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丈夫同人之陆小山外传 (12 下 大结局) 作者:皇家警民

.

【小丈夫同人之陆小山外传】

作者:皇家警民2020年9月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12章 大结局

前言

算是双结局吧,之前那个12章中篇算是女主彻底堕落,成为性奴的结局但是那样太简单了,按陆小山的性格不应该那么轻易的沦落,所以有了这个不一样的恢复正常神智后的结局,两个结局,算是平行时空吧,看过的朋友,喜欢那个就那个做为结局。

.正文

“咚咚咚”一阵阵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袁帅被这动静惊动着,他睁开眼睛,努力摇晃着脑袋,自己在那呢,他缓了一会,明白过来了,原来刚才竟然做了个梦.梦中的陆小山竟然变得那么不堪.袁帅现在清醒过来,想想梦境,他竟然莫名的有种兴奋感,也许他一直以来的潜意识就盼望着陆小山能变成那种样子。所以当陆小山真的失踪不知去向后,他竟然做了这种梦。而且这梦还是那么真实,难道陆小山真变那样了。.袁帅想到这里,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在抖动,倒不是急的,而是有种兴奋感,他还在沉浸在刚刚的梦境中的情景。

.可这时敲门声更响了,还传来陆小贝的声音:“姐夫,在家呢,快开门啊,你干嘛呢,不会睡着了吧”袁帅这才明白,陆小贝来了,他赶紧打开门.陆小贝进来了:“姐夫,你干什么呢,敲了半天门”袁帅头还有些晕:“没事,也不知怎么了,就是有些迷糊,就这么昏沉沉的,睡着了,都没听见你来了”

陆小贝可不知道袁帅做了那种梦,还以为袁帅是在着急呢。他倒真的同情起袁帅来了。虽然不想过份刺激他,但该问的还是要问的:“姐夫,到底什么情况啊,那事我知道了,我姐不是和你复合了吗,最近你就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的?”他一提起这事,袁帅立刻再次开始头晕,不知所措:

“就是没发现啊,她生完孩子,就说身体需要照顾,一直住你妈那边,我也没在意,再加上前一阵子我也是有点累,她不住家里,我也想多休息休息,现在看来,我是疏忽了,那个乔治一直就没死心.还在打你姐主意呢.现在出了这事,你姐也失踪了,下面怎么办,那个乔治到底想干什么?”袁帅没敢把自己刚才做的梦和陆小贝说.

陆小贝想了想:“还是刚才电话里说的,这事和我妈有关系,现在事情都这样了,我也就实说,前一阵子我就觉得我妈不对劲,变得越来越爱打扮,而且心情也变好了不少,我爸要和姚美娟再婚这事,要是从前,她肯定要大闹起来了,可现在竟然一点不在意,好像这事和她根本无关似的,现在一想,肯定是她和那乔治发生什么了,所以才会彻底变心.

他这一说,袁帅回忆一下最近一个时期的王倩倩的情况,确实和以往大不一样:“那你这说意,这个乔治不但是对你姐,对你妈也早就不好意了?”

陆小贝说:“这是当然了,我妈虽说五十岁了,可你自己说,她看上去才多大,和我姐在一起,与其说是母女,不如说是姐妹,外人才更相信.”

袁帅想想也对,说真的,他刚开始追求陆小山的时候,第一次见王倩倩也曾惊讶过,那时的王倩倩才四十出头,但是看上去最多三十左右的样子,陆小山介绍这是她妈妈的时候,袁帅根本不信,以为是和自己开玩笑.后来结婚后,还闹过不少误会,有不少朋友都把王倩倩母女搞混了,以为和自己结婚的是王倩倩.现然过了这么多年,王倩倩几乎都没怎么变,还是那样的显得和实际年龄完全不同的相貌.这个乔治看上她也是难免的.

陆小贝还在说着:“乔治这种老外,本来就是见色起意,只要合他胃口,那肯定是来者不拒了,不过我觉得他还是主要对我姐花的心思多,可他也没想到我姐还是和你复合,他不甘心,这才又对我老妈下手了,想通过她再找我姐,我老妈也是老来发骚了,就让他给迷住了,这小白脸倒是艳福不浅,我老妈和我姐两个可是美熟女啊,居然让他来了个母女双收。”说到这里,陆小贝竟然有些兴奋了,他用带着羡慕的口气不自觉说露了:“可惜这是我亲妈亲姐姐,不然真不能便宜他了”

袁帅听出不对劲:“小贝,你说什么呢,糊涂了啊。这时候乱想什么?”袁帅知道陆小贝好色,以前就注意过他那眼光不怀好意的盯着陆小山看。但想到毕竟是亲姐弟俩,也就没太在意,没想到今天陆小贝说出这种话来了。陆小贝也觉过份了:“不是,姐夫,我只是作为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我老妈和我姐确实迷人,要不然,那小白脸为什么非盯着她俩不放呢。好了不说这个。姐夫,我觉得,我妈可能是真被小白脸迷住了,但我姐应该不是完全自愿的,对她的那个性,你比我了解。你没觉得她可能脑子不清醒.你想啊,她要是真自愿的,不可能有公司那一出,她瞒着你和那乔治一走了之就行了,又何必弄那种事出来,要我说,就是她不想走,可不知什么原因,头脑不清醒,那个乔治才安排了那么个事,就是让她没法回头.只能听乔治的话.”

陆小贝这么一说,袁帅也感觉有道理:“嗯!你姐连公司财产什么都没要,都留下来了,这是有些不对劲,她平时就算对我再怎么样,这公司可是她的心血,就这么说抛就抛,她头脑肯定不正常”

陆小贝吃惊了:“你说我姐把公司和所有财产都不要了?”

袁帅说:“我是接到律师电话,过去之后,他当着我面把你姐的声明打开的,自愿放弃一切财产,律师都奇怪了,从没见过这种情况,他也说肯定有什么原因,让我一定要找到你姐,这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简单”

陆小贝有些生气:“你说这个陆小山,怎么想的,说她糊涂,她怎么把所有财产都给你了,就是她不想要,也该想着还有我这个亲弟弟啊,分一半给我也是好啊?”

袁帅本来就为刚刚陆小贝那番话有些郁闷,再听陆小贝又说出更过份的话,把他引急了:“小贝,你说什么呢,什么叫财产分给你一半啊,你是你姐的亲弟弟吗,刚刚对你姐那态度,现在又掂记财产了,你可以啊,想趁火打劫是吗?”

陆小贝也是不经意说出这话,出口他就知道又说错了,看见袁帅急了,他忙掩饰:“我是开玩笑的,你多想了,现在急的是把我姐找回来,还有姐夫,我姐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你,还是信任你的表现,她脑子不清楚,但还是知道你最靠得住的人,财产在你这,不会出事,否则她不可能做出这种声明.现在就说吧,你是不是真想把我姐找回来了.还是说就这么算了”

袁帅细一想,还真有些犹豫,陆小山今天发生的事,真让袁帅有些接受不了,之前虽然两人复合,可想起她曾经和乔治的事,袁帅一直心里有个结,好几次也后悔过,复合是不是正确,但又想着她怀孕有孩子呢,袁帅也只能忍了,如今再出这种事,袁帅就是再能忍,这面子上也过不去,而且孩子又生下来了,袁帅刚才迷糊的时候,心里隐隐有种解脱感,觉得陆小山真的离开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此刻他好像觉得想找回陆小山的心理没那么急切了.所以陆小贝这一说,袁帅竟然没立即说话.陆小贝看出不对:“姐夫,你要真想算了,我也不勉强你,我知道陆小山做的这些事,是伤了你很深,你就这样不管她了,也没什么不妥,你真要想好了,那就算了.”

袁帅没法再不说话:“你说什么呢,小贝,你姐再不好,也是孩子她妈啊,我那能就这么算了,只要有希望,自然还是要把她找回来”其实现在说这话,袁帅也有些言不由衷.陆小贝不管那些了:“行,姐夫,你有这话就行,我来想办法”

袁帅问:“你打算怎么办?”“我觉得我姐还没离开北京,这么仓促的时间,那个乔治来不及办离境手续,而且我姐就是脑子现在不清楚,她本能也不想走,肯定会拖延的,现在应该躲在什么地方呢,把她们找出来就行”陆小山满有把握的说着

袁帅一想也对:“那要怎么找呢,北京这么大?”“到老外聚集区去找就行,那个乔治在北京的交往圈子应该还是和老外在一起的,只要找到经常和他来往的老外,就肯定能找到”陆小贝早想好了.:“还有孙甜甜她爸不是派出所所长吗,我找他也帮帮忙。派出所那边要找个老外,应该不会太难的。

袁帅有些不好意思:“那你别和人家说你姐出的这事啊,传出去,丢面子的”

“我比你清楚,我妈都让人拐跑了,这事传开,我肯定没面子,可怎么办呢,该找还是得找的”陆小贝气哼哼的:“看着吧,找到这小白脸,老子饶不了他,非让他明白一下,北京不是那么好来的”“你的意思要收拾那洋鬼子?”袁帅看着发狠的陆小贝:“当然了,老子这次栽大了,我老妈都让他给上了,你说这气能不出吗?”“那是个老外啊,你得小心点,别把事闹大了”袁帅有些担心,他那懦弱的性格又开始了“姐夫,你能做个男人吗,老婆让人给睡了,又被勾引走了,你还想忍啊,不是你这么怂,那洋鬼子敢这么欺上门来啊,我要是你,那小白脸刚进公司,和我姐勾搭的时候,早就把他给废了。什么老外不老外的,老外也三六九等的,那小白脸就是个穷鬼瘪三,他算那棵葱,老子花钱找几个黑鬼修理他还不简单,打出事了,也有孙甜甜他爸给罩着呢,双方都是老外,按互殴处理就行。有什么可怕的。”袁帅想想也对,说真的,他也是咽不下这口气,只是想不出办法对付乔治。听了陆小贝的主意,也就同意了。

“那行,毕竟你朋友多,路子也广,找人这事还是要你多花时间了,我就等你消息了。”袁帅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这事都是陆小贝的,和他没多大关系一样“唉,姐夫,这事不能全让我在忙活啊,你要做的事多了,那小白脸想把我姐带到国外去,肯定要办签证买机票什么的,你不是和旅行社有合作吗,找他们帮忙盯着,要是查到我姐的身份证出入境,买机票什么立刻通知我一起去堵人啊。这才叫双管齐下呢”陆小贝看袁帅这无精打彩的样子,也有些真急。

袁帅一下明白了,当着陆小贝的面,他不能这么事不关已的样子,这才好像恍然大悟似的:“我真是急糊涂了,这都六神无主,这么大的事都给忘了。赶紧的,你忙你的去,我来打电话找人”陆小贝这才满意的说着:“行了,这就是咱俩现在最要紧的的事,还有啊,我猜的啊,不一定准确,我姐有可能会回来找你,她只脑子清醒,必定会回来,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清醒过来了,反正你手机一定要保持畅通”。

就这样两人商量好了,陆小贝立刻出门去找朋友打听了。袁帅心神不宁的想着,要不要给旅行社打电话呢,现在他很纠结。还是对要不要真把陆小山找回来有些拿不准主意,说真心话,和陆小山继续这样相处,他真的觉得累,可真就这么放弃她,又与心不忍,袁帅的心里忐忑不安着。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拿起了电话,就在准备打给旅行社的朋友的时候,有个不速之客却找来了。

“天蓬元帅快接电话啊,天蓬元帅快接电话啊”袁帅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激灵,难道真是陆小山打来的.袁帅抓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陈萌”

就是之前他获奖那幅照片的女模特,其实后来他们又联系过几次,袁帅是想找她再拍几张照片,来为公司做个推广宣传,而在相处的过程中,陈萌却对袁帅有了好感,因为他和别的摄影师不同,从未没有过任何暗示和挑逗之类的,显得很有专业素养,而且为人也踏实,因为了好感,陈萌自然也就了解过袁帅现在的情况,知道他其实已经离婚,虽然又和前妻在一起了,但一直没办复婚手续.陈萌自然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或多或少的对袁帅有过暗示.袁帅不可能不明白,说真心话,在他对陆小山确实有过怨恨,再加上时不时对复合是否值得的心理作用,他也不是没想过陈萌发展点什么,毕竟在陈萌身上,他能感觉到一种对自己的欣赏甚至崇敬的意味,这让袁帅的男人自尊也能得到一种满足.

可想归想,只要有陆小山在身边一天,袁帅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真做出出格的事,他从心底惧怕着陆小山。因此对陈萌,他一直是客客气气,可心里那种不甘也可以说有点燥动的情绪吧,也让他没彻底拒绝对陈萌,只是这样不清不楚的偶尔会联系一下.没想到今天陈萌居然又找来了.袁帅接通电话,里面传来陈萌的声音:“袁总,今天有空吗?”“什么事啊,你找我”袁帅心不在焉的反问着:

“是的,有一阵没联系了,你也不是要给我拍写真的吗,怎么一直没消息啊”

“哦,最近公司比较忙.一时没顾上你这边,抱歉啊,就为这个找我?”袁帅回答着

“那当然不是的,今晚我正好一个人无聊,有没兴趣出来一起喝一杯啊”陈萌对袁帅发出了邀请.袁帅想想,反正现在也是郁闷,有个人说说话,散散心也是好事,:“那好吧,你选地方吧,选好后发个定位给我,一会见”

“oK,”陈萌明显很开心.放下电话,很快定位就发来了.袁帅又有些犹豫,他下意识的怕陆小山回来,找不到自己怎么办.但又一想,她今天做出那种事,怎么可能这么快回来的.自己一个人在这傻等也不是办法,心里实在憋闷,也必须有个渠道发泄一下.就这样,袁帅还是出了门,去了陈萌选好的地点.工体附的一个酒吧.

而此时的陆小山正如陆小贝所想的那样,在公司当众裸露并在乔治的挑逗下达到高潮后,乔治带着她离开公司,直接去了北京近郊某外籍人口聚集较多的地点,他在那租了套房子,一直做为他的摄影处理间使用的。现在乔治利用这里做为准备离开中国之前最后几天的居所,虽然陆小山母女的签证已经办好,但机票却只买到了二天之后的,所以不得已只能再耽搁一下了,不过乔治现在已经很放心了,经历这段时间对陆小山全方位的调教加上今天在玫瑰里影楼大厅里当然全部公司员工的这场露出高潮,陆小山那彻底投入的兴奋表情,乔治相信自己终于彻底的驯服了这个女人。

在准备离开的这二天时间里,乔治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了,说真的,这段时间,天天都要在王倩倩,陆小山这对媚艳的母女花的肉体上无止尽的骑射,开始他虽然对此感到兴奋,但时间长了,他终于也感到有些累了,这也是他为什么急着让陆小山做出今天这种当众露出高潮的原因之一。现在陆小山就算想不和自己走,也不可能了,这种行为让她再也无法回到过去,只能和这里的一切告别了,乔治是这么的自信,他可以稍稍放松一下了。

回到住所后,虽然王倩倩早已等待在那里,可难得的。乔治今天不打算再对她和陆小山有什么行动,只是让她们俩也好好休息一下。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打算和美国那边的摄影网站联系一下,就像袁帅梦中一样,乔治的计划就是准备把陆小山母女做为自己的专属模特,现在他就要为这个计划在做准备。一回到美国,就要开始实现他的梦想,利用这趟中国之行得到的两个美丽的战利品那充满东方女人独特诱惑的肉体获取巨大的名誉和利益,乔治坚信自己的眼光决不会错。陆小山的美是真实的,只是需要充份的的挖掘出她内心极端的欲望,让她放弃一切道德理念。就可以拍出足以让何同行摄影师所惊叹不已的大尺度作品。乔治已经充分沉浸在将要取得的巨大成功的幻觉之下了。

而陆小山因为这段时间内一直处于乔治那对自己近乎无休止的奸淫之中,由此产生的肉欲快感和满足使得她整个身心都处于极度亢奋之中,除了正常的性交之外,乔治各种层出不穷的调教方式,,也让陆小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这几重原因的交互作用下,陆小山完全是被最原始的雌性动物本能所支配着。内心深处的各种潜藏的欲望在尽情发泄,而她的头脑始终无法真正的冷静。

在这种情况下乔治之前所想到的通过发掘陆小山的原始欲望从而改变她进而完全掌控她的思想,让她成为自己的性奴基本上已经完全现实了。所以今天陆小山才会这么服从地做出当众露出甚至达到高潮的行为.

但乔治没想到的是,所谓物极必反,今天的这种看似让陆小山彻底暴露真面目的行为,却又让她的心态起了一些变化.,虽然当时陆小山确实非常享受那种放荡的感觉,当着那么多一向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员工的面,尽情释放自己内心欲望的快感让她兴奋的发狂。可以说这是和乔治在一起后,最让陆小山感到前所未有的一次竭厮底里般的发泄出高潮的感觉,甚至在上车后,她仍然长时间回想着刚刚那些员工看着自己发泄性欲时惊异,鄙夷,却又又带有明显羡慕的眼神.这种种不同含义的目光,让陆小山此时异常的内心更加得变态,乔治自然也对她的表现非常的满意,所以他才会放心的陆小山好好休息一晚.

可乔治没想到的是,在高潮的余韵消退之后,随之而来的,陆小山却又有了一种得到巨大满足之后的空虚感.可能是长久被压抑的内心欲望被完全释放出来了.陆小山开始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如果乔治此时像对之前那样再继续对她进行刺激,使陆小山重新回到亢奋状态之中,那么陆小山仍然会对乔治十分的驯服,接下来乔治就可以顺利带着陆小山离开,袁帅的梦境就真的要成为现实了。但乔治还是大意了,他过于自信,认为完全征服了陆小山。所以只是让她好好休息。可这稍稍的松懈,却让陆小山的头脑从一直以来的火一样的亢奋状态中变得有些冷却了,她那被乔治挑逗引诱而产生的种种不可克制的纵情放荡欲望现在已经几乎释放迨尽,但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她正常思维的恢复,陆小山开始感到后怕,她意识到自己的一切几乎都在这次大胆的放荡行为中被毁掉了。

乔治所认为今天的行为既便是陆小山清醒过来之后,也只能无可奈何接受现实,她是无法再回到过去了。可事实证明他还是低估了陆小山。

乔治一直以来的职业只是个职业摄影师,虽然在对待女人方面的经验非常也算得上丰富,可他也是首次遇到陆小山这种事业成功的女强人,对于这类女人思想和行为方式还有应变能力,乔治毕竟仍然显得经验不足。他之前想到的控制她思想的方式确实是有效的,但那需用要时刻不停的对她进行肉体上刺激让她保持亢奋状态,现在乔治松懈了,陆小山从性欲的亢奋冷静下来,开始恢复理智了.她可不会像乔治所认为的普通女人那样就此屈服的。

我得赶快回去,否则袁帅那边可能要出事。陆小山想着。只要理智正常,无论如何陆小山也不可能彻底忘掉袁帅.可今天自己做出这种事,袁帅知道了会怎么办,如果说陆小山真的有什么害怕的,那就是她真的怕袁帅彻底抛弃自己。而且不仅仅是袁帅,她又想到了女儿,在头脑无法清醒的状况下,她一时忘了女儿的存在。可一但稍稍恢复清醒,做为一个刚刚成为母亲的本能了,让陆小山更是无法割舍下对女儿的眷顾。

我要回去,陆小山这么想着。可今天自己的露出会让别人对自己有什么样的看法。袁帅还能接受自己吗?不行,不能就这样回去,必须要给袁帅一个交待,否则那怕袁帅真的不计较,今天发生的事,自己也没法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陆小山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办法总是有的。她现在顾不得太多了。赶紧拿起了手机。

不出陆小山所料,袁帅的心态确实也在发生着变化。在工体附近的酒吧,袁帅和陈萌对面坐着,快二个多小时了,虽然陈萌打扮得非常性感,对袁帅也是百般的柔情,就差赤裸裸的挑逗了,可袁帅的心里却不如她所想像的那样。其实一直处在陆小山各种高压之下的袁帅也不是没想要放纵一下,可他始终没那个胆量真正做出来,他不敢想像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被陆小山找到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现在陆小山不在了,袁帅开始出来和陈萌见面,确实也抱有某种目的。不过真正来了,袁帅的心里却又开始抵触了,也许从来没和陆小山之外的女人单独相处过,面对着打扮性感的陈萌。袁帅始终心里忐忑不安着,陈萌见他这样,也是觉得无趣,但她不想就此错过机会。于是尽情表现的妩媚一些。语气温婉的和袁帅调着情,可她没想到的是,越是这样,反而更让袁帅不适应,袁帅真不习惯女人对自己这么的体帖,他习惯了陆小山对自己种颐指气势,各种轻贱自己,虽然他私下里也怨恨过陆小山,可换了别的女人对他体帖了,却又让他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他想不出什么方式来应对陈萌,就借着喝酒来掩饰自己。不觉中他低下头,看着陈萌裙摆下的一双玉腿,脚指涂成了粉红色,穿着一双浅色的凉鞋,更显出皮肤的白嫩细滑,看上去非常的优雅,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再加上白天的刺激,袁帅感觉视线开始模糊了,眼前有些迷蒙蒙的,恍惚之间,这双脚却又那么清晰,对的,他永远不会忘记这双脚的,这是陆小山的脚,那优美的曲线和洁白的肌肤在他的记忆中是那么深刻,袁帅好像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沙发上坐着身穿睡袍的陆小山。正在拿着手机玩游戏,两条修长丰韵的大白腿跷在一起,一晃一晃的,自己正讨好的端了杯果汁给她送过来,陆小山似乎根本不理会自己献殷勤的表现,眼皮也不抬一下,只是摆动一下嘴角示意自己把果汁放茶几上.就在袁帅觉得没趣的时候.陆小山突然抬起一只脚:“给我捏捏脚”随着一声如娇似嗲的声音,小巧的玉足直接伸到自己的面门上.还故意弓起了脚背,脚指也张合着.袁帅好像被什么触动了一样:“遵命”他顿时兴奋起来,伸出一只手,可又不敢太用力气,只是轻轻握住这只莹白的玉足,那光滑的肌肤如绸缎一般,袁帅的手兴奋得微微颤抖。缓缓的向下移动到她的足踝,轻轻的揉握着,陆小山细腻的肌肤温润而又有光泽。袁帅禁不住用舌头舔着她的足趾,又将每一个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轻轻的吮吸起来.他的舌头从足弓开始,慢慢舔到足踝,然后继续往上,停留在洁白的小腿上.

陆小山似乎因为他的服务感觉到了舒服,发出了呓语般的轻唤:“你使点力气,没吃饭啊”。这一声娇嗔,让袁帅更觉开心,面对着陆小山一对匀称光洁的玉腿,她的肌肤是那么的洁白而有光泽,线条细致而又优美,犹如象牙雕就一般,这是令所有男人都会疯狂的玉腿!想到这就是自己老婆所拥有的这双玉腿,袁帅再也忍不住了,他的双手抱住陆小山的大腿开始了抚摩,虽然结婚多年,但这对这象牙般的双腿让他爱不释手抚摸着一遍又一遍,似乎想将这鲜嫩水灵的双腿榨干才甘心。他不停的亲吻、爱舔、吮吸着.

陆小山被他弄得痒痒的,她不停的:“咯咯”娇笑着:“袁帅,问你件事.”突然陆小山好像想到了什么,问着他:“你说吧”袁帅继续给她捏着脚:“要是有一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还会这样对我好吗?”陆小山的这句话让袁帅不由得一愣,但随即他就坚决说着:“一样的,不管你做过什么,我都永远对你好.”陆小山本来想听他说出什么不满意的质问,可袁帅如此毫不犹豫的回答,却让她意外了.随即她再次笑了起来:“你真贱,像条小狗一样听话”说着话,陆小山竟然把脚踩在他的头顶上:“你就配给我捏脚”看着陆小山这幅娇嗔的模样,袁帅的心里的感觉充满着奇异,也许他就喜欢陆小山这样轻贱自己的态度.只有这样才是袁帅最想要的.

袁帅昏昏沉沉的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但好像陆小山踩在自己头顶上的那只玉足的感觉又是那么真实的,就那样踩着自己,还不停的摇晃着,弄得他的头也不住的抖动,渐渐的,还好像伴随着声音:“喂,醒醒啊,你怎么睡着了.”袁帅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左右看了一下,自己还在酒吧呢,刚才是陈萌用手摇了一下自己的头:又做梦了啊!袁帅反应过来了.

陈萌见他醒了,有些关切问着:“很累吗,看你这状态不是太好啊?”袁帅有些烦躁:“最近发生了些事,确实心累”“是因为你前妻的事吗?”陈萌明显已知道了陆小山的事.袁帅更觉得有些烦了.他不愿意有人对自己提起这个:“有点吧,也不完全是”看他这样子,陈萌不想再绕圈子,她觉得直接和袁帅挑明了比较好:

“你们已经离婚了,还有必要克制自己,为她做那么多吗.你就没想着重新开始?”袁帅见她终于直接挑明了,一时不知怎么开口.但想了想,他还是掩饰着:

“虽说是离婚了,可归属感和情感还是都存在的.其实不仅是你,也有别的朋友问过我,为什么不再找一个踏实点的,重新开始.但是我总是感觉对她,我还是有一种责任感的.所以没办法”袁帅以为自己把话说到这,陈萌总不会再纠缠什么了.可他想错了.陈萌并不想放弃:“那今晚你出来是干什么来的,我打扮成这样,陪你这么长时间,你就一点想法没有,或者说你就没欲望吗?”陈萌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她打扮这么性感,才更让袁帅望而生畏.如果说要是比性感媚人,在袁帅的认知里,陆小山对他的诱惑力是任何人也比不上的,可就是这种诱惑,在前一段时间两人重新复合的时间里,让袁帅苦不堪言,他深切的明白,为了这种欲望上的诱惑自己要付出怎样的辛苦.袁帅真正想要的是他和陆小山那种畸形相处过程的虐恋的感觉,或者那才是袁帅所摆脱不掉的.也是他心甘情愿接受陆小山无止境的轻贱自己的真实原因.

因此陈萌想要在情欲上挑逗袁帅,只能归于无效,反而促使袁帅内心中的那种奇异的被虐感更加强烈,更加离不开陆小山.现在的袁帅几乎再也待不去了.不过他还是尽力找着理由:“要说欲望,是人都会有的,可人要是控制不住欲望,不就和动物一样了吗”听到他说出这番话来,陈萌是彻底死心了:“好吧,你要是愿意的话,那就这样吧,我也不浪费时间了,再见”说完,也不等袁帅说什么,她自顾自的走了.”

袁帅根本没注意陈萌的离开,他心里一直在反复的想着:不行,一定要把小山找回来,无论她变成什么样,也要把她找回来。袁帅不再犹豫了,他决定了.

陆小贝离开袁帅后立刻找了几个摄影圈内认识的朋友,这段时间他给袁帅帮忙,自然也认识了不少玩摄影的人,找他们打听了一下在北京同样玩摄影的老外一般都在那些地方出没.然后又和孙甜甜她爸元芳联系了一下,当然他没好意思说实话,就说和一个以前公司来兼职的老外摄影师有经济上的矛盾,现在找不着人,想让他帮忙查一下对方的下落,元芳自然答应.正在他忙着的时候,陆小山的电话却打过来了.陆小贝没好气的接通电话:“你还知道来电话啊,人在那呢?”

“小贝,你先别生气,电话里没法和你说清楚.你在那呢,我一会过来”陆小山带着歉意的说着

“哦,我马上发给定位给你.要不要我过去接你”听到陆小山要来找自己.陆小贝知道她肯定是清醒过来了.

“不用,你发定位就行,我马上来,还有,先别和你姐夫说这事,我过来商量一下再和他说”陆小山特意嘱咐着

“行吧,你先过来,对了,老妈和你在一起吗”陆小贝突然想起来王倩倩应该和陆小山在一起

“先别管她,我马上过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陆小山似乎不想提起王倩倩.陆小贝也只好先等她过来再做计较.定位发过去之后,不久,陆小山就打了辆车赶到陆小贝的住处.

陆小贝看着自已的亲姐姐,出乎意料的镇定,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进了屋,神定气闲的模样.陆小贝到是意外了:“姐,你今天玩得可真挺大的啊,公司当众露出,我都没敢这么玩过,你都做出来了.怎么了,现在清醒了,到底怎么一回事啊”陆小贝也没客气,直接问了

“不是,小贝,你别说了,我真是昏头了,也不知就让他那么摆布了,这事真的太可怕了,我都不敢找你姐夫了,他怎么样了,有什么表示吗”陆小山现在也不和他计较,她急切地想知道袁帅的态度

“亏你好意思说,都复合了,还和那小白脸勾搭着,还不是把你操爽了,就舍不得那感觉,随便人家怎么摆弄你了,还不是你自己贱”陆小贝再不给姐姐留面子,一下全给说出来了.

陆小山虽然觉得刺耳,但此时她也没法反驳,毕竟是自己亲弟弟,说就说几句吧:“好坏我也是你亲姐,就别再说没用的了,就说你姐夫怎么样了,没真生气吧”

“不生气才是假的呢,刚刚在一起,他人都晕了,我看是有些对你真死心了,都不想再找你了,我说了几次找找你在好,他都听不进去”

“那怎么办,你姐夫真不要我了,我怎么办,小贝你得帮帮姐姐啊.”陆小山最怕袁帅真对她死心了.

“这事,我想想,你先说说老妈在那呢,还和那小白脸一起呢.那小白脸到底什么意思,想带着你俩出国?”陆小贝问着

“嗯,他是这么打算的,妈是让他彻底给迷住了,他说什么就听什么,我明白这不对劲,没敢和妈说,怕她告诉乔治,就自己找机会出来了”陆小山心神不宁的说着.

“我算明白,老妈比你还骚呢,见了小白脸就没魂了,还不是觉得人家鸡巴大,把你们操爽了”陆小贝现在对这母女俩充满着鄙夷.

“小贝,再怎么说那也是你亲妈啊,你就算不高兴,也不能这么说她吧,再说妈平时可没少疼你”陆小山清醒过来后也对王倩倩有着不满,可陆小贝这么说话,她听着还是刺耳的.这也是在说她.

“早知道,我就给她介绍个男人了,省得这么丢人现脸”陆小贝仍然不满的说着“那你是打算找我姐夫认错去吗?”他问着陆小山

“弄出这么大动静,能这样就去找他吗,就算你姐夫不说什么,我也得想法给他留个面子啊”陆小山心神不宁的说着

“你怎么给他留面子”陆小贝倒是好奇了。

“这么办,小贝,你得帮姐姐”陆小山凑近一些对着弟弟开始说了她的主意“姐,这主意你也想得出来,可以啊,都是一夜夫妻百日恩,那小白脸好坏也和你睡了这么久,也算让你享受到了,你就这么对他啊?”陆小贝听完她的话。眼睛瞪得多大,虽然之前陆小贝也想过要找乔治算账,可他怎么也想不到,陆小山竟然能想出这么狠的办法。

“管不了那么多了,事情闹到这步,那还顾得了他,不这么干,你姐夫那边没法交待,我也没法解释今天发生的事”陆小山此时只能顾自己“你赶紧去安排,我还得先回去,别让他起疑。记着,就按我说的办法干”她叮嘱着弟弟。

“行吧,谁让你是我姐呢。听你的”陆小贝干脆的答应着“先别和你姐夫说。等事情办完了,再告诉他。不然我怕他起疑心”陆小山最后嘱附了一句,赶紧出门打车走了。

陆小贝也不耽搁,立刻照姐姐的办法开始了安排。他想着:这陆小山别看又骚又贱,主意还真多,这么个难题她也能想出办法解决掉,难怪做生意能发大财呢,我怎么就没这头脑?这办法是不错,几方面都能交待过去,就是太狠了点

袁帅回家之后连打了几个电话找旅行社的朋友,让他们注意这几天订机票的有没有陆小山的事,对方当然都答应了,忙完了这些事,袁帅又打电话给陆小贝,可怎么也没人接,袁帅有些毛燥,这陆小贝那去了,刚才明明很急的样子,现在怎么又没信了,难道他找到乔治了,正在准备教训他吗。就在他疑神疑鬼的时候,突然电话响了。袁帅一个激灵,赶紧接通了,竟然是派出所打来的,一细问,对方说是查处到一起外籍人士试图拐骗妇女现在几个人都被拘留在派出所了,涉及到他的前妻,让他过来处理一下。袁帅有点懵,弄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总算陆小山有着落了,他立刻答应了。再打电话给陆小贝,这下打通了,陆小贝说他也刚接到电话,约好了两人一起赶过去。

到了派出所,接待他俩的正是所长元芳,袁帅急着问情况。元芳说是接到举报,在京郊某外籍人士聚居区,发有人携带多名妇女出入。行动诡秘。所以他带聄上门检查,发现屋内有两名女性神智不清,无法正常回答问话,而同居的外籍人士也说不清原因,便带回派出所调查。经查阅大数据,发现有一名女性是袁帅的前妻。所以通知他过来的。袁帅是越听越懵。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一边的陆小贝抢着说:“叔叔,我前面才和孙甜甜说过,我姐去向不明,很可能是出事了,本能就想报案的,可不到48小时不能算失踪,只能和我姐夫自己先找着呢,没想到叔叔你这边倒是快,一下就给找到了,快带我们去看看吧。”元芳看了眼袁帅,见他还在发愣。问他:“你的意思呢”袁帅明白过来:“那当然了,赶紧带我们看看吧?”元芳点点头:“不过,两名女性都有些神智不清的样子,你们先看一下,不要多说话,认出对方就行了”

说完带着袁帅和陆小贝进了里间,一看果然是陆小山和王倩倩。不过两人都是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样子。没等袁帅说话呢,陆小山一下扑过去,连哭带嚷的:“妈啊,姐姐啊,你们是怎么了,怎么让人给害成这样了。到底什么情况啊”随便他怎么哭,两人都没反应。袁帅叫了几声陆小山,也是没反应,那元芳见状,只能劝了陆小贝几句,就让他们先出来,又再次确认一下身份,就让他们先等着,然后安排人联系精神医院。过来检查,袁帅问:“那个外国人呢,怎么处理”元芳还没得及回答,陆小贝又抢着说:“不能轻饶了,这一定是想拐带妇女,这是重罪,害了我妈和我姐姐”元芳自然说是一切按法律调查结果来办。让他们别急,那外国人现在关在外籍人口处理中心,等待调查。陆小贝又是千恩万谢。不过袁帅看他这样子,总觉着好像是在演戏。

再说乔治现在也是一片糊里糊涂的感觉,本来他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明天带着陆小山和王倩倩就离开北京,可就在夜里睡觉的时候,突然有警察敲门,说是例行检查,乔治开始没当回事,让警察进来后,这才发现,陆小山和王倩倩都昏迷了过去。人事不省,怎么喊也叫不醒,警察再一细问两人的来历,乔治也不好解释,只能说是朋友,更引起警察的怀疑,就这样被带到了派出所。又是一番盘问,乔治感觉到他们是把自己当成人贩子了,他连声辩解,可警察却不听解释,

直接把他关进了拘押中心。这时候乔治似乎有些明白了,这像是个圈套。自己这是被设计了,可明白也晚了,进了拘押中心。乔治一看里面情况,心里知道不好。

因为这是外籍人口拘押中心,和他关在一起的是几个高大的黑人,正在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他。等送他进来的警察走后,门刚关上。几个黑人就开始围拢了乔治,乔治开始不安了,在美国多年的他,知道在监狱和黑人关在一起会有什么事发生,可没想到居然在中国也会一样,但他也无可奈何了。只能看着这几个高大的黑人一脸狰狞的样子。

阳光从落地窗射进了屋内,陆小山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一边摇晃着,一边给她喂奶,袁帅在厨房忙活着做饭。“袁帅,那排骨汤炖得怎么样了,我有点饿了,今天能早点吃饭吗?”陆小山催促着袁帅。“马上就好,还欠点火候。你有点耐心”“女儿喂完奶了,一会她就睡着,我不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吃饭,她一醒,我就什么事也不能做了”陆小山继续催着。

距上次发生的事之后已经快二个多月了,陆小山和王倩倩被送进神精科检查,得出的结果是,被某种含有迷幻成分的药物迷晕,从而引发行为反常。警方也确认这是一起跨国拐卖人口案件。幸亏破案及时,才未能得逞。主犯乔治在拘押中心和同被关押的几名外籍罪犯发生冲突,导致半残。已无刑事责任能力,考虑人道主义,简单治疗后,被驱遂出境。陆小贝私下告诉袁帅从元芳那打听到的,乔治肛门大面积撕裂,被几个黑人鸡奸了。下半辈子都废了。听到这个消息,袁帅倒是真出口闷气。陆小山经精神康复治疗后,又回到了家中,当然她立刻和袁帅复婚了。王倩倩因为年龄较大,还是有些时而神智不清,仍需住院观察。陆小贝时常去看望她。袁帅总觉得这太有戏剧性,他明白这可能是陆小山为了向自己交待才弄出来的这一切。不过他也不想知道的太多。反正那天晚上他也想好了,无论陆小山变成什么样,自己也只能做一条忠犬来守护着她。既然她煞费苦心,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又何必再深究呢。而且陆小山的性欲似乎也没那么强了,也不再天天如影附形的纠缠自己了。袁帅觉得现在生活才是最舒心的,他很满足,仍然和过去一样,对陆小山附首帖耳般的百依百顺。仍然成天忙忙碌碌。就这样,。袁帅和陆小山依然那么的恩爱。尤其是女儿的存在,更让两人都充满着幸福感。一切似乎都没发生过。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