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丈夫同人之陆小山外传 (6) 作者:皇家警民

.

【小丈夫同人之陆小山外传】

作者:皇家警民2020-6-24发表于SIS

(六)

陆小山回到家,打开门,发觉厨房有动静,再一听似乎是有人做菜。陆小山一想。肯定是陆母不放心过来照顾自己了,她反手关上门,换好鞋。喊了一句:妈,您怎么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说完走过去一看,厨房里那个人正好回头一看,陆小山顿时愣住了。对方笑着说:这么快就叫我妈了啊,不嫌早了点啊陆小山这气啊,对方竟然是姚美娟,她大声质问着:你怎么会在我家。你给我出去,

姚美娟满不在乎的冲她眨眨眼:别发这么大脾气,我这给你炖汤呢。特意为你准备的,你这怀着孩子呢,营 养要跟上但也不能胡吃海塞,否则将来生了孩子,这体重也减不下来

陆小山见她这样,更生气了:谁让你的啊,你立刻给我滚,这是我家,你私自跑我家来是什么意思啊

姚美娟没理她,慢悠悠的把火拧小:别嚷嚷,是你男人让我来的,

陆小山这可没想到:袁帅?

姚美娟说:没错,我知道你们离婚了,你男人付我工钱让我来的,你们俩在这治气,他没法回来,又不放心,你妈身体也不好,所以让我过来给你做钟点工,伺候你吃什么的,懂了吗

陆小山这下明白了,袁帅还是放心不下自己,可拉不下脸回来,所以找姚美娟来照顾自己。她开始有些暖心,旋即又来气了,这袁帅为了不向自己低头,居然还想出这么个办法,不行,不能让他这么过去了。她刚想什么出来,没想到姚美娟却接着又说出来一番话:我来你这帮忙照顾你,虽然是你老公付工钱了,不过你也最好也对我稍微客气点,刚才你那番话我听着就不入耳,不过念你初犯也不和你计较,以后希望你态度稍和缓些.我知道你是个成功女人,有钱有地位,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不过袁帅好像和我说过你们离婚这事不能让外人知道,否则的话你的那些投资人要是知道了你们离婚了,公司的一半股份还是财产什么的都让他给分走了,那些投资人对你那公司的信心就要打个问号了,和你的合作能不能继续也难说,我这人啊,心眼不大,谁要对我太挑剔什么的,说不定我就能给说漏了.

听了姚美娟这番带有威胁语气的话.陆小山一下就火了,这个姚美娟竟然知道自己离婚的事,不过她说的也正是自己最担心的事,现在公司是自己和袁帅各占一半股份.要是让外人或者竞争对手知道自己离婚,袁帅分走一半财产的事,对公司可是个大的打击,不行,不能让这种事发生.自己要赶紧想办法挽回局面.

她转念一想,还是要找袁帅,和姚美娟治气没必要,所以也就冷冷的说:那行吧,袁帅给你工钱了。你也不能白拿,就给我这做饭吧,不过我今晚吃过了。

姚美娟说没事:看你晚上没回来,知道你有应酬,我今天也没做饭,就炖了汤,你喝点就行,明天再给你做饭。你不回来了吗,我也该走了。

说完收拾一下厨房,和陆小山摆摆手,她走了。陆小山走到窗口看着姚美娟出了楼门,一旁花坛边转出个人来,和她说着什么,袁帅一直等着呢。陆小山想了想,还是明天自己找袁帅谈谈吧,她心纠结着,乔治描述的风景再好,终是个未知的世界。自己真迈出那步别的先不说,公司怎么办,这么些努力才有了现在的规模,一下垮了起码一半,这绝对不行,她对自己说着。必须和袁帅好好谈这个事。

袁帅在视觉室里正在修图,最近他听了陆小贝的主意,开始重新找回自已在摄影上的感觉,他通过圈子里的朋友,也拉了不少私活,给一些小女孩拍写真,外景,这段时间也算是有事可做,忙碌先不说,他终于知道了之前乔治所说的,自己的在摄影理念和拍摄手法的落后和不足的问题所在.做为一个摄影师,专业方面的兴趣一但被调动起来,自然就会深陷其中,他现在天天忙于外出拍照,很少能回来,回来也是急着修图或者审视自己用光和拍摄角度,创意方面的缺点.他真的准备沉下心,好好提升一下事业,重新让陆小山认识自己的能力,但在之前,尽量不去找她,反而会比较好,他是这么想的,此刻他正在修图.突然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这声音他无比的熟悉.陆小山来了.果不其然,门被推开了,人未到,一袭香风传了进来,人影一晃,陆小山进来了,自从上次闹离婚后,双方都有心结,见面尴尬.袁帅借着外面拍片的机会尽量不来公司,就是来了,也躲在视觉室不出去,所以这么多天袁帅一直没和陆小山见面.今天陆小山主动来找他了.袁帅看着她,细长的柳叶眉、清澈的美眸、秀挺的鼻梁、性感的朱唇和光洁的额头,恰到好处的集中在一张雪白的俏脸上,染过的秀发带着一丝微微的棕色,扎了个马尾随着的披散在在脑后,妩媚中又带着一种靓丽而且显得年轻。身上穿着一件粉白色连衣裙,完美地勾勒出她苗条窈窕的优美曲线,丝质的连衣裙很薄,酥胸高耸,雪白的肌肤隐约可见。及膝的裙摆下的那双修长玉腿,晶莹雪白、性感动人,脚上穿着一双金色的高跟鞋,随着她的走动,把地砖踩的咔咔作响.,

袁帅不禁眼神有些迷离了,是啊,陆小山太迷人了,她这个年龄的成熟风韵是那些年轻女孩所无法相比的.虽然这段时间他也给不少青春靓丽的女孩拍了很多写真,但有比较才会知道,陆小山有诱惑力有多大.袁帅突然想到了乔治,一股嫉恨涌上心头,这是我的女人却让别的男人勾引走了.他想着这么性感美艳的陆小山被乔治压在床上,用各种方式蹂躏着,袁帅的心在滴血.可隐隐的他又有一种兴奋.他自己想着那种场面.经不住的令他神往.而陆小山进来后看袁帅不说话,以为他还在有气,主动先开口说:那个,你今天有空来公司了啊

袁帅这才有些回过神了,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是啊,

陆小山犹豫了一回:那,晚上你有空吗

袁帅回答:你要有事就说,我抽时间就行

陆小山低着头:你有空的话去我妈那一趟吧,你好久没回去了,我怕她起疑心

袁帅:嗯,了一声:好吧,那就回去一趟吧

陆小山见他答应了.觉得找到话题了,可以切入正题:听说你最近在外面接了不少私活啊,给人拍写真,外景什么的

袁帅见她知道了,也就承认:嗯,有这事,我想把以前的摄影感觉再给找回来了,影楼这边有必要的规定,太死板,自己在外面可以按兴趣发挥.

陆小山又问:那你晚上呢,住那了,不会就住这的吧

袁帅点点头:这挺方便的,有空调,又能上网,我省得再找别的地方,

他顿了一下:你放心啊,我每天都是等有人走了以后,再进来的,早上不等别人上班,我就出去了,没人发现有什么问题

陆小山见他想的挺周到,不由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你能别这样吗,能找个好点的地方住着,又不是没钱,你这么将就着,不是让我为难吗

袁帅摆摆手:别,别,我还真是没那意思,我这么住习惯了,我挺好的,你就不用操心我了,你管好你自己,把身体照顾好,把孩子照顾好就行

陆小山看着他:是你让姚美娟去我那做饭的吧,你还挺有心

袁帅说:这不是我不在了,又不能让你妈知道这事,所以找个人去照顾你,免得你一忙起来,忘了身体

陆小山伸手拉个椅子坐下,对着袁帅说:你也坐下,我和你说个事

袁帅不解的也坐好:你说吧,

陆小山有些张不开口,但还是说了:我觉得那天咱俩离婚,都属于一时冲动,你我都不冷静.你就说句老实话,你到底是真愿意和我离婚吗

袁帅见她这么说,估计她是后悔了:你觉得我愿意吗,这不是让你挤兑的吗.我要是真不想你好好过.干嘛让你给我怀这孩子啊,直接一拍两散,各过各的不就行了,让你怀这孩子,就是在咱俩之间加一道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感情不是感深了吗?谁知你非发那么大火,逼我做选择,我这不是话赶话,逼那步了吗,我对你的感情是一直没变

陆小山见他把话说到这了,也就接着说了:既然这样,你对我还有感情,那我们能不能互相的各退一步.

袁帅问:怎么退让啊

陆小山早想好了:回头,我们去先把婚给复了,你搬回去住.不过这孩子,能不能明年再要啊.

袁帅本来听她要复婚倒是开心,可见她还是不想要孩子,就不高兴了,但暂时忍着,先听她把话说完,陆小山见袁帅没作声,就解释着:我是想啊,最近不是有几个有意向的投资人吗,我是啊,再谈几个融资.今年年底,争取能把这个创业板给上了,如果能成功的话,将会是咱俩创业到现在最关键的一步,还有你最近不是在事业上也有上进心了吗,那把这劲使在公司上,多抓抓公司的业务,这么在外面找私活多浪费啊,现在就应该我们俩一起努力,如果说这步走对了,那以后,公司的发展就没得说了,可是现在,我这怀着孩子,要耽误多少事啊

袁帅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一下发作了:这孩子耽误你什么了,你不看看你多大了,三十好几了,已经是高龄产妇了,现在再去做手术,对身体伤害有多大,将来你就是想要,你还怀得上吗.

陆小山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她也来气了:你嚷嚷什么啊,我现在不想要肯定有我的考虑,不说怀着孩子到生下来还得八九个月的时候,我这行动不便的,就是孩子生下来,我坐月子吗,不得照顾他啊,不得负责任啊,我还有时间和人谈生意吗,这么一算,得误多少事,生孩子不是生下来就卸货了事的.后来要操心的事多着呢,但是生意这个事情,必须要抢到先机才行,否则的话错过机会,咱们有那么多对手呢,他们可一直盯着呢,我们错过了机会,让人家抓住院了,我们就会走下坡路,一但走了下坡路,再想扭转局面可就不是想的那么容易了.

袁帅根本不想听她所说的:我跟你说啊,你说的这些都不是理由,咱俩当初为什么要做生意,要那么努力的赚钱啊,不就是希望能把自己的生活过好一些,顺带着家里人也能过得好一点,咱俩刚结婚的时候,是你我都没安全感,日子过得不踏实就希望有钱,出去也体面些.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什么都有了吧,当初的想法全都实现了,要说房子,家里的房子有多大,还是三环以内的,要说车,不说公司的,就说家里的,就有好几辆,你家那边,你妈的房子也是你给买的不是,你爸妈日子过得不错吧,还有你弟弟,这些年对他照顾还少吧,无论是你还是我,经常给他钱吧.你说你现在还没安全感吗,现在主动有人捧着钱来找你投资,说明你在行业内是一响当当的招牌,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陆小山不耐烦的听着袁帅越扯越远,她也不耐烦了,打断了袁帅: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做企业必须要有危机感,你别看现在有人想投资公司,那也有可能人家知道公司不行了,一下子所有人都跑了

袁帅一下明白了:你是说人家知道咱俩离婚的事,公司一人分一半.投资者都没信心了是吧.陆小山你就是为这个想和我复婚是吗

陆小山见袁帅识破了自己的用意,忙掩饰道: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是我觉得公司是我们俩一起创立的,你我都有责任为了公司的发展而考虑,你说是不是.再说我也没不同意要孩子,我只是想等这轮融资到位了,然后再要这孩子,你就不能退一步,体谅一下我吗

袁帅觉着陆小山就是在愚弄自己:好,就按你说的,今年你想上创业板,那明年你是不是还想上主板,后年你是不是又想上纳斯达克了,人这心可是无休止的,就你这情况,什么时候你能知足啊.刚才我都说了,你不看看你多大了,这孩子今年不生,到明年你还不知道又有什么远大抱负呢,又得往后拖,你还能再等几年啊。我告诉你陆小山,你现在三十几岁了,你最该干的事, 不是什么上创业板,而是把这孩子给我生下来

陆小山见袁帅不听自己的,也就不再和他好言好语的了:行啊,袁帅,长能耐了,现在有主意了吧,你不就是想拿这孩子拴住我吗,你想让我听你摆布,按你的想法来安排我对不对

袁帅刚刚说了一通,也觉得该说的都说明白了,他摆摆手:陆小山,你想怎样,我真管不了,自从认识到结婚我们俩在一起,什么事都是你说了算,公司里的一切是你说了算,家里的事也是你说了算,我从来只有听你安排的份,但是这次,就是生孩子这事,你必须听我的,必须得生。想别的没用。

陆小山见他说出绝话来了,也没兴趣再说了:行,我算明白了,我和你真是没共同语言了。

据回头就走,再也没说一句话。袁帅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想着,绝对不能让步,这次一定要坚持住,可真闹僵了,万一她真急了也合适。于是冲着她喊了一声:那晚上还去不去你妈那边。

陆小山正没好气,听袁帅这么一说,气冲冲的回头说了一句:你随便

回到办公室后陆小山这气还是没消。坐在那前思后想着,这孩子到底生不生,生的话,一个是她不甘心。老实说她还真的没想好要做母亲的准备。虽然陆母之前对她说那番话是有道理,可最近她又想了很多,袁帅真的靠得住?他设计让自己怀孕先不说。这段时间他开始接私活也让她对袁帅有了新的认识。她不得不想到这个公司之所以能做到现在这个规模,自己运营是主要原因,袁帅所提供的技术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可以说在前些年的经营中,袁帅所拍出的每一张照片都为公司带来极大的好评也深受客户的赞誉。玫瑰里影楼这个招牌还真是袁帅的摄影技术打出国来的。虽然近年来他有些得过且过,混日子居多,但毕竟技术功底还在。如果自己真和他彻底分手了,损失一半股份不说,在摄影这块,也失去了一个最强有力的保障。现在袁帅开始自己接活,不得考虑他在留后路,把摄影感觉重新找回来,这样既使和自己分开,袁帅也能重新开始,反而能成为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她越想越觉得不踏实,对袁帅的猜忌加重了。

下班后,袁帅果然在门口等她,陆小山没好气的看看他,把车钥匙给了他,两人一起去了陆母那里,吃了顿晚饭,说说笑笑,袁帅表现的无可挑剔,没让陆母看出什么不对来。等时候差不多了,两人说是要回去了,陆母一再叮嘱陆小山快去做个产检。陆小山只得答应了。转眼出了家门,陆母回去关上门,袁帅立刻再叮嘱她:听见了吗,妈可说了,让你快点去做产检,你千万别忘了

陆小山懒得理他,“哼”了一声,转身自己开车走了。袁帅想想放心不下,又和姚美娟说,让她也帮忙劝劝陆小山。姚美娟一口答应,接下来几天姚美娟是软磨硬泡,拉着陆小山去做产检。陆小山推脱不掉,想想就算不想要,也得先检查一下,负责伤身体的还是自己。就听了姚美娟的话让她陪着去医院做了个产检。结果是一切再好不过,B超显示是个女儿,消息传到家里,陆母,袁帅等人都是皆大欢喜。袁帅更认为是自己的办法起了效果。陆小山还是听自己安排了,他越觉得应该按照和陆小贝商量的办法来做下去。因为有了姚美娟在照顾陆小山,袁帅觉着放了心,加上他在摄影这块的感觉确实也找回来了,拍出来的写真很受欢迎,找他的客户也排成队。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他有意无意间,接了好几个本来是公司的固定客户的活。这些都被陆小山发现了,多年商界经验让她疑惧从生,加深了对自己判断的深信,袁帅就是别有用心。陆小山纠结着怎么办,如果袁帅真背叛了自己,自己也要提前做准备,现在首要问题是影楼必须再找到一个优秀的摄影师,撑起招牌来。她一下想到了乔治。之前虽然他表现出来的摄影技术非常另类而又优秀,但他毕竟只是临时应聘的而且还是美籍,随时可能离开。自己自从上次表白,自己没法对他抱有多大期望,可现在看起来,他却是一个最佳的人选,必然留住他,为自己所用。陆小山想着,可他的表白已经被自己拒绝了 得用什么办法留住他呢?

这几天陆小山和袁帅之间发生的事,乔治当然是一无所知,他只是觉得那次表白被拒绝后,陆小山虽然还是对自己很客气,但却没怎么再和自己有接触。难道她真的没有被自己诱惑住,乔治有些狐疑,要是那样的话,再留在这里也没多大意思了。他一度想要离开。可是偶尔的几次和陆小山的交谈,他每每又能从陆小山的眼睛里看见一种欲望,一种被强行按捺住的欲望。:应该还有希望,她不可能抵抗得了自己的热情的。

对女人了解很深的乔治坚信着自己的判断。就这样某天在一楼办公室,乔治正在摆弄着像机,门外楼梯传来高跟鞋踏地的声音,乔治听见声音,站了起来,门被推开了,陆小山走了进来,顺手带上门,并反锁了,对乔治说:你忙吗?

乔治回答:还好,找我有事?

小山:嗯,有点儿私事,不想让外人听见,所以找你到这来说.

小山好像有点扭捏,脸上突然有点红晕,像个害羞的小女生一样摆弄了一下裙罢:我有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下诀心了

乔治回身倒咖啡:你说

小山犹豫的顿了一下:我想把孩子给打了

乔治有点惊讶:啊,为什么

小山突然有点激动:因为我跟袁帅已经离婚了呀,我没有义务给他生孩子了,再说我本来也不想要这个孩子,要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我们可能早就

说到这里小山顿觉有点失态,又顿了一下,用一种娇嗲而又无助的语气对乔治说:你觉呢?你觉我应不应该把孩子生下来啊?

乔治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不要呢,既然你已经答应他了,用这个孩来偿还他的付出,你没有理由反悔啊,约定就是约定啊。

小山突然觉得有些难以开口:我之前答应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是我害怕那一天,我万一后悔了,后悔是一时冲动离的婚,所以我觉得吧,有个孩子也比较容易复婚。可是现在他竟然背叛我,我凭什么还要他生孩子呀我

乔治感觉到陆小山似乎是在试探自己,自己不能表现的太过于赞同她,反而应该安抚她。

乔治走近陆小山安抚着他:你这么说有点偏激,你好像没有把孩子当做一个人,或者说当做一个生命。你不得这样对他很不公平,很自私吗?

陆小山开始犹豫了:那我一个人怎么生孩子呀,这又不像母鸡下蛋,孵出来就算大功告成了。

乔治耐心开导她:你是不是觉得你一个人面对这件事,很无助,对未来没有把握,没有信心去面对

陆小山被乔治说中心事,带着些情绪,点了点头:也许吧

乔治继续说着:那你的顾虑,完全是多余的,因为你不是一个人面对啊,你还有我呢

陆小山听到这句话,惊讶中又带着几分喜悦。不禁有些兴奋起来:你

乔治轻轻的笑了,他扶住陆小山的肩膀,推着她走到沙发上,让她座下。然后对她说:你说过,我是那种四不男人,我承认,以前是那样,但自从遇到你以后,我觉得我准备好了,我想守护你,我想帮你,上次我就对你说过,可是你没有想好接受我。可我却不明白为什么你不能接受我,重新开始呢,你要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孩子一个机会

陆小山有所触动,她一时不知如何开口,迟疑着:你的是意思是说,你完全不介意这个孩子。

乔治深情的注视着她:这件事,反而有机会让我可以照顾你,其实本来我早就应该回美国了,但是因为你,我推掉了那边的工作邀请。我想为你留下,我想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陪着你一起度过。我可以为你留下,只要你愿意,如果你觉得在这里不方便,那我也可以带你走,一起去美国,去新的天地重新开始我们的一切,而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我都愿意接受

听着乔治温柔的表白,不知不觉中,陆小山的泪水已经流满了面颊。她用含着热泪的大眼睛看着乔治,目光中充满了期待和憧憬

乔治继续表白着:你不用马上回答,好好思考一下吧,如果你的答案是NO,也至少允许我像朋友一样照顾你,好吗

陆小山再也忍不住了,她哭泣起来,用带着哽咽的声音说:我想哭,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最近,碰到一点点的事,我就想着你,想着你能在我身边,然后我就哭。难道这就是爱情吗

乔治走了过去,搂着陆小山的头,让她靠在自己胸膛上,轻声说着:我现在不就在你身边吗,赛米娅,哭吧,好好哭一场,有我呢,一切有我在呢。

陆小山破啼为笑:好了,我不哭了,现在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我应该笑,以后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乔治也激动了,他捧起小山的脸蛋:这么说,你是答应我了

陆小山点了点头,坚定的:嗯,其实那天我就几乎想要答应你,可是,我下不了那个决心

乔治打断了她: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了吗,别再想过去的事。

陆小山答应着:嗯,乔治,你陪着我就行

乔治和陆小山四目相对,两人眼光是尽是爱意,乔治温柔的回答: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说着乔治对准陆小山的殷红的双唇吻了下去,陆小山没有躲闪,她闭上了双眼,四片滚烫的嘴唇紧紧粘在一起,乔治的舌头顶开陆小山的双唇,拔弄着洁白的牙齿,找寻陆小山那小巧轻柔的舌头。一起缠绵着。陆小山从鼻孔里发出满足的哼声。乔治的双手在陆小山的身体上下摸索着。陆小山那绣着花纹的浅色裙子顺着双腿落到地毯上,陆小山喘息着:乔治,不要,这是办公室,会有人来的吧。

乔治激动的回答:不会的,放心,刚才你进来时不是把门反锁上了吗

随着话音,乔治的牛仔裤也落到了地毯上。陆小山的低低的说着:小心点,你的太大,我肚里有孩子乔治的温柔的回答道:放心吧,赛米娅,我会轻轻的,

说完就将头部往前一倾,正好陷入陆小山温暖的双乳之中,压在

陆小山身上两人两人倒向沙发上,而陆小山也不自觉的紧抱着乔治的头部。却又双腿张开想稳住身子时,却又被乔治压在身体上,心急下双膝一弯夹住乔治的腰部,乔治也怕陆小山受伤,除了紧搂着她的纤腰外,双膝也弯下一跪,将陆小山的下身往自己身上带去,陆小山的小腿往上一抬,立刻交叉缠在乔治结实的臀部上。

陆小山大口的喘息吐气想恢复平静,高耸的胸脯不停的上下起伏,而乔治看着陆小山,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忍不住立刻将那鲜红欲滴,因受刺激的挺立硬起的蓓蕾纳入口中,开始吸吮舔弄。

陆小山受此刺激立刻发出荡人的呻吟声,她喘着气道︰“乔治,我会受不了的,?”话未说完,小山又“喔”的荡声一叫,原来乔治的肉棒早已撑了起来,高耸挺立抖动不止。

陆小山也因受到挑逗,全身敏感的产生反应,下身肉洞早已湿润发潮,虽然殷红的肉瓣仍紧闭未张,但泛滥的淫液仍自穴口间隙流出,弄湿了身下的少发,迷人的肉洞裸露而出,溢出的淫水有些更滴在乔治那发红胀大的大龟头上。此时乔治肉棒的顶端轻触一下陆小山的胯下肉瓣,发烫红肿湿润的肉瓣就这样被大龟头拨开,肉棒顶端撑开肉洞向里没入。

虽然陆小山结婚多年,但一直坚持健身加上平时强势,很少和袁帅做爱,因此肉洞之紧实狭窄,仍然充满弹性,虽然肉洞早已淫水泛滥四溢,但乔治的肉棒实在过于粗大硕长,所以当大龟头才探头而入,一股饱满充实的感觉立刻让她舒服眼珠翻白,当乔治那火辣炙热的粗硬棒身己顺势的插入三分之一时,陆小山已经激动的情难自已,她焦急催促道︰“乔治,慢一点插,让我好好享受一下!”乔治听话的一点点将肉棒向陆小山的阴道内插入着同时他的双手从小山的脚踝摸向小腿,再停留在雪白柔嫩的大腿上,顺着臀部滑向腰腹,最后双手摸着粉颈向下游动停留在一对坚挺饱满的乳房上,陆小山只觉身体一阵阵的趐麻,由身体传来的连续的快感。乔治不断的抚摸着陆小山每一处敏感地带,健硕的躯体支撑着小山赤裸裸的美艳胴体。乔治的双手怜惜的揉捏着陆小山那雪白滑嫩的乳房,接着再以舌头在小山双乳上画圈圈。

“啊!亲爱的,还要吻我……啊……摸我的奶子……更用力点……”

乔治突然一口含住陆小山殷红挺立的乳头开始吸吮,陆小山遭此刺激,几乎快崩溃了。当乔治抱着陆小山坐到沙发上时,陆小山开始上下的摆动套弄着,她禁不住的浪叫︰“乔治,你插进来了!好爽,好爽,再来……再来,不要停,我要疯了!啊!啊!……”

陆小山跨坐在乔治结实的小腹上,纤细白嫩的双手撑在乔治胸前,雪白光滑浑圆娇嫩高翘坚挺结实的臀部开始扭动旋转,她不时的上下套弄吞吐着。

“哎呀……啊……哼哼……天呐……快……快活死了……嗯……”

“好乔治……亲乔治……我要上天了”

“大鸡巴好乔治……我快要被你干死了……啊……哼哼……”

“好乔治……啊……哼哼……我要快丢了……”淫水浪液将肉棒浇得湿淋淋的,火热的肉棒被她摩擦得抖动不己。

随着她的感觉,有时会重重的坐下将肉棒完全的吞入,再用力的旋转腰部、扭着丰臀,有时会急促上下起伏,快速的让肉棒进出肉洞,使得发胀的肉瓣不断的撑入翻出,淫液也弄得两人一身,双峰也随着激烈的运动而四处晃动。

雪白饱满的双乳让躺在下方的乔治不禁意乱情迷,忍不住双手揉搓捏弄,殷红挺立的蓓蕾立刻纳入口中吸吮。乔治的肉棒也配合陆小山的套弄而向上挺刺,受此刺激小山更加的疯狂激动。

总裁办公室的门紧闭着,外面楼道偶尔有员工来往,但谁也不知道在室门紧闭的室内,乔治和陆小山激烈的交合,男下女上的姿势,陆小山激动的上下摆动她的腰肢,高耸丰满的乳房也跟着激烈的晃动,洒下一滴滴的香汗,让乔治的肉棒不断地抽插她的肉洞。

“嗯……嗯哼……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顶吧……啊……用力干我吧……”

“哎呀……啊啊……哼哼……天呐……快……快活死了……嗯……哼……唔唔……”

“嗯……哼……你插入得我好深……哼哼……好紧呀……嗯哼哼……”

“嗯……嗯哼……嗯嗯……我受不了了……啊……”好似永不满足。

雪白柔嫩的肌肤,每一寸都有乔治揉弄的痕迹,乔治贪婪地享受陆小山迷人的成熟韵味,娇艳美貌的面容布满着无尽的媚态,迷人的眼珠似乎蒙上了一层雾态,燃烧着熊熊的欲火。

乔治将肉棒插入陆小山的肉洞深处,陆小山飘散着飞瀑般的缎发,扭动她标致成熟的躯体,赤裸裸地接受乔治肉棒的抽插,乔治突然得龟头一阵刺激,肉棒一阵颤动,就把狂射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全射入小山的体内,而陆小山也在阵阵的高潮中达到最高峰。

“嗯……啊……啊……啊……啊……嗯……快……再用力一点……嗯……哼……嗯……啊……亲爱的……大鸡巴好人……我要升天了……啊……啊……”

陆小山全身抖擞颤动,瞬间一声娇叫全身发软的趴在乔治身上。

袁帅正在效外给几个客户拍着人像摄影,拍完几个镜头,让客户换个造型,对客户说:这组镜头拍完,今天到此为止

客户奇怪:今天为什么这么抢

袁帅:晚上家里有事,提前收工

拍完结束后,袁帅回到车里,拔通了陆小山的电话,

而此时的影楼办公室,陆小山的叫声仍然充斥办公室的空间,在地毯上,陆小山趴跪着,丰满的乳房沉甸甸的挂在胸前向下垂着,肥白的大屁股高高撅翘,乔治骑在她屁股上,粗大淤黑的肉棒虽然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奋战,但仍然坚挺,在陆小山的阴道里插进拔出,每次都带殷红的阴唇不停翻出闭合着,在他奋力冲撞下,陆小山的丰盈的大屁股上的肥肉抖动着,形成阵阵臀浪,乔治看的兴奋,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啪的一声,白嫩的屁股上立刻多了一条红通通的手印,陆小山猝不及防:喔的一声高亢的尖叫,疼痛和兴奋夹杂。乔治一边抽插一边拍打着大屁股,把恰在其时响起的手机铃声给盖了下去。

袁帅打不通电话,只得无奈的放下,发动了汽车开走了。

太阳已经西沉了,影楼也已经下班了,最后几个员工议论着:陆总去那了,下午没见她出去啊

办公室的门锁着呢,可能出去谈业务了

中午我在办公室外面听她说袁总说今晚去她妈那边的,可能提前走了吧

可我只看见袁总提前走了,没看见陆总出来啊,也许你没在意吧。

可能吧,对了乔治下午你看见了吗

没有,你注意他干什么,是不是看他长得帅啊

哼,又笑话我,你还不一样,早上你还找他搭讪呢

帅哥谁不喜欢,我和你说啊,陆总看他眼光都不一样,我注意过,他对陆总一笑,陆总眼神都发直。

行了,这个不能乱说,让袁总知道,你就别干了

算了,我们下班吧,

几个员工说着话关上了电闸,锁上大门走了

她们没注意的二楼办公室里还有两个一丝不挂的赤裸着身体的男女正搂在一起,温存着。一下午的激情,使得他们忘了时间,只顾享受着这甜蜜的时刻。

晚上陆小山满面春风的下班回到家里,姚美娟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和以前一样,非常丰盛,正在往餐桌上端,看见陆小山进门,姚美娟忙打招呼:哟,姑奶奶回来了,正好,洗手吃饭

陆小山看见她,好心情顿时有些不悦,不由的把俏脸板起来.转过身:我问你个事啊,你到底是那拔儿的啊.

姚美娟听出语气不对,也有些没好气:什么那拔的啊,唉,你换个我能听懂的话说,行吗?

陆小山头一歪:你是袁帅找来的.你的工资是袁帅付的对吧.

姚美娟:没错,是袁帅付我工资的,怎么了

陆小山有些有不屑:可你现在想和我爸好啊,你要弄清楚我才是我爸的亲闺女,你应该更向着我才对吧

姚美娟听出话里有话:噢,对啊.

陆小山一摆手:那你这成天在我这照顾我,也顾尽心尽力,到底是为袁帅给你发的工资,还是为了拉拢我,好能在我爸面前卖个好啊

姚美娟知道陆小山肯定还有别的意思:好,你,你接着说.我听着呢

陆小山拉开椅子坐下了:那你在这是在这呢,可你得清楚,这谁远谁近,谁里谁外啊

姚美娟实在听不下去:你说话这么绕干嘛啊,你直接说,到底想说什么呢

陆小山也不想再绕圈子了:我呢,就是想和你说点我这的事,但你可要把我当自己人,否则的话,以后我这,你也不用来了.有些话,我现在不能和别人说,但总憋在心里也难受

姚美娟明白终于转入正题了,忙点点头:明白,明白,你说,你说,我肯定是和你站一边的,冲着你爸我也不能向着外人

陆小山满意的笑了,可又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乔治,他对我表白了.

说到这里,陆小山情不自禁的从心里感到开心,嘴角带了一抹浅笑,眼睛也眯了起来,脸上红晕突显,说不尽的一份媚态

姚美娟看她那样,心里有些不屑,自言自语道:难怪对我这么客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就是一直这个打算吗?

正沉醉在幸福感中的陆小山没听出姚美娟上半句话里的讥讽,还以为她是在说乔治.

姚美娟继续问她:你呢,动心了

陆小山羞涩的笑了:像这乔治这样有气质又帅的男人,那个女人面对他的表白会不动心啊,再说了,我现在怀着孕,人家不但不嫌弃我,反而鼓励我把孩子下来,答应会好好照顾我,陪伴我,而且他为了我,把美国那边工作机会都推掉了,推迟回国,一直留下来等我的答复呢

姚美娟看着她那一副小女人的娇羞样,心里暗骂一句,小浪货,大着肚子还不安份,嘴上却问她:那你,那你,袁帅呢,袁帅怎么办呢

一听提到袁帅,正沉醉在甜蜜感中的陆小山顿时好像吃了个苍蝇,一阵恶心上来了,她不屑一顾的说:袁帅,管他干嘛,不是都离婚了吗我做什么决定,和他有什么关系

姚美娟有些急了:你等等,先等等,你们不是商量要复婚的吗.怎么你又变卦了

陆小山更不屑了:你看他那个窝囊样,既然离了,我干嘛还要和他复婚,我还要和以前那样,天天面对他啊,我现在想起他就觉得恶心,这些年我都不知怎么过来的.

姚美娟更急了:那我问你啊,要是你们没离婚,我说假设你们没离婚,这时乔治向你求爱,你在乔治和袁帅中间做个决定,你怎么样啊

陆小山没好气的回答:这还用问啊,肯定是乔治啊,袁帅那点配和乔治比,我和你实说了吧,我对袁帅早就没什么感情了,第一次影展遇到乔治,我的心砰砰直跳.天天想的都是他,乔治早就占据我的内心了,可我不和道他对我什么样啊,所以也没法表达.上次去海南,乔治就对我表白过,那时我就准备好答应他了,不是一激动突然吐了吗,后来才知道我竟然怀孕了,我一乱,就给搁下了,后来又怕他知道我怀孕,接受不了我,才一直拖到现在,他又对我表白了,我不能让他再等了,他这么爱我,能接受我怀着别人孩子也承诺会陪伴我,照顾我,还答应带我去美国,重新开始生活,你说我能拒绝他吗?

姚美娟有些语无论次了:你得好好想想啊,这事不能太草率,你得再想想,你这一激动,答应了,要是将来后悔可就晚了啊

陆小山回答:我就是找你说说这事,也是让你有个准备,其实我都已经答应他了,乔治帮完退房,就搬过来往.他会照顾我的,你要是和我一边的,白天帮我做做饭也行,工钱我付给你,要是有别的想法,以后就不用来了.这段时期袁帅给你多少钱,我也照样给你,等于你拿双份工资,怎么样

姚美娟吃惊的说:你都答应他了,他还要搬过来住,那你们是不是已经那个过了

陆小山有些脸红:我离婚这么些日子了,也有需要不是,再说天天和乔治在一起的.擦出点火花也难免吧,那天他对我表白后,我们一激动,就有了一次.他可比袁帅厉害多了,不瞒你了,我骨头都散了,太享受了.

姚美娟有些羡慕:还是你们年轻人会享受生活,老外那方面听说很厉害的.

陆小山说:你家姚澜不也是,她看上我弟弟还不是因为他年轻,你别告诉我她和我弟弟没上过床啊

姚美娟没法回答,只得说:那你是想好了,让乔治搬过来住了.

陆小山抱着手:我都和乔治都在一起了,也不能分开住啊,做那个事也不方便对吧.所以就打算让他过来,一来好照顾我,二来办那事不也方便吗.

姚美娟没话了,只得说:可以,那我就负责白天给你做饭,然后就走,保证不出现在你们面前

陆小山欣慰的笑了:这样就好,工资我照付,来吃饭,说了半天了,肚子都饿了.

夜晚,小山在家里接听着手机,是乔治打过来:喂!乔治,好多了,情绪也稳定多了,放心吧

接着乔治的电话,陆小山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用一种慵懒又带着撒娇的语声回应着他.电话传来乔治的声音:那就好了,你早点休息,别想太多,好嘛

陆小山回应着:,谢谢你这么晚打来关心我,嗯,那你也早点休息 ɡud nait 陆小山特意用英语和乔治道了晚安.刚放下手机,门铃响了

陆小山打开门,袁帅出现在面前.

陆小山有些惊异:哟,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袁帅站在门口:估计你没睡呢,上来和你聊聊

陆小山冷笑:是姚美娟让你来的吧

袁山没说话,默认了.陆小山说:进来吧,别站门口,记着换鞋

袁帅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这原来是他的家,可他现在必须要通过陆小山同意才能进来,这就是差别

来到屋里,袁帅坐在沙发上,看着这熟悉的一切,可又觉得那么陌生.

陆小山倒了杯水,递给他:来喝点水

袁帅接过水杯:谢谢

两人都很客气

等小山坐好后,袁帅开始说出来意:姚美娟和我说的,乔治对你表白了,你还答应他了.到底什么情况呢,能说明白点吗

陆小山早有准备:说真的..咱俩都已经离婚了,无论我或你在外面有些什么,还用和另一个人说吗

陆小山的这番抢白让袁帅一时说不出话,只能换个话题:那个,离婚这么长时间,你什么感觉啊?能和我说说吗

陆小山很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能啊,说实话我感觉挺轻松的,虽然怀孕了,但毕经还是初期,没有给我太大的负担.我可以不用操心家里这个那个的事,可以把全身心的精力放在事业上.而且,乔治也确实对我很好,一直在陪伴我,照顾我

听到陆小山句句不离乔治,袁帅心里砰砰直跳,他克制着情绪,陆小山看出来了,故意问他:那你呢,离婚后,你什么感觉

袁帅克制着:我感觉也挺好的,一个人的时候,我感觉有一种成就感,就好像结婚之前我当摄影师那会的成就感,有人需要我,能看到我的能力,也能承认我的能力,让我觉得自己的存在很有价值,我突然觉得做为一个男人,可能这样的生活才是有意义的

陆小山听了他的话,笑了起来:挺好,真的,对不起啊,袁帅,我为我之前一对你冷漠还有轻视说声对不起,希望你能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吧.

袁帅苦涩的笑笑:别,别,你也别太在意以前了.这样吧,你觉得挺好,我也觉得挺好,那以后,咱俩怎么着呢?陆小山看出他的心思.打断他的话:结果不是三个月以前就已经有了吗.咱俩已经离婚了啊.各自重新开始吧

袁帅听到小山一点机会都不给,心里更是纠结,忍不住问:那你和乔治?

陆小山突然眉头皱了起来,眼一立.袁帅赶紧把话咽了回去.

赶紧换话头:这么说吧,我希望,以前我没能给你的东西,他能给你

陆小山这才缓和了表情,点点头:谢谢,袁帅,姚美娟应该和你说了,我也再对你说一遍,我接受乔治的表白了.我们决定在一起了,他会陪着我把孩子生下来,接下来,我们会去美国重新开始一切.谢谢你的祝福,希望你也能重新开始

袁帅心里空落落的,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站起来说:那行吧,我先回去吧,有事再联系

陆小山也起了身:那我送送你吧

袁帅说:不用,你好好照顾自己吧,

陆小山点点头:放心

袁帅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背后砰的一声,小山关上了门.

袁帅来到楼下,姚美娟正在车里等着他,

袁帅上了车,姚美娟问他:怎么样,和明白了,你媳妇怎么说啊

袁帅叹了口气:那已经不是我媳妇了

姚美娟问:怎么,谈崩了

袁帅说:谈的倒是客气,客气的完全不认识了,我突然意识到了,她心已经变了,再拽也没多大意思,不如顺其自然吧。我也该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事业,也谢谢您这段时间帮我照顾小山,对我们的事这么上心。以后您也不用再来了,有人照顾她的

姚美娟急问:那,那你们俩就真的结束了

袁帅无奈:不结束又能怎能着,走一步看一步吧,走吧,我送您回家,

说完发动了汽车开走了。

而在楼上的落地窗前,陆小山正在注视着远去的汽车,心情复杂的陆小山有些无且,她想了一会,终于又拿起了手机,拔通了

乔治的号码,过了一会,电话通了,传来了乔治的声音:喂,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吗

陆小山沉默着,乔治听不到她的回复,有些奇怪,又问道:赛米娅,你在听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啊,我听不到你说话小山打破了沉默:乔治,你休息了吗

乔治回答:还没有啊.

陆小山:那你能过来一趟吗?对,现在,我有点事

乔治虽然惊诧,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好的,你稍等一会,我马上到.

陆小山放下手机,靠在窗前,看着楼下,不一会,乔治的越野车驱到了,停好车,乔治上楼了.门铃再次响了.陆小山打开门,乔治进来便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你这么不安

陆小山回答:袁帅来过了

乔治有些意外:他来找你,你们谈什么了

陆小山说:也没什么,就是说分开后彼此的感受.我告诉他,我们三个月前就已经结束了,我祝他幸福

乔治如释重负:这样啊,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陆小山看着他:我想我应该告诉你,我不会对你隐瞒什么

乔治有些兴奋,:我相信你,赛米娅,我们是相爱的,彼此都信任对方

说着,乔治张开双臂把陆小山揽入怀里.

陆小山配合着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享受着这温暖的拥抱.

乔治问她:看来你终于放下了

陆小山坚定的点点头:嗯,早就该放下了,我其实早就该结束这段婚姻的,只是我没能下决心,这次可能真的是个机会,我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彻底结束和他的牵连

乔治感激的吻了一下陆小山的面颊:谢谢你,赛米娅,对我这么信任,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就离开这里。去美国或是去澳洲都可以。

陆小山深情的注视着他:不管去那里都可以,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乔治,我就是幸福的,知道乔治,当初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爱上了你,能和你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满足

乔治不说话,吻住了陆小山。陆小山“嘤”的一声,双臂环绕在乔治肩上。配合着乔治的舌尖,两人热吻着。乔治双手在陆小山的身体上下摸索着,陆小山的睡裙,内衣,一件件的被褪下。乔治揉搓着小山那巨大雪白的乳球,嘴唇自上而下顺颈脖一路亲吻着,小山发出满足的呻吟声:嗯,喔。乔治,乔治

乔治一个公主抱把小山抱到了卧室,把她平放在大床上,用舌头在小山的密穴里来回的舔,适时的将肉棒插入。

此时乔治的肉棒早已湿淋淋的,淫水从肉棒和肉瓣的交合处溢出,沿着棒身流下,虽然肉棒才吞下一小截,但陆小山那敏感的肉洞却可感到粗壮的肉棒在洞里不断抖动,急促收缩伸张的肉壁,紧紧的包含吸引三分之一的肉棒,小山早能感受到肉棒的火热、坚硬、粗壮,只要往下一沉,她立刻可以全根吞没将全个肉洞塞得饱饱的,好好的品尝一番,此刻乔治看着陆小山那美艳的面貌,身段姣好标致,暖光灯昏暗的光芒洒在陆小山赤裸的胴体上,艳丽无双的姿色、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两人相接之处正滴出晶莹淫水,在灯光下一览无遗。

乔治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欲火,托住陆小山丰臀的双手缓缓的向上,接着在陆小山的腰肢上定住,然后坐了起来,随着乔治的起身,陆小山敏感的紧夹住乔治的腰部,双手环抱住他的颈部,臀部也抬了起来,还未完全插入的肉棒又拔了一点出来。就在此时乔治放开双手,陆小山瞬间失去支撑,才挺起的臀部一下子又往下沉去,只听得“噗滋”一声,湿淋淋的肉棒立刻全根没入,完全塞进小山那淫液四溢的肉洞之中。

陆小山哪堪如此刺激,正想张口呼叫,乔治立刻吻住她的樱唇,把舌头伸进小山口中搅拌着湿滑的舌头,但是他仍直挺挺的站立着,双手只是抓住小山缠住他臀部的脚踝,全身不动,只和陆小山热吻着。陆小山虽然立刻定住臀部,但两人早已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在火热发烫、硕长粗硬的肉棒撑开发胀的肉瓣,滑溜顺畅的全根没入紧缩湿润温热弹性十足的肉洞中时,“你……已经顶到了我的小穴……对……啊……来吧,乔治,再让我好好地享受你的大肉棒在我体内抽插的快感……对,不要太快……啊……啊啊……好好……爽……喔喔……啊……嗯……用力……嗯……用力干我……啊……唔……”陆小山把脸半埋在臂弯里︰“好棒啊……乔治,你好好哦……真的很舒服……哦……哦……又……又弄到最深的……那里了……哦……”

“这里吗……这里吗……”乔治故意深插着。

“喔……对……对……啊……好舒服……你真好……再多一点……啊……啊……对……好乖……再来、再来……哦……哦……快一点……我好舒服啊……”

最难消受美人恩,乔治受到称赞,更加长驱直入的进击着,陆小山浪水源源,白玉般的屁股泛起一片嫣红,花心乱颤,穴儿口缩得既小又绷,全身都在偷偷发抖,一头秀发四散摆动,浪荡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哦……哦……快点……不要停……哦……我……我要糟了……啊……啊……对……再插深一点……插我、插我……啊……天……我好浪啊……啊……爽死我了……啊……啊……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干我……干我……啊……啊……”

一番淫言浪语把乔治听得热血沸腾,豁出一切死拼活拼的抽插着。

“啊……啊……亲老公……啊……我来了……啊……啊……丢了……啊……丢了……丢死了……啊……啊……”

乔治大开大阖,闯进闯出,陆小山渐渐被逼推到紧张的境地,忘掉了一切,只知道拼命扭动腰肢迎合着乔治的抽插。乔治快马加鞭,尽力的取悦她,陆小山抱住乔治,高举双腿盘夹他,俩人激动的对吻着,乔治的每一次抽插,都从陆小山的骚穴带出股股浪水,小山的兴致越来越高昂,膣肉开始痉挛,连同乔治的鸡巴都一起 缩着。

“唔……唔……好棒……哦……再用力……好老公……干得好深……老婆好爽啊……哦……又插到那里了……哦……快……快……亲老公……我快来了……啊……啊……老公……哦……你好会插……啊……啊……我要来了……啊…………天哪……噢……噢……来了……来了……老婆我丢了……哦……哦……”

她的淫穴“噗唧、噗唧”地冒出更多的黏汤,乔治也痛快到了极点,龟头暴胀,青筋浮动,他连忙撑起身体,却把小山也带坐起来,他将鸡巴从小山的穴儿里抽出,陆小山低头看那充满雄风气概的杀人工具,它抖擞的跳了两跳,一沱阳精便从马眼飞喷而出,甚至喷到陆小山的下巴,因此沿着她的乳房腰腹都溅成一条白色的联机。

“真棒……”陆小山夸赞着︰“你好厉害啊……”

“好……嗯……从今以后……老婆要老公你……天天插我的穴。”

激情过后的两人仍紧紧的抱在一起,抚摸着彼此的身体,享受着这幸福的时光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