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小国 (3)

【东欧小国(3)】

作者:裴彼得2020/8/13发表于:首发禁忌书屋字数:13916

晚上我到酒店的楼下集合,午觉还没有睡醒的我和春风满面的摄制队相映成趣,男人们相视一笑但没有在我面前分享刚刚的战绩。嗯,起码他们还有这样的直觉。

“娜托斯本来就是个不夜城,而每天晚上街上都是一场永不止息的派对!越是入夜,街上的游客也会越来越多,直至大家再也走不动为止!”虽然这种情况我们昨天已经遇过了,但还是要向观众介绍一下。当然上次我们只是为了走路回基斯汀娜家,所以只能自己慢慢的人挤人走回去。今天晚上情况就不一样了,电视台和娜托斯政府已经约好了几个采访的店家,而途中政府的人员会为我们开路,帮助我们顺利采访。

在这种招待之下,我们先来到一间餐厅,做一部分的饮食节目,但一旦踏入这间餐厅,你就知道我们不是来做饮食节目这么简单。

娜托斯因为是旅游城市,所以汇集了很多不同国家口味的餐厅来开业,尤其是邻近欧洲地区的就更多了。这却是第一间娜托斯尝试做自己小镇风味的主题餐厅,内部的装潢是当年达托斯的妓院。

餐厅里除了八十年代的前苏联装潢之外,还布满了当年的妓院肮脏污秽,纸醉金迷的痕迹,不过当然只是道具而已。当年娜托斯和烈夫的生活照、详细的故事也布满在墙上,让游客能得知这个国家的故事。

说起菜色,虽然说是小镇原味,但所谓的小镇是指以前娜托斯已经纸醉金迷的时光。欧亚大陆各地的大厨都过来这个销金窝做最好的菜色,而最后为了这个小镇创造的新菜色就是这间店的主打,所以其实每道菜都是难以想像的贵气和高档,和小镇一词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既然餐厅的主题是妓院,想真正感受娜托斯建国故事的游客们,又怎么可能不幻想自己就是那个勇敢又温柔的烈夫,又怎么能不为自己找个娜托斯来共襄大事呢?菜过三巡之后,观众或许已经注意到了,餐厅里的待应们都是颈上有七片叶子的妓女,穿着八十年代的妓女装束,只是稍稍露了一点乳沟和大腿,比起现代的正常衣服都说不上暴露,不过主打怀旧风嘛,大家都明白的。

这是娜托斯唯一一间国家直营的餐厅,同时也是娜托斯妓女唯一一个公开招揽客人的场所,餐厅的二楼或以上就是客房,方便办正事的时候用。

所以我们又介绍了一间妓院,在娜托斯介绍妓院,不论它有没有特色,这种介绍也太没有新意了吧!虽然大家都知道这间餐厅的价钱高得不像话,除了是因为菜色本身高档之外,大家来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大家应该没有想到女孩也是。

虽然娜托斯的妓女有自己本来的价钱,但这价钱不适用于这个地方。在这间餐厅里,你不能用钱让女孩委身于你,而要靠你的个人魅力。也就是说在这个地方花言巧语或者个人质素比起白花花的银子更能赢得女孩的欢心。娜托斯本人梦想于建立一个女人的身体不再成为交易商品的国度,而是透过妓女的收入作基础,慢慢的发展工业和科技,把性交的社会成本降至最低,最终可以让娜托斯的女孩随意向世界上的任何人分享自己的身体。

当然,因为个人或者国家经济的原因,妓女作为一个赚钱的职业不会马上消失。但娜托斯的梦想至少实现了一大半,安全而广泛的性病提防,最先进方便的避孕措施,让这间餐厅的待应----这些暂时没有经济需要的女孩,不再需要吝啬把自己的身体和其他人分享的机会。这是世界上最能体现身体自主和女性主义的地方!

高昴的食物价格和必需要借由沟通把女孩把到手的门槛让大多数的游客知难而退,剩下的都是钱有余而自信很高的猎艳人士。某个样貎俊俏的欧洲游客在女待应拿来他的食物时,轻轻握住她的手,然后邀请她一起坐下。女孩们随时可以拒绝这种邀请,只是他们大多数都不会罢了。其实也不是所有的在场男士都长得很俊俏,但几乎所有人的身边都有一个以上的女孩陪着一起坐。娜托斯的女孩知道外表不是一切,甚至连行为也不可能表达内心所想。她们都有耐心陪男人起码聊一阵子天,因为她们都知道只要她对某个男人没有兴趣,在这间餐厅她们可以随时走开,而不用像娼楼里的女孩一样为男人服务。

这个欧洲游客的嘴上功夫看起来很不错,不一会已经和邀请过来的女孩混得非常熟络了,女孩甚至还邀请了一同上班的另一个朋友过来一起坐。那个男人一时兴起甚至还即席为女孩开始表演魔术!看来他今天晚上肯定可以“饱餐一顿”了。

我们感觉他会是个不错的访问对象,于是把握机会冲了过去。

“哈啰你好,我们是XX 电视台,正在做一个有关娜托斯的旅游特辑,请问可以访问你吗?”我把麦克风递到那个男人面前,他旁边的两个女孩正对着镜头微笑。

“当然可以,我不介意再多一个美丽女孩坐在我身边。”他边说话边往左挪,示意我在他左手边的女孩身边坐下。

“我……我还是坐在你对面吧,这样镜头比较好拍点。”呼.....我的脸是不是红了......我一脸腼腆的坐在他对面。我知道电视台的帅哥是有很多,但从来没有这样叫我美女的.....不,是美丽的女孩,天呀我都快三十了,这种赤裸裸的挑逗我受不了呀!娜托斯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可以告䜣我你的名字吗?”访问当然得先问这三个人的名字。

“我叫爱德华,今年三十二岁,来自德国。”爱德华这样说着,他看着比三十二岁年轻,我为我没有选一个年纪比我少的男人来访问感到庆幸。

“我都没有问你的年纪呢?你好像已经准备好了自我介绍似的。”我说,逗得旁边的女孩哈哈大笑。

“因为经常会有人问我这种问题呀哈哈。我是个职业魔术师,经常都会到不同的电视台表演,很多时我都要介绍自己,都习惯了。”说着他打开一个电视魔术秀的Youtube 影片给我们看。原来也是小有名气的魔术师,看来我们碰著宝了。

他身边的两个女孩都惊讶不已,看来如果不是我们访问的话爱德华根本不打算用曾经上电视表演之类的来卖弄,让我对他的信心又大了点。

“那你们呢?”我把麦克风指向其中一个女孩。

“我叫安娜,今年16 岁,是娜托斯人。”她故意学着爱德华的口吻去介绍自己,喜剧效果不错!颈上能有七片叶子的当然都是娜托斯人,她的身材偏向健美,胸部并没有很大,肤色也很拗黑,很可能在注册成妓女之前也像基斯汀娜一样是个拉车的女孩。

“我叫蒂娜,今年18 岁,是她姐姐。”果然是姊妹吗?我又想起基斯汀娜一家人,果然在娜托斯里都不能凭样子的特征去判别一家人。蒂娜的样子不比安娜大多少,但是胸部的丰满则证明了发育的时间比较长。从一身白哲的肌肤和亮丽的化妆看起来是已经有不少经验的妓女了。

“你们现在不是正能赚钱的时候吗?怎么会在这间餐厅打工?”我问道。娜托斯的妓女要注册和考试,为的当然就是赚钱。试又考了七块叶子也纹在身上了却不正正常常的去做妓女反而去做待应是非常值得别人好奇的。

“我们有做呀!就是有些日子我们也来这间餐打零工,我们都会拿到普通待应的薪水,但在这里碰到男人感觉可以用更多时间去了解对方,时间没那么赶。”蒂娜说。

“而且被客人邀请的话他们多半会请我们吃东西,这餐厅的东西都很贵我都不舍得来吃呢!”安娜突然插嘴说到。没错这餐厅是贵到连当妓女的、富裕的娜托斯小姐们都不舍得来那么贵。这里一个人的套餐就是让人咋舌的140 娜托斯币,如果想要请小姐们吃饭的话就是双份了。阿里斯让彼得射了她三发正常才收70 娜托斯币,难怪正常的旅客会对这餐厅里的人既羡慕又敬而远之。

“妹妹你够了,哪有人来这间餐厅是为了吃东西的!你今天来遇到爱得华了,是觉得他重要还是吃饭重要?”蒂娜的眼睛里好像有星光的盯住安娜说。

安娜望着爱德华,尤其是那个从第三颗钮扣才开始扣,稍稍放荡地露出一点出来的结实胸肌,吞了一吞口水说︰“当然是爱德华比较重要。”

爱德华笑了笑,右手搂着安娜的腰把她拉近,然后开始亲着她的额头。安娜的脸马上红得像苹果一样,马上往后退了退然后把嘴迎了上去,两人开始唇齿交缠。爱德华在安娜腰上的手把她的粉红色短窄裙往上拉了拉,直接把安娜没有穿内裤的下身暴露了出来,然后手就开始不安份的往安娜的屁股探去。蒂娜这时被爱德华背对着,但并没有因为被冷落。爱德华的右手早已经由搂住蒂娜的肋下开始往上探上,一把伸进蒂娜的白色一字肩短裙的领口之中,开始享受其中的温暖弹嫩,看来蒂娜里面也是全真空的。

“那爱德华你呢?你应该在什么地方都能泡到女孩才对,怎么会来娜托斯.........”虽然我最喜欢在别人欢爱的时候问问题了,但是问到一半却觉得有点不妥。怎么会来娜托斯泡妓女?好像会被人觉得我认为妓女的地位比普通女人低.......呀不对,以我的认知来说妓女的地位就是被普通人低呀!只能来到娜托斯之后,我的看法被动摇得很厉害。

“哎你这个问题真的很没意思。”爱德华打断了我的说话,我以为他看穿了我的心意,大吃了一惊。“看来你有点欣赏我的才华,才会觉得我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能成功把妹对吧,我很感谢你。但是如果我真的这么有才华,又有什么道理不来娜托斯找全世界最漂亮最可爱的女孩呢?”爱德华和女孩相视一笑,继续手上的动作,两姐妹的手也不安份,开始慢慢的在爱德华的身上游走。

“也的确如此呢!”幸好没有听得明白我问题里面真正的意思?还是爱德华的打断其实就是为了帮我打完场?“我能再问你们最后一个问题吗?安娜和蒂娜,娜托斯的女孩如果真的在外国的游客中找到真爱,最后的结果通常会怎样?”我问道。

“哎呀这个问题真难答呀!我想要娜托斯的女孩嫁到外国应该是很难的事吧,这要看男人们的功力如何了哈哈!”这个问题确实难答,而且最重要的是蒂娜喝了点小酒,醉醺醺的根本就答不出什么认真的答案。

娜托斯的人和其他国家的人结婚的规定非常严格,以免这个少人口的小国造成人口失衡的现象。同一时间女孩离国定居的手续就更加复杂,因为她们的美貎,不少时候外国人会以武力甚至是家人的性命作要胁,让女孩申请和外国人结婚,实际上一旦离国她们就会变成人口贩卖的犠牲品。于是政府规定女孩如果要离国的话必须要先在本国做过妓女,而且家人或者监护人必需已经在政府的安全看管之中,而她们一家人也没有欠债,而男方则要提供上下三代的家庭背景作审查的用途。

在心理层面来说,经历过娜托斯的性开放教育和妓女工作的女孩都很难离开这种性开放的环境,除非是很想要很多子女的女孩,因为成为别国公民之后娜托斯政府就再不能限制她们的生育了。当然很多女孩到外国留学之后再没有回来,也是可以的,只要不结婚就可以了,生孩子不被娜托斯政府发现,人在外国政府也做不了什么。

娜托斯的政府为了推广本国的妓女经济模式,在没有限制妓女的欧洲地区大城市都开了妓院。收纳一些希望以职业妓女为生的女人,为她们提供安全设施甚至是教育。各个妓院节点也和各国政府紧密合作,打击因为娼妓行业而衍生的人口贩卖问题。

“或许我们应该把活动往楼上转移了,对吧?”爱德华一边说着一边亲著一边抚摸著两个女孩,慢慢的站起来,打算往楼上走去。“你们也要跟着一起继续采访吗?还是汉娜,你也想加入?”爱德华的话语很轻挑,但表情却很认真。的确,到娜托斯泡妹没说过一定只可以找娜托斯人。我看着安娜和蒂娜两人,她们当然不会拒绝,但我不得不拒绝。不管是样貌、身材和年纪我也差太远了,爱德华这种男人配得上这样的女人们,我却觉得我配不起他..........唉我这是在自愧形秽什么呢,明明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我还有其他采访点要去呀!

“我们还要到别的地方去采访,还是先告辞了。”我们看着爱德华搂着两个女孩往楼上走的身影,收拾好东西之后就赶到另一个采访点去。

不出意料地,在晚上才可以采访到的地方当然就是夜店了。我们到的那间店门口上方有一个超大的霓虹灯牌写着 “Hill”s Strip Club and Bar“ 还有几个大电视在播映着女孩衣衫不整的在搔首弄姿的影片,大家就会知道自己到了娜托斯其中一家最大的夜店。

在我们接近的时候,夜店门口的保安拦住了我们。我们赶忙表明自己的来意,不过他并不是不知道我们是谁,而是在分发工作人员臂章。

“工作人员嘛,尤其是女的,如果不带臂章进去会很麻烦的。”他小声说着,虽然刻意的压低声线但是声音的沉稳洪浑是掩盖不了的。我的老天呀,他的手臂差不多赶上我的腰那么粗了。

他或许看见我看他的目光,凑近过来轻轻的说到。“不过嘛,工作完之后也可以娱乐的,到时把臂章脱下就可以了。”这个时候的我还未明白有臂章和没有臂章的分别有多大,一脸狐疑的就和摄制队一起进了这个在地牢里的夜店。没办法,娜托斯的面积太小了,不建在地底的话就开不了一个说得上“大”的夜店。

我们站在玄关,面前就是夜店的第一个设施。在玄关里其实还有很多有趣的设施,不过先让我们开始夜店的探索之旅,直至看到使用过这设施的客人们之后才再作介绍。

走过玄关,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普通的酒吧?这里的装修不像一般的夜店酒吧,很有典雅怀旧的风格。不管是吧台还是多人台都是很舒服的真皮沙发,送酒来的都是普通待应 (真的,这里的待应没有特别服务) 环境还有点安静,场面又有点零落,只是坐了几台客人而且大家都不喧哗只是普通的谈话喝着酒。唯一有一点色气的就是有些在这里工作的脱衣舞娘有时会在这里休息。她们有些只是披了一件薄袍,要不就是脱到一半的比坚尼。娜托斯的妓女颈上有七片叶子,而脱衣舞娘则在左边大腿内侧有“STRIPPER”的纹身。很羞耻吗?起码脱衣女郎要真的脱了衣服才能看到这个纹身,妓女的都在颈上呢,谁都能看见,你觉得哪个比较羞耻?

在娜托斯做妓女的人实在太多太方便了,所以做脱衣舞娘或者去拉车的人反而比较少。尤其是舞娘还得学跳钢管舞、脱衣舞,所以时薪就更高了。休息的时候她们有时会在这个酒吧喝点小酒,享受一下外地游客虎视眈眈的目光,有些有勇气的会过去和她们搭讪,如果男人运气不错或许还会有少许机会可以一亲芳泽。不过颈上没有叶子没有在做生意的女孩随时都可以拒绝男人,只要小心不要碰一鼻子灰就是了。

这只是地底的第一层,这层的酒吧其实是像一个环形的楼层,而中间空洞的地方则传来了一点点有节奏感的音乐,踏上落地下二层的楼梯,我们终于来到这些脱衣舞娘工作的地方。

地下二层有几个钢管舞台,上面无时无刻都会有女孩轮流上去表演,绝无虚场。这里就要开始说玄关的第一个用处了,因为娜托斯币都是虚拟货币,所以可以在玄关的找换店用手环里的钱换取暂用的纸制票据。毕竟把钱大把大把的抛向女孩是看脱衣舞的一大乐趣。

虽然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但脱衣舞是外国游戏唯一能够观赏未满十六岁的娜托斯少女全裸的地方。因为娜托斯的合法为娼年龄是十六岁,所以在十六岁前要钱的女孩不是去拉马车就是去跳脱衣舞,有很多是在小学的时候已经开始跳舞的练习然后上台表演的。

例如这间夜店的红牌,不,是娜托斯本世代的传奇少女。年仅十一岁的沙宾娜,我们即将访问的对象,就会在其中一个舞台上面热舞著。你或许会很难想像小学还未毕业的女孩会在一个夜店里对着上百个男人跳脱衣舞,但实际上真的是这样。沙宾娜身高155 厘米,因为长期练习跳舞的关系,身材匀称健美,而且还在发育之中,面庞除了说是可爱之外,没看出有特别的吸引力,不过对于观界来说最重要的当然是那对E 级巨乳。你没看错,是11 岁的小女孩就拥有E 级巨乳!

事先说明,这节目中不会拍摄到未成年少女,以美国的标准来说十五岁以下少女的裸露镜头,因为FBI......嗯,所以我们来这个夜店到暂时为止也是挺没有意义的。楼上在休息的脱衣女郎多数不过十八岁,而现在在台上的就更不用说了,难道我们来拍男人?虽然说真的有一个舞台是专门给男的脱衣舞表演者,而台下的女士们都尖叫得很开心.......

回过头来,音乐响起,我的目光,当然还有全个制作组的目光,都聚焦在沙宾娜一个人的身上。在聚光灯之下,沙宾娜走着一字步到钢管处,稍稍在钢管上绕了两圈。目光流转,向四下的观众流连顾盼,稚嫩的脸因为要表演所以脂粉甚重,完全看不出是十一岁的小女孩。她忽然停下,双肩一耸,半透明的蕾丝长袍就抖了下来。全身白哲的肌肤竟无一丝赘肉,仅仅以黑色的超迷你比坚尼掩盖着三点,和她黑色的长直发非常合衬。

她踩着十二吋高的透明底高跟鞋,开始上钢管做出复杂的钢管舞作。时而又落到地上蹲下来上下摆动,将自己的巨乳长处展露无遗。不久之后,随着音乐的节拍,她把上身的比坚尼脱掉,一对豪乳就这样弹了出来。两个粉红色的乳头上竟然别了乳环还戴上了闪亮的挂饰,务求把全场的目光集中在她的胸部之上。她双手夹着胸部包围着钢管上下挪动,还伸出舌头做出极诱惑的表情,我隐隐觉得场中有些男士已经挺不住了。比较有钱的观众可以出钱把未上台的舞女邀过来陪看,不过在舞台之下人毕竟多而密集也不好做出过分的动作,所以最多只能让他们亲亲嘴,过过手瘾,然后用手帮男士们解决而已。

看着场中气氛开始热闹了起来,沙宾娜自己也开始按捺不住了。因为不停的舞动早已使她面泛潮红,至少我以为是这个原因。她转过身来,手扶钢管背向舞台前方的观众,上身慢慢沿着钢管往下滑,直至双膝跪下,高高的撅起屁股,她身上仅剩下一条比坚尼三角裤。她右手拉起三角裤中间最诱人的部分,连带把右边的屁股蛋掀开让大家一睹秘处,然后用力一扯,只由两边系绳连接的小裤裤就这样飞到了台下,引起一片哄动。她直接用双手掰开屁股,再慢慢的用手指拉开阴唇,将少女光滑无毛的私处尽展在台下男人的眼中。场中的钞票开始像雪花般飞落,楼上那一层中间镂空的原因原来就是让楼上的客人可以打赏给楼下的表演者。

显然有些人不是第一次来看沙宾娜的表演,但的确有很多人都在产生一片哗然之声。这时大家才看清楚沙宾娜的肛门原来一直塞住肛塞,而且粉嫩的少女阴户上钉了不少的银环。左右小阴唇各三个,阴蒂也有一个!为什么我们能看得这么清楚,因为场内虽然不准录影,但夜店的主人却把每一个舞台秀都做了现场直播,近摄镜头把沙宾娜的私处放大了数倍播映在夜店上下两层的各个屏幕上。沙宾娜慢慢的分开双腿把身形压得更低,手指拨弄著阴唇上的几个银环,把阴户拉得更开。每个银环上面还有不同颜色的小晶石作装饰,而阴蒂那个环还带着几条金属链子,一边牵扯着她的阴蒂一边凌空摇摆着。肛塞的末端被直肠有节奏的前后推挪著,她整个小穴也在聚光灯下泛起闪耀的水光,看上去真的是淫秽无比。

沙宾娜用一只手拉住肛塞的把手往后拉,竟然拉出了一根三指粗幼大约六吋长的绿色假阳具。她把假阳具拉出到一半又继续抽插著自己的屁眼,然后用跪着的姿势熟练地在舞台上转动着方向,把自己抽插屁眼的景象送到各个方位的观众眼前。她一边转换著方向一边往舞台的前方爬行,慢慢的离钢管越来越远。最后她再次背对着观众把屁股高高翘起,“啵!”的一声把假阳具整支抽了出来。同时双手把屁眼尽量拉开,那怕只有几秒的时间,也让台下的观众和现场直播的摄录机看到自己稍稍合不回来的屁眼和里面泛著红光的直肠。好一会儿后她转过身来,把刚刚在屁眼里拔出来的假阳具含在口里,轻佻的用头发束起头发,然后往回走向钢管。

刚刚在沙宾娜带领聚光灯离开钢管的时候,相对阴暗的舞台上有工作人员在钢管上加了些装置。现在聚光灯回去了大家都能看清楚是两条一上一下大约四指粗,十吋长的黑色假阳具。沙宾娜拿出口中的小肉棒,跪在两支相对巨大的假阳具前面,一支用手含着、舐著,就像经历过无数次性交的妓女一样,不一会就用口水把黑色的硅胶润出光泽来。另一只手抠著自己的阴户然后用自己的淫水为那支肉棒润滑著。这时的沙宾娜已经情欲难耐了,轻轻一抠竟然流出了一滩淫水打湿了舞台地板,希望她不会穿着这么高的高跟滑倒吧.....

像理所当然似的,她把小肉棒又含在嘴里,站起来背对钢管双手则忙着把上面的肉棒往下体塞去。两支看似粗长的假肉棒对沙宾娜来说毫无难度,就这样顺著双手的动作在一下销魂的娇呼声中滑了进去,但在我和观众看来,因为体型的关系粗大的假阳具使她的小腹竟然有微微的隆起,实在觉得非常感叹。

就这样,在高跟衬托之下,沙宾娜的美腿支撑着她九十度俯前的上半身,用两支假阳具抽插著自己的下体。同一时间她一只手在玩弄自己的巨乳,另一只手也没有空闲的拿着绿色的假阳具抽插著自己的喉咙。六吋的小阳具直入喉咙,使得她的咽咙有一小处隆起,引起少许的干呕声,眼泪开始不受控制地在她的眼角流下,把她的眼线溶化在脸上成为一道道黑痕。

就是这样她一边用两脚和腰力使两支粗大的假阳具奸淫自己的下身,一边手上拿着小阳具不停侵犯自己的喉咙,同一时间一步步地在舞台上转着圈,让各个方向的观众都能看见自己被三穴奸淫的丑态。

“有必要做到这样吗?”我对自己,或者打算对沙宾娜问道,只是个表演而已,需要这样辛苦自己吗?

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原来这种残酷的自奸只是沙宾娜表演的第一步。台下观众头顶的微弱灯光开始渐渐熄灭,然后台上的聚光灯也突然关上。大家于是看见了场中的萤光物品,包括是那三条假阳具和沙宾娜身上的图案。她把三条肉棒拔出体外,然后张开双腿蹲下,微弱的绿色萤光在两支粗大的阳具上渗出,刚好映照在她的脸上。她的面颊有用绿色萤光的笔迹分别在左边写着WH,右边写著RE,连同萤光颜料的唇彩和她现在造出的O 嘴形,刚好形成一个在她脸上的大大的WHORE (妓女) 字。

两个胸部的上方,嘛也是要有她这么大的胸部才能写这么多字。粉红色的大字一边写着FREE,一边写着SEX。肚脐下方小腹处刚有幽暗的蓝色萤光写著CUM DUMPSTER (精液便所) 几个小字。在张开的双腿上除了左边的大腿内侧STRIPPER 的字样被加上萤光之外,右边的大腿内侧也用红色写上WELCOME 的字样,还有一个箭头指著阴部。

沙宾娜维持了这个姿势差不多两分钟,务必要著镜头把身上的萤光字样都游走一遍带到观众的眼前。

之后她站起转过身来,双脚仍然分开,让大家再看看背上的字。因为头发被束起的缘故,让她裸露的背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用红色写的几个大字︰RAPE GANGBANG DUMP (强奸 轮奸 抛弃),在后腰处也有红色的ANAL LOVER (喜欢肛交) 字样再加上一个指往屁眼的箭头。

这些萤光字其实在平时也能看得见,只是她刚刚全程被聚光灯照着所以根本发现不了而已。她就带着这一身悔辱性的标语重新攀上钢管。她把小阳具重新咬在口中,正对着钢管。只见她双手握著钢管上方一发力脚已经离了地。下体两个洞在黑暗中准确的把两支发着绿光的假肉棒完全吞没,两只脚上下分开把自己固定在钢管上。此时聚光灯又再打在她的身上,白哲的肉体利用双脚的动作让自己在假阳具上维持着抽插的起伏。她脸带幸褔的含着小肉棒,头反著往下垂,双手完全不用拉住钢管,可以随意的亵玩自己傲人的双乳。她一边抽插的过程中还能一边旋转,实在是神符奇技。

又过了大约两分钟之后,她双手支地的把自己从钢管上倒退了出来。正确的来说是她用前臂支地,一边把下体拔出来然后变成倒立,再用一个优美的动作把自己下半身翻过来跪在台上,再次把下体展露于观众眼前。

从跪姿中站起,她又再走了钢管前,背对着钢管把两支肉棒从后塞入。同一时间她左手向后握住钢管一用力双脚又离了地。这次她全靠着左手的力气把自己固定在钢管上,两双脚用高跟鞋卡住钢管,双腿用来又再开始抽插的动作。因为手短的关系这个动作让她的上半身用一个跨张的孤度向后弓起,两个巨乳就这个悬空垂下,随着呼吸和抽插的动作前后晃动着,再加上乳头上的挂饰,让人在荒淫的感觉之中充满视觉的享受。

她的右手也没闲着,拿着一直咬在口中的假阳具,她又再朝自己的喉咙发出一阵猛攻。伴随着下体被奸淫的呻吟,喉咙里的抽插渐渐的把她的眼泪、鼻涕、喉咙里的黏液铺满了她的脸,一直流到了地上。她一边抽插自己一边在钢管上旋转着,不让任何人错过她被三穴奸淫得最凄惨的模样。突然舞台上的灯又熄了,上一刻凄惨模样的女孩现在是一样写着WHORE 的脸孔,中间还被一个绿色物体填满了,溶掉的化妆没有掩盖她脸上的萤光。胸前摇晃着的FREE SEX 就像霓虹广告灯一样,提醒著各位观众这个女孩有多么的犯贱。虽然她只有十一岁,但却是一个不节不扣的贱妇,无面目的性爱娃娃。

灯光再次打开,沙宾娜正好转到舞台的正中央。她一边颤抖著一边翻着白眼,看来是要高潮了。右手把小肉棒拉了出来,连同长长的黏夜丝就这样丢在台上。左手一放,双手同时着地支撑著身体,慢慢的将身体从钢管上的肉棒分离。本来就这样双膝跪地、趴在前台的她,把束发一解,向侧一滚变成正面朝上,双脚则提起来把膝盖放在肩膀的旁边。这样她的阴户就和她自己的脸成一垂直线同时也高高的展示在众人的眼前。这样半躺着的沙宾娜用看似慵懒的右手,开始抠著自己的小穴。不一会儿后,随着高亢的叫声,潮水就像爆发一般随着沙宾娜的手部动作从她的小穴往她自己的口中喷薄下去,在天花板的摄影响完美无暇地将这个画面传送给大家观赏,这时她的脸上已经沾满了分不清是泪水、口水、鼻涕还是淫水的一堆半透明液体。不过看来沙宾娜还不满足,在高潮停止之后她用手指掰开阴户,好让尿道口对准自己的脸,然后一股淡黄的尿液倾泻到她早已伸舌准备的口里,还有一部分落她的脸上,也浇湿了她的秀发。连直肠长期被奸淫而产生的直肠液也随着撒尿的动作挤出一点出来,顺着阴户滴到她的脸上。

屏幕上的沙宾娜慢慢的把嘴吧能接到的尿液一点一点吞下去,脸上流露出幸褔的表情。披散在地上的长发几乎全湿了,充满着尿骚和淫水的味道。她并没有休息多久,几乎马上就翻起身一边整理自己湿成一片的头发,一边开始趴下来用舌头清洁舞台......直至音乐终于完结,第一把钞票被抛洒在台上。然后漫天的钞票被铺天盖地的往沙宾娜身上抛去,她抬起头来面对聚光灯,一边露出满足的笑容一边用钞票把舞台上的液体吸干,然后把湿了的纸币贴在身上,把钞票变成了比坚尼,最后终于满满一躹躬,走向了后台。

大家都知道这些票据不可能再变成娜托斯币,而大家在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把钱转账到夜店去了,不抛白不抛,而即使湿了或者碎了沙宾娜也毫不介意。

这一轮的表演结束之后,各个在台下的客人开始离坐,除了那些等著下一位小姐来的之外。这一层除了舞台之外还有很多包厢,先前出钱邀了小姐过来的可以在包厢里看单人脱衣舞或者做爱做的事。我们一行人则移动到后台去访问沙宾娜。

我们在后台坐了大约十分钟,因为沙宾娜总得先洗个澡才能接受访问。后台比表演场地光亮多了,一众正准备上台的脱衣舞女郎都在尽最大的努力裸体的整理妆容,最后才到衣架处找些超少布的比坚尼穿上,对于一众摄制队员来说这十分钟是过得太快了。

终于沙宾娜从浴室里出来了,她身上只披了一条浴巾,肩上的水还未干就跑了出来,头发上的水源源不绝的在她脸上流下来。妆容尽褪的她回复到小学生的清纯和稚嫩,五官始终还未发育完成,不靠化妆很难带给人诱惑的感觉。

“沙宾娜小姐,我能请求你....先穿上衣服吗?这么我们很难拍摄的.......”虽然是披上了浴巾但是走光的话我们的画面也就不能用了。

沙宾娜后面跟来了一个大姐,年纪倒也不是太大但肯定不会是脱衣女郎罢了。穿着小背心短裤的她臂上戴着一个和我们一样的工作人员臂章,拿着一件衣服跟沙宾娜说︰“我就叫你不用这么急,这里冷气大不擦干头发很容易着凉的!”不过她颈上的七片叶子和左边大腿根上的字样让我们都知道她在这份工作之前是做过什么。

事实上除了表演者之外,这个后台充满着工作人员,化妆的整头发的安排衣服的,大家都在不停的奔走着。

“电视台来采访人家很兴奋嘛!”沙宾娜嘟起小嘴,当着我们的面把浴巾解开了,乳头和阴蒂上的装饰都没有除下来,她慢慢的把身体擦干,然后穿上了很件比较端庄的长裙,才在我们对面坐下,那个大姐拿起另一条毛巾不停的帮她擦干头发。

我回头看着摄制队的表情,一边希望导演的心血管还挺得住一边看着希斯在摆弄摄影机的控制。不知道是在检查刚刚有没有拍到沙宾娜,还是自己在偷偷的重温刚刚拍到的沙宾娜.......

“沙宾娜小姐,刚刚的表演真的很精彩,你经常会做这样的表演吗?”我总算可以安心的问问题了。

“嗯.....我是刚刚才考得到的脱衣舞女郎执照,大约是在今年年头开始应聘的吧,然后学校马上又要考试了.......嗯....应该是在暑假开始的,暑假开始之后我每天都在这里表演哦!”果然....还是....小学生呢!我又不是问什么时候开始的!算了吧,反正她有回答每天都在这里表演。

我仔细的盯着沙宾娜的脸看,果然她嘴唇上的萤光唇膏虽然褪掉了,但是左右脸颊的WHRE 还在。

“请问你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想跳脱衣舞的?即使在娜托斯以你这个年纪就开始表演的人也很罕见吧?”我尽量鼓起笑容继续问道,内心在一直求救,面对小孩不是我的强项呀!

“嗯....那是因为.....嗯......因为那个我的月经?是这样叫的吗?总之是我的胸部比其他女孩大得快所以就....嗯....还有是因为妈妈....嗯.....”好吧....她把答案忘记了。她把头拧到后面和我一齐向那个工作人员投以求助的眼光。

“沙宾娜是个可爱的孩子,只是她太早熟了。初潮大概八岁左右就来了,我还没有见过这么早的。然后胸部和毛发一天一天的长出来,本来是要在几年后才教她的刮毛保养马上就要提前了。因为胸部很大的关系,在学校里开始招惹男同学不良的目光。”那个大姐拿出一把梳一边帮沙宾娜梳理头发一边说着。

“其实也不算是不良的目光吧,我见大家对我的身体都很有兴趣,其实很开心呢!那些男同学叫我把胸部露出来让他们玩玩,我也觉得很舒服很开心呀。”沙宾娜越说脸就越红。

“那个....你们不是十二岁才可以.....什么吗?”我始终忌讳于在小女孩面前谈性,虽然她刚刚在我面前把自己弄高潮了。

“嘛,不足十二岁的男生要搞也搞不出什么来的。即使是高年级的男生要搞她,只要她会避孕就没有问题了。”那个大姐又说。

“老师说如果我不拒绝的话,就不会阻止男生摸我。而且其他女生都因为我胸部长很大,很得到男生的注意,都对我很羡慕,真的很开心!”沙宾娜继续说脸继续红下去。

“我开始幻想和男生做爱的感觉是怎样的,而且每次我把胸部露出来都会受到很多注意所以越来越喜欢脱开衣服的感觉。”她的脸红到像发烧一样了。

“终于有一天,她用颜色笔在颈上画了几片叶子,没穿衣服就上学去。放学的时候就被几个学长破了身子。后来学校报了警,五个男的说她胸部这么大而且还用了避孕啫喱实在想不到是未满岁数的,法官一看沙宾娜的身材都说不了什么,加上都只是中学生,让他们的家长赔了钱就了事。”大姐找了一个凳子坐着,继续帮沙宾娜答问题。

“如果不是被人发现就不会这么麻烦了......那几个男生真的很帅,不然我也不会答应跟他们走的,我总觉得是因为我的胸部太大了让他们误会了,真是麻烦了他们一家人。”沙宾娜羞得掩著脸说。

“麻烦?警察后来验未成年性交侵害的时候发现你屁眼,子宫和口里都有精液,更不用说身上脸上那些了,如果不是有避孕啫喱他们就真的麻烦了!”大姐摸著沙宾娜的头说着。

初夜,一次干上五个男同学,三穴内射......是什么玩法?

“连这样老师都没说什么吗?对了,你妈妈都没说什么吗?”记住了,千万不要再问爸爸!

“老师有呀!克莱儿老师以前就是个脱衣舞娘,她说既然我这么喜欢在其他人面前展示身体,那么不如去练习脱衣舞,那就会有很多很多陌生人会特意来看我的裸体!”沙宾娜说着时眼里发光,非常兴奋。

“那你妈妈.......”那时才十岁的小女孩就被人破了身子还说要做脱衣舞女难道妈妈真的没意见吗?

“我就是她妈,你们问半天还不知道我是她妈吗?”一直很冷漠的大姐突然怒了,导演你坑我!受访者的妈妈什么的你一定知道的吧!

我望了望导演,他指了指台本,原来在第一条问题的前面就有写沙宾娜的妈妈会参与采访。也对呀,访问小学生怎么可能没有家长在旁?我是被她那个工作人员臂章给坑了。

“对不起!真的非常抱歉!”我连忙低头道歉。沙宾娜在一旁用哀求的目光叫妈妈不要这样。

我再抬起头看着那个大姐,胸部并没有很大,难道后天的发育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

“那么瑟雷西小姐,当时你对沙宾娜的决定有什么看法?”我翻查台本,找到沙宾娜的妈妈叫瑟雷西。

“如你所见,我跳过脱衣舞,也当个妓女。当初存够了钱,攒够了社会信用,终于可以怀一个孩子,生活无忧,本来打算生个男的,怎么知道竟然来了这个贱货。”虽然也有见过母亲这么骂女儿的,但在娜托斯这个设定上说不过去吧,瑟雷西自己不也是个妓女吗?

“你们不用担心,这女儿被人说是贱货就会很开心,不然也不会故意把那么多变态的字写在身上,对吧贱货!”她推了自己女儿肩头一下。沙宾娜面露笑容猛点着头。

“所以你支持沙宾娜的决定?”这两母女都不喜欢直接答问题。

“我能不支持吗?我和她的老师商量过,大家都知道脱衣舞娘永远都缺人,收入又很好,而且跳过几年就能拿到配额生孩子。最主要的是她很欢喜,而且也学得很快,没理由阻止她事业的发展,虽然早了一点就是了。”瑟雷西一边说一边摸沙宾娜的头,一直摸一直摸.....

“我能做的就是来这里做工作人员,帮她打点好一切,赶走那些不知就里的客人和那些妒忌心重的小姐。然后每天看着她在台上自虐到高潮............”虽然瑟雷西也经历过这种生活,但应该没有什么正常的父母希望女儿这么作贱自己,纵然是在这个国家看来非常正常的工作。

“没关系的妈,现在这样我很高兴。再过几年我就可以去做妓女了,一想到可一天到晚都跟不认识的男人做爱我就很开心!到时候我早上去做妓女,晚上再来脱衣舞,一定可以赚到很多很多的钱的!妈你不要不开心!”这是一段十一岁的小女孩说来安慰妈妈的话.......

“傻孩子,你要先把书给读好。即便不读大学了你高中还要读到十八岁了,哪有这么多时间天天做妓女?现在是暑假才能给你这样胡闹!再说了,妓女也是晚上的生意比较好,哪有两样一起做的,一次只可以做一样,知道吗?”瑟雷西的表情快要哭了,不知道是被孩子考顺感动得哭,因为孩子的笨逗的笑哭了,还是因为她知道孩子将要面对的妓女的辛酸所以哭了.......

“对了,你身上的字是永久的吗?我见你去了洗澡都没有洗掉。”我希望赶紧把话题转到比较轻松的地方。

“不是,这是我叫楼上的师博帮我弄的,过几天就会掉了。每次我都会画一些新的上去,让客人有点新鲜感嘛!”沙宾娜说着。

这里又要说玄关上的另一间店,就是专门帮人贴上这种萤光水印的地方。这种水印贴还有时效可以选,最多可以持续五日,最少二十四小时。至于除了脱衣舞女郎之外还有谁会去贴?等等我们就会知道了。

“那么我们访问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回去好好休息吧两位。”我起来跟两母女道别,前往下一个采访。

----------------------------------------------------------------------------------------------------------

相关推荐