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7岁 (第2章 6-10 + 番外) 作者:gx1855

.

【重返17岁】

作者:gx18552020年8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二章 意外的相遇

(6)

我坐在公交车上,一边戴耳塞听着歌,一边跟表妹发着信息。

刚刚收到她的信息,说自己先提着行李到宿舍去,让我直接去宿舍找她。“娴静楼307吗。”我想起我们中考的时候,考场也是县一中呢,一晃已经18年了。我记得当初有些初中同学也在县一中上学,不过约在一起玩的时候也是在商场或者步行街逛、或者去糖水店闲聊。

再次踏入县一中的大门,恍若隔世。

因为是新生报道期间,走进校门格外容易,保安只是简单的询问,我把表妹的信息报上去,说过来看看自己的表妹,就放行了。

县城的各个高中校服款式都是统一的,只有胸口左侧的校徽不一样。如果我穿着高级中学的校服过来,可能保安就直接放行了吧。但是对于我这个早已经脱离校园太久的人来说,还是穿自己的衣服来得习惯一些。所以之前返校的时候,带了一整箱自己的便服。

虽然已经重生快大半个月了,走进校园气氛浓厚的地方,依旧感觉没有习惯,仿佛这一切都是前前前世才有的感觉。

手机里放着的歌,已经切换到了中岛美嘉的《雪の华》。歌词已经走到“寒风渐起”那一句,刹那间,我感觉在这个世界上是如此孤独。明明是17岁的样貌,但是灵魂却已经是33岁,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早已衰老的样子,一切有又那么一点格格不入。

一边任由自己的思绪飘远,一边随意漫步在校园中。

有点奇特,但又莫名的享受这样子的氛围。啊,突然记起了2015年,有一支股票会涨,要早做准备。我从挎包里拿出一本带锁的笔记本,顺手把股票的名字记在了本子上。重生以来,我会尽量的回忆这15年的经历,能想起来的,都记在了这本本子上。

可惜啊,平时没有关注彩票那些,不然靠着彩票就可以发家致富了。像世界杯之类的球赛,我也不爱看,真的是……就连突然记起的这支股票,还是结婚后老公告诉我的,2015年,刚毕业不久的他就靠内部的小道消息,获得了第一大桶的金。他把这一大笔钱存在银行里吃利息,就连我们在市区的房子,也是从这一笔钱里拿出来买的。

本子里还记着周围一些未来房价会涨的地区,虽然现在买不起,但是总得记着。还有一些在未来众所周知一定会涨的股票,在未来大家都知道,不过现在嘛,当然只有我知道。

既然重来一次,对自己好一点,那有何妨。

. (7)

我没有穿校服,而且如果按照重生前的风格来打扮的话,却又太过于成熟。就选择了一套比较显得年轻服饰,扎着马尾,上身穿着白色短袖衬衫,左边胸口的口袋上沿印着一只露出半个脑袋的小猫,搭配着纯黑色的及膝短裙,脚上穿着黑白双色的帆布鞋。不过我对自己现在戴着的眼镜有些不满,当年的自己居然喜欢戴这样显得老气横秋的眼镜。得找个机会重新配一副,这段时间也就将就了。(Ծ‸Ծ)

2009年的县城,喜欢穿裙子的学生其实很少,大多数都穿牛仔裤。可是我不行,夏天穿裤子感觉很闷热,在学校穿校服也就算了,既然在不需要穿校服的场合,何必委屈自己呢。我的打扮应该还好,虽然吸引了不少眼光,小屁孩们,眼光都在看我的腿,哼。我最自豪的地方还有一点,那就是身为一个吃货却永远吃不胖,身材永远良好。

也有穿着一中校服的学生过来问我是不是今天报道的新生,我都一一婉拒了。

“娴静楼娴静楼,啊有了,终于到了。”一中的校园比高级中学的要大不少,当然我是一个路痴,把时间全花在了找路上面。这一点即使重生以后,也没有改变。

女生宿舍的布局跟我们学校的其实差得不远,都是单独用铁栅栏围成一个单独的院子,几栋宿舍楼错落有致的分布在院子内,一楼的大晾衣杆上晾晒着一些被子。而宿舍楼上的阳台和走廊上,则晾着衣服,这一栋应该就是高二升高三的那些学生居住的宿舍楼了。

啊这,这也太大胆了吧,我看到二楼的某个阳台上,晾着两三条性感的丁字裤,而且还是半透明蕾丝边的那种款式。现在的高中生这么习惯的吗?虽然恋爱和结婚的时候,老公陆续给我买了很多性感的内衣和丝袜,家里的衣柜放了四五层抽屉,但是一般都用在性爱调情上面,当做日常穿还是很少的。想想某个高中女生,例如学校的校花,老土的校服下穿着性感到极致的内衣、丁字裤和吊带丝袜,不行不行,这感觉太~闷骚了o(*//// ▽////* )q要不,我下次也试试这么穿?

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挥出脑海,我走到了女生宿舍的院子大门前。从包里掏出手机,想发信息问问表妹,要不要我上楼帮忙,还是已经收拾好了。

不过当我掏出手机的时候,注意到了女生宿舍大门前草坪上的长椅子,坐着一个穿着一中校服的男生,正躲在树荫下,手上拿着PSP奋战着。

我此时如同一道电流穿遍全身上下,手机也没有握稳,直线下坠,幸好手机壳有一条长长用来挂脖子的带子,稳稳地套在手腕,整部手机如同钟摆一般晃动着。

. (8)

这个坐在椅子上的人是张思凡。

既不是结婚以后的那个微微发福的样子,也不是当初大学毕业照上那种颜值的巅峰期。但是我依旧一眼就认出来,这个人就是我未来恋爱一年多、结婚三年,陪伴我走过四年人生的丈夫。

我想起来了,他的高中就是在一中,当初我第一次带他回家,表妹喊的不是姐夫而是学长。我捂着额头,连这个都忘记了啊。

我们俩是同一年出生的,年级也一样。我妈和我未来的婆婆是初中和高中的同学,据说小时候我妈还带着我去过他家,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面,当然这段记忆可能因为当时太小,我俩都没有印象。小时候我们只见过这一次,再次见面,已经是我28岁的时候了。

当时我们俩的母亲都加入了催婚大队,相互一聊天,发现对方的孩子都没有对象,然后就尝试把我俩撮合到一起。虽然不是一见钟情,但也算一见如故。可能是因为大学毕业以后在外地工作太久,生活中都是普通话,此时身边有一个可以用家乡话聊天的对象,令我倍感温暖。

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恋爱,然后踏入婚姻。他在市政府做一个小小的公务员,而我在一家公司做电商。婚后的日子虽不是一帆风顺,但也没有大风大浪。结婚数年依旧恩爱如初,就是会被四个退休的父母催着生孩子。

回想起来,假如当初他的样貌是刚刚大学毕业的样子,我或许会一见钟情也说不定。我看过照片,刚走出大学校园的他,颜值是真的能打(* / ω\* )

但是现在,他还是一个17岁又略带青涩的……小屁孩子。现在还瘦的跟电线杆似的,身为一个吃货,他的体重从大学时期一直到结婚后,简直是维持上涨趋势永不停歇,只有刚刚大学毕业那段时间,真的可以。

哦不对,他刚刚过完生日没几天,已经18岁了。好像,他的体重上涨,我那一手点到满级的烹饪技能也有贡献几分力量来着。

. (9)

我悄悄走到他的背后,他入神的样子,并未注意到我悄悄的靠近。

果然是怪物猎人!

当初结婚以后,身为吃货的他自然也掌握着一手烹饪技能,我们周末的爱好,除了一起做好吃的东西以外,就是一起玩怪物猎人。把我这个以前从未玩过游戏的人,带到一周不玩就手痒,真是……

去年国庆节,7天时间一句话可以概括完,在家吃饭睡觉玩游戏啪啪啪。

不对不对,现在是2009年。

现在的他,自然是比三十多岁的时候反应敏捷,像躲技能、贪刀之类的都比较快。但是经验却没有以后丰富,那时候的他轻轻松松,现在却左支右绌。

此时霸龙一个扫尾,直接猫车。

“噗”,我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这才发现我在背后看了好久,回头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你刚刚最后一刀太贪了啦”,我从包里掏出PSP,“要帮忙吗?同学。”

我顺势坐在他身边,待两台机子的无线网络顺利连接上。“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吧。”他沉吟了一小会儿:“我从来没在学校见过有女生用PSP玩游戏的,如果说你是新生也不像,太悠闲了。”

“……嗯,我高级中学的。”话说距离上次我误拨他的手机已经过了十几天,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早就忘记这码事了。“我表妹今天刚来报道,我过来看看她。”

我看着他的脸,跟我们认识之后相比,现在的他真的好瘦啊,体重估摸着也就一百斤出头,而且现在还留着比一般男生要长一些的头发,不像以后那短短的寸头。

“那你表妹呢,你不去她宿舍看她,在这看我玩游戏?”啊!!现在的他直男到这种程度吗?ヽ(`Д´)ノ ┻━┻跟我记忆中那个带点死皮赖脸的温柔男生,根·本·不·一·样啊。

“只是看到你在玩怪物猎人,稍稍感兴趣啦。坐在女生宿舍前玩游戏,在等女朋友吗?”话说我又在说些什么啊,明明知道他高中三年没有女朋友。不是不是,这个对话可以自然而然的进行。

就这么假装不知道的问他好了。

“不,我也在等我表妹,她也是刚来报道,女生宿舍我进不去,只能帮她把行李提到楼下,现在在等她。”

那还好,我心里隐隐的害怕,因为我的重生会导致他也有变化。不过我在想些什么啊,就算他没有女朋友,现在的他也不会喜欢我啊。他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女生,要等到以后才会发生的事情啊。

“我邀请你了,你接受吧。”

干脆利落的帮他搞定这个任务,迎着他崇拜又带点羞涩的目光,我倍感受用。

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裙摆,“我进去看看我表妹,你表妹在哪栋啊,我也帮你去看看呗。”他的性格和样貌比起以后有所变化,在面对他时,我的内心依旧有一股莫名的亲近感。

“娴静楼307,不过应该不用麻烦你了,她已经上楼好久,估计该出来了。”

“诶!!你表妹跟我表妹同宿舍啊,我去,这么巧的吗?”我掏出手机再看了一眼老妹的信息,‘娴静楼307’清楚写在手机屏幕上。

“我表妹说她快下来了,让我在门口等她。”他看了一眼手机,“对了,在下张思凡,请问姑娘芳名。”突然转换台词风格又是什么鬼啊,我伸出左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奇怪,没发烧啊。好了不开玩笑啦,小女子姓王,闺名思婷,见过张公子。”

. (10)

“哥,你这也太快了吧。我就上去放个行李而已。”

我回头一看,果然是我未来的小姑子,郭宸。现在的她还是清爽的短发运动少女风格,跟以后的长发不太一样,但是性格却变化不大。旁边的正是我的表妹陈羽珊,自从重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

她们既然是一个宿舍,那么走在一起也是理所应当。

“姐姐,你说来看我,结果却跟学长聊起来了啊,谢谢学长帮我拖行李箱。”不愧是未来的新娘和伴娘么,连吐槽风格都如此相似。说起来郭宸结婚的时候,羽珊还是其中一位伴娘,我倒是不知道她们原来高一的时候是舍友。

“你帮珊珊提的行李啊?”

“嗯,刚刚在新生报道处排队的时候,就排在我们后面,我注意到了她俩是同一个宿舍的。反正一个人的行李也是拿,两个人的也没差。”他笑了笑,“不过我却不知道是你的表妹。”

“真的谢谢学长啦,我也好想有个哥哥。”

“小丫头,姐姐我来晚了,你就嫌弃啦。”

“还说这个呢,明明说好来看我的,却在半路跟学长聊起天来,我不管,生气了。请我吃雪糕。”

-学校超市门口-

四个人坐在超市门口的座位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其实主要是两个小丫头讲得多,思凡兄弟不知道拿着手机在看什么新闻,别看他在熟人面前很健谈,但是在刚认识的人面前,就一个寡言少语,非得别人主动搭话才行,整一个呆子。

而我则不知道该说啥,一边看着旁边来回的行人,一边咬着吸管魂游天外。

……

“对对对,你也去过那家店啊,好黑的。”

“是的啊,衣服又贵质量又不好,就看起来好看而已。”

……

“咦,珊珊你妈妈也是陇村镇的人吗?我妈也是呀。”

“对啊对啊,下次去我姐家摘荔枝呗,她家果园的荔枝特别好吃。”

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吃到自己家的荔枝了,前世毕业以后一直在市区上班,自从奶奶去世以后,我有些睹物思人,基本上只有重要的节日和过年才回去几天。后面父母年纪大了,退休以后也没怎么打理果园,家里的荔枝园就渐渐荒废了。

……

抬起一只脚,轻轻踢了一下坐在我对面的张思凡。“唔,干嘛踢我?”我掏出PSP:“要不要来一局?”

“奉陪到底。”

结果,出门前说来看望表妹,出门后却坐在超市前玩了一下午的游戏。而且还差点没赶上回家的末班车,将近7点才回到家。

番外(无眠之夜)

- 家中·01:58-

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结婚以后,即使在这张1.2米的床上,也是两个人挤在一起睡。在学校宿舍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回到家中,却又有些不习惯。

摸出手机想发信息给张思凡,今天临分别前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幸好他真的不记得大半个月前那个电话了,不然我就真的会尴尬到死。

‘睡了吗,我睡不着’,想想估计他已经在梦乡里遨游了,又把这条信息删掉。

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睛。

想起第一次那晚,一开始我因为害羞,强烈要求关灯。结果……虽然两个人的理论知识很丰富,但是真刀实枪却是头一回,摸索了半天最后还是把灯打开。

在灯光下,两个人裸裎相对,我钻进被子里,差点要说今晚先别做了,就先睡吧。他掀开棉被,两只大手把我紧紧搂住。

“思凡,我怕、怕痛。”

“我会尽量小心。”我枕在他的一只胳膊上,他的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腰肢:“婷婷的腰好细啊,小屁屁却这么翘,摸起来好光滑。”

“哪、哪有,只是比较正常的曲线而已。不要这样说,很羞人……”我的上半身被压在他的胸前,乳房也被压得变形。他身体传来的气息,快让我喘不过气来了。一根硬邦邦的东西,顶在我的小腹上面,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那股滚烫的温度,让我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他的手指慢慢挪动着,进入了臀瓣的缝隙之中,准确的找到了小菊花的位置,一上一下的揉搓着。自己平时清洁身体的时候,无数次触碰过这里,但是由别人来抚摸,感觉怪怪的。

“那里是……不要这样摸啊,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身体不自觉的扭动,迎合着他的手指,菊花蕾和指肚的触碰产生了异样的快感,我的双腿夹得紧紧的,清楚的感觉到,大腿根部渐渐湿润了。

“我说了哦,虽然没有实践过,但是我的理论知识很丰富的。”他将另一只胳膊从我的脑袋与枕头之间抽出,化成爪子的形状攀向了我的乳房。我胸前这一对乳房体积不大,但是形状却很漂亮,而且皮肤也很娇嫩。他的爪子正好将它掠入掌中,乳头正好与掌心轻柔的摩擦着,我感觉有些慌乱,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低下头,将另一只暴露在空气中的乳头含入嘴里,舌头灵巧的上下挑逗着,我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还有几分恼怒。

“平日里、接吻的时候……不见你的舌头这么灵活。”快感的涌入,让我的话语断断续续的,迎接我的不是他的话语,而是更加激烈的动作。舌尖抵住乳头摩挲着,时而用双唇左右揉捏;而他的右手,其中一节手指早已慢慢进入了菊花蕾之中,用轻柔的动作进进出出。我情不自禁的上扬着脑袋,双腿紧紧绞在一起,已经很明显的知道,大腿根部的小穴中分泌出的爱液已经流淌出来,滴在床铺上。

突然他手指猛然从菊花中抽出,事出突然,我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娇吟。他的手慢慢挤进两腿之间的空隙,按着大腿根的嫩肉。“婷婷,你的大腿夹得太紧了,稍稍分开一点好不好”,他在我耳边轻轻说着,灼热的气息直接呼在耳朵上,像催眠的魔咒一般,我不由自主听从了他的话语,让他的手掌长驱直入。

“我的肉棒,你要摸一摸么,先习惯一下”,当双手触碰到那粗壮的男性象征,那股微微颤抖的滚烫温度,让我的双手差点退缩。左右手配合将包皮撸下来,让他的龟头彻底暴露在空气中,一只手半握着肉棒轻轻撸动;右手抚摸着他那个蘑菇状的龟头,食指和无名指触碰着龟头根部和包皮之间的缝隙,而中指则轻轻揉搓着龟头顶部的裂缝,随着我的抚摸,裂缝中分泌出了一丝丝黏黏的液体。

而他的手掌已经在我的双腿之间作乱很久了,强烈的快感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之中,旖旎的气氛下,我的动作也愈加温柔。

我的动作很轻很轻,即使这样,他也有些受不了。“婷婷,你这是从哪里学来的?”

“我的知识理论同样也很丰富啊。”我甩给他一个挑逗的眼神,AV又没少看,根本不想装纯洁。

到这里估计他也忍耐到了极点,双眼蓬勃的欲望已经快彻底把我吞噬了,他把我的身体放平,我的双腿也顺从的分开,突然我想到了什么。

“套子,套子。”我指着床头,那盒为了今晚准备的避孕套。

“婷婷,这是我们的第一次,难道你不想做得彻彻底底吗,要是你怀孕了”,他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那我们明天就去领证啦。”

“你个傻瓜,明天周日,民政局放假。”

“那就后天去,后天周一。”

既然不想戴,那就算了。“那,进来吧。”期待和渴望,使我的声音已经变调,话语间已经情不自禁带着一丝娇喘。

还没等我做好心理准备,一股撕裂的疼痛感已经从我的小穴中传来,粗大的肉棒顷刻间刺入我的小穴,穿透了我象征纯洁的处女膜……

“啊,好疼,你个坏蛋,不是说会温柔点的吗?”我感觉自己的下体快要裂开了,之前旖旎的快感仿佛顷刻间消退,只剩下疼痛的感觉。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

“真的好疼,你欺负我,我不做了。”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顺着眼角流下,我从小就怕疼。他俯下身来,用手捧着我的脸,轻轻吻着泪水流过的地方,“我慢慢来,好不好?”然后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吻上了我的双唇。

随着他的动作,先前消失的快感渐渐又取代了疼痛,传递到整个身体,我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双腿也缠上了他的腰间,我记得动作是这样的。迎合着他的抽插,我也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

“婷婷你知道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喜欢上你穿着黑丝的美腿了。”

“你个色狼,我早就知道了。每次见面就盯着人家的大腿看。啊,别乱摸。”那几乎没有掩饰的眼神,我早就一清二楚。

“可是你今天没有穿啊,总感觉有点缺陷。”他在我的脸蛋上顺势亲了一口,那摸着我大腿的手从一开始就没有停过。

“那,那明天我穿给你看。不、不要再乱动了,别,求你了,再来一次的话……我受不了了。”我整个人被他从背后搂着,那根已经发泄过一次的肉棒还硬挺挺的留在我的身体内,不时抖动着,我刚刚高潮过的身体特别敏感,将所有的触感都清晰的汇报给大脑。

“嘴上说着不要,可是你的小穴却在不停的收缩夹紧,还越来越湿了呢。”

“不是的,不要这些话。这都是你刚刚射进来的……啊~”下体一阵凉意传来,原来是趁着我在说话,干脆利落的抽了出去,一阵难耐的空虚感让我的小腹不停抽搐着,“不要突然就拔出去啊……进来啦,插进来啊……”

“老婆大人有命,怎敢不从?”

……

当我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我已经张开大腿,浑身发软的瘫倒在床上,一只手在两腿之间快速的进进出出,另一只手指揉捏着自己的乳头,口中呢喃着他的名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