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7岁 (第5-6章 16-20 ) 作者:gx1855 - Cslo

.

【重返17岁】

作者:gx18552020年8月2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五章 注定的分别(一)

(16)

我跟小瑶提着一大袋炸串回到学校,已经是接近九点了。在回宿舍的路上,我们顺带去教室逛了一趟,令人意外的是,林巧芳居然真的在教室里认认真真的自习,而她的样子,和礼堂内那放浪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我其实真的想把那视频砸她脸上,看她还维不维持得住现在的人设——就跟现在人设还没崩塌的薛之谦和罗志祥一样。这个年代,薛之谦还在学校广播电台内,深情的演唱着《认真的雪》和《黄色枫叶》;罗志祥也还没有成为“艹马狂魔”和蔡徐坤的球场搭档。

当然脸上维持着那被程婉称为“充满了书卷气的古典美”的表情,顺带着和林巧芳打了个招呼,一副没有计较几天前她给我跟程婉甩脸色的模样。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我,对于这种程度的生气,自然不会让自己的人设崩塌,我感觉自己往着那种表里不一的“绿茶婊”之路越走越远了。但是深知社会艰难的我,自然也懂得,学生时代真的是最幸福的时候了。如果不是上辈子的经历,或许我真的会放林巧芳一条生路。

回到宿舍,只见琳敏一个人穿着睡衣,靠在床边翻着一本时尚杂志。

“哟,两个傻丫头,去哪儿了,还不叫上我。”琳敏见我俩联袂而入,放下手中的杂志。身为班级体育委员的琳敏,虽然相貌温婉,实则性格是那种大姐型的。

“买炸串去了,小婉儿呢?”我跟小瑶将手中的炸串和可乐放在桌子上。

“喏,洗澡呢。”琳敏凑到桌前,看着炸串问道:“这是三中门口那家吗?”

“当然咯。除了三中门口那家,还有哪家的炸串有这么香。”小瑶顺手将大罐可乐打开,倒了一杯到自己的杯子里,咕咕咕的喝起来,她今晚喝了不少的水了,我甚至怀疑她家养了个水桶。

“你们两个!是故意的吧,早知道买了炸串,我就不洗澡了啊。”

这家炸串可以说是在各校学生之中都很出名的,特别是炸娃娃菜跟茄子,香辣味特别浓郁,基本上每个学校的学生,都在这里吃过炸串。这家店还是小瑶带我们去吃的,当年小瑶在三中上学的时候,天天都要吃。但是夏天吃这个,肯定会一身汗的。

“等会再洗呗,等小婉儿洗完澡出来一起吃。”

“就不,洗头多麻烦,又难干。”

这时,程婉从洗澡间穿着拖鞋走出来,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和一件蓝色的小吊带,头上还顶着白色的浴巾:“呜哇,美少女登场。咦,(╯▽╰)好香……是三中门口的炸串,原来你们两个偷偷去买炸串了啊。”

“对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伸手将程婉拖过来:“赶紧来吃啊。”

“正好我饿了,黛玉真贴心。等会吃完我们俩再一起洗个澡吧。”

小瑶拿起我跟程婉的杯子,顺手为我们倒好了可乐,回头看着琳敏:“老琳你来不来吃,等下用水冲冲汗就行啦,等会别怪我们没给你留啊。”

“来!”琳敏把睡衣的上衣一撩,整件脱了下来,露出了那对套着胸罩的车灯,随着她的动作一颤一颤:“茄子给我留点!”

本来我不想留的,但奈何她太大了……琳敏从袋子里掏出炸串店带回来的一次性碗筷,一筷子夹走了半根茄子,放在碗里大快朵颐,嘴里还嘟哝着:“真香!”

我真想给她贴个王境泽的表情包:“慢点吃,我们买了很多。”

程婉拿着一串鱿鱼在慢慢啃着:“黛玉、小瑶你们这买的有点多哇,吃不完怎么办?”

“对啊,你们俩这是中彩票了?还是想不开?”琳敏一边问,一边毫无形象的跟面前的茄子大战着。

“刚刚打完球你不饿吗?刚才黛玉跟我说了,我们现在已经是高三了,还有一年,时间不多了……”

是啊,时间真的不多了,剩下的一年,注定是十分充实而忙碌的一年。当轻松下来之时,则是曲终人散的时候。想到一年后注定的离别,我们四个顿时又有些沉默。而我想到,在自己经历过的未来,程婉不知消息、小瑶去了上海、琳敏在国外留学,这样四人齐聚的日子,我真的没想到自己的还能重温一次。

“你看看,黛玉又伤春悲秋了是不是?该罚一杯。”琳敏敲了敲桌子,我笑了笑,举起杯子喝了一大口的可乐,差点被呛着。“要我说,既然注定分别,我们更应该珍惜能在一起的时光。今晚这个炸串,我们更应该开开心心的吃。明天安心的迎接高三生活。”

“我发现,老琳同志有当政委的潜质,这种话就应该在开学典礼上念出来。”小瑶倒是毫不客气的捧哏。

“确实。”“同意。”我跟程婉同时点头。

“哎你们别这样,我都快羞死了。”

. (17)

“吱呀”一声,宿舍的门被推开。一个套着厚厚眼镜,身材略胖的女生走了进来。

苏蕾是暑假补课期间分到我们宿舍的,之前我们宿舍的一个女生在高二结束时转学了。不过自从分配到我们宿舍,她倒是沉默寡言的那种,经常早出晚归,放学也喜欢呆在图书馆,一直到临近熄灯才回来。

不过我倒是知道她的,她一直想读文科班,但是被父母逼着念了理科。属于那种跟父母赌气赌了很多年的情形,平时也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不过,在2012年左右,她初次出版的长篇网游类小说一鸣惊人,小说是自己的网游经历改编而成,写得深入人心,特别是剑网三的女玩家,更是拥为宝典。某个古风网络歌手,更是亲自填词,为这本小说演唱了主题曲。而且瘦下来的她,也成为了小有名气的美女作家。这些情况,我也是在后来她的纪实自传中得知的。

有一说一,她的自传小说中,抹黑自己的家乡太过于严重,我不是很喜欢。

“蕾蕾,我们买了很多炸串,你也来吃啊。”我见她走了进来,起身招呼道。

“不、不了,我不饿。”

“来吃点嘛,难得某人不在,不会有人嫌我们吵的。”琳敏招呼道,对于苏蕾,我们的印象倒是不坏。我不知道高二这一年来,苏蕾这种跟家人赌气赌到不跟同学交流,在另一个宿舍过得如何,想必是不愉快的。但我个人认为,这个真的没有必要。

可惜的是,我们劝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像苏蕾这样喜欢将心事闷在心里,习惯于封闭自我的,只能等她自己解开心结。不过还好,虽然没有接受我们夜宵邀请,她还是接了一杯可乐,好歹跟我们聊了几句。

总是一个好的开始。

- 2009年9月1日 星期二 学校礼堂 08:00-

“啊,又是老一套,好想睡觉啊,黛玉等会让我靠一下。”程婉打着呵欠,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小婉儿昨晚又跟男朋友聊短信聊晚了吧。”像这种一看就知道的,程婉属于一天不跟男朋友发信息就会死的人。

“你昨晚玩游戏不也玩得很晚么,怎么不见你有一丝困意的?”“倒是没有你发信息来的晚,我临睡前还看你手机亮着。”

“你们俩总是熬夜二人组,特别是小婉儿,你看你的黑眼圈,熊猫一只。”小瑶用手指在程婉的脸上画着圈圈,调笑道。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黑眼圈在程婉白皙的脸蛋上,真的挺明显的。

“很、很严重吗,糟了啊,我早上起来应该要打点粉底的。”

“还早上起来呢,今天早上你们三个还有苏蕾一个比一个睡得死,怎么叫都叫不醒,晚上做贼啦?”琳敏这句话属于无心之语,我察觉到前面几排上坐着的林巧芳倒是身体晃了一下。

“老琳,我只是喜欢赖床,其实早就醒了好吗?就看着她们仨在床上睡得跟三只小猪似的,被人抬了都不知道。”

“小瑶你才猪,不管了,中午回去贴着面膜好好补一觉。周末回家搞到了两盒国外的高级面膜哦,等会回去我们一起试试。”

“约好了啊。”

小瑶这时候用手指头戳了我一下,指了指舞台上摆着的那排桌子,此时校领导正在入座。

我想起昨晚林巧芳在这里跟人偷情,也不知道有没有在桌子上留下什么痕迹,万一被校长抓到什么毛病,就丢人大发了。

想到这儿,我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们俩偷偷的笑啥呢,像偷吃的小老鼠一样。”

“想起好笑的事情。”小瑶倒是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我接过话头:“你看校长的头发又少了。”

关于林巧芳的话题可不能在这儿说,得找个清静的位置。此时校长正指着自己的桌子,跟管理会场的老师说着些什么,表情略带几分生气,而林巧芳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这个画面似曾相识,前世的我以为是桌子上面撒了很明显的水渍或者别的,而林巧芳现在的样子,我也曾经以为是她的亲戚来了。

这个小插曲很快就略过了。“开学典礼 高一新生欢迎仪式 高三动员会”正式开始,校长那抑扬顿挫的发言,让我昏昏欲睡,而旁边的程婉,已经靠在我的肩膀上睡得香甜。幸好高三学生的座位在最后面,不然就丢人丢大发了。

小瑶这时候用手肘碰了碰我的胳膊,指了指前面,我顺着她的方向,看到林巧芳似乎向老师说了句什么,然后大摇大摆走出礼堂。她用手机给我打了一行字:我去跟跟?

我回了一句:不行,目标太明显了。

现在的校园不比昨晚,全校的师生都集中在礼堂内,校园里面太过空旷了,特别容易被发现,万一打草惊蛇就不好了。我想了想,让小瑶假装要上厕所,去厕所看看人是不是在那儿,如果人不在就回来再说。

三分钟后,小瑶走回来朝我摇了摇头。我用手机给她按了一行字:中午回宿舍检查下自己的物品。

. (18)

其实事情总归不出我意料之外。

林巧芳中午呆教室学习,苏蕾一般在图书馆,趁着中午我们四人将自己的随身物品整理了一遍。结果如下: 1.程婉的行李箱被打开过,里面少了100块钱和一张面膜,根据程婉的说法,最近用钱比较少,这次周末从家里回来,顺路就取了2000块钱,剩下的都在银行卡里面;至于面膜是一盒七张,她自己开封用了一张,现在只剩下五张了(她苦笑了一下,本想全宿舍每人一张的)。

2.小瑶的存钱罐,里面的硬币少了十几个,小瑶是个存硬币爱好者,每次找零的硬币都不舍的用。

3.而我这个倒霉催的,虽然PSP是随身装包里,但新买的黑丝裤袜,还没拆封就少了一双,我也只能庆幸林巧芳不是个男人了。

唯一的幸存者就是琳敏,她那儿最值钱的就网球拍跟运动鞋,估计某人不识货。

在看完昨晚的视频,加上小瑶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后,程婉跟琳敏都陷入了沉默。

我撇了撇嘴,林巧芳这事做的真不明智,颇有点顾头不顾尾的味道,但这是从上帝视角来看的。好消息是林巧芳的行事作风并没有变,至少还能抓住一些马脚。如果她自己考虑周全的话,这种铤而走险的事情根本就不会做。话又返回来说,前世他们一共搜刮了6台手机(为了避嫌,林巧芳自然也得交出自己的手机),然后加上我们所有人钱包里的钱,再加上逼问出的银行卡密码,估摸着也得有好几万了。

那几个人当中,我估计除了那个向文斌以外,其他几个都是那种十来岁不愿意上学的小混混,而向文斌他家虽然有钱,但是他爸不会给他太多的钱。他偶尔也得给林巧芳送礼、还有跟那几个无业游民厮混,手头也不宽裕。这种十来岁的年纪,为了几万块钱,确实容易昏了头。

我看着自己袋子里那几双还未拆封的丝袜,其中一个塑料包装袋上印着一道略带污渍的指痕,应该是林巧芳不小心蹭上的。

我给张思凡发了一条信息:“有证据了,放学出来见一面?”

两分钟后,他回了我一条信息:“嗯哼?这么快,晚上请你吃晚餐。”

“吃穷你哟!”

“嗯……随便吃~ ”

另一边,小瑶跟琳敏总算安慰好了心情低落的程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全宿舍一直对林巧芳抱有善意的人,就是程婉了。琳敏跟小瑶一开始就抱着排斥的态度,我前世则是那种从不主动的人,既然她不跟我说话,那我也不怎么搭理她。自始至终,能温和待她,甚至想要帮助她的,就只有程婉了。

当得知自己的善意被这样践踏,程婉的低落可想而知。多亏了琳敏和小瑶本身就是属于那种开朗性格的,舌绽莲花插科打诨,总算是将程婉心里的疙瘩消除了。

幸好,程婉虽然善良,但是也不是圣母心泛滥之人,不然这件事,还得多费几番口舌。

放学时,我和张思凡约着见面,没有多说什么,我交出了用密封袋装着的几件证据——我的那袋蹭着污渍的丝袜、小瑶的储蓄罐、程婉的钱包和面膜包装盒,这几样总能检测出指纹来的,虽然不是什么决定性证据。

思凡那边告诉我,警方已经接受了他的视频。而且根据里面的内容,今年4月那件案子,也重新展开秘密侦查。

最后他说了四个字:“瓮中捉鳖。”

我就知道,他现在的身份好用——毕竟我那未来的公公现在还没有退休。

. 第六章 注定的分别(二)

(19)

- 2009年9月25日 星期五 17:30-

我不断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身上的打扮,一袭及膝的纯白连衣裙,腰间束着一根黑色的腰带,除了腰带上点缀着的一些零星的装饰物,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然后再将披散下来的长发细细梳理整齐。

应该,算得体吧。

拿着小包,在临走出宿舍前,我往那个早已经空了的床位看了一眼。

那一晚,那几个人在推门进来的一刹那,看到屋子里蹲着几个警察叔叔,我当时只想说一句“Surprise mother fucker”,毫无意外,那几个人被警察带走了,一起被带走的,还有林巧芳。过了两天,林巧芳的父母一边互相的骂骂咧咧,一边来学校把她的物品都收拾干净打包带走了。

天知道我过去的二十多天过得有多么惊心动魄,偷拍林巧芳第二次偷钱的证据、跟踪她在校外的幽会、趁她洗澡偷翻她的手机等等,一系列重生前根本不会做的事,这一个月之内全做遍了。

不过总算值得,在前两天晚上那群人被警察带走之后,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学校也给我们放了几天假,到国庆之前都不用上课。

上辈子这件事,校长和副校长被撤职,而这次仅仅只是受到了处分,但是同样的学校依旧加派了晚间巡逻的人手,校园里安装的仅做摆设的摄像头,也算是彻底利用起来了。对于学校的安全,也算是因祸得福。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我见到了程婉的父亲。上辈子的程婉走得悄无声息,这次回家休息却是大摇大摆的走的。程婉对父亲讲述过这件事的真相,他知道这件事的发现者其实是我跟小瑶,还特地给我们表示谢意。我第一眼就认出了,程婉的父亲……是我第二家任职公司的董事长,当时上班时,只是听说过董事长的女儿身体不好,董事长夫人在家全程照顾着。在2020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加上董事长年纪渐长,力不从心,选择将收益最差的一家公司转让,然后我就失业了。

当得知此事时,我既是心疼又是庆幸。心疼是因为当初程婉离我这么近,我却一无所知;庆幸的是我终于改变了程婉的结局,程婉现在一切安好,在以后的日子里,她应该会踏上属于自己的未来之途。

但是今晚,我却迎来一大难题——就是俗称的“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这件事,总是张思凡求自己的父亲帮忙,总归是长辈过问了此事,他母亲也知道自己儿子偶然认识的女孩居然是同学的女儿。在这件事上,我父母自然是十分感谢思凡的,毕竟这件事是他帮忙的。

然后就、然后就在今晚极力邀请我们一家去他们家吃、晚、饭,这种事情我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准备。要说拒绝,那还真是不好。虽说原来我跟张思凡除了小时候那次,一直到28岁那年才见了面,但是我知道,我母亲和他母亲的友情却一直在的,每年几个同学之间都会聚会好几次。因为我从母亲的电话聊天中,总能听到未来婆婆的名字,也见过很多次。

所以这件事情就被双方父母愉快的敲定了,我内心一边纠结一边胡思乱想着,反正未来婆婆是那种很好相处的人,一句话就是她自己也想要个懂事的女儿,而我则自动送上门去了。当初结婚以后,什么婆媳问题都不存在的,除了偶尔催我们要孩子。但是今晚总·不·能今晚就来个订亲吧,我们才刚成年还没上大学!

压下心中的纠结,我提着返家行李走出校门,等着父母开车过来接我。一路上父母对我的状况有些担忧,我倒反过来安慰双亲。虽说上辈子是我冲出宿舍将保安叫来的,但是事后的后怕也让我连续生病了好几天。如果不是早已知道此事,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她们那几个女生估计会吓得够呛,不过即便如此,该回家的都回家了。至于我,已经经历过一次的事情,还怕个蛋。

在我的印象中,未来的公公婆婆都是那种很随和的人。婆婆倒是一如既往的温和,而公公……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张思凡在结婚以后也总是怕老爸,现在的公公不是多年以后那个因病提前退休的随和老人,而是一副大权在握不怒自威的模样。

客厅里坐着的张思凡,不像是我们独处时或者平日里短信交流的时候那滔滔不绝的样子,只能用噤若寒蝉、沉默寡言来形容。我倒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像一只怕生的小鸡崽一样。

晚饭后,我看某人憋得难受的样子,借口说在附近参观一下,终于找到借口的张思凡和我慢慢散步到了他家旁边的公园里。这个公园在重生以前,我们恋爱的时候,经常在这儿散步,说是他带我逛,其实我也是熟的不能再熟了。现在公园前的广场上,那一排的店铺还没有开起来,广场也不像以后那么热闹,一片寂静,偶尔有几个人在这里遛狗散步。

“噗,你就那么怕你爹么?”踏进公园的入口时,我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

“是的啊,我爸这个人啊,太严肃了。”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知道,他爸对他的教育方式确实有些压抑,总的来说就是:教育方向是对的,但是方式对他不适用。一直到他出来工作,他爸提早退休以后,他们父子俩才能特别平和的交流。这个我倒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交给时间来解决了。

“不说这个啦,话说思婷你倒是会躲,刚刚借口进厨房看我妈做菜,留我一个人在客厅。”刚刚饭前,我跑进厨房给未来婆婆打下手的事儿。

“哪有,又不仅仅是看来着,我还给阿姨打打下手么,我做菜还是不错的。”

“咦,那菜还是我妈的做出来的口味……”

“都说了打下手,你要是想吃,下次我单独给你做哇。”我歪着头看着他,你本人的口味喜好我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好啊,不许骗我。”看着他现在这个100斤出头的体重,我还真怕把他提前养胖了。

“我们再走走吧,你吃那么多,散散步,多消化一下。”我寻思得先把他散步的习惯养起来才行。

“怕什么,我又吃不胖。”你这个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要等以后来后悔,我心里默默吐槽道。

“一般说吃不胖的人——其实是吃的不够多。”

“你今晚吃得不比我少!你就不怕,也胖?”

“张思凡你个笨蛋,你不知道!不能讲女生的体重吗,再说了本姑娘也不胖。”我回头敲了他的脑袋一下,不过他比我高出大半个头来,我得把手举高才行。

“啊,别打我头,思婷妹妹~”他坏笑着:“我妈刚刚不是想你当她的干女儿么,这样你就是我妹妹了。”

“滚球去,我们差不了几天,我才不要你当我哥哥,当然你要你喊我姐姐我也是很乐意接受的。”不过说真的,我那未来婆婆倒是真的想要个女儿,而且我知道的是思凡上大学以后,她还想过要个二胎,最后却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今晚这个发展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仔细想想,因为上一世的相处,使得我各方面都不自觉的贴合她的习惯,然后就发展成这样了吧。

上辈子喊了好几年的“妈”,现在喊几声“干妈”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那我们各喊各的,但是你上次那个双马尾,说你不是小妹妹也没人信啊。”

……上次?我想起来了,是交证据那回。

“你上次那个打扮特别可爱,你不知道么?”

OMG,我上次穿的是自己在网上买的,在后来几年被称为JK的制服跟格子裙,第一次穿这身,程婉她们几个看了,非得给我扎个双马尾,好好地把我摆弄了一回。还让我穿上白色的长筒丝袜让她们在宿舍排了好几张照片,出门前本来想脱下来的,结果时间紧却忘记了。

我当时的心思全在林巧芳那摊事身上,回过头来才发现回头率特别高,现在的县城风气还没有几年后开放,总是显得有些特立独行一般。

“那你是说我今晚不好看?”

“没有!绝对没有!上次那是可爱,今晚这是淑女,特别的温柔婉约。”这家伙求生欲极强的嘛。

“上次那打扮感觉太嫩了,今晚在长辈面前不合适。”如果不随大众的话,感觉还是怪怪的。

. (表·20)

突然之间,我的精神一阵恍惚,还好一双手即使搀扶住我的肩膀。

“婷,怎么了?”他的语气陡然变得特别温柔。

“没,没事,可能是这段时间休息不好。”我知道自己的问题,重生回来的这段时间,本身还属于体弱多病的时期,对于林巧芳的事情思虑过多再加上学习上的精神压力,以及身体上的一些问题,让我的睡眠状况也不是太好。

看来之后这几天得好好休息,回学校以后也得坚持锻炼身体才行。

“那我扶你到前面的椅子上坐坐。”

公园的后半部分,则是到了江边,他小心翼翼的扶着我到江边的椅子上坐下。江边那一排白炽的路灯,映照的远方如同一条银白长蛇一般。

我指着这条道路的远方,“这边是可以通往高级中学的么?”

“是,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半个小时左右应该就到你们学校了。要不要借个肩膀给你靠一下?”

“那我可不会客气的。”一靠就发现不对劲,硬邦邦的骨头,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不用担心,那几个人,没那么容易出来的。”

“有你这么个共患难的朋友,你们宿舍那几个人真幸福,要我来安排,那晚你就不用呆宿舍,直接来我家等着就好。”

“不在那里,我会不安心的,她们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可是你知道我那晚也很担心你么……我、你是、嗯,是我的干妹妹。”

“可那时候还不是呢。再说了,我可不当你妹妹,这个得先说好。”

“那也是好朋友吧,再说了我都这么大了突然冒出个妹妹就很奇怪,还有我还陪你去跟踪人了都。”说起来有一两次周末的跟踪,还是他陪着我去的,我倒是感觉像在教坏小孩子一样。

“那都是各论各的,咱们平辈。跟踪这个事,明明是你自己非要跟来的,还差点被发现了。”

“后续有些证据还是我拍的好不好,给点赞扬嘛。”emmmm……他这个眼神,到处乱瞟,我今晚穿着的裙子还挺长的,刚刚遮过膝盖,感觉他有些大失所望。有一说一,虽然他满脑子的色情知识,结婚之后面对我也是一个纯粹的色狼,但是在我们进入恋爱之前,倒是遗传了他们家的君子作风。

恶作剧的心情突然冒了出来,手拽住裙子一角,慢慢的顺着大腿方向往上提,慢慢露出了膝盖的大腿……然后我的手一松,纯白色的柔软裙子布料重新倾泻而下,遮盖住了白皙光滑的大腿。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一僵,然后又慢慢松弛下来。

“聪明能干的思凡,对不对?而且人还特别特别的好。”悄无声息的塞了一张好人卡。

“有你这么夸人的么?就差‘你是一个好人’了。”

“啊,原来你知道的啊,知道你担心我,我很高兴。”这是真的,他愿意站在我这边,我确实很开心。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前世或者今生,我都对他产生了好感。我也能明显看出他对我也有一些喜欢的感情在里面,但是我的思维方式毕竟已经在三十出头了,如果说现在就考虑谈恋爱什么的,总有一点勾引不懂事的小男孩那种味道。

“那下次这种事你可千万不要乱来了。”

这个我不一定能答应,既然重生了,要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虽然我所知道的未来还算一帆风顺,但是也许会有些小意外也说不定。

“我们该回去啦,太晚了不好,我今晚还得跟爸妈回老家呢。”

“你不知道么?你老妈跟我妈今晚应该要促膝长谈了,而你爹跟我爹估计在沉迷牌局呢,今晚应该走不成,反正我家还有客房。”

“那,我们回去玩几局游戏?”

“好啊,但是也不能玩太晚,国庆这段时间好好养养。过了国庆,我就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寂寥。

. (里·20)

其实我没有对张思凡讲明白,我的身体,除了之前讲的体弱多病、思虑过重以外,还有……肉欲导致的自慰过度。

在重生之前,我与他早有多年的夫妻之实,而且除了每个月不方便的那几天以外,我们之间的性爱也算得上很频繁。男女之间的性爱,对于女性来说,也是会上瘾的。对于理论知识的丰富程度,使得他很快的从一个处男直接转变为熟练的老手,我身上所有的性感带,在一周之内很快就被他摸熟了,随着他自身技巧的熟练,也使得我很快沉沦在作为一个女人的美妙之中——至于口交和肛交,那也是早早就解锁了。我们之间对于性爱的配合,如同干柴烈火一般合拍,每次总是在他的甜言蜜语之中沦陷,顺从的换上他为我准备的性感撩人的内衣和丝袜,摆出一副饥渴荡妇一般令人羞耻的姿势,激发着我的羞耻感的同时,享受着两人之间灵与肉的交融。

不知道是不是重生前的一晚,我们经历过激烈缠绵的关系,那天早上我醒来时,身体和脑海都还回荡着那令人回味的余韵。可能这股余韵影响到了现在的身体,在日常的学习和生活中,我甚至能感受到自身下体传来一阵寂寞空虚的感觉。

这感觉简直是一种难耐的煎熬,每当夜里有这种感受时,我摸着自己的下体,总是一阵潮湿。

一个春梦醒来的清晨,在一阵激烈的自慰以后,难耐的我网购了一枚跳蛋。

性欲难耐的夜晚,我总是嘴巴咬着被子的一角,手上拿着手机翻阅着私藏的色情小说,另一只手捏着跳蛋刺激着小豆豆和阴唇,在寂静的宿舍中到达一阵阵高潮。

我不记得这个年代的色情网站,但是一些比较出名的小说,例如《少妇白X》、《欲望X车》之类的比较出名的还是很好找的,但是另一些还没有出现在这个年代的,我是靠着自己的记忆硬生生一字一字打出来的,可能有些文字有出入就是了。这个倒是多亏了某个色狼,有时候非得我念色情小说给他听,然后我们模仿其中的情节,我才能印象如此深刻。

甚至有一天,我一时兴起,在内裤下面垫了一张卫生巾,然后戴着跳蛋去上课。出人意料,以为自己能忍住的,但事实是我差点在课堂上呻吟出来,吓得我一身冷汗,连忙关掉。从此以后这种危险的动作再也不敢做了。

假阳具我也买了一根仿真式的,但是始终不敢像色情小说里一样,用这根东西捅穿处女膜,主要是怕疼,经历过一次初夜疼痛的我,对于这种疼痛的害怕,还是胜过肉欲几分的。最多就是用湿润粉嫩的蜜唇,含着假阳具那造型逼真的光滑龟头,然后开启震动,轻轻在入口处来回抽插……不过比较少用,因为这个的震动,似乎对于现在的身体而言还是太过于刺激了。

跳蛋则刚刚好够用。

这段时间的压力和思绪,让我有些失眠,这一两周之内,确实是自慰过度了。

我一般尽量不让自己沉浸在肉欲的快感之中,平时更多的投入到学习和运动之中,以及晚上睡觉前玩玩游戏或者看看正常的小说。

比起刚刚重生回来那段时间的频繁自慰,已经缓解许多了。

【未完待续】

(补充一些不知道有什么卵用但是早就想好的设定,可能会用上但是也可能用不上)

县城各中学:

【一中】:县城最早的中学,建校有70多年的历史。校风严明,师资力量强大。每年的重本率在全市所有高中里面,也排在第二名——万年老二,第一名是市一中。

不过近十年来转为公私合营之后,大量招收择校生,学生平均质量有所下降。私营企业插手学校后,在新校区设立的不同档次宿舍,导致学生群体贫富差距形成人为分化。

新校区位于县城与市区的交界处,距离县城至少20分钟的车程,老师和学生上班上学不方便,导致相当一部分选择离职或者转学,甚至有一部分是相当优秀的学生和教师。目前的时间线,学校处于最为低落的时期。正在想办法重新摆脱私人企业,重新成为公立学校。

本校为男主张思凡所就读的高中。

. 【二中】:县城校风最烂的中学,自从十多年前,学校无休止的补课,导致学生压力过大,引起了学生暴动之后,校风日渐糜烂。前两任校长初上任时,也有着“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想法,最终却有心无力。连带着学校的其他老师也抱着混日子的想法走下去。

学校除了重点班以外的班级,已经没有明显的学习的氛围。如果不幸在二中入学,想要保持学习状态,除了转学以外,只能想办法加入重点班。但是就实际而言,本校的重点班学生,其实也跟别的学校普通班的水平差不多。

其他学生入学不久,基本会被散漫的环境所同化,逃课、打架、抽烟、拉帮结派等现象极为常见。在学生群体中,香烟、联邦止咳水和三挫伦是其中的“硬通货”。这点,也跟当时教育局的政策有关——将最不好的那一批学生丢进二中,让其他学校能更好的进行教学。

甚至于,有些学校的保安,看到穿着二中校服的学生进入本校,会选择不予放行。

在数年后新上任校长的政策下,情况有所改观。但是当前时间线,依旧在泥潭中挣扎。

. 【三中】:默默无闻的学校,之前基本上与二中竞争垫底的位置。2005年左右更是取消了高中部,仅仅留下了初中。

但结果总是令人意外,这项举措反而使得三中的学风以及成绩稳定上升。

值得一提的是,三中最出名的,反而是位于学校门口的炸串,许多外校的学生,也会大老远的跑来光顾。以至于许多学生在毕业多年以后依旧忘记不了这家店的美味。老板一直从小推车,一直到买下店面,甚至还开了分店。

女主的好友周筱瑶的初中学校。

. 【高级中学】:本校学习氛围较为浓郁,但整体风气较为自由。只要不肆无忌惮,学校对于学生之间恋爱不太进行管理,甚至对于师生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然,师生恋在毕业前千万别暴露出来,不然学校一定会严肃处理。

美术、音乐特长班在全市首屈一指,牢牢把握全市第一名的位置。每年为全国各大知名的艺术类大学贡献了大量学生。但除此之外,普通学生以及体育特长生素质较为平常,甚至于2007年第二学期的期中考试,在某一科目的平均分上,重点班的平均分还不如艺术特长班。

学校位于县城近郊,离县城大约5分钟路程。学校的林荫大道,在每年秋末时,是学校的一大美景。本校的植物园,也是学生中的约会圣地。

值得一提的是,学校体育器材室后面的一个破洞,是学生公认的学校后门,一直被学生从2007年使用到2009年。部分散漫的住宿生,在晚自习后,会选择直接从这里出去外面吃夜宵,或者直奔网吧。

因为学校的走读生太多,所以住宿环境较为宽松,基本上是5、6人一间宿舍,甚至早早就装上了空调,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的空宿舍。学校的运动场所,设施也相当齐全,周末更是全日开放。

女主王思婷就读于本校,但令人遗憾的是,她是普通的理科班学生。

. 其他的私立学校,总体水平有好有差。值得一提的是:

1.【宁山学校(包含小学、初中、高中)】:走的是少而精的路线,班级和学生数量较少,平均一个年级只有2~ 3个班级,每个班级大约40人左右,但是学费位于全市首列。在这里就读的学生,基本上家庭都能承担高额的学费及住宿费。也有不少家住市区或者别的城市的富家子弟选择这间学校,“富二代”集中营。

学校的生活很有仪式感,每年各大节日都会举行盛大的活动及晚会。除此之外还有还有对应的美食节、动漫节、学生个人演唱会等活动,届时校园也会对外来学生开放参观。

学校强制住宿,宿舍基本为2人一间,里面配备了24小时热水、洗衣机、空调及电视等设施,电视只能收看学校指定的电视台,除此之外,初中及高中学生可以携带笔记本电脑。

前后两任校长皆为原市一中校长退休后返聘,所以基本上采取市一中相同的管理方式,学校风气较为严格。

值得一提的是,校服的款式很好看(周一升旗、平日上学、周末自习、校园活动各一套。不少学生,在毕业后如果合身,会依然保留本校校服当做常服来穿)

女主的好友程婉,小学和初中时期,都在这校园内渡过。

. 2.【扬飞中学】:学校因体育特长生而知名,如果选择往体育方向发展,本校属于上佳选择,但是学费同样高昂。

针对于体育特长生,学校会高价聘请省内知名教练或者运动员来上课。

寒暑假也有对应的基础培训班和加强培训班,培训班也对外校的学生开放,但是对于本校学生,会有对应的折扣。

住宿条件和宁山学校相仿,但是缩水为4人间,还有部分价格翻倍的双人间。

女主的好友韩琳敏,初中时在此学校就读。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较为平庸的私立学校,收费不算特别高,但是师资力量也一般,多为外来务工人员的小孩就读。

但是如果能任意选择,一般人都会选择公立学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