点被熏到咳嗽,强压着恶心问道:“三姨,要不要我扶你回去?”

“不,不用了!”三姨犹豫片刻,才解释道:“小峰,有个事情我要和你说一下。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

“嗯嗯。”

“三姨我前面内急,忍不住就在这树林里想要解决问题,然后,然后就滑倒了,那个,你能不能给我点纸巾……”三姨看向我手上的一包纸巾,吞吞吐吐地说道。

“哦,哦,好的!”我连忙抽出两张纸巾,交给三姨。天下女人难道都这样?明明在平地有厕所,都不提前把问题解决了!

正当我准备回避并去找青梅竹马时,三姨把我叫了回来,“小峰,你帮我看看我后面擦干净没有!”

等我回头时,三姨已经撅着屁股对着我了,位于下坡的我轻而易举地看见裙下的风光。白花花的肥臀,深邃的股沟,还有那肥厚的阴唇,美妙熟女的景象刺激得我都感觉要喷出鼻血来。

“小峰!还有没有脏东西在上面啊?”三姨微微晃动着白花花的臀肉,晃得我眼花撩乱。

“嗯,嗯,没东西了!”我吞吞吐吐地回应道。看着美景消失在自己眼前,我的内心一阵遗憾,同时,另一个问题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阴唇上晶莹剔透的液体究竟是什么?感觉和尿液不太一样啊,三姨真的只是内急吗……

三姨有些娇羞地看着我,认真说道:“以后这可就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了哦!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在外面尿尿还做出了臭事!知道了吗?”

看我点头如捣蒜的模样,三姨才放过我,她缓缓说道:“你小姨说是要自己走走,我这就去找她!”

“嗯,好的,三姨。我也要去找欣雨墨了!”虽然我有些担心女友,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失踪的青梅竹马。

而这个时候,青梅竹马的声音突然从斜后方传来,“小峰,我在这里!”

奇怪,之前那块区域我应该检查过才对,她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

天色已进黄昏,夕阳将树林染成了艳红色。

姬星野贴心地为外公外婆沏茶醒酒,我和青梅竹马也坐在另一个桌子上等待着其他人的回归。

这时,两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森林外,是妈妈和宋姨回来了。只不过,是由宋姨搀扶着妈妈回来的。

姬星野立刻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他放下手中的茶具,飞奔跑向妈妈和宋姨,而我也在片刻后小跑过去。

“姑姑,宋姨!发生什么了?”姬星野跑得太急,喘着气问道。

“冰姐不小心在散步的时候扭到脚了!得看医生!”宋姨着急地说道,她的语气里带着歉意和娇羞。若不是自己过于性急,小冰也不会腿部受伤。

“没事,小事而已,不用慌!”妈妈面色平静地说道,可她的额头已经疼得冒出了冷汗。

姬星野立刻蹲下来,轻轻扶着妈妈的左脚观察情况,“不行,姑姑,让我把你抱到车上去吧!”

妈妈有些不情愿,可宋姨已经说道:“星野,你就把她抱过去吧!离车上还有些距离呢!”

“不好意思了,姑姑!”话罢,他扶着妈妈的背和大腿,将妈妈抱了起来。

妈妈是个十足的高挑女人,足足一米七八的个子,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一个男人以公主抱的形式抱在怀中,更何况那还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星野,大姨我重不重啊!你会不会累到?”妈妈很是不适应被搂在怀中的感觉,她忍不住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姬星野微笑说道:“怎么会呢!姑姑身材这么好,一点也不重,你看我气都不喘一下!”

“嗯,那就好。”妈妈轻声说道,身子也放松了下来。

“妈妈,没事吧?”我停下脚步,担忧地问道。

“嗯,星野很优秀,很会照顾妈妈,没事的!你去陪外公外婆,帮外婆分担一下善后工作。”

听着妈妈在表扬别的男生,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我还是乖巧地说道:“明白了,妈妈自己要多注意了!”

妈妈不想因为自己的情况影响到大家的情绪,在姬星野简易地包扎处理后就和宋姨早早地做车离开了。虽然很是担心妈妈,但我还是留了下来,按照妈妈的指示帮忙完成善后工作。

差不多接近八点,剩下三人的身影终于出现在林间小道的出口,而我刚好目睹到小黑佬左拥右抱的一幕,他搂着的女人正是我的女友和三姨!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